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8话:酷炫狂霸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时间似是静止了般,所有视线都凝固在进门的女兵身上,空气间掠起阵阵寒气,彻骨的冰寒在肌肤上扫过,令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和声音。;

    在空中腾飞的端盘渐渐朝站立门口的夜千筱飞去,汤水、米饭、小菜全部悬浮在空,四处弹开的范围尤其大。随着端盘的靠近,那一双双眼睛放慢了般一点点地睁大,心也猛地被提了起来,担忧和紧张的思绪在蔓延。

    “叮――”

    端盘砸落的声音清晰入耳,在寂静无声的食堂里异常响亮。

    同时,也让所有人讶然惊醒。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夜千筱不慌不乱地往前走了两步,那端盘便掠过她的头顶,“咣”地一声落地,就连汤水米饭都哗啦啦地从夜千筱身后落下,不曾有丝毫沾染到她的身上。

    听到端盘落地的声音,再看着毫发无伤的夜千筱,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才松到一半就猛地顿住,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夜千筱颇为慵懒地弹了弹肩膀,不等人反应过来就将“扔端盘的罪魁祸首”给揪了出来,抓住那男兵的衣领时那冷冽冰寒的眼神,顿时吓得所有人一个哆嗦,只觉得硬着头皮站在原地都有些困难。

    按理来说,就算夜千筱今天当众出了风头展现实力,也不应该让这些血气方刚的新兵这般反应。

    可偏偏夜千筱的气场过于强大,被她的眼神扫到就宛如被锋利的尖刀给分割,再加上她的动作突如其来,这群新兵一时半会儿也来不及反应,在震撼的同时无端地对她增添了几分心悸。

    夜千筱抓住男兵衣领的手一紧,没等男兵醒悟后发火,整个人便倏地逼近,惊得那男兵愣了愣,再盯着面前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一张脸便不由自主的红了。

    然而,羞愤的感觉很快就被从心底窜起的寒气给压制住。

    “哥们儿,我们辛苦做出来的饭菜,就被你这么给糟蹋了,能给个解释吗?”

    夜千筱眉目微冷,看不出她的具体情绪,压低的声音里克制着语调,有些冷,满是警告,缓缓地仿佛钻入每存肌肤,令人不由得汗毛倒竖,没来由的恐惧从心底里升了起来。

    “对不――”那男兵下意识地张口想要道歉,话说到一半才赫然反应过来,猛地感觉到其余新兵们警告的眼神,便识趣地将最后一个字给咽了下去。

    眼见着这个男兵怂了,旁边忽然走出另一个男兵来,气势汹汹地冲着夜千筱吼道:“你们的饭菜差成这样,就算是猪都吃不下去,不说你们糟蹋食材就已经算好的了,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说我们?!”

    这边话音落却,其他人便纷纷开始嚷嚷,无数脏话和讽刺齐齐冒了出来,指责和附和,好像势必要将炊事班的饭菜贬得一文不值。

    食堂再度陷入闹腾的气氛,夜千筱有些烦躁,将手中男兵给推到了一边,视线扫向炊事班其他的几个人,视线正好跟神色恼怒的刘婉嫣撞上。

    刘婉嫣皱了皱眉,旋即朝夜千筱的方向走了过来,环顾了下四周后,便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解释道:“班长做饭前出去了,下午是其他人掌勺,饭菜的质量有点儿下降。”

    微微挑眉,夜千筱有些了然。

    刘班长的厨艺自然无话可说,据说当兵之前学的就是这行,家里也是开餐馆的,所以炊事班其他人的手艺是绝对无法跟他抗衡的。但是,做菜的都是些耳濡目染的,刘班长也私下里教过他们,就算刘班长临时离开,他们也是能够独当一面的。

    所以,饭菜的质量就算有些下降,也不至于闹到这种地步。

    唯一的原因是这些新兵存心要来找茬,抓住点儿小事就闹得沸沸扬扬的,力争要让他们炊事班的出糗。

    视线淡淡地从食堂内掠过,其他的人都不在,站在这里的都是些刚来的新兵,偌大的食堂头一次显得那么宽敞空荡。但在这群起哄的新兵中,也有些很不愿意“配合”的,他们端着自己的饭菜坐在偏僻处,完全不管其他新兵是如何的闹腾,自顾自的吃着他们的饭菜。

    而在几十来个人之中,夜千筱的熟面孔也有不少,比如乔玉琪、宋子辰、施阳等,都是些新兵连认识的老熟人。

    “我们怎么办?”

