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1话:共同训练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猛然意识到这个事实,发狂的歹徒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握在手里的刀子一紧,毫不犹豫的冲着夜千筱的脑袋扔了过去――

    就算死,他也要拉个垫背的!

    与此同时,连续几道枪声响起。|

    “砰――”

    “砰砰――”

    伴随着门被撞开的声音、窗帘被撕扯的声音,三道枪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似是凝固的空气中,冰冷泛着寒光的刀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冲夜千筱的额心而去。

    夜千筱确实早已有防备,也在最初那刻就察觉到危机。然而,她打麻醉剂的动作很慢,刚进入的药物早已在身体里发挥作用,就算感知到了飞过来的刀子,等她拔掉手中的针筒时就已感觉到不对劲,属于她的感官正在慢慢的遗失。

    这么短的时间,失去敏捷反应的她,逃离不了那把刀子的攻击。

    电光火石间,从窗口最先发出的子弹冷不丁的与飞来的刀尖相撞,以捕捉不到的速度将其瞬间分割成两半,夜千筱微微凝眉,视野只能看到分成两半的刀片往旁边分开,但仍旧往这边飞来。

    窗户口忽地半蹲着个冷峻的身影,有风席卷而来,将半垂在窗口的窗帘凌乱地飞舞着,荡漾出水波般的纹路,对准的枪口在瞬间收了回来,下一刻他便已经从窗口跃下,半空中抬手搂住夜千筱的肩膀往怀里带,两人刹那间齐齐倒下,装在结实冰冷的地板上。

    “啪”“啪”两声响起,飞走的两个刀片齐刷刷的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在另一边,两发子弹准确无误地从歹徒的头上穿过,在山佳吓得惊慌失措狼狈不堪的时候,揪住她头发的人忽的松了所有的力道,然后缓缓的滑落,紧接着整个人都靠在墙边倒落在地。

    “啊――”

    得到解脱的山佳后知后觉,发出异常尖锐的叫声,捂住早已被装得神志不清的脑袋,疯狂的蹲到地上,发出刺耳的哭喊。

    徐明志是第一时间跑进来的,在射击玩第一枪后,立即跑到了“前队友”的身边,一枪打在他的额头上,一枪打在他的胸口,汩汩而出的鲜血染红了视线,那双瞪大的眼睛里还盛着些许不可置信,仿佛完全没有料想到自己的生命会就此结局似的。

    微微抿了抿唇,徐明志心情沉重地将“前队友”的眼睛给闭上,瞥了眼惊慌尖叫的山佳之后,便准备去查看夜千筱的情况。

    然而,他才走了一步,蹲在旁边哭闹的山佳就拉住了他的腿,披散下来的头发将她的面颊遮拦了大半,抬起头时神色涣散,吐词不清,满脸的鼻涕和眼泪糊在一起,看起来格外狼狈,“帮帮我……帮帮我……呜呜呜……”

    徐明志动了动腿,竟是有些摆脱不了。

    “来几个医生!”徐明志压抑着焦急地心情,山佳毕竟伤的那么重,就算再如何担心夜千筱的情况,也必须处理完山佳的情况再说。

    冲着外面吼完,徐明志便弯身将山佳给抱了起来,山佳好像是找到依赖似的,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紧紧抓住他的衣领不放,没有任何放松的意思,整个儿就像是受了惊的小白兔。

    这时候,被赫连长葑搂在怀中带倒的夜千筱,在神经松懈的刹那,便已经安然入睡。赫连长葑试探了下她的气息,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后,才将人给懒腰抱了起来。

    然,起身的刹那,正好与徐明志的视线相撞,交集的瞬间火光乍现,无形的空气中弥漫的硝烟战火,紧张地气氛顿时蔓延开来。

    两人怀里都抱着不同的人,但谁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才清楚。

    因为夜千筱的事情,徐明志已经不是头一次将赫连长葑当做情敌来看,原本还有些不确定的他,已经愈发强烈的感觉到了那阵危机感。

    他不知道赫连长葑是不是真的看上了夜千筱,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的存在就是他跟夜千筱之间的强大威胁。

    很快的,所有的医生都闯入了进来,风风火火的开始忙活着山佳的伤势,而原本想放下山佳后便了事的徐明志,则是被山佳紧紧地攥住衣服,迷迷糊糊中死也不肯松开,徐明志硬生生的被她这么拖了下来,气得简直想将她再次给丢回去。

