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2话:喂包子,秀恩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约会。乐-文-【更新快请搜索】”

    赫连长葑说的很简洁,可语气中总有几分敷衍的味道。

    握在手中的笔“啪”地掉落,医生脸色微微变了变,酝酿了好一会儿后才表现得很自然地弯下腰,将自己的签字笔给捡了起来。

    而,闲站在旁边的夜千筱,略带讶然地扫了赫连长葑一眼,旋即同他似笑非笑的眼神相撞,只是她倒也没有将其当回事儿,便任由他随口胡诌了。

    就算她是局外人,也不会相信他这般随意的话。

    于是,那位还算有点儿眼光的医生捡完签字笔后,便再度在办公桌旁坐得端正,他颇为调侃地笑道:“我看约会倒不像,家暴还可以理解。”

    哪里有约会伤成这样的?面对面用枪打得还差不多。

    如果他俩真要是那关系,估计也只有家暴才能造成这种伤势了。

    不过,这位医生毕竟是在军区医院里待了好些年了的,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上次在夜千筱身上惹的事情已经够他反思很久了,这次自然不会那么没品的继续追问下去,就当做是赫连长葑说的那样子,不问不说才是最安全的。

    开好药,医生本想找护士陪同他们俩的,但没等他找好护士,就见得赫连长葑和夜千筱已经离开了,也就只能作罢。

    可他没有想到,他开好的药单夜千筱并没有放在心上,出了门就打算往医院外面走。

    “你去哪儿?”

    才刚走了几步,赫连长葑就叫住了她。

    而事实上,夜千筱想做什么他们俩都心知肚明。

    “训练。”夜千筱脚步微顿,回眸看了他一眼。

    她并不为救了聂施史而惹了大堆麻烦后悔,因为在她的世界里从来都不缺麻烦,她个人自然也从未怕过招惹麻烦。

    在平时采购的时候,聂施史零零碎碎的也算是帮过她很多忙,既然有情分摆在那里,她当然不能放着聂施史不管。

    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若是像赫连长葑这种时不时过来耍她的,肯定会被她狠狠地报复回去。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就比如这次,赫连长葑确实帮过她不少的忙,这也是她一直没有朝赫连长葑发过火的主要原因。

    做完事惹了麻烦,夜千筱一直都会直接面对。

    炊事班的任务虽然迟了点儿,但她毕竟是炊事班的,林班长再狠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可她需要面临的训练就不同了,祁天一从来不是那种因为是特殊原因就会法外开恩的,加上她的特殊原因还说不出口,所以只会将她当做“逃训练”来处理,多耽搁一分钟,祁天一就多一分怒火。

    早死早超生,早解决早安生。

    赫连长葑细细打量了夜千筱几眼,很快的就拉住了她的手臂直接往药房走去,“过来。”

    强行桎梏着手臂的力量,令夜千筱无法挣脱,挣扎了几下只会扯到自己的擦伤,顿时脸色就黑了黑,便放弃了抵抗。

    于是,夜千筱强行被赫连长葑带到药房排队。

    “松开。”

    抬眼凝眉,扫了眼赫连长葑那悠然地神色,夜千筱只想将那只手一刀就给剁了!

    赫连长葑低眸看了她几眼,很自然地将抓住她手臂的动作松开,旋即又似是不经意般直接搂上了她的肩膀,两人如此的动作,看起来倒是很亲密的样子。

    殊不知,被他搂住的女人,只是挣扎不开罢了。

    微微抬眸,夜千筱眸光杀气乍现,警告和威胁犹如刀片般哗哗而过,直冲赫连长葑面颊,如若眼神的刀锋可以化作实质,那赫连长葑此刻定然尸骨无存。

    可赫连长葑又是何人,泰然自若地接下的目光,甚至微微弯起了嘴角,不知为何增添了几分温柔。

    “赫连队长?”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颤抖的声线里还夹杂有些许小心翼翼。

    夜千筱眉头微动,侧过头去便见到身着护士装的山佳,她笑得很拘谨很小心,却没有以往的落落大方。

    想到上次见面时这位山佳小姐被人撞得半死不活、但是死到临头了还不忘了拉她一把的行为,夜千筱神色里拜年慵懒了几分,顺势就靠在了赫连长葑的肩膀上。

    他找她当挡箭牌,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也没必要让自己生气,只是这道具都送上门来了,她也得好好发挥利用。

