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4话:打群架?怕你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谁在那儿?!”

    猛地一阵呵斥声,顿时将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她们都有着做贼心虚的心理,虽然夜千筱已经说放她们走了,可毕竟还没有彻底地安全,如今再被这样的声音当头一棒,下意识地就想着逃跑。

    但是,已经出门的三个还未逃离几步,就被林班长的手电筒光芒所笼罩,那三位瞬间被吓得连动弹都不敢,只得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

    至于夜千筱这边,被她挡在门内的舒蓝沁和华雅,皆是一副懊恼不已的模样,同时还用恨恨的目光扫向夜千筱。

    如果不是她的阻拦,她们几个早就已经跑了!

    还说放她们离开,明摆着就是知道林班长要过来,她自己故意拖延时间而已!

    摆着一副好人的模样,实际上心已经黑的不成样了!

    瞥见舒蓝沁和华雅的眼神,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将手给收了回来,同时也不再客气,面朝走过来沉着脸的林班长,简单的解释道:“有几个小贼。”

    这些新兵每次见到林班长的时候,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的笑脸,向来都是板着脸吼人的形象,对他的恐惧感向来很高,眼看着他靠近,最外面的几个女兵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甚至紧紧抓住对方的手,生怕对方能够凶狠到直接吃了她们似的。

    但,林班长只是淡淡扫了她们一眼,便从她们身边走过,然后直接来到了夜千筱的面前。

    盯了舒蓝沁和华雅几眼后,林班长不满的视线终于落到夜千筱的身上,他声音有些沉,“吃了吗?”

    “还没。”

    夜千筱耸耸肩,相较于其他人来说,她看起来尤为坦然。

    “进去。”言简意赅的说着,林班长再度瞥了眼护食的华雅,语气倏地冷了好几度,“拿了什么东西,放回去!”

    被直接盯上了的华雅,瞧见林班长那不置可否的意思,一颗心顿时被吓得心惊肉跳的,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没办法只能将藏在衣服下的食物拿出来,然后乖乖地走进厨房,将其放到了原先的位置。

    与此同时,她忽然听得林班长再问,“想吃什么?”

    人总是会在某些时刻自作多情,因为他们无法相信自己会得到彻底无情的对待,所以刹那间华雅还以为林班长是对自己说的,心里燃起了几分希望,她下意识的转过身,可见到的却只有林班长的侧影……

    林班长面对的是夜千筱,他说话的对象也是夜千筱。

    顿时,刚刚燃起的希望立即被浇灭,连星点的火光都没有剩下。

    冰凉冰凉的,跟这夜色般凉的很。

    至于其他的人,最初那刻同样怀着希冀,破灭后便是诧异和不解……

    为什么要问夜千筱?

    没有理会周围打量的目光,夜千筱微微低下头,抬手指搭在下巴上,沉思了会儿后,才朝林班长提出自己的要求,“面条。”

    林班长平时是不会半夜三更起来的,今天之所以会出现,恐怕还是在担心她一觉醒来没有没食物吃。对于这份好意,夜千筱欣然接受,同时也对这位素来摆着严峻脸色的傲娇班长更多几分好感,毕竟不是真正看重你的人,无论你是饿了还是倒了,都不会去关心。

    “林班长!”等联系完他们俩的对话,华雅的脸立即就垮了下来,颇为指责地来到林班长的面前,“为什么您可以给夜千筱做面条,我们拿个馒头都不可以?!”

    太不公平了!

    凭什么夜千筱就可以跟她们区别待遇?!

    难不成就因为夜千筱长得好看点儿,还是因为她跟林班长交情好点儿?!

    无论怎么去想,华雅都觉得很愤恨,这种不平等的待遇将她的内心烧的火烧火燎的,随时都有可能被烧成灰烬。

    放她们一马还被如此咄咄逼人,林班长的脸色顿时就变得不好了,他阴沉的视线盯住了华雅,语气略带怒火,“她有厨房钥匙,你们有吗?!她是我炊事班的,你们是吗?!”

    接连的两句问话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不仅仅是华雅愣住了,就连其他的四位女兵都怔了怔,几个人皆是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顿了顿,舒蓝沁有些不服气地站了出来,毫不示弱地反驳道:“那么,炊事班的就有特权了吗?!”

