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0话:要砸场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色渐深,海风愈浓。网

    越来越多的新兵登陆上岸,也越来越多人注意到在海滩边聚会的两栖侦察兵们,他们围聚在一起欢声笑语、高谈论阔,都是琐碎的聊着天,并没有多么正经的问题,可是抬眼看去就能察觉到他们的欢乐。

    不过,相对于帅哥来说,吸引这群新兵的则是那些架在烤肉架上的美食。

    各种各样的烤肉和蔬菜,在烤肉架上烤的香味四溢,外加调料味的香味更是诱人,光是听着那兹拉兹拉的声音,都将他们所有的馋虫都给勾引了出来,只恨不能直接扑过去抢。

    “哟,你们回来的正好。”远远地,就见到宗冬举着几串刚刚烤好的羊肉串走了过来,扬着灿烂的笑脸朝所有人吆喝,“都饿了吧,今天食堂已经关门了,你们都过来一起吃。”

    话音落却时他才走到一半,下一刻他就见到所有听到吆喝的新兵呼啦啦的就往这边跑了过来,身边好几阵风呼呼地刮过,顺带伸过来几只手顺手抢走了他手里的牛肉串,作为老兵他也没好意思去争,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群如狼似虎的新兵瓜分着他手里的羊肉串,直至最后有且只剩下一串了。

    “那个……”

    宗冬有些尴尬地望着迎面走来的夜千筱、刘婉嫣,还有李嘉,下意识地伸出手抓了抓自己的寸头,最后傻笑着将手里的牛肉串递到了李嘉的面前,“这个,给你。”

    “啊,谢谢。”

    李嘉抬手接过羊肉串,可在将其握到手中的刹那,忽然想起宗冬曾经那句信誓旦旦的表白话语,顿时身形微僵,脸色不由地微微有些泛红。

    宗冬似乎也挺尴尬的,很快就将注意力转到夜千筱和刘婉嫣的身上,“我去给你们俩拿。”

    “不用了,”刘婉嫣悠悠地接过他的话,旋即碰了碰夜千筱的肩膀,朝她心里的闷木头使了个眼色,这才冲着宗冬道,“我们自己去拿。”

    “哦,”宗冬恍惚地点头,然后补充了一句,“那好。”

    在刘婉嫣的明示和暗示下,夜千筱也就率先跟刘婉嫣走了,给李嘉跟宗冬两人让开了位置。

    虽然她没有撮合李嘉和宗冬的意思,但当电灯泡也确实挺尴尬的。

    可是,本来就紧张不已的李嘉,眼看着她们俩离开,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自以为成就了桩美食的刘婉嫣,开始火力全开地去人堆里抢烤肉,在这种谁都饿得饥肠辘辘的时候,根本就不用在乎礼貌和规矩,谁抢到就是谁的,就算拼得个你死我活只要抢到吃的就一切都不成问题。

    而,全心全意投入食物阵营的她并没有发现,原先跟自己一起过来的夜千筱,早就被徐明志给喊了过去,不需要任何的争抢,手里就被塞满了各式各样的烤肉,而且烤肉的技巧很是高超,香味四溢,格外诱人。

    “谢了。”

    夜千筱也不跟徐明志客套,简单地道了声谢,将徐明志接下来去拿烤肉的动作给止住,然后就闲坐在旁边吃了起来。

    她一直都是不慌不乱的人,就算吃东西也从未跟其它人一样狼吞虎咽过,做什么都是有条不紊地,眼下明明是吃个烤肉,在她那悠闲的动作中看出几分优雅。

    旁边的徐明志手里忙活的很,但是从不顾着自己吃,他们这里临海,最不缺的就是海鲜,甚至都不用出去买,战士们有时候想吃了就下一趟海,有些吃货加能人还能在训练的时候捞了大堆的海鲜回去,弄得路剑队长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只要不耽误训练,这种事情也就由着他们了。

    今天这顿的烤肉是从炊事班拿过来的,而在这里所有的海鲜,却都是他们这群蛙人训练完以后,主动下海捞上来的,加上他们有着竞争心理和本身的体能基础,所以捞的时候不知有多勤快,哗啦啦的几十斤不到一个小时就堆成了小山。

    此情此景,看得几个帮忙过来做事的炊事员特别叹息,丫的以后做海鲜就让他们找食材,费用那绝对要减一半呐……

    现在,徐明志就在用兄弟们的捞上来的食材,很耐心的给夜千筱煮着海鲜,周围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异样,但,碍于夜千筱还坐在那里,他们脸上再如何憋也流露出几分难忍的好奇,只是都非常识趣的压抑着没有就着这个问题问下去。