    气别人,她一直很在行。

    果不其然,看到夜千筱这种故意“秀恩爱”的行为,山佳的脸色顿时就扭曲了。

    山佳的眼里当然只有赫连长葑,当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被他搂住的究竟是男还是女,只是见到赫连长葑便下意识走了过来。

    不曾想……

    仔细地盯了这两人几眼,赫连长葑上身只着一件白色衬衫,下面黑色休闲裤配皮鞋,简单的搭配将其完美的身材彻底展现出来。

    没错,他穿军装的时候也很帅,可那种帅总会让人联想到军人,因为他个人和军装是无法区分开来的。

    可现在这身简单的便装,更多展现的是他的个人魅力,举止间的优雅和高贵,气场强大却有收敛,还是那张俊若谪仙的脸庞,风范与气度都跟记忆中的相差不远,然换上那身便装就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或许是更加随性,也或许是其它。

    只是这样的男子,无论如何也帅得让人移不开眼。

    心思微转,山佳注意到夜千筱身上的风衣,看起来跟她很不符合的宽和长,衣摆都足够将她的膝盖隐藏,再看了眼只着衬衫的赫连长葑,心里有种想法赫然冒了出来。

    夜千筱,穿着赫连长葑的衣服?

    等等……

    那么早,他们俩怎么会在一起?就算夜千筱来医院,至于赫连长葑来陪同吗?

    难不成……昨晚一起过夜的?

    乱七八糟无厘头的想法刹那间全部都浮现在脑海,山佳越想着就越是紧张,心里仿佛被什么给堵了起来,既恼怒又愤恨,很想将夜千筱和赫连长葑给直接拆开,可仅存的理智又让她死死地站在原地,只得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这对正在“秀恩爱”的“情侣”。

    “有事儿?”

    最终说话的还是夜千筱,她的神色愈发地慵懒而闲散,仿佛眼前站着的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而她也没必要为此多费心思。

    山佳咬了咬唇,最后在脸上挤出抹僵硬的笑容,“没,没事儿。”

    她现在确实很尴尬,而且夜千筱宣誓主权的行为明显在**裸地打脸,除非她是真的不要脸了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跟夜千筱起争执抢男人,但这可是她工作的地方,事情闹大了对她一点儿好处也没有。

    可赫连长葑那么优秀,对她来说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她怎么能够轻轻松松的说放弃……

    “那您站在这里是……?”

    夜千筱话语说到一半,带着点儿疑问的语气,可其中暗示意味却十足。

    很显然,她就是在暗示山佳,识趣点儿的话就快些离开,免得傻愣愣地站在这里碍眼。

    如此直截了当的话,让山佳气急不已,心肝脾肺肾都在齐齐颤抖,恨不能狠狠地给夜千筱几巴掌。

    “哼!”

    山佳没好气地跺了跺脚,愤愤然的瞥了夜千筱几眼,然后才恼怒地离开。

    而被她这么一耽搁,排队的人基本上都取好了药,就只剩下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了。

    依旧揽着夜千筱过去取药,两人这亲密地姿态让给他们拿药的女生一阵感叹,大清早的就被这群秀恩爱的闪瞎了眼,俊男靓女配在一起简直就是人神共愤的存在,她们这群单身汪还要不要活了啊?!

    并非医院里所有的人都认识赫连长葑和夜千筱,这位一直在药房工作的女生便是典型的例子,于是为了赶走面前这对“恩爱情侣”,她手脚麻利地将所有的药都给拿过来,分分钟将事情解决。

    另一边,夜千筱刚刚离开柜台,就将赫连长葑的手给推开,直接朝医院的大门走去。

    夜千筱向来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赫连长葑帮她的次数不在少,所以她也不介意帮个忙赶走几个追求者,更何况还是个惹过她的山佳。

    可是,帮归帮,她却没想过跟赫连长葑过多接触。

    和赫连长葑相处总是会不经意地就被他牵着鼻子走,对于夜千筱来说这是很难接受的事情,她跟他同性磁场,本就是互相排斥,没有靠近的可能。

    但,赫连长葑却优哉游哉地跟在了她身后。

    “你很闲?”

