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4话:情之一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劝你还是别去找他为好,”狄海拍了拍身上的碎屑,让自己从杂草堆里彻底走出来,然后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队长好像失恋了,心情很不好呢。”

    “……”

    赫连长葑失恋了?

    诧异片刻,夜千筱才算是反应过来,眼眸微微转动着,不自觉地多出几分好奇之意。

    怎么说夜千筱并不是八卦的人,但正所谓别人的痛苦就是自己的快乐,更何况那个“别人”还是她一直看着很碍眼的赫连长葑。

    尽管,她并不是太相信赫连长葑真的失恋了。

    “怎么回事儿?”微微凝眉,夜千筱顺着狄海的话问了一句。

    “呃,”已经确定周围没人的狄海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旋即便心不在焉的寻找下一个藏身之处,但还是不忘记回答夜千筱的问题,身子朝她靠近几分,像是做贼心虚似的将声音压得很低,“下午队里有人去办公室找他,在门口听到他在通电话,就是女人之类话题的,据说他当时很不高兴,吓得人都没敢进去。之后整个下午队长的脸色都很阴沉,手段就更不用说了,把怒火全部发泄在我们身上。你说说,这都不是失恋,还能是什么?”

    据说……

    听墙角……

    还有推测……

    夜千筱已经毫不犹豫地将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降低到了百分之十。

    正所谓以讹传讹,如果没有得到赫连长葑的亲自确认,那这件事就算再如何的“有可能”,也有可能是个天大的误会。

    对此深有体会的夜千筱,自然是没有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你不相信?”狄海仿佛看出了她的想法,顿时便皱起眉头上下扫了她几眼,渐渐地将注意力放到她身上来,“我们队长这款型男可是很受欢迎的,无论到哪儿追他的可是络绎不绝,队长也是个男人,凭啥就不能看中哪个女人,避开我们谈个恋爱,再因为没有时间陪女友而失恋?”

    出乎意料的,夜千筱眉目微动,但是很顺从地点了点头,“有可能。”

    “当然有可能!”见到夜千筱点头,狄海的八卦心思就蹭蹭蹭地冒了上来,他脸上带着些许邪恶的笑容。

    “你知道吗,以前就听老兵们说过,我们那儿的掌厨的大叔曾经直言问过队长,他到底是不是个gay,否则怎么一直都没有找对象之类的。当时队长的反应没人知道,但这事儿就被当做了茶余饭后的话题,据说当时传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被队长知道后狠狠地罚了一顿后,传闻才渐渐的淡了下去。”

    说着,狄海又颇为放心的松了口气,斩钉截铁地道:“现在好了,队长这次失恋,就让谣言不攻自破啦!”

    “……”

    夜千筱听得他将一连串的话语说完,再看着他坚定不移相信谣言的表情,沉默了会而后便主动地往后面退了几步。

    与此同时――

    “砰砰砰――”

    枪声从狄海的背后响起。

    早已悄无声息地站在狄海身后的赫连长葑,在听完他的长篇大论后,便没有丝毫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对狄海进行惨无人道的子弹射击。

    十五发子弹,在转眼间就被彻底地打完。

    夜千筱的面前,除了站立在黑暗中的赫连长葑外,只有那个被打趴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的狄海。

    真够狠的!

    虽然那都是些空包弹,但他手里拿着的可是步枪,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对自己进行如此惨无人道的攻击……

    队长果然是失恋了才会这样冷血的!

    “你的夜宵。”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直接将手里的夜宵给递到了赫连长葑的面前。

    赫连长葑站在黑暗中,手电筒的灯光照到他的脚边,将黑色有质地的军靴照得清清楚楚的,愈发涣散的光芒落到他的上身,将他的轮廓隐约的照了出来,朦胧的光线仿佛垂落下来的剪影。

    他的视线好似无意的落到了夜千筱的身上,给人以居高临下的感觉,无端的增添出几许压力,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他没有伸手去接夜千筱递过来的夜千筱。

    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诡异。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疼得骨头都快散架了的狄海抬起了手,颇为无力地抗议道:“队长,我是被她给找到的,你占便宜了,不公平!”

