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2话:这刀功,帅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们在做什么?”

    微凉的夜色,那声音带着清冷的音调,低沉而有力,宛若迎面扫来的厉风,令人不由得心神一颤。《

    忽然射过来的光束令她们暂时失去了视野,但听到那样的声音就知道是谁站在那里了。

    毫无疑问的,那是刚从楼梯上下来的赫连长葑。

    很快,那光束便被收了回去,两人的眼睛被晃得视线模糊,隐约见到拿着手电筒的男子走了过来,直到对方走近的时候视线才算是勉强恢复清晰。

    “赫连队长,早上好。”

    一看清眼前这位俊朗如神祗的男子,刘婉嫣立即不顾眼睛被折腾的不快,化作狗腿子般堆起讨好的笑容,热情洋溢地朝赫连长葑打着招呼。

    赫连长葑悠悠地扫了她一眼,但最后的目光却落到了旁边的夜千筱身上。

    “报告长官,我们在散步。”

    被那凌厉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夜千筱面上却格外自在地朝他解释着,挺得笔直地腰杆看起来犹如铁柱般,不弯分毫。

    刘婉嫣面容带笑,很快就为她补充道,“顺便来看看你。”

    “哦?”

    赫连长葑挑了挑眉,眼底淡出几分兴趣之意,在迷离的夜色中显得极其魅惑。

    被刘婉嫣说到这份上,夜千筱也不好继续打马虎眼,她抑制住翻白眼的冲动,坦然地对上赫连长葑的视线,淡淡地问了句,“你有空吗?”

    赫连长葑沉默地看着她,将大概的事情猜的七七八八的。

    让夜千筱和刘婉嫣参加新兵训练的事情,还是他跟林班长提出来的。他对林班长说的是很看重这两人的潜能,但真实的原因却只有他自己清楚,或者说其实连他自己也说不太清楚。

    昨天他潜伏在窗外的时候,听到过夜千筱跟那位军人的对话,也见过她在紧密的注视下堂而皇之地给他暗示,他很善于挖掘优秀的兵,而夜千筱跟他第一次碰面时起,对方与众不同就很成功的引起他的注意,所以他觉得她会成为一个军事技能极强的兵。

    可是,一个兵能力再强,那也是不够用的。

    他一直都很怀疑夜千筱的思想,是不是真正适合当一个军人。昨天夜千筱的表现让他并不满意,因为军人是会将人质的存在放在第一位的,可她却将那位人质当做可有可无的,仿佛只是在格式化的履行自己的义务。

    只不过,当见到安静躺在怀里的她时,又没来由的觉得有些趣味。

    换种角度来讲,这样的兵也是很有趣的。

    一直都没有见到赫连长葑回答,急不可耐的刘婉嫣便有些急了,她抬眼扫了下泰然的夜千筱,旋即很正经的帮忙补充道:“赫连队长,我们想找你帮点儿小忙。”

    “说。”

    赫连长葑双手环胸,懒散地看向她,仿佛在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是这样的,林班长打算让我们俩参加新兵的训练,但据说要事先经过考核。我们看赫连队长您这么了解新兵们的训练,所以就想过来请教请教您。”顿了顿,刘婉嫣又非常恬不知耻的加了句,“当然,您能帮我们训练,就最好不过了。”

    话语虽然说得很直白,但刘婉嫣眼底却闪烁着真诚。

    诚然,刘婉嫣知道赫连长葑的身份地位,让扛着两杠二星的过来临时给她们两个新兵训练,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以前有过,可那是赫连长葑自愿的,没有人知道他出于怎样的心思,现在再过来强求的话,那便是得寸进尺。

    但刘婉嫣还是想拼一把,她是个很少`着脸去请求别人的人,可在自己不行但是想行的领域,她不介意放下些身段,去请求那些有能力的人的帮助。

    她并没有觉得她这样做很差劲,因为到时候真正苦练的,还会是她。

    微微凝眉,赫连长葑神色间却是见不到丝毫的意外之色,只是扫向她们的视线却颇为的凌冽。片刻后,他晃动了下手里的手电筒,偏过身直接往训练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没有说拒绝,也没有说答应。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刘婉嫣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地凑近夜千筱低声问道,“他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

