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5话:变态的考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手机屏幕并不亮,暗度被调到了最低,但蹦出来的信息,却毫无保留地映入眼帘。

    夜千筱的目光在那行字上停顿几秒,旋即手掌一翻,手指点了点手机旁边的按钮,让屏幕关上后,便随手一抬,直接将其丢到了对面刘婉嫣的床铺上。

    很轻微的响声,就连刘婉嫣都未曾惊动。

    不明用意的信息,暂时没有让刘婉嫣知道的必要。

    天色太晚,她可没那么多时间陪陷入单相思的女人絮叨。

    次日。

    天才蒙蒙亮,宿舍内就响起了兴奋的惊呼声。

    在敲打声的催促下,刚刚穿戴整齐来到门口的夜千筱,冷不丁地扫了刘婉嫣的床铺一眼,只见她眉眼带着喜悦的笑容,手里捧着的手机被她视若珍宝般,掩饰不住的高兴。

    无聊的抬了抬眼,夜千筱有些莫名其妙,也没有多加理会便走出了门。

    她看过那条短信,加上符号才五个字――

    夜千筱无法理解刘婉嫣的兴奋,因为拒绝过后类似如此暧昧的信息,只会让人觉得这是在欲擒故纵。

    很没意思。

    可以说,她对宋子辰任何好感都没有。

    ……

    因为是炊事班第一次有人参加新人训练,尽管事先需要考核,也不清楚她们俩能不能过关,但整个炊事班的气氛显然很高。

    当然,副班贺茜和害怕两人的温月晴,肯定是不在其中之列的。

    那天早上,夜千筱采购回来后,就算炊事班的厨房已经忙得热火朝天了,林班长硬是什么事儿都没让她们干,才刚进厨房的大门就被他给轰了出去。

    “这林班长也太好了点儿吧。”

    刘婉嫣摸着下巴,顺着林班长呵斥的声音,同夜千筱一同走出了厨房。

    耸了耸肩,夜千筱动了动自己受伤的手背,淡淡的补充道:“以过考核为前提。”

    她们俩能够参加新兵训练,那是给炊事班长脸的大事儿,所以林班长只让她们做好分内的事情。但是,她们俩要是不过,那就是给炊事班丢了大脸了,到时候林班长恐怕就没有这么“好”,啥脏活累活都得给她们这俩新兵来做了。

    “也是。”

    说到这个,刘婉嫣便理解地点了点头,同时紧紧地握了握手,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动力。

    若是在生活中,刘婉嫣绝对是那种强势的人,她可以二话不说直接摔桌子撸袖子干架,但是在感情方面绝对是被牵着鼻子走的那种,看得再清楚也难免被迷惑,更何况她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次两次不成功绝对不会放弃,直到追到为止才是真理。

    昨天朝宋子辰表白过后,今早再见到对方的加油短信,顿时就对考核信心满满的期待不已,巴不得快点儿通过然后有机会跟宋子辰一起训练。

    夜千筱颇为打量地扫了她几眼,毫不掩饰自己嫌弃地意思,片刻后便淡淡地开口评价道,“傻。”

    “得,那您来说说,”刘婉嫣手臂搭上夜千筱的肩膀,不闹不怒的,倒是很有闲心地问道,“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办?”

    微微点头,似是思考的样子,夜千筱饶有趣味地朝他挑眉,“先奸后杀?”

    “靠!”

    刘婉嫣三观被彻底震碎,恨不得一巴掌将她直接给拍飞。

    她就不应该跟夜千筱问这个话题的!

    这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思想。

    然而,没等刘婉嫣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就见得夜千筱推开她的手臂,直接往前方走了过去,她不由得跟上几步,下意识问道:“你去哪儿?”

    “热身。”

    夜千筱回答得言简意赅。

    “哎――”刘婉嫣的脚步又加快了些许,视线古怪的扫了眼夜千筱手上的那层绷带,“一直忘了问,你的手是昨晚出去送夜宵的时候受伤的吧,发生了什么事儿?”