    望着云淡风轻的夜千筱,刘婉嫣问的同时,心里想着却是这位的度量倒是够大的,这群家伙都找上门来闹事了,她还能保持冷静。

    要知道,其他的炊事员已经准备好锅碗瓢盆撸起袖子打算干架了,除了缩在厨房不敢出来的温月晴,就连副班贺茜都满是怒火的走了出来,只要一言不和她随时都有可能扑上去跟那群新兵“撕”的架势。

    夜千筱动了动手腕,眼底折射着细碎的光芒,她唇角微扬,果断的蹦出两个字,“闹呗!”

    既然让对方存心想要找茬,那他们无论如何解释这件事都得继续闹下去,最后没有办法收场了估计也是打上一架各自消气,或者爆发前被领导抓住、严厉批评一顿。

    不过,他们都这么不怕事了,她就来帮他们一把,不妨将事情闹得更大点儿!

    “来,让他们安静安静。”

    夜千筱忽然朝刘婉嫣摆了摆手,悠长的眼神里带着丝丝深意,明显的暗示意味。

    刘婉嫣双眸微微米奇,她从来不是个怕事的人,虽然很大程度上也被部队里的规矩给限制了,但刻在身体里的反骨却是限制不了的。

    只要给她个场合。

    没有任何迟疑的,刘婉嫣在附近扫了眼,直接往旁边走去。

    紧接着,“砰――”

    在嘈杂的声响中,猛地传来震耳欲聋的撞击声,“轰”地犹如平地惊雷,吓得每个人紧闭嘴巴下意识朝那方向看了过去。

    众多目光中,只见刘婉嫣站在张餐桌前,手里拎着张可移动的椅子,此刻那椅子正横倒在餐桌上,跟原本摆在上面的餐盘和饭菜进行了亲密的接触,而靠近她的几个新兵,脸色都被吓得有些扭曲,眉头冷不防地直抽搐。

    如果说夜千筱是霸王的话,那刘婉嫣则是彻底地土匪,她发狠的时候不会估计形象和场合,像现在这样的情况,要是没有这条凳子,她甚至有可能直接拎来一个新兵往桌子上砸!

    “安静了?”刘婉嫣颇为挑衅地扫了眼安静下来的新兵们,紧接着握住椅脚的手往前用力,任由那椅子在地上发出沉闷的撞击,然后仿佛不经意地拍了拍手,“既然安静了,我们就来说正事了。”

    站在旁边的夜千筱轻挑眉眼,颇有兴趣地看着她的表现,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

    而其他人却与之相反,他们疑惑这个做事果断的女炊事员到底想做什么,然后努力的回想有关于她的记忆,可无奈他们对夜千筱的深刻记忆压盖了一下,以至于他们对这位意料之外的炊事员印象极其浅薄。

    “我们是负责填饱你们肚子的,不负责养我国士兵们那金贵的胃!我把话放在这里,饭菜都摆在这里,你们想吃就吃,不吃就滚!别到处嚷嚷搞得谁都不得清净,我们不负责听你们那什么狗屁牢骚!”

    刘婉嫣说的很直白,几乎一针见血,却将站起的新兵都给激怒了,可她仍旧悠然地补充道,“至于味道好不好,离开食堂,你们随意去哪儿投诉都成。只要你们有办法,甚至可以跟旅长投诉,就说炊事班做出了‘猪食’,你们这些人模狗样的没有那个胃来承受!”

    顿时,刚刚都在嚷嚷着“起义”的新兵们,彻底地涨成了猪肝色。

    刘婉嫣的一番话,明里暗里地将他们都给讽刺了个遍,摆明了在骂他们人模狗样的,不知天高地厚,这里是炊事班的地盘,他们就算是蹦得再高骂得再狠闹得再大也没有任何用处,有胆量的就跑到上头去投诉他们。

    可是,他们区区新兵,连留下的资格都没有确定,怎么可能胆子那么大真的去投诉他们?更何况,他们这样做显得特别吃不了苦,如此娇惯的兵如何能在这里待下去?

