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8话:你怕死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偌大的教室内,忽地寂静无声。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保持着沉默,一双双的眼睛盯在赫连长葑或夜千筱的身上,某根紧张的弦渐渐地绷了起来。

    这里每个人都知道赫连长葑,当然大部分也都认识夜千筱。

    众目睽睽之下,夜千筱手中的签字笔就那么飞到人家的水瓶上,冷不丁地来这么一招,实在是有些惊悚。

    他们问自己,可不可以做到这一招,当然结果是毫无疑问的,没准儿连扔出去的笔都打不到水瓶。

    所以,他们很好奇,但也提心吊胆,他们想知道夜千筱将面临什么,或者说赫连长葑会怎样处罚她。

    教室前面,赫连长葑缓缓地来到夜千筱身边,唇角噙着的笑容尤为蛊惑人心,仿佛随时都会将人的魂给吸走似的,带着危险而神秘的气息,令在场不少女兵怦然心动。

    好帅!

    一个个的女兵眼里冒着红心,恨不能主动扑上去。就连男兵眼里都是心悦诚服,提不起丝毫羡慕嫉妒的意思。

    在他们心里,总觉得,这样的人才配当神秘特种部队的队长!

    于夜千筱身边停下,赫连长葑淡淡地打量着座位上的夜千筱,同时夜千筱也抬起了双眸来回看他,两人视线在空中交错汇集,明处风平浪静,暗处暗潮汹涌。

    赫连长葑朝旁边伸出了手,没有任何的言语,可莫名地坐在旁边的刘婉嫣、李嘉,甚至于那个被吓到了的新兵,都能够理解他的意思,霎时不存在丝毫的犹豫,那男兵立即将插在水瓶里的签字笔给拔了出来,然后恭恭敬敬地放到了赫连长葑的手上。

    与此同时,刘婉嫣和李嘉都默默对视了眼,在为夜千筱担惊受怕的同时,也希望赫连长葑顾及着几次早餐和夜宵的情谊,好歹也对夜千筱的惩罚轻点儿。

    尽管,放在平时她们肯定会觉得,在上课前搞个小动作,压根儿就不算什么。

    “你的笔?”

    把玩着那只充当“罪魁祸首”的签字笔,赫连长葑不经意般的扬眉,却带着点儿明知故问的意思。

    眸光神色微敛,下一刻夜千筱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声音斩钉截铁,不卑不亢,“是的,长官!”

    眼看着夜千筱这般淡定地反应,其余人都忍不住给她捏了把冷汗。

    丫的你态度好点儿认个错,会死啊?!

    然而,赫连长葑出奇的没有生气,神色间仿佛带有几分赞赏的意味,他微微朝夜千筱点头,嗓音低沉而迷人,“手法不错。”

    “谢了。”

    夜千筱颇为狐疑地瞥了他一眼,却毫不客气地将他的夸赞给接了下来。

    “狄海!”

    赫连长葑将手里的签字笔塞回到夜千筱的手中,似是不经意般喊了狄海一声,惊得对方一个哆嗦,刷地就跑了过来,连丝毫的迟疑都不敢有。

    “队长,啥事儿?”在赫连长葑面前,狄海必定会展露出狗腿子的德行,就算是当着如此众多人的面,他也浑然不在意,仿佛天上地下唯有他家队长最大似的,其他人在他眼里连浮云都算不上。

    赫连长葑淡淡地视线从夜千筱身上收了回来,“帮她安排个好位置。”

    微微一愣,狄海瞥了眼最前方的那排位置,立即就反应了过来,然后匆忙点头道:“是!”

    所谓的“好位置”,当然是所有人都眼馋的最前排,那都是留给一些想过来旁听的军官们坐的,像这种给新兵的讲课,那些军官肯定不会过来的。

    但今天却有所不同,他们有的很崇拜赫连长葑,听说过这支队伍强大的人,都会下意识对其产生好奇感,有些军官则是骨子里都带着种傲慢,他们很想知道像赫连长葑这样的人,会有多少不一样的东西。

    毕竟,所谓的战术,其实都相差不远,不是吗?