    在吵吵嚷嚷的沙滩上,唯有这块地方还算是比较平静,因为路剑队长和祁天一都坐在这里,没有哪个新兵会那么熊胆包天,直接来到这边跟蛙人队长和自家教官抢东西,只有夜千筱这个被主动喊过去的,也不在意他们那些目光和打量,吃的悠闲自在的,任谁也无法影响。

    “给。”

    徐明志将做好的扇贝递到了夜千筱面前的石块上,然后还细心地将瓶水递了过去,毕竟吃的都是些辣的,水自然得准备充分。

    “嗯。”

    夜千筱轻轻应声,抬起眼角扫了他一眼。

    跳跃的篝火照在他的脸上,好看的容貌被染了层淡淡的红色,有光影在他脸上交错跳跃,那是张看起来很年轻的脸,但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得成熟,相对于她初次见到他时信心满满神采飞扬的模样,现在的他开始渐渐内敛,收起一些没有必要的东西,愈发走向成熟。

    他低头认真的摆弄着扇贝的样子,令眉眼染着些许温柔。

    视线停顿片刻后,便很自然的收了回来,只是她的神色忽然有些软,连那印刻在骨子里的冷清都淡去几分。

    海滩上燃起篝火本来就很热闹,加上几百个新兵凑上来,便显得愈发热闹了。

    隔着不远处的篝火旁边,有两个新兵因为一串烤肉差点儿就要打了起来,结果有个老兵嫌弃地丢过去两串烤肉,立即将这场纷争给制止住,没一会儿这两人就和好如初,甚至串通在一起开始抢夺他人的烤肉,偷奸耍滑的招数什么都用得出来,旁观的看着都乐呵不已。

    诸如此类之事有很多,这里很多人都很年轻,他们偶尔会有些浮躁,会因为很多小事而闹腾,但也因为年轻气盛,任何的不快翻过去后就被忘诸脑后,刚刚在海里还累的半死不活的不知骂的有多凶,现在几串烤肉就能够将他们给收买了。

    相比之下,新兵和老兵是截然不同的对比,老兵们就算围聚在一起也是闲聊,再如何高兴也掩不去眉宇间的那抹稳重,而新兵们似乎是停不下来的,因为一点小事就争吵不休,可过去之后又开始称兄道弟,怎么看都幼稚得很。

    所谓阅历带来了沉稳,但事实上,也失去了很多东西。

    “队长,赫连队长他们不过来吗?”

    当所有人都吃得好好的聊得很痛快的时候,祁天一忽然不合时宜的插了句嘴。

    然而,他刚刚说完,得到各种不满的视线后,就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祁天一不由得纳闷,他虽然在训练新兵,有段时间没有常去自己部队里晃悠了,但他们部队的情况他也是有所了解的。

    按理来说,虽然两个队伍都存在竞争的意思,可情况应该也没有到这种剑拔弩张说句话就想要砍人的程度吧。

    平时他们也会各自训练,所以今天没有见到他们,祁天一也没有太过奇怪,但这事情恐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所以……

    在他不知道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在祁天一纳闷的时候,旁边忽地传来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他们今天放假。”

    “放什么假?”祁天一更是疑惑。

    今天又不是多么特殊的日子,他们搞篝火晚会是个习惯,每个月都会选一天,为当月的寿星们集体庆祝。这个月之所以选到今天,是因为接下来有为期一周的野外训练,自然就在受尽煎熬之前,先享受享受。

    “别打哑谜了,”徐明志将个扇贝递给他,然后拍了拍手,“他们还在选拔中,这次有一半的人都被赫连长葑赶回去了,今天估计是让留下来的好好休息。”

    “噗――”刚刚入口的扇贝,就这么被喷了出来,祁天一不可置信地看着徐明志,眼睛瞪的很大,“还在选拔意思?”

    另一边,杨栗瞥了他一眼,补充的解释道:“他们都是新兵。”

    新兵。

    这两个字出口,祁天一脸上的惊讶更甚,同时也莫名地沉默下来。

    感情那群强悍的不要命的家伙,都不是正式队员?

