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0话:放开她,我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来了。”

    醇厚的声音夹杂着醉人的温柔,特地放得缓缓的,仿佛酿造多年的醇酒,洒落心田之际荡起难言的涟漪。

    被突然搂入怀中的夜千筱,第一时间稳住了手中的热水瓶,然后才蹙起眉头想要挣脱,没来由的听到这温和的嗓音,夜千筱不觉有些诧异。

    这丫的吃药了吧!

    然而,等听到旁边倒吸冷气的声音时,她的思绪才被接通,恍然大悟。

    感情她就不小心过个路,也能被拉过来当挡箭牌?

    许是感觉到了她的不情愿,搂住她的臂膀冷不防地紧了紧,带着明显的警示意味,夜千筱稍稍动了动,却意识到对方的手臂已经犹如铁般禁锢着她,令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夜千筱冷不防地想搞破坏,可猛地抬眼便对上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眸,温柔的目光如瀑布般倾泻下来,仿佛连心都能软化的柔和,无端的顿了顿,夜千筱眼眸微微闪烁着,旋即望进了眸底,深邃而平静地眸底,不惊起丝毫的波澜,尽在一脉掌控的淡定从容,还有似有若无的威胁。

    思忖了下,夜千筱识趣地不同他作对,将脑袋顺从的埋入他的怀里,仿若羞涩地低声道:“嗯。”

    赫连长葑眉头一皱。

    他并不是诧异于夜千筱的顺从,而是……

    两人靠的极近,夜千筱空下来的手很巧妙地环住他的腰,毫不客气地在他腰间狠狠捏了把。偏偏夜千筱还笑得跟只狐狸似的,表情无辜,仿佛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只是眉眼懒洋洋地扬起,锐利的视线盛满锋芒,犹如刚刚出鞘的利剑锋利。

    很有趣。

    赫连长葑似是不经意地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小动作给制止,佯装的温柔却愈发地浓烈,唇边勾起抹蛊惑人心的笑容。

    明明如此的温柔,可两人的视线交锋中,却硝烟四起。

    片刻后,他轻启薄唇,“别闹。”

    “呵,”夜千筱忽的低低地笑出声,眉眼的笑意更是浓了几分,她微微侧过身,斜眼往旁边的人看了看,顺势在赫连长葑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山佳护士,你这机会恐怕是没了。不过嘛,等我玩腻了他之后,倒是可以通知你一声。”

    略带笑意和挑衅的话语刚刚说完,环在腰间的手臂就稍稍用力,勒的夜千筱有些疼,但她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未变,仿佛跟环着自己的男子甜甜蜜蜜似的。

    当然,心里保不准将赫连长葑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自从见到夜千筱被赫连长葑搂入怀中的那刻,刚刚还扭扭捏捏的山佳脸色立即就变了,气得极度发白的脸庞,同时还有难以言喻的诧异和疑惑,好似夜千筱的出现有多么的不正常般。

    其实山佳还是有调查过的,既然是她想要追的男人,肯定要花足了功夫才成。

    毕竟无论那男人如何的优秀,她也不可能去当那个插足的第三者啊。

    直到她费尽心思打听到赫连长葑是没有女朋友更没有结婚后,她才放心的追求赫连长葑,这段日子几乎能用的手段都用了,差不多整个基地都知道她在追求这个从神秘部队里出来的队长。

    可,现在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炊事员,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地跟赫连长葑交往,更不要脸的是还当着她的面秀恩爱,还说出“玩腻了通知她”的话,简直不要让人太愤怒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山佳只想将所有的针都扎到这女人的脸上,让她那张笑容挑衅的脸彻底毁容!

    山佳抿了抿唇,不死心的看着赫连长葑,问道:“你们俩什么时候交往的?”

    “跟你有关系?”夜千筱轻轻缓缓地将话头给截了过去,冷淡地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漫不经意。

    “你!”山佳倏地睁大了眼睛,眼底里写满了愤怒和恨意,“我没有跟你说话,请你不要乱插嘴!”

