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29话:看你不爽,能揍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刘婉嫣和乔玉琪异口同声地说着,眼里夹杂着怒气和凶光,仿佛随时都会跟她们俩斗起来似的。:3w.し

    这两人的气势向来很强悍,乔玉琪本身的实力就很强,在新兵连的时候保证在前几名,现在就算到了海军陆战这种全部尖兵的地方,她也能保证每个项目都名列前茅,跟李嘉完全不同的是,她不仅成绩好人也很强势,在这里几乎很少有女兵敢来招惹她。

    而,刘婉嫣就更不用说了,长得就妖娆妩媚跟个妖女似的,上次在食堂闹事的时候她摔桌子的形象更是深入人心,活生生就是个在强盗山寨混日子的女霸王,从那之后谁都不敢轻易跟她作对,甚至见到都会到绕而行、避而远之。

    现在这里两个人站在一起,气势就难以想象的强大,好像掀起的波浪随时都能将她们俩给掀翻似的。

    闲散地掀了掀眼睑,夜千筱颇为无趣的后退了一步,任由这四个人互相大眼瞪小眼,“你们随意。”

    “你去哪儿?!”

    眼见着直接往后走的夜千筱,刘婉嫣冷不防地叫住她,一只手忽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脚步微顿,夜千筱抬手扫开她的那只爪子,神色云淡风轻,她淡然地开口,“我跟最强的练习。”

    “……”

    刘婉嫣猛地被哽住。

    然而,夜千筱却没有继续停留,如此抛下一句话后,就优哉游哉地离开,仿佛对她来说不过是个简单的小插曲而已。

    刘婉嫣狠狠地咬了咬牙,这女人倒是真够狠的,将她们俩当做棋子来用,却连声招呼都不打,这丫的腹黑无耻的混蛋!

    “要打就打,不打的就给我们让开!”

    就在这时,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女兵见到夜千筱悠然离去,心里顿时就有些急了,不由地朝她们俩吼了声,近乎迫不及待地想要跟上夜千筱的身影。

    看着两个女兵就要往前走,刘婉嫣的手赫然挡在了前方,拦住她们俩的去路。她眉眼染着笑意,相撞的骨关节却咔擦咔擦地响着,她抬眼笑问,“战友,要不我们先来试试?”

    “还有我。”

    乔玉琪板着脸,同样挡在了这俩女兵的面前。

    刚刚夜千筱打的是什么主意,乔玉琪当然也能够猜到一二,无非就是想让她们俩帮她解决掉这个麻烦而已。乔玉琪向来不喜欢被人利用,可是这次“被利用”却有些心甘情愿。

    倒不是她对夜千筱有多“深”的感情,而是……

    她早看这两个女人不顺眼了!

    那两女兵被齐刷刷的拦住,不由得互相对视了眼,脸上皆是滑过抹心虚之色,不曾想还没等她们俩有所反应,站在前方的两人就已经上前一步,毫无顾忌地就开始出招。

    “你们……”

    “砰”“砰”地两声,那两个女兵就齐刷刷地被摔倒在地。

    “靠,你们俩这是违反规定的!”趴在地上啃了个狗啃泥的正好是那个昨早被刘婉嫣摔跤的,她满脸的煞气和不甘,恨恨的盯着刘婉嫣。

    “练练而已,较真什么?”刘婉嫣微微弯下腰,旋即仿佛很善意的朝她伸出了手,在对方将信将疑的将手搭上来的刹那,她忽的一个过肩摔,又再度将人给摔倒在地,只见她拍了拍手,笑得格外的灿烂,“哟,你没学过格斗吗,这招是必须警惕的啊。”

    那女兵被摔得腰酸背疼的,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们这两个的格斗技能都是中等偏上水平,可面对乔玉琪和刘婉嫣这两个高手的时候,是觉得赢不了的。

    在格斗上面,她们俩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

    而,在部队训练,受伤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像军体拳之类的训练,需要两个人互相协调合作,如果是简单按照套路来进行练习还好,要是真正的动手动脚进行格斗,那受伤的概率就大大增加了,因为刚刚学习格斗只会想着如何将对手打败,可对于力道的控制却很难完成,往往一不小心就是踏踏实实的挨上一招,也够难受的。