    “她有没有特权我决定!”林班长将这群不守规矩的女兵都给扫了圈,大概记住了她们的样貌,“我可以肯定的是,你们没有特权!还可以提醒你们一句,如果你们再不走的话,这件事肯定会被你们祁天一那个混小子知道!”

    林班长在部队里混了那么多年,半夜来偷食的也没有少见过,可头一次见到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其他人被发现了第一时间就是求饶,之后连续好些天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这次倒好,一个个的脸皮都这么厚,还敢跟他杠上来了。

    嗬,真当他炊事班好欺负呢?!

    林班长话语里透露着明显的威胁,提醒着这五个人刚刚犯下的错误,让理直气壮的她们顿时哑口无言,一时间到还真的没办法跟林班长继续争辩下去。

    没一会儿,舒蓝沁和华雅交换了下眼神,自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便微微低下头匆匆从门口处跑开,动作快得就跟后面有老虎在追似的。

    五个人终于聚集在一起,这下她们也没有心思再管其它,当务之急能够安然无恙的回到宿舍便已足够,殊不知夜千筱一直盯着舒蓝沁的背影,直到远走后才似有若无的叹了口气。

    她的馒头,最后还是被顺走了一个。

    “得了,给你弄好吃的。”

    林班长一看到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便直接踏入了厨房。

    一个馒头而已,就当拿去喂狗了,反正他们炊事班也不缺。

    夜千筱本来就是怕林班长麻烦,才说了简单就可以弄好的面条的,但林班长刀子嘴豆腐心也不是一两天了,下面条的空隙里又准备给夜千筱做几个小菜,而夜千筱则是搬着小板凳坐在一旁,啃着热乎乎的馒头。

    不过,为了避免夜千筱浪费自己的食材,眼看着夜千筱吃完了两个馒头,林班长就直接将剩余的馒头放到蒸笼里,严厉的禁止夜千筱再拿馒头。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显得很是莫名其妙,可不一会儿,见到林班长将面条和小菜都端上来,便没有再将馒头的事情放到心上。

    ……

    两个小时后,吃饱喝足的夜千筱闲的没事儿,接过了林班长的任务,举起铁盆和菜勺就在炊事班转悠,噼里啪啦的响声顿时充斥在整个炊事班,大约敲了五分钟得到两个宿舍的骂声后,夜千筱心满意足的将道具放回厨房,然后推着自己的小三轮去采购。

    这个时辰的菜市场依旧冷清萧瑟,但菜摊都摆的整整齐齐的,跟以往相差无几。

    “恩人!”

    夜千筱推着采购车进去没多久,就见得聂施史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盯着张鼻青脸肿的脸在夜千筱面前晃悠,满脸都是喜悦的笑容。

    尽管在夜千筱眼中,这更像是一张鬼脸。

    扫了几眼浑身都是绷带的他,夜千筱微微凝眉,“有事儿?”

    “嗯!”聂施史兴致很高,甚至主动过来帮夜千筱推采购车,笑得时候看起来有些傻,“昨天你是特地过来救我的吗?”

    夜千筱见他这么积极,便直接让他阿里推采购车,自己不紧不慢地跟在旁边,闲闲地开口道:“顺路。”

    “……”

    下意识停下脚步,聂施史嘴角微抽,都直截了当的踢门而入了,怎么可能是顺路……

    眼看着夜千筱没有停下来等他的意思,聂施史迟疑片刻,很快就又跟上她,脸上笑容不减反增,“不管怎么样,我都很想谢谢你。有人提醒我不能说出去,所以不好大张旗鼓的……你有什么事要帮忙的吗,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有,”夜千筱食指微微弯曲,抵着下巴,视线在周围新鲜的蔬菜上扫过,有些漫不经心地回应着他,“帮我采购。”

    听到“有”的时候,聂施史就开始屏息以待,可等了半天就得来句“采购”,他冷不丁地愣了片刻,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就这个?”

    夜千筱没有理他,反而蹲下身去看新鲜的白菜。

    “你确定?”聂施史不依不饶的绕到夜千筱身边,满脸的神色都在暗示着夜千筱――

    我家有钱的,我家很有钱的,你可以随便讹好吗?!