    夜千筱微微垂眸,却没有继续回话,为了这么点儿事,她还真的懒得说话。

    如果说她今后要碰到有谁来缠着她男人的话,肯定早让她男人一脚就将人给踢走了,哪里轮得到她来对付这种麻烦的女人。

    不过想想也气,出来遛个弯而已,竟然撞到赫连长葑这个倒霉男人,每次见到他总归没什么好事。

    赫连长葑终于给了缠人的山佳一眼,他声音冷冰冰地,无端的威慑力十足,“她代表我,有意见吗?”

    原本还气势汹汹化悲痛为愤怒的山佳,刹那间只觉得阵阵寒气直逼面颊而来,被那种犹如实质的目光给盯住,山佳仿佛坠身于沸腾火海似的,令她躲闪不及。

    “你们俩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猛地跺了跺脚,山佳气恼的朝他们吼了声,转身就往楼梯口跑去,那速度简直分分钟跑没了影。

    夜千筱讶然地望着她如箭一般奔跑的背影,眼底只见到抹白色的身影一闪即逝,不自觉地想起森林里被吓得惊慌失措的猎物。

    “可以松开了?”

    夜千筱忽的朝斜上方的男子挑了挑眉,拎着热水瓶的手稍稍紧了紧。

    颇有趣味地看着怀里这只跟狐狸似的的女人,赫连长葑唇边笑意不减反增,“可以。”

    直截了当的松开夜千筱,赫连长葑的动作很是随意,但在碰到夜千筱手臂的时候却微微顿住,恍然想起昨日让夜千筱带着负重的话语,再看被松开后就立即往后退了几步保持距离的夜千筱,心情好似好了几分。

    “大队长,这次就当还你人情了。”

    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夜千筱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仿佛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只当是举手之劳般。

    但,夜千筱才刚刚转身,额角便抽了抽,恼怒地焰火从眼底一闪而过,旋即化作片沉寂,归于平静。

    一而再,再而三。

    这个不要脸的混蛋,最好祈祷不要栽在她手上!

    “水还没有打好吗?”

    在夜千筱刚想抬脚离开的刹那,一道疑问的声音便从拐角处传来。

    是耐不住赶过来的徐明志。

    夜千筱轻轻地眯起了双眸,偏过头就见到徐明志那张帅气的脸庞,只是他在注意到赫连长葑的存在时,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好像如临大敌似的竖起了浑身的警戒线。

    “现在去。”夜千筱朝他一摆手,全然没有继续停留的意思,拔腿就离开。

    站在拐角处的徐明志微微有些迟疑,他不明白是要跟着夜千筱一起去,还是停在这里跟赫连长葑对峙,但在想到夜千筱的态度后,脚步赫然顿住,然后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赫连长葑的身上。

    “我以前警告过你的,她是我的未婚妻。”徐明志缓缓的逼近一步,有种宣誓主权的架势。

    徐明志当了两年的兵,现在二十二岁,正是很年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没有褪去的稚气,可他说这样的话时却很坚定,视线死死地锁定在赫连长葑的身上。

    他一直有敢于反抗的精神,就算很多人都被赫连长葑的本事折服,可他却越挫越勇,总是毫不畏惧的跟赫连长葑作对。

    他现在还年轻,正在逐渐变得成熟。

    “想来我们那儿吗?”

    赫连长葑直接避开徐明志的问题,沉稳而自然地朝他发出邀请。

    不可否认,赫连长葑一直很看重这个还很毛躁的年轻人,这样的兵他见过很多,他也驯服过很多,他们总是很难屈服,再困难的事情也会咬着牙拼下去。

    很不错的兵,最起码他很喜欢。

    一门心思都在宣誓主权身上的徐明志,忽然面对听到他的这句话,冷不防地愣了愣,仿佛有些反应不及般,等过了会儿脑子的线路才渐渐地接了起来。

    倏地立正,徐明志抬起手,端正的朝赫连长葑敬了个礼。

    “报告长官,我现在是海军陆战队的两栖侦察兵,我觉得我的队伍很好!也并不比你们弱!”