    连续两次都被夜千筱给撞到然后找出来,狄海心里气得极度不公平,每次都是被撞破后才被队长找到的,他就是觉得憋屈啊!

    这就跟被人冤枉的感觉一毛一样好么?!

    所以,狄海就算已经处于半残疾状态,也要抗议到底!

    突如其来的叫喊,很自然地将两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不公平?”

    赫连长葑瞥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举手抗议的狄海,手里的步枪在他的手臂上戳了戳。

    于是,狄海很快的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忍者浑身的疼痛,硬是“啪”地一声做了个标准的立正姿势,眉头疼的抽搐可他双眼却尤为坚定,“是的!为了保证公平性,我提议重来一次!”

    若是平时,狄海是绝对不会有如此大的胆量、明目张胆地跟赫连长葑提出抗议的,但今天他确实吃了雄心豹子胆了,首先有夜千筱充当挡箭牌,其次就是自己不是被赫连长葑找到的,心里很是不舒服,而最后便是今天有些儿兴奋,或许是因为他们的队长并不是个gay,有或许是因为他们终于可以瞧瞧自己队长的笑话了。

    总而言之,狄海就是那么胆大包天的提出了“重来一次”。

    而,赫连长葑审视的目光盯着他,那种一寸寸的增强的凝重和威压,导致狄海刚刚底气十足地防线正在一点点地崩溃,直到他打算松口的刹那,却又听得赫连长葑忽的开口,“可以。”

    可以,他同意。

    意料之外的答应,倒是让狄海冷不防地呆了呆。

    然……

    “这次换她找。”

    淡淡的说着,赫连长葑再度将视线转移到夜千筱身上,同时还颇为云淡风轻地将个并不能轻易完成的任务抛了过去。

    偏偏,夜千筱一点儿都不想拒绝。

    眸光微微闪烁着,夜千筱直接迎上他意味深长的视线,嘴角却勾起了抹淡淡的笑容。

    可以说,自从上次见到过那群人的训练后,夜千筱一直都在期待跟这群人来场比试,任何形式的比试。

    光是用眼睛看,是很难去测量的。

    他们看起来很厉害,但并不代表他们在实战中同样厉害。

    夜千筱的经验是可以跟赫连长葑相提并论的,有关埋伏的技巧她也学过很多,一般的人在她面前就跟个透明的似的,根本就没有藏身的余地。

    比如,狄海。

    “哈?”狄海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无法理解的望着赫连长葑,“她?为什么?”

    在狄海看来,夜千筱就是他的克星,只要她一出现,他狄海任何高明的伪装都会被彻底地击溃,再如何坚强的心脏受到夜千筱那千万点的伤害值,基本上也达到了血槽全空的地步。

    更何况,他已经半死不活了。

    可是,在训练方面向来不会听他们叫嚷的赫连长葑,当下就打开了连通其他人的耳麦,“再次隐藏,所有被找出来的,明天训练翻倍。”

    话音刚落,通讯频道里就传来了各种埋怨声,一个个的都怨声载道的,简直跟怨妇有的一拼。

    倒不是他们对自己没有信心,可他们不知道找人的是谁,下意识地觉得是赫连长葑过来找。

    像赫连长葑这样厉害的角色,让他们全军覆没那还不简单?

    想让他们训练加倍那就直说啊!这样反复打击他们有意义吗?!有意义吗?!啊?!

    “十五分钟。”

    没有让他们将牢骚全部吐完,赫连长葑就冷冷地开口,把所有的怨气都压制下去。

    “队长……”

    狄海颇为埋怨地瞅着赫连长葑,溢满可怜的眼睛里不知盛着多少的可怜,甚至还夹杂着几分扭捏,简直像极了小媳妇的模样。

    “没胆子了?”赫连长葑斜着眼看他,冰冷的刀锋顺着飞过去,吓得狄海的小心脏一个劲儿直颤着。

    于是,为了表明自己并不是个怂蛋,狄海立即站的笔直笔直的,坚定有力的吼道:“怎么可能,我是怕赢了个娘们儿不光彩!”