    而,军体拳中的倒功,则是训练伤中发生率最多、后果最严重的一种,经常会影响到训练任务的完成。

    受伤的因素多种多样,但是有两点是很重要的,一来有场地的因素,毕竟土地是硬的,砸在上面绝对不会缓冲力道,二来还有难以克服的恐惧感,不会有人心甘情愿的往地上撞,这是身体做出的最现实的反应,如果没有克服就很难坚持下去。

    总而言之,现在就算刘婉嫣和乔玉琪放肆地打,这两个女兵被揍得遍体鳞伤,她们也有借口说是训练的时候“不小心”!

    刚刚这两个女兵也就是抱着这种心态,故意来找夜千筱“练习”的。

    所以,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的时候,这两个女兵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都说不出来!

    ……

    在刘婉嫣和乔玉琪玩得正欢快的时候,另一边。

    李嘉站在人群中央,望着那些已经组队开始练习的新兵们,难免有些懊恼和迟疑。

    她已经习惯这种孤立了,平时真的没有人合作的时候,祁天一要么会指一个比较空闲的过来陪她一起练,要么就是自己动手跟她练,当然也因为这种局势,李嘉每次训练的时候都格外认真,直接导致她的军体拳突飞猛进。

    但是,每次有关军体拳训练开始时,祁天一都会空出半个小时出来给他们自主练习,可以练习刚刚所教的内容,也可以练习以前学习过的招数,反正只要你不闲着没事就可以。

    所以李嘉犹豫着是自己练习倒功,还是找个熟人来复习以前的招数。

    “李嘉。”

    正在李嘉埋头思考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个冷清的声音,猝不及防间让她惊了惊,等反应过来后,便不由得惊喜地偏过头来,眼帘里赫然映入夜千筱神色淡然的身影。

    刹那间,她眼角眉梢便浮现出真心的喜悦之色。

    “千筱!”李嘉嘴角洋溢着笑容,不自觉地走近了几步。

    “帮我练练。”

    耸了耸肩,夜千筱有些随意地说着,似是料定她不会拒绝。

    “啊?”李嘉不由地愣了愣,想到夜千筱曾经跟自己练习时的招数,自己完全不够格帮她,但思忖之下却也没有多少迟疑,反而非常爽快地点了点头,“好!”

    她也想让夜千筱看看自己这些日子的长进。

    偌大的场地内,祁天一一如既往地到处晃荡,观察着这些新兵的训练状况,近三百人他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看得过来,所以只能转悠一圈看一下大概的情况。

    而,等他注意到夜千筱和李嘉正在进行格斗练习时,时间已经过去十来分钟了。

    下意识地停下脚步,祁天一的视线在两人身上停顿了片刻,不经意间眼底划过丝丝惊讶之色。

    自从知道徐明志可能对夜千筱有意思后,向来缺根筋的祁天一好不容易开了一次窍,竟是主动找到了夜千筱在新兵连的班长杨栗,向他询问有关夜千筱在新兵连时的情况,虽然让他放水有些不可能,但给兄弟让条道还是可以办到的。

    可是,根据在杨栗那里的了解来看,夜千筱除了枪法高深莫测外,其他的能力都是非常差劲的,比如体能、格斗等,一时半会儿会很难提升上来。

    然,现在夜千筱和李嘉却能够轻松过招,两人虽然都有手下留情,可李嘉毕竟是祁天一亲自锻炼过的,她的能力他非常的清楚,“差劲”的人根本就无法跟李嘉过十招以上,这是让也很难让出来的。

    过了会儿,祁天一抱着几分疑惑的心思,主动来到了夜千筱和李嘉的身边。

    “教官好!”

    李嘉第一时间注意到他的到来,顿时停下跟夜千筱的格斗,然后规规矩矩地朝祁天一打了声招呼。

    “进度跟得上吗?”

