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6话:不小心护了个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在突如其来的疼痛下,刘婉嫣下意识地张了张口,不过瞬间海水就从嘴巴里灌入,仅有的空气被全然逼出,溺水的恐慌在刹那间汹涌而来。

    更要命的是小腿正在猛烈地抽筋,好像要将筋骨挑断的疼痛席卷而来,令她的动作都近乎失调。她极力的想要往上爬呼吸新鲜空气,但却如何也爬不上去,眼看着水面就在头顶,仿佛不过一寸之远,可手伸的再远也无法触及,迎接她致命的窒息和难逃的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当刘婉嫣觉得自己真的会丧生于此的时候,一双手忽的将她的身体给了托了起来,模糊的视野中她好像看到了夜千筱微微蹙起的眉头,而没等她确定完毕,她的身体就已经破水而出,新鲜的空气从口中灌入进来,一种属于生命的气息迎面而来。

    可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进了水的气管顿时呛得她一阵咳嗽,差点儿连肺都给咳了出来。

    然而,作为个带有没心没肺属性的,刘婉嫣好不容易缓过来,抬眼见到眉目冷清的夜千筱浮在自己面前,不顾自己还在抽筋的小腿,霎时就跟疯了似的扑了上去,感动地呼唤着,“美人儿,我是真的要爱上你了。”

    “……”

    看了眼抓住自己肩膀不放的疯女人,夜千筱的脸色不经意地黑了黑。

    她要是再慢一会儿,搞不好这个女人就真的溺死了,刚刚还咳得天昏地暗的,现在一转眼就扑到身上来了,还真是有闲心。

    抬手将刘婉嫣的两只爪子都给掰开,夜千筱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神色淡淡地提醒她,“你没抽筋?”

    “哦……”死里逃生的喜悦瞬间淡去,刘婉嫣这才意识到一直在传递着剧痛的小腿,脸色刷得就变得扭曲起来,她边用手去拉伸自己的小腿,边盯着张惨不忍睹的扭曲鬼脸问着夜千筱,“刚刚你去哪儿了?”

    夜千筱无奈地瞅了她几眼,然后直接将她的小腿从水里拉了过来,以专业的方法进行拉扯和按摩,然后才颇为敷衍的回答她,“拉架。”

    拉架?

    拉什么架?

    刘婉嫣还没来得及提出疑问,就听得附近的海水哗哗地响着,下一刻两道身影就从水里钻了出来,海面上水珠四溅,在晨光的折射中尤为的显眼。

    忍着小腿渐渐缓下来的疼痛,刘婉嫣莫名地打量了那忽然冒出来的两个人影几眼,祁天一她当然是认识的,而旁边的那个是……徐明志?

    对于刘婉嫣来说,徐明志应该是凭空出现的,如此意想不到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从水里钻出来,难免让她有几分诧异。

    “切。”

    “哼。”

    刚刚露出水面,祁天一和徐明志就互相瞪了眼,然后默契地偏过头,摆明了是还在闹别扭。

    他们在水下格斗的时候,正打得热火朝天呢,夜千筱就不只从哪儿现身,强行将他们俩给拉开了。对于祁天一来说,被一个新兵拉架是绝对掉面子的事情,而对于徐明志来说,被未婚妻夜千筱撞见更是很没脸的事情,两人在夜千筱面前怎么说也是出了次糗,所以识趣地停下了战斗,正好氧气也不够了,便直接浮出了水面。

    只是没有想到,刘婉嫣会在这种紧要关头抽筋溺水。

    说白了,这是他们的失误。

    “走吧。”

    见得刘婉嫣扭曲的脸色恢复了正常,夜千筱随手将她的脚往海里一丢,所有的动作中都带着明显的嫌弃,之后也没有在原地久留,继续划着水前行。

    刘婉嫣打量了那两个还在闹腾的教官几眼,然后朝徐明志挑了挑眉,算是跟新兵连的教官打声招呼,旋即便毫无芥蒂地继续跟上夜千筱的速度,仿佛刚刚那惊心动魄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

