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3话:我只管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赫连长葑是有暗示过夜千筱跳下去的。;.

    帮忙训练过夜千筱一段时间,赫连长葑对她的体能情况再清楚不过,以她的体能还有受伤情况,不到五十次就会自动掉落下去,再顽强的毅力也无法将一百次爬完。

    反正不过迟早的事,保存点儿体能再落水要比失手掉落安全性要高很多。

    但是,他没有想到夜千筱会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

    几乎还在半悬崖,她就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直直地往下坠落,转瞬间就被犹如猛兽般的浪水给淹没。

    海面仍旧波涛汹涌,海浪砸在岸边的礁石上,砸起的浪花肆意乱溅。

    好似没有任何犹豫的,赫连长葑便站到了悬崖上,从百米高的悬崖倏地落了下去。

    当然,这样直接跳……

    肯定会被海浪砸死的。

    “赫……”

    旁边的士兵下意识地想要叫住他,可话还没有说完,就眼睁睁地看着他身体消失在眼前,内心在瞬间做了番挣扎后,毕竟是过来救生帮忙的,他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怂,立即三步并两步地走到边缘处,刚想着是否沿着绳子快速下去后,便见得垂落下去的绳子动了动。

    心里猛地惊了惊,士兵诧异地往下看去,只见得刚刚跳落下去的赫连长葑正抓住了垂下的绳子,在滑落的时候手拉绳子,双脚在悬崖峭壁上滑过,以最快的速度减缓下冲的阻力。

    直至在悬崖的中下部分,他终于停下了动作。

    可是,不等崖上的士兵松口气,心里的庆幸还未来得及升起,他就见得那个愈发变小的身影,就那么直接往外面一跃――

    松开了绳子的赫连长葑,以最为标准的姿势垂直落入水中。

    浪花溅起。

    士兵彻底傻了眼,旋即便气急败坏地从悬崖上跳了起来。

    靠!

    都是不要命的!

    就算耍帅也不能搞得这么惊心动魄啊!

    没有多想,士兵快速地往回去的方向跑去,一个炊事员训练丧生或许还有办法解决,可像赫连长葑这样级别的人物……

    说实话,就算事情能够解决,士兵也为祖国因为这种原因损失掉一个这么优秀的人而觉得冤!特别冤!

    士兵很快就消失在了悬崖顶端。

    下面的海浪,仍旧不停歇的翻腾,好似千军万马在它面前都显得尤其渺小。而刚刚掉落下去的两道身影,无论你的肉眼如何去寻找,也寻不到他们的踪迹。

    在波涛汹涌的下面,则是意想不到的平静冷寂。

    ……

    士兵马不停蹄地跑回去时,速度简直被他踩到了极致,所到之处众人只见到一阵风刮过,然后那人就已经消失不见。

    直至他跑到食堂,才及时刹住了脚步。

    “祁教官!出大事儿了!”

    士兵刚刚停稳了脚步,就气喘吁吁地冲着吵吵嚷嚷的食堂吼了声,只是因为气息不稳,说话的时候都跟喘着粗气似的,倒是没叫人听得有多清晰。

    不过,他这个人在场的新兵都是认识的,他们惊讶于他的出现,更惊讶于他的表情,倒是不由自主地开始停下了吃饭动作,将注意力转移到他的身上。

    停顿了几秒,士兵没有见到祁天一的身影,便再度深吸了口气,抬高声音吼道:“祁教官――”

    “叫魂呐!”

    没等士兵将那口气吼完,就听得有阵声音从身后传出,直接了断地将他的话语给打断。尽管祁天一的语气并不怎么样,但还是颇为谨慎地来到了他的身边,凝眉间闪过抹沉思之色。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位士兵本身就是看管夜千筱的,同时也得负责她的安全情况,擅离职守对他一点儿用都没有,再看他这么焦急地模样……

    很难让人相信夜千筱没有出事儿。

    “不好了,”那士兵喘了口气,嘴唇很干,声音有些虚,但却掩饰不了其中的急切,“夜千筱掉到海里去了!”

    哗!