    难道特种兵就学了什么特殊的战术?

    显然不可能。

    他们很多就是特地过来找茬的。

    吩咐完狄海,赫连长葑就再度走向了讲台,而坐在夜千筱旁边的刘婉嫣,则是大方地拍了拍夜千筱的肩膀,眉宇一派坦然,偏偏还要装出几分悲痛,“安心走吧,不要担心我们。”

    如果说夜千筱的存在就是让她们提心吊胆的话,现在夜千筱被安排到其它的座位上去……

    李嘉的心思刘婉嫣并不知道,但刘婉嫣个人看来,像夜千筱这种谁也不知道她下一刻会做什么的人,在这样的场合里还是离远点儿比较好,否则她随时都有可能招惹来一大堆的麻烦,然后让你陪着她一起去死。

    和夜千筱靠近,本身就是件麻烦事儿。

    得到刘婉嫣装模作样的表现,夜千筱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然后在狄海的邀请下,手拿笔记本和签字笔,便来到了最前排的位置。

    只见她泰然自若地坐在大堆扛着亮瞎人眼的肩章的军官中,她自己或许倒没有太大的反应,而其他人却冷不防地倒吸了口冷气。

    这女兵……

    不声不响地就坐下去了,胆子还真够大的。

    很快的,夜千筱所引起的风波,就这么渐渐平静下去。

    因为这件事本身就不算太大的事儿,加上作为这次讲课的赫连长葑都已经发话了,自然证明事情到此结束,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必要。

    在诸多仔细聆听赫连长葑讲课的长官中,夜千筱没有任何的拘谨之色,本来还觉得很无聊的她,在接下来听到赫连长葑的讲课后,思绪便渐渐地聚集起来。

    她放下手中的笔,倚靠在身后的座位上,视线却停留在前方的赫连长葑身上。

    这并不是场普通的讲课。

    相对于纯粹的战略战术来说,赫连长葑更侧重于思想上的引导,战场上需要的不是死板的技术,而是需要能够克服各种困难的头脑。

    打仗,技术只是基本,但任凭你技术再强,没有脑筋,也无法保证自己能活着从战场出来。

    同他平时一样,就算是讲课话也不多,不过三言两语便能讲清重点。他说的话很有技术含量,几句话便说得这群新兵们热血沸腾,自然而然地被他的话语给引导,属于军人的激情和豪迈在胸腔蔓延,然后又用血淋淋的现实激发着他们想要变强的决心。

    就算是夜千筱这种很不喜欢理论知识的人,都会很耐心的去听他的每句话,因为他所讲的并不仅仅是理论,而是在真实的战场所需要的各种应变手段。

    “诶,我们要不要做笔记啊?”

    “做什么,够丢脸的!”

    原本空手来旁听的军官们,渐渐地被赫连长葑的话语给吸引,开始交头接耳,低低地开始议论着,但任何的言论都证明赫连长葑这次的讲课很成功。

    耳旁那些军官的声音又慢慢地平静下去,夜千筱颇为慵懒地眯了眯眼,细细打量着站在讲台上的那个男人。

    他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光是利用那张脸就能做出很多事。教室内的灯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为其蒙上层朦胧不清的剪影,浑身增添不少神秘气息,愈发显得他冷峻迷人。

    他讲课的时候从不利用语气和神情来渲染气氛,他的言语都很寻常,但却像是将人的心给挖出来,句句话语都在抨击着心灵。

    从讲课之初起,他就从未笑过,眼角眉梢更是染着几分沉重,深邃的双眸显得愈发的深沉,好似坠入片寒潭中,没有波澜起伏,只有平静稳重。

    夜千筱几乎可以猜到,他口中鲜血淋漓的现实与例子,应该都是他亲自经历过的。

    死亡与战场,从来都不是让人高兴的事,它只会在心里蒙上层阴影。

    没人会喜欢战争,就算是像夜千筱这种靠战争来赚钱的,也从来没有喜欢过战火硝烟的地方,贫困、战乱、逃亡,那种东西看过了会揪心,然后麻木,总有一天会将人变得冷血无情、时刻警惕,好似天底下所有一切都不怀好意,甚至会让人忘了什么叫做舒适和安心。