    徐明志话语很有力,声响在走廊里回响着,坚定不移的语气,听的人激情昂扬。

    视线在他身上停顿三秒,赫连长葑倏地笑了,那样的笑容有些不经意,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

    “你可以考虑。”

    渐渐地,徐明志将抬起的手给放下,目光渐渐凝聚在一起,好像化作一道光,他掷地有声道:“您这样直接通知我,是不符合规矩的。”

    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

    一个兵的去向主要还是上级领导来做决定的,而且还得一步步地来,就算赫连长葑想要兵,直接通知路剑就可以了,但赫连长葑却越过路剑这一层,直接过来问他。

    徐明志不知道赫连长葑是如何看中自己的,但他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对两栖侦察队的感情,是不会被赫连长葑几句话就给说服的。

    赫连长葑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们那儿,不是接到邀请就可以待下去的。他们国家,优秀的军人有很多,但都不一定能适合他们那里。

    走至徐明志的身侧,赫连长葑的脚步微顿,沉稳的声音落入徐明志的耳畔。

    “订婚可以取消,结婚也可以离。”

    从发出邀请到夜千筱的问题,徐明志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可没等他怒气冲冲地眼风扫向赫连长葑,已经说完话的赫连长葑却只留下个潇洒的背影,不给他丝毫反驳的机会。

    “靠!”

    恨恨的盯着赫连长葑消失的背影,徐明志冷不丁的骂了声,紧握的拳头终究没有朝着空气打了出去。

    “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

    正在徐明志犹豫着要不要回去的时候,楼梯口忽的传来阵爆喝的声响,很自然地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往另一边的走廊走了几步,刚刚过拐角,徐明志就见到个男人抓这个女护士,一把刀子抵在女护士的脖子上,凶巴巴的冲着所有围过来的人吼着。

    那双赤红的眸子,仿佛被血染过似的。

    光是看那狰狞的面部表情就知道,他的情绪非常的激动,恐怕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徐明志提高警惕的同时,难免多打量了他几眼,觉得这个男人很是眼熟。

    “她是无辜的,我求你放开她……”

    “他的死跟我们没有关系,你冷静点儿。”

    “不要激动,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

    ……

    围过来的显然都是些知道内情的人,几个护士和医生围绕在旁边,苦口婆心的劝说着,一个个的脸上都是惊恐的表情,生怕他的刀子再往里面刺一分,就将那位被劫持的护士被杀了。

    徐明志盯着那人的表情看了很久,再看着他那身脏兮兮的海洋迷彩,渐渐地一些隐约的印象似是被挖掘了出来。

    那是,他曾经的队友……

    赫然意识到这个事实,徐明志脸上的诧异可想而知。

    尽管已经快两年了,他还是能够想起那张脸。

    曾经一起参加两栖侦察选拔的队友,但是在第一个月就被删选了下去。因为训练的时间太紧迫,他们这群新兵根本就很少有时间交流,更不用说在几百个人中互相认识,顶多也只是眼熟而已。

    徐明志并不记得他的名字,但是记得他应该还是留在基地的,只是去了别的部队工作,之后他们一直没有碰过面了而已。

    曾经的队友忽然在面前如此抓狂,一个大男人竟然抓着小护士威胁他人,而且情绪不稳定到哭,徐明志光是想想就不自在。

    他悄无声息地潜入人群中,随手拉了个在旁边焦虑地要命的护士过来,低声的问道:“怎么回事?”

    “徐……”那护士认出徐明志来,刚刚想喊,却忽的意识到什么,猛然间捂住嘴巴止住,眼珠子转悠了好一会儿后才算是缓过神来,解释道,“他们刚刚执行任务回来,他的队友受伤进医院后没有抢救回来。”

    “这样?”徐明志的问话有些沉重。

    对,战友牺牲确实不是件让人好受的事情,就算那不是跟徐明志认识的、跟他一起执行任务的,可既然是身着军装那便是战友。

    可是徐明志想不通,队友战死悲痛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可再如何的悲痛也不应该是如此激动地反应,更何况现在竟然闹得抓住护士开始闹威胁了,所以这件事绝对不会那没简单。

    “呃,”护士犹豫着打量了徐明志几眼,然后左右环顾了下,身子微微前倾靠近徐明志,压低声音解释道,“因为,他跟那个死去的战士,是那样的关系。”

    “哪……?”