    几乎听到这话的所有人,都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就连正在忙碌的几个炊事员,都下意识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面露惊慌地凑了过来。

    祁天一的脸色霎时变了变,仿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似的,竟是强行将内心的慌乱给掩盖下去,他冷着眉头问那士兵,声音夹杂着冷厉,“怎么回事?!”

    “她爬到一半,可能体力不支就掉下去了。”面对突如其来的轰动,那士兵缩了缩脖子,硬着头皮继续补充道,“当时赫连队长也在,看到了后就……就直接从悬崖上跳下去了。”

    “……”

    喧闹的人群顿时静默了几秒。

    然后,爆发出难以料想的惊慌和紧张,还有热闹的议论声。

    “我的妈呀,那么高摔下去肯定会死好吗?”

    “从崖上直接跳……赫连队长这不是疯了吧?!”

    “我们该怎么办,可以做点什么吗?现在下海救他们还来得及吗?”

    “别傻了,那么高就算不死,也得半死不活了。”

    ……

    李嘉呆愣地站在旁边,杂乱的声音传入耳中,嗡嗡嗡的好像什么都听不进去,脑海里只剩下刚刚那位士兵的一句话――

    夜千筱掉到海里去了!

    掉海……

    怎么会?!

    与此同时,刘婉嫣第一时间来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那发白的脸色,就不由得拍了拍她的肩膀,“先冷静冷静,夜千筱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话虽这么说,但刘婉嫣心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底。

    那悬崖的凶险,只要是去过的,无论谁都清楚。就是因为这么危险,所以很多的新兵都不敢往去练习,不过常人会在越危险的地方越有危机感,也就越会小心翼翼,就算再如何的困难,所有人都会咬牙坚持下去,绝对不会随便说放弃,这点也是为了锻炼新兵们的意志力。

    据刘婉嫣所知,那座悬崖从未发生过这么大的意外,顶多就是有些士兵克服不了恐惧心理,悬在中空不敢乱动,哭天抹地的尽丢脸,而遇到这种情况也很容易将他们给救上来。

    但,没有任何一个新兵爬过像夜千筱这么多次的,也没有什么教官敢让新兵们冒险,万一真的在半空中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不小心掉下去……

    后果是万万不可设想的。

    刘婉嫣先前之所以对夜千筱那种态度,不过是认准很多人会去找祁天一说情,而祁天一也不会真的狠下那个心。

    耽误几个小时的训练而已,总不会真的要将人给练死吧?

    “那里……太高了。”

    李嘉紧紧地咬着唇,说话时的声音都变了,悬着的那颗心像是挤在喉咙,随时都会跳出来一样。

    任何人都没有办法相信,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真的会没有事。她们也曾练习过跳水,但顶多二十米左右的距离,就算是这么点儿高也容易发生意外,有的当场就会被海水给拍晕,当然世界上有出现过牛人跳水达到五十米以上的,可……

    能达到那种程度的,微乎及微,在夜千筱身上发生的可能性太低了。

    更何况,那块的地形很危险,就算入水的时候不被砸死,万一碰到某些礁石上了呢?

    刘婉嫣搂住了她的肩膀,有些不确定地补充道:“赫连队长不是也跳下去了吗?”

    她没有理由地相信赫连长葑,那个男人可不是会自己找死的。

    不自觉间,就连刘婉嫣的眉宇间也染上了些许焦虑。

    而,在两人的思绪被搅乱的时候,却没有及时注意到,周围的人已经渐渐开始变少了。

    “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就坐在旁边不远处吃饭的乔玉琪刚想顺着人群离开,就看着她们俩站在那里不动,这种时候倒也放下了几分芥蒂,直接走了过来提醒道,“已经开始集合了!”

    “集合?”刘婉嫣冷不防地皱眉,旋即抬了抬眼,“不去,我们俩先走了。”

    如果现在还有一线生机,那她们不能耽误时间。

    刘婉嫣刚刚说完,就跟李嘉交换了下眼神,不约而同地,两人眼里皆是露出坚定的神色。

    没有继续在这里耽误时间,她们俩便顺着末尾的人群快速离开,但走出食堂后,却是直接往山上的方向跑的。

    讶然地看着她们俩的背影,乔玉琪嘴角抽了抽,眼睛都差点儿被她们给气斜了,她气恼的跺脚,最后也只得狠狠地骂了声,“靠!神经病!”