    感知到跟在身后的人,眉头忍不住抽了抽,夜千筱微微顿住脚步。

    以前也没见这家伙那么爱多管闲事啊。

    赫连长葑双手放到裤兜里,悠然地走在她身后,直至她停下步伐的时候,这才淡定地停了下来。

    “很闲。”

    他顺着夜千筱的话点头。

    可,谁不知他有大堆的事情等着处理。

    “来。”微微皱起的眉头不掩其中烦躁,夜千筱似是想到什么般,朝赫连长葑勾了勾手。

    细细地打量了她几眼,明知她心怀鬼胎不怀好意,赫连长葑却也顺从的往前走了两步。

    抬手很随意地揽住赫连长葑的肩膀,没有刚刚赫连长葑佯装出来的情侣间的亲密,倒像是兄弟之间很随意地动作般,看起来不会让人有任何的联想。

    夜千筱靠近他的耳畔,声音忽的增添些许调侃,“大队长,您,不会假戏真做吧?”

    她的语气停顿在前方,主要是加强了赫连长葑的称呼,也加重了这句话的主语,她的重点不在于后面的问话,而在于赫连长葑自身的问题。

    面对这种直白的挑衅,赫连长葑掩去丝丝讶然,旋即眼底隐约淡出些许笑意,他抬手似是随意地将夜千筱垂落在额头上的碎发给拂开,却无端的增加几分暧昧之意。

    “这要看你了。”

    他轻轻开口,包含磁性的声音从耳边划过,紧紧地扣动心弦,他话语中不掩笑意,却尤为蛊惑人心。

    言外之意,就算假戏真做有部分还得靠她。不过以此人的品性来看,挖掘的更深点儿,估计是得看她有本有让他看上的本事。

    两人目光空中交错,噼里啪啦地燃起了熊熊火焰。

    不是擦出的爱情火花,而是纯粹蔓延的硝烟战火。

    片刻后,夜千筱有些无聊地将手给收了回来,闲闲道:“你不会有机会的。”

    虽说她很欣赏赫连长葑的为人和能力,但让她欣赏过的人也很多,他们有些是朋友,有些是敌人,有些甚至是仅仅见过一面的陌生人。这是一种心理常态,谁都某种特质让她觉得很好,或是说她无法超越,那她自然而然的就转化为欣赏。

    只是,欣赏并不代表喜欢。

    事实上,她很乐意交赫连长葑这个朋友,前提是赫连长葑别老是这么挑战她。

    “机会是可以创造的。”

    赫连长葑笑容淡然,他对挑战夜千筱似乎孜孜不倦,下一刻抬手再度揽住夜千筱的肩膀,只是这次略带强制性的味道。

    因为,他把她直接带上了车。

    刚刚上车,赫连长葑就将一个衣服袋子丢给了她。

    “去后面换上。”

    接过那个袋子,夜千筱简单的翻看了一下,赫然发现那是套干净的海洋迷彩。

    赫连长葑不可能随时都在车上放一套作训服,想到他在自己包扎伤口时消失的间隙,估计就是去给她弄这套作训服了。

    然,她还没来得及下车,赫连长葑就顺手从她身上一捞,很快地在她腰间取下把军用匕首。

    “我保管。”

    声音很慵懒,却不给夜千筱任何拒绝的理由。

    这是把凶器,杀过人,见过血,放到她身上不安全。

    要想让武警那边不怀疑夜千筱,他还需要花点儿功夫,但在这之前,他必须将夜千筱身上所有的线索都处理掉。

    这对于他,或者说是对于夜千筱来说,并不是件很难的事。

    夜千筱眸光微闪,却也没跟他争辩,拎着装作训服的袋子就去了后门。

    他能够想到的,她未必不能想到。

    只是……

    那匕首是她从军用品店挑选出来的,就那么被赫连长葑搜刮去了,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冤。

    换好衣服后,不过十分钟的车程,赫连长葑就已经将夜千筱送到了新兵常在的训练场,只是这次整个训练场都找不到一个新兵。

    当然,赫连长葑的队伍在外面办事,连里的两栖侦察兵清早就去进行为期一周的地狱式训练了,所以训练场上其他的兵也没有。

    赫连长葑随便找了个站岗的人问了下情况,对方看到他的肩章哪里敢有怠慢的心思,便一五一十的跟他全部说清楚了。

    新兵们现在正在山上进行两项训练――登山攀岩和牵绕绳下降。

    “那个,你是炊事班的吧?”