    徐明志下意识地张口想要追根究底,可偏偏意识到了什么很快的就止住了话语,抬眼间无尽的讶然从眼底滑过,看起来有些呆萌的样子。

    看着面前的帅哥,护士舔了舔嘴,有些被色心蒙蔽了大脑,便再度悄悄地补充道,“据说刚来部队就好上了,感情好着呢。”

    然而,单纯的徐明志同志,早已被从头到尾地震撼住,听到她的补充竟是有些心不在焉。当然,毕竟是有专业素养的,也就是刹那间的愣怔,徐明志就立即反应过来,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那位劫持人质的“前队友”身上。

    同样都是海军陆战队的,也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前队友”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对付,更重要的是所有穿迷彩服的人在“前队友”眼里都极其特殊,也都是他警惕的对象,所以徐明志想要自己出马,那更有可能刺激到“前队友”,没准儿将他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徐明志一个人就算再如何厉害,都有可能干不过这个已经接近崩溃边缘的尖兵。

    ……

    如果说也出跑步遇到演习的是夜千筱第一次背时,那么,来趟医院就遇到赫连长葑绝对是夜千筱第二次那么背时。

    然而,命运待她很不公平。

    才刚刚打完水的时间,走廊内就变得吵吵嚷嚷的,她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了呢,就见到有人抓着个穿白衣的护士,就跟抓这只兔子似的往这边而来。

    夜千筱下意识地顿在了原地,多瞥了那边几眼才意识到,那位被劫持的护士就是刚刚气呼呼地跑开的山佳,此刻她急的满脸通红,哭得两眼泪汪汪的,不知是有多么娇小柔弱,偏偏在强大的威胁中,她连动都不敢动弹一下。

    “夜千筱,你快让开!”

    就在夜千筱停顿间,正在跟“前队友”僵持的徐明志焦急地朝她喊了声,抬起眼就见到那满是担忧和急切的眼神,夜千筱来不及多想便想往后退去,然那个手持人质的“前队友”,却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你站住!”

    凶狠的视线死死地盯住她,仿佛锐利的刀锋般将她从头到尾都给审视了个遍。

    夜千筱坦然地站在原地,大方自若的打量着劫持者与被劫持者。

    作为个并不纯粹的军人,夜千筱对这类的事情也没有多大的感觉,劫持者她压根儿就不认识,被劫持者还是个凶过她的“小三”,可以说他们俩是死是活夜千筱都毫不关心。

    “你,把东西放下,跟我一起进来!”

    “前队友”直冲着夜千筱说着,抵在山佳脖子上的刀子却忽的用力了一些,尖锐的顶端从细嫩的皮肤上滑过,一道鲜红的血柱立即汩汩流出,滴滴点点落到山佳的护士服上,染红了那刺眼的白色制服。

    说完,他一脚踢开旁边的门,警惕地扫了外面几眼,下一刻就立即将山佳给拉了进去。

    夜千筱本不想听从他的话语,可接下来其他靠近的人却让她有些移不动脚步。

    “那位女兵,你犹豫什么,快点儿跟着他进去!”

    “要不去主动要求换人质算了,你毕竟是个兵,山佳跟你不能比!”

    “你们军人的事情你们自己去解决,凭什么让我们遭殃,快点把山佳给救出来!”