    ……

    汹涌翻滚的海水顺流而下,水面也渐渐归于平静。

    一道灵活的身影在海水里游动着,宛若游鱼般格外的自由,偏深处有色彩斑斓的海鱼从身边有过,好像浑身都被海洋生物给环绕,水底可见的深度,一切都显得异常平静,仿佛跟所有的硝烟战火都隔绝了般。

    夜千筱刚刚入水的时候很完美,但毕竟那高度有些问题,所以脑袋被砸的有些发昏,直到顺着水流游出了好远,脑子才算是反应过来,也不再那么发昏。

    当然,对于常人来说,她现在能够活着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掉落时憋的空气已被渐渐地消耗掉,夜千筱便不在水底多加停留,而是直接往上面游去。只是,为了克服水压的问题,她的速度倒是放得很慢。

    赫连长葑在海里寻了一圈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慢慢的往上游,他的动作不由得慢了下来,就浮在水中看着夜千筱不紧不慢的动作。

    烈日悬空,有光线从海面折射下来,海水波光粼粼,水下的世界更是像坠入了片星海中,有缕缕光线洒落,光与暗的相互交错,层次分明。一*的海鱼从夜千筱身边游过,犹如属于她的点缀,那灵活的身体似是融入了这片海域中,异常的协调。

    见她渐渐抵达上面,赫连长葑也不再停留。他的速度很快,几乎才用夜千筱一半的时间,就已经浮出水面。

    寂静的海面被突然现身的两道身影打破,水花四溅,柔和的光线倾泻而下,为滴滴水珠增添无尽的光彩,颇为迷离。

    新鲜的空气传入到肺中,夜千筱才吸了几口气,便见到不远处多出的一道身影,看清那人的容颜,俊美深邃的五官,跟记忆中熟悉的一般,倒是难免有些意外。

    她不由地眯了眯眼,下意识地发出了疑问,“你怎么在这儿?”

    倒不是意外赫连长葑的出现,而是意外他这么快就跟上了她的速度。

    她当时松开绳子跳下去的时候,赫连长葑应该还在悬崖上才对,短时间内从悬崖上而且毫发无伤的落入水中,最后还能在茫茫大海中找到她,那可不是随便就能做到的。

    然,在诧异的刹那间,赫连长葑已经游到了她面前。

    将他那难得阴沉的面色映入眼帘,仿佛遇到了什么很不开心的事情一样,夜千筱心里不由得有些狐疑,刚想开口让他离远点儿,便见得他的手已经抬了起来,猝不及防间只见得那只手过头顶,旋即毫不留情的爆栗就敲在了她的头上。

    连帽子的遮拦都没有,体力消耗过大的夜千筱硬生生的收下了他的一击,疼得脸顿时黑了黑。

    “毛病!”

    夜千筱嘴角微抽,眉宇间增添些许怒气。

    骂了声后,她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眼底挑起抹警惕的目光,然后直接地往后游了过去。

    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无法跟赫连长葑硬碰硬,既然这个男人莫名其妙地抽风了,她惹不起还躲不起?

    但,她游离不到半米,赫连长葑的手就已经腾空而来,直接抓住她的肩膀,硬生生的把她给扯了过去。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可禁锢在她肩膀上的力道却无论如何也无可挣脱,夜千筱并不是那种任由摆布的人,几次三番地遭到打压,这种关头还老老实实地让着他,是绝对不可能的。

    抬手反握住赫连长葑的手臂,夜千筱借助向他的力道,处于水下的双腿已经微微屈伸,旋即横着朝赫连长葑的身上扫了过去,可不知男子如何感知到水中动静的,横扫而过的腿还未踢到他身上,一只手就犹如钳子般抓住她的脚腕,失去重心的夜千筱不过被他轻轻一扯,已经朝他逼近的身体就加快速度来到他面前,只是意识控制不住直直的砸在他肩膀上。