    所以,就算他们在这里叫嚣着马上去“投诉”,那也只是想吓唬吓唬这群炊事员而已,现在被刘婉嫣给直接挑明了,他们一个个的便窘迫地不成样子。

    “说得好。”

    伴随着夜千筱慵懒的声音,清亮的掌声也有条不紊地响了起来,其余的人视线渐渐转移到她身上,只见得她眉眼染着些许笑意,为好看的容颜增添异常的光彩,只是隐藏在黑亮双眸下的锋芒,却在隐约浮现。

    而,她的掌声,每一次响起,都像是耳光般扇在了那些人脸上。

    渐渐地,夜千筱停下了鼓掌的动作,旋即隐去神色间所有的笑意,颇为轻描淡写地开口,“技不如人就好好磨练,你们既然输不起,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夜千筱的话语字字珠玑,句句含讽,毫不客气地嘲讽,将这些威风的尖兵说的哑口无言,甚至有些无地自容。

    归根究底,他们确实是输不起。

    正因为输不起,他们才会想方设法的从别处入手,想给他们争一个“赢”,所以连如此“不要脸”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不得不承认,他们下午承受了非比寻常的打击,夜千筱的射击狠狠地打了他们所有人的脸,米分碎了平时以射击成绩为傲的新兵所有炫耀资本,他们心里怀着恨意、怒气、不甘,所以自然地想将这口气还回来。

    今天是个很好的机会,教官和其他的兵都不在,再加上饭菜质量的问题,他们自然就串通起来在这事上做文章。

    可,他们过于冲动,只顾着让炊事班的人出糗,却没有想清楚前因后果,甚至都没想过有多少人会站在他们这边。

    这件事,他们彻底地理亏了。

    另一边,随时准备动手打架的炊事员们,看着这两个新来的女兵三言两语地就将这群新兵给压制住,个个收回了动手的架势,然后互相交换着眼神,各自有些惊讶、狐疑、警惕,到最后收回目光时,脸上密布着浓浓的悲叹。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喂猪的小严颇为感慨地叹了口气,沉沉的说道,“这种事还得两个新兵来挽回。”

    其它炊事员看了他几眼,皆是没有说话。

    说到底,他们炊事班这些年头次碰到战士们的“投诉”,一个个的正手足无措准备以老命来护住炊事班的尊严呢,却没有想到,如此暴动性的事件,竟然被夜千筱和刘婉嫣这两个新来的给镇压了下来,其中顶多就是砸了下餐桌说了几句话而已,奇迹般地就解除了他们打架斗殴的危机。

    这俩新来的……身上的惊喜太多了。

    不过几个男兵是对这俩新兵心服口服的,可副班贺茜却双手环胸,冷冰冰地看着被围在中央的夜千筱和刘婉嫣,心里像是被万千只蚂蚁啃噬似的,特别不是滋味。

    作为副班,她很自然地想让手下的兵对自己服服帖帖的,而夜千筱和刘婉嫣在她看来,过于反叛而张扬,给她们点机会就会违背规矩,有些喜欢挑战的班长或许会很喜欢她们,可她贺茜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叛逆嚣张的,否则部队的规矩还能往哪里放?

    这两个新兵,改变必须得好好整治整治!

    “可是你们炊事班今天的饭菜不好是事实,我们怀疑你们过于锻炼炊事员的战斗能力,对自己的工作有所疏忽,这也是合情合理的!”

    在所有人都表示沉默的时候,忽地站出胆子忒大的新兵,他义正言辞的说着,腮帮子鼓鼓的,就连眼睛都瞪得大大的,显然是钻进死胡同里爬都爬不出来了。

    “噗,”刘婉嫣忽的忍不住笑了出来,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脑子缺根筋的男兵,笑容忽增几分蛊惑,“我说这位,您能不能看清楚点儿问题,我们才刚刚来炊事班两天,跟你们是同一批来的。就算我们两天什么事都不做,就顾着训练了,能提高多少。或者说……”

    刘婉嫣一顿,视线从身侧的夜千筱身上瞥过,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厚起来,“或者说,给你两天时间,你能练出跟她一样的枪法?”

    “……”

    那男兵张了张口,硬是没有挤出一个字来。

    因为刘婉嫣说的很在理,她们俩都是跟他们一样的新兵,就算是她们没日没夜地锻炼枪法,也没法提升的那么快,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她们在新兵连中训练出来的。

    可是,那么好的新兵怎么会被分配到炊事班?

    也就是因为这种“不合理”,他们才会想要钻牛角尖,想方设法地追究夜千筱他们的过错。毕竟,被炊事员彻底地碾压,无论怎么说都很丢脸,不是吗?