    站岗的列兵看着夜千筱,只觉得有些眼熟,便多问了一句。

    最近炊事班的两个女兵在整个基地都传的很火,甚至有其它连队的人特地赶过来凑热闹的,这位列兵经常在厨房吃饭,偶尔也见到过夜千筱和刘婉嫣,当然是觉得眼熟的。

    “是。”

    夜千筱有些纳闷,却仍旧点头。

    “你,”列兵迟疑了一下,然后又试探性的问道,“是不是没参加早上的训练?”

    列兵就在这附近站岗放哨,有时候闲的没事就去观察周围的情况,没曾想今天祁天一怒火滔天,不知道有什么事招惹了他,便引得列兵多加关注了会儿,听到最后才知道是有个新兵无故旷了训练。

    是不是旷训练的事儿吧,也挺难说的,据说夜千筱从出去采购后就一直没有回去,加上从来不带手机的她怎么也联系不到,可祁天一就是那样的暴躁性子,连里谁都认识他,这家伙天生冲动浮躁,领导骂也骂了训也训了,这都两年了都没有改过来。

    这次夜千筱赶去训练时再碰到他,指不定得被祁天一怎么训斥呢。

    仔细地跟夜千筱讲了下祁天一的情况,列兵发现赫连长葑和夜千筱都没有太大的反应,好像是早就能够猜到大概情况似的,便知自己有可能多嘴了,于是立即紧闭嘴巴站在旁边,直视前方,干脆装成站岗的木头,去坚守自己的任务了。

    赫连长葑有说过送夜千筱去训练,这话自然做不得假,也不会半途而废。

    训练攀岩和下降的地点是悬崖峭壁,悬崖下面则是汹涌的海水。从基地往那边走,起码要半个小时的脚程,赫连长葑本想放慢点速度让着夜千筱些,可不曾想向来悠哉散漫惯了的夜千筱,竟是加快了步伐前行,生生将半个小时减到了二十分钟。

    走出层叠的树木,视野顿时变得开阔起来,植被极少的悬崖上面,此刻正站着大批面色不佳的新兵,个个迟疑地站在旁边,但脚却似乎在原地扎根了般,怎么都是无法随意移动的。

    托给赫连长葑送饭的福,夜千筱经常在基地内转悠,山上也经常晃悠,基本上设有训练场地的地方她都已经浏览观光过了。这里的悬崖夜千筱也是见到过的,陡峭、危险,有恐高症的人光是站在上面都会头晕腿软,往下面爬必须得把命给拼上才行。

    这些新兵并不是没有学习过攀岩和下降,可平时他们的练习场地都有安全保障的,要么是很几层楼高的建筑,要么是不过几十米且没那么多感官刺激的小悬崖。

    现在要拼命的感觉……

    肯定会有人怂了。

    “都愣着做什么,自己不动手还要我帮忙吗?!”

    远远地,就听到祁天一粗犷嗓门的咆哮声,震耳欲聋,倒是让那些新兵更觉得害怕了。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想起赫连长葑那种不动声色地惩罚方式,祁天一跟他相比,训练方式就显得有些单一化了。

    没一会儿,就有些新兵注意到了夜千筱的到来,出于某些新兵想要分散注意力的心理,所以还在执着的骂人的祁天一,也很自然地发现了夜千筱的存在。

    见到那么悠闲地站在远方的夜千筱,祁天一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自己参与训练、带新兵,只要待在军营里几乎每天都会遇到这种事情,也见到过因为各种理由请假不去训练而偷懒的兵,但至今为止,他从未见到过这种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旷掉训练的新兵!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甭管她有多少背景,就算天王老子过来求情了,他给的惩罚一点儿都不会少!

    “夜千筱!你去哪儿了?!”