    赫连长葑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浑身是刺的女人,浑身湿漉漉的,从发丝垂落的水滴坠入她的眼睛,折射着耀眼的光线显得甚至明亮,无可抑制的怒气从她眼里爆发出来,不是平时的杀气和凌厉,而是纯粹的不爽和愤怒。

    难得见到素来冷清的她生气,赫连长葑唇角勾出丝丝笑意,方才那阴郁的心情清扫而空。

    他没有想过夜千筱会就此罢休,可抓住她的力道终究是放松了些,只觉得有趣地观察她的反应,然几乎就在他松手的刹那,夜千筱就立即挣开他的掌控,手肘狠狠地往他的肩膀上砸了下去,在水里的活动本就有些僵硬,赫连长葑本想避开,但看她那炸了毛似的模样,眼底闪过抹无奈之意,然后不偏不躲地、生生挨下了这一拳。

    不曾想,夜千筱一只手便勾上了他的脖子,直接拉着他往水里沉,她的招式向来很灵活,拳头和双脚全部用上,但赫连长葑毕竟是特种部队的队长,哪能那么轻易就被她给攻下了,缠斗间两方竟是有些不相上下。

    可……

    赫连长葑明显没有使出全力。

    在水里任意飘荡的发丝遮拦了前方的视线,导致视野里有过片刻的模糊,下意识地进行反抗的夜千筱被耽搁一阵,等反应过来后便发觉自己的手腕皆被赫连长葑握在手中,她根本就再无反抗的余地。

    靠!

    夜千筱恨得想咬牙,隐约间仿佛看到赫连长葑那带有几分挑衅的眼神,顿时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

    她不知道,此刻恼怒的模样,同平时的冷静大相径庭,因为憋气而微微鼓起的脸颊,狭长的眼睛里盛满了不爽,情绪也全然展现出来,尽管那是种想将赫连长葑大卸八块的心情,但落到赫连长葑眼里倒是多了几分可爱。当然,如果夜千筱知道赫连长葑想到的形容词是“可爱”的话,肯定不会那么轻易地被赫连长葑拉到海面上去的。

    两人打架的水层并不深,不过转眼间就已经浮出水面,浑身都湿漉漉的两个人,几乎都贴到对方的身上,折腾了番将自己力气都损耗的差不多的夜千筱,也懒得再折腾,直接抬手搭在赫连长葑的肩膀上,借助他的力道稳稳地停在水面。

    憋气太久,夜千筱的肺有些难受,她深深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然搂住她的腰怕她掉下去的赫连长葑,却悠悠地朝她抛了个眼神,淡定地问道:“还满意吗?”

    “……”

    夜千筱眯起双眸,刹那间隐去了眸底的愤怒,锋利如刀的视线从赫连长葑那张深邃的脸上刮过。

    她看起来毫无异样,可垂在水里的手却不由得紧了紧。

    竟然跟他打了起来……

    幼稚了!

    “我惹你了?”

    抬手揪住他的衣领,夜千筱眸里的打量意味更浓。如若赫连长葑不给个好点儿的理由的话,没准儿她很有可能再次跟他打起来。

    他安然无恙地跟上来就罢了,好端端的打她做什么?

    知道夜千筱说的是什么,赫连长葑的神色也渐渐变得沉重起来,他坦然地对上夜千筱的视线,但不掩眉目的沉重,“那么高,为什么跳下去?”

    虽然是他暗示夜千筱跳的,但他以为夜千筱知道分寸,能够以保护自己安全为前提,不曾想她也是个冒失鬼,竟是从四十米以上的地方坠落。

    夜千筱有些莫名其妙,渐渐地松开搭在他身上的手,可自己的腰却仍旧被他搂住,她皱了下眉,淡淡的回答道:“刺激。”

    她自己的能力,自己最清楚不过。

    不会死便是不会死,就算她估计失误,死了也轮不到他来管。

    然而,她话刚说完,就感觉腰间的力道紧了紧,下一刻赫连长葑忽的靠近,两人的距离不过咫尺,就连呼吸都似乎缠绕在一起,可属于他的强大气势迎面而来,只令夜千筱眼底的冷意更甚。