    “不好意思。”那圆鼓鼓包子脸的男兵抓了抓头,看起来有些羞涩。

    对付这样的人没有任何挑战性,刘婉嫣提了口气,刚刚朝其他叫嚣的新兵示威,但她还没来得及说完,眼角就瞥到不知何时消失不见的夜千筱,等她视线搜寻夜千筱下落的时候,猛地瞥到从门外走进来的某位冷面教官,眉头微抽,转身就去拿椅子,然后装成正在整理餐盘的样子。

    她这一连串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其他人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完全无法理解如此神经质的行为。但没等他们去细想,就听到阵震耳欲聋的声音――

    “食堂的饭菜已经难吃到你们宁愿饿死都不吃了是吧?!”

    众人顿时骇然,回过头后看到冷面教官祁天一威风凛凛地站在门口,只见他双目怒瞪,脸色阴沉,暴怒之气在眉宇间萦绕,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化作利剑刺入他们的咽喉,一时间危险和紧张的感觉顿时充斥在整个食堂内,就连那些在吃饭的新兵都没来由觉得胆战心惊的。

    祁天一往里面走了几步,气势却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怒火有更甚的趋势,“都给我老老实实地坐回去,不把打好的饭菜吃完今晚就甭想离开!”

    今天他训练完就被队长路剑一个电话喊去办公室罚站,刚刚被队长训斥了一顿才回来,没想到路上就听到有人说食堂里有新兵在闹事找茬,当下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看到满地狼藉和那么多新兵以众欺寡的架势,他就怒火中烧,恨不得朝他们每个人脑袋上来一拳!

    都是帮什么兵!

    一点儿当兵的素养都没有!

    有事不会在训练场上解决,偏偏去挑炊事班的毛病!

    特么的欺强凌弱,都是帮没胆子的废物!

    气呼呼地看着那群窝囊的家伙快速地跑到座位上,祁天一心里就特别暴躁,皱着眉头看了他们一会儿,声音仍旧那么铿锵有力,“七点之前,全给我在操场集合,没来的以后就不用参加训练了!”

    话音刚落,刚刚还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新兵们,这下再度化作饕餮般直接往嘴巴里塞饭菜,狼吞虎咽的只恨不能直接将饭菜往胃里倒。

    而后,祁天一犹豫了会儿,还是来到那几个炊事员老兵面前,颇为诚恳的道了歉,自然没有炊事员会给他好脸色,冷言冷语外加讽刺,让祁天一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偏偏没有发作的余地。

    祁天一是个直来直去的人,虽然有些虚荣心爱面子,但是规矩一定是要守的,加上刚刚被队长路剑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从头到尾他都反思过了,确实有些过于针对炊事班,而且骨子里透露着对炊事班很看不起的意思,这才会被夜千筱当面打脸。

    若是平时,他定然不会放下骄傲去跟炊事员道歉,可现在他是上百个人的榜样,他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影响到那些新兵,甚至会让新兵们沾染上他的恶习和小毛病,在食堂里发生的这幕便是如此,所以他不敢大意。

    需要负的责任,他必须承担在身上。

    刘婉嫣在旁边听了会儿祁天一跟炊事员们的对话,心里觉得有些无聊,便再次开始寻找夜千筱的存在,心里纳闷着这家伙怎么忽然就不见了,等扫了圈整个食堂后,才确定她是真的不知去哪儿了。

    其实,夜千筱就是在她跟那包子脸说话的时候离开的,反正这种事情她都可以应付,她闲站在旁边也只是撑场子而已,不如去做自己的事情,便来到乔玉琪这行差不多将饭菜解决完的“熟人”身边。

    几分钟前――

    “这不是枪王吗,怎么,有事啊?”

    眼见着夜千筱走近,嘴欠的的施阳便阴阳怪气地开口,话语的嘲讽和调侃格外的明显。

    自从上次施阳跟夜千筱做了“假约定”,然后被夜千筱狠狠地摆了一道后,他就对夜千筱的印象有两个极端的反差,一方面觉得夜千筱够聪明够厉害,另一方面又觉得她心太黑了,人品更是不值得信任。

    所以,原本人品就不咋样的施阳同志,虽然佩服夜千筱比他更没人品,但也很嫌弃比他自己更没品。

    或许都是从一个新兵连出来的缘故,施阳、宋子辰,还有乔玉琪坐得很近,周围的也都是些熟面孔,他们见到夜千筱的到来,注意力便渐渐地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说实话,在新兵连中他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夜千筱,而在这里最令他们震撼的还是夜千筱。从新兵连一无是处的“废物”,但现在枪法如神的“神枪手”,如此强大的反差,足够让他们奉上自己的眼珠子了。

    “千筱。”

    宋子辰的态度与施阳截然相反,朝夜千筱笑得优雅温润,然淡淡的视线中却带着些许疏离。

    悠悠地走过去的夜千筱,先是和气地朝宋子辰点了点头,之后直接忽略了施阳的存在,视线落到另一旁的乔玉琪身上,她微微蹙眉问道:“李嘉呢?”

