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7话:摊上事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刘婉嫣同志,我的电话号码不可能给你,因为我喜欢的人是李嘉!”

    宗冬吼得铿锵有力,声音震耳欲聋,语气斩钉截铁,仿佛是拼尽全力吼出来的。% し

    如此的气势,如此的坚定。

    然而,对站的比较近的夜千筱等人来说,只是耳朵饱受摧残。

    “哈?”

    李嘉偏着头,眼里盛满了惊讶和疑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与此同时,被突如其来的“诽谤”惊吓到的刘婉嫣,下意识地扫向了宋子辰站立的方向,却见得染在他身上的光线愈发的柔和温暖,眉眼里萦绕着些许温柔,但却不是对任何人的,那是他惯有的礼仪和态度,很难因为任何的事情而改变。

    他唇角带笑,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般,朝四人点了点头,然后便泰然地稳步离开。

    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离开,刘婉嫣的双腿好像镶在了土地上似的,可面色却惨白如纸,嘴里念念有词,“惨了惨了,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夜千筱本想跟她说,宋子辰看起来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不过看着刘婉嫣那失魂落魄的表情,便也没有去打击她。

    “我去食堂。”

    懒洋洋地扫了眼这神色各异的三人,夜千筱也没有继续掺和的心思,说完便直接转过身,往食堂的方向而去。

    身旁的人忽然离开,刚刚还处于愣怔中的李嘉,只觉得宗冬方向传来的目光更加强烈了,一时间倒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心里一琢磨,连回看宗冬的动作都没有,便忽的转身跟上夜千筱的步伐,“千筱,我也去。”

    于是,原本紧张不已、期盼着李嘉有何反应的宗冬,猛地见到李嘉离开的身影,心里有什么话似乎梗在了喉间,想喊住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急切的心情掉得他抓心挠肺的,明明想着直接找李嘉求个答案让自己安稳,但又怕答案过于鲜血淋漓一时难以承受。

    情窦初开的宗冬少年,此刻真是百感交集,心情复杂得很。

    本来还在揪心自己那事儿的刘婉嫣,看着同样为情所困的宗冬少年,就冷不防地笑了,“榆木脑袋,你真是活该!”

    思绪忽的被刘婉嫣的笑骂给拉了回来,宗冬一本正经的看着她,非常认真的态度,并且带有几分指责,“我不喜欢你,你也不能骂人啊?!”

    刘婉嫣一口血水差点儿没当面喷到他脑袋上!

    “靠,谁稀罕你电话号码啊?!”刘婉嫣脸上夹杂着几分怒气,直接往前走了几步,抬起的手指戳在了宗冬的胸口,一字一顿道,“我喜欢的是宋子辰,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

    呃,顿了顿,宗冬忽然有些懂了。

    感情,乌龙了?

    话说回来,刚刚那走过去的那位就是宋子辰吧?

    于是,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错的宗冬少年,表示很宓牡拖铝送罚缓笳娉系馗跬矜瘫硎敬砦蟆

    刘婉嫣气的咬牙切齿,偏偏这小子的认错态度很好,想找他出气都觉得下不了手,只能摆摆手,憋着满腔怒火离开。

    当天晚上,刚刚熄灯没多久,刘婉嫣就几次三番的找夜千筱说话,翻来覆去的话题就是离不开宋子辰,最后烦的夜千筱一枕头砸过去,丢了句“明早训练”后,刘婉嫣才两眼一瞪,心里思忖了一番后,便老实巴交地闭眼睡了过去。

    ……

    次日凌晨,夜千筱和刘婉嫣准时被敲铁盆的声音吵醒。

    因为炊事班要提前准备早餐,所以向来都是起的比较早的。而,作为炊事班的一员,可不能本末倒置,夜千筱和刘婉嫣就算是已经破格加入新兵训练了,可需要忙活的事情也不能少。

    所以,她们俩人虽然都不需要去厨房帮忙了,但夜千筱必须要出去采购,刘婉嫣也必须喂完自己管理的那几只畜生才成。

    而,等她们忙完这一切的时候,新兵们的晨练就已经开始了。

    “我有预感,我们俩会亲自诠释,什么叫做‘累成狗’的。”

    喂完猪的刘婉嫣,边伸着懒腰边走向操场集合的方向,同时还不忘了把自己和夜千筱都给损上一把。

    夜千筱斜了她一眼,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甚至还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操场上,随着起床哨响起的声音,几波队伍都在陆续集合,夜千筱和刘婉嫣找到站如松的祁天一后,便老实地站在了他身侧。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所有的新兵便全部集合完毕。