    那是种心灵上的折磨。

    谁不希望,这个世界充满和平,所有枪口插满鲜花,和平鸽遍布每个黑暗的角落。

    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会感同身受。

    “你。”

    简短的一个字,顿时将正在认真听课的新兵们思绪都给拉扯回来,他们的注意力顺着赫连长葑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定定地落到坐在前几排的一位男兵身上。

    宋子辰。

    他看起来在认真听课,笔和纸都摆在桌子上,隐约可以看到他做的笔记,但他从头到尾都很平静,就算是此刻被赫连长葑给点名,似乎也没有太多的异常,只是很自然地站了起来。

    赫连长葑走下台来,径直来到宋子辰的面前,他的步伐看起来很缓慢,然不过转眼之际,就站定在宋子辰的身旁。

    手指轻轻地在木桌上敲响,赫连长葑与宋子辰并肩而立,可方向却是相反的,他稍稍朝宋子辰靠近,一股无名的威压从他身边扩散,仿佛一点点地从人的头皮拂过,激起几分紧张感。

    他并没有看着宋子辰,却缓缓开口,“如果有场战争,国家和人民都需要它赢,但你需要牺牲很多战友,”语气微微顿了顿,他忽的往旁边看了眼,声音低沉有力,“你,打不打?”

    话音落却,在场几乎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在面临真正战争的时候,在你不得不选择的时候,你选择国家,还是战友?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问题几乎是不言而喻的。

    军人,保家卫国是职责,如果战友的牺牲能够换来国家的平安,那在场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前者,因为这是大义。

    可是,选择过后、战争过后,就算国家平安了,那良心真的会过得去吗?

    教室内不知何时弥漫着种紧张的气息,每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到赫连长葑和宋子辰的身上,似乎都在思考着这个两难的问题。

    换一种角度来说,保护国家是军人应有的职责,褪下军装他们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国家和军人的选择中,他们这些军人就真的应该死吗?

    沉默片刻,宋子辰微微偏过头来,认真地看着赫连长葑,话语格外的肯定,“打。”

    赫连长葑仿佛丝毫不意外,他的视线从宋子辰身上掠过,下一刻他直逼宋子辰的眼睛,带着严厉的审视意味,过了会儿,他沉声着开口,“原因。”

    感觉到股威严和质问迎面而来,铺天盖地的就如将人压得无可呼吸,宋子辰的眼神有过微微闪烁,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所有情绪全然被强行掩盖下去。

    挺直了背脊,宋子辰迎上赫连长葑的目光,神色无比坚定,“保护国家和人民,是军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停顿了下,赫连长葑眸光愈发的深邃,更加难以琢磨,他继续问道:“所以,战友可以牺牲?”

    “国家和战友,我选择国家!”

    感觉到要将头皮都给掀掉的压力,宋子辰硬是没有任何退缩,只是一贯的温和从容都淡去了不少,很难得地在他身上感觉到某种紧张。

    但是,他却没有迎面回答赫连长葑的问题,或者说是没有顺着赫连长葑的话往坑里跳。

    战友可以牺牲?

    当然不能。

    可,要是在大义和小义之间进行抉择的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大义。

    赫连长葑审视的目光在他身上停顿些许,在他神经全部绷紧的刹那,却忽的收了回来。旋即,赫连长葑颇为随意地转过身,视线忽地投去某处,“夜千筱。”

    将宋子辰和赫连长葑对话听在耳中的夜千筱,尽管知道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但她却没有想到赫连长葑会喊到自己。

    下意识地挑了挑眉,夜千筱应了声“到”,然后将手里的签字笔往桌上一丢,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赫连长葑往前走了几步,在走至夜千筱位置前面时,转过身之际,便正巧与夜千筱的视线相撞,他的眼神很纯粹,平静而坦然,不存在任何的针对和找茬。

    仿佛只是纯粹的在课堂上喊人回答问题而已。

    “你呢?”