    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圈,祁天一目光便停顿在夜千筱的身上,向来摆着一张黑脸的他难得露出些许和气之色。

    微微凝眉,夜千筱颇为怪异的盯了他一眼,然后微微点头,“还可以。”

    如果说普通的教官关注新来的学员,其实是很有可能的,但这种事发生在祁天一身上,却变得特别不可思议。

    上次夜千筱在暴雨中射击,就是摆明了故意给他难堪,当场就让他下不了台,那时候他的怒气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之后有些新兵因为这件事再去食堂闹事,结果祁天一还要亲自向炊事班道歉……

    按理来说,他们俩应该算是结了仇才是。

    更何况祁天一是那种从来不会关心这种事的人,一整天情绪都是暴躁且激昂的,学员任何的错误都会被他批评个遍,就算你累死了也只能死在训练场上,像现在这种带有几分关切的问候……

    简直就是惊悚了。

    祁天一倒是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样,他上下打量了夜千筱几眼,旋即再度问道:“今天的倒功练的怎么样了?”

    与此同时,原本处于惊讶状态的李嘉,也渐渐地回过神来,她鼓足勇气,帮忙回答道:“报告教官,还没开始练!”

    想到李嘉以往的认真刻苦,祁天一略微沉思,便也没有多说,“你们练习吧!”

    “是!”

    李嘉定定地应声。

    然而,眼看着他离开后,李嘉却不由地松了口气。

    踌躇了会儿,李嘉犹豫了扮相后,忽然小心翼翼地朝夜千筱问了句,“千筱,祁教官是不是……看上你了?”

    就算人是可以变得,但祁天一的变化也太大了,而且他只对夜千筱的态度有所改变,其他的人累的半死不活的都没有见他问候一声,根本就是对夜千筱区别对待。

    像李嘉这种对感情向来有些麻木的,都察觉到了其中的异样,可能性自然是大大提升。

    夜千筱有些无聊地抬了抬眼,很快速地截断了李嘉的话,“不是。”

    “哦……”

    眨巴眨巴眼睛,李嘉迟疑地点了点头,但心里却格外的疑惑。

    像夜千筱这种优秀的人,就算是祁天一看上她了,也毫不为过吧?

    自主练习半个小时后,祁天一便吹响了哨声,将所有的人都给召集起来,开始进行统一的训练。

    而那两个被刘婉嫣和乔玉琪折腾过的女兵,早已经累的半死不活了,差点儿都没有准时站回原来的位置上。

    所谓倒功训练,说到底也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

    摔!

    使劲摔!

    想方设法的摔!

    “全体立正,身体自然前倒,两臂屈肘,置于胸前,掌心向下,腿挺直,抬头收腹……”

    祁天一高声说着动作要领,全场三百来人哗哗哗的跟着他的口令做动作,整个场地展现出一副异常协调的姿态,空气中除了蔓延的紧张感外,便再无其它的动静。

    “倒!”

    随着祁天一的吼声,整个场地瞬间传来参差不齐的倒地声响,旋即便是这群新兵们龇牙咧嘴的叫声。

    “砰――”

    “啪――”

    “嗷――”

    “痛!”

    远处正巧路过的后勤兵们,听到这起此彼伏的声音,顿时惊得浑身一个哆嗦,下意识地加快脚步快速逃离。

    丫的,每次新兵们练到倒功的时候,都是叫苦连天地跟下了十八层地狱一样,他们这群后勤兵以往都是绕着道走的,免得见到那么惨痛的画面以至于晚上回去做恶梦。

    “你们几个……”祁天一看着那几个架势做的很足,但是怎么也不敢落地的新兵,脸色冷不防地黑了黑,“敬酒不吃吃罚酒?”

    几个新兵下意识地低下头,硬撑着没敢说话,其中大部分的都是女兵,被他这么一吼,差点儿没有当场哭出来。

    这里的人很多都是独生子女,家境或许没有多好,但怎么着也都是被家人惯着长大的,在他们的理念中,谁会那么作践有事没事把自己摔的那么惨。讲真的,倒也不是那么怕疼,只是从来没有做过,心理障碍摆在那儿,压根儿就下不去手。

    “有什么理由的,赶紧说!”