    ……

    声音很吵,外面也很闹腾。

    夜千筱平静地看着那群聚集起来的护士和医生,那些人中很大一部分都在冲着她吼,重点是因为她身上的这身迷彩军装。

    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她既然穿着这身衣服,就应该帮他们解决所有的问题。

    更何况,这件事是因为所谓的“军人”而引起的。

    徐明志在人群中很着急,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直接跟“前队友”动手是没有多少胜算的,到时候人质要是有什么事的话,不仅是他,就连夜千筱都要承担责任的。

    但是,如果说要让夜千筱一个人进去的话,他又放心不下……

    大脑正在飞速的运转,可这种时候越想脑子越成一团浆糊,任何的想法都想不出来。然而,就在他思考的空隙里,夜千筱就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热水瓶,直接往敞开的门内走了进去。

    “把门关上!”

    才抵达门口,夜千筱就猛地听到阵怒喝声,她凝眸扫了眼房间内的情况,这是间空荡荡的手术房,窗户旁的窗帘早已被拉上,房间里只剩下空荡荡的一片。

    歹徒抓着山佳到了靠墙的地方,可搭在她脖子上的刀却没有移动分毫,见到她进门后警惕更浓,但也没有将她赶走的意思。

    缓缓的走入其中,夜千筱在最后瞥了眼那堆吵吵嚷嚷的人群,似是怕吵闹似的,很自然地就将大门“咯吱――”一声就给关上了。

    只是,透过那渐渐闭合的门缝时,再看到焦急如焚的徐明志,她的目光却有些闪烁。

    直至门缝彻底消失的刹那,她清楚地听见徐明志怒吼的声音――

    “她只是个炊事员!你们想让她怎么样?!”

    吵闹的声响,渐渐地安静下去。

    门外,徐明志在见到门闭合的刹那彻底爆发,满是震撼力的声音顿时将所有的声音都压制下去,刚刚还在嚷嚷着让夜千筱进去的医生和护士们,诧异地看了看关闭的门口,再看了看满脸阴沉的徐明志,一个个的皆是张大了嘴巴,好像完全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他们以为,那个女兵既然是徐明志认识的,那肯定是海军陆战队出来的,身手功夫自然跟徐明志相差无几。

    可是……

    炊事员?

    他们刚刚就那么叫嚣着让一个炊事员去当人质?

    尴尬、错愕、凝重,气氛交织,在场每个医生和护士都渐渐沉默,好像做错了什么天大的事情般,甚至连声音都不敢吱一声。

    他们本应该是救死扶伤的,可下意识的以为军人是依靠,然后亲手把人给推了出去。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话说的很难听。

    旁边的热水瓶还摆在原地,在被可以空出来的地方,显得尤为的空荡。

    徐明志最基本的素养还是有的,这时候偏偏有火发不出,再者心里担心着夜千筱的情况,根本就分不出心思去管这群人的情绪。

    “接着!”

    随着到清冷稳重的声音,徐明志赫然抬头,只见到一把黑色的手枪从空中抛了过来,他下意识地将其接在手中。

    紧接着,他瞥了眼手枪飞来的方向,果然见到半途折回来的赫连长葑。

    高大挺拔的身姿,逆光而来的身影,深邃俊雅的轮廓,强大的气势和威压光是现身的那刻就引得所有人注目,见到这样的人好像连心都会落地似的。

    徐明志多看了他几眼,头一次觉得他穿军装的模样很养眼。

    看着赫连长葑直往楼上的身影,徐明志抓住手枪的动作稍稍得紧了紧,努力的抚平着内心紧张地情绪,仿佛要将夜千筱给彻底抛到脑后似的。

    这里有场战争,事关两个人质的生死,而他,需要集中注意力。

    ……

    手术室内。

    夜千筱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但很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到身着军装的歹徒身上。

    她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军人会做出这种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情,可有一点她是可以确认的。

    如果就连军人都敢做这种事,就证明,他是真的不要命了。

    而夜千筱最忌讳的,就是没有脑子的和……不要命的。

    “你需要我做什么?”

