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5话:舍不得死吗?【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以二比一,我陪你!”

    随着那道能让人入坠冰窖般寒冷的声音,华雅在难以抵抗的疼痛中,微微地睁了睁眼,很努力地将踩着自己的人给看清。

    那是夜千筱的身影,也是夜千筱的容颜。

    在昏暗的灯光下,华雅隐约可以见到夜千筱那张布满冰霜的脸,朦胧的光线给她染上了层淡淡的光晕,可在华雅看来,那确实层遍布全身的冷气和杀意,凝聚成形化成利剑,然后直逼她的心脏,危机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好像胸口的跳动都静止了般。

    向来将夜千筱当做仇敌来看的她,不知为何,这次却只因为夜千筱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便感觉到强烈的恐惧感。

    她很想动一下,却发现自己神经紧绷,连身体都已经控制不了。

    与此同时,周围忽的陷入了片诡异地沉寂中,不少旁观的人纷纷惊讶地睁大了眼,看着那个直接将华雅踩在脚底的身影,清冷而霸气,动作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心里难言的惊讶顿时化作一个字――

    靠!

    太酷了!太帅了!太爽了!

    所谓言语能伤人,刚刚这两个女人说得有多狠,他们都有听到耳里,换做是他们都忍不住上去将她们俩揍上一顿。可是站在这里围观的基本都是男兵,也没好意思把自己的颜面踩在脚下去揍她们,没想到……

    女英雄出马,分分钟将其秒杀!

    揍得太痛快了!

    见到夜千筱没事儿,徐明志没来由地松了口气,紧握的拳头也下意识地松了松,他环顾了下四周,李嘉正被人扶在旁边休息,看起来应该是受了些伤,而处于暴躁状态的宗冬也被两个队友拉住了。

    他微微叹气,然后走到宗冬的身边,略微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有种安慰的意思。

    宗冬动了动嘴巴,有什么话想跟他说,可直至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神色间的怒气少了很多。

    另一边的舒蓝沁其实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她愣愣地看着将自己朋友踩在脚下的夜千筱,又有几分麻木的看着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华雅,好像有些想不太清楚为什么会忽如其来的发生这种事儿。

    呃,不应该,是她们占据主动权的吗?

    舒蓝沁脑子一片混沌,直到华雅僵硬的偏过头来看她,脸色因疼痛扭曲的不像样,她的神智才忽的灌入,渐渐地将眼前发生的事情给醒悟过来。

    夜!千!筱!

    又是她!

    “你松开她!”

    怒冲心头,舒蓝沁倏地往旁边跨了几步,然后气势汹汹地看着夜千筱,用一种恨不能将其剥皮抽筋的眼神,简直怒火已经升到了极致。

    刚刚她们俩还那么趾高气扬,现在华雅忽然被夜千筱一脚踢在地上,还以如此屈辱的方式,这不是*裸的打脸还能是什么?!

    舒蓝沁怒火滔天,就连理智都在被渐渐腐蚀。

    “认输了?”

    沉稳的声音缓缓地传出,夜千筱脚下的力道倏地加重几分,但唇角的笑容却无端的勾起,眸中的寒意愈发的冷冽。

    似是挑衅,也似是示威。

    舒蓝沁微愣,冷不防地想到夜千筱刚刚那句“以二比一”,仔细反应过来后,心里猛地颤了颤。

    夜千筱是想一次性对付她们俩个?

    这下倒是把舒蓝沁给弄蒙了,她们这群新兵中,李嘉的格斗已经算是很优秀的了,她们俩联手连李嘉都能打败,夜千筱还以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能够打得过她们俩个?

    可若说她不自量力,她看起来却自信满满的,一点儿都不像盲目的自大!

    “谁认输了?!”

    提着口气反驳一声,反正夜千筱都已经这么说了她也不再客气,手里的拳头立即紧握,带着狠戾的劲道直冲夜千筱的脸颊,这一招又凶又狠,简直不留任何情面,可落到夜千筱眼里那抹寒光便愈发的骇人,抬起手肘快速利落的将其动作挡住,旋即夜千筱直接踩在了华雅身上,另一只脚微微弯曲,狠狠地砸在了舒蓝沁的腹部。

    伴随着这一招,席卷而来的便是强烈的剧痛,舒蓝沁闷哼一声,脸几乎都皱了起来,她咬了咬牙,再度朝夜千筱发起攻击,可让人觉得惨不忍睹的是,夜千筱的移动范围一直都是华雅的身上,除了脸之外哪儿都踩过了,而华雅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到最后爬了好几米,夜千筱一脚朝她的脸蛋扫过去,扫的她天昏地暗的,差点儿没两眼发昏直接晕过去。

    也正因为有华雅这个“人质”,舒蓝沁的动作被束缚了很多,加上夜千筱的近身格斗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差,几个简单的招式都能被她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变化多端,她若不用尽全力去阻挡的话,不过十招就能被夜千筱打趴在地!