    阴沉着张脸,祁天一怒气冲冲地朝着他们吼道。

    “教官,我怕……”

    “我也怕……”

    “我不敢……”

    “教官你把我摔在地上都成……”

    ……

    一个个的支支吾吾的说出理由,到最后那两个站着的男兵紧张地对视了眼,只觉得这次将里子面子都给丢光了。

    太难看了!

    可是,这自己摔自己,还真的有那么点儿下不去手。

    “怕就早说!”祁天一冷冷的哼了声,出奇的没有为难他们几个,而是扫了眼还趴在地上做倒地动作的两百多人,“起来!立正!”

    刹那间,几百人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集合,军靴撞击土地的声音很响亮,尽管带着几分杂乱的声响,但片刻后所有的声响赫然消失,没有单独落下任何声音。

    祁天一冷眸扫过这群站的整齐划一的新兵们,旋即赫然开口:“向左转,目标海滩,起步跑!”

    海滩?

    不明白为何好端端训练着,祁天一就忽然换了地点,但是也没有任何人敢直接之意,只能将疑惑放在心底,然后直接往海滩的方向跑过去。

    海水蔚蓝如天,冬天的阳光并没有那么温和,洒落在身上仍旧能感觉到种灼热的温度,海风在空中撕扯着,刮过耳畔之际留下异常响亮的声音,轰隆隆的犹如万千建筑倒塌。

    岸边的海水涨落起伏,将残留的脚印全部冲刷干净,有身着迷彩军装的军人从海滩上跑过,再度留下一连串杂乱的脚印。

    祁天一领着新兵们来到海滩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群正在海滩边光着膀子晒太阳的男兵,一排排的男兵全部躺在地上,有的更是闭目养神睡起了大觉来,露出来的皮肤全部都被晒成具有男人味的古铜色,仿佛跟周围的沙滩融为一体,偶尔有海水涨上来,却在离他们脚边几公分处停止,旋即再度缓缓的沿着原先的轨迹流入大海。

    “好帅!”

    “太帅了!”

    新兵堆中,有些个女兵凑在一起,不由得发出几声惊叹的声音,满眼都写满了惊讶和崇拜。

    那群人看起来是在做防暴晒训练。

    尽管这是冬天,可太阳仍旧很毒,他们每天都有做防暴晒训练,自然清楚得很。

    不过,他们的训练可没有狠到这种程度,脱衣服趴沙滩上直接当烤鱼,简直残忍到了一定的程度。

    隐约听到那些女兵的动静,祁天一冷冷地视线扫过,立即将她们全部给吓住。

    “集合!”

    猛地一震喝声,将所有新兵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已经习惯听从他命令了的新兵们,甚至连大脑都额米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自觉地开始进行整队集合,动作不存在丝毫的停滞。

    待到新兵们都站好后,祁天一在前方一圈,最后才站在中间,冲着两个方阵队喊道:“刚刚那几个不敢摔的,出列!”

    声音之大,足以冲破云霄。

    被喊到的那几个新兵,心里下意识地咯噔一声,离得近的下意识地交流了下紧张的目光,最后在万般无奈之下,犹如即将面临凌迟般,慢慢地从队伍里走了出来。

    就知道祁教官没那么容易放过他们!

    这下,他们肠子都快悔青了,早知道再怎么疼都得主动摔!

    最后排的刘婉嫣看着这严肃的举动,忽地朝夜千筱偏了偏头,试探着问道:“你觉得祁教官会怎么罚他们?”

    夜千筱微微侧过头,“练。”

    沙滩地比硬土地要软很多,砸下去也不会那么疼,估计祁天一最初就是想让他们来这里练习的,刚开始的那次不过是为了试探他们而已。

    而现在,那几个胆怯了的,正好可以让他杀鸡儆猴。

    刘婉嫣有些无语地收回目光,她当然知道要炼,不克服那几个人的心理障碍,那些人就没有继续训练的必要了。

    所以,问题是,祁天一会用怎样的方法去练他们。

    “其他人,原地休息!”直到将那几个新兵盯得浑身发寒之际,祁天一才冲着其余人吼了声,然后凶狠残暴的目光全部停在了最前方的几个新兵身上,“你们七个,跟我来!”