    赫连长葑双手放到桌上,语气却跟问宋子辰时截然不同,没有那么慎重和危险,显得比较随意而平和。

    与此同时,坐在附近的新兵、甚至于那些军官们,都没来由的有些紧张,他们并不知道赫连长葑下一个是不是会点到自己,更重要的是,他们也不清楚准确的答案是什么。

    没错,他们很想选择国家,但是却很难放弃自己的战友。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个两难的选择问题,在没有真正面临那种情况的时候,谁也没有准确的答案。而且,就算站在那样的位置面临那样的情况,也很难去做正确的判断。

    “不打!”

    平静自若的声音。

    夜千筱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她坦坦荡荡地看着赫连长葑,回答得果断而淡定。

    对于这种问题,她根本就不需要去思考。

    无论在什么战场,靠人数取胜的方法,当然是不能打的。

    这压根儿就不算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原因。”

    赫连长葑同样未曾惊讶,但是却如法炮制地扔出了问题。

    “没必要,”夜千筱淡然地扫过他一眼,目光直视着他,“打仗并不仅只有一种方式,靠死亡人数堆积起来的胜利,那就是失败!”

    眉目微动,赫连长葑眼底划过抹异样的神色,但他显然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微微俯身,他继续问道,“如若只有这种可能呢?”

    “我不认识广泛的人民,但我认识我的战友。”夜千筱声音有力,毫不畏缩地对上赫连长葑试探的眼神,“而他们,不仅是人民,也是祖国的一部分。”

    夜千筱说得冠冕堂皇。

    可,也有那么点儿真实的想法。

    若是平时的她,肯定会顺从着赫连长葑的想法,随便的将这样咄咄逼人的问题给糊弄过去,因为她从来都不喜欢别人直逼心灵的问题,也不喜欢有人去挖掘她的心思。可不得不说,今天赫连长葑的讲课很成功,她愿意说出自己的想法,尽管这种想法或许跟常规有些偏离。

    保护战友自私吗?

    不,至少她不这么认为。

    战场上,所谓的人民都是些没有用处的,他们不会打仗、不会勇往直前,只会哭泣、逃离、崩溃,不用亲自去了解他们,他们就会自取灭亡。战士保护他们,是出于某种责任感,可当所有人都将这种责任感当做理所当然的时候,就会有人下意识地忽略,那些战士也是普通人。

    如果真的在战场上,夜千筱定然不会让自己的战友们白白送死、或是有大批的牺牲,相对于她个人的感情来说,她会下意识地让自己认识的人活着,而那些不认识的……

    那些,其实没关系,只要她不认识。

    这是人之常情。

    片刻后,赫连长葑再逼近一步,无端的紧迫感直逼而来,他一字一顿的开口,“你怕死吗?”

    疑惑地扫了眼他,夜千筱凝眸,却以同样的音调回复,“我相信,任何人都怕死,但是,”微微停顿,夜千筱神色变得坚定起来,“我们不怕死,我们只怕不值得。”

    她说,我们。

    这并不是她全部的想法,但是她说出了很多战士们的心理。

    谁不怕死,但穿上那身军装就不得不将那份恐惧压在心底,因为他们必须承担肩上的责任,必须以保护国家为己任,这是他们无法推脱掉的,可是,如果真的要死,他们并不希望是白白送死的。

    最起码,要值得。

    赫连长葑看着她的眼神,那是种很平静的眼神,她不惧怕他似有若无的威压,也不惧怕自己的话语会惊起多大的波澜,她甚至不怕祸从口出将会承担怎样的惩罚,她只是很纯粹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里并不是战场,这里有表达观点的自由。

    但他也很清楚,她并没有彻底表明自己的观点。

    在她的心里,应该还有另外的答案。

    “坐。”

    微微抬手,赫连长葑示意她坐下,说完的下一刻他便转过身,再度回到了讲台。

    他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在讲台上接下去,他所需要的不过是给他们灌输种思想,只要这种思想不变质,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无关紧要。