    然而,如此表明心迹的话语刚刚出口,狄海就从另一个方向感到一阵冷气逼近,比起赫连长葑的威压更要多几分凌厉和危险。

    杀气弥漫。

    狄海硬着头皮不肯偏头,完全杜绝直接撞上夜千筱那锋利眼神的可能性。

    “她过来玩儿,不光彩什么?”赫连长葑不紧不慢地说着,然后抬手弹了弹耳麦,对着那群在暗处静耳聆听的人平静道,“这次机会是狄海给你们找来的,记得感谢他。”

    话音落却,安静的频道里便再度响起了嘈杂的声音,所有的话语全部带着问候狄海祖宗的字眼,毫无疑问的,如果他们现在就站在狄海面前,狄海肯定分分钟先被他们的热情给打趴下来,才有机会去辩解。

    “我不是……”

    被坑了的狄海一个头两个大,刚刚想说话来辩解,旁边的赫连长葑就已经将通化设备给关上了,摆明了就是不给他任何的解释机会。

    这是存了心的要坑死他啊!

    不过,聪明人在得到教训的时候会反思,狄海不清楚是自己最开始的话惹恼了自家队长,还是因为跟夜千筱同样看他不爽所以串通一气,或许是……某些原因。

    但是他有些小聪明,既然惹不起那他就躲。

    “我马上就走!”

    识趣地说着,狄海脸上堆满笑容地朝两人说着,旋即便飞快的跑到了黑暗的丛林之中。

    当务之急,抓紧时间赶紧找地方潜伏才是真理!

    可是,当浑身都带逗逼属性的狄海跑开后,赫连长葑和夜千筱两人之间的气氛中,仍旧带着一片诡异。

    略带好奇的打量了赫连长葑几眼,夜千筱将手里的夜宵直接往他的怀里一塞,坦然道,“给。”

    “温热。”

    赫连长葑抬手试探了下温度,很自然地朝夜千筱说了句。

    其中调侃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夜千筱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这次赫连长葑没有随便乱跑,她自然也不需要到处去找人,加上今天带的是份粥,也没有那么容易变凉。

    “枪。”

    顿了顿,夜千筱朝赫连长葑伸出手。

    “我忘了补充,”忽的,赫连长葑似是才想起一样,却掩饰不去眸底的笑意,“他们身上有枪。”

    言外之意,手里想要握住枪,必须要自己去抢才成。

    十五分钟。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夜千筱跟赫连长葑坐在同一块石头上,一个安静的吃着夜宵,一个安静的望着夜空,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但气氛却没有多少的尴尬,反而显得格外的随意。

    寒冷的夜风徐徐飘来,夜千筱的注意力渐渐被拉到现实中来,她无聊的动着自己的手腕,然在某刻见到在前方有些晃动的影子,眉宇间多出些许思索之色。

    就连吃个夜宵都缓慢优雅,不发出丁点儿的声响,甚至带着令人心悸的美感。

    “听说你失恋了?”

    随手折了根草把玩着,夜千筱忽的偏过头,朝着坐在身侧的人问了句。

    “……”

    赫连长葑脸色微黑。

    似是觉得有趣,夜千筱眼眸眨了下,旋即微微眯起了双眼,煽风点火的问道:“或者,是个gay?”

    神色有过片刻僵硬,但之后赫连长葑却又变得自然起来,他神情慵懒而优雅,在朦胧的黑暗中犹如潜伏的猎豹,唇角勾起的模样,显得危险而迷人。

    “你觉得呢?”赫连长葑忽地靠近,近乎凑到了她的眼前,他的笑容蛊惑而神秘,缓缓流淌的声音随时都能牵动人心,“失恋,gay,或者……其它?”

    近距离的见到那张俊美的脸,夜千筱微怔,下一刻便往旁边轻移,不动声色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颇为散漫地开口,“不知道。”

    她确实不知道,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没有失恋,也不是个gay。

    这些都是很避讳的问题,再如何的假装也可以看出痕迹,可他用那双深邃蛊惑的眼睛全部将其否定,因为他除了某些恶趣味之外,就连半点儿遮掩都没有。

    夜千筱本就是带着调侃的心思引起话题的,并没有真的想要追根究底挖掘事情真相的意思,但,没等她合适的将话题给引开,悠扬的音乐声就从夜色中响起,纯粹的旋律在最初那刻就将两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奇怪地挑眉,这位训练也带手机?