    听到“原地休息”几个字,很多人都喜上心头,顿时眉开眼笑的,“哗”地一声就全部倒在了沙滩上,转眼间衣服上就已经遍布细碎的沙子。

    “祝你们好运!”

    “一闭眼就过去了!”

    “摔吧少年,不要怕疼!”

    ……

    刚刚倒在地上,一些比较活跃的新兵就冲着那几个可怜巴巴的新兵喊着,语气里都带着幸灾乐祸的意思,反正不是发生在他们身上,加上摔个几跤又不会有事儿,他们当然没有太放在心上。

    几个新兵本来就已经很紧张了,再这么被他们添油加醋的,心里的怒火滔天,可硬是没有办法发泄出来,脸色不知是有多难看。

    虽然可以休息,但毕竟没有事干,三两个聚在一起开始聊天,不过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远处那几个被带走的新兵身上。

    祁天一将他们带到了海里。

    那是深度刚刚淹没脚腕的海水,每当海水涨起来的时候,祁天一便一声令下,以最为粗暴的声音吼着让他们进行训练,狠狠地,不留任何情面,那几个新兵几乎是咬着牙在训练,“啪”地砸落在水中,身子在水下的海滩上留下很深的痕迹,只是没多久便再度被海水给冲洗得无影无踪。

    如此循环。

    正在休息的新兵们,闲聊的话题渐渐消失,他们紧密关注着那边的情况,然后开始聊着与那几个新兵有关的话题。

    刘婉嫣盘腿坐在沙地上,颇为咂舌地看着那几个被迫拼了命的新兵,冷不丁地想起了什么,忽的朝夜千筱问道:“我们到时候也会这么练吧?”

    夜千筱懒洋洋地将视线收了回来,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这件事毫无悬念。

    祁天一将他们拉过来,自然不是让他们过来看戏的,对于他们来说,真正残酷的训练还没有开始。

    “啊,”刘婉嫣往后仰倒在地,抬眼看着苍天悲叹,“果然是来受苦……”

    话语还未说到最后,一道阴影就从天而降,她的话音截然而止。

    刘婉嫣的目光在俯身下来的那张脸上停留了很久,过了好一会儿才算是将其给看清。

    很眼熟,好像有点儿印象。

    “有事吗?”

    倏地从地上坐了起来,刘婉嫣转过身,面对着那个站在她面前的男兵。

    施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他盯了刘婉嫣好一会儿,然后蹲下了身,有些装模作样地问道,“听说,你正在追子辰?”

    “……”

    刘婉嫣脸色微微一僵,旋即便再度恢复正常。

    她下意识地朝宋子辰所在的方向看了眼,有几个女兵正围绕着他,好像在说些什么,似乎是感觉到她的目光,对方忽的抬起视线看了过来……

    刘婉嫣赫然避开他的视线,然后颇为谨慎地看向面前的男兵。

    虽然她有跟宋子辰表白过,但她的追求却不是明目张胆地,倒不是她怕别人知道或者丢脸之类的,而是她不希望自己的事情困扰到宋子辰。

    可是,眼前这个男兵,是怎么知道的?

    想到有种可能,刘婉嫣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异样的情绪划过……

    “放心,他可什么都没有说啊,是你平时的表现太大胆了,有人议论出来的。”施阳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解释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不变分毫,好像是想循循诱导什么似的。

    刘婉嫣眯眼,抗拒意味十足,“你有事吗?”

    她再如何喜欢也是她的事情,顶多跟宋子辰有点儿关系,至于眼前这个连看着都只是眼熟的家伙……

    好像不关他什么事吧?

    对于刘婉嫣的敌意,施阳似是在意料之中,他手里抓着个贝壳,在空中抛了抛,他笑嘻嘻地开口问道:“你不想知道他有没有喜欢的人吗?”

    刘婉嫣身形微顿。

    “当然,我就是这么一说,还没听说他有什么对象呢。”施阳笑意愈发浓厚,明显带着出卖战友的奸恶,只是眸中深处却还带有几分猜不透的意味,“听说你们炊事班的待遇很好,有没有兴趣跟我交换一下情报?”