    只有她知道,自己在接下来的武装泅渡中,是有多紧张害怕。

    溺过水一次后,没人会想经历第二次。

    但她是军人,既然船上这身军装,就必须变得无畏无惧。所谓的害怕,普通人可以有,而她、他们,不能有。

    停在原处的徐明志,远远地望着夜千筱和刘婉嫣的身影离开,他轻轻地抿着唇,唇线绷得很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事,只是视线却依旧停留在最前方的身影上,没有移开过分毫。

    “喂。”

    祁天一忽然转过身,用手臂撞了撞徐明志的肩膀,有些想要和解的意思。

    他的情商一直都比较低,在部队里也是公认的,很多事情他更是后知后觉。刚刚他只顾着被徐明志给惹恼了,一时间倒是没有注意那么多,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才察觉到其中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徐明志可不是心肠那么软的人,虽然他做事都会掌握分寸,但也不是没有狠过,无论是训练他人,还是训练自己。

    武装泅渡十公里,对于这两个新兵来说,所要面临的挑战很大,可祁天一一直跟在她们俩的身边,可以保证她们的人身安全,徐明志本不应该担心成这样的。

    仔细想来,徐明志应该是冲着这两个女兵过来的,至于到底是冲着谁,他的心里也大概有个底。

    不等祁天一事先示弱,徐明志就偏过头看了他几眼,抬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声音沉重地开口,但是却夹杂着几分低沉,“兄弟,抱歉。”

    他抬着眼眸,那是双很漂亮的眼睛,璀璨若夜空星辰,被海水染得水润,很亮很亮,可却蒙上了层无可驱散的薄雾,看起来有些忧伤。

    自从刚刚见到夜千筱,他就觉得,自己大概是多此一举。

    祁天一是个粗心大意的人,他或许感觉到徐明志的异样,但更多的却注意到对方的退让,所以他很大方地摆着手,邀请中难免还有些许尴尬的意思,“你要是担心的话,一起吧。”

    如果说那两个女兵里,真的有徐明志看上的,他做的那么过火徐明志担心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是上过刀山下过火海的兄弟,没有什么真正结仇的时候,现在兄弟的人生大事摆在那儿,祁天一就算再怎么不识趣、爱守规矩,也得退让几步给兄弟让条道。

    看了眼祁天一,又看了眼渐渐远去的夜千筱,徐明志沉思着点了点头,然后率先往前面游了过去。

    ……

    十公里,前面五公里夜千筱和刘婉嫣都是咬牙坚持过去的,越到后面就越是要靠毅力,而且一旦停下就有可能再也游不动了。

    两人在最后的几公里,手脚都像是灌了铅似的,每次往前游动都要耗尽难以想象的力气。

    她们俩游了整整五个小时。

    在这五个小时中,祁天一和徐明志都跟她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没有伸手援助,也没有鼓舞加油,到最后两公里的时候,祁天一才从附近的小岛上划了条船过来,然后在终点处远远地等待着她们。

    那是他们经常训练的岛屿,自然不缺少常用的船只。

    “我不想动了。”刘婉嫣有气无力地漂浮在水面,看着在自己身侧从未停过的夜千筱,她虚弱地说了一声,但手却搭上了夜千筱的背囊,厚颜无耻地开口,“拉我一把呗。”

    夜千筱缓缓停了起来,偏过身扫了她一眼。

    然而,为等她回应,就听得旁边忽地传来一道凉凉的声音:“不许作弊!”

    刘婉嫣猛地一惊,下意识地将手给收了回来,旋即侧过头就见到徐明志那张好看的脸庞,有颗颗硕大的水珠溅到皮肤上,顺着脸颊汇聚成股落下。他明明板着张脸,可看起来却格外温柔。

    “哦。”

    被吼了声的刘婉嫣应了一声,也不敢再明目张胆地找夜千筱帮忙,老老实实地跟乌龟似的慢悠悠划动着。

    不过,心里却骂了徐明志一句变态。

    在刘婉嫣看来,徐明志和祁天一都是变态,他们俩虽然没有加上负重,但也跟着她们游了那么久,可从头到尾却见不得他们有任何疲惫的意思,好似在自家游泳池里轻松自在地徜徉着,根本就像是在打发时间似的游玩。