    “这里是部队,”赫连长葑一字一顿的,缓缓的玉雕却直击心灵深处,他眼眸深邃黝黑,仿佛能够望到她心底,甚至能将人的灵魂吸入,但不自觉间却微微收敛了神色,“你要尝试为他人着想。”

    他说,尝试。

    夜千筱是那种将自己与部队隔离的人,她什么事都看得很清楚,也知道自己身为军人应该做什么,可这对她来说不过是需要扮演好的角色,她只是装成军人的样子,看别人心怀豪情壮志,但自己保持距离,从不参与其中。

    他也能琢磨出夜千筱的性子,不能强制性的要求她去做什么,所以他的语气很温柔,他只是让她去尝试。

    可,纯粹的尝试,对夜千筱来说,都是个很难的问题。

    她很有主见,所以不会被轻易说服。

    “赫连队长,”盯了他几秒,夜千筱忽的笑了,只是那样的笑意却达不到眼底,她轻轻开口,“您,管的可有点儿多。”

    没错,赫连长葑算是了解她的。可是,他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想在她那样的环境下成长的人,或许说,像她这样的人,从不会主动的“为他人着想”,更多的不过是“举手之劳”。

    如果她出了事,祁天一应该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甚至会影响到他以后的军旅生涯。可相对于祁天一,夜千筱为自己想得更多点儿,因为她有充足的自信活下来,不过是刺激点儿而已,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考虑别人的担心,考虑别人的焦急,于她来说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她为自己负责,负责她的安全,负责她的人生,别人的顾虑只会增添她的负担。

    夜千筱很想将束缚在腰间的手睁开,可赫连长葑的手臂却纹丝不动,甚至于搂的更紧,勒的她有些疼。

    渐渐靠近,他的额头几乎贴在她的额头上,隐约能感觉到从他身上传递过来的温度,很暖,但更是让人不自在。

    一滴水珠从他的鼻梁上滑过,然后顺着脸颊滑到喉结,再渐渐往下,隐入到作训服中。

    很性感,撩的人心痒痒。

    他低声开口,沉着有力,“我只管你。”

    我只管你。

    不属于他的兵,他并不会去管,他也无权去管。

    可夜千筱却有些特殊,他看中了这个兵、这个女兵,她有着很强大的能力,尽管他不知道她这身能力是从哪儿来的,而且跟她的体能完全不相符,他暂时没有想去调查,也没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兵,只是他很乐意看到夜千筱变得更好些,当她还是一个兵的时候,能过为这个部队、这个国家真心做点儿事。

    否则,像她这样的人,很可惜。

    当然,也仅仅只是可惜罢了。

    事实上,赫连长葑有些强词夺理,可就是这样的霸道蛮横,让夜千筱偏偏无话可说。

    他要这么没事找事,她还能说些什么?

    虽说不至于是秀才遇到兵,但也差不多,反正他们俩的思路不在同一条道上,各执观点根本就说不同。

    “成,你管,”夜千筱点了点头,完全不将他的话放到心上,旋即整个人往他怀里一倒,两眼一闭,“命交给你了,麻烦把我拖回去。”

    “……”

    低眸望着死赖在他身上的夜千筱,懒洋洋地耍着无赖,抓住他的作训服怎么也不肯松手,白皙的脸庞靠在他的胸前,一眼看去只能见到那张精致的侧脸。

    赫连长葑有些哭笑不得,却也没有将她给扯开。

    若是平时,夜千筱宁愿慢悠悠地往岸边游,也不想死乞白赖地让赫连长葑拖着走,但总是有特殊的时候,她被弄得很不爽,自然想给赫连长葑添点堵,加上她确实游不动了,暂时也就不委屈自己,反正赫连长葑带上一个两个人也不会有任何负担,她权当自己睡了觉便是。

    ……

    虽然说从跳崖落海到浮上海面,中间不过几分钟时间,但崖下那汹涌的水流却不可忽略,尽管冲的不算太远,可赫连长葑带上夜千筱,也过了一二十分钟才算是游上岸,而那个时候,海滩上到处都是呼喊着“夜千筱”“赫连队长”的新兵,一个个的叫得撕心裂肺的,甚至很多人都主动到海里寻找。

    只是,茫茫大海,谁都没有准确的方向。

    人命关天,这些新兵平时就算再如何看不爽夜千筱,这种紧要关头也不会在意那么多,顶多等她活着出现了再各种针对就是。

    “千筱!”