    祁天一只觉得很震撼,一种莫名的震撼。

    而,其他人,也渐渐地沉默下来。

    他们跟那个队伍交手过,那些人的实力他们当然是清楚的,陆战功夫都很厉害,他们自认为不差,但在那些人面前只能自叹不如。当然在水里战斗是那些人的弱项,可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那群家伙的实力便突飞猛进,就连最差的都能够跟上他们的速度。

    很厉害的一群人,虽然他们不肯认输,但是也不得不承认那些人的实力。

    所以,他们一直都没有想到,那群人连正式队员都算不上,还是一群正在进行选拔的人员,而现在,就像是突然有一天,赫连长葑觉得那么多人看着烦了,所以抽空查了下那群人最近的表现,大笔一挥就将大部分的人全部筛选下来,最后全部丢回原先的老部队。

    突如其来的事情,但不知为何,倒是很符合赫连长葑的做事风格。

    “话说回来,一个选拔而已,自己内部解决就可以了,至于带到我们这边来显摆吗?”突地,又有个战士皱着眉头问道,不过也问出了很多人心里的疑惑。

    是啊,选拔而已,至于吗?

    而且,以前也没见他们为了个选拔就跋山涉水的特地来趟海军陆战啊。

    如今这不辞辛苦的……

    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吧?

    一行人面面相觑,各自用眼神探讨着答案。

    “队长……”

    最后,由徐明志做代表,然后面带笑容地看着他们伟大的队长路剑,暗示着开口问道。

    路剑咬了口肉串,转而又不紧不慢地咽下,感觉到那一双双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这第二口刚到嘴边,却觉得没有什么胃口了,抬起的肉串又放了下去,然后视线寸寸地从他们身上扫过,别有深意的开口:“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说着,握住肉串的手不由得紧了紧,路剑这心里满满的都是无奈。

    相隔那么远,还能把主意打到他头上来的,也就赫连长葑那个混小子了。

    聚在一起的十多个人中,有些脑子灵活点儿的,很快就联想到了什么,而有些联系不到一起的,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个前因后果。

    “啊,我们下个月有场演习……”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兵颇为恍然地说着,于是将话语说到一半,再看了下周围人的反应,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属实。

    顿了顿,这个反应过来的兵脸色忽然就变了。

    靠,如此明目张胆地抢夺资源,简直太不要脸了!

    其余的人互相对视着,将事情因果想了个大概后,却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讲下去。

    旁边,夜千筱将他们所有的谈话都听到耳中,事情也猜的七七八八的,可吃东西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下来。然,徐明志每每给她的食物要更多,所以放到她面前的那盘盘烤肉,从来都没有空过。

    周围的老兵都将徐明志这举动看在眼里,心里有些叹息但更多的还是感慨,以前这小子来部队的时候,不知招惹了多少桃花,隔壁排的女兵有事没事就喜欢往这边跑,可没有想到他每个人都处的很好,就是不处感情,当时可不知招惹了多少单身老兵的愤恨,恨不得一巴掌将这小子拍死了,好给自己留个媳妇儿。

    没想到,这小子就是个找虐的,喜欢他的偏偏不要,不喜欢他的倒是格外殷勤了,真不知道该说他终于开窍了还是该说他自作自受。

    不知道是不是喝饱了吃足了,也不清楚到底是谁带的头,等这边的人注意到的时候,旁边几个篝火旁的战士们已经热衷起了表演,唱歌的,跳舞的,还有杂耍的,变魔术的,将气氛顿时推上了最*。

    “这……”

    祁天一一眼就看到自己手下那帮兵起哄的样子,刹那间脸色就黑了下来,刚想站起来过去制止他们的劲头,就被其他几个战友给拉住了。

    “玩玩嘛,别较真。”

    “你把人家练的那么惨,还不准高兴高兴?”

    “训练的时候训练,该玩的时候就玩嘛。”

    ……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每人一句话压得祁天一有些头大,最后摆了摆手,干脆就不去管了,任由那群人去疯去闹。

    “你要过去玩吗?”