    新兵都是分男女站立的,排成两个方阵队,高与矮,强壮与娇小,两方对比极其鲜明。

    毫无疑问的,这两拨人几乎刚刚站稳,听得祁天一立正稍息的命令后,旋即所有的视线都停顿在了最前方的某处――也就是夜千筱和刘婉嫣的身上。

    他们知道夜千筱和刘婉嫣都是炊事员,也知道她们俩已经通过了考核,但具体的情况她们谁都不清楚,甚至都搞不懂她们究竟有什么资格和他们站在一起。

    夜千筱的枪法是值得肯定的,但根据跟她一同从新兵连出来的士兵解释,她也是除了枪法就一无是处的存在。而那个刘婉嫣,基本上连知道的人都很少,除了长得好看了点儿,也见不到其它突出的地方。

    所以,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两人天生就比较弱,想到她们就是穿着围裙在火灶旁掌勺的模样,再过分点儿就是典型的家庭主妇。

    没有什么好值得期待的。

    “站在我旁边的这两位,相信你们都认识。”过了好一会儿,祁天一总算是板着脸开口,他声音洪亮,器宇轩昂,顿了顿后,他才用略带警告的语气道,“当然,就算你们不认识也没关系,因为你们都是来训练自己成为祖国强大武器的,而不是过来交朋友互相处好关系的!”

    在他话刚刚说完的刹那,全体陷入沉默而诡异的气氛。

    刹那间,每个新兵都将视线给收了回去,旋即定定地直视前方,仿佛将夜千筱和刘婉嫣当成了隐形人。

    “你们俩个,站到最后面去。”

    祁天一朝夜千筱和刘婉嫣看了眼,语气微冷的说着。

    下马威!

    *裸的下马威!

    刘婉嫣眉头微微挑动了下,难免有些异议,然而见着夜千筱已经很自然地往后面走去,自是没有特立独行的继续停留,而是跟着夜千筱在后面那排站好。

    冷冷地将所有新兵都扫视了圈,祁天一也没有继续浪费时间整队的意思,当下便抬起声音,“武装五千米越野,开始!”

    话音落却,这群新兵就似是习以为常般,作为排头的两个方阵队新兵喊了声“向左转”,所有人便开始有条不紊地跑了起来。

    排在最后面的夜千筱和刘婉嫣,也理所当然地跑在了最后面。

    莫约跑出了一两公里,夜千筱和刘婉嫣还在不慌不忙地跟在末尾,有人就替她们俩“着急”了,有两个女兵渐渐放慢速度往后而来,围绕在她们两边,靠近夜千筱的女兵跑了几步后就忽地朝她露出挑衅的眼神。

    “据说你们俩的体能都不怎么样?”

    那女兵这样问着,话语里带着明显的讥讽和嘲笑。

    刘婉嫣忽的警惕了瞅了旁边这俩女兵几眼,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她们俩就是上次被夜千筱一招就给摔在地上、曾经欺负过李嘉的女兵。

    不由得,刘婉嫣挑眉笑了。

    这感情倒是真不错,她们才刚刚来到这个陌生的群体,这两位倒是如此热情的过来欢迎了。

    因为没有直接问刘婉嫣,她也没有机会答话,本以为夜千筱会有些举措,但等了会儿却没有等到夜千筱的回答,她下意识偏过头朝夜千筱看了几眼,只见她神色淡然,双眼直视前方,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旁边这两人的靠近。

    心里略一估量,刘婉嫣往两旁看了眼,没有得到回答的两个女兵似是被这般忽视给惹恼了,眼底燃起了些许怒气。

    刘婉嫣忽然有些了解,为啥忽略才是最高明的手段。

    夜千筱一句话没有,就让她们自己在生闷气,能不好玩吗?

    瞧得刘婉嫣看自己,就在她身侧跑着的女兵忽地瞪了她一眼,恶狠狠地淬了声,“妈的,你给我让开!”