    自从刘婉嫣松开口,夜千筱又继续缓慢前进着,反正她的体能向来是弱势,能坚持到现在就很不得了了,其他人无论闹出多大的动静,都难能让她开口说句话,能节省点儿体力就节省点儿。

    停在后面的徐明志凝眉看了会儿她的背影,再看了眼跟在她身后的刘婉嫣,心里有点儿胀胀的感觉,过了会儿,他划动着双臂游了过去,在路过她们俩的时候,轻轻地开口提醒道,“还有八百米。”

    八百米,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若是在她们俩精神满满的时候,八百米的武装泅渡根本就不在话下,而在这种体力耗尽的情况下,哪怕是一米的距离,那都是艰难的。

    “啊啊啊,回去必须拉体能!”

    眼看着徐明志轻松地前行,就跟生长在这片海洋中的生物似的,刘婉嫣心里的羡慕嫉妒恨也就全部冒了出来,难免也多了几分动力。

    冲!

    冲过去!

    就算死也得到终点再死!

    眼瞅着就快要到终点了,她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认了输,那她一直以来的辛苦不都白白浪费了?

    最后三百米的时候,还在保持速度前行的夜千筱,忽然见得刘婉嫣跟打了鸡血似的就往前冲,冷不丁地多瞅了她几眼,却也没有多大的反应,继续维持着自己的速度,没有丝毫被影响的意思。

    于是,到最后一百米的地方,将最后一点点力气都用光的刘婉嫣,只能可怜兮兮地瞅着夜千筱从她身边走过,她心里一边念叨着自己失算了,一边咬着牙往前哗啦啦地冲,就算是乌龟那也有不要命的,所以到最后两米竟是再度将夜千筱给超过了。

    “我赢了!”

    手指触及到船只,一股无名的喜悦顿时从心底传来,刘婉嫣忽的往紧随而至的夜千筱看过去,眉眼里扬起无可抑制的喜悦和得意,仿佛这次先到那么一点点所带来的动力,已经超过了她辛辛苦苦几个小时才来到这里的痛苦与折磨。

    夜千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这次武装泅渡,没有比试这一说吧?

    “上来。”

    片刻的思忖间,上方就忽的传来道熟悉的声音,站在船只上的人影将愈发炙热的阳光挡在身后,垂落下的影子带有几分凉意,一只手忽的递到了自己面前,那是只很年轻的手,没有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老茧,带着海水的味道,看起来却很是宽厚。

    微微抬眸,映入眼帘的便是徐明志那张漂亮的脸,只是神色间少了几许印象中的浮躁,多出了些许沉稳的味道。

    夜千筱很自然地将手放了上去。

    她确实没有力气了。

    拉住她的手握紧,徐明志手中力道一提,便将她从水下拉了上来,同时,他镇定的声音传入她的耳畔。

    “欢迎加入。”

    他很认真,眼里的光芒很亮。

    夜千筱站在他的面前,将他神色间的细微情绪都看在眼底,自然也没有漏掉他隐藏在深处的丝丝紧张。

    顿了顿,唇边忽的溢出些许笑容,夜千筱随意地挣脱开他的手,眉眼扬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谢了。”

    尽管是在道谢,一如既往地带着属于她的洒脱,可却清楚地展示着她的漫不经意,仿佛眼前这个人……可以是任何人。

    徐明志看着她将自己的包囊放下,然后坐在了船上,慵懒的神色中夹杂着几分疲惫,看起来很累的样子。他微微凝起了双眸,心里淡淡的失落扩散开来。

    与此同时,双手搭在船上但一直没有爬上来的刘婉嫣,心满意足的看完了这两人之间的小互动,然后笑着朝旁边面露尴尬的祁天一挑了挑眉,抬起一只手伸了过去,“祁教官,不拉一下?”