    继续将烤好的烤肉放夜千筱面前的盘子里放,徐明志忽地抬起头,朝夜千筱问了一句。

    夜千筱慢悠悠地将手里木签往旁边堆积起来的木签堆里一丢,然后斜了徐明志一眼,淡淡开口道:“不去。”

    “还有其它想吃的吗?”徐明志几乎将所有的种类都做了一遍。

    他仔细地盯着夜千筱的表情,问话的时候不由得有几分紧张,仿佛夜千筱任何的细微变化都值得在意似的。

    “没有。”

    很自然地回答着,夜千筱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有些挺随意的,可回完后才意识到落到自己身上的模样有些不对劲,她下意识的偏过头,却见得已经端正坐好不再看她的徐明志。

    有些莫名地蹙了蹙眉,夜千筱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继续开始解决面前的大堆食物。

    尽管,以她的食量确实吃不完。

    在篝火晚会的中途,才解决完大半烧烤的夜千筱,就跟徐明志交代了声,然后直接回了炊事班。

    虽然坐在篝火边,但已经是入冬时节,从海里*的出来,作训服混着冷水和冷风贴在身上,冰凉冰凉的,加上她没有到处活动,手脚几乎都凉了,不如回去洗澡睡觉好好休息。

    炊事班。

    夜色微凉,寒风徐徐。

    夜千筱刚刚走到宿舍外面,就见到站在门口急的转来转去的温月晴,她手里拿着个手机,面露焦虑之色,屏幕灯光隐约将她的脸庞照亮,看起来有些阴森模糊。

    “啊!”

    焦虑地转了两圈,似乎是忽然见到站在黑暗中的人影,温月晴倏地顿住了脚步,冷不防地叫出了声,好在半途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硬是将喊到一半的声音给压制了下去。

    被她这么一叫,夜千筱也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有些莫名其妙地扫了她一眼。

    仔细看了几眼,温月晴这才认出忽然出现的人是夜千筱,一直提在嗓子眼的气息总算是顺了下去。

    “是你啊,”拍了拍胸口,温月晴一副被吓到的样子,颇为打量地看着浑身湿漉漉的夜千筱,“刘婉嫣呢?”

    “她有事。”

    夜千筱简短地回了句,话语颇为含糊,没有完全抗拒她,却也没有仔细应付她。

    此刻的温月晴心思显然也不在她身上,倒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就算看到夜千筱来了,神色间的焦虑仍旧没有减少半分,她双腿微微颤抖着,似乎是定在了原地,最后盯了夜千筱几眼,还是绕到了门的另一边,有种给她让路的意思。

    显然她是有事的。

    走了几步到宿舍门前,夜千筱的手指刚刚出门到门,却又微微顿住,她偏过头看向温月晴,“怎么了?”

    不是她多管闲事,而是她有些好奇,便随口一问。

    “我……”

    温月晴下意识的开口,鼻子一酸,眼泪就差点儿流了下来。

    快速低下了头,微弱的灯光下,可以见到她盛满泪水的双眸,还有满是担忧地神色,她欲言又止,但又很明显的跟夜千筱说她是真的遇到了什么难题。

    夜千筱凝眉,愈发没有想知道的兴趣了,她手的力道微微加重,旋即门就被推开。

    刹那间,宿舍内的黑暗迎面而来。

    “千筱。”

    带着浓浓的鼻音,温月晴眼泪忽的流了下来,她轻轻地喊了夜千筱一声,声音充满了小心翼翼的意思。

    最开始温月晴还是挺喜欢夜千筱的,不仅是因为想要拉拢夜千筱,还下意识被那身淡然气质吸引了。可是在炊事班,她必须看清局势,那些男兵都很不喜欢她,所以她只能巴结贺茜,没想第二天早上夜千筱就得罪了贺茜的好友山佳,她心里衡量再三后,才有意无意地避开了夜千筱。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有很多缺点,眼看着刘婉嫣和夜千筱走得越来越近,自己心里确实是羡慕嫉妒恨的,因为她跟贺茜从来都达不到那种程度,一直都是贺茜处于强势的地位,命令着她做着所有的事情。

    而现在,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贺茜现在气急不已,男兵她不好意思去说,刘婉嫣就更不用说了,自从初次见面被威胁后,刘婉嫣就成了她避而远之的对象,现在想来想去,好像也就夜千筱容易说话点儿。

    人在毫无头绪的时候,就算是根救命稻草,也会死死地抓住。

    “说。”

    冷清的字眼出口后,夜千筱毫不犹豫地走进了宿舍,同时随手将门边的开关打开,让明亮的灯光充斥在整个宿舍内,席卷了所有的黑暗。

    温月晴唯唯诺诺地跟着进了门,直到看见夜千筱已经搬来马札坐下后,才意识到了什么,立即走了过去,吞吞吐吐地跟她说明了自己现在面临的问题。

    温月晴喜欢牧齐轩,只要是见到过他们俩相处画面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不过,很少有人知道,温月晴是对牧齐轩一见钟情的,几乎是刚分配到炊事班,就喜欢上了。