    夜千筱很早就察觉到李嘉的消失,如果是平时就算没有见到李嘉,她也不会主动去问乔玉琪,但今天见到过李嘉的病情,难免有些担心她的情况。

    而且,过来朝乔玉琪问一句也不会少一块肉,顶多耽误点儿时间罢了。

    听到夜千筱的问话,乔玉琪尽管板着张脸,但心里却无端有些触动,她以前在新兵连的时候,只见到李嘉围着夜千筱转,很少见夜千筱会主动帮李嘉做什么,当然她也没有要李嘉帮忙做过什么事,但这两人的关系明显就是李嘉主动的,加上夜千筱高傲冷淡地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乔玉琪确实很难想象夜千筱会那么仗义。

    今天她之所以帮着夜千筱说话,也是觉得她能够为了李嘉做到那种程度很了不起,这才站在正义的角度帮了一下。

    当下,乔玉琪也没有隐瞒,“她发烧,回去睡觉了。”

    夜千筱略一沉思,正巧耳边祁天一那轰隆隆的炮轰声,震得耳朵生疼,她眉头微皱,很是随意地拍了拍乔玉琪的肩膀,“来,帮个忙。”

    “做什……”

    乔玉琪很不爽靠近自己,刚想回问一句,可偏过头就已经见到夜千筱转身离开,直接往食堂的后门走了过去。

    真不拿她当外人!

    一脸莫名其妙的乔玉琪咬了咬牙,本不想给夜千筱任何面子的,然在见到她坦然离去的背影,还是有些纠结地跟了上去,只是神色并不怎么情愿就是了。

    进了厨房,夜千筱一眼就看到在厨房内急得团团转的温月晴,她面露焦急之色,拉着一张苦瓜脸,低着头正在原地转圈圈,那娇弱小媳妇的模样跟穿在身上的迷彩军装极其不符合,给人的感觉格外的不协调。

    注意到有人进来,温月晴心里猛地一惊,立即抬眼扫了过去,见到是夜千筱的时候才倏地松了口气,看起来挺是关心地问道:“千筱,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没事了。”夜千筱淡淡地回答着,正好乔玉琪也跟了进来,话语便直入主题,冲着温月晴挑了挑眉,“你不是有感冒药吗?”

    猛然间听到夜千筱这么问,温月晴脸上立即露出几分犹豫来。

    她以前跟夜千筱套近乎,确实有透露过自己有很多药物的事儿,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班副贺茜有个护士做死党,有点儿事就去开药,反正也就当串门了,所以温月晴手中的常备药物也不少,再加上在外面也买过一些,现在都堆积如山了。

    可是,那些药物虽不值钱,给出去当然也没关系,偏偏温月晴现在很忌讳夜千筱,一点儿忙都不想帮她,再加上怕班副贺茜知道后敌对自己,所以……

    她踌躇了。

    只是,犹豫时她不知道,夜千筱眼底的危险也加深了。

    温月晴低头想着法子要拒绝,可组织好的语言还没有说出来,抬起头就撞上夜千筱那愈发冷却的双眸,冰寒地窖般,冷的刺骨,危险和恐惧顿时笼罩全身,温月晴猛地一个寒颤,话到嘴边立即改口,“我马上去给你拿。”

    说着,也不敢有任何迟疑,立即往厨房外面跑了。

    将这幕看在眼底的乔玉琪往前走了几步,望着温月晴跑出去的身影,语气颇为不善,“你这个同班战友还真不错。”

    真是到哪儿都有这种窝囊废。

    欺善怕恶,遇到点儿事就躲着不敢出门,满肚子的小心眼,这种人在外面的世界有很多,部队相对来说更要单纯些,大多都是有血有肉真性情的,但是也不缺这类的“奇葩”存在。

    夜千筱闲闲地瞥了她一眼,淡然地评价道:“半斤八两。”

    “喂!”见到夜千筱将自己跟那个窝囊废比,乔玉琪顿时气得横眉倒竖,怒声道:“我跟她怎么可能是一个档次的!”