    偏过身,夜千筱朝他挑眉,悠悠然反问:“不愿意?”

    “没,没有!”

    下意识地,聂施史猛摇头,仿佛拒绝夜千筱的要求就是犯罪似的,可是他这心里还是怎么都放不下来。

    其实当时的情况他也有所了解,据说那些武警和军人都是过来抓贩毒分子的,他家里人受到威胁压根儿就不干报案,如果不是夜千筱出手相助,他是真的有可能逃不过这劫。

    因为被几个军人给警告过,所以聂施史完全不敢将夜千筱的名字给透露出去,就连家里人都不敢诉说半句,所以想着自己过来报恩,结果他一条命诶……被简单的采购就给换走了?

    “给。”得到聂施史的同意,夜千筱也没有继续耽搁,将手里拿着的单子和钱全部交给了聂施史,“买完了就去隔壁军用品店找我。”

    “哦,好!”聂施史也毫不迟疑,满心欢喜地点了点头,可眼见着夜千筱离开的脚步,他这才想起好像是少了点什么,不由地上前几步,“恩人,怎么今天月晴没来啊?”

    刚刚是激动过度了,聂施史一门心思都在昨天被夜千筱救了的事情上面,现在等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才意识到平时一直陪着夜千筱一起来的温月晴,这次却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难免有些奇怪。

    两天前她不是还给自己发了表白短信的吗?

    脚步微顿,夜千筱稍稍侧过头,直截了当道,“信息发错了,她以后都不来了。”

    说完,夜千筱便不再停留,沿着来时的路走出了菜市场。

    她没有必要为温月晴拦着,相对于温月晴那种畏缩胆怯不敢面对的性子,她更欣赏聂施史这种敢于为爱情奋斗直面自己内心的冲动性子。

    爱情不足以让人毁灭,而温月晴继续瞒下去,却足以让聂施史发疯。

    毫无疑问的,在听完夜千筱的话后,聂施史顿时定在了原地,神情呆滞的仿佛有什么被彻底击溃般。

    原本以为自己的苦心终于么有白费,好不容易等到有情人回应的那天……

    结果,信息发错了?

    不仅如此,就连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聂施史好似被雷击中了一样,在这个清晨,属于他的好心情,不过短短瞬间便毁于一旦。

    “聂少爷,你还买不买了?”

    不知何时,旁边的小菜贩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愣愣地看了过去,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该做什么,想了想后,他颇为僵硬地点了点头,犹如行尸走肉般开始为夜千筱采购,只是从头到尾所散发出来的阴沉和郁结的气息,却让那些小菜贩们心惊肉跳的,因为他看起来随时都会将他们的摊子给掀掉的样子。

    ……

    采购有人帮忙,但训练还在继续。

    祁天一被旅长狠狠地批评了一个晚上,并且记了一次过,不过有赫连长葑“从中作梗”,且加上夜千筱的“宽宏大量”,旅长最终还是没有撤掉他的教官职位,只是一顿狠罚是绝对免不了的。

    日子似乎走上了正轨,新兵训练的程度愈发增大,没有人有那个闲心去想队伍里多出的那两个出事元,更没有心思去找她们俩的茬,好不容易有点儿空,他们忙着睡觉都来不及,根本就没空管其他人。

    而,在这段时间中,华雅她们班却收到了祁天一的重点照顾。

    据说是她们在宿舍里偷吃馒头被稽查员给发现了,本来稽查员也没太当回事儿,可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做贼心虚,几句话就把自己去厨房偷食的事情全部招了。

    这件事闹得比较大,稽查员自己肯定做不了主,自然是告诉祁天一让他去解决。那时候祁天一被旅长狠狠批评了一顿,心情正不爽着呢,正好遇到这事儿,当场就暴躁地骂了她们一顿。

    因为这种关头,祁天一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处罚她们,这个班自然就成为了他的重点关注对象,有什么困难的训练她们班总是被迫第一个上的。

    而,那个班的人都以为是夜千筱在背后告状,才导致她们被发现的,所以将责任全部归咎于夜千筱,于是夜千筱也是躺着中枪,莫名其妙地就背了这个黑锅。而且,无论她走到哪儿,都会受到她们的目光洗礼,若非夜千筱心理素质强大没将她们放在心上,否则谁被这么瞪都得撸袖子干上一架再说!