    冷清的眉目下,有不明的意味从眼底滑过,夜千筱简单地回答了声,下一刻便抬腿跟上了赫连长葑的步伐。

    她本意是不愿同赫连长葑接触,但既然对方已经答应了,她便没有不去的道理。

    听到夜千筱的肯定答案,刘婉嫣震惊地抬了抬眼,却也不再犹豫,很快就加快脚步同他们一起往训练场走了过去。

    赫连长葑的训练方法,向来用两个词就可以形容完――简单、粗暴。

    他从来不会花时间去介绍哪个项目,顶多是指了指项目的场地,任由她们俩闯过去。她们知道如何做那便再好不过,如果遇到她们在新兵连没有见到过的,那就只能自己一步步地去摸索了。

    而每当这个时候,赫连长葑都会悠闲地站在旁边记成绩,明明不曾听到他警告和催促的声音,可没来由的给她们一种压迫感,唯有加快速度才能够缓解。

    今天赫连长葑给的训练跟上次的相差不远,七个项目,渡海登岛400米障碍,俯卧撑和深蹲各五百,夜间组合枪支八百米射击,扛圆木跑步千米,投掷一箱的手榴弹,机械单杠和双杆的轮流操作。

    这是那群新兵们每天晨练最基本的项目,每个人都将这些项目烂熟于心,最优秀的新兵甚至只用半个小时就能够走完全程。

    夜空之下,带着不可思议的宁静,道路旁亮着朦胧的灯光,驱逐着这块土地上笼罩着的黑暗。

    八百米射击。

    早已有过经验的两人,这次重新组装枪支的速度快得难以想象,所有的配件刚刚落到她们手上,就以最快的速度分辨出“是否匹配”,然后丢弃或装上,那不过是瞬间的事情而已。

    只不过这样熟稔快速的手法在赫连长葑眼里却没有多特殊,或者说是早就已经习以为常,眼里的神色犹如寒潭般平静,不惊起丝毫的波澜。

    “砰砰砰――”

    属于两把枪支射击的声音,在夜空下有条不紊地响起,而所有射击出去的子弹,从始至终都没有一发是落到靶子外面的。

    赫连长葑视线锁定在两个靶子上,明明相隔那么远,加上视线的局限性,他却能够将两人的射击成绩都知晓地清清楚楚的。

    真正会用枪的人,当子弹离开的刹那,就知道它会不会击中目标。

    十发子弹全部被打空,夜千筱和刘婉嫣的动作相差无几,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将步枪给放下来的。

    “报告教官,我想知道我们的射击成绩!”

    才刚刚把步枪放好,刘婉嫣就面向赫连长葑的方向,铿锵有力的喊了声,神色里满是倔强和坚定,仿佛无论如何也无法动摇般。

    不可否认,刘婉嫣从在新兵连见到夜千筱五法全中一个点的枪法,就对夜千筱的射击格外的注意,上次两人一起射击的时候,她有想过问赫连长葑成绩的,但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张不了口。而前天在雨中再次见到过夜千筱十发一环的本事后,那种想要竞争的心情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射击,同样是她擅长的领域。当一个人对自己的哪项本领极有期待的时候,被意想不到的人压制便会觉得很不舒服,只是刘婉嫣的竞争观念很正确而已,不会想要在枪法上超过夜千筱,就在生活中对她产生其他什么情绪。

    该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但要努力的地方却绝对不能少!

    被她这么一吼,刚想带她们去下个地点的赫连长葑脚步微顿,凝眸扫过夜千筱和刘婉嫣的方向,神色淡淡的,可开口确实疑问,“对射击没信心?”

    刘婉嫣微怔,难免有些哑然。

    问一下成绩……跟对射击有没有信心,有半毛钱关系吗?

    “报告,我对自己的射击成绩很有信心!”想了想,刘婉嫣瞥了身侧的人一眼,朦胧的光线下夜千筱的身影染了几分朦胧,旋即她又面向赫连长葑,提高声音道,“但我想知道自己跟她的差距有多少!”