    一直以来乔玉琪就不待见夜千筱,现在虽然对她没有那么反感了,但夜千筱在心里的地位也没有上升多少。现在被夜千筱如此做比较,她就跟只炸了毛的猫似的,火气蹭蹭蹭地往上涨。

    方才乔玉琪几乎是冲着自己的耳朵吼的,夜千筱抬手揉了揉饱受折磨的耳朵,却没有将她的怒火放到心上,“我可没点名。”

    “……”

    被如此不经意地给堵了回来,乔玉琪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心里大堆的脏话涌到喉间,没准儿能将夜千筱给喷死去!

    以前的夜千筱总是跟她对着干,不能忍受任何一点儿不尊重,现在云淡风轻的夜千筱总是让乔玉琪觉得有些违和,曾经能够轻而易举将其激怒的话语,现在只能让自己气的半死不活的,对方不闹不怒,纯当你在对着空气怒吼。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很无力,太无力了。

    乔玉琪简直抓狂。

    然而,她独自一人悲伤的时候,夜千筱已经在旁边开始整理厨房,完全没有一点儿想要搭理她的意思。

    “有没有跟你说过,你不理人的时候特别讨厌?”乔玉琪在厨房内转了几圈,奈何定力没有夜千筱那么好,终于憋不住地阴着脸冲她说了话。

    尽管不是什么好话。

    “有。”夜千筱闲闲地应着,然后不紧不慢地将一套道具放回原处。

    她上辈子接触的最多的就是人,哪种人都有,残忍的、变态的、弱小的、善良的……各种各样的类型,而她要跟这些人处理好不同的关系,或敌对、或利用、或搭档、或交好。她不用具体的学习如何跟人打交道,因为那样的生活会告诉她,她是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而已。

    需要拉拢的,会被她的真诚和能力所打动,可以为敌的,会愈发厌恶她的嚣张和无耻。

    所以,交好方会越来越帮助她,敌对方会越来越恨她。

    但她骨子里刻着“任性”两个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看不爽的任凭对方有多大的用处,她也可以毫不顾忌的得罪。而在这样的部队里,她需要得到的东西并不多,别人对她的看法她也懒得在意,能够交好的便交好,其余的得罪了也就那样。

    她不需要八面逢源,所以她乐得随性自在。

    “你!”乔玉琪简直气的想直接掐死她,“难怪你那么不受人待见!”

    夜千筱慢腾腾的整理着手里的活儿,稍稍斜眼将乔玉琪的表情看在眼底,嘴角勾勒出浅浅的弧度,却没有将她的话给接下来。

    估计她再说一句,乔玉琪就有可能将整个厨房都给砸了。

    好在从厨房到宿舍的距离很近,乔玉琪也没有等待多久,跑的气喘吁吁的温月晴就将感冒药给拿了过来,因为没有问清楚所以带了个小袋子过来。

    “药。”

    温月晴跑的脸通红的,注意到乔玉琪浑身怒火的模样后便倏地站定,有些迟疑的吐出这么一个字。

    她一直都很怕那些要训练的女兵,感觉她们既粗鲁又暴躁,说话的时候都是用吼的,一点儿女孩子的模样都没有。或者说,比起怕,她更多的是厌恶,不想同这样的人过于接近。

    “你选几样拿走吧。”夜千筱朝乔玉琪说着,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那模样仿佛是乔玉琪主动来要感冒药似的。

    乔玉琪心里那个窝囊啊!

    偏偏,她既然已经来了,如果为了这么点儿事情就走的话,未免显得太小气了。

    可……

    真的太窝囊了!

    随便拿了几样治疗发烧的药后,乔玉琪的肺都快要气到了,最后狠狠地剜了夜千筱一眼,才满身怒火地走了出去,任谁都能感觉到她跟吃了**似的的火气。

    ……

    那天晚上,没有在几个炊事员和贺茜身上获得原谅,反而憋了一肚子怒火的祁天一,非常果断地将自己所承受的怒火都发泄到了自己的兵手上。

    当男队和女队的蛙人及其赫连长葑手下那帮兵赶回来的时候,看到那帮被操练的要死要活的新兵,冷不防地忙里偷闲到处去打听,得知那帮不知死活的新兵在炊事班闹事后……都很厚道地跑去凑热闹了。