    新兵训练的时候,炊事班总是显得很忙碌。

    凌杂琐碎的声音渐渐传出,一如既往地,在炊事班的地盘响荡着。

    “我们要去翻土?”

    刘婉嫣望着被强行塞到手里的锄头,眉头忍不住抽了抽,脸上被蒙了层黑雾。

    在她和夜千筱还在训练的时候,忽然把她们俩给叫过来……

    就只是拿着锄头去翻土?

    “有问题吗?”贺茜正好将最后的锄头分配到温月晴手上,听到刘婉嫣有些不情愿的语气,立即横眉倒竖,拉下脸呵斥道,“你们本来就是炊事班的,就应该以炊事班的事情为先,训练都是林班长给你们争取回来的,不练就不练了,月晴手上的皮都被磨破了还要继续挖土,你好意思吗?!”

    对于夜千筱和刘婉嫣放着炊事班的事情不做,偏偏要去跟其他新兵一样训练,贺茜很早就有怨念了。只是因为不敢朝夜千筱发火,找到机会便跟刘婉嫣叫嚣。

    这段时间那些正式队员都出门了,炊事班的事情还比较轻松,但今天他们就要回来了,冬天要种的菜都没有种过,现在继续翻土,炊事班人手不够才将夜千筱和刘婉嫣叫过来,贺茜本身就是那种暴脾气,最开始就将脸给板了起来,如今再听得刘婉嫣的话,不发火那才是奇了怪了。

    而这边,刘婉嫣不过是表示下惊讶,觉得火急火燎叫她们回来只是为了翻个土,心里有些不爽而已,说完之后就遭到贺茜劈头盖脸的教训,心情自然也说不上好,她瞥了眼站在旁边佯装安静但脸上扬起几分得意的温月晴,顿时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她手磨破了是因为从来都不做重活儿,”刘婉嫣收回目光,略带嫌弃,“她要是不继续,那还有脸吗?!”

    “……”

    在一旁打量着自己手里锄头的夜千筱,冷不防地扫了刘婉嫣一眼,瞧得她那一脸的不爽,倒也不劝不帮,继续动着那把锄头。

    刘婉嫣的话,无疑在给贺茜火上浇油,让其燃烧的更是旺盛。

    “真不知道现在的兵都是些什么思想,自己不努力还好意思瞧不起别人!”果不其然,贺茜的手脚都被气得颤抖,她愤怒地看着刘婉嫣,“既然你说的那么简单,你今天不把手给我磨破,就不准吃饭!”

    刚刚怒气冲冲地说完,隐约感觉到夜千筱方向递过来的目光,贺茜也没有继续跟刘婉嫣争辩下去,身上的气焰也稍稍有些收敛,强忍着没有去看夜千筱的目光,贺茜咬着牙就转身离开,硬是要装出一副“这次我胜了”的样子。

    被脑子抽了的贺茜训了顿,刘婉嫣格外恼火,连带的将这火气分给了温月晴一点儿,几个眼神过去就吓得温月晴连看都不敢看她,握着锄头就匆匆地离开。

    “艹!”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蹦出这么个字,刘婉嫣终于忍不住朝夜千筱吐槽,“老娘训练的时候手都磨成茧了,丫的要磨破皮得等到什么时候去?!”

    夜千筱略有几分同情地看着她,凉飕飕地给她出主意,“用石头磨。”

    “……”

    刘婉嫣所有的脏话都给堵了回去。

    说实话,刘婉嫣也没真把贺茜的话当回事儿,反正她把自己的任务做完了,到时候贺茜哪能真不给她饭吃?可无论是谁被莫名其妙地训斥一顿,都会觉得心里不舒服,总觉得吃了哑巴亏似的,憋在胸口的气怎么也无法消散。

    她可没夜千筱那么大气!