    “被树枝刮伤了。”夜千筱连脚步都未曾停顿,说的很是随意,自然也看不出真假。

    刘婉嫣狐疑地盯了她几眼,却没有察觉出丝毫破绽,可就是这么看不出真假,刘婉嫣心里就越是狐疑。

    走个路都能被树枝刮伤?

    像温月晴那种细皮嫩肉眼睛长在头顶的,倒是很有可能刮伤。但夜千筱却是截然不同的,她虽然做事很漫不经心,但心却细的很,做什么都带着警惕,如果连她都能走路被刮伤……

    那她昨晚去的山头,肯定是出鬼了。

    只是,既然夜千筱都在糊弄她了,肯定是不准备告诉她的,刘婉嫣识趣地很,再如何狐疑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操场上。

    晨练才刚开始没多久,但操场上已然呈现出一派朝气蓬勃的景象,只是晨练的训练量向来很高的赫连长葑他们,外加连队里的蛙人都不见踪影,估计在别的地方训练着,唯有那些负重跑完步后根据自己薄弱项目自主训练的新兵们,将整个操场都占据得满满的。

    刘婉嫣刚刚抵达操场,第一眼的目光就落到了正在跟人练习格斗的宋子辰身上,过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移开,但也很快地转到了正事上面,“我们从哪个项目开始?”

    夜千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跑步。”

    不过是来热身的,当然是跑步最简单。

    “得,我陪你!”刘婉嫣脸上笑意盈盈的,不掩眸中的隐隐欲动。

    就这几天的时间里,刘婉嫣就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体能增长速度,不得不承认,赫连长葑的训练方法虽然简单粗暴,而且极端严厉,可对拉升她们的体能却有很大的效果。

    她相信,不仅仅是她,夜千筱得到的收获也不小。

    从负重十公里,到负重十五公里,她们早已能够轻松克服。

    在谁也没注意到的时候,操场上忽然增添了两道身影,同样身着迷彩服的她们,自然而然的融入其中,不惊起丝毫波澜,更是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

    偶尔会有人从她们身边跑过,两个相貌身材出挑的女兵,引人注目是很自然的事情,但看到她们俩的士兵们也没敢太过明目张胆,甚至都不敢看得太仔细,对于她们俩的身份更是没有任何的怀疑。

    而,她们才跑没一会儿,同样在跑步的李嘉便加快步伐,跑到了她们俩身边来。

    “真的是你们啊?”李嘉轻快地跑在她们旁边,看清楚夜千筱和刘婉嫣的模样后,脸上的笑容立即露了出来,仿佛见到了很大的惊喜似的。

    “早啊。”

    自从得知李嘉徒手殴打几个女兵的光辉事件后,刘婉嫣对她的好感度就沿直线上升,这几天在食堂遇见的时候也有过几次会面,两人都是互相眼熟了的。

    “早!”李嘉面带笑容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过了会儿又看向夜千筱,“教官说,你们俩今天要进行考核,过了就跟我们一起训练,是真的吗?”

    “是。”

    夜千筱淡然的应了一声。

    刘婉嫣斜斜地看过去一眼,只觉得这女兵很好玩儿,便带着调戏的意味朝她问道,“怎么,不欢迎吗?”

    “没,没有。”李嘉立即摇了摇头,双眼都快眯成了月牙,“我等着你们。”

    “不怕我们连考核都过不了?”刘婉嫣挑眉,不依不饶地问着。

    “你,我不知道。”李嘉眨着眼睛,很是认真地朝刘婉嫣道,“但是,千筱肯定回过的。”

    “……”

    刘婉嫣嘴角微微抽了下,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没有摔倒在地。

    她这是被鄙视了?

    冷不防地微愣,刘婉嫣下意识地去观察了下李嘉的表情,比意料之中更多的欢乐和信心。

    虽然不知具体的原因,或许是在孤立中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伙伴,有或许是真心实意的希望夜千筱能够更加强大,总而言之,对于这次夜千筱能够加入新兵训练的机会,她肯定是非常高兴的。

    而且,她几乎是没有理由的去相信夜千筱,好像就算再如何困难的事情,只要是夜千筱就能够完成一般,就跟个疯狂的小粉丝似的。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似乎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坦率且真诚的女兵,刘婉嫣甚至绕过了夜千筱来到了李嘉的身边,她语气轻松,仿佛跟随意聊天似的,悠悠地朝李嘉说道,“嘿,要不我们俩打个赌吧!”