    与她所想的不同,赫连长葑连电话都没看,就似是知道是谁打过来的,眉头皱了皱,旋即直接将手机给拿了出来,扫了眼屏幕就直接拉开了听话。

    “咳咳咳……”

    电话那边的人还没开口呢,就听到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惊得夜千筱抬眼扫视了赫连长葑一眼,但对方却云淡风轻,仿佛根本就不将这点儿小风波放到心上似的。

    “长葑啊……”

    过了好一会儿,那咳嗽声总算是安静了下去,但紧接着响起的是有气无力的虚弱唤声。

    寂静的夜晚什么声音都很是清晰,闲在旁边什么事都没有的夜千筱,将通话声音听得清清楚楚的,对方的声音很苍老,估计是爷爷之类的身份。她原先想着要不要回避一下的,但赫连长葑却表现的泰然自若,也根本没有想要回避的意思,她当然也就乐得在旁边悠闲自在。

    “在。”

    缓缓的,赫连长葑简单的应声,但很自然地透露出些许包容。

    “咳咳……”听到回话,那边又是一阵咳嗽,最后才虚弱道,“离开部队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赫连长葑凝眉,尽管很是抗拒这样的问题,但语气却十分的平和,“不需要考虑。”

    “你……”那边猛地一提起,霎时褪去所有的虚弱,声音立即变得中气十足来,“小兔崽子,你就眼睁睁看着我们赫连家断子绝孙吗?!再过几年你都要奔三了,婚也没结,孩子也没生,连个对象都没有找,你要是在部队继续混下去,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难不成还让你妈继续生一个,给我们赫连家传宗接代吗?!”

    身子微微往后靠了靠,赫连长葑神情慵懒,颇为赞同地开口,“主意不错。”

    “长葑,”电话那边的声音忽然软了几分,带着商量的口吻,却又增添不少悲伤,“国家有很多的战士,你也为它做过不少事了。这个国家,少了你一个,没有关系,可我们家,只剩下你了。”

    赫连爷爷话语很沉重,没有最开始接电话时的装模作样,也没有刚刚的怒气冲冲,剩下的只有些许无奈和悲伤,仿佛一点点地将显示摊开在眼前。

    就算是在旁听着的夜千筱,都觉得他说的很在理。

    显然,赫连长葑并不是那种在部队里混日子的人,他需要做很多事,需要上战场,也需要拼命,这些都是无可避免的。

    普通的人被送到部队里来,顶多是想过来历练历练而已,当了几年兵回去都不见得见过什么鲜血。可赫连长葑身处那样的位置,是没有丝毫能够逃避的余地的。

    她曾经在极其混乱的非洲见过他,他跟他的队伍巧妙的化装成佣兵融入他们,行为做事都没有任何的异样,这不仅需要胆识和力量,还有足够的智慧。总归到最后他还是将她骗得团团转,心甘情愿的帮助他做了很多的事情。

    尽管现在很气愤,但她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很有头脑的人。

    可是,就算他所有的计划都很顺利,但他们还是会遇到过战争,真实的子弹射入血肉、胸膛,不会给你任何躲避的机会,在那样的战场上,真正瞅准你飞过去的子弹或许不值得在意,可到处飞过来的流弹或者是重武器,总会在不经意的地方夺去你的性命。

    正因为夜千筱见到过,所以她才真正知道危险,也清楚识趣点儿的人都应该远离。

    然而,赫连长葑他们所要面临的,或许还有更多。

    当兵而已,为了国家奉献出性命,得来的不过是点荣誉,甚至于以赫连长葑他们那样的身份,所有的资料全部保密,就连应有的荣誉都有可能被剥夺。

    对于国家来说,谁都可以上,只要你能力足够,可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或许没有他便会支离破碎。

    似是感觉到夜千筱注视的目光,赫连长葑微微偏过头看了她一眼,神色间没有意想之中的沉重和考虑,仿佛这样的问题对他来说,已经没有考虑的余地。

    他收回视线,淡然开口,“我们这里,很多独生子女。”

    “……”

    电话那边稍作沉默,显然也被堵得没话说的了。

    赫连爷爷争辩不下去,又跟个小孩子似的开始撒娇耍泼玩无赖,“我不管,你年初必须回来,我给你挑了些好姑娘,回来就给我相亲,不结完婚你就别想走!”