    夜千筱不靠近也不慌张,平静地看着暴躁的歹徒和低声哭泣的山佳,也没有任何想要安抚歹徒情绪的意思。

    “快把门给锁上!”歹徒怒声低吼着。

    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夜千筱只是抬手的瞬间,就让手术室的房门落了锁。

    随后,她往前面走了几步,泰然无畏地迎上歹毒的视线。

    歹徒凶神恶煞地看着她,双眼几乎都是冒着火光的,“你真特么是个傻子,你看看你保护的那些人,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

    “这是我的职责。”

    挑了挑眉,夜千筱说得冠冕堂皇,可不得不承认,心里还是颇为赞同他的说法的。

    作为一名军人,就要受到这样的束缚,人民群众可以对你群起而殴之,可你却绝对不能向他们动手,就连动口骂人都不行。

    因为你穿着这身军装。

    如果是前世的她,她肯定连逗留都不会有,转身离开任由他们自身自灭。

    因为她没有那个责任。

    可现在不同了,她既然穿着这身军装,就要做对得起这身军装的事情。当她尝试去做某件事,要扮演好某一个身份的时候,那就必须努力去做好,尽管她心里并不怎么赞同。

    这是她的原则。

    身处怎样的位置就要承担怎样的责任,这点是无可置否的,也没办法去逃避的。身为军人,就要抵得过那些流言蜚语,尽管那些被他们保护的群众中,很多自私自利作奸犯科的,但这是现实,因为你没法做到让全世界都没有战争,也没法挽救每个灵魂。

    夜千筱看得很清楚,她结实过很多很多的朋友,包括自己的队伍里,都有那些因为厌倦了保护人民这一说然后投身高风险佣兵职业的退役军人。

    如果厌倦了,离开就不必承担――责任、指责、监督、压力、束缚……

    而以面前这个“歹徒”的情况来看,显然放不下走入了误区。

    但现在劝解他是没有用的,任何的方法他都可以看出来,夜千筱在这方面没有多少经验,但对方可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知道在遇到歹徒劫持的时候最有效地手段,所以他也会防着这一切的手段。

    这个国家养出来的战士,等他叛变的时候,就成了锋利的反刺,猝不及防的咬你一口,连疼都没法去叫嚷。

    “职责,职责……因为这什么破职责,连命都可以不要了吗?!”歹徒红着眼,有泪光在眼底闪烁着,他气势冲冲的对准着夜千筱,手里的刀子微微一动,就在山佳的脖子上划出条线,那处的肌肤上立即呈现出一道血痕,疼得山佳龇牙咧嘴的硬是不敢吭声。

    夜千筱冷冷地看着他的表现,看起来有些无动于衷,但步伐却一点点地在靠近。

    “你看看你保护的那些人民,一个个的忘恩负义、自以为是,你救了他们的时候觉得你是应该的,你一旦伤害到他们就指着你的鼻子骂娘,我们累死累活连命都牺牲了,凭什么还得活该受到他们的指责和谩骂?!你说说,凭什么?!”

    歹徒近乎嘶吼着,直接用束缚着山佳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握住刀子的手空了出来,直接对准了夜千筱的方向,那只伸出的手臂在空中气的发抖,而他的眼神也愈发的涣散起来。

    “不,不对,”歹徒忽的摇了摇头,仿佛清醒了一些,他忽的就笑了,“我不应该问你的,我应该问她,她才是有发言权的那个。”

    说着,歹徒的目光转向山佳的方向,手里的刀子在空中转了半个圈,直接对准了山佳的脑子。

    “啊――”

    眼看着那冰冷的刀锋直冲自己起来,一直抑制着让自己不要发声不要激怒歹徒的山佳,难以忍受的发出尖锐的叫声,叫的撕心裂肺。

    尖刀,在视野内愈发靠近,也愈发的扩大,惊恐的神色顺势全然爆发出来,山佳拼命挣扎着,却无法动弹分毫。

    倏地,刀锋在离她眼珠子一厘米的地方,赫然停顿下来。

    “你说,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为什么那么狠心,可以眼睁睁看着我们去死?!”歹徒像是发狂了般,握住她脖子的力道一松,然后从身后狠狠的揪住了她的头发,眼露凶光,疯狂地难以自制。