    只是牧齐轩过于优秀,她一直都没有胆子表白。

    这几天温月晴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在今晚跟牧齐轩表白。当然,用的是手机短信表白的。

    可惜的是,她过于紧张将信息发错了地方,发给前几天才交换和手机号码的聂施史,因为没有说名字内容也很隐晦,几乎将她那点儿小才情全部发挥完,所以看到信息的聂施史误会了,真以为温月晴是在跟他表白,便立即打了电话过来。

    温月晴是接到电话才反应过来的,当下急的就快哭了,嘤嘤嘤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语无伦次得更是怎么也解释不清楚,到后来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

    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解释到一半,做完事的贺茜就走了进来,听到了电话里的谈话,再直接抢过电话看了她的表白短信,火气便蹭地起来了,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伤风败俗,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后,便将手机丢过去,让她好好反省反省,在今晚熄灯之前写篇检讨认真认错。

    于是,就有了温月晴在门外焦急不已的模样。

    “就这样?”

    本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听到最后却发现是桩无厘头的事,夜千筱抬了抬眼,有些不太能理解温月晴和贺茜的思维。

    部队里虽然有过不准新兵谈恋爱的规定,但是也是限制那些年龄比较小的,温月晴都二十岁了,还不能找个男朋友谈个恋爱,或者说主动追求表个白?

    部队里那么多人,年龄大点儿的都结婚生子了,难不成都是个幌子?

    如果主动表白就是伤风败俗的话,那贺茜那位死党闺蜜山佳又怎么说?

    说到底,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

    见得夜千筱浑不在意的模样,温月晴咬了咬唇,底气有些不足,支吾地点头道:“就,就是这样啊。”

    她一向都是怕贺茜的,只要是贺茜一发怒,她必然是低头认错赔罪的份,这是印到骨子里去的谨慎和小心,或者说还有一点儿卑微,所以她做事处处看着贺茜的眼色,带着讨好的成分,也不乏想让自己两年军旅生涯更顺畅点儿的私心。

    今天贺茜一发怒,她下意识的就将所有的罪过都堆到了自己的头上,加上自己也知道聂施史的心思,现在搞了那么大的乌龙根本就不知该从何解释起,自然而然的就心慌不已,堵在心里的焦虑如何也化不开来,只想着这件事最好快点儿过去为好,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怎样解决才会避免最少的误会。

    夜千筱站起身,边去取自己的衣服,边漫不经意地跟温月晴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温月晴顿了顿,愈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她试探地开口,“写检讨?”

    “……”

    夜千筱颇为无语地沉默了一下。

    果然像温月晴这种性格的人,并不能以正常的思维来估量她。

    发错个短信而已,最对不起的便是聂施史,跟他解释清楚便是了,有必要一直纠结着贺茜吗?没错便是没错,身子不怕影子斜,就算是闹大了,也不会有人拿她怎么样。

    可是,温月晴只顾着不去招惹任何麻烦,不去惹贺茜生气……

    “你写吧。”

    夜千筱端着盆,颇为平静地往门外走去,简单的三个人似是认可了温月晴的想法,只是那轻描淡写的话语里,明显藏着几分异样的暗示。

    温月晴没有注意到。

    她愣愣地望着夜千筱离开的背影,唇角被她咬的发白,很疼很疼,可她似乎没有意识到,双眼里氤氲着迷茫的雾气。

    她都这样了,夜千筱为什么不帮她呢?

    不知为何,温月晴第一次觉得夜千筱那么可恨。

    片刻后,眼角的泪水终究忍不住流了下来,她缓缓的蹲下身,呜呜地大声哭泣起来,哭泣的声音顿时充斥着整个宿舍。

    可,这片属于炊事班的土地,却显得寂静无声,好似所有细微的声响都被微寒的冬风给扯散,落不到他人的耳中。

    部队的冬天也是没有热水洗澡的,好在经常在训练的人体能也有所加强,应付点冷水也没什么关系,何况久而久之都习惯了。

    不过这次,夜千筱已经在外面带来了身寒冷,洗完澡后手脚几乎都没有任何温度,她也没有多折腾自己的身体,回到宿舍便睡下了。

    期间,温月晴一直都红着眼睛在写自己的检讨,那认真的模样好像写个错别字都会引来贺茜的雷霆大怒似的,小心翼翼这个词这时候在她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刘婉嫣在外面折腾完回来的时候,正巧撞到温月晴埋头写检讨的场面,向来见不得温月晴那唯唯诺诺个性的刘婉嫣,刚走过去想要调侃调侃,就感觉后脑勺被砸了个东西,随着纸筒落到地上的声音,疼得她顿时没好气地转过头。

    “给我拿两粒感冒药。”

    冷清的声音随之传过来,立即将刘婉嫣的不满全部压制了下去。

    偏过头,刘婉嫣就见到躺在床上微微睁开眼的夜千筱,她下意识地愣了愣,“感冒了?”