    “打得好,够卑鄙的!”

    在外围观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带头喊了声,立即将周围的气氛给炒了起来。

    这可不是简单的打架斗殴,而是经过双方同意的,且是以二对一的不公平“比试”。既然两方都是已经达成一致意见的,那就可以当做是训练来处理,伤到了也是情有可原的,只要不直接将人给揍死便可以了。

    现在这两方都有不公平的地方,以二对一本就不公平,但夜千筱处处以华雅来威胁舒蓝沁,同样也是不公平,两方都那么卑鄙无耻,他们这些当观众的,理所当然地站到有占有理的夜千筱这边。

    而且,看夜千筱打架几乎就是种享受啊!

    动作干净利落,不存在任何的花哨动作,简单的格斗招式她可以灵活多变、出其不意,能够用最简单的招数打出最复杂的套路的,完全是高手啊有木有?!他们看得激情澎湃啊有木有?!

    也正是因为夜千筱这表现,原本还处于紧张状态的徐明志等人,渐渐地将心给放了下来,因为夜千筱看起来就是在故意耍着她们俩玩儿,根本就没有担心的必要。

    “砰!”

    “我认输――”

    不知被攻击了多少次,在再一次被踢翻在地的时候,舒蓝沁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喊了声,那撕心裂肺的声响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离得近点儿的只觉得震耳欲聋,耳朵都受到了摧残。

    解气了的夜千筱,总算是停下了动作。

    而,此刻的舒蓝沁和华雅看起来着实惨不忍睹,一个两个都是鼻青脸肿的,一直都处于被动挨打状态的华雅更惨,整个过程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而且总是会受到夜千筱有意无意的飞腿攻击,现在趴在地上连爬都爬不起来,至于舒蓝沁,很多次都承受过夜千筱的连环腿攻击,每次都是咬着牙站起来的,在她认输的那刻,她便彻底地泄了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仿佛想躺的天昏地暗永远都爬不起来。

    这场戏,也差不多是时候散了。

    一直被赫连长葑逼迫、站在远处旁观的路剑,透过人群隐约看到舒蓝沁和华雅那半死不活的样子,额头上的青筋冷不防地抽了抽,最后将问题抛给了赫连长葑,“得,这事你说怎么处理?”

    虽然新兵的事情不归他管,但好歹也是在他的连队里出的事,他怎么可能放着撒手不管?

    本来在见到夜千筱出手的时候,他就打算过去制止的,偏偏不知是不是路过的赫连长葑将他的拦下了,有种“有戏你就看,闲事莫乱管”的意思,路剑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竟然真的闲站在旁没有去插手,而是静静的看着舒蓝沁和华雅被揍得个惨不忍睹。

    赫连长葑站在墙角垂落下来的黑暗中,整个人身上都似是笼罩了层阴影,看不清他的容颜,更摸不透他的情绪。

    “不是比试吗?”

    夜色里,滑过一道低沉的声音,赫连长葑语气平静自若,似是真的是观看了场戏一般,既未身处其中,为何要多管闲事?

    “你!”

    面露几分为难之色,路剑沉沉地叹了口气。

    以比试为由,纵使有些不合规矩,但理由却是充分的,加上周围那么多人都看着,所谓法不责众,他真能将夜千筱怎么不成?

    再者,那边的李嘉也受伤了,只是相对来说伤的轻点儿罢了。

    路剑忽然有些难以确定,他不明白赫连长葑是真的有其余的原因,还是……想故意护着里面的哪个人。

    毕竟帮他送了那么多天的饭,偏心一点儿也很正常,不是吗?

    “队长!”

    忽的,从不远处的大教室里跑出来个身影,对方本来想去操场最热闹的人堆里的,可偏过头便见到了路剑,便不由得往这边走近了几步,气势十足地朝路剑敬了个军礼。

    路剑扫了他几眼,话语微沉,“监考呢?”

    “是的!”本来就一板一眼的祁天一,见到路剑的时候就更是规矩了,回答的时候更是字正腔圆,一口普通话标准得很,“不过考试时间已经超过五分钟,新兵还有没到教室的!”