    赫连长葑看着忽然就变得闹腾起来的手术室,还有外面那些急匆匆聚集的士兵们,谁扫到他的肩章都有些拘谨,每每对上他的视线便紧张地朝他点头打招呼,然后立即转移视线去找事做,就跟个见到孩子的老师似的,一个个的连大声说话都不准。

    “长官,她有什么事情吗?”带着主任牌子的医生衡量再三,还是面带关心的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以最为热切的语气表示了慰问。

    刚刚那些在门外叫嚷着要夜千筱进去代替人质的医生护士们,自从知道夜千筱是炊事员之后,连肠子都给悔青了,他们将人直接往死路上逼,只顾着自己这边的人不管其它无辜的人。

    这样的事情,他们作为个普通人可以去做,但作为个医生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这位主任赶到的时候,当场就训斥了他们一顿,若不是情势紧急,那群家伙可没有那么容易逃脱。

    赫连长葑微微低眸,扫了眼陷入昏迷睡颜恬静的夜千筱,淡淡的开口道:“她没事。”

    “没,没事就好。”医生感慨地看了夜千筱几眼,心里对这个炊事员倒是真的佩服,慎重的点头道,“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叫我。”

    没有说话,赫连长葑抱着夜千筱直接离开。

    ……

    在这初冬的时节,午后的阳光很温暖,有清风从窗外拂过,荡起外面枯黄的树叶,轻轻扬扬。

    夜千筱就是在这样的时候醒来的,很冗长的睡梦,好像梦到了什么事情,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梦到,睁眼便是慵懒的视线,星星点点凝聚的光芒在眸中闪现,很快的所有的思绪都被组织了起来。

    眼前映入的是病房的情况,白色的墙壁、天花板、床铺,就连窗帘都是白的,鼻尖萦绕着淡淡的混合药味,她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支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千筱,你醒了?”

    刚刚坐起,就听到旁边传来阵惊喜的声音,是李嘉。

    侧过头,夜千筱果然见到躺在旁边床上的李嘉,她眉眼轻抬,大概也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只是注射了打量地麻醉剂,她现在的头脑还有些昏沉,思绪转的更是颇为缓慢。

    夜千筱活动了一下身子,然后下了床,准备穿鞋的时候朝李嘉问道,“其他人呢?”

    “呃,”李嘉眨着眼睛想了想,仔细地回答道,“徐明志和宗冬下午要训练,现在已经回去了。赫连队长现在还在医院,好像是要处理那个闹事的事情。”

    他还真不嫌麻烦。

    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夜千筱却仍旧在不紧不慢地系着鞋带。

    “话说回来,千筱……”还在挂药水的李嘉忽的将身子给探了出来,眉眼中隐隐藏着几分担忧,“你进去做人质的时候,害怕吗?”

    李嘉是在赫连长葑将夜千筱给送进来的时候才知道歹徒劫持的事情的,那时候的李嘉刚刚吃完饭,见到昏睡的夜千筱吓了一跳,得知她只是睡着了才松了口气。

    后来,李嘉找人问清楚了原委,知道夜千筱做了歹徒的人质时,简直心惊肉跳的,后来得知夜千筱不仅是被几个医生护士逼进去的,而且那个劫持人质的歹徒是个很优秀的战士时,心里简直憋得要命,有什么堵在胸口就像是棉花团一般,并不疼,但是令呼吸都为之困难。

    就是因为她清楚夜千筱的能力和个性,所以她才对这件事后怕不已,夜千筱的套数很好,可却绝对不是那些真正尖兵的对手,加上夜千筱的言语从来很直接,毫无顾忌的得罪人,哪怕只有万一,她都有可能丧生在歹徒的刀子之下。

    当然,只要现在活着就好。

    再多的危机都被解除了,而夜千筱也只是被注射了麻醉剂罢了。

    可是,有件事李嘉却不得不在意。

    任何一个兵,在被那么多群众理所当然的推到死亡边缘……都会心寒的吧?

    那么,夜千筱呢?

    李嘉见识过夜千筱的临危不乱,也见过她的沉着冷静,这是个很让人琢磨不透的人,好像存在就是个谜,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她的内心很强大,仿佛百毒不侵刀枪不入。

    可李嘉无法确定,夜千筱被如此多的人抛弃,被自己守护的人民给伤了心,会不会在意?

    “没必要。”夜千筱系好了鞋带,站起身的时候,云淡风轻的回了她一句。

    李嘉微顿,然后又再度问道:“那你,伤心吗?”