    祁天一赫然扫了她一眼,似乎有些犹豫,但想着她跟夜千筱都是一样的身份,自然也不能区别对待,便有些不情愿地伸出了手,同样地将刘婉嫣给拉了上来。

    “祁教官,我们通过考核了吧?”刘婉嫣刚上船就直接倒在了夜千筱身边,整个儿就跟只除去骨头的软体动物般,脑袋靠在夜千筱的肩膀上,但体力耗尽极度虚弱的她,还不忘了跟祁天一确认一遍。

    望着她们俩的身影,祁天一颇为肯定的点了点头,“嗯。”

    或许这两人的体能确实有些跟不上来,但体能对于战士们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一天两天拉不上,在高强度的训练中,总有一天会拉上来的。她们俩其它的能力很优秀,包括精神上的耐力和毅力,都超出了寻常女兵的水准,和新兵们一起参加选拔训练,也没有任何偏袒的意思。

    得到祁天一的肯定,刘婉嫣两眼一闭,就老实巴交的闭上了嘴,瞬间就进入了睡眠。而夜千筱,懒洋洋地抬了抬眼,倒也没有强装精神的打算,事实上她的体能比刘婉嫣的更要差劲,熬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累得浑身无力了,她嫌弃地将刘婉嫣推开了一点点,同样倒在船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没办法,祁天一和徐明志则是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苦力艄公,两人各自坐在两边,手握木浆划得很卖力,不过为了让她们俩能够多睡会儿,也刻意地保持了一定的速度。

    ……

    直至临近中午时分,四人才抵达岸边,十公里的武装泅渡是祁天一临时做的决定,没有交代新兵们的临时交代,虽然相信队长路剑会安排好事情,但总归有些不放心,所以一上岸就去查看自己手下那群新兵的情况。

    而,夜千筱和刘婉嫣在徐明志的“护送”下,总算平安地回到了炊事班。

    她们俩没有吃早餐就出了门,还在水里待了一个上午,就算是铜墙铁壁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这两个*凡躯,刚刚回去就来到了厨房,徐明志则是用再明显不过的眼神暗示着林班长。

    林班长瞅着她们俩浑身湿漉漉的模样,夜千筱的自制力不错倒是还看得过去点儿,但刘婉嫣就摆着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眼睛都快闭起来了,偏偏眯成一条缝望着林班长,整个儿虚弱地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去旁边坐着,待会儿给你们做两个菜。”

    林班长大手一挥,有些没好气地说着,但从自己班里走出去的兵,总归还是心疼的,该照顾的地方当然得照顾一下。

    何况,看样子,她们俩应该是通过了。

    “得嘞!”听到有吃的,刘婉嫣的精神气顿时就足了,透亮的双眼猛地睁开,点头朝林班长道了声谢,旋即就拉着夜千筱在厨房外面的石桌上坐了下来。

    中午的阳光洒落在地,将她们俩的身影笼罩其中。夜千筱眉宇间的疲惫舒缓不开,懒洋洋地坐在石凳上,刘婉嫣偶尔会找她说几句话,但她都没有真正的听进去,觉得烦了便应付一下,倒是慵懒得很。

    站在厨房内的徐明志,远远地看着她们俩的身影,还带着青涩的脸上闪过抹沉重之色。

    “她们俩表现的怎么样?”

    林班长一边做着饭菜,一边随口问着徐明志有关她俩的情况,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徐明志会送她们俩回来,但徐明志既然来了,肯定也是知道一点儿情况的。

    “很好。”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徐明志也将落在夜千筱身上的目光给收了回来,他的神色恢复了平稳,简单的答了句后又瞥了眼毫无反应的林班长,似是无意地补充道,“十公里武装泅渡,很好的完成了。”

    刹那间,林班长炒菜的动作微微顿了顿,眼底挑起了抹讶然扫向徐明志。

    而,厨房内的其他人同样将徐明志的话清晰地听入耳中,正在忙活的动作纷纷愣住,然后互相交换着眼神以表自己的惊讶,只是马上就要开饭了,手里的工作也不敢停歇,他们硬生生的憋着不敢说话,过了会儿后又埋头的处理自己的工作。

    只是,他们心里不约而同地感慨了声:武装泅渡,十公里啊……打死他们也游不完!