    山佳吓得眼泪哗哗的往下掉,连身上的疼痛都顾不得,被迫支支吾吾地开口,“我,不知道……”

    没等她说完,歹徒抓住她头发的力道再度变重,然后以难以预料到的方式,直接揪着她的头发就往墙上撞。

    “砰――”

    山佳的脑袋被重重地击在墙上,在墙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听起来有些惊心动魄。

    才不过一下,山佳的额头就被撞破了皮,有鲜红的血滴以可见的速度冒了出来。

    然而,歹徒却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揪住她头发的动作没有任何的放缓,一下下的将她的脑袋往墙上撞击着,手中的力道没有任何的怜悯,仿佛在他手里的山佳不过是个能说话的木偶似的。

    “啊――我真的不知道――”

    “救我――夜千筱,你快救我――”

    “饶,饶了我吧――啊――”

    ……

    连续不断的惨叫声,一阵阵的传入耳膜,凄惨和凄厉。

    夜千筱的神色,也愈发地冷然起来。

    虽然说她并不喜欢山佳,但却不表示她乐意见到如此惨不忍睹的画面。真要杀的话,一刀解决便可以了,何必那么麻烦。

    还不是跟很多他厌恶的人一样,在发泄他内心肮脏的*。

    “放开她,我来当人质。”夜千筱冷冷的开口,气势凌然,双目冰寒。

    “呵呵……”那歹徒忽地停下发狂的动作,但神色却愈发地疯狂,好像所有的理智都毁之一炬,唯独留下人体里最疯癫的因子,他狂乱地视线盯住夜千筱,“他就是因为主动提出当人质才死的!你就不怕我直接杀了你吗?!”

    夜千筱定定的看他,缓缓开口,“你不会杀了我。”

    “你凭什么这么大的自信?”歹徒仍旧揪着山佳的头发,但明显此刻激动不已,就连身子都才微微发抖摇晃,仿佛随时都出于爆发的边缘。

    “只要你可以背弃这身军装,背弃你的爱人。”夜千筱再逼近一步,身上的气势徒增,双眸深处是平静一片。

    她擅长于从失去理智的推理信息,因为当你发疯的时候还在惦记着的,肯定是最为重要的。

    从头到尾歹徒的话,再夜千筱看来就是个血淋淋的故事,无非是他很重要的人也在部队,在一次解救人质的过程中,对方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了人质的性命,之后眼前这位肯定也受了一些言语的刺激,才导致他有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夜千筱之所以猜测那是他的爱人,只是因为兄弟之间再愤怒也达不到这样的程度,而以她的直觉来看,那所谓重要的人,不一定是个女的。

    果不其然,歹徒听到她的话后,神色间闪过丝丝的迟疑,仿佛有些不确定、迷茫,还有些恐慌。但他恢复的时间也很短,不过是片刻间就重新被那痴狂的因子给占据。

    “既然你找死……”歹徒稍作衡量,视线在房间内全然环顾一周,旋即直接指着靠近窗边的一盘针和药,“可我不放心你,你当着我的面,将那些麻醉药给打进去。”

    本来像这样没有手术安排的手术室,是不会有药物存放的,可耐不住今天夜千筱背时,今天下午刚刚有一场手术安排,所以一些最基本的药物和用具都拿了出来,而且还摆在目之所及之处,对于歹徒来说简直不要太给力。

    夜千筱眉头微抽,她徒手搏斗这个经过专业训练的歹徒,或许还能勉勉强强的应付到徐明志出现,可如果说她已经将自己的力量给束缚了,那她就成了个失去了所有战斗力的木偶,或许比山佳更没有反抗能力。

    脑子的不清醒,是夜千筱一直以来都抗拒的。

    “砰”地沉闷声响起,歹徒再度抓着山佳的脑袋往墙上撞击了一下,然后似是威胁地看向夜千筱,“怎么,你刚刚不是很舍身取义的吗,现在怕死了,不肯救你们的人民群众了?!”