    “伤心?”夜千筱反问着,唇边竟是带着笑的,她扬眉,眸中淡然无畏,“他们跟我有关系?”

    不知为何,李嘉倏地被哽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但同时,也在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

    不伤心就好,不在意就好,她一点儿都不想看到夜千筱消极的模样……

    事实上,不仅仅是李嘉,很多知道这事的人,都怕那几个医生护士伤了夜千筱的心,或者是让她对“人民”俩字心寒。

    只可惜夜千筱并不是一般的兵,在她眼中那群人明显那么重要,主要归纳起来就是四个字――乌合之众。

    这种人的意见她是绝对不会听取的,更不会被他们的言语给激怒或是伤到。

    真要为了这么点事就要死要活的,她以前招摇撞骗的时候,不知多少次就得被当场识破。

    按理来说,她的心理素质在整个部队,估计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而,她之所以做出主动去当人质的选择,不过是在履行自己的义务而已。当时那样的局势下,只有她跟徐明志两人有点儿用处,当然歹徒是绝对不会将徐明志这个潜在的威胁给叫进去的,正好对方看中了她,她就顺理成章的进去,寻找解救人质的机会。

    这一切,对于她来说,不过是该做与不该做的选择题而已。

    心情落了地的李嘉,还没来得及问她其它的情况,就见得她直接往门外走,不由得喊住她,“你去哪儿?”

    夜千筱脚步微顿,瞥了她一眼,淡然道:“回炊事班。”

    她来医院的时候虽然有跟林班长通知一声,但也答应在准备午餐的时候赶回去的,现在在医院出了这一档子事儿,又一觉睡到了下午,估计战士们的午休都完了,她这时候赶回去肯定得挨批评,如果再晚些儿……

    无疑给了贺茜完美的批评自己的理由。

    为了耳根能早点儿清净,夜千筱果断的选择立即回去。

    “哦……”

    李嘉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眼睛笑的弯弯的,朝夜千筱摆了摆手告别。

    明亮的光线下,她的笑容极其温暖。

    夜千筱朝她告别,旋即打开门,泰然离开。

    但是,抱着平和的心态离开的夜千筱,完全没有想到,刚刚来到医院门口,就见到意想不到的壮观奇景。

    一排排穿着白色制服的医生和护士,在太阳底下跟站军姿似的,一动不动的竖在哪里,宛如跟笔直的白色棍子,那架势,那气派,简直就像整个医院有大型的活动一样,看得夜千筱冷不防的一愣。

    夜千筱下意识地扫了眼,估计二三十来个的模样,前面一排医生,后面一排护士,其中还有几个眼熟的。

    “说话!”

    站在他们最前面的是上午跟赫连长葑说过话的主任,此刻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摆着张严肃而愤怒的脸,见到夜千筱就是猛地一震喝声,搞得夜千筱还以为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直到下一刻,夜千筱听到那齐声高喊的声音――

    “女英雄,对不起!”

    三十来个人的喊声,仿佛响彻云霄似的,气势十足,气沉丹田喊出的,震得夜千筱耳朵有些发麻。

    望着那一张张真诚的脸,一个个的仿佛是做错事了的孩子,正在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看得夜千筱忽然挺想笑的。

    这也……太逗了?

    没一会儿,那位主任就冲着夜千筱走了过来,非常诚恳地朝夜千筱低下了头,声音铿锵有力。

    “夜千筱同志,我代表医院全体员工,向你道歉!”

    夜千筱识趣地将眼底里那丝趣味给隐藏,然后变得正经了许多,这时候她要是再不知道这群人是为了什么站在这里的,就是她的认知能力有问题了。

    只可惜她完全没有将那件事放在心上,见到如此滑稽的场面时,除了有点儿想笑之外,就没有其它太多的感觉了。

    但,这个态度,还是需要有的。

    “没事儿。”夜千筱看似很随意地说着,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看起来极其宽容大气,淡然的气质中无端的增添了些许善解人意。

    主任抬眼,望着夜千筱大方坦然地神色,不由得前进一步,颇为激动地抓住了夜千筱的手,眼含热泪,“夜千筱同志,谢谢你的宽宏大量,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

    呃……

    有些激动过头了。

    猛地被对方抓住双手,夜千筱眉头微微抽了抽,有些不经意地将手给挣脱开来,应付似的回道:“不谢。”