    “成。”

    赫连长葑应得果断而直接,仿佛连思考都没有,就答得如此的干脆。

    只是,少了些真诚。

    夜千筱在旁边翻了个白眼,一听就知道他在敷衍,估计赫连爷爷这么善作主张了,他过年都不见得会回去。

    而,赫连爷爷显然太过相信自己的孙儿了,乐呵呵的还真的把话给信了,然后开始絮絮叨叨的跟赫连长葑讲述自己选中的那几个“好姑娘”,详细的介绍差点儿连人家多少头发都调查出来了,简直比媒婆更要热心。

    在旁边光明正大“偷听”的夜千筱,刚想着时间差不多了要走人,可还没等她站起身,手上就忽的缠上来个冰凉的物体。

    “嘶――”

    刺痛的感觉传来,夜千筱下意识的倒吸了口冷气,旋即手一翻便抬了起来,只见条长蛇咬住她的手背,身体正被悬空带了起来,长长的蛇身犹如绳子在跳舞般,看着极其惊心动魄。

    而在半空中,不过一瞬的拉扯间,长蛇就被迫松开了夜千筱的手背,紧接着便垂直地坠落下去。

    被咬的夜千筱自然没心思顾及这条蛇,但它还在半空中未落下之际,旁边就忽的扫过了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捏住了蛇的七寸,蛇头蛇尾顿时拼命挣扎着,奈何赫连长葑的手劲过大,也毫无怜悯之心,它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逃生机会。

    短短几秒钟,这条白黄交错色彩鲜艳的蛇就彻底地咽气,赫连长葑抬手直接将它给丢出了好几米后,便将夜千筱被咬住的手直接抓到了自己手中。

    “玉米蛇,没毒。”

    手忽的被温暖的手掌抓住,夜千筱眸光闪烁着,欲要挣脱开来,但五指被他紧紧攥住,毋庸置疑的力道,让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手背上有两个血洞,但是因为及时反应过来,所以伤口并不深,只是有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出,看起来有些碍眼罢了。

    还在通话的手机被赫连长葑一把挂断,在外训练肯定会常常受伤,习惯原因就算是简单的训练,赫连长葑身上也带了紧急处理的绷带和药物。

    他的动作很熟稔,清理、包扎,简单的几个动作被他串在一起,便是眼花缭乱连看都来不及,没一会儿夜千筱的手就已经被彻底处理好了,明明还带着刺痛的伤口,但手背早已被围上了层层绷带,提醒着她刚刚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夜千筱皱起的眉头总算舒缓了点儿,她摆动了一下自己的手,便朝赫连长葑微微点头,“谢了。”

    视线总算从她受伤的手背上移开,可赫连长葑才瞥了她一眼,挂断没多久的手机铃声便再度响了起来,他随意地扫了眼,犹豫片刻还是将手机给拎了起来。

    然,刚刚拉开,就听到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刚刚什么声音,你们队里怎么会有女的?!”

    呃……

    清晰地将老爷子的话听到耳中,夜千筱眨眨眼,难得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不过,这种时候只能纯当什么都不知道。

    赫连长葑眉头微动,可是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老爷子的声音又放软了许多,“你……不会是在部队有女人了吧?”

    完全没有将心思放到这方面的夜千筱,刚想着该动身了,却忽然听到旁边的人直白的回答。

    “嗯。”

    简单的一个字节,却将怀疑的事情肯定地摆了出来。

    他在承认。

    夜千筱的身子顿时就僵了僵,眼风如刀般扫向赫连长葑的方向,手指骨节咔擦咔擦地响动着,带着绝对的威胁成分。

    然而,赫连长葑挑眼看她之际,却夹杂着几分笑意,仿佛似有若无的挑衅。

    事实上,他就是真的指明了是夜千筱,那夜千筱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就像有人想要故意抹黑她,而她除了将人揍一顿或是威逼利诱之外,也没有其余的办法。

    总不可能将嘴巴给缝起来吧?

