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3话:队长失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报告!炊事班刘婉嫣前来报到!”

    刘婉嫣的声音气势十足,铿锵有力,清晰地传到周围的人耳中,引得诸多正在集合的队伍纷纷侧目,好奇后便是惊讶。《

    就连赫连长葑自己的队伍,一个个的都面露诧异,不知这两位为何会忽然出现在这儿,而且还是一副坦然自若的态度,似乎是来跟他们共同训练的。

    可,那是炊事班的……

    “报告!炊事班夜千筱前来报到!”

    紧接着,夜千筱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只是相对于刘婉嫣的气势,她却显得有些敷衍。

    赫连长葑站在队伍前方,背影挺直颀长,属于军人的刚毅和硬朗有如实质般迎面而来,深邃的双眸犹如危险深渊,一不小心的便会坠落其中无可翻身。

    站在他面前的那几排军人,都拥有着足够的气势,每个人视线锋利,被鲜血淬炼过的沉着冷静,站在诸多队伍里尤为显眼,锋芒收敛后只剩下沉默的威慑。

    这是夜千筱第一次见到赫连长葑站在属于他的队伍面前,也是她头一次感受到纯粹气势的威压,他只需站在那里,再如何精锐的兵、再如何刁钻的兵,都会对他心悦诚服,站在其中的时候会有种很难说明的感觉。

    她不得不承认,比起独自一人的王者,赫连长葑更适合统领万军的王者。

    很久以后,她见过很多类似的场面,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背景,但很少有领导者跟赫连长葑一样,犹如在自己的地盘闲庭散步,没有刻意装出来的气势和压制,而是自然而发的威严,让每个兵发自内心的低头。

    只要他在的地方,就似是他的领土。

    在诸多疑惑的视线中,赫连长葑淡然地扫了她们一眼,语调微冷,“入队!”

    “是!”

    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同时也肯定了所有的疑惑。

    她们俩真的来了!

    以如此闪亮的方式,直接参与了特种部队的训练!

    操场上有正在整队的新兵,也有已经正好队伍的两栖侦察兵,他们很惊讶,但最惊讶的莫过于这帮特种兵。

    队长莫名其妙搞了两个女兵来队里……

    这样任性真的可以吗?

    万一把这两漂亮的女兵给练坏了,到时候可没有人能够赔得起。

    夜千筱和刘婉嫣都整齐地站在队伍最后,自成一列站得笔直,两个高挑漂亮的女兵在一排排的男兵后面,不仅没觉得不协调,褪去所有女性化的娇媚柔弱,潇洒和凌厉融为一体,在队伍后形成了道异常亮丽的风景线。

    简单的立正稍息命令后,隔壁队伍的路剑就有踌躇地走了过来,满怀疑惑地朝赫连长葑问道:“赫连,你确定要带上她们俩?”

    他们的训练程度不是新兵水平能够坚持下来的,就算那两个女兵再如何的优秀,也没办法直接跨越新兵这一层跟上他们的进度,而且赫连长葑的严厉他是知道的,所有落后的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处罚,这方法要是用在那两个女兵身上……

    啧啧,路剑光是想着就为她们哀悼啊。

    “有意见吗?”赫连长葑斜眼,视线从他身上滑过。

    “这意见嘛,倒是没有。”路剑轻轻摇了摇头,颇为打量地看了夜千筱和刘婉嫣几眼,“我就是提醒一下,她们俩可是女的,你要是想搞特殊化,可以临时将她们插到女蛙人那边,她们现在可是对夜千筱眼馋得很!”

    自从海上霸王花那边听说过夜千筱在暴风雨中的十发一环之后,女兵队长遇见昨天遇见路剑,就跟他提起过可不可以想办法将夜千筱调到新兵堆里去训练,就当是个特殊的存在,再怎么着她也想留下这位神枪手。

    但,特殊可以有,可这特殊化也太严重了,而且他们这个基地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赫连长葑随便做事那没关系,因为他不是这儿的,有他们那儿的行为准则,也不会有什么人来说闲话。可是,如果他们对夜千筱明目张胆地搞特殊化的话,那可就不知道会招来多少闲言碎语了。

    现在,他们正好可以借助赫连长葑这根桥梁……

    大概能够猜到路剑的心思,赫连长葑别有深意地看着他,淡定自若地回答道:“我也很眼馋。”

    “呃……”

    路剑忽的被哽住了,眼神忽的变得飘忽诡异起来。

    这话,不是他所想的那个意思吧?