    顿时,祁天一便凶神恶煞地走了过来,他煞气腾腾地开口粗吼着,整个儿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阎王般的存在,小孩暂且别提了,就连他身后那帮子的新兵,都被他给吓得心儿直颤!

    丫的凶成这样也没谁了!

    从悬崖下面爬上来的刘婉嫣,远远地就听到祁天一的咆哮声,那震耳欲聋的声响差点儿没让她抓住绳索的手松开、直接衰落下去,而原本将注意力放到她身上等待她上来的李嘉,在听到声响的刹那,就立即直起身子好奇地看了过去,已经到了悬崖口的刘婉嫣如此明显的被抛弃,内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夜千筱,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咬着牙从悬崖下爬了上来,在如此愤恨与辛酸的心理下,刘婉嫣果断选择摒弃掉对夜千筱最后那点怜悯。

    不过,在颇好的视力下,见到站在夜千筱身侧且穿着便装的男人,她便不由得愣了愣。

    那是……

    赫连队长吧?

    穿个便装也帅的一塌糊涂,丫的还跟夜千筱成双成对的出现,难怪周围那么多女兵都摆着副如狼似虎、且都恨不得将夜千筱给剥皮抽筋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她们视野中的架势呢!

    “说!”

    走至夜千筱的面前,祁天一似乎还不解气,顿时就提高了声音,中气十足的朝着夜千筱吼了句。

    呃……

    闲闲地眨了下眼,夜千筱抬手摸了摸耳朵,再强悍地耳膜都经受不了祁天一这样的高分贝。

    见到她没有回答的意思,祁天一怒火就更是旺盛了,手里的袖子直接往上撸,若不是因为夜千筱是个女兵,他肯定会先冲上去给个好几拳再说!

    特么的!

    一点儿规矩都没有了!

    这不是皮痒痒还能是什么?!

    夜千筱斜了旁边的男子一眼,见到他似笑非笑的眼神,仿佛很乐意见到她这么被吼似的,一点儿都没有主动出来帮忙解释的意思,当下也不依靠着这家伙来帮忙,可没等她开口解释,就见到赫连长葑往前走了一步,似有若无的将她挡在了身后。

    “我们去约会了。”

    赫连长葑说的很平静,但语气却跟上次同医生说的相差无几。

    随意,轻缓,好像在骗人,又好像是真的,令人琢磨不透,连具体答案也难以摸清。

    真正相信他的人会义无反顾的相信,可有点儿自主观念的就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信他。

    都第二回了,夜千筱也算是明白他的意思。

    无论是谁,他都只会回答“约会”,而真正知道他今早去做了什么的,就算心里再如何的疑惑,也无法从他嘴里撬出什么不同的答案来。

    因为那是他想给出的答案,也是其他人追问起来的唯一答案。

    至于真正去做什么,有能力的就去查,没能力的就去猜,反正他是不会有其它回答的。

    无论如何也意想不到的答案,令祁天一猛地被哽住。

    约……会?

    不知为何祁天一第一想到的则是徐明志,然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严重,以至于自己的大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

    妈的,逃掉训练去约会?!

    逗他呢吧?!

    该死的!还将一那么正直的军官拖下水……

    等等!不,不对。军官?

    “赫连队长,你跟她去约会了?!”

    祁天一压抑着心头的火气,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还算镇定点儿。

    如若不是在赫连长葑面前,有着这个比自己军衔高很多的压着,他保不准已经暴走了!

    但仔细想想,祁天一虽然没想出个苗头来,可如论如何想都觉得这件事有点儿怪,夜千筱应该是到炊事班才见到赫连长葑的,两人之间平时见面的时间也少,虽然听说夜千筱常常去给赫连长葑送饭,可怎么说都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如此短时间内就跑去约会……

    他们俩发展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更何况,那是赫连长葑啊!

    祁天一从见到赫连长葑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坚定不移的相信赫连长葑是绝对不会犯错误的人,跟徐明志完全不一样,他是赫连长葑的脑残米分!如果说像徐明志这样的,拉着夜千筱逃掉训练去约会都不太可信,更不用说是眼前这位了。

    所以他疑惑了,踌躇了,更是焦躁了,崩溃了。

    更让他崩溃的是,赫连长葑表现的非常淡定,而且很平静地朝他点头,再度肯定了这个事实。

    “是。”

    没有否定的语气,甚至连任何暗示性的动作都没有。

    如此直截了当的承认,让祁天一不得不相信。

    可是,为什么?