    “哈?”

    李嘉惊讶地看着她。

    刘婉嫣扬眉,笑着问她,“没兴趣?”

    “你说。”李嘉有些拘谨,慎重的语气看起来一本正经的。

    “是这样的,”刘婉嫣的语调也渐渐变得正经起来,她扫了眼没有参与话题意思的夜千筱,然后放心的开始拐骗李嘉,“这样吧,如果千筱能够在考核中赢我,也就是说如果她的成绩比我的要强,你就帮我一个忙,怎么样?”

    李嘉谨慎地看着她,不怎么上她的当。

    她在新兵连的时候听说过刘婉嫣的名字,也隐约对她有些印象,但她一直都觉得夜千筱不比刘婉嫣弱……

    顿了顿,李嘉直白地反问,“赢你,那不是很正常的吗?”

    “……”

    刘婉嫣哑口无言,感情她是真的碰到脑残粉了?

    心里无端的憋了口闷气,刘婉嫣刚刚想跟夜千筱吐槽几句,却忽的发现李嘉的另一侧早已没了人影,等她视线寻去的时候,便见得夜千筱早已领先跑了好几百米,远远地将她们俩给甩在了身后。

    李嘉和刘婉嫣默契地对视了眼,旋即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步跟上夜千筱的速度,当然之后也没有继续任何的话题。

    晨练的时间并不长,李嘉和刘婉嫣刚刚热身完毕,祁天一教官就吹着哨子让所有的新兵集合,然后整整齐齐地排着队去食堂吃饭。

    两分钟后,跑道上就只剩下夜千筱和刘婉嫣的身影。

    随着缓缓升起的晨光,有柔和的光线洒落在她们身上,不停奔跑的她们为清晨的精美画卷增添不少的生机。

    “你们俩,过来!”

    不一会儿,将所有的新兵都赶到食堂去吃饭的祁天一,总算抽了空走了过来,朝她们俩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停下来。

    很快,夜千筱和刘婉嫣并肩站在一起,身影笔直笔直的,在军姿上挑不出丝毫的错误。

    “部队是公平的,这点你们要清楚,就算你们顶着炊事员的身份,只要你们实力足够,摆在面前的机会就不会少。”

    祁天一面色格外的严肃,刚刚说话就是一口半官腔,似乎很想解除上次新兵大闹食堂时间后,两方之间的隔阂。

    “报告祁教官,我们相信部队是公平的!”刘婉嫣将话应得斩钉截铁,她目光灼灼,带着刺一样的目光直逼过去,光明磊落。

    言外之意,只要不做出所谓“不公平”的事情,她定然相信“公平”。

    祁天一的强调她们都清楚,但任何地方都被光明与黑暗交错充斥着,她必须保留自己的质疑能力,轻易被洗脑绝对不是她的做事风格。

    为了能参加新兵训练就感恩戴德,就更不可能了。

    被她的话给堵了下,祁天一脸色颇为不快,但他正在尝试尽量少跟炊事员起冲突,便直接绕过了这个话题,严峻地说道:“你们今天进行考核,相信刘班长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如果怕不过关丢脸的话,你们现在就可以选择退出,我也从不带临阵退缩的孬兵!如果你们有足够的信心,就跟我过来。”

    将夹杂着威胁意味的话语说完,有着冷面教官之称的祁天一,脸上的表情愈发的凝重起来,冷冰冰地扫了她们几眼后,便直接往训练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加油。”

    刘婉嫣脸上扬起抹笑容,不自觉间带有几分自信与张扬,本就漂亮的脸庞更是耀眼万分。

    “加油。”

    轻启薄唇,夜千筱眸子里也染了些许笑意。

    只是,相比刘婉嫣那外露的张扬,夜千筱却显得内敛许多。或者说,她根本就不觉得自己会通不过考核,自然没有担心的必要。

    祁天一来到训练场后,第一时间将她们领到渡海登岛400米障碍前,在提醒两人看清楚之后,便以最为直截了当的方式,他亲自示范如何穿越渡海登岛400米障碍,每个动作标准而迅速,看得人眼花缭乱。