    “你看上她了?”路剑冷不丁地凑了上去,低声的询问道。

    相识多年,路剑和他老婆给赫连长葑介绍的对象掰着手指头都数不清了,但赫连长葑的身边从来不缺主动追求他的女人,什么样的角色没有见到过,无论再怎么优秀的摆在他面前,他连看都不带看一眼的,就算被说烦了给个面子看了几眼,那也是打量货物似的眼神。

    而他,光靠一张脸一身气质将人家给迷的神魂颠倒,可不等人家姑娘家主动示好,他就直接摆手走人,把人家小姑娘心伤的透透的。

    不过,自从路剑意外知道赫连长葑的家庭背景之后,就再也没敢给这位爷介绍过对象了。

    说实在的,任何女人摆在他面前,他都有看不上眼的权利!

    “你说呢?”赫连长葑唇角扬笑,非常不厚道地跟路剑打起了哑谜。

    你说呢……

    靠,他自己不说,鬼知道啊?!

    “你……”

    “路剑同志!”不等路剑继续这次话题,赫连长葑就摆出副正经的模样将他的话语给打断,转而似有若无的扫了眼老实地站立着的两栖侦察队,不由得朝他挑眉,“工作要紧!”

    “艹!你小子够狠!”路剑脸色变了变,咬着牙指着他怒骂了声,然后才带着一身的不爽往自己的队伍里走。

    怎么说赫连长葑也真够厉害的,几句话将他的好奇心全部都给勾了出来,等他想要追根究底的时候,丫的一句话就将他硬生生地给逼了回去,让他抓心挠肺地却没有发泄的余地,只恨不能将这小子拎到偏僻地方问个清楚明白再去做事。

    所以,这男人简直……

    太不是个东西了!

    因为两人说的很低声很神秘,就算会读唇语的也会被他们从各种角度避开,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们俩在讨论什么,最后只见到路剑浑身不快的回去的身影。

    于是,两个队伍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思忖着,估计赫连队长又在什么地方将路剑队长给刺激到了。

    旭日东升,阳光明媚。

    大部队在这里没有停留多久,新兵有他们自己训练的地方,女兵们一般是过来食堂吃饭的,自己的连队里有专门的训练场地,唯独这两个队伍因为实力差不多,加上海训是需要一定的指导,所以他们两队很大部分时间都是重合在一起训练的。

    不可否认,最初的刘婉嫣是很激动的,就算对自己的实力有自知之明,但还是难免期待跟他们共同训练,可,她还没来得及兴奋几分钟,让队伍先行的赫连长葑就绕到了后面。

    “你们俩就看着。”

    他语气很淡很轻,仿佛只是在说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般,但刘婉嫣的眼珠子都差点儿没有蹦Q出来。

    啥……?

    刘婉嫣诧异地眨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赫连长葑,尽量抑制住自己此刻的心情和打击,“为什么?”

    “你们跟不上。”赫连长葑简单的扫了她一眼,旋即便加快脚步沿着队伍往前走去。

    他用行动证明,他不过是通知一声罢了,并没有跟她们俩商量的意思。

    刘婉嫣恨恨地咬牙,非常恼火,“专政!独裁!”

    呃……

    侧过头看着她不爽的表情,夜千筱抬起手摸了摸鼻子,其实从被通知过来的时候开始,夜千筱就不觉得赫连长葑会让她们共同参与训练。

    就她们俩这种连基础体能都没有拉上来的,参加这群人的训练简直是天方夜谭,如果说训练中有死亡几率的话,那绝对是她们俩给创造出来的。

    “真搞不懂,他让我们过来是做什么的。”

    刘婉嫣活动着手腕,眼看着那群人开跑了,自己只能跑着跟上他们的步伐,但同时也不忘吐槽。

    不紧不慢地跑在她的身边,夜千筱淡淡地回了她一句,“见世面。”