    更何况,他又没指名道姓的,只是借题发挥而已。

    “哈哈哈……你小子,还瞒着我不说,哪家的姑娘啊?”赫连爷爷冷不防地开怀大笑,但笑到中途声音微转,声音立即就正经起来,“不会骗我老头子的吧?”

    “不敢。”赫连长葑一本正经。

    经他开口说过的话,总是很容易让人信服。

    赫连爷爷顿时喜笑颜开,跟个小孩儿似的,直嚷嚷着要“孙儿的对象”来接电话,但却被赫连长葑三言两语的打发了。

    不过这孙爷俩挂断电话的时候,都对各自的小心思心知肚明,赫连爷爷嘴上说的那么热情,可保不准是丁点儿都不相信赫连长葑是有“对象”了的。而赫连长葑尽管装模作样的哄着,却也清楚赫连爷爷并不是那么好骗的。

    只是,出门在外,几年都见不到一面,能够说几句顺从老人家的话,总归也是好的。

    “我走了。”

    拍了拍衣袖上的尘土,眼见着赫连长葑挂断电话,夜千筱也不在这里久留,准备着调整心态去找那群早已找好藏身之所的尖兵们。

    可是,她起身后,还没有走几步,脚步就忽的顿了下来。

    犹豫着偏过了身,她的视线扫向隐如黑暗中的赫连长葑,神色间有着散不去的好奇。

    “嘿,你为什么当兵?”

    轻抬眼眸,夜千筱似是打趣的问着,挺感兴趣的样子。

    她一直无法理解所谓军人无私奉献的精神,为什么会当兵,因为心里那点豪情壮志,还是想找个适合自己发挥的地方,亦或是……其它各种各样的理由。

    她至今无法理解。

    可既然都到了这种地方,总是会接触这样的问题,除了豪壮与激情外,有其它目的的也不少,就如夜千筱是以接触未婚夫徐明志而来的。

    那么,他呢?

    她确实很好奇。

    赫连长葑微微抬眼,有月光洒落到他那如画的眉目上,染得几分朦胧几分心惊,刚毅俊美的脸庞没有任何变化,但眉眼里却流淌出几分柔和。

    “保家卫国。”

    保家卫国。

    他说的很云淡风轻。

    听起来也很敷衍随意。

    夜千筱微怔,思索与好奇的云雾渐渐淡开,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地闲散和慵懒。

    保家卫国,每个当兵的都被冠予这样的责任,但真正能将它放到心里的就少之又少。最起码在夜千筱上政治课的时候,她一直将这四个字当做无稽之谈,因为说的光鲜亮丽,实际上以一人之力并不能做出多大的事情。

    可是,这几个字从赫连长葑嘴里说出来,她却怎么也轻视不起来。

    有些人就是有这种魅力,只要是他开口说过的话,任何人都无法去质疑。

    更何况,保家卫国,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有。

    这是每个战士都在做的,也是每个前来当兵的人最美的梦想。

    她忽然有些理解自己为什么总是会不问缘由的去相信他,也能理解很多人都跟她的感觉一样。

    因为,像他这样的人,特别值得。

    ……

    夜色很静,静到任何的动静都被发现。

    按照赫连长葑的规矩,其他人有十五分钟的隐藏时间,但寻找的人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赫连长葑的记录是多少,夜千筱并不知道,不过她却在八分钟之内,将所有隐藏好的战士们全部找了出来。除了第一个幸运点儿是被她“勒死”的之外,其余的都是远远地被她的子弹射中,连窝都没有焐热呢,他们就已经光荣“牺牲”了。

    好在夜千筱并没有那么变态,或者说没有赫连长葑那么财大气粗,她节约用弹,所有人多被一枪爆头,管你隐藏的再深也毫不例外。

    然而,她这边轻轻松松地解决完的人,那些战士们可就懊恼地想哭了。

    要是队长找出他们,他们谁也不敢有任何怨言,因为那是队长啊!谁敢挑衅他的实力?!可,偏偏现在找他们的是赫连长葑随手指过来一个炊事员,更重要的是她还是个女的,所以这帮精英们就集体被刺激疯了,各种悲哀的搂住对方的脑袋哭诉。

    “作为一个女的,她敢不敢不要那么强悍点儿?”