    刘婉嫣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的枪法能够超过夜千筱,她自认为自己不可能五发子弹一个弹孔,也无法在狂风暴雨的天气里将十发子弹全部射到一环的地方。

    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练就而成的,刘婉嫣来到部队后才开始接触枪支,所以她有足够的自知之明。

    “很大!”

    赫连长葑淡然地回答了一句,话音未落他就已经转过身,直接朝另一个地点走去。

    不是他在敷衍刘婉嫣,而是夜千筱的枪法绝非这些新兵能够相提并论的。

    比如刚刚,夜千筱除了最初瞄准了一下之外,其余时候心思都没有放在靶子上,懒洋洋地开着枪,全程就跟玩儿似的。

    而这边的夜千筱,扫了眼赫连长葑的背影后,便颇为随意地看向刘婉嫣,双眸微微眯起,“你,想跟我比?”

    “不行?”刘婉嫣冲她挑了挑眉。

    顿了顿,夜千筱忽的笑了,嘴角轻轻地勾起,“好好努力。”

    刘婉嫣微顿,确定没从她神色里见到其余的情绪,唯有那几分不着调的懒散。

    仿佛根本就不在乎这种事似的。

    没来由的,刘婉嫣倒是觉得有些憋闷,无端的想到夜千筱的体能素质,总觉得有种诡异的违和感。

    枪法那么好,却是个体能废柴,该说她什么好?

    接下来的训练都比较折腾人,抗圆木训练时所用的圆木,是上百公斤的,若是靠两个女兵来扛着跑千米,绝对是很困难的,只是这里只有她们俩个人,赫连长葑绝对不可能去帮忙,所以她们只能咬着牙支撑起来,感觉到肩膀被压垮的力道,慢腾腾地在跑道上奔跑着,跟蚂蚁挪动的速度有的一拼。

    赫连长葑跨着优雅的步伐在她们旁边行走着,动作很慢,但速度却比她们还要快上几分,没多久,他便颇为悠闲地朝她们开口,“十分钟没有跑完全程,之后就不用训练了。”

    “啊?”

    跑在前面的刘婉嫣讶然地抬起头看他,一脸“你不是开玩笑吧”的疑问。

    前天她们最辛苦最慢的也是这个环节,可那时候她们抬着圆木跑得比现在还慢,最起码也耗了二十来分钟,当时赫连长葑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她们抵达终点的时候,他表情看起来有些无聊。

    可现在……

    什么叫做“十分钟没跑完全程,之后就不用训练了”?

    因为她们俩成绩不合格,或者是嫌弃她们太差劲了?

    当然,不管怎么样的原因,想到赫连长葑随时都有可能拒绝掉这次帮忙后,刘婉嫣立即跟打了鸡血似的,精神一震,在猛地加快脚步的时候,不由得问了赫连长葑一句,“现在过了几分钟了?”

    看了眼手中的秒表,赫连长葑很平静地道,“七分钟。”

    “……”

    在听到时间的刹那,刘婉嫣估算了下已经跑过的距离,大概也就三分之一左右。

    惨了!

    猛地被这样的消息给惊到,刘婉嫣哪里敢再继续拖拉下去,顿时脚下速度生风,扛着圆木飞速前进,接下来的路程几乎是由她拖着跑完的。

    跟在身后的夜千筱本来想提醒她,赫连长葑这个混蛋是在骗她的,那时候顶多就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可一张口便有凉风呼呼地灌入,连呼吸的节奏都开始乱了,犹豫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加快了脚步跟上刘婉嫣的速度。

    于是,有了这位打了鸡血的刘婉嫣,上次二十分钟才跑完全程的扛圆木跑步,这次不过八分钟的时间,就已经风风火火的冲到了终点。

    跑的气喘吁吁地夜千筱,简直想掐死她这个智商为负的。

    “赫连队长,我们的成绩过关了吗?”刚刚将圆木给放下的刘婉嫣,就迫不及待地开始询问赫连长葑刚刚的成绩,甚至都没有在意自己那变得有些不同的嗓音。

    “勉强。”赫连长葑神情严肃,仿佛她们真的只是踩着点过来似的。

    如此态度,自然是惊得刘婉嫣有些紧张,但与之相反的夜千筱,撑着双膝呼吸着新鲜空气,慢慢的调节着自己的节奏,以最稳当的方式让自己尽快恢复体力,根本就不去管赫连长葑是怎样的态度。