    ……

    熟悉地形且翻过两天土的温月晴在最前方带路,或许是真的很怕夜千筱和刘婉嫣,她走的时候步伐比平时快了很多,转个眼就走出很远了,好在夜千筱和刘婉嫣的速度都不慢,刻意跟她保持着距离也能跟上。

    不一会儿,属于炊事班管理的一块块土地就出现在她们面前,放眼看去还有很多土地长着新鲜的蔬菜,空下来的都是过几天要种蔬菜的土地,基本上杂草都被拔光了,有一块土地已经被翻完了一半,剩下的都是需要她们在晚餐之前完成的。

    “这两部分都是你们要完成的。”

    温月晴老实地指出给她们各自分好的几块土地,也不多说话,直接跑到她昨天翻过的土地上去,开始翻接下来的那部分。

    而,刘婉嫣经过对比后,才发现温月晴剩下的土地不到她们各自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说她和夜千筱需要完成的任务,便是温月晴的两倍。

    刘婉嫣本就恼火,可还没等她跟温月晴去说清楚,夜千筱的锄头就挡在了她面前,她淡淡开口,“贺茜的主意。”

    她只是猜测,但可能性却很大。

    “凭什么?”刘婉嫣没好气地将面前的锄头给推开。

    “能者多劳。”

    耸了耸肩,夜千筱看起来倒是不太在意,看了几眼温月晴的动作后,便来到了自己分配的土地。

    “嗬!”

    刘婉嫣吸了口气,她怎么不知道夜千筱这么幽默了?

    能者多劳?

    真亏她能找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过夜千筱既然没有意见,就代表她接受了这次的任务。甚至于对她来说,做这些还算是挺有意义的。

    夜千筱和刘婉嫣虽说体能都比较差,但毕竟都是经过部队锻炼的,加上祁天一近期的训练强度都很高,温月晴自然是无法跟她们俩比的,在这场只需要耗费体力的任务中,夜千筱和刘婉嫣遥遥领先,直到最后她们俩将两块地都给翻完了土后,温月晴竟然还剩了小块地慢慢翻,手里的锄头举起来都似乎挺困难的样子。

    “你们能不能帮帮我?”

    眼看着晚饭时间就快到了,温月晴愈发的焦急,见到夜千筱和刘婉嫣轻轻松松的完成任务,她差点儿没有急哭,可越急就越是慢,她那细皮嫩肉的手已经被磨得鲜红,甚至还有被划出伤痕的。

    所以,她只能向夜千筱和刘婉嫣求助。

    做完事的夜千筱和刘婉嫣就坐在田埂上,两人背靠背的坐着,吹着这冬天凉爽的寒风,在大汗淋漓后显得格外的舒适。

    当然,至于温月晴的请求,她们俩就当做根本就没有听到似的。

    温月晴自己负责的土地比她们俩少一倍,花的时间还要比她们多一倍,这件事本来就不公平,她们虽然接受了自己的任务,可不代表她们俩会同情心泛滥的去帮温月晴完成那点儿任务。

    “你们能不能帮帮我?”温月晴咬着唇再次问道,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几分水光,她有些委屈地道,“我们要一起完成任务才能回去的。”

    还真够无耻的!

    夜千筱抬了抬眼,根本就没有理会的意思。

    从旁边折了根枯草,刘婉嫣举着那根草朝她挥了挥,大声的喊道:“您忙,我们等您。”

    瞧得不远处刘婉嫣那轻松自在的身影,温月晴就气不打一处来,心里的怨恨便再多了几分。她们的意思很明显,她们宁愿坐在那里休息也不愿意过来帮忙,而到底什么时候回去她们根本就不在意。

    可是,对于她们来说不过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为什么连这么点儿忙都不可以帮?

    温月晴越想越憋屈,咬住唇的力道加深了几分,到最后翻土的动作愈发地慢了起来。

    既然她们俩都这么磨蹭,她就让她们俩都吃不到晚餐!

    “你们俩倒是挺悠闲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一道调侃的声音忽的随着寒风吹过来,紧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徐明志那张盛满笑容的帅脸,他双手放到裤兜里,朝刘婉嫣和夜千筱提醒道,“忘了晚上还有考核吗?”

    “哟,徐帅哥!”