    “啧啧,”刘婉嫣惊愕地望着穿梭在障碍前的身影,不由得感叹着,“这位教官虽然暴躁了点儿,训练的时候倒是比赫连队长敬业多了。”

    夜千筱收回落到祁天一身上的视线,旋即淡淡地瞥了刘婉嫣一眼,只是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不到五分钟,祁天一便跨越了所有的障碍,再重新回到了她们的面前,而且连呼吸都没有紊乱,于他来说似乎只是做了简单的几个热身动作罢了。

    “都看清楚了吗?”高喊一声,祁天一严肃地看着她们俩,铿锵有力的声音仿佛能在地上砸出回响,“渡海登岛400米障碍,给你们俩十分钟的时间。”

    “是!”

    刘婉嫣和夜千筱才刚刚应一声,就见到祁天一已经开始看表,两人自然也没有在原地停留,动作利落地就开始了这次的400米障碍。

    速度很快。

    原本浑不在意甚至连看都没想多看的祁天一,几乎是在看到她们的第一眼,眼睛就不由自主的睁大了,他讶然地看着两道跨过一道又一道障碍的身影,两人皆是不慌不乱地前行着,稳中求快,眨眼间就见她们越过很长一段距离。

    祁天一呆滞住了。

    他带过那么多的新兵,从来没有人在看他示范过一遍后,就将动作掌控的那么标准,而且速度还能够这么快!

    史无前例!

    “在考核呢?”

    忽然间,一道粗犷的声音从身侧传来,虽是询问却没有太多问的意思,反而更多的是陈述。

    下意识地偏过身,祁天一一眼就看到路剑的身影,神色冷不防地更是严肃了,顿时气沉丹田中气十足地喊了声:“队长!”

    路剑微微侧着身子,凝重锋利的目光从头到尾的扫了他一眼,这小子毛病倒是挺多的,喊个人都要那么气势磅礴,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死心眼!

    悠然将目光转移到正在跨越障碍的两道身影上面,路剑似是不经意地问了句,“这是第一项考核?”

    “是的!”

    作为个死心眼的兵,祁天一在他们连队里面,是比杨栗更要刻板的角色,也是一般人连玩笑都不敢随意乱开的存在。

    没办法,这家伙太犟了!

    路剑往前走了几步,继而随口问道:“你觉得她们成绩怎么样?”

    往前迈了一步,祁天一视线紧锁在夜千筱和刘婉嫣身上,非常正经的回答道,“很好。”

    确实很好。

    如果这是她们第一次进行渡海登岛400米障碍,那他可以肯定的说,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学习能力这么强的新兵,更何况她们俩还是个女的。

    路剑微微点头,“确实有长进。”

    虽然炊事班的平时都起的都比较早,而需要提前训练的夜千筱和刘婉嫣就更不用说了,她们俩起来的时候几乎是所有人睡眠最沉的时候,就算跟早起增加训练的新兵们时间都是错开来的,所以基本上没有人能够发现她们俩训练的事情。

    但是,这里可是他路剑的地盘,加上赫连长葑也没有故意瞒着他,所以赫连长葑帮那俩女兵训练的事情,他早就知情了,只是一直都没插手来直至。毕竟,就算是炊事班的,也有自己训练的自由,更何况士兵能够自己奋斗努力本身就是件很难得的事儿。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她们俩不过是早上练练,就能达到现在这种程度,从某个方面来讲,他还确实挺惊讶的。

    “长进?”祁天一顿时诧异,“您是说……”

    “不要拿看普通炊事员的目光来看她们俩,”路剑的身子转向他,然后抬手拍了拍他的胸脯,“记得,把考核的要求给我提高咯,你要是敢让她们俩过的那么轻松,那就给我等着瞧!”

    好歹他也是特地为了这俩女兵特地赶过来看的,要是不给她们俩增加下考核难度以来证明她们的临时教官有多厉害……

    那他路剑岂不是白跑一趟?