    眉梢扬起几分虚伪的笑意,刘婉嫣自然而然地放慢了脚步,将夜千筱身侧的位置给空了出来,并且朝那女兵做了个“请”的手势,她和善地开口:“您请。”

    那女兵见不到她反抗,反而还如此乐意地让开了位置,倒是把自己给愣住了,狐疑地盯了刘婉嫣几眼,尽管无法理解刘婉嫣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她仍旧怀有几分警惕地朝夜千筱靠拢。

    然而――

    刘婉嫣眉梢笑意更浓,眼里划过抹深沉的意味,下一刻脚下步伐微顿,一颗石子就被她似是不经意地踢了出去。

    与此同时,往夜千筱身边靠近的女兵抬起的脚才刚刚放下,就感觉踢到了个什么硬邦邦的东西,一股难言的剧痛瞬间从脚趾间蔓延开来,更重要的是踢出去的脚重心不稳,整个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摔得趴倒在地。

    华丽丽地来了个狗啃泥。

    狼狈不堪。

    刘婉嫣似有若无的瞥了她一眼,然后心安理得地从趴在地上的她身边跑过,再度来到夜千筱的身边,调节着自己的速度跟夜千筱保持一致。

    “不许走!”没跑几步,另一个女兵便气急败坏地冲到了两人面前,气势汹汹地望着她们俩,横起双手挡住了她们的去路,旋即满怀恶意的目光扫到了刘婉嫣的身上,“是不是你将她给绊倒的?”

    有了挡道的,夜千筱和刘婉嫣自是双双停下了脚步。

    “不是,”将她忽视的彻底的夜千筱,总算是将目光放到这位女兵身上,她神色悠然而淡定,旋即又悠悠地反问,“你信吗?”

    直截了当的否认,外加突如其来的反问,两种极差的交织,使得意思却变得意味不明起来。

    到底是不是?

    那女兵一时反应不过来,倒是呆愣在了原地。

    明明是她们过来找茬,想要给夜千筱和刘婉嫣难堪的,转眼间仿佛掉了个个儿,自己这边不仅没有占据主动权,反而被她们的小动作和几句话就搞得不知所措。

    艹!

    女兵暴跳如雷,气的直想骂娘。

    忽地,没等女兵思绪转清楚将主动权扳回来,就听得前方不远处传来祁天一震耳欲聋的吼声――

    “你们都站在那里做什么,不想跑的就全给我滚回去!”

    毫无疑问,祁天一就是冲着她们几个吼的。

    女兵抿了抿唇,颇为不甘心的让到一边,生生的给她们俩让开了这条路,然后跑回去扶着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朋友。

    摔倒在地的女兵狠狠地握着拳头,目光紧紧地锁定在已经跑远了的两道身影上面,没好气地从嘴里爆发出了一句,“靠,给我等着瞧!”

    既然要跟她们一起训练,就不信治不了这两个炊事员了!

    ……

    新兵训练的科目很多,而且很大部分都是拉体能打基础的,光是晨练便有五公里武装越野、渡海登岛400米障碍来回两遍、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各五百、机械单杠和双杠练习、扛圆木跑一千米等,全部都需要耗费大量的体力和精力。

    更重要的是,多大十个项目,必须要在两个小时内完成,一旦哪个人拖后腿了,全班都必须留在训练场上陪他,直至全部做完为止,才能够去食堂吃早餐。

    所以,只要是成绩差点儿的,都要面临着被全班成员的重点关注对象,有空了就会将其赶到训练场上去对准自己的薄弱项目加班加点的拉练,以便之后不要再牵连到整个班级填饱肚子的革命任务。

    夜千筱和刘婉嫣属于炊事班的,就算再如何的拖后腿,也不会牵连到其他人,所以最开始有很多的人都喜欢看她们俩的笑话。

    毕竟是刚刚参加这样强度的训练,不可能适应的那么快,想当初他们几乎一半的人都在两个小时开外完成训练,她们俩要是第一次就能够准时完成了,那他们还不得被打击死去?

    然而,想象一直很美好,但现实却相对的比较骨感。

    夜千筱和刘婉嫣,就是踩着最后一分钟完成扛圆木训练,然后准时抵达大部队集合的。

    “艹,这两个炊事员也忒变态了!”

    “啧啧,把她们俩破格招进来,果然是有理由的。”

    “你们刚刚注意到没,她们俩射击打靶的时候,速度超快的,而且全部是满环诶。”

    “我滴个娘诶,夜千筱是不是被鬼魂附体了,她不是跑两圈就得趴下的吗?”

    ……

    两个方阵队里响起了低低讨论的声音,每个人都在纳闷夜千筱和刘婉嫣的能力,虽然她们俩除了枪法外也没有什么值得肯定的,身体素质在他们之中也处于中下阶段,可……

    还是那句话,炊事员!她们俩只是个炊事员!