    刘婉嫣暗自琢磨了一会儿,竟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跟其他的人不同,他们是负重三十公里不过是热身,但对于轻装奔跑的夜千筱和刘婉嫣来说,则是艰难的训练。

    于是,当她们俩尽量不拖后腿跑到终点的时候,只见其他的人已经轻松的开始交谈话题,而她们俩却累的汗流浃背,连气息都难以调节过来。

    搭上夜千筱的肩膀,刘婉嫣顺势靠在了她身上,开跑时那不屑的脸色顿时变成了钦佩有加,她点着头感慨道:“得,我总算知道啥叫见世面了。”

    当你的极限都拼不过人家的热身时,她就已经彻底地认识清楚,她们俩跟这群人绝对不是在一个档次的。

    只有努力。

    现在的她们,确实只能在旁观看,连参与其中的资格都没有。

    可,没多久以后,当刘婉嫣意识到自己现在见到的这群人,根本就不代表赫连长葑队伍里的平均水平,而他们只是在选拔阶段后,再次被他们震得风中凌乱。

    巨大的打击过后,则是心情的沉淀。

    整个上午,对于刘婉嫣来说,是场灵魂上的洗礼。

    那群人在武装负重三十公里后,马不停蹄地进行着严酷的训练。

    他们在长三百米高五十米的山沟进行牵引横渡,下面是树木错杂的土地,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

    他们扛着浸湿了的圆木走过几百米的泥潭,泥的深度高达腰部,随时都有沉下去的危险,中间一旦失败必须重新来过。

    他们进行水下格斗时用的是真刀,刀子割破皮肤的时候盐水拼命的往伤口里灌,可疼得要命的时候只要他们不认输,就必须继续战斗下去,而所有输掉的人员都必须受到脱掉所有装备游回去的惩罚。

    ……

    这些人就跟不要命似的在训练,汗水湿透了作训服,好像是在水里面浸过般。两个队伍都在较着劲,不争出个先后便不肯服输,而两方的队长不会去插手任何事情,战士们训练的再辛苦,他们也只当做习以为常,至于那些在训练中受伤的,就更不在他们关心的范围之内,除非已经确定哪位战士无法参加训练,否则他们俩根本连关注都懒得。

    这群人互相帮助,互相竞争,各自都在拼命。

    他们不叫苦不叫累,中间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声响刚落他们就横倒在地,有些精力好的凑一起嬉笑怒骂,他们讨论着今天的表现情况,讨论着最新出来的武器装备,或者说是一些生活上的琐碎事……

    本来在参与战友话题的徐明志,有些心不在焉的说了几句,注意力就放到另一边,犹豫着朝夜千筱和刘婉嫣走过来,微微蹙着眉头问她们,“你们俩为什么会在这儿?”

    “哟,旧识?”刘婉嫣揶揄地看了夜千筱一眼,“还是情人?”

    刘婉嫣的消息还是挺灵通的,自然基地里几个出名的角色她也知晓一二,眼前这位虽然只是个普通的蛙人,但肩章早已是一杠一星,怎么说也是个军官。而他之所以在基地里有名气,倒不是因为优秀的综合素质或者其它,而是他这张帅气的脸蛋。

    据说他刚来的时候,每个月收到的情书那都是论斤来称的。当然刘婉嫣不知道的是,曾经的夜千筱也对这些情书做了不少的贡献。

    “认识。”

    夜千筱态度很冷淡,将两人的关系划得清清楚楚的。

    既然她对徐明志不感冒,自然不会将自己的终身大事托付给他,指腹为婚什么的,她不喜欢谁也强迫不了她。

    徐明志脸色微僵,漂亮的脸庞上水珠徐徐滑落,在阳光的折射下呈现出晶莹透彻的光芒。

    “我们过些日子要去参加新兵训练,但事先要经受他们的考核,所以赫连队长带我们过来转一圈。”知道他有些尴尬,刘婉嫣也没有顺着话题继续讲,而是转回最初的话题,猜测着给他解释道。

    听到“赫连”两个字,徐明志就很是不爽,不过这件事好歹有个正规的理由,如果赫连长葑在暗地里打着什么鬼主意……

    “新兵训练其实很简单的,熬熬就过去了,”忽的,宗冬从徐明志身后绕了过来,脸上带着几分傻乎乎的笑容,但又不缺好奇之意,“话说你们俩是要进两栖侦察队吗?”