    缓了好一会儿,祁天一才从强大的震撼中渐渐反应过来,他不自觉地朝路剑敬了个军礼,一板一眼的应声道:“是!”

    直到讲完正事的路剑离开,祁天一的思绪还是处于愣怔中回过神,再去看那两个已经抵达最后障碍的两人,他便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中。

    白天的训练场几乎都是新兵占用的,也没有见到夜千筱和刘婉嫣来过,如果她们俩真如路剑所说有事先训练过,那肯定是用晚上空挡的时间。

    可,就那么点儿时间,就让她们俩练到这种程度……

    渡海登岛400米障碍,夜千筱和刘婉嫣所用的时间,不超过七分钟。

    “立正!稍息!”眼看着她们俩跑回自己的面前,祁天一立即高声下着口令,然后冷着眸子将她们俩打量了几遍,“接下来,武装泅渡,十公里!”

    十公里?

    刘婉嫣冷不丁的有些诧异,刚想询问夜千筱是不是她听错了,却忽的听到旁边的夜千筱的应声――

    “是!”

    很果断,没有任何犹豫。

    当机立断,刘婉嫣也高喊了一声,“是!”

    武装泅渡是指携带武器装备进行的游泳训练,像新兵连那种地方基本上是不会有的,不过因为夜千筱她们的新兵连就是海军,便也尝试过武装泅渡这样的训练。

    可是,当时她们游过最远的距离,是一千米。

    对于鲜有经验的她们来说,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海岸,狂风肆意,海水涨潮,荡起层层波浪。

    夜千筱和刘婉嫣已经全副武装,身后背着二十公斤的重量,对于现在的她们来说这点儿负重根本就不算什么,可在接下来的考核中,将会成为把她们拉入炼狱般的存在。

    “报告教官,”凝重地看了那浩瀚无际的大海几眼,刘婉嫣忽的扯着嗓子朝祁天一大声喊道,“请问,我们需要怎样的成绩?!”

    高昂的话语,在出口的刹那就被狂风席卷扯碎,可,每个字,还是清晰地落入了祁天一的耳中。

    祁天一负手而立,以同样的声音回敬她,“没有时间规定,你们跑完就合格!”

    过了会儿,刘婉嫣瞥了眼夜千筱垂下的手,心里有些不安,继续冲祁天一喊道:“夜千筱的手受伤了,可不可以戴只手套?!”

    “真正的战场,不会因为你哪里受伤就不降临!你们俩给我记清楚,训练的时候没有任何特殊化,不存在任何理由!”

    祁天一吼得掷地有声,在气势上呈现出压倒性的优势。

    话都说到这种地步,刘婉嫣总是再如何不甘心,也只能撇撇嘴,不再与之争辩。

    只是,偏偏碰到这个时候受伤,夜千筱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

    “报告!”

    在祁天一刚刚想让她们俩开始的刹那,又一道声音将其给打断,他狠狠地扫过去,便再次见到刘婉嫣那坚定的神色,手冷不防握紧了些。

    他就没见过这么麻烦的兵!

    “有事说事!”祁天一烦躁地皱了皱眉,满脸都写满了“不爽”两个字。

    刘婉嫣挺了挺胸,大声喊道:“我们还没有吃早餐,没法保证充足的体力!”

    还以为她真有什么大事的祁天一,听到这话顿时就怒了,脸色黑了又黑,冲着刘婉嫣就吼道:“现在放弃,你可以回去吃!”

    “那我们还是游完在回去吃。”刘婉嫣眯了眯眼,很识趣地退让了一步。

    当然,她就是想让这位教官好好气一气的,反正让她们待会儿折腾的半死,他要是优哉游哉的在旁看笑话,岂不是很划不来?

    “下水!”