    反正这个混蛋的话,很少有能够让人相信的。

    没有给她们多少休息的时间,两分钟后,赫连长葑再次将她们带到两箱手榴弹旁边,示意让她们自己扔自己的后,就一言不发的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们俩的投掷成绩,不过倒也没有太过在意。

    投掷手榴弹,需要一定的手腕力道,同时还需要足够的技巧,否则再大的力道也只会将手榴弹往地上砸,根本就抛不远。值得庆幸的是,她们俩虽然手腕的力量并不强,但方法却都掌握得很好,基本上抛个三十来米的合格成绩不成问题,勉强的话可以达到三十五米的优良成绩。

    不过,这一切,对于赫连长葑来说……

    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进行过如此无聊的基础训练了。

    虽然这些训练很多都是他帮忙安排的,主要就是为了锻炼新兵的基础能力,可重要的是这些都是交给别人来训练的,他并不需要参与,再怎么无聊都跟他无关。

    可现在,他却大清早的站在这样的地方,守着两个女兵进行这么基础的训练。

    好不容易等她们将两箱手榴弹都给扔完,赫连长葑指了指单双杠的方向,让她们自己主动去练习后,便去别的地方转悠了一圈,顺便拿了点儿有用的器材过来。

    于是,好不容易单双杠练习完的夜千筱和刘婉嫣两人,刚刚往地上躺了下来,根本就来不及休息,就见得两个背囊从天而降,齐刷刷的落到她们俩的脸上,遮拦住了她们的视线。

    “你们俩体能太差,”赫连长葑踱步而来,神色懒散,“用石头把背囊装满,二十公里。”

    “还要跑步?!”

    刘婉嫣翻身从地上坐了起来,不可置信地朝赫连长葑瞪大了眼睛。

    她们刚刚经历过*的摧残,现在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了,好不容易松了口气以为可以结束了,现在赫连长葑又来个负重二十公里,简直是要将她们的小命都折磨掉的节奏。

    “不想跑?”赫连长葑挑起眉梢,无端的生出几分威严。

    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刘婉嫣从下而上看着这个俊美养眼的男人,心里虽然在叹气,但话语却极其坚定:“跑!”

    她们坚持不了倒是没什么关系,但要是让赫连长葑训练她们,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如果因为这么点儿事就让这块馅饼给跑了,那绝对是刘婉嫣脑子里的东西变成都豆腐渣了。

    “来。”

    刘婉嫣支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主动朝夜千筱伸出手,将她一把给拉了起来。

    在附近的地方有一堆石头,杂乱的堆在一起,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干净的,以前刘婉嫣路过的时候有怀疑过这里堆着那些石头是做什么的,可当赫连长葑让她们去这边捡石头的时候,才恍然大悟,这里的石头原来是专门为训练准备的。

    “他们还真是有备无患,连满山都是的石头都准备得这么齐全。”刘婉嫣边咬着牙边往包囊里加石头,一块一块的连她看着都心惊肉跳的,对到时候所要承受的重量连想都不想去想。

    夜千筱瞥了她一眼,却没有心思将话给接下去。

    特别的累。

    手脚像是被灌满了铅似的,连动弹一下都格外困难,与她来说刚刚那些勉强能够支撑完,而接下来的凭借的都得是毅力。

    可出奇的,她一点儿都不想作假。

    对于格式化的训练,她天生有抵触的心思在,所以偶尔会想着应付完就了成。

    但现在这一切都是她们自找的。

    本来可以一步步地提升,可偏偏要找赫连长葑打算一步登天,这种事情她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去做的,可既然面临这样的处境,她就不得不咬着牙熬过去。

    因为,她总会得到些什么。

    冬天正在一点点的靠近,天亮的时间也正在一点点地推迟,夜千筱和刘婉嫣背着上三十公斤的石头,缓缓地在跑道上奔跑着。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她们的身影越来越慢,直到最后跑的速度都比行走要慢。