    这里不会所有人都会面临战争,也不会所有人都坐在领导者的位置。

    而那些真的要面临那样问题的人,总有一天会凭借自己的经验和责任,做出最为恰当的选择。

    可是,课程的后半部分教室里却陷入了难言的安静,不是先前认真听讲融入的安静,而是默契地沉默和思考所换来的安静。

    他们不能判定夜千筱和宋子辰的坚持到底是对是错,甚至都无法判断他们俩的回答是不是刻意的,但是他们却不得不去思考,这样的问题究竟有何意义,他们今后真的要遇到是该当弃子还是另作其它打算,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打退堂鼓,开始思考自己要不要进海军陆战。

    直至课程结束,他们似乎才恍然。

    收好笔记本和签字笔,夜千筱一字都未曾写过,在下课的时候直接将其全部交换给李嘉。

    但是,结果笔记本和签字笔的李嘉,心思显然不在这些上面,反而笑意盈盈地看着夜千筱,冷不防地感叹着,“千筱,你好帅。”

    说实话,李嘉一直都觉得夜千筱很帅,因为她很多时候都捉摸不透,每次紧要关头都会以最为直接果断的方式将事情转危为安,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加上她浑身的淡然气质,就是帅得无可救药。

    但,今天在跟赫连长葑问答的时候,李嘉从她身上看到一种与众不同的“帅气”,她坚定而沉着,绝不会被赫连长葑给影响,从头到尾都坚持自己的观点,有着清晰条理的思路,在那么两难抉择的问题下也可以毫不犹豫地表达她的看法……

    总结就是――

    帅!

    真帅!

    “啧,”刘婉嫣从身后搭上李嘉的肩膀,然后将她的脑袋给强行扭到一边,指了指已经走到门口的宋子辰道,“没眼光,那才是真帅!”

    “……”

    李嘉默默地看了她几眼,却一直没有回应她的话。

    如果不是怕刘婉嫣暴怒的话,李嘉肯定会很直白的说,宋子辰确实长得很养眼,但刚刚讲课的赫连队长不仅长得帅,而且很有型,宋子辰在他面前感觉还是那么点儿。

    然而,没有等到李嘉回答的刘婉嫣,也大概清楚了她的想法,没好气地拍了拍她的脑袋,刘婉嫣从头到尾都在鄙视了一遍她的眼光后,便直接扯着夜千筱回炊事班。

    颇为莫名其妙地李嘉看着她的霸道表现,微微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

    这边,夜千筱和刘婉嫣才刚刚回到炊事班,就见到去宿舍路上站着的人影,对方半个身子隐入黑暗中,侧影现身在朦胧的路灯下,隐约可以将其看清楚,两人看了几眼,便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徐明志。

    见到这位基地有名的帅哥、靠那张脸就吃遍整个新兵连的徐教官,刘婉嫣就明白个大概,反正昨日见到徐明志对夜千筱的态度她就能大概猜出什么,便也没有在这里留下当电灯泡的心思,偏头朝夜千筱开口,“你随意,我先回去了。”

    刘婉嫣没有追根究底的去问什么八卦,也没有在原地久留,说完就非常识趣地往宿舍的方向走去了。

    看着徐明志走过来的身影,夜千筱站定在原地,神色淡然地望着他。

    “有事儿?”

    微微抬了抬眼,夜千筱不等徐明志说话,就先一步直入主题地问道。

    “今天周末。”徐明志回答地前言不搭后语,有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狐疑地眯了眯眸子,夜千筱坦然地点头,“我知道。”

    若是在别的部队,周六是可以休息的,就算是徐明志他们也会有休息时间,但对于那些新兵来说却没有所谓休息日一说,每天从早到晚都是训练,每天都是重复的。

    两人之间的气氛忽的有些尴尬。

    徐明志垂下眼眸,似是疑惑地看着她,冷不丁地问道:“你多久没打电话回去了?”