    “就算被赶老部队都没这么丢脸啊啊啊!”

    “这想死的心情……”

    ……

    嘈杂热闹的话语归结在一起,最终汇聚成一句话――

    简直太特么伤自尊了!

    队长要再怎么玩下去,他们的脸到时候往哪儿搁啊!

    然而,夜千筱临走前还要故意膈应他们一把,将所有缴获的枪支往人堆里一放,然后光明正大地朝他们告别。

    “再见。”

    摆了摆手,她玩着手中电筒,然后扬长而去。

    “操……”

    “靠……”

    “妈的……”

    望着她的背影,各种脏话齐齐爆发出来,一只只训练有素的鬼魂们,被她火上浇油的行为气得暴跳如雷,偏偏任何办法都没有,就连找个借口打一架都没可能!

    那是个女的!

    他们霸道的解决办法是行不通的!

    *

    回到宿舍的时候,早已响过了熄灯哨,宿舍内黑咕隆咚的,甚至还传来细微的鼾声。

    但是,夜千筱才来到自己的床边,就感觉到缩在自己床上的人。

    隔壁上铺没有人。

    被子几乎都盖在刘婉嫣的身上,只是待到夜千筱细看时,她缩在被窝里的脑袋忽的抬了起来,睁开的眸子像是坠入了黑暗的海洋般,折射着细碎的光亮。

    “一起睡。”

    刘婉嫣忽的朝夜千筱咧嘴笑了,但那样的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

    微微顿了顿,夜千筱侧身就往她的床铺走,可突如其来伸过来的手,却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肩膀,有种就是要跟她杠上了的架势。

    挑眉,夜千筱偏过身。

    “一起睡。”

    黑漆漆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刘婉嫣目光幽怨而哀伤,但却无比的固执,仿佛死缠上夜千筱不肯罢休似的。

    夜千筱扫掉她的手,淡淡道:“不习惯。”

    从小她就很**,懂事起连母亲都没跟她睡过,当佣兵的时候,就算跟大堆糙老爷们以地为席,他们也不敢靠近她。

    旁边睡着人,她的警惕性会大大减弱,这是种很不好的感觉。

    尤其是,部队的床铺那么窄小,两个人挤在一起……

    想想她就满头黑线。

    “就今晚。”刘婉嫣坚定而执着,完全没有退让的意思。

    悠悠转向她身边,夜千筱细细地打量了她一会儿,脸色苍白如纸,双眸光芒黯淡,就连眼角眉梢都写着“我很悲伤”四个字。

    夜千筱不清楚她怎么着了,或者说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毕竟心肠也没有硬到那种地步,过了会儿,她便撑着床沿,轻巧的跳了上去。

    然而,才刚刚在床侧躺下,刘婉嫣整个身子就撞了上来,两人靠的极近。

    “离远点儿。”夜千筱嫌弃地皱着眉头,却没有真的将她给推开。

    刘婉嫣毫不避讳地趴在她身边,但眼神却意味深长,似是闺蜜间谈话的语气,“千筱,你谈过恋爱吗?”

    果然有问题。

    夜千筱微微凝眸,声音不咸不淡地,“没有。”

    对这种事情夜千筱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她的世界里生存才是首选,爱情不过是调味剂而已。撞到合眼缘的在一起倒也没关系,但更多的还是以利益为重,真正将爱情放在多么重要位置上……

    将自己的弱点摆出来,显然是个傻子。

    在那样的世界里,她见过各种各样图谋不轨蓄意靠近的,看着都觉得烦,哪里还会……

    呃,谈恋爱?