    肯定还有没到教室的,否则在操场上晃悠的那是些什么鬼?

    “把他们叫回去。”路剑冷冷地扬了扬眉,目光在操场上扫了一圈,“其他的事就不用管了。”

    “呃,好!”祁天一有些迟疑,但大队长的命令他从来都是不敢违抗的,这次自然也是应得爽快。

    他刚刚还在教室的时候就听几个新兵说过,舒蓝沁和华雅在跟李嘉干架,不过后来被夜千筱给打趴下了,总归大概的事情他也听得很明白,也正是因为听了这事儿才赶出来的,没想到还没等他出面制止,路剑的暗示就已经来了。

    这“其他的事”,指的估计就是夜千筱她们的事儿了。

    见得他点头,路剑也没有让他继续站在跟前,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后,就没有继续留在原地,同赫连长葑一起离开了。

    而,这边的祁天一,刚刚走到操场场面,就开始拿出哨子,等走到人堆外面的时候,立即吹响哨子,那响亮的声音犹如震耳欲聋之际,顿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去。

    “祁教官?”

    听到动静的舒蓝沁从地上爬了起来,脸都被打肿的她,看到祁天一的出现仿佛看到了救星似的,眼里满是欣喜若狂之意,殊不知那张本来就不出众的脸,加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后,再挤出个如此的笑容,落在人眼里那就是难以料想的鬼脸,好些个人只是扫了她一眼就觉得浑身发寒,难免想要逃得更远点儿。

    “华雅,快起来。”

    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舒蓝沁又挪到了华雅的身边,有些费力的将躺在地上动弹都为难的华雅给拉扯起来。

    可,无论她看起来有多么吃力,都少有人去同情她们。

    最先串通起来想要欺负人家李嘉,现在李嘉的朋友出来帮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典型的就是自作自受,再如何同情心泛滥的,也很难施予援手去帮忙。

    “这是怎么回事儿?”

    祁天一刚刚走到人群堆里,就见到倒在地上的舒蓝沁和华雅,冷不防地脸色变了变。

    他虽然知道舒蓝沁、华雅在跟夜千筱“比试”,但是……

    她们两个怎么被打成这个样子了?

    瞧得两个人都鼻青脸肿的模样,祁天一莫名地打了个冷颤,这下手的重量绝对不会轻到哪儿去。

    感觉到宗冬的冲动,徐明志猛地按住他的肩膀,然后挑起抹笑容朝祁天一道:“很简单的比试啊,这俩个都挺有胆量的,挑战夜千筱一个呢!”

    话语说的轻巧,但讽刺意味也十足。

    两个人都干不过一个,呵,还真好意思!

    舒蓝沁和华雅被徐明志先发制人的一番话,说的脸色微微发白,没来由的有些尴尬,但心下却是懊恼不已,这次她们连向祁天一告状的机会都没有了!

    “哦。”出奇的,祁天一也没有继续追究下去,而是简单的应了一声。

    他也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既然路剑队长已经发话了,他就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追根究底,方才不过是惊讶夜千筱打得那么狠而已,现在加上徐明志等人摆明了态度站在夜千筱那边,祁天一自是不想跟兄弟结仇,加上这件事是谁的不对……

    看看李嘉那模样就清楚了。

    “你们谁有空的,都”

    “谁敢送她们去医务室,我宗冬就跟谁没完!”

    “其他人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这次考试想直接打零分滚人吗?!”

    严厉的眼神在一张张新兵的脸上扫过去,祁天一语气里不缺警告,顿时吓得所有的新兵都哗啦啦地往教室里跑了过去。

    凝眉看着那些个新兵离开,祁天一脸色明显有些差劲,他四处看了看,将还围在旁边的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看在眼底,语气不善地开口:“来两个人,把她们俩送到医务室去看看。”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互相都在交流到底要不要去帮忙,心里在帮不帮之间衡量,毕竟都不是十恶不赦之徒,再如何讨厌这两个人,他们也不会置之不理。

    趁着这个空隙,夜千筱和刘婉嫣都来到了李嘉的身边,同时也查看了下她的伤势情况,估计她连舒蓝沁和华雅一半的严重都没有,倒也全是松了口气。

    而,在这个时候,倒也有几个男兵似乎商量好了,打算去扶舒蓝沁和华雅。

    但是,没等他们走近,这边的宗冬就忽地将徐明志的力道给挣脱开来,旋即便站到了最中心的位置,他带有几分狠劲的视线从每个人身上闪过,向来对谁都傻傻的笑呵呵的人,这个时候看起来固执得很。

    “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你们谁帮了她们两个,我宗冬就跟谁没完!”