    打电话……

    轻轻蹙眉,夜千筱忽然想到那个在离开新兵连前一晚才见到过的手机,新兵连是不允许用手机的,但是离开的时候这些都发了下来,上次用手机也不过是跟李嘉交换一下电话号码,然后才充了下电,之后就一直放在包里没有用过。

    所以,她至今没有打过所谓的电话。

    光是看夜千筱那沉默地表情,徐明志就猜到了七七八八,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他随手掏出个手机丢给了夜千筱,“你妈一直打不通你的电话,就打电话过来问我,还以为你在部队里出事了,你现在有空就回个电话吧。”

    她妈?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心里难免有些膈应。

    虽然她接受了这具身体、这个身份,但至今都没有接受接触过这具身体以前的事情,毕竟部队里虽然很限制自由,可对于以前的夜千筱来说也算是新的生活,现在的她接受起来很容易,若是属于夜千筱的家人或朋友……

    尽管有记忆,但那些都不是她亲自接触过的,空有记忆没有感情,所以她从未想过给“家人”打过什么电话。

    掂了掂手机,很快的,夜千筱再度将手机丢给了徐明志,她简洁道:“你给我报平安就是了。”

    “等等,”眼看着夜千筱想要走,徐明志下意识地拦在了她面前,表情却有些奇怪,“你爸妈还是挺担心你的。”

    她爸妈……

    两种不同的记忆混淆在一起,让夜千筱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但她很好的将那抹异样的情绪隐藏了下去,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过般,最起码徐明志并没有发现她那瞬间的异样。

    “你拨。”

    夜千筱摊了摊手,眉宇间闪现出抹无奈。

    得到夜千筱的同意,徐明志倒也不迟疑,快速地拨通夜妈妈的电话号码,直到对方接通的那刻,便直接将其塞到了夜千筱的手上,生怕她一个不爽就反悔了似的。

    “喂,是小徐吗?”

    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温柔,那不是矫揉造作的温柔,而是纯属于长辈的那种,落到耳中很好听,也很舒心。

    夜千筱听到这声音,不由得有些微愣,下意识地将夜妈妈的身份信息从脑海里调了出来。

    她以前没有在意过夜千筱的身份背景,只是了解过个大概,很多事情都没有记得清晰,以至于很多细节的东西都给忘了,但有些事情是刻在脑海里不能忘记的。

    比如,夜妈妈和夜爸爸在夜千筱十岁时,便离异。

    此后两人有了各自的家庭,而夜千筱则是跟随在夜爸爸身边,看着新的继母和新的弟弟妹妹到来。夜千筱的性格估计也是因为那样的环境,被养成了只谁也不可触碰的刺猬,因为她是长女的身份,谁也无法对她怎么样,所以她很自然地将心里的不平衡发泄出来,以至于成为外人看来的那种刁蛮任性的大小姐,而事实上,她只是自尊心太强了。

    不过,逝者已矣。

    现在的夜千筱,全然不是那个会因为家庭原因作践自己的夜千筱了。

    将这些记忆都给压下去,夜千筱淡淡地应声,“是我。”

    “筱筱?”电话那边的声音似乎有些惊讶,然后又变得惊喜起来,“筱筱,你在部队过的适应吗,怎么都不给妈妈打个电话?”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敷衍的继续道:“没时间。”

    “炊事班也那么忙吗?”夜妈妈毫不掩饰自己的诧异,那语气难免增添了几分撒娇的意味,“给妈妈打电话发信息的时间也抽不出来吗?”

    “……”

    夜千筱有些澹罱枪衣浼父谙撸沉搜墼谂员呗源θ莸男烀髦荆馕⑽⑸了福粗苯雍雎砸孤杪璧娜鼋浚诘溃拔矣屑乱怠!

    “什么事儿?你说。”

    没有丝毫的犹豫,夜妈妈立即应和着点头,估计要是夜千筱想离开部队,她也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将夜千筱给调出来。

    然而,刚刚被夜千筱盯了眼的徐明志,心里却有种不祥的预感,不由得定定地看着她。

    果不其然,夜千筱没有迟疑,很直接地说道,“我要跟徐明志解除婚约。”

    刹那间,向来及时回答的电话那边,顿时陷入了沉默中。

    而,徐明志的脸色,却变了又变,可最终还是没有打断她的话,更没有夺过她的手机。

    夜色,愈发的静,也愈发的凉。

    冷风徐徐而过,不知荡起了谁心底的涟漪。

    过了好一会儿,夜妈妈的声音多出了几分沉重和试探,“孩子,能跟妈说说理由吗?”