    你们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成为炊事员?!

    听得那些细微的讨论声,累的汗如雨下的刘婉嫣,微微弯曲着膝盖喘着气,心想赫连长葑给她们安排的流程也差不多,就是减掉几个项目而已,当时可是逼迫她们在一个小时内完成的,现在是没有他在旁边威胁她们俩才慢了点儿,否则……

    仔细想想,这人的潜能,果真是无限的。

    “立正!”

    在愈发响亮起来的议论声中,忽然传来祁天一的冷喝声,立即将所有的声音全部给掩盖下去,同时只听得“啪”地一声,全体人员都以立正的姿势站的稳稳妥妥的。

    在两个方阵队中央走了几步,祁天一看着空了好几排的队伍,脸色已经差到了极致。

    连这么点任务都完成不了,果真是一帮孬兵!

    冷冷的扫了队伍几圈,祁天一的声音忽地响亮入耳――

    “目标食堂,鸭子步行走!”

    祁天一话音刚落,两个方阵队立即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一个个已经累到快倒下的新兵们,差点儿没有直接倒在地上。

    要说这鸭子步,几乎是他们每次晨练完最提心吊胆的训练了,要不要练习一直都是看祁天一的心情来定,因为这不是训练中硬性规定要练习的。

    鸭子步的走法并不难,双手背后,深蹲下,一只腿由侧面展开,迅速滑到正前方,然后另外一只腿由后方滑到正前方,然后一直重复动作,行走中上身更不准有所起伏。

    这种训练很折磨人,又累又痛的,简直就是酷刑,并且对身体也有一定的伤害,但是却有培养战士们意志的作用,所以部队里虽然不常用,但在海军陆战这么变态的地方,时不时也会见到过几次。

    于是,这次,夜千筱和刘婉嫣好巧不巧的,就这么给撞上了。

    “我们也要学着走吗?”

    刘婉嫣靠近夜千筱一步,低低地问了句。

    她在炊事班的时候,也见到过这些新兵走过几次鸭子步,那一个个的动作她倒是可以忍,可那一张张扭曲难受的脸庞,便知道他们承受着多大的疼痛,每每刘婉嫣看着都下意识地打冷颤,更不用说自己来尝试了。

    光是想想,那就是真的疼啊!

    “不走。”

    夜千筱抬了抬眼,将那几个率先带头走鸭子步的班长看在眼底,毫不犹豫地说道。

    鸭子步起到的锻炼作用并不大,还不如跑个几十公里来的更有效果些。

    而且,锻炼意志力的方法有很多,夜千筱随便都可以想数十种方法,这所谓的鸭子步,说白了就是种折磨人的手段。祁天一见得那么多新兵都没有准时完成任务,自然是要想法子惩罚他们以泄怒火,可这对夜千筱来说压根儿就没有多大的关系。

    反正在部队里,有很多东西都是夜千筱无法赞同的。

    任何地方,有光明也有黑暗,这个理所当然,夜千筱也没想着改变。但,她不愿意接受的东西,任凭你再如何强势,她也绝不接受。

    “得,我陪你。”

    掩去心里的那抹诧异,刘婉嫣仔细地打量着夜千筱,旋即摸了摸鼻子如此说着,浑身上下都带着“舍命陪君子”的架势。

    在她看来,夜千筱是那种很少去反抗训练的人,就如赫连长葑那么变态的训练她都可以毫无怨言的熬过去,昨天的武装泅渡,她手背受伤还是不说二话的下了水,以至于晚上她的伤口感染发脓。

    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就连在训练的途中也只是坚定前行。

    可现在,她是真的不愿意。

    还是那么的云淡风轻,于她而言,不过是一句去与不去而已。

    每次见夜千筱做出超出常规的事都会有种奇怪的感觉,最起码刘婉嫣是这么认为的,夜千筱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准则,她从不去抱怨什么,也见她说过一句苦,这是个很容易去接受环境的人。同时,她做什么都会让人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她做事的时候总是以一种格外平静的态度,仿佛……只要她想,那无论怎样都可以。

    “嗬,觉得是炊事班的就可以搞特殊化吗,真是不知死活!”