    刘婉嫣手指弯曲在唇边吹了声口哨,旋即抬起手朝徐明志的方向摆了摆,倒是兴致很高的样子。

    以前的刘婉嫣或许还跟徐明志有些生疏,加上徐明志曾经做过她们一段时间的教官,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但前些日子徐明志总是过来找夜千筱,偶尔也会跟她聊过几句,两个都是自来熟的,来来回回几次就忽然熟了,偶尔开开玩笑也浑不在意。

    其实刘婉嫣还是挺喜欢徐明志的,相对于那个高不可攀的赫连长葑来说,她更喜欢夜千筱和徐明志在一起,因为这种人很好相处,也很容易明白他的心思,是那种可以过日子的人,但赫连长葑……

    刘婉嫣说不准,反正她从来没有猜到过赫连长葑的心思便是了。

    不过徐明志pk赫连长葑根本就不存在胜算,为此她还扼腕了很久。

    “刚回来就来逛菜园了?”眼见着徐明志走过来,刘婉嫣也毫不客气地调侃了一句,同时还撞了撞夜千筱的胳膊,提醒她将注意力转过来。

    “林班长说你们在翻土,”徐明志很是直白的解释着,旋即视线在周围扫了圈,见到那些全部被翻过的土地后,心里不由得惊了惊,下意识地扫向夜千筱,“这些都是你们俩干的?”

    夜千筱在他印象中绝对是被家里呵护着长大的,在夜家就连吃个鱼都会先将鱼刺给挑干净了才给她,生活自理能力几乎为零,所以得知她能够主动参军的时候,徐明志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去炊事班找夜千筱的时候,得知她在翻土……

    徐明志的心情绝对是震撼的。

    不曾想,夜千筱不仅没有偷懒,而且还将事情做得井井有条,完全跟他记忆中的形象截然相反,一时间竟是不知该做何感想。

    “那倒不是,”刘婉嫣伸出一根食指,在徐明志面前晃了晃,然后挑眉看向正在装模作样的翻土的温月晴,冷不防地笑了,“我们可不敢随便抢功劳,瞧,那块土地可是我们炊事班的班花翻的,努力吧?”

    这一番话,语气里自是不缺讽刺,挖苦得很。

    与此同时,正在翻土的温月晴停顿了下动作,难免有些恼怒地扫了她们几眼,但在刘婉嫣和夜千筱面前,明知道她们在针对自己,她也是没有勇气直接跟她们叫嚣的。

    “是,努力。”徐明志敷衍地点了点头,但是看都没有看温月晴一眼,“你们俩不是都完成了吗,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刘婉嫣眼眸微斜,有些吊儿郎当的,“陪战友呗。”

    既然是集体的任务,自然也得等任务全部完成后才能离开,这里毕竟是部队,要遵守团队意识,夜千筱和刘婉嫣若是将温月晴给抛下,待会儿贺茜指不定将她们俩骂成什么样呢。

    徐明志恍然大悟。

    “你们走吧,待会儿还要考试,”双手环胸,小徐同志笑容可掬,“我到时候会跟你们林班长解释的。”

    “呃。”

    说起这个刘婉嫣就有些心虚,她向来是最怕笔试的,平时听课就没有多认真,除了上课连书都没有翻过,所以一说到要考试就头疼,偏偏他们还要学习很多知识,比如轻武器和重武器的基本结构,还有纸上谈兵的操作;野外生存训练的方法和临机应变的手段;甚至还有各种各样的战术……

    其实这些还好,毕竟是对他们有益的,可枯燥的政治课之类的,刘婉嫣是真的没办法了。

    本来打算正好借助这个机会逃掉考试的,反正她们是炊事班的也没必要学那么多东西,没想到……这种关头竟然来了个徐明志。

    “你不会是想翘吧?”将刘婉嫣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徐明志忽然就笑了,“考试不及格,都会被记录到成绩里的,就算你们俩是炊事班的,也不能例外。”

    “太狠了……”

    刘婉嫣诧异地张了张口,只得老老实实的妥协。

    与此同时,将他们的话都听到耳里的夜千筱,望着落下山的太阳,然后从田埂上站了起来,淡淡地朝刘婉嫣说道:“走吧。”

    “等等,我有几句话跟你说。”