    “十公里?”林班长有些不确定地再次问道。

    不是林班长不愿意相信,而是这样的任务难度实在太大,他有些不敢相信。

    对于徐明志他们来说,十公里那是可以轻轻松松完成的任务,因为他们苦练过,身体素质上来了,可夜千筱和刘婉嫣都是从新兵连刚刚过来的,就算在新兵连训练的再狠体能也拉不上来多少,更何况她们俩还是女的,想要完成十公里的武装泅渡,几乎得把命给拼上去不可。

    林班长本以为她们的考核都是些基础项目,比如射击格斗之类的,可他万万没想到,祁天一居然玩的那么狠……

    靠,不过一个考核而已,至于吗?!

    林班长默默地在心里给夜千筱和刘婉嫣的菜单翻倍。

    “嗯。”

    徐明志点了点头,再次给了林班长肯定的回答。

    说实话,她们俩能够完成任务,是徐明志也没有想到过的,所以他最开始的反应才会那么大。

    让他有点儿醒悟的是,夜千筱根本没有搭理他,也不需要他任何的帮忙。

    他不是那种一根筋钻到底的人,所以他开始反思,反思自己这么冲动的行为,到底是不是错的、是不是没有必要。

    于是,他跟祁天一道歉了,然后亲眼见证这两个体能跟不上的女兵,游到了终点线。

    这并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部队里,可以说这是常态。

    他们每天都经历着超越自己的训练,身体累到极致,精疲力尽后,第二天却是更加残酷的训练。

    最为美好的日子,往往是昨天。

    对他们来说,任何的训练都是必须完成的,没有退缩的理由,因为一旦退缩便是心灵上的毁灭,之后永远都跟不上去。

    他只是过于在乎夜千筱,觉得这样残酷的训练不适合她,更不应该施加于她,而如果“夜千筱”这三个字,换成其他任何的名字,他的反应都不会这么大。

    可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夜千筱早已不是那个被家里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也不再是那个蛮横无理的任性女生。

    他不清楚她现在算不算是真正的军人,但最起码的,她已经具备了军人应该具备的某些素质。

    “不错。”

    林班长的视线在外面扫了眼,旋即眼底里浮现出几分欣慰的意味。

    作为炊事班的兵,她们一点儿都不丢脸!

    徐明志是无故耽误了半天的训练,自然没有在这里久留,跟林班长说了几句话后,连午饭都没有吃,就主动找自家路剑队长去讨骂了。

    另一边,夜千筱和刘婉嫣的待遇就继而那不同了,作为炊事班的“战士”,她们俩在祁天一的针对下都能通过考核,当然是给炊事班大大的长了脸,每个炊事员都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绝活都发挥出来,好好的慰劳慰劳她们。

    就连副班贺茜和温月晴都似乎被这样的气氛感染了,平时的敌意和针对都少去了几分。

    尽管,她们并不能完全理解林班长和其他炊事员的兴奋。

    那天下午,夜千筱和刘婉嫣吃过饭之后,林班长就特地给她们俩放了半天的假,什么活儿都不用她们做,只要她们人待在部队里,无论她们去哪儿闲逛都可以。

    当然,没有任何疑问的,夜千筱和刘婉嫣离开厨房后,选择都是出奇的一致――

    回宿舍睡觉。

    上午太累了其实不算主要原因,反正体力在休息过后便可以恢复,但对于她们来说,短期内估计就这么一个下午的时间可以休息了。

    从明天开始,她们就必须在炊事班和训练场两边跑,比平时在炊事班做事、临时抽出时间来训练更要忙碌的多,现在不趁着有时间好好休息个够,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

    直到下午六点整,还在睡觉的夜千筱,在刘婉嫣偷偷摸摸靠近自己床铺的两寸处,眼睛倏地就睁开了。

    “做什么?”