    冷冷的哼了一声,祁天一也没有继续在岸上耗费时间,直接开始了她们俩开始了有史以来最为久远最为艰巨的一次武装泅渡。

    作为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夜千筱和刘婉嫣默契地伸出了拳头,于空中撞击了一下,似是鼓励又像是挑衅,旋即头也不回的直接走向大海。

    橙红的阳光冲破海岸线,光线在层叠云雾中折射而出,迎面而来铺洒在她们身上,暖洋洋的,为她们蒙上层朦胧的剪影,连轮廓都变得深沉起来。

    祁天一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她们俩进入海水中,凝眉沉思了会儿后,自己同样走进那片汪洋大海。

    他知道十公里需要怎样的毅力才能完成,也知道对于她们来说任务很艰巨,可既然基础的考核对她们来说不成问题,不如让他来看看她们是如何的坚毅与执着。

    对于军人来说,明知任务的难度还能勇往直前,这才是最重要的。任凭你能力多么强大,一旦在战场上有了退缩的症状,那么你拥有的所有力量,都将化为虚无,没有任何发挥的余地。

    ……

    蛙人的训练向来是很少改变的,基本上什么时候有怎样的训练,都安排的清清楚楚,但自从赫连长葑这个不速之客来了后,蛙人的训练生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完成眼前的任务后,接下来会面临什么。

    就像现在这样,赫连长葑或许一时兴起,就将自己的队伍和这群蛙人们,全部带到了海边来进行武装泅渡,十公里在两个小时内完成的相安无事,可一旦超出了时间,那就不好意思,不管是自己人还是蛙人,处罚一点儿都不会手下留情。

    徐明志他们是在回来的时候见到夜千筱和刘婉嫣的,大清早就被哨声吵醒的他们,直到现在连眼睛都没有闭过,一个个的就算再如何强悍,也饿的饥肠辘辘的,哗啦啦的正全力划船赶回去。

    可在见到两个女兵在海里武装泅渡的时候,他们的动作便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咋回事儿啊,她们俩怎么跟祁天一在一起?”

    最先出声的是宗冬,他不明所以地看着那两个在海里划动的身影,速度很慢很慢,但却没有停下的迹象,隐约认出了她们俩的身影后,宗冬那张包子脸顿时就变成苦瓜脸,光是想想都觉得替她们俩觉得累。

    “考核。”杨栗视线停顿在海面上的三个人影身上,声音缓慢而沉着,“她们今天参加考核,过了就参加新兵训练。”

    “嗬,”宗冬惊叹地接过声,视线黏在她们身上后难以离开,他忍不住咋舌,“不会吧,她们俩这不是存心找罪受吗?”

    现在的新兵选拔就祁天一一个人管理,等过段时间才会安排新的人手过去。祁天一的性格他们都清楚,一言不合就能跟人吵起来,他们这里几乎每个人都跟他动过手,尽管打完了还得称兄道弟,但气急了打几场是绝对免不了的。

    自从知道他成为新兵的教练后,他们这群人有事没事就喜欢去凑个热闹,看看新兵是怎么被蹂躏摧残的,正所谓辣手折花,说的就是他这个冷血动物祁天一。

    杨栗沉默了一下,面色沉重地补充道:“总比当炊事员要好。”

    自从知道夜千筱进入炊事班后,杨栗跟徐明志都纳闷了很久,尽管夜千筱在新兵连的成绩并不突出,但枪法却是无可挑剔的,他作为班长、徐明志作为教官,对夜千筱的评分都不低,按理来说夜千筱虽然进不了海军陆战,可去普通部队参加训练是很正常的。

    没想到……

    不过,相比当个炊事员混两年的时间,杨栗更希望夜千筱参加训练,无论以怎样的方式,她的枪法是不应该被埋没的。

    船上的其余人为此也议论了几句,可毕竟跟夜千筱和刘婉嫣都不熟,顶多就是打个见面眼熟而已,很快就继续开始划船,将话题给扯开了。

    然而,没一会儿,船上的人就只听得“噗通――”一声,眼见着一道身影扑入了海水中,犹如离弦之箭快速地游开。

    众人微怔,等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那是刚刚一直没有开过口的徐明志。

    “阿志,你不去吃饭了吗?”宗冬将手做喇叭状放到嘴边,冲着徐明志离开的方向高喊了声。

    “不去了。”

    回应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足够整只船的人都听清。

    十来个人坐在船上,渐渐地停下了划船的动作,一个个地面面相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们不能理解徐明志为何要下水,也不明白徐明志到底是冲着谁去的,但隐隐约约可以知道在那两个女兵中,肯定有他在意的。