    就算是想破了脑袋,祁天一也想不通。

    所以最后,无法压抑住心里暴躁情绪的祁天一,终于朝夜千筱发火了,“赫连队长我管不了,你今天既然有胆子逃掉训练,就要给我接受惩罚,攀岩和下降,来回各一百次!马上去!所有耽搁的训练,特么的晚上给我补上五倍!”

    五倍……

    夜千筱在心里估量了下,看来祁天一确实没有看上去那么严厉,她觉得最起码也是十倍打底的。

    “是!”

    立正姿势朝祁天一应了一声,夜千筱也不再停留,主动小跑着去了悬崖的边缘。

    而在那里,已经有幸灾乐祸地新兵给她让开了一条道路,准备看她如何练习完这一百次的攀岩和下降。

    “嘿,夜千筱,你真的跟赫连长官去约会了?”

    “胆儿可真肥,为了个男人把训练都给翘掉了,啧啧,果然什么事都得有个度啊。”

    “切,看起来性子挺高冷的,没想到私下里也是个狐媚子,勾搭男人绝对是把好手。”

    “自作自受,呵呵,今晚有得她受的!”

    ……

    在这群新兵堆里,响起的都是些女兵的声音,男兵天生没有女兵那么爱多管闲事,偶尔有些八卦的迫于那么多女兵在场,自然也要矜持矜持。

    在这些声音中,或羡慕、或嫉妒、或酸味、或好奇、或讽刺……各种各样的声音和语调都有,如果这里不是军营而是后宫,那绝对会燃起无法想象的后宫争斗。

    好在,夜千筱从小被教育的很好,也未有过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见到她们这种羡慕嫉妒恨的表现,也只当做是闲言碎语,心情好的时候听听便过去了,心情不好的时候纯粹装作没听到,于她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难得刘婉嫣这么的热情,主动给夜千筱将绳索递了过去,冷不防地接了夜千筱一记冷眼,她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颇为热切地说道,“不是我催你啊,好心提醒,这悬崖比较的高,来回一百次你肯定得折腾到下午去,还是快点儿吧,晚上你或许还能睡个几十分钟呢。”

    刘婉嫣这嘴巴,一直都是很损的,尤其是对待那些她讨厌的人和亲近的人,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享受到她的“毒舌”攻击。

    像现在夜千筱这种情况,惩罚的任务一大堆,她还不忘了在旁边添油加醋,如果真的可以给他颁奖的话,除了“最佳损友”绝对想不出其它。

    更重要的是,她这表现在外人看来,则是像极了对付仇人,巴不得自己讨厌的人累的半死不活的,导致周围的人一片讶然。

    她们俩都是从炊事班出来的,平时的关系看起来也挺不错的啊,难不成为了个男人便反目成仇了?

    就算是在部队,所谓的八卦因子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摈弃的,以至于从今天开始,很长一段时间都出现了很多关于夜千筱和刘婉嫣的传闻,比如说夜千筱跟赫连长葑去约会是故意为了气刘婉嫣,当然也有人说夜千筱和赫连长葑是真心相爱的,还有人说夜千筱和刘婉嫣因为爱上同一个男人而决裂、老死不相往来……

    于是,作为当事人的夜千筱和刘婉嫣都表示很濉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赫连长葑说是过来送夜千筱,事实上他也真的只是过来送送夜千筱,将“真相”跟祁天一坦白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夜千筱进行登山攀岩和牵绕绳下降两项训练,当然也没有久留,看了会儿后就直接走了,一点儿都不像是有“奸情”的关系。

    时辰已近中午。

    夜千筱任何技术性的动作都学得很快,部队里很多项目她都有学过,而且都堆积了一定的经验,知道如何以最为节省体力的方法完成规定的项目。

    但是,这悬崖确实很高。

    就算没有被下面波涛汹涌的海水给影响,夜千筱来回一趟都很是花费时间,这本就是种耗费体力的项目,来回几次她的体能就会耗费光了,加上她手臂上有子弹的擦伤,最初倒是没多大的事儿,可久而久之疼痛却有些难忍起来。