    说到这儿,不仅是刘婉嫣,就连在旁闲听的夜千筱都将他的意图给猜了出来。

    不就是凭借自己跟宋子辰的关系,用出卖宋子辰消息的方法,好在炊事班换一些好处来吗?

    “没兴趣。”

    心里稍作考虑后,刘婉嫣一口拒绝道,仿佛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她可没有卑鄙到那种程度,凭借买通宋子辰身边的人去勾搭他,或许有些人觉得这种事情无伤大雅,可她有着自己的行为准则,该做的时候绝对不会迟疑犹豫,而不该做的,她绝对不会去触碰。

    “你确定?”施阳似是有些惊讶,不自觉地反问了一句。

    “确定,”刘婉嫣扬眉,神采飞扬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她毫不留情地开始下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你不考虑考虑?”得到如此果断的回答,施阳明显有些不死心,他晃着脑袋靠近刘婉嫣,脸上划过抹狡黠之意,“我随时可以跟他说你的好话,或者,坏……”

    “哥们儿。”

    没等施阳将充满威胁的话给说完,中间就忽的插了道声音过来,伴随着海风从耳畔吹入,听得让施阳背脊有些发寒。

    施阳别过头就见到坐在一旁的夜千筱,他狐疑地看过去,然后往旁边移了一步,有些莫名地开口,“做什么?”

    于是,他话音刚落,一只手就已经揪住了他的衣领。

    夜千筱那张精致的脸倏地靠近,眉眼里甚至扬起几分慵懒的笑容,她夹杂着冰冷的视线撞入他的眸里,语调轻扬,“我看你不爽,能揍你吗?”

    突如其来的问话,其中包含的含义格外的直接,但是在施阳看来却意想不到的模糊。

    什么叫做……

    她看他不爽,能揍他吗?

    等迟疑两秒后,施阳的思绪渐渐清晰,可没等他挣脱开夜千筱的力道,猝不及防间伸过来的腿,就已经将他的脚腕给扫到,在夜千筱刻意紧抓衣领的动作下,施阳下意识地想往后倒的动作倏地被拉扯回来,旋即夜千筱的膝盖狠狠撞击在他的腹部,那宛如将五脏六腑都给搅乱了般的力量,让施阳不由得闷哼一声。

    旋即,夜千筱松开了手里的动作。

    可施阳毕竟也是受过训练的,在倒下的瞬间硬是腾空,左脚在沙地里争取保持平衡,右脚便直接朝夜千筱的膝盖飞了过去。

    然,才到中途夜千筱就已经轻易躲避开,同时刘婉嫣硬生生的将他的腿给挡住,厚实的军靴跟他的小腿相撞,顿时疼得他头昏眼花的,一张本来长得还可以的脸瞬间就变了样。

    与此同时,这么番动静也渐渐将周围的视线给吸引了过来,诸多双眼睛都带着些许诧异,好似无法理解这样的场面是如何发生的,一个个的开始交头接耳的询问着。

    “你们在做什么?!”

    夹杂着怒火的声音,瞬间将所有的动静都给压制下去,同时也制止了刘婉嫣接下来想要再揍几拳的动作。

    妈的,竟然敢威胁她,真特么活得不耐烦了?!

    心里愤愤的想着,就算知道祁天一的到来,刘婉嫣也不见得有多害怕,反正她见过的打架斗殴也不是一两回了,夜千筱帮她忙都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现在她要是缩一下脖子那就是乌龟王八!

    可是……

    接下来,刘婉嫣就华丽地愣住了。

    只见旁边的夜千筱拍了拍衣角的尘土,旋即抬脚往前走了一步,似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朝施阳伸出手,“兄弟,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你那么弱。”

    “……”

    倒在地上正尴尬着呢,夜千筱的话再次压了下来,霎时让施阳倍感窘迫,只感觉所有的颜面全部在这里丢光了。

    “我们不知道你那么弱”是几个意思?!

    这不明摆着在讽刺他弱的厉害,连两个女兵都随意将他给打倒吗?!

    更重要的是,夜千筱如此举动和话语,摆明了就是在暗示所有人,他们两方之间都没有仇没有怨,只是在切磋切磋而已,而且这个意外的切磋,还是他这个大男人输了。

    输了……

    憋屈!