    赫连长葑颇为随意地坐在石阶上面,手里拿着计时器给她们俩计时,但却不忘观察她们俩的跑步节奏。

    跑步是个很容易看出人个性的训练,比如夜千筱从头就开始追求稳当,从头到尾地速度都慢的出奇,也没有所谓冲刺的阶段,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体能受不了,随便调节速度对她来说有很大的困难,这对她来说是最为稳妥的方式。

    而刘婉嫣最开始就有些冲刺的劲儿,可跑了段时间意识到自己的体能问题后,就开始放缓脚步调节体能,相对来说比较的毛躁,好在她反应比较灵活,只是由于之前耗费的体力过多,以至最后是跟夜千筱差不多同一时间到达终点的。

    见到她们跑完就趴到地上,赫连长葑也没有急着过去,直到四点二十分,他才将手里的表一收,然后迈着修长好看的大长腿,来到两个躺在地上连背囊都懒得卸下来的人身边。

    “不走了?”

    赫连长葑在她们俩身侧蹲下,轻轻缓缓犹如魔性的声音钻入耳膜,令两人霎时睁开了双眼。

    夜千筱抬眼就对上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眸子,脸上闪过抹淡淡的不快,但很快就掩饰了下去,仿佛情绪都没有过。

    忽的,一只宽大厚实的手伸到了她面前来,赫连长葑略带笑意地看着她,不掩其中挑衅意味。

    想起上次偷袭不成功的事情,夜千筱恨恨的翻了个白眼,直接将手搭上去,借助他的力道从地上站了起来。

    然而,刚刚站稳身子,抓住她手的力道忽的往前了几分,将她的身子带动的往前倾,对方忽的凑到她的耳畔,轻声低语,“以后不用绑着了。”

    旋即,松开手,不经意地后退一步。

    一切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夜千筱眉头微皱,说要增加负重的是他,说要解开负重的也是他……

    真的好想揍他!

    从旁边站起来的刘婉嫣根本就没有在意他们这边的事情,自然也不知道他们俩刚刚的小动作和低语,泰然自若的看了他们一眼,便直接问赫连长葑道,“赫连队长,我们可以走了吗?”

    赫连长葑微微颔首,“八点钟,操场集合。”

    “啊?”刘婉嫣冷不防地有些愣神,只抱着这个时间段缠着赫连长葑训练就可以了的,没想这个馅饼实在有些大,转而也没太想清楚,便下意识地点头,“保证准时集合!”

    夜千筱实在是累得很,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正了正自己头上戴着的那顶帽子,就随意地朝赫连长葑一挥手,毫不客气地交代着,“拜托把背囊处理一下。”

    这边,刚想要离开的刘婉嫣听到“背囊”两字,这才意识到他们往背囊里装好的石头还没有丢出去,冷不防地有些犹豫要不要先将背囊处理好,但没等她想好夜千筱就已经超过她往炊事班的方向走去,根本就没有在意背囊的意思,想了想刘婉嫣也没有停留,便大方自若地跟上了她的步伐。

    将夜千筱的话语听到耳中,赫连长葑再低头瞥了眼散落在地上的两个背囊,都鼓鼓的不知装了多少的石头,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他没有报酬的过来帮忙训练,到时候还得他来收拾残局。

    果然,规矩不能少。

    ……

    回去的时候正好踩着点,夜千筱刚刚洗脸刷牙完,敲击铁盆的声响便再度杂乱无章的响起,在寂静的炊事班里荡起了绝对刺耳的噪音。

    温月晴似乎已经习惯起床就见不到夜千筱和刘婉嫣的事情了,现在整个宿舍的人她都在怕,也不敢让夜千筱多等,风风火火的洗漱完,就穿衣戴帽的飞快地往采购车的方向跑了过去,就跟急着救火似的。

    前往采购车那边的夜千筱,才悠闲地走了一半的路程,就见到身侧有个人影飞快的跑了过去,仔细去看才知道是温月晴,她莫名地挑了挑眉,难免有些奇怪温月晴的积极。

    早上的炊事班向来是很忙碌的,准备近五百人的早餐,就凭他们十来个人每天都得累得汗流浃背的,夜千筱和刘婉嫣这两个从未下过厨的倒还好,顶多是些打下手的活儿,像林班长这种能手,有时候甚至要分出心思照看四五个锅,在厨房里就没有歇息的时候。