    那天晚上操场的风景格外的热闹,甚至有不少老兵打着锻炼筋骨训练新兵的名号,跟很多新兵来了场“格斗比试”,一个个敢于叫嚣的新兵全部都被打趴下连爬都爬不起来。

    而正在气头上的祁天一也不管,任由他们欺负自己的兵,甚至巴不得他们炼狠一点儿,否则不给这群新兵一个教训,他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同样也是那天晚上,将食堂的暴乱风波处理好的贺茜回去后,便以“做事冲动不守规矩”为由,让夜千筱和刘婉嫣写一篇长达两千字的检讨,明天开班会的时候还要当场念出来。当然,夜千筱还有篇“打架斗殴”的检讨,根据刘班长临走前留下来的话,她是要写五千字的。

    半夜,熄灯哨响起后,操场上仍旧响彻着“一二一”的吼声,新兵们半死不活的还被拖着训练。而在炊事班的宿舍里,则是寂静一片,稽查员检查完宿舍熄灯情况后,昏暗的宿舍忽的亮起了微弱的灯光,证明里面还有人在活动。

    寂静的宿舍内,在张空荡荡的下铺上,并排坐着两个人,微亮的灯光将床铺照亮,有些光芒洒落在两个埋头写字的女兵身上,将她们俩的轮廓映得分外朦胧。

    “你写过检讨吗?”

    拿着笔半响没动的刘婉嫣,瞥了眼坐下后笔尖就没有停下来过的夜千筱,眉头忍不住地抽搐着。

    刘婉嫣大学刚毕业,读书期间从未惹过大事,虽然有时候会耍点狠,但都是在避开老师的情况下进行的,至今都没有被抓住过。没想到她才来部队几个月,竟然因为自己帮忙处理事情的时候“太过招摇”了,被黑心肠的班副砸了篇检讨过来。

    说实在的,真是憋屈。

    夜千筱微微停顿了一下,但视线却一直停在纸上,她轻描淡写地回答道:“经常写。”

    “……怪不得。”

    眨了眨眼,刘婉嫣恍然大悟,难怪她写的那么熟练呢。

    夜色微凉,宿舍内其他两人已经进入了睡眠中,闲的发慌一个字憋不出来的刘婉嫣四处张望着,最后耐不住了才小心翼翼地将凳子搬到夜千筱的旁边,视线不受控制地在夜千筱的纸上瞥。

    最开始映入眼帘的是那些隽雅的字体,排版并没有多么工整,不局限于规矩,可那一笔一划中带着些许洒脱,字体尤为清冷。

    字如其人。

    很漂亮。

    “喏。”夜千筱头也没抬,直接将写完的两张纸往旁边一推,光明正大地给刘婉嫣去看。

    摸了摸鼻子,刘婉嫣讪笑了一下,却也不客气地将那两张纸给拿了过来,从头到尾地开始研究。但她越看下去,脸色就越是不对,狐疑和诧异齐齐跃入眼底,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般。

    刚刚听夜千筱说经常写检讨的时候,刘婉嫣根本就没有相信。毕竟以夜千筱的性子,闹事并不值得惊讶,写过几篇检讨也可以理解,但经常与检讨为伍就值得考究了。

    可,刘婉嫣万万没有想到,夜千筱竟然真的是“经常写检讨”的人,一篇检讨从头到尾用的都是官方语言,既直接承认自己的错误,又反思自己做错的理由,现在正写到反思的阶段,洋洋洒洒的几千字在她手中写的极为格式化,好像是检讨中的论文似的,看得刘婉嫣目瞪口呆。

    果然是高手!

    深藏不露的高手!

    “啧,你到底写过多少检讨啊?”刘婉嫣翻看着手中的两张纸,毫不隐藏地表露着自己的惊讶,“你该不会是自己背出来的吧。”

    “总结的。”夜千筱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具身体写检讨的经验也有,但夜千筱现在的经验都是以前积累下来的。

    她从小就跟“乖巧”这个形容词无缘,加上三岁习武、空有一身本事无处炫耀,就只能欺负同龄小朋友玩儿,有时候欺负狠了就得在学校或家里写检讨,甚至十几二十篇一起写。

    她是个典型的熊孩子,自然是不听管教的。而检讨对她来说,开始可能有点儿困难,但写多了也就熟能生巧,一个晚上写出几十篇完全没问题,有时闲着没事儿还会先写着,等以后犯了事再交。