    还没等夜千筱走开,徐明志就跟到了她身边,有些沉重地跟她说道。

    听到这话,刘婉嫣的眼珠子转了转,立即便站了起来,然后识趣地朝两人开口,“啊,那我先走一步了。”

    而,眼睁睁看着刘婉嫣快速离开,还有徐明志和夜千筱渐渐走远的身影,被孤零零丢在旁边的温月晴,有些委屈地眨了眨眼睛,眼泪汪汪的,在天际光芒散尽的那刻,眼泪便一滴滴地掉落下来,手上、锄头、土堆,都被染了几滴。

    直至最后,温月晴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整个人蹲在土地里,痛苦不已。

    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只有她会被这么欺负,她受了那么多的气,怎么还是没有人好意对她……

    *

    另一边。

    太阳落山后,天色暗的很快,仿佛不过转眼间,整片天就已经彻底地暗了下来。

    夜千筱和徐明志的身影渐渐走入朦胧中,可两人之间的气氛却静的很,谁也没有率先打破沉寂,直到几乎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徐明志才忽的停下了脚步。

    “听说,你前几天在攀爬训练里……掉海里了?”

    徐明志似乎有些迟疑,语气更是有些飘忽,因为他并不知道该从怎样的话题开始最好,最近面对夜千筱,他总是一点儿主意都没有。

    尽管,他在听到发生在夜千筱身上的那件事时,心惊肉跳了很久,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才让他下定决心过来找她。

    “嗯。”

    夜千筱简单应声,有点儿漫不经心。

    “唔,没事就好。”颇为尴尬地点了点头,徐明志在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处于放松状态,顿了好一会儿,他才又道,“这次过年我要回去,要一起吗,我可以帮你弄到假期的。”

    跟夜千筱一起回去这件事,徐明志已经想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自从上次夜千筱跟夜妈妈说,她要取消婚约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策划着这件事。而夜千筱的假期他也是想了很多办法的,毕竟夜千筱是非战斗人员,不需要长时间参加训练,炊事班的林班长又很好说话,徐明志去找旅长帮忙,搞到几天假期并不是什么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夜千筱到底愿不愿意。

    夜千筱稍作沉思,却也没有太过犹豫,直接点头道:“回去。”

    她并不太想知道徐明志这样做的理由,但如果说到可以暂时离开这个部队的话,她肯定是不会抗拒的。

    从未喜欢过部队,也从未喜欢过训练,以她随性的性子,长时间接触格式化、规矩化的部队,本就是很为难的事情,现在能够有机会让她离开一段时间,自然是乐意不过。

    至于徐明志的意图,好的也罢,坏的也罢,她都不会太过在意。

    如此轻易地就得到夜千筱的同意,徐明志下意识地松了口气,“那好,等旅长批了假期我再通知你。”

    “嗯。”朦胧的夜色中,夜千筱的脚步顿了顿,她抬手拍了下他的肩膀,略带凉意的话语顺着晚风落到对方的耳中,“辛苦了。”

    徐明志微微站定,眼睛下意识地眨了眨,在这样昏暗的天地里,夜千筱如画的眉眼里淡出几分笑意,总是站在这块荒凉寂静的土地中,她举手投足间潇洒淡然的气质,还有那缓缓笑意中流淌出来的惊艳,都不自觉地潜入他的心田,在肥沃的心里生根发芽。

    仅仅霎那,他便再也移不开眼。

    有些人,不过回眸瞬间的光彩,就已让他人迷失其中。

    ……

    回到炊事班的时候,基地的晚餐时间已经快结束了,好在炊事班的都是些护短的,事先给刘婉嫣和夜千筱留了份饭菜,连带一起回来的徐明志都沾了光,享受到了在炊事班走后门的待遇。

    而,夜千筱和刘婉嫣吃完饭,那日子可就不怎么好过了。

    贺茜当然没有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找麻烦,可林班长却不是一般人,让她们俩收拾完碗筷后,就开始有意无意地打听她们今晚要考试的内容复习的怎么样了,那模样明摆着就是“考试不合格就给我等着瞧”的威胁表情,吓得刘婉嫣满头大汗,立即虚伪的从宿舍里拿了几本书到厨房外面的石桌上复习,好歹也能够临时抱一下佛脚。

    笑话,要是真的不及格,林班长还不得将她的皮给剥了?!