    作为唯一知道内情的杨栗,看了徐明志的身影几眼后,便再度将浆给拿了起来,动作有力地滑动着,沉稳的声音落入每个人的耳中,“划船。”

    于是,一行人迟疑地互看了几眼,觉得干等在这儿也挺傻的,再看已经渐渐远去的船只,为了自己的肚子也不能就这么耗时间,估计着徐明志也不会闹出什么事儿来,便放心的拿起了木浆,奋力地划动着,加快速度赶上其余的船只。

    与此同时,在另一艘船上旁观许久的狄海,眼看着那三个身影愈发的远去,最终还是按捺不住,笑嘻嘻地凑到了赫连长葑的身边。

    “队长!”狄海喊得很是亲昵。

    赫连长葑斜了他一眼,意思很明显,废话少说。

    “你看――”狄海抬手指了指远处人影的方向,“那个是夜千筱吧?”

    微微顿了顿,赫连长葑的眸色忽的夹杂了几分威胁,顿时惊得狄海一个哆嗦。

    狄海立即弹开几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我这不是担心她们吗,她们考核不应该有武装泅渡才是,您看看这距离,都快五公里了,还没有一点儿停的迹象,万一要是游出了什么毛病,一不小心就溺水了……那时候谁给你送早餐和夜宵啊,是……啊,队长……”

    “噗通――”

    未等狄海的话说完,赫连长葑就一脚将站着的他从船上踢了下去,力道之狠没有丝毫手下留情,差点儿没让狄海一个措手不及给呛到水。

    船上其余的人默默地望着这一幕,倒是一点儿都不觉得惊讶,反而很乐意地看着狄海偶尔作一作死。

    反正被惩罚的是他,他们累了半天看个闲戏,那也是一种放松的方式嘛。

    狄海在水里宛若游鱼般翻了个身,很快就从水里冒出了头,他谄媚地瞅着赫连长葑,试探性的想爬上船,可他的手才刚刚搭到船边,就听得赫连长葑冷清的声音――

    “游回去。”

    被如此命令给吓住,好不容易搭到船上的手,下意识地又缩了回去,他可怜兮兮地望着赫连长葑和其余的队友,可却悲催的发现自己的人品似乎真的不怎么样,个个幸灾乐祸地朝他笑着,然后安慰着他放心的游回去,早餐他们会给他留一小份的。

    狄海悲催不已,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队友弃自己而去,坚强的心灵再度受到了万点的伤害。

    船上,赫连长葑看了渐渐远去的几个身影,神色平静自若,很快就将视线收了回来。

    他自然知道那是夜千筱她们,武装泅渡也不在考核的范围之内。但她们能够每天坚持早起锻炼,连他的训练都能够熬过去,简单的武装泅渡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他不会插手,这是她们自己的事。

    ……

    另一边。

    卸下负重的徐明志快速地在海水里游荡着,一公里的距离他很快就跟上去。

    这样是不对的,他不能参与祁天一的行动,更不能因为这种事跟祁天一发生争执。

    徐明志自己心里很清楚。

    但,祁天一这是在胡来。他以前训练过夜千筱和刘婉嫣,当然也清楚她们那时候的训练计划,武装泅渡她们确实有参与过,可却从来没有上过千米的。

    对于几百米就能让她们累死累活武装泅渡,一次性游那么长的时间,万一中间体力耗尽游不动了,祁天一一次性应付不过来两个人,她们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徐明志?”

    一直跟夜千筱和刘婉嫣保持着距离的祁天一,远远地见着徐明志划过来,顿时蹙起了眉头,略微疑惑地开口喊了他一句。

    徐明志犹如箭一般冲了过来,旋即在他面前稳稳地挺住,他扫了眼在十米开外缓慢划动的两个人,视线狠狠地盯上了祁天一,他冷声地问道:“多少公里?”

    没来由地愣了会儿,祁天一感觉到他的来势汹汹,但又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直言回答道:“十公里。”

    然而,他话音刚落,徐明志的手就已经揪住了他的衣领,他双目微红,眸光浸润着海水格外的湿润闪亮,在光线下折射着耀眼的光芒。

    “快让她们停下来!”他说的很急切,手中的力道不由得狠了几分。

    “你毛病吧?!”祁天一紧紧地皱着眉头,瞧得他那么暴躁,自己的脾气也上来了,语气更是不好,“快放手!”