    “啊,”感觉到夜千筱明显的动作,主任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笑容中有掩饰不住的尴尬,“抱歉。”

    其实主任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跟旅长都接触过很多次,按理来说见到夜千筱也不会有这种失态的反应。偏偏上午那件事闹得很大,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歹徒”他们那个连的重要领导全部来了,就连旅长都阴着脸过来了。

    本来只是为了“歹徒”的事情,可在调节情况的同时,他们便听得赫连长葑“无意中”提起了夜千筱这个炊事员被医生护士“强行”推去当人质的事情,结果旅长当初就怒了,指着他们院长的鼻子就是一顿思想教育批评,临走前还严厉的表示――

    如果没有取得炊事员同志的原谅,他就将那些起哄闹事的医生护士们以“故意挑唆杀人罪”告上法庭!

    不知事情真相的院长点头答应,将旅长给送走后,当下就将所有的医生护士全部叫到会议厅里去召开会议,除了那些值班的人员外,其他的人都被批评了整整两个小时,尤其是参与其中的那几个护士和医生,是被批评教育的最惨的,里子面子可谓是全部都丢光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全部被扣了三个月的工资。

    院长出完气后,就将“取得夜千筱原谅”的任务交给了这位主任,身负巨任的主任内心悲痛,最后想出了这么个法子来,挑出大批没工作的都在外面等着,一直等到夜千筱出来后,再齐声道歉。

    为此,主任陪着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个多小时了,也是真心的感叹那些要站军姿或者训练的战士们是真的不容易。

    本来还准备大堆说辞来说服夜千筱取得她原谅的主任,这次不过是来个开场白,就见到夜千筱云淡风轻的点头说“没事儿”了,一时间心里的激动简直难以言喻,对夜千筱的好感更是成倍增加,怎么看都觉得欣赏。

    这年头,品格优秀成这样的兵,真不多了……

    当然,如果他知道夜千筱根本不把他们当回事儿后,不知道会不会彻底改变对夜千筱的看法。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夜千筱看着主任那愈发热切的目光,很自然地想要离远点儿,朝他说了声后就不再停留,直接朝回去的道路走了过去。

    还处于纯粹欣赏状态的主任,等她说完话后,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可那个时候夜千筱已经走出好几步了,也不好再叫住她,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背影离开。

    “来个人,”直到夜千筱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主任才朝旁边招了招手,将离得最近的一位医生换了过来,“你去看看锦旗做好没,最迟傍晚之前,找几个人一起去送。记得,要隆重点儿!”

    “知道了!”那医生很不巧的就是吼过夜千筱的人之一,早已对当初的行为悔恨有加,听到这话立即大声地应了句。

    主任沉重地摆了摆手,解散了他们后,便扬长而去。

    ……

    从医院到炊事班有些距离,夜千筱回去的时候,又晚了近半个来小时,进门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忙活晚餐了。

    然而,想象中的怒骂和教训都没有发生。

    “女英雄回来了?”

    “女英雄,要吃黄瓜吗,现洗的。”

    “能详细讲讲上午被劫持的事情吗?”

    “听说那个‘劫匪’是个当兵的,是不是真的?”

    ……

    进门没一会儿,所有人炊事员都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个个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她,尽管眼里满是疑问,但脸上灿烂的笑容无一不表示――

    他们很自豪!

    为炊事班能出夜千筱这样的女炊事员而自豪!

    个人荣誉就是集体荣誉,自从夜千筱来到他们炊事班,几乎每天都在给他们长脸,这感觉完全让他们自我膨胀起来,走在那些蛙人面前都有了底气。

    他们班也是有英雄的,而且还是女中豪杰!

    “吵什么吵,还要不要做饭了?!”

    杂乱而欢庆的气氛中,赫然传来林班长一阵镇压的声音。

    于是,刹那间,所有的声音顿时消失,好几个人都朝夜千筱做了不同的鬼脸,然后立即去忙手里的事情。

    “你,去削土豆。”林班长随手指了指旁边刚洗好的一盆土豆,毫不迟疑地将夜千筱这位“女英雄”赶去跟土豆作伴。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也丝毫不端什么架子,瞥了眼同样坐在小板凳上削土豆的刘婉嫣,很快就走了过去。

    “来,这里正好还有一把刀。”刘婉嫣从旁边随手拎了个小凳子到旁边,见得夜千筱走来,便笑着给她递过去一把小刀。

    顺手接过,夜千筱在旁边蹲下,可她才刚刚拿出个土豆来,就见得刘婉嫣脑袋伸了过来,“要不,聊会儿天?”