    当然,那是她很小的时候才闹腾,大了后就算她将天给捅破了,也不会有人让她去写检讨。好在经验留了下来,应付部队里的几份检讨并不成问题。

    反正无论出于怎样的原因犯错,领导想要看的无非就是那一个套路。

    诧异地扫了夜千筱一眼,朦胧的光线下,可以见到她的神色极其平静,刘婉嫣抿了抿唇,最后还是压抑着心里的疑惑,拿着手里的两张参考纸,开始按部就班地模仿。

    有经验的人到底是不同,莫约熬到晚上两三点,夜千筱已经将七千字两份检讨写完,可慢吞吞地刘婉嫣才将两千字草草完结,其中的真诚和反思显然不能跟夜千筱这种“老手”相提并论。

    “估计你要改。”

    在刘婉嫣的要求下,夜千筱从头到尾地将她的那份检讨看完,旋即很随意地给出了评价。

    “改?”刘婉嫣愁眉苦脸地捏着手中的笔,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改呢,就见得夜千筱站起身将马札收了起来,心里疑惑顿时起来了,“你不会是……”

    “嗯。”微微点头,夜千筱悄无声息地放好马札和检讨后,便直接往门外走去。

    刘婉嫣稍作犹豫,在自身能力和写好检讨之间选择,眼看着夜千筱就要消失在门口的时候,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快速利落地将东西放好,然后一溜烟地跟着夜千筱出了门。

    夜色恬静,凉风袭过。

    这里离操场并不远,在宿舍里还不觉得,可刚刚出门就能听到操场那边的声响,一个个的都扯着嗓子在叫嚣,鬼哭狼嚎的不知在做什么。

    “他们都在训练,我们这样去合适吗。”

    边琢磨着,刘婉嫣边活动着自己的筋骨,她可不是什么认真学习的好学生,从小到大的成绩都维持在中等偏上,大学也不算多有名,应付着就过去了,现在让她跟纸和笔打了几个小时的交道,对她而言完全是种非人的折磨。

    夜千筱抬起目光,从操场的方向扫过,然后落到了一条通往荒山野林的道路,“我们去跑步。”

    既然这条路走不通,那就去走另一条,反正不是非其不可。

    “行。”刘婉嫣撸起袖子,精神奕奕地点了点头,刚才写检讨正写得烦呢,现在能够活动活动调节心情也不错。

    夜空愈发的深沉,阴霾的乌云隐去了所有的星辰,唯有昏暗的光线照亮着前行的道路,好在这是条常年有人活动的山路,很多部队都是从这里上山的,所以非常之宽敞,周围没有多少遮挡物,视野明亮,跑起来也无须顾及草地里的各种生物。

    因为不赶时间,也没有谁来鞭策,夜千筱和刘婉嫣又是很懒散的性子,两人的缓慢步调竟是出奇的一致,跑了半个来小时估计才到半山腰附近,而身上负重的夜千筱气息已经开始变乱了。

    “我们要不要歇息会儿?”

    刘婉嫣擦了擦额角的汗,看着身旁之人的情况,难得那么体贴为对方去着想。

    “等等。”

    猛地停下脚步,夜千筱微微弯下腰深吸了口气,手却横过去拦住了刘婉嫣的前进动作。

    然而,她话音刚落,脚边的石子就伴随着一阵细微的响声,忽的往旁边弹开,在这座寂静无声的山上,如此动静显得格外的突兀。

    刘婉嫣明显被吓了一跳,这荒山野林的她们又没有任何戒备,突如其来的枪响和示警,让她顿时就火了,偏偏不知子弹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只能沉着脸冲着前方的道路没好气地吼道,“是哪个王八羔子,唔――”

    声音戛然而止。

    没等她吼完,夜千筱就已经来到她的身后,将她的嘴巴用手给捂住了。

    下一刻,夜千筱拉着她直接滚到了旁边的草丛里,有棱角的石头硌在她身上,疼得她只想骂娘。

    ------题外话------

    今天联系编编才开的v,澹兰圃勖且恢钡鹊幕埃偷玫鹊酵砩先チ恕

    很抱歉妹子们久等了,都来熊抱一个!

    评论到时候统一回复,现在有些忙,奖励明天统计了再发哈。

    以后争取每天上午十点更新,咳咳,保证每天多点儿,但不一定能争取万更。总而言之,尽最大努力!

    接下来剧情可以详细点儿,摸下巴,反正女主上辈子的事儿、如何勾搭男主、走上人生巅峰……敬请期待!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18话:酷炫狂霸拽!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