    “两栖侦察队?”说起这个刘婉嫣也有些疑惑,不清楚林班长到底怎么想的,不由得打趣道,“我们炊事班难道不属于两栖侦察队了?”

    “呃……”

    宗冬抓了抓头发,还真的没有反驳的余地。

    好像还真是这个理。

    她们俩本身就是炊事班的,按理来说是不可能参加选拔的,更何况她们俩还有炊事班的工作,比起那些正在参训的新兵来说,时间可一点儿都不充分。

    她们或许很优秀很特别,但还没有特别到以炊事员的身份参加新兵选拔的地步。

    “哦,对了,李嘉那事儿……”一拍脑门,宗冬看向夜千筱的方向,脸上神色倒是变得正经了几分,“我找她们班的人问过了,好像是她成绩比较突出,但是交际能力不怎么行,所以被孤立了。”

    自从那次在雨中见到夜千筱被欺负后,夜千筱就想将事情因果搞明白,但按照李嘉的性子,就算是亲眼看到别人欺负她,她也是不肯老实交代的,所以夜千筱从没有打算问过她。

    所以,昨天见到了宗冬后,她就顺便向宗冬打听了这事儿,不过宗冬显然也是头一次听说,麻利儿的就将任务接下来,自己去打听,尽管真正出马的还是长得帅会刷脸的徐明志……

    “只是这样?”夜千筱挑眉。

    在那群新兵中,哪个不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李嘉的实力尚可,但未到让人羡慕嫉妒的份上,只要稍作努力还是可以赶上她的。至于孤立几乎更不可能了,李嘉那样的性格在新兵连都安然无恙的度过三个月,虽然存在感不怎么强,但也没有人敢任意欺负她。

    “就是这样!”徐明志立即斩钉截铁地接过话,为了表示肯定还肯定的点了下头。

    “噗,”刘婉嫣在旁忍不住笑了,她悠悠地搭上夜千筱的肩膀,朝他们俩道,“你们俩当我们是傻子吗,就这么点理由那些新兵至于做的那么过吗?”

    “这个……”宗冬有些急了,下意识地看了眼徐明志的方向,如此的表现显然坐实了他们俩在说谎的表现,而且这件事貌似跟夜千筱也有点儿关系。

    刘婉嫣摸着下巴,又直入主题,“跟千筱有关,是吗?”

    “是。”徐明志眉宇间隐约透露出几分担忧,同时神色也变得正经了许多,“你们来的第二天,两个队长都在邀请夜千筱,还记得吧?”

    刘婉嫣和夜千筱忽的对视了一眼,才过去几天,这件事她们自然是记得的。

    顿了顿,徐明志又继续道:“后来有女兵私下里说议论你,估计是些不太好听的话,正好被李嘉撞上,就将她们给揍了一顿。”

    “……”

    刘婉嫣惊讶地睁大了眼,她初次见到李嘉的时候,是在雨中瘦弱的身影,仿佛随时都能够被风给刮刀似的,结果……

    嘿,没想到不仅讲义气,这胆子也大的不像话嘛!

    夜千筱陷入沉默中,神色间不由得多了几分思索。

    “你不会去找她们干架吧?”宗冬伸着脖子往前探着,黑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不掩眸中担忧,“我相信李嘉是想让你参与这件事的,她不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知道。”

    微微抬眼,夜千筱视线转动到远方的路剑队长身上,“你们要训练了。”

    话音刚落,就听得“哔――”地吹哨声响起,提醒着他们确实是要训练了。

    徐明志和宗冬不约而同地盯了夜千筱一会儿,直到哨声响到第三声,他们俩才转身往自己的队伍里走去。

    场地再度恢复了平静,只剩下简单的稍息立正的声响。

    夜千筱和刘婉嫣两人并肩站立在远处,夜千筱不知在想些什么,视线却停落在那两个队伍上面,倒是刘婉嫣看了她一会儿,有些忍不住了。

    “你真的要帮忙解决掉针对李嘉的那几个?”刘婉嫣靠近她的耳边,声音低低,满是试探地问道。

    “她的事,自己会处理。”夜千筱侧过头扫了她一眼,皱着眉头颇为嫌弃道,“离我远点儿。”