    憋屈死了!

    施阳只觉得肺都要炸了!

    但,更让人憋屈的是,他现在要是不接受夜千筱的“道歉”,那就是小气加输不起!

    他已经没脸丢那个人了!

    施阳在内心哀嚎,明明恨不得将夜千筱的手给打开,但实际上却不得不伸过手,任由对方面露和善地将他给拉起来。

    这时候,除了夜千筱和施阳这两个“当事人”外,另一个当事人刘婉嫣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明白夜千筱正在以行动来掩盖事实,并且让施阳为了颜面没有任何还口的余地,简直就是在坐实这个谎言。

    看着施阳愤愤不平满是煞气的脸,刘婉嫣弯了弯眼,忽然觉得很搞笑。

    太痛快了!

    将这一幕看到眼里,祁天一也顺利的猜到了夜千筱想要他猜到的意思,他凝眉打量着这三个人,心里想着怎么又是夜千筱参与其中,但毕竟顾忌着刚开情窦的徐明志,怕自己兄弟以后讨不到老婆,他的语气明显地和缓了许多,“你们三个,刚刚在做什么?!”

    夜千筱偏过身,迎面看他,话语笃定:“报告教官,我们在切磋!”

    轻轻皱眉,祁天一再度狠狠地扫了眼没脸面的施阳一眼,厉声问道:“是这样吗?!”

    虽然是对付两个女的,但是作为一个男人,竟然输成这副模样,简直丢尽了所有男同胞的脸!

    “是!”

    施阳颇不甘心地应了声。

    如果不是夜千筱忽然搞偷袭的话,他也不至于输得那么难看。就算夜千筱和刘婉嫣都是高手,他好歹也能够过上几招,可是她们俩都太卑鄙太无耻了。

    简直……

    都不要脸!

    施阳狠狠地咬牙,在心里把对夜千筱的印象再度降低了个档次,彻底将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给拉入了黑名单。

    祁天一心里很不痛快,没好气地抬高一倍的声音再吼道:“大声点儿!”

    恨恨的瞪了夜千筱一眼,施阳挺直了身子,然后双手放到两边,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吼着回答:“是!”

    “滚回去!”耳朵被那声音震了震,祁天一脸色再度黑了一圈,绷着脸继续吼,“下午五千米武装泅渡加倍!”

    “是!”

    再度应了声,施阳再也不敢多加停留,只得欲哭无泪地跑了回去。

    不就是在那边待了几分钟么,就多捡了五千米的武装泅渡回去,他这一趟走的可真是太“值”了!

    平息了下怒火,祁天一又再度冲所有的新兵吼着,“全体都有,立正!”

    与此同时――

    百米开外,正根据路剑队长的命令翻个身继续晒太阳的徐明志,在耀眼的阳光下,偏过头看着站在队伍最后面气质闲散的夜千筱,眼角眉梢皆是扬起了深深的笑意,看起来很温暖的样子。

    从祁天一带着他们来的时候起,徐明志就时不时地关注着那边的情况,所以夜千筱如何揍施阳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而之后,她的辩解,他也能够听得清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可是……

    徐明志头微微瞥向天空,有些刺眼的光线落到眼睛里,折射出细碎的光亮,犹如深潭里的光明,可在那双笑意渐渐淡去的眼睛里,不知何时增添了几分悲伤。

    可是,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离得他越来越远了。

    不过没关系。

    只要他们都活着,什么都没有关系。

    ……

    那天下午,不出所料的,祁天一在海里狠狠地折磨完那几个胆小的新兵后,就开始用更加残忍的手段来折磨其他人。

    在水里,今天学习的三种倒功现在海里各来一百次,不达标准的全部不算数,然后再在海滩上各来一百次,同样不合格地全部重来,所有对自己不够狠的新兵一一被祁天一给找了出来,再丢到水里重新来过,连半句求饶的话语都不准说。

    于是,这个下午还没有完,集体新兵都已经摔得惨不忍睹了,虽然没有达到受重伤的地步,但每个人身上多少都有些擦伤,直到祁天一喊“休息”的那刻,瞬间所有站立的人刷刷刷的全部趴倒在地,而那些本来就趴在地上的人,任由潮起潮落的海水淹没自己的头顶,硬是连身都懒得翻一下。

    没办法,太累了!