    “夜千筱,你简直不是人!”被撞得神志不清的山佳,忽然高声朝夜千筱嘶吼着,惊慌疼痛的泪水哗哗的从眼角流落,糊住了她今天精心准备的妆容,她也近乎疯狂,“你是兵不是孬种,打个麻醉药就这么困难吗,难不成你要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在你面前?!”

    “我不在乎你是死是活。”

    夜千筱冷冰冰地扫了眼,眸底锋芒乍现,无言的威胁和震撼顿时让山佳住了口,只见她迷茫的眨着眼,已经习惯每个当兵的好意的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冷情”的军人。

    为什么……会有她这样的兵?

    她看起来并不害怕,但她也是真的不担心山佳的死活。

    她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以自己的生命来交换人质。

    而这个人质,可以是任何人。

    山佳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那是一种害怕到极致的反应,她既然无法相信歹徒会放开她,也无法确定夜千筱这样冷血无情的人会不会真的来救她。

    那么,当她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的时候,她的内心只能充斥着无尽的绝望。

    “哈哈……”歹徒似乎是瞧得什么有趣的事情似的,不由地开怀大笑起来,等他笑过一阵后,视线却再度夹杂着恶毒,“你是愿意她死,还是愿意打麻醉药?”

    停顿几秒,夜千筱耳边听到细微的响声,便不再犹豫,直接往窗口的方向走去。

    最基本的药物她还是知道的,拎起了一罐麻醉剂,夜千筱再撕开一支注射筒,动作手法干净利落,仿佛这样的事情已经经历过很多次,早已烂熟于心。

    终于,夜千筱将一支满是药物的注射筒,刺入自己的手臂中。

    她的手很漂亮,手指根根纤长,手臂线条优美,尽管穿着跟护士无关的职业装,可她那种干练和精简的动作,却很神奇地让人觉得她是真正从事这个职业的。

    窗户是敞开的,有清风从外面扬进来,令垂落下来的窗帘轻轻地摆动着。窗帘很薄,有外面的光线从窗户洒落过来,透过窗帘在前方落下虚幻朦胧的明亮。

    歹徒非常警惕地看着她,生怕她的动作中有任何的不对劲。

    或许是处于天生的直觉,歹徒自从看到夜千筱的那刻起,就一直在怀疑她的真正实力。就算外面的徐明志刻意吼得那么大声,说夜千筱是“炊事员”,但这个女人的气度和胆量,绝对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拥有的。

    这是个见过血的女人。

    他就算再如何疯狂,对于刻入骨子里的战斗反应,还是十分灵敏的。

    与此同时,被挂上的锁,正在一点点地被移开。

    歹徒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夜千筱的身上,每一个举动每一个动作,仿佛没有任何的不正常,只是单纯的给自己注射药物而已。

    很正常。

    可就是因为这种正常,让歹徒更加的怀疑。

    身处战场的人,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神智迷糊的状态,他们会最大限度地避免这种状况发生。因为失去理智,会让他们不仅没有支援能力,还算是增加负担的累赘。

    他看得出,这不是一个那么傻的女人。

    忽然,他瞳孔紧缩!

    夜千筱在慢慢给自己打针的时候,动作一动不动,而那注射筒的顶端所指的,正好跟他的眉目形成一条直线!

    窗外有人!

    猛然意识到这个事实,发狂的歹徒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握在手里的刀子一紧,毫不犹豫的冲着夜千筱的脑袋扔了过去――

    就算死,他也要拉个垫背的!

    ------题外话------

    昨日抢订名单:

    第一名:cmy唯一611

    第二名:q呆萌乖宝i

    第三名:18810539537

    昨日幸运数字:

    10:默声人

    33:银来

    66:凉的记忆

    以上妹子请留言领奖。

    首订未领奖的:、、、

    为了弥补前日的过失,昨日第三百名也请过来领奖。

    *

    ps:瓶子家停电,现在开热点,请允许我更新后消失一段时间再来回复。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0话:放开她,我来!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