    “千筱!”

    最先看到赫连长葑横抱着夜千筱从浅水滩走上来的,便是急的火烧火燎的恨不得将整片大海都找个遍的李嘉和刘婉嫣,她们俩近乎游到了深海区,是在折回的路上见到赫连长葑的,当下没有多想就喊了声,旋即以最快的速度游了过去。

    随着水被用力拨开的声音,海花四溅。

    听到声音,其余人也渐渐地发现了他们俩的存在,一个个地下意识地长舒了口气,但望着被赫连长葑抱起来的夜千筱,那颗心难免还是悬着没有落下去。

    那啥,万一……不是活的呢?

    听得“千筱”的声音愈发近了,疲惫至极刚刚睡着的夜千筱,睡眼惺忪的睁开双眼,霎时便见到李嘉和刘婉嫣的身影跑了过来,便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做什么?”

    困意袭来,夜千筱还有些睁不开眼,但两人的身影却看得清晰,她微微眯着眼,冷不丁地抛出了句疑问。

    看到她没事,李嘉只是站在旁边傻笑,乐呵呵的,满脸都是放松下来的笑容。

    先前太紧张了,现在只有夜千筱没有事就成。

    不过刘婉嫣就没有那么脾气好了,明明她在这边担心的要死,夜千筱倒好,跟自家男人成双成对的,见到她们俩还一副不明所以的态度,整个儿怒气就直上心头,两根手指微微弯曲,在夜千筱的额头上狠狠地敲了下。

    夜千筱的反应不过敏捷,加上赫连长葑根本就没有管她的意思,这一次,她还是没有躲过这强烈的撞击。

    微微咬牙,夜千筱翻了个白眼。

    都用这招……

    德行!

    这时,心地善良唯一偏向夜千筱的李嘉站了出来,挡在了刘婉嫣的身前,一脸慎重地劝道:“阿婉,你先让千筱休息休息,她肯定累了。”

    “……”

    如此真情实意的话语,直接刘婉嫣被哽住,半响开不了口。

    她就那么一下,还这能把夜千筱打死不成?

    丫的就知道惯着夜千筱!

    “阿婉?”

    夜千筱忽地偏了偏头,那声音喊得极其温柔,柔柔缓缓的直冲心田,可却不掩她神色间的戏谑。

    “……”

    刘婉嫣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这混蛋也太会恶心人了!

    不过,没等她将这仇给报回来,祁天一以及其余的新兵就已经急切的赶了过来,直接打断了她们几个的闲扯,第一时间就是关注夜千筱和赫连长葑的伤势,这时候的祁天一完全将所谓的惩罚抛到了脑后。

    其实在知道夜千筱和赫连长葑都坠崖的时候,他脑海里已经成了一片浆糊,只想着如何将这两条性命救回来,甚至于看到尸体都算是好的,万万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还能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心里那种庆幸的感觉是绝对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她需要休息。”

    再得到一连串的问话后,赫连长葑只是略过所有的问题,只是淡淡地开口帮夜千筱说了句。

    死里逃生,其余人几乎是觉得理所当然的,所谓的惩罚自然被抛到脑后。

    于是,夜千筱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应有的休息时间。

    那天下午,祁天一免掉了夜千筱所有的惩罚和训练,不过也提醒她第二天的训练要准时参加,之后就主动去写检讨认错了。至于炊事班那边,原本对夜千筱没有及时将食材送回来,而且还耽误了训练的事情很愤怒的林班长,看着夜千筱被赫连长葑带回来时的惨样,再多的恼怒也说不出口,最后便只能摆摆手,让她赶紧去休息。

    而,夜千筱则是从下午睡到次日凌晨,整整十多个小时,末了还是被饿醒的。

    “醒了?”