    猝不及防睁开眼的夜千筱,眸中锐利的锋芒转眼即逝,刹那间盯得人头皮发麻,尤为冷厉的声音滑过面颊,令刘婉嫣冷不丁地愣在了原地。

    眨了眨眼,刘婉嫣的视线下意识地停顿在她的身上,但仔细确认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威压和寒气瞬间消失,她诧异地看着躺在上铺的夜千筱,只见得她双眸中的慵懒和淡然外,就再也见不到其它。

    仿佛刚刚所见的,不过是错觉。

    可残留在心底的寒意,却久久挥之不去。

    “该吃饭了。”刘婉嫣不着痕迹地后退了几步,暂时跟夜千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自从上次见到过夜千筱掐住贺茜脖子的画面后,刘婉嫣就不敢再步贺茜的后尘,每每站到夜千筱的床铺前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生怕从哪儿伸过只手来掐住自己的脖子,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刚刚是她胆大包天了,一时间忘了这茬,现在醒悟过来了必须得离她远点儿。

    甚至渐渐清醒过来的夜千筱,见到她那混不经意的模样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慵懒的抬了抬眼,她也没有追究下去,翻身就穿好衣服下床,那速度快得让刘婉嫣难免错愕地多看了几眼,只觉得在印象中夜千筱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

    “去哪儿?”

    夜千筱刚刚出门,就见得刘婉嫣绕着道往别的地方走,她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有些警惕地喊了她一声。

    “这个……”见得夜千筱不走了,刘婉嫣在心里念叨了声难搞,然后才偏了偏头,老实地交代道,“你那个朋友李嘉有点儿事,要不要去看看?”

    狐疑地瞥了刘婉嫣几眼,这女人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得意和趣味,仿佛真的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了似的,倒是让夜千筱有几分恍然。

    “她答应打赌了?”夜千筱挑了挑眉,问道。

    李嘉跟刘婉嫣几乎没什么交集,而夜千筱能够想到的顶多是今天跟李嘉打赌的事情,估计刘婉嫣换了种形式将李嘉说服了。

    不过,她并不相信刘婉嫣提出的要求有多过分。

    “我跟她说,如果我赢了你,她就帮我做件事,然后她答应了。”刘婉嫣朝她使了个眼色,“美人儿,你可辜负了她对你的信任。”

    夜千筱凝眸。

    果然如此。

    难怪她会在事先抵达终点的时候,乐呵成那样儿。

    “我不去。”

    动了动手腕,夜千筱毫不在乎刘婉嫣的情绪,直截了当的说着,然后便往食堂的方向走去。

    “哎哎哎,”眼见着夜千筱是真的要走,刘婉嫣却抬起手横在了她面前,“她约了宗冬……你确定不去?”

    就连刘婉嫣都看出宗冬那点儿小心思了,她就不信夜千筱没有看出来。

    刘婉嫣其实也不是那么八卦的人,只是见得李嘉很有趣,加上情商比较低,便想伸手帮她一把,好歹也暗示下宗冬让他放心大胆的去追求李嘉,算是成就了一对好的姻缘。更何况,她自己就是那种单相思的人,看出宗冬的心思后,她可是为这对操碎了心。

    现在帮个忙,也不为过吧?

    不过,夜千筱对担心李嘉和宗冬来说,更担心的是怕刘婉嫣玩出什么事儿来,她上下打量了刘婉嫣几眼,继而手便轻轻地搭在了刘婉嫣的肩膀上,她眸中透露出笑意,却泛着些许寒光。

    “去。”她不紧不慢地开口。

    可是,刘婉嫣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没来由觉得有股冷气从后背窜了起来。

    现在正是炊事班刚刚忙完的时候,食堂内正巧开饭,饿的饥肠辘辘的战士们入蜂拥般挤进了食堂,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端着餐盘打饭夹菜,再风风火火的坐到餐桌上,基本上都是整个班围在一起来吃饭的,整个食堂顿时热闹的不像话。

    而,能够准时吃到饭的都是刚过来训练的新兵,其余的老兵要想准时吃顿饭,那绝对是自家队长大发善心、或是急着有事儿,才会提前结束训练。

    在这群新兵中,唯独李嘉跟祁天一请了个假,没有在第一时间去食堂吃饭,而是等待蛙人们训练完后,将宗冬单独给约了出来。

    其实李嘉答应刘婉嫣的时候就知道是个局,但是于她自己而言,是很少去拒绝人的,一般来说拒绝到三次后,对方还是死缠烂打的,她也就只能认了,反正帮个忙又不会少一块肉。

    可,她并没有想到,刘婉嫣说的帮个忙,是去找宗冬要电话号码……

    自从野外生存训练上遇到过后,李嘉对宗冬的印象一直很深,但那些都不算是什么好的印象,下到连队后宗冬曾经以莫名的理由来找过她几次,可她都避而远之,真正的交流并没有多少。

    现在帮刘婉嫣求电话号码,相较于紧张来说,李嘉觉得更多的还是尴尬。

    “有什么事儿吗?”