    夜千筱半眯着眼,给她扫了记冷眼,显然是不是感冒的事情一目了然。

    “得,我给你拿。”

    没有跟一个病患计较,尽管刘婉嫣对夜千筱突如其来的感冒很想幸灾乐祸,但因为感冒耽误了训练可不是件好事儿,给她倒杯水拿个药又不会死,举手之乐为什么不做?

    刘婉嫣最近怕晚上睡眠不够,抵抗力下降,难免会生病,所以前几天正巧去医院拿了些感冒药回来,得知她是炊事班的后,医院竟然乱七八糟地给她塞了好大一袋子,简直将她当成药罐子了,而且态度还好的不得了,想来想去也是托了夜千筱的福,刘婉嫣为此还调侃了夜千筱很久,没想这头一次用药,竟然是给夜千筱的。

    “先起来,小心把水洒在被子上了。”

    举着杯子和药来到夜千筱的床铺旁边,向来很少照顾人的刘婉嫣,语气也算不得有多客气,但在被夜千筱盯了一眼后,立即就怂了,脸上顿时浮现出几分虚伪的笑容。

    “来来来,小心点儿。”刘婉嫣放缓语气,假的就跟在诱拐小孩子似的。

    夜千筱白了她一眼,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

    而,在床铺对面坐下写检讨的温月晴,将她们俩的对话和动静听到耳里,头就压得更低了,眼圈不由得再度红了起来。

    她咬着唇,只觉得很委屈。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严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出来――

    “温月晴,你的检讨写好了没有?!”

    “咚!”

    “啪!”

    杯子摔落在地、旋即碎开的声响,在她话音刚落之际,倏地响了起来。

    宿舍内有过两秒的寂静。

    很快的,就听得刘婉嫣没好气地骂了声,“靠!”

    就在刚刚贺茜说话之际,刘婉嫣正好将手里的水杯递给夜千筱,没想突如其来的声音所造成的震撼力太大了,她的手微微一抖,夜千筱又没有及时抓住,这杯子就直接倒了下去,溅起的满地水花,大半都洒在了她的裤脚上。

    刘婉嫣气的眉头都抽了。

    大半夜的都快要休息了,丫的好端端的叫魂啊?!

    与此同时,听到宿舍内动静的贺茜,下意识地停顿在门口没有跨进门,她颇为诧异地扫向宿舍内另外两个身影,一眼就见到坐在床上朝这边看来的夜千筱,她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眸中的锐利却不减分毫,隐约间透射出些许寒气和警告,令贺茜难以抬起脚步往前移动分毫。

    从上次被夜千筱掐过开始,贺茜就一直都很怕她,这种怕是很难言说的,令她刻意地想要躲避,并且完全没有胆子将那天上午的事情公之于众。

    夜千筱一直都给她这种威慑力,所以她近期连看夜千筱的勇气都没有,平时吩咐任务的时候连一句话都不肯多说,目光也从未在夜千筱身上停留过,而今日无意间的对视,再度让贺茜感觉到了那种隐藏在心底里的恐惧,令她浑身发寒。

    相比之下,站在夜千筱床铺旁的刘婉嫣则是显得没那么恐怖,尽管她看起来很生气,有很大的怒火,但她没有夜千筱的杀气和锋芒,更不会在简单的一个眼神中就让她犹如生命都被他人掌控。

    “我,我还没写完。”

    就在贺茜犹豫着要不要先离开的时候,浑不知情的温月晴紧紧抓住写的检讨站了起来,扭扭捏捏的朝贺茜说着,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属于弱者的气息。

    “还没写完?”一听到这话,贺茜的声音赫然提了上来,她吸了口气刚想训斥温月晴一顿,可话还没有出口就下意识顿住,她扫了眼夜千筱和刘婉嫣的方向,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又硬是将这口气给咽了下去,“今天写完再睡,明天早上我必须看到检讨!”