    至于根本就没有将考试放在心上的夜千筱,同样迫于林班长的警告,然后被刘婉嫣拉到旁边坐下,无精打采地翻看着那些无聊的书籍,就差没有直接趴到书本上睡着了。

    “千筱,出事了!”

    “小徐,不好了!”

    倏地,两道声音异口同声的传了过来,原本正在半眯着眼睛看书的夜千筱和帮刘婉嫣解决不懂问题的徐明志立即抬起头,朝那两个跑的气喘吁吁地士兵身上看了过去。

    一个是徐明志眼熟的,也是他的队友。

    一个是夜千筱眼熟的,班里的炊事员。

    同样坐在石凳上看她们复习的林班长扫了眼过去,严肃的朝他们说道:“说慢点儿!”

    跑成这样,还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

    “是这样的,”炊事班的那位喘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有两个女兵约李嘉去操场练习军体拳,但是借着李嘉厉害的由头,竟然两比一,李嘉以一人的力量敌不过。正好那个宗冬路过,见到了李嘉被欺负的场面,就冲了过去打算跟那两个女兵干一架……啊呀,反正情况也说不清,现在正吵着呢,你们俩有空就过去劝个架呗!”

    炊事员说到最后倒是显得平静起来,现在操场上围了好些个人,暂时还打不起来,现在宗冬处于暴走边缘,一时半会儿没有人能够劝得住,只能找徐明志这个关系比较好的兄弟过去劝劝架。

    “宗冬?”

    听到李嘉和宗冬这两个名字,徐明志立即从石凳上站了起来,他紧紧拧着眉头,倒也不多做迟疑,看了夜千筱一眼后,便直接往操场的方向跑了过去。

    刘婉嫣放下笔,有些疑惑地瞥了眼静坐在旁的夜千筱,“你不去吗?”

    然,她话音刚刚落下,坐在身侧的夜千筱就已经将书放到桌上。

    只见她站起的瞬间抬手揉了揉额心,看起来还有些困倦的样子。旋即,半垂的眼睑倏地睁开,一道冷冽的光线从眼底滑过。

    感觉到一阵冷气横扫而来,刘婉嫣心里猛地惊了惊,当即就放下了手中的书本,快速地跟上了夜千筱的背影。

    靠,她有直觉,夜千筱又得闹事了!

    操场上。

    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很多都是不明所以过来凑热闹的,其中有新兵,也有正式队员,还有那些外来的特种兵,低低的议论声从人群中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几个人劝架的声音。

    “怎么了,打不赢就找男人来帮忙啊?!不要脸的东西,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不是跟夜千筱那个贱人关系很好吗,果然都是一路货色,除了会勾引男人别的都不会!”

    离得远远地,便能听到华雅愤怒的声音,听起来活生生的像是只被惹恼了的疯狗。

    缠绕在夜千筱身边的冷气更甚。

    人群中,宗冬被那样讥讽交加的话语气的面色发白,他紧紧握着拳头,但身子却被两个队友死死地抓住,怎么也挣脱不开。

    刚刚拨开人群的徐明志,将那番话听到耳里,向来对谁都笑眯眯地他,神色也不由得冷了冷,拳头在瞬间握紧。

    辱骂夜千筱,污蔑他兄弟,简直……欠教训!

    然――

    不等他出手,就有道意想不到的身影先他一步,横扫一脚直接踢到了盛气凌人的华雅身上,只听得“砰”地一声,华雅的身体忽的往后飞离,直到越过两米后才狠狠地摔倒在地。

    五脏六腑就像是被搅成一团似的,华雅难受的闷哼了一声,可她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究竟是谁出的脚,那只熟悉的脚就再度狠狠地踩到她的胸口。

    紧接着,一道犹如刺骨寒冷的声音从上面飘落下来――

    “以二比一,我陪你!”

    ------题外话------

    不好意思,妹子们久等了,今天课比较多,加上有点儿卡文哈,濉

    话说,明天课也跟今天一样多……估计周五会早点儿,/(tot)/~,偶的十点嗷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4话:打群架?怕你啊!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