    而,经过林班长的再三提议,连里终于再次展开帮厨的活动,每天都弄两个战士过来厨房帮忙,他们一个个的身强体壮的,任何的体力活儿都可以扔给他们做,这不,今天正好是施行的第一天,两个战士刚来炊事班就被指挥着各种搬东西,在他们累死累活的时候,厨房内的压力终于减少了不少。

    这次,采购回来的夜千筱和温月晴,也不需要亲自去卸货了,副班贺茜让一个战士去帮忙,然后让她们俩进厨房,丢了两把刀和两盆肉给她们――

    切成肉末。

    “这个更累啊……”

    望着那几十斤的肉,温月晴还没开始动手就已经叫苦连天的了。

    平时她们要卸货,这种活儿是轮不到她们干的,但现在有人帮忙卸货了,加上正是厨房里缺人手的时候,她们俩活儿肯定是要做一些的。

    但是,将肉切成肉末,对手腕力道可是有极高要求的,否则切一会儿手就会痛的要命。

    在温月晴烦恼间,旁边的夜千筱已经有所动作,她手里拎着的是把专门切肉的文刀,两刀落下就已经将肉切成了三大块,其余的两块重新放到盆里,接下里就是一连串的技术活儿,手里的刀子堪比飞刀,飞快的跳动着连看都看不清楚,等一阵晃眼的白色过后,以大块都就全部被切成同样大小的小块。

    温月晴看得目瞪口呆,连嘴巴都不由得张大了。

    如此神奇的刀功,她在林班长那里都没有见识过。

    而接下来,夜千筱的动作更是快的不可思议,砰砰砰的响声持续不断的响起,下面切肉的板子连动都没有动弹一下,快刀闪过,那小小的一块肉就渐渐地化作肉末,难以言明的视觉变化,就像是在看一场精彩的魔术表演似的,温月晴的惊叹全部梗在喉间,随时都有可能尖叫出声。

    “怎么了?”

    听到极有节奏的声音,其余的炊事员纷纷偏转过头,朝夜千筱她们那边看了过去,结果一看到那快速舞动好似化作白光的刀子,立即呆愣在原地,眼睛都像是长在那把刀上一般,黑眼珠子上下跳动,差点儿没有直接蹦出来。

    顿时,一种五体投地的佩服之情油然而生,就差对夜千筱这位隐世高手膜拜了。

    “啧。”

    这次就连林班长都停下了手中动作,神色间的惊讶无可掩饰,愣怔的望着夜千筱那飞快的动作,眼底竟是渐渐多出几分狂热来。

    这刀功……

    简直神了!

    与此同时,正在专心切肉的夜千筱也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渐渐地停了下来,可她才刚刚偏过头,就见得班里所有人都面露惊异地围了过来。

    “夜千筱,你这刀法是怎么练出来的?”

    “你有这样的刀功怎么不早说,早知道以前的肉都给你切了!”

    “女英雄,能不能把这门绝技传授给我,以后什么活我都帮你干!”

    ……

    嘈杂的声音顿时迎面而来,夜千筱想到以前在新兵连炊事班帮厨的时候造成的轰动,顿时就反应了过来。

    她玩刀子的功夫在别处那只能算是耍酷装帅的,只是在近距离动手的时候有些用而已,但对于这群炊事班的人来说,他们经常要拿刀,平时见到比较快的都要惊叹一番,现在撞见夜千筱的手法,自然是惊叹不已的。

    再者……

    这招数真特么太帅了!

    “你们的锅。”

    夜千筱抬手,拇指捏着刀仿佛就像是贴在手上似的,随着她指了指那几个还放在灶上的锅,刚刚还兴致勃勃地炊事员们立即反应过来,在踌躇片刻后,最终还是念念不舍地忘了她一眼,然后飞奔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热热闹闹地继续忙碌着。

    妈的,现在赶紧忙完,待会儿好去找夜千筱学功夫啊!