    刚刚在从床上爬起来,隔壁床就听到了动静,刘婉嫣的声音紧随而至,似乎随时都在关注她的动静般。

    “嗯。”

    睡了很久的夜千筱现在清醒得很,两道视线扫向刘婉嫣的床铺,意识到她连爬都没爬起来后,便轻巧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饿了吗,”刘婉嫣忽地动了动身,然后探出头来看她,“这天气冷掉的饭菜不好吃,只能在厨房里给你留了几个馒头,林班长特地放到蒸笼里的,唔,厨房钥匙就摆在桌上。”

    “谢了。”

    夜千筱摆了摆手,随手将桌上的钥匙捞到手里,便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其实白天她伤的并不重,只是折腾得太厉害了,身体过度疲劳,一时间恢复不了,加上身上的那点伤在海里泡了段时间伤势加重。不过睡了那么长的时间,她的精神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当务之急自然是找点儿吃的,免得熬不过清晨的晨练。

    但是……

    没有任何戒心的夜千筱,才刚刚抵达厨房门口,就见到那把已经开了的锁,作为老本行之一,一看就知道那把锁是被撬了的。

    她不由得眯了眯眼,握住手电筒的手微微一紧,旋即将其给关了。

    厨房里进贼了!

    炊事班的基本上都有厨房的钥匙,而且在这里干活怎么着都饿不到他们,根本不至于半天当贼过来偷吃的,因为没有必要,他们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吃。

    只有那些要训练的,体能消耗大,加上各种原因又没有吃饱……

    摸了摸鼻子,一向都是自己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的夜千筱,心里竟然一点儿违和感都没有,她在门外轻咳了一声,然后直截了当地将门给推开。

    几乎是那瞬间,厨房里就听得各种急促的脚步声,还有锅碗瓢盆撞击的声音,乱的实在是跟白天的厨房有的一拼。

    “嗒”地一声,夜千筱打开了手电筒,明晃晃的光芒顿时充斥在整个厨房内,将几个偷偷默默的身影照得清清楚楚的,几张面熟的脸庞满是错愕心虚地出现在眼前。

    哦,还有两个熟人。

    连里的正式队员都出去了,现在只剩下这些不懂规矩的新兵。

    事实上,没有吃饱直接跟林班长说话就是了,不会有人饿着她们,偏偏这群人都这么不懂规矩,背地里偷偷默默地事情做得游刃有余。

    看着那些被她们几个抓在手里的馒头,夜千筱眼眸微微闪烁。

    得,这下她的夜宵也被偷了!

    “偷着呢?”

    夜千筱斜斜地倚靠在门边,悠闲地朝她们问道。

    厨房就两扇门,一扇是后门,就是夜千筱现在占据的这扇,另一扇则是通往食堂的,不过那扇门已经被锁了,而且就算撬开那扇门,食堂的大门也是被锁了的,除非她们之中有在几秒钟内撬门的高手,否则没有办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在夜千筱的视线中逃脱。

    当然,不过是几秒钟的打量功夫,夜千筱就将这些当小偷的五个人全部看在了眼里。

    “夜千筱!”

    忽的,在这五个人中,有个面露心虚的女兵挺直腰杆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增大几个分贝的声音,直接喊了夜千筱一句。

    悠悠地视线扫了过去,夜千筱多看了这位“胆儿肥”的女兵几眼,等看清后她的长相后,便忽然笑了。

    她记得叫……华雅?

    夜千筱并不爱关注别人的事情,但因为职业习惯,总是会下意识地去记别人的身份信息,这位“胆儿肥”的正是曾经欺负过李嘉、对付过她和刘婉嫣、还被刘婉嫣搞小动作踢到的女兵,换言之,便是一直都在欺负她、刘婉嫣、李嘉的女兵之一,而她的另一位“好伙伴”舒蓝沁连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都陪同,正好就站在她的身边。

    “有事?”