    于是,当所有新兵都被迫走了一遍然后欢乐的回去吃午餐的时候,夜千筱才来回上下都不到十遍。

    到底李嘉跟刘婉嫣的人品是两个极差,直到最后还想留在夜千筱身边陪她,可被祁天一眼尖的识破,当即就直接将她给赶了回去,这倒是让李嘉难得的愤恨了很久。

    “休息一分钟就多增加一个轮回,没有爬完就甭想休息!”

    临走时,祁天一狠狠地丢下一句话。因为担心夜千筱的人品,不放心让她自己计数,便让旁边避免意外发生的士兵过来帮忙看着。

    那士兵听得他的警告,面上虽然是连连点头,可光是想到那一百的数字,就觉得格外的心疼。

    就算是男兵,来回一百次,那也不是随便能够坚持完的!

    “那什么,祁天一就是这点儿犟,”等祁天一走了后,那个士兵站在悬崖上面,冲着还在汗如雨下的锻炼的夜千筱喊道,“等他气消了就好了,你就慢慢爬着,下午的时候跟他认个错,他不会真的让你来回一百次的。”

    那个士兵怎么说也算是老兵了,祁天一在基地里名声那么大,他当然也是有了解过的。脾气确实不怎么样,但心肠说到底还是软的,不像杨栗那样说是一就是一,他说惩罚多少那就必须得惩罚多少,就算死你也得将任务给完成,祁天一其实算是那种比较好说话的人,只要掌控了跟他相处的方式,偶尔求个饶还是有用的。

    可这位士兵并不了解夜千筱。

    对于夜千筱而言,最不能做的就是求饶。

    忍让点儿没关系,服个软她也可以接受,但她无法忍受的是低声下气的求饶。

    凭什么求饶?

    遇到这种情况,祁天一也算不得错,可她也算不得错。没有谁必须向谁先服软,更没有所谓求饶这一说。

    说到底,她更犟!

    没有得到夜千筱的回应,那个士兵在悬崖上站了会儿,看着她一点点地移动,愈发渺小的身影,而她的下面则是波浪翻滚的大海,看起来壮阔无际,但是却充满了危险,犹如静候的野兽般,随时都有可能将那个渐渐变成黑点的身影给吞没。

    士兵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生怕她体力不支而不小心掉落下去。

    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在悬崖上转悠了好几圈,士兵很想跟炊事班那位护短的林班长通风报信一下,好歹儿也现身帮个忙,否则真的出了意外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可偏偏训练的时候不准带手机,他独自一人愁闷了很久后,为了图个心灵的平静便直接在悬崖上打坐起来,同时也不忘了随时关注夜千筱的情况。

    “你在做什么?”

    再度爬上来的夜千筱,脑袋刚刚露到了悬崖上面,就见到那尊盘坐在那里的“神仙”,没有任何准备的她顿时被吓了一跳,可看仔细了又有些哭笑不得。

    好端端的军人不做,竟然做起道士来了。

    “嘿,你没事啊!”听到这句问话,那位士兵立即从悬崖上弹跳了起来,他睁开眼看着挂在悬崖上的夜千筱,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容,然后赶忙朝她伸出了手,“你要不要上来歇息会儿,我不会跟祁天一说的。”

    夜千筱的脸色有些苍白,她昨天晚上感冒,从今早到现在未曾吃过任何东西,加上身体受过伤,此番折腾下来还真有些受不了。

    不过,这点儿疼痛而已,她还真没有放弃的意思。

    “不用。”

    微微凝眉,夜千筱说完便又想往下而去。

    然,这次才刚刚往下走了一步,就见得上面一道阴影洒落下来,无端的感觉到了几分清凉。

    下意识地停下动作,夜千筱微微抬起眼眸,见到的却不是那个逗比的士兵,而是……

    换上军装的赫连长葑。

    他犹如闲庭散步般而来,然后在她的头顶停下,一贯的慵懒而随意,但清冷的气息却不减分毫,仰头看去时只觉得高不可及。

    在悬崖边停了下来,赫连长葑扫了眼处于下面翻滚的波浪,然后缓缓地收回了目光,又一寸寸的落到了夜千筱的身上。

    “带了包子,吃吗?”