    听到这耐心的话语,夜千筱有些不适应地拧了拧眉,很多年没有人用长辈的语气跟她说过话了,她所接触过的人可以把她放到任何的位置,但是从未有人会把她当成“孩子”。

    对于夜千筱来说,这确实是件很别扭的事儿。

    “没……”

    不等夜千筱说完,徐明志终于将她的电话给抢了回去。

    “阿姨,她开玩笑呢,”夺过电话的徐明志,说话的声音带着几分轻快,可眉宇间却有化不开的不快,“我们也快要熄灯了,要不这样吧,您过几天找个空闲点儿的时间,再跟她通话?”

    “……好。”

    夜妈妈万般疑惑地应了声,然后跟徐明志简短的说了几句话,被徐明志吼得喜笑颜开后,便顺从的挂断了电话,心里因为夜千筱的话语所带来的冲击力,倒是也小了很多。

    估计是孩子在闹别扭吧。

    夜妈妈这么想着,却也没追根究底。

    与此同时,看到徐明志将电话挂断的动作,夜千筱也冷不防地松了口气,她从来没觉得有长辈是件这么难以应付的事情。

    不过,很快的她就得到了徐明志不满的质问,“为什么要跟我解除婚约?”

    抬眼看了他一会儿,旋即,夜千筱朝他勾了勾手指。

    莫名地打量了她几眼,徐明志心里满腹怀疑,但还是老实地走近几步。

    夜千筱顺势将手肘搭在他的肩膀上,动作显得格外的随意,她轻轻扬眉,仿佛推心置腹的样子,“你觉得我们俩适合吗?”

    蹙眉想了想,徐明志很认真地回答:“不适合。”

    无论是以前的夜千筱,还是现在的夜千筱,从来都不适合他徐明志。

    因为无论怎样的夜千筱,都是很难搞定的人。

    但是……

    这跟感情没有关系。

    被吸引了,然后喜欢了,无形的感情,更加难以言明。

    很多事情徐明志自己也说不清楚,甚至都无法讲清楚自己对夜千筱的感情,可最起码的,他没有想过解除婚约。

    将徐明志的神色都看在眼底,夜千筱悠悠抬眸,旋即再问道:“我当时缠你,你反感吗?”

    呃。

    徐明志忽的被哽住。

    不知为何,他觉得有些尴尬。

    拍了拍徐明志的肩膀,夜千筱也没再多说废话,转而便直接沿着小道往宿舍走去。

    这个时间,也快熄灯了。

    至于徐明志究竟是否愿意接触婚约,其实,也跟她没有太多的关系。

    而,徐明志转过身,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有些冷清,有些洒脱,仿佛刚刚所有的谈话已然被她抛之脑后。

    直到夜千筱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徐明志才微微低下头,向来帅气的脸庞上,无端的增添了些许凝重和疑惑。

    ……

    翌日。

    重复着昨日的训练,夜千筱和刘婉嫣比新兵们早起两个多小时,大清早的忙完炊事班的事情后,就准时抵达操场跟新兵们集合,然后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相对于昨天的训练任务,今天明显有多增加,而所有的新兵都像是习以为常似的,只是偶尔听到增加的问题,还是会有些愤慨。

    作为两个新加入的,刘婉嫣和夜千筱勉强将进度跟上,但整个上午的成绩都出于末尾阶段,很多时候都是踩着点完成任务的。

    “今天,我们要学的是倒功……”

    下午,刚刚集合,训练场上就响起了祁天一响亮震耳的声音,带有穿透力的声音,清晰的传递到每个人的耳里。

    倒功,是拳术基本功的一种,总的来说是一项专门练倒地的功夫,以便倒地时自我保护避免摔伤。倒功包括的方法有好几种,包括前倒、前扑、大倒、大前扑、侧倒、后倒、卧倒等。

    部队的训练无非就是示范加训练,祁天一简单的将“倒功”介绍完毕后,就把一个军体拳成绩比较好的士兵给喊了过去,直接跟对方动作来示范,等示范过几次后,便让这些新兵各自组成对来练习,同时祁天一也会站在旁边观察情况,如果有不对的地方再进行亲自指导。