    挑了挑眉,夜千筱似是随意地问着。

    明明她没有直接指责这群人,也没有呼唤其他人过来“抓贼”,可这个时候被抓个现行的五个人,身子几乎都是颤抖的。

    她们被抓住了把柄,而且还是被不喜欢的人抓住了把柄。

    对于她们来说,来厨房里偷东西本身就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抱着侥幸的心理特地在晚上二点过来,没曾想偏偏撞到夜千筱这个克星。

    头一次做这种事就被抓,心里怎么着都是膈应的,而对夜千筱的恼怒自然也大。

    “你要怎么做才不说出去?!”

    舒蓝沁冷哼了一声,往前一步挡在华雅的面前,示意她不要太过冲动,然后朝夜千筱抛出了能够解决问题的疑惑。

    如果说被其它的炊事员碰到,她相信只要说几句好话再装个可怜求点儿情,对方就能放过她们。

    可她不相信夜千筱。

    她记得自己和华雅是怎么欺负李嘉的,也记得那次暴雨天夜千筱是如何对待她们的,更记得之后在一起训练的时候她们俩是如何针对夜千筱和刘婉嫣的。

    这点上,她有自知之明。如果换做是她,抓住夜千筱这番作为,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告发出去。

    所以,她不相信夜千筱会好到那种程度,明明已经亲手抓住她们的把柄了,她可以告状也可以威胁她们,凭什么不呢?

    “哦?”夜千筱凝眉,唇角勾出几分冷笑。

    事实上,舒蓝沁完全想错了。夜千筱不至于那么“好”,但也没有所谓去“告状”的心思,她要针对舒蓝沁和华雅的话,有的是办法,没必要耍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

    更何况,如果只有舒蓝沁和华雅也就罢了,偏偏她们还拖累了另外三个人,夜千筱跟她们无冤无仇的,还不至于为了私人恩怨毁了她们的前途。

    于她而言,不过是偷几个馒头而已,给个小教训让她们知道错了便成。

    “有条件你就说,想告发的话也随便你!”舒蓝沁冷冰冰地看着她,心里却窝火得要命。

    妈的,怎么运气那么背,正好被夜千筱给撞上了!

    “我没有条件。”夜千筱耸了耸肩,旋即指了指旁边敞开着的门,“把拿到手的都放下,你们随时都可以走。”

    话音落却,包括舒蓝沁和华雅,每个人脸上呈现出震惊的神色,甚至比方才被夜千筱抓了现行的时候,还要更加明显的情绪。

    随时都可以走?

    真的那么简单?

    跟料想中截然不同的发展,倒是让她们几个愣在原地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该相信了。

    等了十来秒,仍旧不见她们有任何的反应,夜千筱也是纳闷了,她手里的手电筒晃了晃,在她们五个人身上来来回回的扫了一遍,然后有些好笑地挑眉问道:“不想走?”

    再次从夜千筱的话里听到“放过”的意思,几个人陆续地反应过来,然后快速的将手里拿的东西往原地放,这要比她们寻找的时候速度快多了,生怕再玩一会儿夜千筱就会反悔似的,一个个的比救火还要着急,放完后便匆匆的往外面跑。

    一个,两个,三个……

    夜千筱的视线一直落在华雅的身上。

    直至她第四个出门,夜千筱忽的伸出手挡住她的去路,神色冷然。

    “夜千筱,你想干嘛?”

    华雅神色慌张,忽然被挡住后,不由地满是火气地朝夜千筱低吼了一声。

    夜千筱瞥了眼她紧紧环在腹部的手,声音颇冷,语气威胁,“交出来。”

    她能够放她们一马就已经手下留情了,现在还敢当着她的面偷东西,真当她是圣母可以放任她们随心所欲的?

    被直言说出事实,华雅的脸色顿时闪过抹尴尬之意,护食的动作也难免有些僵硬。

    已经走出门的几个女兵见此情景,一个个都是气急败坏的,人家都放过她们了,华雅还敢不知死活的藏东西,她到底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然,不等她们几个劝说,一道光束就忽的扫了过来。

    紧接着,便是林班长那铿锵有力的声音:“谁在那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3话:我只管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