    头次见到贺茜这么好说话,温月晴哪里还敢有意见,当下就匆匆点头,怕贺茜反悔似的应声,“好。”

    相比之下,听完自己的故事却未曾出手相助的夜千筱,温月晴更亲近这位老是欺负她但是偶尔也会偏心她的贺茜。最起码贺茜有时候是对她好的,可夜千筱每天都冷冰冰地对谁都没有个笑脸,那种清冷的态度给人一种难以高攀的感觉,正好也是温月晴很抵抗的。

    如此衡量,再加上夜千筱和刘婉嫣的亲密表现,温月晴根本没有任何疑问的选择投靠了贺茜。

    可她并不知道,这次贺茜所谓的“好”,全部都是因为夜千筱的威胁。

    贺茜跟温月晴说完后,再不想看到夜千筱那眼神,就算快到了就寝的时间,也没有往宿舍里走,而是转身离开打算等夜千筱睡下了后再出来。

    莫名其妙摔了只杯子不说,还被溅了身水的刘婉嫣,没好气地骂了几声,但毕竟不是什么大事,重新拿了个杯子给夜千筱再倒了杯水,见得夜千筱将药吃了下去后,难免念叨了声让夜千筱明天记得带个杯子进来,得到夜千筱的白眼后才老实地去拿衣服洗澡睡觉。

    那天晚上,温月晴直到凌晨两点,才将两千字的检讨写完,同时,在难熬的时间里,她也做了个决定。

    次日凌晨。

    一如既往的声响催促着炊事班的人起床,吃了药就好好休息了一个晚上的夜千筱,也毫无生病症状的起了床,速度仍旧是宿舍里最快的。

    可,温月晴比她起的要早了点儿。

    或者说,她一晚都没睡。

    夜千筱刚刚洗漱回来,就见得在门口等她的温月晴。

    “夜千筱,我想跟你说个事。”

    温月晴定定地看着夜千筱,话语说的很慎重,仿佛真的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说一样,同时也像是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不说完便决不罢休。

    停顿在原地,夜千筱悠悠抬眼,“说。”

    深深的提了口气,温月晴虽是有些犹豫,可很快就变得坚定起来,她一眨不眨的,语气坚决:“我以后不去采购了。”

    不去采购了。

    她再也不去采购了。

    这件事本就是因为她去采购而引起的,她本身就不喜欢采购这工作,虽然干起来轻松,可回到炊事班还是要做打杂的活儿,而且刚刚去采购的时候还被欺负的很惨,差点儿让她就此崩溃。

    前阵子采购的情况好了点儿,可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聂施史,更没有想到自己会阴差阳错的跟他表白,以至于让自己揽了一大堆的麻烦。

    她昨天晚上想了一夜,终于是下定决心不要再去采购了。

    采购这份工作,给她带来了太多太多的麻烦。

    现在,无论给她什么工作都好,只要不再见到聂施史,更不要再遇到那么多麻烦事。

    她只要好好的再熬一年就够了……

    今天早上她也是事先跟贺茜讨论过的,贺茜并没有显得多么不情愿,但是要让她过来征求夜千筱的意见,似乎是只要夜千筱同意,这件事就不成问题。

    “哦。”

    出乎意料的,夜千筱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没有任何惊讶地表现,也没有任何的挽留情绪,就像是在说一件很普通的工作似的,而对于她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困扰。

    温月晴的双眸微微闪烁着,反倒是她惊讶了起来。

    为什么……

    她为什么能这么平静?

    不等她探个究竟,随意点了头的夜千筱,就已经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具,绕过她直接进了门。

    这件事对于夜千筱来说,并不是什么多大的问题,就算发生的突然她也不觉得温月晴离开不离开有什么影响的,该做的工作还是那么多,因为温月晴能够给予的帮助确实也不多。

    而且,以温月晴最爱逃避的个性来说,主动提出不去采购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要不然,她得以怎样的方式跟聂施史解释?或者说,她该怎么放下颜面去跟聂施史解释?

    对于她来说,只有逃避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那天清晨的采购,看起来对夜千筱不存在任何的影响。

    反倒是刘婉嫣,得知事情的经过后,差点儿指着鼻子将温月晴给骂了一顿,这样的个性简直不要太气人了!