    当然,基本上不会有人希望他过去亲自指导的,否则耳朵都得被他的声音给震聋,于是他们每每学习起来都会格外的用力,练习是更是尤为较真,争取表现优秀少被祁天一看上几眼。

    祁天一一句“自己练习”刚刚说完,夜千筱跟刘婉嫣还没来得及练习,就见得乔玉琪的身影走了过来。

    “夜千筱,我们俩来练习吧。”

    在夜千筱的面前停住,乔玉琪的视线同样锁定在她的身上,坚定而执着,仿佛只要她点头答应,她们俩随时都可以动手似的。

    乔玉琪曾经主动朝夜千筱提出过比试,但是夜千筱不仅没有答应,而且还狠狠地讽刺了她一把,如果说换做以前乔玉琪肯定不会再过来自取其辱,可自从见到过夜千筱的枪法后,乔玉琪就对她其它的能力很好奇,想到她曾经和李嘉合作将那么多男兵都给打败的场景,她心里就愈发的痒痒,恨不得直截了当地跟夜千筱来一场!

    不知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夜千筱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弱。

    刘婉嫣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在新兵连所有科目名列前茅的乔玉琪,她顿时挑眉,旋即直接横在了夜千筱的面前,颇为嚣张的冲她道:“先来后到,你懂吗?”

    “你是谁?”乔玉琪颇为厌恶的看了她一眼,眉头蹙得很高,“我没跟你说话。”

    “嘿……”

    刘婉嫣说着就开始撸袖子。

    “你干嘛?!”

    乔玉琪警惕地看着她,可没等她问完呢,刘婉嫣就已经摆好了架势,二话不说直接按照刚刚学的那几个倒功招数,动手了!

    本来想跟夜千筱打架的,忽然招惹上了这么个家伙,乔玉琪没好气地骂了声“靠”,然后下意识地开始挡了起来,硬生生的避开了她连续的几招。

    不知为何成为香饽饽的夜千筱,懒散地看了她们几眼,很快的看着孤零零站在旁边的李嘉,便直接朝李嘉的方向走了过去。

    然而,她才走了两步,前方又出现了两个挡道的。

    “等等,别走。”

    格外嚣张霸道的声音,跟那两个身影共同横在眼前,同时完全将夜千筱的视野范围全部遮挡。

    仔细打量了这两个突如其来的女兵几眼,夜千筱想了想才记起,这两位就是昨天晨练时过来找过茬的那两位。

    “有事吗?”

    视线从她们俩身上掠过,看着她们那来势汹汹的架势,夜千筱心里也猜的个七七八八了。

    在部队里,虽然不允许打架斗殴,但背地里却有很多的阴招可以用,像现在这种情况,在军体拳的训练上进行“报复”。

    反正都是要摔跤要打架的,摔你狠了点儿,那又有什么关系?

    昨天那个被刘婉嫣摔过跤的女兵,率先动了动手指关节,嘴角扬起抹阴损的笑容,“我们想跟你练习练习!”

    然――

    她的话刚说完,还在打斗的刘婉嫣和乔玉琪就默契地停下了动作,下一刻直接来到夜千筱的面前,气势逼人的瞪向那个女兵。

    “什么时候轮到你了?”两人异口同声。

    ------题外话------

    【1】说下明天更新,明天最迟大概也就这个时候了,估计很难准时。

    【2】这里有点儿深入挖掘女主的意思哈,但这是个很神秘的人,所表现出来的并不一定是她的真实想法,濉

    【3】这章分为三个部分,想说说第一部分,其实查了很多资料来着,一本《现代陆军战术运用》被偶翻来覆去的,丫的全不会用,所以提升到比较另类的档次,如果乃们的观点跟文里的不同,呃,木有关系,因为那纯粹代表偶的观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8话:你怕死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