    很不巧的,站在夜千筱和刘婉嫣前方的,就是那两个五公里武装越野过来找茬的女兵,这两人一直都在关注着她们的动作,自然连几句说话声也不肯放过,当下两人就转过身来,摔过跤的自是丝毫不留情面地冲着她们俩警告着。

    “你们随意。”

    刘婉嫣耸了耸肩,浑不在意地回了一句。

    旁边那女兵狠狠地扫了她们几眼,然后撞了撞同伴的肩膀,轻声细语地劝道:“别理她们,等祁教官过来,看怎么教训她们。”

    “切!”

    摔过跤的女兵撇了撇嘴,倒也不迟疑,很快就转过了身,跟上前面的部队开始做鸭子步的动作。

    眼看着前面的两个女兵都缓缓地走开,刘婉嫣抬手放到嘴边,靠近夜千筱的耳畔,压低声音问道:“到时候姓祁的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刘婉嫣自认为是不怕事的,但每次见到夜千筱都会自叹不如,像现在夜千筱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仿佛什么事儿都没有,可刘婉嫣就已经开始在心里琢磨着,到时候该怎么应付那个脾气暴躁性格不好的祁天一了。

    尽管,说到底也不过是惩罚。

    眼角瞥到个急速走过来的身影,夜千筱懒散地看了眼刘婉嫣,颇为随意地开口:“没事。”

    “……”

    刘婉嫣错愕。

    难道她还真有办法,让祁天一在不惩罚她们的情况下,允许她们俩不去走这个劳什子鸭子步?

    心里疑惑大增,然,不等刘婉嫣细细问来,就听得渐渐逼近的吼声:

    “你们俩个,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在一*蹲下身来开始走鸭子步的新兵中,夜千筱和刘婉嫣这两个站在原地不动地显得格外的显眼,祁天一注意了几眼后发现她们俩还没有动作,自然是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就没好气地走了过来,那步伐如风般迅速,好像转眼之际便已经来到她们面前。

    与此同时,前面正在扭曲着脸走着鸭子步的两个女兵,不约而同地往后面看了眼,然后颇为幸灾乐祸地露出了个难看的笑容。

    既然夜千筱和刘婉嫣自己要作死,她们俩就乐得看戏了。

    刘婉嫣硬着头皮,目光灼灼地朝祁天一的方向看了过去,然而没有等她看清楚那张犹如阎王似的脸,就见得一道身影闪到了祁天一的面前,那快速的动作差点儿没有直接撞到祁天一的身上。

    “祁教官!”

    激动地声音从那人嘴里传出来,同时还带着几分讨好的意思。

    刘婉嫣只觉得声音有些熟悉,定睛一看,注意到那人除了身着迷彩外,还系着条属于炊事班标志的――白色围裙。

    哦,跟自己一起喂猪的小严。

    “做什么?!”

    祁天一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钻出来的身影,对方差点儿就黏在他身上了,若不是那标志性的白围裙,他丫的肯定下意识地一脚就将对方给踢出几米开外。

    “咱们炊事班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借你们俩人儿用用哈。”小严笑着推开了几步,然后偏着头一个劲地给夜千筱和刘婉嫣使眼色,过了会儿后又面带笑容地挡在了祁天一面前,“不好意思啊,咱们林班长的命令,炊事班的呢,毕竟还是炊事班的,现在就是寄养在你们这儿而已,像祁教官这种深明大义的人,肯定能够理解的是吧?”

    “深明大义”的高帽子“啪”地一声就那么从天而降,直接扣在了头顶,气得祁天一眉毛直抽搐,恨不得一巴掌就将小严给拍飞了去,可无奈小严,甚至于夜千筱和刘婉嫣,都不算是他的兵,只要这些人的顶头上司林班长说句话,他就连扣留的机会都没有。

    简直……

    太特么火大了!

    刘婉嫣得到小严的信号,很快就立正站好,朝祁天一铿锵有力地喊道:“报告祁教官,我们就先走了!”

    祁天一脸色黑了又黑,最后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走!”刘婉嫣完全不顾他暴怒的情绪,也不顾那个“滚”的字眼,朝夜千筱挑了挑眉,就拉住她的手臂往前炊事班的方向走去。

    尔后,小严笑眯眯地跟祁天一说了几句好话后,便也不再停留,转身飞快地离开,生怕多停留片刻便会被祁天一给毁尸灭迹似的。

    同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那两个女兵,在苦不堪言地走着鸭子步的时候,心里不知道有多恨夜千筱和刘婉嫣。

    她们俩本以为夜千筱和刘婉嫣是不知死活,如此举动无非是惹恼祁教官而已,到时候需要面临的惩罚就更加难以想象了,可她们万万没有想到,炊事班忽然蹦出这么个逗逼出来,三言两语的就让夜千筱和刘婉嫣安然离开了,而且还光明正大地躲避了走鸭子步!