    一把文刀在手里转了两个圈,夜千筱再度将心思放到要切的肉上面,而旁边的温月晴不知道在打什么小九九,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后开始慢吞吞的切肉,相对于夜千筱来说,她的手法连笨拙的算不上,顶多就是个刚刚学会拿到。

    砰砰砰切肉的声音继续在厨房内响起,每次的响声都在激荡着人的心灵,好像给人以无尽的动力,炊事班整体的工作效率顿时提升不少。

    而,那两个过来帮厨的战士,刚刚卸完食材进了门,一眼就见到夜千筱那帅瞎人眼的绝活儿,顿时眼睛都看直了,直到旁边有人提醒,他们才渐渐回过神来。

    原本要切近半个小时的肉,在夜千筱离奇的刀功之下,生生的减少了大半,十分钟出头就已经全部处理好了。

    所有的肉混合在一起放到只大碗里,便是大功告成。

    “千筱……”

    处理完的夜千筱刚想将这些肉交给那些正在包包子的,就忽然被在旁边慢吞吞切肉的温月晴给叫住了。

    “有事吗?”

    夜千筱扬眉,不动声色地问了句,隐藏在暗处的眼眸却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突如其来的感觉到阵阵冷风袭来,浑身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本来想装可怜让夜千筱帮忙的温月晴,见到气势突变的夜千筱,冷不防地想起了两天前的早晨,那个危险又恐怖的夜千筱,顿时所有的请求的话语全部都被咽了回去。

    “没,没事……”温月晴尴尬的摇了摇头,“你去忙吧。”

    夜千筱耸了耸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端着手里的肉末就往旁边做包子的炊事员走去。

    心里丁点的希望都落空,没了依靠的温月晴心里纠结了一番,想着很快就要包包子了,心里未免也急切了几分,不由得加快了下刀的动作,动作也自觉地狠了些。

    然而,才不到两分钟的功夫――

    “啊――”

    厨房里忽的传来了温月晴凄惨的尖叫声,所有的炊事员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惊讶地往那边看了过去,只见得温月晴手里还握着把刀,但那把刀却沾染了鲜血的痕迹,而她的左手手背上正沿着一道长而宽的伤口不断地流出鲜艳的血液,看得人难免有些触目惊心。

    “来个人把她送到医院去!”

    见此情景,林班长顿时脸色大变,手里所有的活儿全部放下,边大步地走过去边将围裙给扯了下来,直接撕出了一条长的碎布,对她的伤口进行紧急的处理。

    其他的人见此情景,不由得有些慌乱,眼睁睁看着温月晴痛的跳脚眼泪哗哗往下掉,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倒是两个过来帮厨的战士,许是这类的伤势见多了,倒是显得格外的镇定,主动提出送温月晴去医院处理伤口。

    厨房混乱了好一会儿,直到温月晴的手背被粗略的包扎好,然后眼泪汪汪地被过来的一个战士抱着送去医院后,其余的人才算是长长地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也不由地放松了下来。

    他们在炊事班待了那么久,虽然也有些炊事员很笨拙,但还没有见到笨拙到这种地步的,切割肉竟然把自己的肉给切到了。

    然而,他们才刚想去忙自己的事儿,就听得阴着脸站在旁边的贺茜抬高声音喊了一句――

    “夜千筱,你们俩一起切的肉,你为什么没有帮她切?”

    瞬时,厨房内的气氛不由得凝固起来。

    无缘无故被点名指责的夜千筱,莫名其妙地看了眼冲她气势汹汹而来的贺茜,不由得凝眉,“她四肢健全,为什么要我帮她?”

    其实按照贺茜偏心的程度,给夜千筱的肉还多出了十来斤,当时她跟温月晴的任务就是不相等的,她能够比温月晴早点儿切完那是她自己的本事。

    她要是帮助温月晴,只能说她热心助人,而她不帮助温月晴,那也算是情理之中。

    贺茜怒气未消,不知是哪个神经搭错了,自然而然地将所有的过错都发泄到夜千筱的身上,振振有词地反问道:“你要是帮了她,她会切到自己的手吗?”