    毫无疑问,她也想打听夜千筱在医院的事情。

    小刀在手中旋转了一圈,夜千筱抛了抛手中的土豆,动作极为潇洒流畅,她朝刘婉嫣晃了晃土豆,同样很和气地回答她:“没空。”

    刘婉嫣:“……”

    削土豆跟将闲话根本就没有半毛钱关系,这女人压根儿就是不想说。

    当然,刘婉嫣就算再如何好奇,在意识到夜千筱不想说的时候,还是识趣地将心里那份好奇给压制下去。不过,没一会儿,她的注意力就被夜千筱削土豆的手法给吸引了过去。

    夜千筱以极为轻松的动作将土豆的皮削的既快又薄,在她手中丑不拉几的土豆都像是成了艺术品似的,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就将土豆全部剥光,然后以抛物线的方式落入了另一个干净的盆中。

    “不错嘛。”

    刘婉嫣笑里藏刀地点头赞叹,转而将心思转换到了手里的土豆上。

    有些方面她不得不向夜千筱认输,但削个土豆而已,她难不成连这种事都要摆在夜千筱手上?!

    这也太打击她的自信心了!

    于是,两人之间莫名其妙燃起了单方面的战火,着重于手里土豆剥皮工作的夜千筱,敏锐的感觉到刘婉嫣的方向投射过来的阵阵敌意。

    在无奈和思考之后,夜千筱仿佛不经意地加快了手中的动作,以至于最好剥好的土豆有刘婉嫣的两倍之多,最后获得刘婉嫣愤愤的眼神后,摆出一副“你怎么了”的疑惑模样,果断的让刘婉嫣想将她剥皮抽筋、再放到油锅里炸两个小时才解恨!

    “你刀功是不是练过?”

    洗土豆的时候,刘婉嫣按捺心中的恼怒,尽量心平气和地朝夜千筱问了句。

    没办法,夜千筱有时候就是这么气人,搞不好就会忽然戏弄你,若是脾气暴躁的人遇到她,没准儿天天……不对,那是每时每刻都有可能生气的。

    刘婉嫣琢磨着,其实夜千筱除了人品恶劣之外,其余的还算是好的,在这种找不到其他伴儿的时候,还是拿她来勉强凑数吧。

    夜千筱手指一抬,小刀就贴着两指来到刘婉嫣旁边,只见夜千筱淡然扬眉,“想学?”

    “你会教?”刘婉嫣反问。

    “自己练。”耸了耸肩,夜千筱非常真诚地将小刀放到了她手心里。

    低头扫了眼手里的刀片,刘婉嫣再度气得咬牙。

    夜千筱简直恶劣得无药可救了!

    当然,不管夜千筱的性格再如何恶劣,她成为炊事班荣耀的事情已经定局,才来了不过短短三天时间,就让炊事班的名声上升到了个新的档次,不管是她被两个队伍邀请,还是雨中见义勇为的传奇枪法,又或是今天在医院勇当人质的表现,都让她的品格和实力得到了肯定。

    只不过,在这个基地里,她看来还是没有任何突出的地方。

    那天傍晚,炊事班刚刚做完饭菜,医院那边的人就放着鞭炮将送给炊事班的锦旗给送了过来,而且还绕过食堂前门,让所有还在吃饭的战士都看了个清楚明白,不少战士看着这架势,刚入口的米饭差点儿没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这丫的也太逗了吧?!

    给炊事班送“英雄”锦旗,在其它地方不知道,反正在他们基地绝对是头一回儿!

    于是,爱凑热闹的战士们想方设法地去看戏,可是,不知是谁将“夜千筱是被医生护士们道德绑架,然后被骂着主动去当人质”的事情说出来的时候,人群冷不防地有些诡异的吵闹了一番,然后又近乎默契地安静了下来。

    整整两分钟,坐在食堂的战士们一句话都不说,沉默的坐在座位上吃着饭,每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道德绑架,谁都怕,他们更怕。

    没有人去讥笑夜千筱,也没有人再想着去凑热闹,他们个个心情有些沉重,不知道该会所什么才好。

    而新兵们甚至有些迷茫……

    部队,当兵,真的要面临被人民群众强行押上死刑台的危险吗?