    宗冬吼得很用力,所有的情绪都在声音里被吼了出来。

    显然,他在被徐明志等人拉扯安慰了那么久后,心里的怒火仍旧没有平息。现在看着人的时候,眼里满是愤怒和坚定的火焰。

    他是最先发现李嘉被舒蓝沁和华雅欺负的那批人,这两个女兵简直无所不用至极,不仅对李嘉以多欺少、拳打脚踢,她们俩说说的话更是对李嘉进行人身攻击,句句伤人,字字刺耳,就连他这个旁观者不过是听着,都不想顾及所谓男女分别只想狠狠地揍上她们一顿!

    这也是舒蓝沁和华雅引起民愤的主要原因。

    在他看来,这两个女兵根本就没有成为一个军人的资格!

    一群只会败坏军营氛围的孬兵!

    这样的人,只是胖揍一顿并不能让人解气,最起码宗冬看到夜千筱揍得那么狠,至今心里的怒气仍旧没有完全消散。

    有本事就自己爬到医务室去,凭什么让别人帮忙?!

    将宗冬那斩钉截铁的模样看到眼里,李嘉忽然觉得有些恍惚。

    她还记得初次见面的时候,宗冬也是这样怒气冲冲,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没有讨回个公道就不肯罢休。他当时看起来很幼稚、冲动,现在看起来也一样,只是某些地方似乎有些不同了。

    李嘉咬了咬唇,只觉得胸口的地方胀胀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发酵般。

    被宗冬突然的威胁震得愣了愣,好些人难免觉得有些为难,而那几个本来打算帮忙的男兵,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各自对视了几眼,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粽子,你别这样。”

    人群中,有个关系跟宗冬还不错的男兵站了出来,带着点儿劝解的语气。

    “是兄弟就别过来!”宗冬瞪着眼睛,直接朝他吼了声。

    深深地吐出口气,宗冬又偏过头,指着面色苍白摇摇欲坠的舒蓝沁和华雅,旋即又继续道,“如果当时李嘉被她们打得没办法动了,她们俩会帮忙送李嘉去疗伤吗?!既然她们俩想试试什么叫以多欺少,我就给她们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以多欺少!”

    宗冬一番话,吼得铿锵有力,气势骇人,倒是让不少人禁了声。

    就连想好好教训他一顿的祁天一,都冷不防的凝起了眉头,因为宗冬的话语难免有了几分沉思。

    如果这件事没有被人发现,如果舒蓝沁和华雅事情做的隐蔽点儿,那么就算李嘉被她们给打得爬不动了,她们俩估计也不会说出来,任由李嘉自生自灭。

    不可否认,宗冬确实带着私心,可他的针对却不是没有道理的。

    祁天一并不是那么了解女人的心思,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舒蓝沁和华雅事绝对不适合留在他们这里的。在这个需要无私奉献情怀的地方,容不下会私下里报仇的兵。

    这两个女兵惹的事情够多了,他一开始就没打算留下她们俩。

    “都散了吧,”这时候,徐明志也出来打圆场,拍了拍手站到了宗冬的身边,“新兵都去考试,其他人该干嘛就去干嘛,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这有的人嘛,该教训的还是要教训一下的。”

    毫无疑问的,徐明志选择站在宗冬这边。当然要追究下的话,他应该是站在夜千筱那边的。

    连他曾经那么不喜夜千筱的时候,都不敢骂她,更不会让他受委屈,这两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新兵,凭什么能够到处讽刺她、抹黑她?

    有因必有果,自己犯下的错,她们必须要自己承担。

    如果她们俩不最初挑起是非,不有计谋的想要对付李嘉,怎么会有现在这样的结果?