    “……”

    刘婉嫣脸色有些扭曲,恨不能直接挂在她的身上膈应死她。

    不过,夜千筱没想过自己帮忙处理李嘉的事,倒是有些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上次见到李嘉被欺负,夜千筱可是二话不说冲上去将人家两个女兵打得个狗吃屎的,那冲动劲儿还真是难得,搞得刘婉嫣为此还佩服了她很久。

    可,她今天明明得知李嘉是为了自己才跟那些新兵闹起来的,而且还被串通孤立,在部队这样的地方,没有任何人搭理,甚至还有人针对,是很难熬过去的。

    刘婉嫣没有猜测他人心思的兴趣,也不想对夜千筱的决定追根究底的,自然就算想到了那么多的疑惑,也很自然地将这些疑惑给压了下去,倒也不再追问夜千筱。

    接下来依旧是训练,但夜千筱和刘婉嫣却没有久留,炊事班要提前做饭菜,她们要是等着跟这些人一起回去,那就没有回炊事班的必要了,直接跟大老爷似的坐下来吃饭便可。

    显然,赫连长葑也没有留下她们的意思,瞧得她们过去打招呼,摆摆手就让她们俩离开了。

    不得不承认,这次的旁观给刘婉嫣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震撼,以至于回去后很久她的思绪还停留在那群顽强刻苦的战士们身上。

    她相信,在今后一段时间的训练中,她将不会再有任何抱怨的字眼。

    既然有人比你辛苦那么多,他们都乐观积极地熬了过来,她又有什么理由为了几个拉体能的基础训练而叫苦叫累?

    “你们俩做什么去了?!”

    夜千筱和刘婉嫣提前回来了一会儿,可是刚刚进宿舍的门,就见到贺茜双手叉腰,站在宿舍门口虎视眈眈的看着她们,那模样就像是她们俩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误似的。

    “我们跟林班长说过了。”刘婉嫣双眸微转,挑起几分疑惑地看着她。

    这好端端的,她们一没招惹她二没惹是生非的,她又在抽什么疯?

    “林班长林班长,跟他说过了有什么用,我才是管你们的!你们俩个长本事了,随便出去都不需要汇报了是吧?!”

    没好气地朝她们俩吼着,贺茜像是真的发怒了,一张脸被憋得通红,仿佛有滔天怒火难以浇灭似的,不知道看起来有多恐怖。

    但是,向来不怕事儿的夜千筱和刘婉嫣,倒是一点儿都没有被她给震住,反而将她发怒的原因看得七七八八的。

    估计以前贺茜就不爽直率的林班长了,现在自从夜千筱和刘婉嫣来了之后,林班长跟贺茜的分歧越来越大,毕竟教育理念是截然不同的,而林班长又不喜欢跟她解释什么,她怒火没有地方发泄自然是要爆发的。

    于是,憋不住的她,选在了这个时候。

    正好她早上抓住了夜千筱的“把柄”,她如果不乘胜追击,类似这样的机会可就很难找了。再加上她们俩忙完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在整个炊事班找了大半天,后问了林班长才知道,她们俩已经跟着赫连队长有点儿事。

    作为管理女炊事员的班长,贺茜对自己手下的兵从不跟自己汇报这事,早已有了极大的怒气,现在这种怒气上升到个临界点,她就顾不得什么了,一直站在门口等待她们俩回来,等待的时间她内心就跟燃烧了似的,不知是有多难受。

    刘婉嫣也不是好欺负的,见到她叫的那么凶,心里早就火了。

    “报告,不是我们不汇报,而是你那时候正在医院!”