    他们不确定,他们也无可料想,只是忽然有些佩服夜千筱。

    ……

    那天晚上,炊事班按照规定,在处理完食堂的大堆碗筷后,在两间宿舍临近的石桌旁边,召开了一次班会。

    都是些很正规的东西,两位班长轮流发言,总结工作,然后让夜千筱和刘婉嫣两人当众念完所有检讨,其中耽误了一点儿时间,但几个炊事班的男兵倒是很耐心的去听着,给予她们俩最起码的尊重。

    在夜千筱帮忙的修改之下,刘婉嫣的检讨勉强过关,当众念出检讨也更是勉强了,每个字每个字的念出来后,刘婉嫣脸色就一点点地变黑,恼怒这检讨怎么那么长,殊不知最先念完的夜千筱其实是淡定自若地跳这段读的。

    “刘婉嫣,你的态度怎么一点儿都不真诚?!”

    贺茜听着刘婉嫣念了几段,顿时一拍桌子就从石凳上坐了起来,凶巴巴地冲着刘婉嫣吼了一声。

    刚刚听着夜千筱跟播报新闻联播的语调似的念完检讨,贺茜心里就已经很不高兴了,但看在救出山佳的时候夜千筱也有参与的份上,就没有追根究底下去了。

    没想到刘婉嫣比夜千筱更加没有态度,她又不亏钱刘婉嫣的,这次当然是忍不下去了!

    刘婉嫣一挑眉,不由得往她的方向走了两步,妖娆多姿的脸蛋露出妩媚的笑容,“那您,要不要给我示范一遍?”

    贺茜顿时被哽住,然下一刻,心里的怒火愈发旺盛。

    作检讨的时候还敢这么跟她说话,这个女兵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

    面色一沉,脸色一拉,贺茜眼里几乎是燃着火焰的,“我是你的副班,你瞧瞧你什么态度?!”

    刘婉嫣似是惊讶地反问,“我态度不好?”

    狠狠咬着牙,双眸几乎在喷火,贺茜简直气的抓狂。

    “行了,继续念。”

    林班长适时地打断她们俩人的争锋相对,脸上闪现出了抹不耐烦地神色。

    他是班里最大的,掌管着他们所有的人,自然而然的,就连副班也要听从他的指令。而没有副班针对的刘婉嫣,挑衅地看了她一眼后,便继续开始读着自己手中的检讨。

    至于态度……

    倒是装出了几分真诚。

    磨人的检讨时间结束,所有听得格外困倦的炊事员们,立即呱唧呱唧地开始鼓掌,不知道是真心的为她们的检讨赞扬,还是真心的为自己解脱而庆祝,总而言之,检讨的事情就至此草草的落幕。

    接下来则是炊事班的重头戏,由林班长发言,重点表扬了夜千筱今天的“勇敢”事件。

    这件事的原委林班长自然是知道的,但他却避免跟炊事班的其它成员说,而今晚过后,其它知道这件事的战士们,都会被他们的班长再三警告提醒,绝口不会再提这件事。

    无聊的班会在最后令人激昂的表扬下,终于落下了帷幕,而林班长宣布班会结束的刹那,整个现场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班长,既然我们炊事班好不容易出了次风头,要不要庆祝一下啊?”

    “咱们也可以当做是为这两位优秀的新同志接风洗尘,班长只要你一点头,我们立即为你当牛做马!”

    “食堂里的肉和蔬菜都有,烧烤架也已经准备好了,就连买食材的资金我们都准备齐全了,你不打算点个头吗?”

    ……

    一瞬间,所有热情的声音都彻底爆发,他们兴高采烈地提议着,好像只要林班长一点头,他们就跟捡了什么天大的便宜一样。

    “小声点儿。”林班长站起身,颇为严肃的警告了一句。

    霎时,全班人都像是得到解放似的,前一秒才被警告的他们,下一秒就已经热切欢呼,欢腾的往厨房里跑去拿食材。就连向来文静的温月晴,脸上都露出开怀的笑容,好像真的被这样的气氛给感染了,就不由自主的高兴了起来。

    唯独那位被气到了的副班贺茜,板着张脸坐在石凳上面一动不动,就跟所有人都欠了她几百万似的,光是看着都影响其它人兴高采烈的心情。

    “你们俩,跟我过来一下。”

    居高临下的林班长,忽的朝夜千筱和刘婉嫣两人看了眼,冷然的说了一句后,便率先转身走开。

    夜千筱和刘婉嫣互看了眼,都是有些摸不着头绪,却也没有迟疑,很快就跟在了他的身后一起离开。

    远离了热闹欢乐的炊事班集合地,林班长一直领着她们快到菜园子的时候,脚步才算听了起来。

    远方的声音渐渐地消失不见,清亮的夜风缓缓徐过,站在最前方的林班长缓缓转过身,在昏暗的光线下,存在感却一点儿都不弱。

    刘婉嫣有些狐疑地盯着他,直切主题地问道,“林班长,找我们来什么事?”