    有些事不做绝了,他也不会那么狠心。

    赫连长葑教出来的军人,向来都是跟他一样不爱多管闲事的,说到底这都是海军陆战的事情,他们管了也没有什么用,而且他们的眼睛和耳朵都好好的,外加心智健全,谁都知道这件事发生的因果,也具有能够明辨是非的能力,清楚应该站在哪一方。

    至于其余的蛙人们,已经有宗冬和徐明志发话了,两人既然下定了决心去帮夜千筱和李嘉,他们的心都是偏向正义与兄弟的,像舒蓝沁和华雅这样的新兵,就算能力再强也无法成为蛙人,他们更是没有什么好感,所谓帮她们是出于善心,不帮她们也在情理之中。

    于是,衡量再三,围观的人也就渐渐退散了。

    就算是那些觉得挺狠的人,也被自己的兄弟给拉走,没有继续说话的余地。

    “这个……”

    李嘉面上多出了几分犹豫,她是个很容易心软的人,如今见到这样偏帮着她的场面,一时间倒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打住!”未等李嘉将劝阻的话说出来,刘婉嫣就事先将她的话给打断,她看着满身都是泥土的李嘉,估摸着她也伤了好些地方,便挑眉道,“别担心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了,让宗冬送你去医务室吧。”

    刘婉嫣一直都很想撮合李嘉和宗冬,反正这两人怎么看怎么般配,加上看到宗冬那坚决保护李嘉的表现,忍不住在心里给宗冬狂点几个赞,现在能够有撮合他们俩的机会,怎么着也是不能放过的。

    “嗯,我送你!”

    听到刘婉嫣的话,宗冬立即跑了过来,那双黑溜溜的眼睛里,盛满了关怀和紧张,明明刚刚还毅然决然的霸气不已,一走到李嘉面前顿时就怂了,说话的语气格外的温和,眉目看起来很是柔软。

    徐明志摸了摸鼻子,然后笑眯眯地朝祁天一挑了挑眉,有种夸奖他这次做得好的意思。

    至于祁天一,只觉得有些尴尬,故意避开他那满是笑意的目光,然后去看宗冬和李嘉的情况。

    他只知道徐明志看上了夜千筱,完全不清楚宗冬和李嘉怎么对上眼了。虽说李嘉是个新兵,谈恋爱有些忌讳,不过早晚都是这么回事儿,祁天一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不用了。”眼看着宗冬凑到跟前来,李嘉顿时避开了他的目光,声音不自觉地有些变小,同时也尴尬得很,“我没事的,等考试完再去吧。”

    “那,”宗冬挠了挠头,竟是也没有强求,而是很顺从地点了点头,“我等你。”

    微微抬起头,李嘉眼底划过抹诧异,但在跟宗冬视线对上的刹那,又再度地绕开,她低低地点头道:“谢谢。”

    两个害羞得快要尴尬死了的人,刘婉嫣在旁边看的只想笑,可这种时候必须保持严肃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于是就朝夜千筱那边使眼色。

    然而,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表过意见的夜千筱,瞥了她一眼后,连回应的眼神都没有,拍了下李嘉后,便直截了当的往教室里走。

    她们在这里可耽误了不少时间,待会儿的考试时间怕是来不及了。

    “诶,等等我……”刘婉嫣在心里默默腹诽着,但跟上夜千筱步伐的速度却不减分毫。

    没多久,李嘉带有真诚的谢意,朝宗冬和徐明志点了点头,也跟着两人离开。

    但是,这一个个的都在离开,相互扶持的舒蓝沁和华雅,脸色就黑的不得了了。

    眼睁睁看着每个身影的离开,她们心里的恨意就更多一分。

    这是她们第一次在军营里得到如此的对待,每个人都不待见她们,每个人都不把她们放在心上,每个人都觉得她们做了多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事实上,她们俩被揍得更狠更惨,可从始至终一个同情的眼神都没有得到,而将她们害成这样的夜千筱,连任何的处罚都没有。

    多么讽刺的事情。

    她们的心,凉的彻底。

    “走吧。”舒蓝沁最终缓缓的开口,声音沙哑而难听。

    华雅恨恨的看着夜千筱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终究是不甘心的别过头,跟舒蓝沁互相扶着去医务室看伤。

    这个世界有时候很残忍,但是,如果你不去迎合它,它会变得更加残忍。

    她们在外面或许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她们现在到的是部队,没有惩罚她们已经是法外开恩,再想要多余的施舍,除非她们可以善意待人,否则谁都不是傻子,不会有人傻兮兮的跟她们交好。

    ……

    时间耽误的有些久,夜千筱、刘婉嫣,还有李嘉到教室的时候,考试时间已经过半了,每个人都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恨不得秒秒钟写完一道题目,尤其是那些慢点儿进去的,写字的速度快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在写什么了。

    “给、我、抄。”

    刘婉嫣是跟夜千筱挨着坐的,于是在坐下来的前一秒,就已经跟夜千筱做了暗示,嘴巴一张一合的尽量让自己的意思能够表达清楚。

    夜千筱斜斜的扫了她一眼,然后便坐了下来。

    她算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复习什么的也只是做个样子,手里的笔还是从李嘉那里借来的。