    不得不承认,夜千筱觉得一本正经地说出“谈恋爱”三个字,还挺幼稚的。

    “没有吗?”刘婉嫣疑惑地瞅了她一眼,仿佛有些奇怪,但很快又似是理解地点了点头,“不过也正常,你看起来不像是懂感情的。”

    “……”

    夜千筱半垂着眼睑,硬是没将这个女人从床上扔下去。

    将刘婉嫣往旁边推了推,夜千筱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同时也不忘插她一道,“你被谁伤了?”

    本来还对夜千筱明嘲暗讽的刘婉嫣,脸色顿时僵了僵,被戳到心事的她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又不规矩地爬到了夜千筱身边,满脸的忧伤和忧愁。

    一改平时女强人的模样,现在倒是显得格外小女人。

    她耷拉着脑袋,眼睛半眯着,无法掩饰眸中哀怨,老实巴交地跟夜千筱开口道:“我刚刚跟他表白了,但是他二话不说就把我给拒绝了。”

    “部队的?”夜千筱试探地问了句。

    虽然在炊事班可以偷偷默默地用手机,但直觉告诉她,刘婉嫣并不是跟外面的人坦白的,她的焦虑明显在于接下来该怎么办,而不是各自静一静调整好心态。

    可是,在炊事班夜千筱和刘婉嫣分工不同,除了共同训练的时间里,其余的时间基本上都很难撞到一起。不过她知道刘婉嫣老是往新兵训练的地方跑就是了。

    “嗯。”刘婉嫣轻轻点头,眉宇间有着化不开的苦恼,“我该怎么办?”

    夜千筱沉默了一下,却没有回答她,反而继续问道:“谁?”

    听到这问话,刘婉嫣的眼神顿时躲闪了起来,可夜千筱盯在她身上的目光却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最后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刘婉嫣才叹了一声,吞吞吐吐地开口:“宋子辰。”

    “他?”

    夜千筱脑海里顿时浮现出那个男人的身影,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温润明朗,而且还特别优秀。那是个看起来很好很优秀的人,也是引得很多女兵前赴后继的,可夜千筱对他并没有多少好感。

    “对,就是那个长得很帅的……”顿了顿,刘婉嫣又想到新兵连的事情,冷不丁的凉飕飕地补充道,“也是被你的阴谋诡计坑过的那个男兵。”

    想起夜千筱当时霸气威武的挑衅所有男兵,然后却以耍阴招背地里暗算来获胜的手段,刘婉嫣就有些哭笑不得。

    霸气是霸气了,理由也说得过去,但怎么着都有些丢脸。

    当时的夜千筱在刘婉嫣的心里,那就是个*裸的无赖,根本就没有亮点可言。

    “我知道。”夜千筱应声,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很是随意地给她提建议,“你想追就去追,追不到就找其他的。”

    “……喂!”

    心乱如麻的刘婉嫣,被夜千筱一句话就给呛到了,顿时所有的忧伤苦闷都变成了纠结无奈。

    这个道理谁不知道啊……

    问题是,怎么才能把人给追回来好吗?!

    可,不等刘婉嫣继续去问,夜千筱又轻飘飘地丢过来一句话,“明天考核,早上不用训练,你慢慢忧伤。”

    说完,夜千筱便翻了个身,安然的睡了过去。

    刘婉嫣心里憋屈不已,好不容易想找夜千筱说个话,没想到这还是个完全没有情趣的家伙,跟她吐苦水只能遭到无情的打击和狠狠地插刀。

    苦恼的翻了个身,刘婉嫣有些赌气地将大半的被子给抢到了自己的身上。

    然,黑暗中,属于她的手机,却忽的亮了起来。

    因为最开始她就睡在外面,所以手机也摆在了枕头外面,而这个时候夜千筱正睡在这里。

    微微眯起双眸,夜千筱随意地将手机拿了起来,刚想着将手机丢给刘婉嫣,眼角却忽地瞥到手机屏幕上“宋子辰”三个字,动作便倏地顿住了。

    ------题外话------

    昨天到的学校,心情有些调节不过来。

    不好意思啊,那么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4话:情之一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