    说着,赫连长葑抬起了手,一个装着几个包子的袋子赫然映入眼帘。

    有阳光从他的头顶洒落,眉目和鼻梁垂落些许阴影,夜千筱抬了抬眼,头一次觉得他确实长得很帅。

    长官亲自过来送食物,显然让人很震撼,不过这确实是不符合规矩的。士兵在旁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似乎在调节自己的心情和思想,然后迫使自己接受眼前真实发生的事情。

    按照今天赫连长葑的说法,他们俩既然有可能一起去约会,那么过来送个午餐……

    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么想着,那位士兵倒也慢慢接受了,旋即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风风火火的就往旁边推开了好几米,然后假模假样的开始欣赏周围的景色。

    “我不能上去。”

    夜千筱撇了撇嘴,望着赫连长葑说道。

    虽然是有作弊的嫌疑,可作弊归作弊,对于这种事情得心应手的夜千筱,自然也知晓规矩,既然不能休息,她就不能让祁天一事后抓到把柄,否则怎么着都会被祁天一想方设法的继续惩罚。

    赫连长葑似是知道这点般,抬起手指将塑料袋给拉扯开,然后直接从中拿出个香喷喷的包子出来,“我喂你。”

    倒是有几分贴心。

    夜千筱也不拒绝,她都给他送过那么多次饭了,他就给自己送一次……外加附赠喂一次,怎么着他都不吃亏。

    更何况,她是真的饿了。

    喂人吃东西是个技术活儿,不过好歹只是个包子,夜千筱也是个能够正常活动的人,吃个东西到不至于出岔子。

    倒是可怜了旁边孤家寡人一个的小士兵,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人一个喂一个吃的,虽然看起来没有多少的交流,可就是这么一副场面那秀恩爱的感觉就迎面而来,把人家小士兵的心脏虐得不要不要的,最后还是眼不见为净,再度在旁边盘腿坐下开始打坐起来。

    这活儿可不好做啊!

    赫连长葑没有来的时候,他得担心夜千筱的人身安全,可赫连长葑这么一来,他得守护着自己的那颗寂寞已久的心不被动摇……

    真特么虐!

    士兵光是想想都很想为自己哭一顿!

    吃几个包子也不用多长时间,所以赫连长葑很快就喂完了,在悬崖上面停顿了许久感觉到恢复了点儿体力的夜千筱,也心满意足的开始继续接下里的下降和攀岩。

    当然,末了下降的时候,她似乎见到赫连长葑眼底闪过抹意味深长。

    “长官!”

    直到这个时候,那位可怜的士兵才敢过来朝赫连长葑打招呼,脸上洋溢着崇拜和激动的神色。

    特种兵……

    想想都觉得激昂!

    “嗯。”

    赫连长葑站定在悬崖上,可一时半会儿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将手里的塑料袋交给了士兵,然后继续观察着仍旧在下降的夜千筱。

    然,没一会儿,本来还慢吞吞移动的夜千筱,速度竟然加快起来,转眼便在视野中变得渺小起来。

    就跟掉下去似的。

    士兵看了几眼,心里这么想着。可紧接着,他的心里就忽的咯噔了一下。

    靠!

    真的掉下去了!

    “惨了――”

    士兵眼睁睁看着夜千筱直直往下坠落,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惨白的,好像就那么石化了一样。

    竟然……

    掉下去了?

    士兵彻底傻了眼,直到夜千筱彻底隐没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才算是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可,不等他寻求赫连长葑的意见,就在这短暂的愣神间,却见得旁边的赫连长葑已经到了悬崖边缘,在他意识到什么时候,这道身影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题外话------

    【1】一直想说,女主有很多毛病来着,只是很多事情看得很开。

    【2】最近更新估计都会很晚,这周的课很多。瓶纸码字很困难,如果我纯碎为了字数,肯定可以加快速度甚至保证更新,但我只想负点责,希望妹子们能够理解。也谢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2话:喂包子,秀恩爱!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