    而,要考试的内容有很多。

    这是她们这段日子以来,所学的每个科目的集中考试,每个科目的题目都不多,但是贵在精,难度超乎人的想象,而且这七八个科目的题目组合起来,没有将这场考试的时间全部用尽,那是绝对做不完的。

    夜千筱拿到试卷扫了眼,就知道那些新兵为什么火急火燎地写着答案了。

    确实……

    有点儿多。

    默默地扫了眼手里的五张试卷,夜千筱额角滑落了几根黑线。

    她向来是不爱听课的,但有关军事、野外生存、战略战术等的知识,她所知道的并不少,可最后那部分的内务管理……

    她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在行。

    微微抬了抬眼,李嘉坐在最前排,任凭她视线再好也无法瞥到答案。

    “咚。”

    课桌被悄悄地敲响了一下。

    夜千筱视线偏转了过去,神色难免增添了些许讶然,刚坐下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坐着的是谁,仔细一看才看清楚。

    竟是宋子辰。

    似是感觉到她的视线看过来,宋子辰也微微偏过头,温和的眉眼里露出几分笑意,旋即,似是不经意间,他将已经做得差不多的试卷往旁边移了移,正好让夜千筱看清上面的答案。

    眉目微动,夜千筱有些怀疑,但是却没有拒绝。

    送上门来的便宜,管他是不是藏有什么深意,她习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是不会在意的。

    当然,这份答案,她也不会少了刘婉嫣的。

    半个多小时的奋笔疾书,夜千筱这批后进来的几乎全都写得手指酸痛,连拿笔都极其困难。不过有的抄的夜千筱和刘婉嫣,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轻松,宋子辰的基础知识学得很好,最起码在夜千筱所知道的领域了,宋子辰基本上不存在错误,而在之后的内务和条例方面……

    反正夜千筱也没有研究过,自己更是无从下手,无论怎么抄都是她赚了。

    “你说,宋子辰为什么会给我们抄啊?”

    考试完回炊事班的路上,刘婉嫣一直凑到夜千筱身边讨论这个问题,尽管夜千筱从未给过她准确的答案,可她就跟刚刚陷入热恋的少女似的,怎么也说不完说不尽。

    魔障了!

    夜千筱揉了揉耳朵,真是一点儿都不想跟她站在一起。

    得到夜千筱那颇为嫌弃的目光,刘婉嫣也浑不在意,只是却捏着下巴很是好奇,佯装不经意地开始分析,“他是对你有意思呢,还是对我有意思呢?”

    “……对你。”

    迟疑片刻,夜千筱最终屈服于她的碎碎念之下,但眉宇间却浮现出淡淡的无奈和沉思。

    仔细想想,宋子辰的做法显然是不明智的。

    她们俩跟他的交情并不深,这场考试有过名为规定,一旦被发现抄袭,会直接调离这里,根本就没有挽回的机会,所以……

    他至于冒那么大的险吗?

    若说他对刘婉嫣有意思,并不是没有可能。

    但,刘婉嫣已经表现的这么露骨了,只要他一点头,刘婉嫣甚至有可能放下所有直接跟他去领证生子,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只是据夜千筱所知,他一直都跟刘婉嫣保持着联系罢了。

    什么都没有意识到的刘婉嫣,只是听到夜千筱敷衍的回答,就开始眉飞色舞的,神色里的喜悦怎么也掩饰不住。

    她才不过二十出头,对爱情的憧憬和其余女兵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因为她那直截了当的个性,只要找到符合眼缘的人,行动上要比其他的女生更要大胆些。

    看着她眉眼扬起的笑容,夜千筱神色却愈发地凝重。

    ……

    有了宋子辰的帮忙,夜千筱和刘婉嫣都平安地通过了考试,李嘉向来刻苦学习,无论是上课还是训练,都格外的认真,不需要任何帮忙就顺利的通过。

    至于舒蓝沁和华雅,只是被夜千筱揍了一顿而已,倒是死不了,可她们像是被新兵们给孤立了,伤好了回到部队后,跟她们交流的新兵便少之又少,两人也因此变得安静了不少。

    渐渐地,日子归于平静。

    那阵子夜千筱忽然多了个兴趣,也是让刘婉嫣从头到尾嫌弃了个遍的兴趣。

    自从那天去菜园里翻过土后,夜千筱就对那片土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时候甚至会放下训练,跟着林班长去菜园里种菜,之后有事没事就喜欢去菜园里晃悠,看看由自己种下的白菜长得怎么样了,有时候还会拍下几张照片留作纪念。