    “靠!”

    徐明志没好气地怒骂一声,下一刻已经抡起了拳头,直接揍在了祁天一的脸上,力道冲击的祁天一直往后划了两米。

    “是你惹我的!”

    祁天一狠狠地一抹嘴,吐出口血水来,神色暴怒,手里的动作也没停歇,手握拳头直接朝徐明志揍了过去。

    不过片刻间,两人就已经缠在一起殴打起来,从刚开始的水上到水下,这片海洋就是他们这群蛙人的施展天地,就如陆军能够在陆地上运用自如,无人能敌。在海里,他们就是无敌的强者,单兵作战难以与他们抗衡。

    只不过,他们俩是同类人,经历的也是同样的训练方式。

    徐明志很优秀,从入伍的时候开始到现在,所有的训练成绩都名列前茅,而能够被选出来做教官的祁天一,当然也是他们队伍里数一数二的高手,水下作战能力更是不相伯仲,以至于就算打起来一时间也难以分出胜负。

    他们都默契地没有使用武器,而水里的冲击力缓冲着他们攻击出去的力道,就算是打在身上也没有那么疼,所以这是一场纯粹的体力战斗。

    几十米外。

    体力耗费的差不多的刘婉嫣渐渐地慢了下来,她有些好奇地去看看祁天一跟上来了没有,然而回过头后却只见到层层荡开的纹路,却见不到一直都跟在后面的祁天一。

    “怎么回事,人呢?”刘婉嫣诧异地停了下来,浮在水面的她四处张望着,偏偏无论她怎么寻觅都没有见到祁天一的身影,她不由地皱起了眉,“他不会溺水了吧?”

    在这样一望无际的海面上,一个人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想着以祁天一的实力应该不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可毕竟是*凡躯,在水里待久了也会抽筋,体力耗尽也会溺水,在水里憋气久了更是会有危险……

    活生生的人,在平静却暗藏杀机的海面消失,是个人都会为其担心。

    夜千筱停了下来,神色淡然平静,“他们没事儿。”

    “他……们?”刘婉嫣疑惑地抬眼,将敏感的字眼给挖了出来。

    除了她们俩之外,就祁天一跟在身后,哪里来的……“们”?

    “嗯。”

    简单的应了一声,夜千筱却没有任何的解释,转而便再度划动着水面往前面游去。

    刘婉嫣的精神一直都集中在怎么游过去扛过去,就连远处划着船离开的大部队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劲的在水里划动。而夜千筱的体力方面虽然比较薄弱,但对周围的动静向来很敏感,那么庞大的船只队伍不用说,徐明志划过来的动静也不小,她当然也是听在耳里的。

    只是,她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听到海水哗啦啦的声音,估计已经打到水下去了。

    “我说,您老能说个清楚吗?”

    刘婉嫣的好奇心被夜千筱彻底勾了起来,现在看到夜千筱说到一半后,就没有再说的打算,不由得动着自己僵硬无力地手臂,加快了速度跟上了夜千筱。

    如此的追根究底,让夜千筱再度停了下来。

    只是,没有等刘婉嫣靠近,她偏过头看了刘婉嫣一眼,很快地就深吸了口气,没有任何言语地潜入了水中。

    “我的天……”

    刘婉嫣赫然止住了游动的步伐,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消失不见的夜千筱,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刚刚……

    夜千筱看了她一眼才下去的,所以不是溺水吧?

    平静地海面,除了荡开的涟漪,就只剩下刘婉嫣孤零零的身影。

    刘婉嫣皱着眉,她潜水憋气的本领不强,现在忽然遇到这种事,一时间倒是没了主意。

    可是,耐不住的刘婉嫣咬了咬牙,似是下定了决心,吸口气后便闭着气全然进入水中。然而,还没等她来得及看清楚下面的情况,就感觉小腿传来阵剧烈的疼痛,差点儿让她两眼翻白直接晕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5话:变态的考核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