    如此明目张胆地走后门搞特殊化,就算是其他的兵也会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就更不用说这两个早就对夜千筱和刘婉嫣怀恨在心的女兵了,真特么恨不得上去将她们给狠狠揍上一顿来出气!

    另一边。

    拉着夜千筱快速逃离现场的刘婉嫣,远远见到厨房的后门才在心里松了口气,就跟见到自己的家似的,不知有多么安心。

    四处张望了下,刘婉嫣这才松开了夜千筱的手臂,然后满怀好奇地问道:“千筱,你事先知道小严会过来?”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小严会去帮忙,那刘婉嫣还真的想不出其他的办法,让她们俩在跟祁天一杠上的时候可以安然逃脱。

    “不知道。”

    夜千筱淡淡地回答着,显然她也没有料到林班长会料事如神,事先就让小严过来帮忙。

    当然,不管当时的情况如何,就算祁天一喊破了嗓子,她也是绝对不会走鸭子步的。

    没必要的事情她不做。

    说到底,她只是想拉体能罢了,而拉体能的方法她有很多种,且不能急于求成。她一直都不急躁,因为这里比她曾经的生活安全许多,不会随时都有死亡的威胁。

    她也并不一定要加入新兵训练,以前之所以会费那么大的劲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林班长。

    因为他的期许和心愿,在她看来不过是举手之劳。

    刘婉嫣并不清楚夜千筱的想法,她凝眉思索了会儿,然后狐疑地打量着夜千筱,“那祁教官走过来的时候,你打算跟他强行抗争?”

    耸了耸肩,夜千筱斜眼看她,“有可能。”

    “你还真是……”

    愣愣地瞅着她,刘婉嫣有些哑然。

    就在这时,一溜烟逃回来的小严,及时在她们身边止住了脚步,忍不住拍着胸脯朝她们俩吐槽道:“嘿,你们那个什么祁教官,在训练场上真的太恐怖了,随便说几句话就跟要吃人似的。”

    “辛苦了。”刘婉嫣朝他招了招手,待他走近了几步后,便笑着问话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俩有麻烦的?”

    “我哪能这么厉害啊,”小严摆手,脸上露出几分神秘的笑容,他鬼鬼祟祟地瞅了眼厨房的后门,然后瞧瞧靠近她们几眼,“还不是林班长担心你们俩惹事,让我过去盯着点儿,没想到我刚刚到训练场呢,就见得你们俩要跟祁教官扛起来了。”

    说着,小严又颇为滑稽的朝她们俩伸出了大拇指,阴阳怪气地夸道,“高啊,果然不愧是我们炊事班的女英雄,才去别个哪儿串门俩小时,就敢跟人对着干了,要再混几天,不得将人家几百个人全给一锅端了?”

    “你小子……”

    刘婉嫣嘴角微抽,手里的拳头可没停着,抬手就往小严的身上砸去,但说着什么话就知道有什么后果,小严早就做好了准备,一跃几米远,说完撒腿就跑。

    一拳落空的刘婉嫣眼睁睁地看着他钻到了厨房里去,只觉得拳头痒痒,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

    战士们开饭的时候,食堂才刚刚忙完,所以小严显然是在找借口的,不过夜千筱和刘婉嫣的待遇确实不低,在厨房里转一圈就得到了好些瓜果蔬菜,还有林班长在十分钟内做好的肉蛋汤,小灶可谓是开的明目张胆地,不过只在自个儿班里内部说说,其他战士们连看着眼馋的份都没有。

    吃过早餐后,夜千筱和刘婉嫣趁着空挡帮厨房切了点儿菜,直到快要新兵们快要集合的时候,才踩着点抵达他们的队伍里,纵使早上“没有走鸭子步”的事情已经得到了无数新兵的羡慕嫉妒恨,她们俩也淡定自若地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心一意地参加训练。