    “你们俩,早起自己去训练了?”林班长目光如炬,严厉视线的质问下不给人反驳和撒谎的机会。

    “是的,班长!”刘婉嫣立正站好,毫不否认的回答。

    她不觉得这是件错事,在没有耽误工作的前提下,提前起床自己去训练,在她看来是很正常的,也很值得鼓励的。

    夜千筱平静地站在旁边,略带思量的视线盯着林班长,眸子深处闪过抹深沉。

    林班长特地叫她们过来,恐怕不仅仅指明她们早起训练那么简单。

    “不错,很有上进心。”出乎意料之外的,林班长竟是露出几分赞赏的神情,他微微点了点头,将两个人都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无法抑制住心中的那点激动。

    这是他很久都没有过的情绪了。

    遇到这样的兵,尽管她们俩都是女的,但她们却有着不属于男人的毅力和勇气,拥有那种属于真正军人的坚韧不拔的精神。

    很好。

    这才是他手下的兵!

    虽然身处炊事班,却从不灰心丧气的认命,也从不将前方的艰险放在眼里,实为难能可贵。

    林班长惋惜过她们俩是女兵,但是,就是这两个女兵,展现出比男兵更多的气概和能力,让最开始将他们当做普通女兵看待的男炊事员们,对她们俩彻底地心服口服。

    顿了顿,林班长忽的问道:“你们俩,想不想跟其它新兵一样,参加训练?”

    一听这话,刘婉嫣除去最开始的几分诧异外,立即欣喜地问道:“那我们的工作……”

    其实,对于刘婉嫣来说,训练不训练的倒是其次,不去喂猪和那些牲口,才是她最希望的事情!天天跟那些畜生打交道,她感觉自己都快要跟那群猪混成一种生物了。

    “想得美!”没等她的美梦做完,刘班长就直接否定将她拉回现实,“你们俩都注意了,不管是因为怎么样的原因,你们俩都是被那群新兵给踢出来的,所以也不是那么容易混进去的,你们就算是去了也只是当个陪练而已。都给我记住了,你们俩既然是炊事班的兵,就老老实实的守规矩,把所有的工作做完,其它都是些次要的!”

    “那还不如……”

    刘婉嫣张了张口,最后的“不去”俩字还没有说完,就见得刘班长正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那意思摆明了就是在说“你敢说不去试试看”,威胁和警告不言而喻。

    顿了顿,刘婉嫣哑口无言,感情这个都是可以强迫的?

    “你们以后只是临时参加的训练,重点应该在炊事班,抽空了才去他们那儿转转,听到没有?!”说到最后,林班长猛地抬高了声音。

    “听到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夜千筱和刘婉嫣异口同声的回答着,声音像是砸响在这空荡的天际,犹如某种誓言。

    “过几天我会给你们申请,到时候估计会给你们场考核,”林班长语气又平静下来,“觉得通不过的就不要去,我们炊事班可不想丢那种脸!”

    说完,林班长也没有去注意她们俩的反应,径自绕开她们俩,直接沿着原路返回,有种抛下她们自己想清楚的意思。

    那天晚上,整个炊事班都意料不到的热闹,同时也因为贺茜半途离开,让整个气氛瞬间就变得和谐起来,他们欢声笑语地聊着天,过去的往事,现在的趣事,还有未来的梦想,所有的话题他们都聊,三两成群的围在一起烧烤,不知有多热闹。

    夜千筱和刘婉嫣很自觉地烤着烧烤,在尝试过几次烧焦后,夜千筱率先掌握方法,再次打击到了刘婉嫣的自信心,以至于她很长一段时间都发挥失常,连续吃了十串烤焦了的鸡翅,吃得脸都青紫青紫的。

    *

    翌日,凌晨二点半。

    睡眠向来很浅的夜千筱,没有等到三点的约定时间,就隐约听到隔壁床细微的响动,她从睡梦中醒来的刹那,就见到穿好衣服从隔壁床一跃而下的刘婉嫣。

    “你做什么?”夜千筱轻轻蹙起眉,有些不理解地看着起那么早的刘婉嫣。

    夜千筱一般都是三点醒来的,按照平时的习惯,刘婉嫣应该是被她喊醒才是,今天对方不知抽了什么风,睡眠不足还气得那么早。

    “快起来。”刘婉嫣悄悄地说着,来到夜千筱的床边,一个劲的朝她招手。

    莫名其妙!