    ……

    外面的集市。

    已经很熟悉地形的夜千筱,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菜市场。

    可这次进门,赫然映入眼帘的则是满地的瓜果蔬菜鸡鸭鱼肉,似乎是什么人大闹了一场般,地上显得而格外狼藉,而那些菜贩们大部分都没有守着自己的菜摊子,而是跟其他的人围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是隐约听到的“聂施史”三个字,倒是不由得引起了夜千筱的注意力。

    视线在整个菜市场都扫了圈,有很多的菜摊都是好的,但是沿着一条路的菜摊几乎都被毁了,有几个菜贩正蹲在自己的菜摊旁边捡着地上的蔬菜,脸上满是无奈和叹气的意味,细细注意起来,倒还真的没有夜千筱所想的愤慨和激动。

    仿佛有什么别的事情更让他们担心。

    “怎么了?”

    走到离得最近的一位菜贩面前,夜千筱手里拖着的采购车率先引起了菜贩的注意力。

    这阵子夜千筱和温月晴都在这里晃悠,加上当时夜千筱初次出现的场景意想不到的霸气,所以这里很多的菜贩都知道她的存在,久而久之看着就特别眼熟了,平时看到她都是笑脸相迎,摊子上的菜更没有一个人敢加价的。

    “是你啊,”那位菜贩顿时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下意识地往身上擦了擦,然后脸上露出几分僵硬的笑容,“还有一个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夜千筱将采购车放下,简短的回答着:“她不来了。”

    面对夜千筱冷静而沉着的眼神,那位菜贩明显有些尴尬,想了想后也不敢继续隐瞒,然后颇为试探的问了一句,“菜市场那个老板的儿子,聂施史跟你挺熟的,是吧?”

    思绪一转,夜千筱似乎猜到了什么,凝眉问道:“他出事了?”

    “呃,”菜贩犹豫了一下,过了会儿后才颇为沉重地点了点头,迟疑道,“算是吧。”

    话都说到这种程度,菜贩也没有说一半留一半的意思,便老老实实地跟夜千筱坦白了今天凌晨的时候菜市场发生的事情。

    其实,就是聂施史的事儿。

    聂施史家里是个暴发户,在这附近算是很有钱的,到哪儿都恨不得挥洒着金银财宝去显摆,但作为资本家的本色,同时也很吝啬。

    虽然聂施史很好的没有继承家里人的坏毛病,可他们聂家也就他们一根还算好的苗子了。

    作为生意人嘛,多多少少都的罪过人,聂家人这几年招惹的仇敌一点儿都不少,偏偏他们胆子特别肥,就算做了亏心事半夜也不怕鬼敲门,行事嚣张完全不留任何情面的。

    这次也不知道是招惹了哪里的人,今天一大早就冲进来一大帮的小混混,直接跟聂施史打了一架,将聂施史打得半死不活后就强行拉走了,周围那些想要帮忙的菜贩们同样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连菜摊都被砸了不少。

    末了的时候,那群人又发话了,说是不准报警,否则直接做了聂施史,让他们找人去通知聂家的人,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再去跟他们谈条件。

    菜贩说的很夸张,可夜千筱听在耳里,确实将那些小混混嫌弃了个遍。

    冲动、鲁莽、没有计划,而且还将事情闹得那么大,生怕别人记不住他们似的,显然是个初次做事的新手,连一点儿技巧都不懂。

    所谓拿钱做事,也不长点儿脑子!

    说到最后,菜贩还一脸悲叹的摇了摇头,“真是可惜了聂施史那孩子了,平时对我们都挺好的。”

    可,夜千筱直觉忽略了他的话,而是将手里一叠的采购名单拿了出来,然后问了菜贩一句,“有空吗?”

    菜贩忽的愣了,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帮我把菜买好,账记在聂施史头上。”

    随手将采购名单往菜贩手里一丢,夜千筱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往菜市场外面走去。

    那菜贩目瞪口呆地望着她的背影,一种令他震撼的想法浮现在心头……

    这个炊事员,不会是想去救聂施史吧?!

    ------题外话------

    【1】更新那么晚,必须解释一下。瓶子四点起来的,但是从八点到下午四点都没码字,出了点儿事,让我再度想将文放弃的事儿。虽然现在恢复过来了,但是希望大家能理解。

    【2】然后,说几点。

    一、此文纯属虚构,跟现实没有半毛钱关系。

    二、今天想将构思全部推翻重来,因为觉得自己思想被限制住了,不过想想还好,因为我没法走新的领域。濉

    三、看盗版的和跳订的都注意了,不要在评论区发牢骚,心情好了我删除,心情不好我会骂,不要觉得我凶我很没礼貌,只要你尊重我,一切好说。

    四、出大事了出大事了,我继续念叨念叨……嗷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0话:要砸场子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