    啪地一声立正站好,刘婉嫣吼得极有气势,双目如剑扫向那位怀有滔天怒火的副班贺茜,仿佛要将她给劈成两半似的。

    贺茜脸色微变,这两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确实不知道,但忙完厨房里的事后,她确实去了趟医院,一方面是去看温月晴的伤势的,另一方面是去看自己好友山佳的恢复状况的。

    可是,这对于她来说,并不算太大的理由。

    上前一步,贺茜不肯退让分毫,声音有力的朝她们吼道:“你们不会提前说吗?!如果林班长也不在的话,你们俩是不是不打声招呼就直接走人了?!”

    铺天盖地的怒吼声迎面而来,夜千筱有些倦意地抬了抬眼,连看都没有多看这位强势有理的副班几眼,便直接跨进了门,朝自己的床铺方向走了过去。

    “夜千筱,你在做什么?!”

    贺茜的怒气不可抑制地窜了出来,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如此忽视她存在的夜千筱,她现在还在教育她们,凭什么这一两个的都不将她当回事儿?!

    “睡觉。”

    慢条斯理地回答着,夜千筱却是背对着她说的,直截了当地将军靴的鞋带解开,随即她双手撑在床板上,翻身就跃到了床铺上。

    两双充满错愕的眼睛里,只能见到夜千筱潇洒利落的动作,还有漫不经心不将人放在眼里的态度。

    刘婉嫣在心里啧啧感叹了声,每次她都觉得自己够霸气了,可只要见到夜千筱的表现,就知道自己不过是小打小闹,人家夜千筱才是真正的目空一切我行我素,就算有人欲要将怒火把她给烧了,她也练就了铜墙铁壁将怒火拒之门外,然后搞得对方自己把自己给杀了。

    现在,贺茜就是这种状态。

    本来贺茜的重心还放在刘婉嫣身上的,但夜千筱如此的表现,就让她不由得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夜千筱这边,同时所有的怒火找到了夜千筱这条发泄的渠道。

    深吸了几口气,贺茜的内心无论如何都平静不下来,再看着已经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的夜千筱,贺茜几乎想都没有想,就直接将自己裤子上的皮带给抽了出来,冲着床铺就是狠狠地一鞭。

    “夜千筱,你给我下来!”

    伴随着“啪”的一声撞击声,贺茜的咆哮声也紧接而来。

    但是――

    她手里的皮带还没有被抽回去,一只手就将砸在床边正要反弹回去的皮带给抓住。

    那只手很漂亮,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有光线为其垂落朦胧不清的影子,看起来无端的让人心惊肉跳。

    刘婉嫣仍旧站在门口,不知为何忽的有些紧张。

    与此同时,贺茜下意识地用力向抽,可是无论她使用多大的力气,那只好似随意抓住皮带的手,却不曾动弹分毫。

    “夜千筱,你再不放手,信不信我让你在炊事班待不下去!”

    贺茜厉声叫喊着,带着某种撕心裂肺的架势。

    以声音高低来证明自己的气势,是很多常用的一种方法,而贺茜明显就是其中典范,毕竟大街上的泼妇骂街起来也是震耳欲聋型的。

    可,刘婉嫣却愈发地为她觉得悲哀。

    招惹夜千筱,显然不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霎时,抓住皮带的手微微一绕,转而再往回一收,紧握着皮带的贺茜立即被拖扯到床铺的边缘,因为那几乎彻底脱离手的皮带,她下意识的踮起了脚尖,视线正好与床铺齐平。

    在愣怔的刹那,夜千筱忽的睁开了双眸,淬利的眸光犹如万千刀刃般齐发,直接射入她的心脏,危险和冷厉的感觉扑面而来,莫名地恐惧感近乎在瞬间将她全身笼罩,有种无可言语的威压直冲心底,让她一个字音都发不出来。

    刚刚还被愤怒蒙蔽的心,此刻顿时被害怕遍布。

    寒冷彻骨。

    几秒后,贺茜下意识地想要逃离,她松开手里的皮带,很想往后退,但一切都来不及,夜千筱的手就已经掐住了她的脖子。

    “给你一分钟,在我面前消失。”