    夜千筱翻了个身,根本就没有想要理会她的意思。

    “夜……千……筱……”

    刘婉嫣跟叫魂似的,一个一个字的喊着夜千筱的名字,可以压低的声音,生怕一不小心就将其他人给惊醒了。

    见得夜千筱一动不动的,刘婉嫣摸了摸下巴,继续压低声音装阴森喊着,“夜……千……”

    “砰!”

    两根手指从她的额头上弹过,将她最后一个字顺利的制止。

    与此同时,夜千筱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没等刘婉嫣诧异后的发火,她就一个跳跃从床铺上面跳了下来。

    在她们俩的世界里,从下铺到上铺的踩栏,其实是可以不需要存在的。

    于是,刘婉嫣那被弹了一下的怒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穿好衣服后,夜千筱跟刘婉嫣悄无声息地溜出了房门,然后悠闲地从炊事班逛到了操场上面。

    “你想做什么?”夜千筱还有些困倦之意,闲闲地问了刘婉嫣一句。

    然而,她才刚刚问完,旁边的刘婉嫣就撞了一下她的胳膊,指了指隔壁建筑物一间亮着灯光的房间,“我打听过了,赫连队长今天会在办公室,这不,灯亮着呢。”

    夜千筱注意了一下,果然是赫连长葑的办公室,她凝眉,“管我们什么事?”

    “啧,上次他不是帮了我们一把么?”刘婉嫣摩拳擦掌的,很显然已经将计划预谋了一段时间了,“我们又不知道新兵训练些什么科目,现在临时补也没有任何头绪,也就射击训练可以过关而已。我看赫连队长那么熟悉新兵的训练,不如我们去问问他,以免考核的时候,我们的分数能拿得出手些。”

    自从上次被赫连长葑带到渡海登岛400米障碍的时候,刘婉嫣白天就特地抽空去看了下新兵训练这个科目时所花的时间,当时她就做了一下对比,才不过一天的训练时间,他们中优秀的士兵的成绩,只是她的一半而已。

    所以,在考核中没有任何经验的她们,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着失败。

    “我不去。”

    夜千筱懒懒的扫了那边一眼,拒绝的话语说的很果断,几乎不存在任何的犹豫时间。

    她现在每次见到赫连长葑都会吃亏,加上那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善茬,让他答应训练她们,所花费的代价估计会更高,夜千筱才不想在赫连长葑面前做亏本的买卖。

    “哎,你等等。”眼瞅着夜千筱就要离开,刘婉嫣哪里肯就这么放过她,抬手就抓住她的手腕,刚想劝说几句后,就见得那栋楼最后的光亮都暗了下去,她顿时讶然开口,“惨了,赫连队长就要走了!”

    然而,与她急切的态度相比,夜千筱听到“赫连”这两个字,只觉得头疼。

    夜千筱瞥了眼陷入黑暗中的那栋楼,隐约见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关上,一道黑色的身影很快就从走廊上走过,之后连任何的动静都听不到了。

    如此寂静的夜晚,连丁点的脚步声都听不到。

    “我们只是去试试,怎么样?”紧紧拉住她的刘婉嫣,视线密切关注着一楼的方向,同时难免费尽心思的想要来说服夜千筱。

    “你先松开。”夜千筱的手腕被刘婉嫣抓的生疼,她紧皱眉头,只想快点将这只爪子给甩掉。

    “成。”

    也不迟疑,刘婉嫣瞧了并无恼怒之色的夜千筱一眼,痛快地松开了抓住她手腕的手。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刺眼的手电筒光束,直接冲着她们俩打过来,未来得及适应的视线,在瞬间眯起了双眼。

    紧接着,略带凉意的声音传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

    ------题外话------

    昨天抢订名单:

    第一名:满天星hi

    第二名:q呆萌乖宝i

    第三名:18810539537

    幸运数字:

    34:云云飘

    56:快乐我创造

    73:晨雾笼素颜

    感觉每天通知未领奖的太累了,逾期不候啊。

    今天是最后一天抢订了,也是特殊的日子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1话:共同训练的机会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