    忽然被李嘉给叫了出来,宗冬心里没来由的很是慌乱,眼角瞥见远去的徐明志跟他做“加油”的手势,心里却焦急的要命,仿佛下一刻心脏就会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似的,遍布全身的紧张感令他多多少少有些拘谨。

    不过男人嘛,再如何紧张都不能表现出来,所以情绪表露到脸上的时候,竟看起来有些不耐烦。

    尽管事实上,他只是想快点儿跑。

    李嘉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情绪,或许是真的将他的情绪看出暴躁了,心里咯噔了一下,那份尴尬的感觉更是浓了几分。

    她该以怎样的方式把电话号码要过来才不会那么唐突呢……

    毫无疑问的,李嘉很苦恼。

    “那什么,你有女朋友了吗?”李嘉沉思了一会儿,打算拐着弯进入主题。

    如果宗冬有女朋友了的话,到时候就算没有要到电话号码,也有理由跟刘婉嫣交差。

    “啊?”忽然听到这样的问题,宗冬的眼睛猛地睁大,不可思议的情绪从眼底里滑过,似是诧异、愣怔、喜悦、迷茫,还有愈发严重的紧张感和窘迫感。

    李嘉偏了偏头,坦然地问道:“有?”

    得到李嘉再次的询问,宗冬这下总算是反应了过来,他立即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加大否定的力度,“没,没有。”

    “哦。”

    李嘉点了点头,瞥了宗冬那张包子脸几眼,顿时又没了话语。

    与此同时――

    在不远处建筑的背后,夜千筱和刘婉嫣都将两人的对话听入耳中,只是相对于刘婉嫣那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模样,夜千筱却显得格外的镇定。

    窘迫成这样,才是李嘉的真实表现。

    如果李嘉能大大方方的过去找宗冬要电话号码了,那夜千筱才会觉得奇了怪了。

    “我这尴尬癌晚期啊……”

    刘婉嫣捂着额头,默默地念叨着,恨不得自己上去帮了李嘉这个忙。

    问个电话号码有那么难吗?

    在意识到自己看上宋子辰那张皮囊的时候,刘婉嫣第一时间就跟宋子辰交换了电话号码,完全没有任何的尴尬可言,之后的表白虽然酝酿了一段时间,可也没有多少的紧张。

    喜欢他,就让他知道呗。

    反正刘婉嫣是这么想的,至于对方如何去想,她是在被拒绝后才开始考虑的。

    毕竟再怎么喜欢,人追不到手,那也是空的……

    正为李嘉和宗冬僵硬的气氛而尴尬的时候,刘婉嫣忽地见到夜千筱的身影动了动,偏后站着的她立即搭上了夜千筱的肩膀,面色颇为严峻地问道:“你想做什么?”

    夜千筱闲闲地瞥了她一眼,抬手将她的手一根根的掰开,然后看着她的眼神,略带几分真诚地开口道:“帮你要电话号码。”

    “……”

    刘婉嫣心里叹了声莫名其妙,刚想暂时拖住夜千筱的行动,却不曾想夜千筱却快上一步,快速闪开了她的鹰爪攻击,下一刻闪身便已经离开了墙壁背后,然后直接往李嘉和宗冬的方向走了过去。

    眼睁睁地看着夜千筱离开,刘婉嫣又不敢搞太大的动作,只能望着夜千筱淡定自若地背影,颇为心痛地扶额,这丫的也太护短了……

    不就这么点儿小事吗,至于她自己出马?

    呃,不对……

    什么叫做帮她要电话号码?