    夜千筱忽的靠近,低声的话语带着将人心撕扯成碎片的威力,仿佛所有的抵抗在她面前都是无用功,只要是被她盯住的人,就再也不会有逃离的余地。

    贺茜头一次这么切身的感觉到死亡,胸腔有恐惧在燃烧在沸腾,无尽的黑暗在向她渐渐逼近。

    抓住她喉咙的手力道加深了几分,贺茜的脸在无法呼吸时已近扭曲极限,可她无法挣脱,无法挣扎,甚至连动弹都不敢随意。

    她快死了。

    死亡的恐惧愈发浓烈,贺茜双眼徒然睁大,混沌的大脑这才想起刚刚夜千筱的警告,顿时张了张口,费劲全力地发出声:

    “我……”

    最后得字节都没有发出来,但“消失”连个字的嘴型却说得很清楚。

    夜千筱倏地松开了她。

    新鲜的空气灌入呼吸道,贺茜弯下腰急促的呼吸着,感觉到生命力正在一点点的恢复,可她却开始浑身发抖,双腿发软让她很想直接倒下去,笼罩于身的恐惧还未彻底的消除,甚至于像是深深地刻在骨子里了似的,无论如何也驱逐不了。

    “快走。”

    倚靠在门上的刘婉嫣抿着唇看着这一切,最后忽地开口提醒了她一句。

    被刘婉嫣提醒的贺茜,忽然想到“一分钟”这个要求,自是不敢再在原地久留,向前跨一步的时候砰地一声就摔倒在地,可她连半刻的时间都不敢耽搁,快速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跌跌撞撞的从门口跑了出去。

    望着贺茜忙不迭逃跑的身影,明明看着很好笑很滑稽,可刘婉嫣却一点儿都笑不出来。

    她站在门口,刚刚那一切,她正好见不到夜千筱的表情,但是从那一连串的动作中,她便可以确定一个事实。

    夜千筱是真的发生气了。

    因为旁观训练而不舒服?李嘉因为自己而被孤立?亦或是恼怒贺茜得寸进尺?

    究竟是哪个原因,刘婉嫣不得而知。

    可这样的夜千筱,跟她以前接触到的截然不同,光是远远地看着,就无端地令她浑身发寒发颤。

    如此强大的气势和威压,还有极致的心狠手辣,可不是寻常之人能够随意练就的。在她的印象中,也跟云淡风轻但做事果断的夜千筱搭不上边。

    狠辣,无情,危险,这些因素都过于邪恶。

    可是她也相信,如果贺茜一直不点头的话,夜千筱会一直掐住她,直到她咽气为止。

    缓缓的走过去,刘婉嫣站定在夜千筱的床边,却只能见到她翻过身的背影,她轻轻开口,“千筱……”

    “开工再喊我。”

    冷淡的声音截断了她的话,那音调褪去了所有的阴冷,慵懒而随性,一切如常。

    刘婉嫣张了张口,发现自己是一句话都组织不出来。

    罢了。

    就这样吧。

    她也不是那般胆小之人。

    摆了摆手,刘婉嫣伸了个懒腰,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出了门。

    快到午饭时间了,那些畜生的食物是时候得准备了!

    然,在她踏出门口的刹那,躺着闭目养神的夜千筱,却忽的睁开了双眼。

    犹如暗夜星辰的黝黑双眸,竟是闪现出几分迷茫之色,只是很快就又淡了下去,唯独剩下毫无波澜的平静。

    诚然,她确实在意李嘉的事,也确实不爽贺茜的找茬。

    但,这都不是她生气的原因。

    或许说,比起生气,她更多的是烦躁。

    不可抑制的烦躁。

    她相信赫连长葑让她跟刘婉嫣去旁观训练,不仅仅是为了激励她们那么简单,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含义。

    而,那个该死的混蛋,好像真的把目的给达到了。

    ……

    温月晴是下午回来的,她没有做太多的事情,得知贺茜想责怪夜千筱的事后,她第一时间就跟贺茜哭诉委屈。

    毕竟,在炊事班,她跟贺茜的感情最好。

    可出乎意料之外的,贺茜却完全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反而有些责怪她笨手笨脚的连事情都做不好,不知是有多么冷淡,惊得温月晴半句话都不敢再说。

    几个小时的时间,足够夜千筱将思绪给整理好了,可等她晚上行走在宿舍内的时候,却发现不仅温月晴惧怕她躲着她,就连贺茜的表现都跟温月晴如出一辙了,甚至连目光都不敢与她对视。

    她有些无辜的摸着鼻子,但也没有将这事儿太看在眼里。

    如果刘婉嫣要是知道了她的无辜,肯定得跳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骂,你丫的差点儿就将人家给掐死了,人家不把你告上去就已经很了不得了,现在就怕你一下而已还想怎么着?!