    闲站在旁边不打算管事的刘婉嫣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女人三观还真是有些问题,又不是夜千筱拿着刀去砍温月晴的,而是温月晴自己砍自己,整件事跟夜千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真不知道她脑子里装的什么。

    “像她这样笨手笨脚的,就算是千筱帮了她,没准儿也得切到手。”忍不住上前一步,刘婉嫣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夜千筱这边。

    只是,她刚刚说完,夜千筱就朝使了个眼色,她心里颇为纳闷,可等见到其他人沉默的表现后,才不由得反应过来,胸口没来由的憋了团怒火。

    其他的炊事员都表示沉默,证明他们也是有些赞同副班贺茜的。

    刘婉嫣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对,这里是部队,团结友爱、相互帮助的部队。

    虽然夜千筱跟温月晴的事情没关系,但他们还是会觉得夜千筱有些错的。因为,只要她帮助了温月晴,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炊事班的人受了伤,林班长是绝对要挨批评的。

    可是,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

    这其中或许会有人支持夜千筱,但是都不敢明目张胆地说出来。

    刘婉嫣忽然觉得有些心酸,为无故受委屈的夜千筱,也为这群小题大做的人。明明夜千筱没有任何过错,但他们总归要找一个承担责任的,所以夜千筱这个“不愿帮忙”的就成了那个饱受指责的对象。

    “都是这种自私的思想,瞧瞧你们俩什么素质!”贺茜气的胸脯起伏,眼底怒火燃烧着,仿佛夜千筱和刘婉嫣在她看来已经无药可救了似的。

    “够了!”这边话音刚落,林班长就不耐烦地喝了一声,有些怒气的扫了贺茜一眼,“你要是不甘心,就去砍夜千筱一刀,做不到就给我滚去做事!”

    本来就因为温月晴伤到自己的事情很恼火,现在再看到贺茜故意找茬的行为,心里早就不耐烦了,贺茜要不是个女的,他早就向她实行惩罚了。

    什么东西!

    存心见不得班里和谐!

    有了林班长发话,刚刚围聚在一起尴尬的炊事员们,立即化作鸟散,一言不发的开始忙碌自己的工作,专心致志起来手里的动作明显有所提升。

    这厢贺茜气的肺都快炸了,偏偏那厢林班长吼完之后就没有理会她的意思,直接冲着夜千筱说了句“把剩下的肉切了”后,便去忙活自己的事了。

    “我正好没事儿,和你一起。”刘婉嫣拍了拍夜千筱的肩膀,有些安慰的说着。

    夜千筱扬眉,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眼底含笑,“你来添乱?”

    “靠!”

    刘婉嫣脸色黑了黑,忍不住骂了声。

    都这时候都不忘记损人,缺德不缺德啊?!

    不过,任由夜千筱怎么说,刘婉嫣还是决定给她“添乱”,走过去拎着块肉切得天崩地裂电闪雷鸣的,那动静几乎让整个厨房都被她切肉的声响给充斥着,听在耳里简直成了无可忍受的噪音,以至于夜千筱最后忍无可忍,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刀,开始玩起了帅气的二刀流,连切肉的速度都加快了一倍。

    刘婉嫣默默地站在旁边,不得不承认夜千筱除了枪法好之外,这刀功……

    那还真是一流的。

    忙碌了一个早上,所有人都默契地对温月晴的事情闭口不谈,而夜千筱和刘婉嫣等战士们吃完早餐后,手脚麻利的将碗筷收拾好,通知了林班长一声,就踩着点赶到了操场集合。

    然而,她们这一去,就不得了了。

    “报告!炊事班刘婉嫣前来报到!”

    刘婉嫣是个很正式的人,走进见到赫连长葑的身影,还没等其他人猜测她们是过来做什么的,就直截了当的喊了声。

    很响亮,很大声。

    操场三分之一的人都听到了她的声音。

    于是,每双眼睛都因为“炊事班”三个字凑了过去,以至于当他们见到站在那里的夜千筱和刘婉嫣时,皆是不约而同地愣住了。

    她们……

    在干啥?

    ------题外话------

    昨日抢订名单:

    第一名:忆未央

    第二名:满天星hi

    第三名:1126296818

    幸运数字:

    9:15992522586

    35:幽冥伶

    63:冰封夏雪

    以后就木有抢订了,感觉松了口气。

    今天晚点儿,抱歉哈,昨天看完阅兵就赶车去亲戚家,五点多到的,休息会儿就吃饭了,吃完就睡了,三点起来写到现在,/(to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2话:这刀功,帅疯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