    如果说晨练的那些项目都只能算是热身,那么白天的正式训练就可以用“地狱式”来形容了。

    从早到晚都在训练,都不是多么特殊的训练,比如五公里武装泅渡、锻炼爆发力的100米冲刺、拳术基本功、抗暴晒训练、射击训练……

    所谓打基础,就是同样的训练重复无数次,他们早晚各一次五公里的武装泅渡,100米冲刺练习上百次,往高地冲击数十个来回,难得休息的时候都是在射击训练,他们等待着一轮轮射击的间隙、在重组枪支的时候平稳呼吸,在心脏高速跳跃的时候将子弹射击出去。

    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奔跑,无时无刻不在抗争,无时无刻不在坚持。

    一整天下来,几乎所有的人都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了。

    初次参与这样训练的刘婉嫣,几乎是咬着牙才坚持下来的,而在训练过程中她好几次听得祁天一在嚷嚷着什么“这么轻松的训练”时,手里的拳头只想狠狠地砸到祁天一的脑袋上。

    “这还轻松,以后得难成什么样?”

    躺在地上的刘婉嫣随手拔了根草,然后费着劲挪到了夜千筱的身边,没好气地吐着槽,心里只想着此刻时光静止最好,以后她就再也不需要爬起来做任何事。

    凉风徐徐而来,枯草轻轻摇荡。

    “习惯就好。”

    黄昏降临,夜千筱抬手挡在眼前,拦住夕阳的余晖,双眼慵懒的眯了起来。

    这种训练程度,确实不算什么。若是换做她前世的身体,十岁就可以轻松应付,反正武术也离不开锻炼,磨练的意志都是相同的。

    而在部队里,不可能只有这点训练,这真的就如祁天一所说,不过是在打基础而已。

    只是,她现在这具身体,是她前世从未经历过的,从懂事以来她就不知跑两公里喘气是怎样的感受,几乎无论做什么都会遇到体能问题……

    好在她向来看的很开,就当做重生一次的代价罢。

    刘婉嫣抬起抓住枯草的手,可手臂的肌肉随时都在传递酸痛的感觉,夕阳的光线下,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手指正在发抖。

    在心里叹了口气,她的手便重重地砸到了地上。

    她终于能够理解那些新兵在食堂为什么会用手抓着吃了,像这种做完上千个俯卧撑和单杠训练,关于“手”的感觉都会渐渐消失,麻木的手掌只能让人看看,估计用针穿过去都不会有什么感觉了。

    “你们俩个,该集合了。”

    坐在不远处休息的李嘉,看着两人有气无力的倒在地上,便走了过来提醒了句,顺势在夜千筱身边坐下。

    刘婉嫣虚弱地抬起了眼睑,瞅着坐在草地上,只有脸色微微发红,但是却没有太多疲惫状态的李嘉,奇怪地皱起了眉,“你怎么一点儿事都没有?”

    “呃,”李嘉有些害羞地笑了笑,“习惯了。”

    她的体能一直都很好,在新兵连的时候训练强度不大,所以也没有多显示出来,现在到这个地方就不同了,当别人累得要死要活的时候,她也不过是熬熬就过去了的程度,或许最开始几天还有些适应不了,但现在都十多天了,再怎么着也能够适应了。

    夜千筱微微移开手掌,掀起眼睑扫了她一眼,倒是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以前跟李嘉接触过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对方的体能怎么样,她当然再清楚不过了。

    得到刘婉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李嘉也没有太在意,她简单地笑了笑,转而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的又道:“对了,今天晚上不用训练,但是晚上有教官讲课,你们俩要来听课吗?”

    “什么课?”

    刘婉嫣无精打采地问了句。

    “刚刚祁教官在那边说过了,是关于陆军战术的,”李嘉顿了顿,才道,“海军陆战是两栖作战的,所以需要学习陆战的一些基本知识,以前这些知识都是由路剑队长来讲的,但今天路剑队长似乎有事,所以这节课把那位赫连队长请了过来,估计是他来讲课。”

    “去!”

    “不去!”

    在听到“赫连队长”的那刻,刘婉嫣和夜千筱一起发声,但是却是不同意见。

    “为什么不去?”