    *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林班长为了给夜千筱和刘婉嫣多点儿准备时间,特地将考核安排在一周后,而在这一周的时间,每天凌晨二点半到四点半的时间里,都有赫连长葑领着去训练,掌握一切技巧性的东西,其余的空闲时间她们就纯粹的拉体能,反正半点儿空隙都不肯放过,争取最大限度的利用。

    但,夜千筱除了训练、采购、切菜外,还有一项很麻烦的工作――

    给赫连长葑送早餐和夜宵。

    若赫连长葑老老实实待在训练场和办公室那还好,夜千筱就走一趟的功夫,问题是赫连长葑向来不守规矩,夜千筱曾经爬过两座山给他送一顿早餐,也曾经问过四个地方转了半个小时才将夜宵送到他手上。

    更重要的是,晚送了会儿他就会很挑剔,要么觉得凉要么觉得味道没那么好了,反正到最后会直接丢给她吃了。

    在如此游击战中,夜千筱只想将这混蛋掐死算了,干脆一了百了啥事没有。

    “今天他们还在山头训练,你早点儿过去。”

    将夜千筱花钱准备的夜宵递给她,林班长挺是关怀地催促着,一心一意都是惦记着他的救命恩人,而夜千筱这个纯粹跑腿的,他连看都没仔细看上几眼。

    早已习惯了的夜千筱,毫无意见地拿过那份夜宵,老实地往他们常训练的山头走去。

    最近的气温突变,加上这是荒山野林,气温本来就偏低,冷风飕飕地吹过来,透过薄薄的作训服吹到皮肤上,难免有些冷。

    呼出口冷气,夜千筱提着个手电筒在山路上行走着,脚下的步伐很快,仿佛夜行中的鬼魅,只是带了了点儿与众不同的亮光。

    莫约走了二十来分钟,刚刚抵达山头的夜千筱忽然顿住了脚步,视线在周围一扫,转而往旁边的杂草堆里走了过去。

    “出来。”

    抬脚踢了踢旁边的灌木,夜千筱声音懒懒的说着,朝潜伏在杂草堆里的战士催促道。

    狄海恼怒地从地上钻了出来,不着痕迹的草地上只见得他一跃而起,杂草和枯木四处飞溅,可他一见到夜千筱就冷不防地怒了,“靠,怎么又是你啊?!”

    这几天的时间里,赫连长葑一直在训练他们的潜伏能力,而且还是由他自己的火眼金睛来查看的,明明是大半夜的他还没有夜视镜,偏偏一个都不放过,每找到一个就是十发子弹进行尸鞭,搞得每到这个时候他们都人心惶惶的。

    可,上次狄海可是信心十足的,近乎完美的潜伏,没想到撞上了夜千筱这个倒霉催的过来送夜宵,不到一分钟就将他找出来问路,当场就被赫连长葑十发子弹打在四肢,气的狄海想直接跟夜千筱打一架。

    没想到……

    今天又被这女人给撞上了!

    他倒不倒霉,冤不冤枉啊?!

    “送夜宵。”夜千筱将手里的夜宵亮了出来,顿了顿后又毫不客气地在狄海心头补上一刀,“我都能发现,他能找不出来?”

    “……”

    狄海双眼冒火,简直气得想骂娘。

    “我劝你还是别去找他为好,”狄海拍了拍身上的碎屑,让自己从杂草堆里彻底走出来,然后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队长好像失恋了,心情很不好呢。”

    “……”

    呃。

    夜千筱略微惊讶地挑了挑眉。

    ------题外话------

    狄海同志:队长,别打……

    通知下更新时间,以后尽量争取十点,但偶尔会推迟,以后最迟十二点更新,如果真的有什么事的话,瓶子会在评论区第一条留言回复写通知的。妹纸们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3话:队长失恋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