    活生生成了个农痴。

    刘婉嫣为此哭笑不得很久,可她却没有任何办法,任凭她怎么讽刺怎么鄙视,夜千筱都无动于衷。

    夜千筱从来都不是那种会被人影响的人呢。

    对于她来说,一旦对某项事物点燃了兴趣,那就没有轻重之分,她能做到的就是去协调。

    可追根究底,那块土地吸引她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

    天气渐渐变得越来越冷了,天亮的时候也渐渐地晚了起来,有时候夜千筱将采购车拉回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

    这天,起的比较早的夜千筱一如既往地抢了林班长的任务,噼里啪啦地敲着铁盆,将两个宿舍的人纷纷从“冬眠”里吵醒后,她才丢了手里的铁盆和铁勺,准备去拖着三轮车去采购。

    不过这次她绕了几个弯来到厨房的方向,就见得有个身影在三轮车旁边站着,腰杆挺直,嘴里呵出的气全化作白雾,与这结了冰霜的早晨相互映衬着。

    夜千筱抬起手电筒晃了晃,才看清站在那里的人是宗冬。

    “早上好。”

    宗冬一见到她,就立即抬起手招了招,脸上露出了分外灿烂的笑容。

    那样的笑容很温暖,如冰雪初融般,带着几分傻气,可露出来的大白牙,却很触动人心。

    这阵子因为宗冬追李嘉追的比较紧,老是跑到新兵堆里来找李嘉,夜千筱也经常见到他,当然也渐渐熟悉起来了,却不知宗冬为什么大清早的就过来找她。

    “有事吗?”

    一只手放到裤兜里,夜千筱另一只手拿着手电筒,不紧不慢地朝他的方向走了过去,同时也不忘问问他的意图。

    宗冬看起来很高兴,他眨着黑亮的眼珠子,然后神秘兮兮地朝夜千筱问道:“你知道今天是李嘉的生日吗?”

    微微顿住,夜千筱摇头,“不知道。”

    虽然她跟李嘉认识有段时间了,可至今都不清楚李嘉的生日,当然她不在意生日本身是个原因,另一方面是根本就没有想过去问。

    在部队里,有意义吗?

    “嘿嘿,”也不意外夜千筱的不了解,宗冬很是奸诈的笑了,“我打算晚上让她惊喜一下,到时候你能过来吗?”

    凌晨的天气特别冷,将手电筒放到三轮车上,夜千筱双手都放到裤兜里,然后朝他点头道:“能。”

    夜千筱不知道倒是没有关系,可现在既然知道了,也不能放着不管,不管宗冬有什么秘密计划,她不过是现个身罢了,并不是多么麻烦的事情。

    得到夜千筱的同意,宗冬顿时笑得很开怀。

    可是,不等他继续跟夜千筱商量后事,就听得响彻整个连队的紧急集合声,他冷不防地愣了片刻,可作为一个蛙人的素养让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么早,肯定有任务!

    “记得!晚上!我到时候过来找你!”

    急急忙忙的朝夜千筱说完,宗冬撒腿就往操场的方向跑,好似不要命似的速度。

    轻轻皱了下眉,夜千筱抬眼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速度很快,背影匆匆,转眼就跑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身影消失过后还能听到很有节奏的脚步声。

    渐行渐远。

    直至消失。

    夜千筱并没有太将这次紧急集合当回事儿,晚上的活动她跟刘婉嫣基本上都不会参加,更不用说是所谓的任务了。

    说到底,她们还是处于炊事班的。

    这个时候她跟刘婉嫣都有事要做,完全没有脱身的空隙。

    耳边紧急集合的哨声仍旧在响着,夜千筱却是拖着三轮车,不紧不慢地离开了炊事班,伴随她的那抹手电筒的灯光,也渐渐变得远了,直至最后只余下犹如夜空点缀的星光。

    离开军区,夜千筱轻车熟路的来到小镇上面的菜市场,聂施史是那种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的性子,每天都准时在菜市场门口等待着她,直至接到她的食材名单和三轮车后,便老老实实地去帮她采购。

    至于她要去做什么,那就不在她的职责范围之内了。

    “如果我一个小时没回来,你帮我送回去。”夜千筱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朝聂施史交代道。

    “好!”