    夜千筱和刘婉嫣这两个体能都是偏弱的,身上的肌肉都没有锻炼出来,擦伤就更是严重,再加上海水冲到伤口上,从破开的皮肤里潜入进去,刺激的伤口边缘的皮肤通红通红,疼痛就更不用说了。

    “你们俩怎么样?”

    在夜千筱和刘婉嫣都趴在沙滩上不动的时候,只有几次轻微擦伤的李嘉走了过来,颇为担心的问着她们俩。

    见到她,刘婉嫣虚弱地爬到夜千筱的身边,然后冲着李嘉伸出了大拇指,脸上露出几分真诚之色,“您老真是铜墙铁壁。”

    夜千筱掀了掀眼睑,连话都懒得多说。

    她已经适应这具身体的虚弱了,同样也适应李嘉这强悍的体力了。

    李嘉有些羞涩的抓了抓头发,然后弯了弯眼睛,在她们俩的身边坐了下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刘婉嫣聊着天。

    休息的时间很短,对于肢体处于极度疲乏状态的新兵们来说,几乎是眨个眼的功夫就过去了。

    于是,在所有人都昏昏欲睡的时候,祁天一那犹如噩梦的声音再度传来――

    “五千米武装泅渡!”

    刹那间,沙滩上各种抱怨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有些带着乡音,可每句话都离不开“累”这个字眼。

    其实游个五千米的武装泅渡,也不算是特别困难的事情,可重要的是他们现在身上有伤,带着伤势下水存心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啊,没准儿到晚上还得感染发脓之类的,光是想想他们就觉得恐怖。

    但,他们本来就没有任何反抗的理由。

    除非你自愿离开。

    被逼无奈之下,所有的新兵都在祁天一的命令下背上背囊,然后被直接赶到了大海中。

    这一次的武装泅渡,比他们平时经历的哪个武装泅渡都要难熬。

    如此刺骨的疼痛,他们以为将会永远铭记。

    可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今后的他们会遇到比这个更加艰难而痛苦的时刻,而那时候的他们,将很难再想起这一天,也无法想象自己会因为这点痛苦就惦记很久很久。

    那一天,也是他们有史以来五千米武装泅渡最慢的一天,平时差不多天黑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基地,而且每到这个时候,尽管浑身湿漉漉的滚满了沙子,他们也可以毫无顾忌地用手拿着食堂里的饭菜,直接往嘴里面噻。

    没人会在乎脏不脏,也没人在乎好吃不好吃。

    可今天,夕阳落山,夜色暗的深沉。

    超过正常训练分量的他们,外加身上有擦伤导致的疼痛,如果不是食堂的饭菜正在呼唤着他们,他们估计已经早就浮在海面上连动都不想再动弹了。

    “咦,岸上好热闹。”

    在陆陆续续抵达岸边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带头说了声,渐渐地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燃着篝火的沙滩上。

    放眼看去,到处都是穿着迷彩军装的人,他们占据的地方并不大,但是却烧了数十个篝火,数十个人围在一个火堆旁,旁边还摆了很多的烧烤架子,看起来挺热闹的,甚至还能听到他们爽朗的笑声。

    而,直到这时候,他们的嗅觉也渐渐地苏醒过来。

    萦绕在鼻尖的烤肉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勾得人口水四溢,胃里的馋虫一个劲的叫嚣着,哈喇子差点儿没有从嘴角流出来。

    “好饿。”

    好不容易爬到岸边来的刘婉嫣,撑着膝盖从沙滩上站了起来,近乎眼馋地看着那些热闹的人堆。

    靠,简直太勾人了!

    夜千筱眯了眯眼,在四周扫了一圈。

    好像确实有点儿饿了。

    ------题外话------

    /(tot)/~更新辣么晚,乃们还爱我吗?

    【明天更新:瓶纸争取在上午十二点前!握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29话:看你不爽,能揍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