    猛地抓住这个字眼,刘婉嫣忽然恍然大悟,一时间也没有继续躲在后面地意思,加快脚步就打算跟上夜千筱的速度。

    另一边的尴尬二人组。

    李嘉在心里琢磨了很久,最后踌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算是鼓足勇气,她视线有些飘忽的在面前的人身上扫来扫去,不经意间扫到对方脸上的那抹红色,尽管有些在意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她半闭上眼睛,终于张口,“请问……”

    话还没有说完,一只手就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猛地睁开眼,李嘉讶然地扫向旁边,映入眼帘的便是夜千筱那张气定神闲的精致脸庞,还有嘴角扬起地似有若无的笑意。

    紧接着,李嘉就清晰地听到夜千筱颇为随意的声音――

    “介意给个电话吗?”

    哈?

    看着突如其来的夜千筱,宗冬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就再听到夜千筱如此的问话,一时间脑子顿时乱成了浆糊,双眼睁得跟铜铃似的那么大,显然完全搞不清到底是怎样的状况。

    要电话?

    谁要?

    李嘉,还是夜千筱?

    宗冬只觉得越来越糊涂了,好在夜千筱的出现打破了他跟李嘉之间的尴尬气氛,相比于刚刚的紧张感,他现在更多的是迷糊。

    感觉到宗冬在状况之外的思绪,夜千筱眼角的余光瞥到某个加快速度赶过来的身影,顿时眯了眯眼,淡然地补充道:“我们是帮刘婉嫣要的。”

    “诶?”宗冬冷不防地惊讶出声,脑子的思路还是没有接上来,下意识地疑问道,“谁是刘婉嫣?”

    话音刚落,刚刚走到夜千筱身旁的刘婉嫣还没来得及发火,就听得宗冬接下来单纯无辜的疑惑声,顿时双眸眯起,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宗冬的身上。

    靠!

    亏她费尽心思地想要帮他追求李嘉!

    现在的刘婉嫣,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明明这件事很容易解释清楚的,偏偏她当时跟李嘉有过暗示,大概就是自己想要宗冬的电话号码,而言外之意就连李嘉这种低情商都能够听懂。

    本以为是诱拐李嘉的最佳手段,结果没有想到,竟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还真是白费了那么多苦心……

    而,宗冬见到刘婉嫣那张阴沉的脸,才将名字跟脸对上了号,他顿时慌了慌,很不好意思地朝刘婉嫣解释着,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

    “啊,抱歉抱歉,一时想不起你来了。”

    “……”

    刘婉嫣咬了咬牙,有些咬牙切齿。

    谁记不起了会当面说的?!简直笨到一定程度了!

    然而,她刚刚酝酿了下心里的怒气,还没来得及跟宗冬解释清楚,旁边的夜千筱就忽的撞了下她的胳膊,清亮的声音落入她的耳中,“喂。”

    又做什么?!

    刘婉嫣暴躁不已,忽地被夜千筱撞了下,带着怒气的视线就狠狠地扫了过去,可是――

    不等她看清夜千筱的模样,她的视线就在不远处的方向顿住了。

    太阳已然落山,天色颇为昏沉,但基地内的路灯皆已亮起,若非特别偏僻的地方,大部分的地方都是能够看清楚的。

    而,现在,刘婉嫣清晰地看到站在那里的身影。

    宋子辰。

    大概是刚刚吃完饭从食堂里出来,气质温雅的男人就算穿着迷彩装也同样的养眼,与目之所及那些身着迷彩的男兵不同,少去了几分血性和糙汉的味道,可过于内敛的他,同样男人味十足。

    现在,他的身影停顿了下来,正看向他们的方向,俊脸上的温和不减分毫,甚至还微微朝他们笑了笑,有种打招呼的意思。

    这次轮到刘婉嫣呆住了,心里冷不丁地开始嘀咕……

    刚刚他们的话,不会都被他给听到了吧?

    然而,令人心惊肉跳的事情显然没有到此结束。

    一直处于震撼中的宗冬,在连续不断的震惊中,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刘婉嫣异常的神色变化。

    “刘婉嫣同志,我的电话号码不可能给你,因为我喜欢的人是李嘉!”

    刘婉嫣:“……”

    李嘉诧异地睁大眼睛。

    这次,轮到夜千筱无奈扶额。

    ------题外话------

    先让配角们调个情,啊啊啊,接下来是训练训练训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6话:不小心护了个短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