    向来对夜千筱心怀感激的聂施史点着头,完全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

    得到聂施史的同意,夜千筱也不再菜市场停留,而是走入了外面街道的昏暗中。

    现在沿街很多家店面都没有开门,就连不远处的军用品店都要晚些时候才开门,本来想给李嘉买点儿礼物的,但找不到任何的店铺,夜千筱便只能在街道上晃悠,等待着附近的店铺开门。

    昨晚下了场暴雨,空气中还弥漫着水汽的味道,潮湿中带着些许冷气,夜千筱漫步在黑暗的街道上,不知不觉间天色又下起了大雨,从未带过雨伞的她,一时间瞬间被淋得彻底。

    好在她从来都是放得开的人,尽管有些冷,但也没有在附近躲雨的意思,仍旧慢悠悠地在街道上走着,有种雨中漫步的闲散味道,而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街道已经走过,她面前呈现的是无际的大海和被雨水浸润过的沙滩。

    沙地湿软,夜千筱并没有涉足的想法,可她没有离开,便远远地听到“救人啊”“快帮帮他”的呼喊声,声响离得有些远,她只是站定在原地扫了几眼,隐约间见到有很多人围聚在一起,面朝着波浪翻滚的大海,莫约是有人在海里出了事儿。

    眼角瞥见几身海洋迷彩,夜千筱凝眉想了想,倒也打消了回去的心思,反倒是直接往人堆集中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才发现在海滩上穿着迷彩的都是熟人,除了好些个新兵外,其余的都是连队里的正式队员。

    在磅礴大雨中,他们一个个神情严峻地站在大海面前,视野里映入的唯有那波涛汹涌的海水,目光颇为渗人,但谁的眼里都是严肃和紧张,没有任何人是畏惧的。

    毫无疑问的,这里的情况很危险。

    可他们,还是死死地扎守在这里。

    “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快去救我儿子!”

    “呜呜呜,你们这些军人不是为了保护老百姓的吗?”

    “我的儿子,儿子……”

    才走近,就听得几个女人嘈杂的叫声,那撕心裂肺的模样跟着倾盆而下的雨水混合在一起,看起来几乎伤心欲绝、痛不欲生。

    夜千筱稍稍站定,近距离的扫了眼周围的情况,留在岸上的军人并不多,其中很大部分都是新兵,他们之中甚至还有很大部分是水下格斗不合格的。

    “我们已经有兄弟下去救人了!”这时候,被一个女人拉扯着往海里推的男兵,忽的瞥过头硬生生的将女人的手给挥开,吼话的时候他睁大了眼睛,那双眼里不只是落入了雨水还是夹杂着泪光,他抬起手指着大海,“刚刚下海的,全部都是我们的兄弟!你以为我们不着急吗?!”

    “那你们为什么不下去?”那女人边哭嚷边用最大的力气朝他吼着,一张脸近乎达到了扭曲的地步。

    这样的话语刚刚吼完,刚刚那位男兵,眼里便流出了两行泪,混合着雨水砸落在地,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旁边有个男兵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可无论是神色还是动作,都充满了沉重和无奈。

    雨水哗啦啦的往下落着,可看到这一幕的夜千筱,却不知为何,只觉得有些不痛快。

    可,那男兵没有继续争辩,可那女人就似是发了狂一般,直接朝着那男兵冲了过去,费尽所有力气将他往海里推,嘴里发疯似的叫喊着,“你说啊,你们为什么不下去?!是舍不得死吗?!”

    你说啊,你们为什么不下去?!是舍不得死吗?!

    每句话,每个字,砸落在岸边所有战士的心里,激起了阵阵的回荡,而那些字眼所带来的沉重,却压得他们近乎无法呼吸。

    他们都是些潜水比较差的,所以才会被留在岸上。

    可是,他们的兄弟救得那些人的家人,为什么可以这么的残忍?残忍到可以问心无愧地将他们推到海里去送死?

    他们想不通。

    好几个女的新兵早已经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与此同时,站在旁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夜千筱,微微的吸了口气,然后直接朝那个女人走了过去。

    ------题外话------

    标题上标了个哈,不知道有多少跳着看的会过来戳一下。

    唔,这个情节安排了很久,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写,很抱歉又写同一种思想,但瓶子对那些不尊重军人的人很火大,所以才在文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

    接下来几章,还是希望妹子们能够看一看。

    更新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从上午十点拖到晚上十点,这周课程比较多,瓶子周末会好好调整一下,以后会争取早点儿的,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5话:舍不得死吗?【重】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