    刘婉嫣忽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相当不忿地看着夜千筱,仿佛她不给赫连长葑面子就是在做伤天害理的事儿。

    自从赫连长葑答应帮刘婉嫣和夜千筱训练后,赫连长葑在刘婉嫣心目中的地位就以直线上升,从一个普通的特种部队队长上升到了一个既神秘又厉害的特种部队队长,多多少少也带着点儿英雄崇拜的意思,所以只要是跟赫连长葑有关的事情,在不损害她利益的情况下,在考虑考虑后还是可以义无反顾的。

    夜千筱悠悠地看了她几眼,旋即眼睛一闭,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去。”

    不过是去听一堂课而已,夜千筱懒得跟刘婉嫣争辩,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夜千筱和刘婉嫣都没有想到,那些新兵……女兵们自从知道是赫连长葑讲课后,热情明显高涨,就算是在接下来的训练里也情绪高昂,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训练结束,都没有任何的减缓。

    真不是说她们有多么喜欢赫连长葑,毕竟只是远远地见过几次面而已,怎么着也说不上是喜欢。只不过,赫连长葑顶着“特种部队队长”的名号,外加肩膀上那显眼的肩章,本来就是个足够神秘的存在,再加上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和浑身闪瞎人眼的气质,简直就是让女兵们发狂的存在,在基地内大部分女兵提起他,都会犯一下花痴,且附赠几个崇拜的目光。

    于是,当夜千筱和刘婉嫣去大教室上课的时候,只见到偌大的教室里人满为患,就连其他连队的女兵都赶过来凑热闹,顺便膜拜一下传说中特种部队队长赫连长葑的英姿。

    “在这儿呢。”

    远远地,占据好位置的李嘉就朝她们俩招手,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显然为她们俩的到来感到开心。

    刘婉嫣二话不说拉着夜千筱就往李嘉占据的位置上走,可夜千筱的脸色就冷不丁地黑了黑。

    李嘉一直都是很积极的人,可她没有想到李嘉竟然会积极到这种地步,占据的位置竟然是在第二排的显眼座位,而且还非常贴心地给她们俩准备了笔和笔记本。

    坐到位置上的夜千筱,无奈地揉了揉额心,明明耳边传来嘈杂而兴奋的议论声,可席卷而来的困意却怎么也抵挡不住。

    陆军作战……

    纸上谈兵,对于夜千筱这种喜欢实践的来说,还是挺无聊的。

    课是晚上七点开始的,夜千筱和刘婉嫣六点半就到了,于是困意十足的夜千筱,没有等到课程开始,手里的笔转了两圈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而,几分钟后,刚进门的赫连长葑,一眼就见到了正在睡觉的夜千筱。

    倒不是穿的跟其他人一样迷彩的夜千筱有多显眼,而是在那么多聚精会神等待听课的学员中,就只有夜千筱一个人……

    是趴着的。

    非常狗腿地去给赫连长葑放ppt的狄海,刚刚将ppt复制到多媒体上,便同样扫到了夜千筱的身影,他不由得愣了片刻,然后摸了摸鼻子,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悄无声息地退到了门边站着。

    “千筱,千筱……”

    眼见着赫连长葑走上台,刘婉嫣跟李嘉的聊天也下意识地终止,注意到不知何时睡着了的夜千筱,便不由得推了下她的手臂。

    好不容易能来听赫连长葑讲课,夜千筱竟然如此不懂得珍惜,睡得个昏天暗地的,简直……浪费!

    然而,她推着夜千筱的手刚刚收回去,就见得夜千筱微微动了动,可下一刻,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就听得“嗖”地一声,视野里只能抓住道黑色的影子,然后便是“咚”地轻微响声,有什么撞击到最里面桌子上摆放的塑料瓶上。

    刘婉嫣的视线微顿,全身的弦都紧紧地绷住,一种无言的紧张感袭来,顿了会儿后,她才往旁边看了过去。

    刚刚从夜千筱手里飞出去的那支笔,准确无误地插在了那喝了一半的水瓶上面。

    而,那瓶水的主人,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显然还不明白这飞来的那支笔究竟是从何处而来的,如果在偏移那么一点点,会不会直接夺取他的性命。

    不知不觉间,周围的议论声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都渐渐聚集在夜千筱的身上。

    刘婉嫣嘴角抽了抽,在懊悔自己那么不知死活的叫醒夜千筱的同时,也恨不得将夜千筱一脚给踢到门外去。

    她就知道,夜千筱就是个祸害!

    与此同时,台上的赫连长葑将这幕映在眼底,再看着从桌上爬起来的夜千筱,那双慵懒的双眸里,明显带有几分不清醒。

    不过几秒,就变得清澈明亮起来。

    可,她仍旧不慌不乱,从容以对。

    嘴角扬起抹笑容,赫连长葑不紧不慢地走下了讲台,然后直接朝夜千筱的方向走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7话:摊上事儿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