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6话: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雨滴如豆大,在灰蒙蒙的天空里片片洒落,打在脸上、脖颈上、衣服上,生疼生疼的,可再大的风雨同旁边的海浪比起来,都显得不值一提。

    原本属于寂静的海滩上,一群群的人聚集着,每个身着迷彩军装的人都站得笔直笔直的,他们严峻而紧张,雨水劈头盖脸地全部砸过来,可却没有任何人是往后退的,他们恨不得再近一点,哪怕是一点点。

    当兄弟们在海里出生入死随时都会被海浪吞没的时候,不管平时他们是不是相熟、是不是有隔阂,在这个时候都只有一个身份――战友!

    闹腾的女人还没有停歇,扯着那位男兵吼得撕心裂肺,本来是她要将人推到海里去,可看起来却像是男兵欺负了她,她在誓死反抗。

    旁边好几个男兵都面露尴尬之意,其他看到这情况的也不知所措,这里很大部分都是新兵,完全没有处理这种事的经验,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他们会避免最大限度的跟老百姓起争执,但又不想看着自己的战友受委屈。

    “有本事你下去――”

    刹那间,女人的嘶吼声戛然而止,一只沾染了雨水的手凭空伸出来,直接将她推搡男兵的手给抓住,那只手很好看,但是也很有力,抬手的瞬间就像是桎梏住了女人的手,无论她如何挣脱也无法移动分毫。

    伴随着一阵迎面而来的狂风,风雨打在那只手上,也打在那只手的主人身上,头顶的帽子微微压着,却掩不住眉目的那抹冷清和威慑,一张精致好看的脸庞,细致的五官令人惊艳不已,可在那刻谁都没有注意到她是否好看,刹那间让人感知到的唯有难言的寒意和窒息。

    有雨水打在她的脸庞,可她连眉毛都未曾皱一下,染了层冷清的眉目,黝黑的眼睛似是坠入无尽幽暗。

    一个个关注这边情况的开始注意夜千筱的存在,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情绪,仿佛跟见了鬼似的看着突然到来的夜千筱。

    她不是该去采购的吗……

    怎么会在这儿?

    可是,见得她帮那个男兵出头,又冷不防地松了口气,好像有强加于自己的压力被忽的缓解了。

    感觉到手腕疼痛的女人恼怒地回过头,便见得夜千筱那犹如杀神的模样,她冷不丁地愣怔了一下,只觉得胸腔里有什么停止跳动似的,连呼吸都下意识地屏住了,知道感觉到发疼的肺部后,她才猛地意识过来。

    “你松开!”

    用力的摆动着自己的手腕,女人的反应忽然就大了起来,几乎用尽全力的想要摆脱手腕上的束缚。

    夜千筱没有说话,她冷着张脸,但手里的力道更是打了几分,疼得那女人恨不得对她拳脚相向,只是奈何挣扎都没有用,她连夜千筱的边都碰不到。

    “快放开我!”

    那女人愈发地暴躁起来,嘶吼出声的时候,近乎将自己的手都扯得脱臼。

    可是,没有用。

    就凭她的力气,根本就没有敌不过夜千筱。

    她闹得越来越凶,周围的几个男兵面面相觑的,不知道是帮夜千筱拉住那个女人好些,还是劝夜千筱不要跟她动手好些。

    刚刚受了那么多气,要说真心话的,他们还是很想选择前者的。

    那个女人实在是太欠抽了。

    女人犹如木偶般,被夜千筱轻轻松松地提着,只要夜千筱的手往哪个方向一动,她就立即被牵着往哪个方向走,急的她要死要活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直到挣扎了会而后,那女人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无论怎么挣扎都是没有用的,顿时开始将心思转移到别处,扯着嗓子就开始朝其他的人喊道:“快来人呐,打人了!当兵的打人了!”

    周围还有很多家属,很多都是她认识的,只是他们都在跟路剑说明情况,甚至请求这群军人能够将他们的亲人带回来,基本上都没有注意到这边有个女人已经到了发狂的边缘,另外还有两个女人已经趴到地上哭得难以自制,远远望着海面泣不成声,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越来越多人关注到这边的情况,那些家属也纷纷的凑了过来,察觉到动静的路剑一眼瞥过去就见到夜千筱的身影,冷不丁地挑了下眉,心里下意识叹了声不好。

    这个夜千筱……

    绝对是个麻烦!

    然而,眼看着好些个老百姓满脸不忿地走了过去,路剑还没有跟上速度,就见得其余好些新兵都站了出来,排排站的挡在了夜千筱的面前,几乎将她围成了个圈,挡住了那些个老百姓去劝阻的道路。

    “你们什么意思,合起伙来欺负我们吗?”

    “明目张胆地欺负老百姓,还敢阻拦我们是吧?!”

    “你们这群兵还有没有脸啊,快让开!不要逼我们动手!”

    ……

    嘈杂的声音夹杂着雨声传入耳膜,男声和女声互相交织,每个人都在抗议,每个人都在呐喊,好像面前这群军人做出了多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似的。

    默契地围成圈的都是些新兵,他们紧紧咬着唇,脸色发白,就是那么犟地站在那里犹如石像般,就连有人过来推他们,他们也纹丝不动的,却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

    为自己的战友,他们想要做点什么。

    褪下军装,他们都是普通人,有血有肉、有家人、有感情,眼前这些人跟他们素不相识,他们凭什么要受到这群人的指责?

    他们当兵之前,有的是天之骄子,有的学业有成,有的在家里受到万千宠爱……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他们不甘心,所以集体反抗。

    可,作为军人的素养,他们也不能对这群人动手。

    被围在圈里的夜千筱微微一愣,她本是想着只给这个女人一次教训,也能够理解其余军人承受委屈的原因,但她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倔强的新兵站出来,齐齐挡住那些人的道路。

    而,让她更想不到的是,其余的军人也渐渐地聚集了起来,一圈圈地围绕在一起,在茫茫烟雨中,他们的身影显得渺小而不起眼,可这样一个个的聚集起来的包围圈,却渐渐地形成了难以抵抗的存在。

    直至最后,最后剩下的几个蛙人站在了最前方。

    他们神情严峻,毅然决然。

    身后的是战友,他们来保护!

    在他们所有人都站稳的那瞬间,原本还在吵吵嚷嚷的人群,也渐渐地寂静了下去。

    或讶然,或震撼,或不解,或胆怯……

    有很多很多的原因,放眼看去都是些好似扎根在这片土地上的海洋迷彩,他们顶天立地、器宇轩昂、威武不屈,每个人都神情坚定,稳稳当当的,风吹雨打都动摇不了他们。

    这片天地,寂静得似乎只余下狂风和海啸。

    一个人的气势震撼不到这些人,可所有人站在一起的气势,却让这些人赫然失声,仿佛所有的话语都已经成了没必要的。

    面对眼前这帮气势强悍的军人,他们不得不服软,或者说,根本就没敢有反抗的心思。

    “都站在这里当木桩吗?!”

    就在两方都僵持下来的时候,路剑那没好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质问和蛮横的语气,听着好像是在发火似的,可实际上却见不到他有任何的焰火。

    他是个领导者,他知道自己的兵在想什么。

    他们所需要的,不过是最简单的尊重。

    他们为这个国家所放弃的是生命,而,他们也只是想赢得最为起码的尊重。

    这些都是很单纯的兵,其中很多新兵还保留着最初的梦想,他们愿意相信他们所保护的人,是从心底里感激他们的。

    尽管,很多老百姓都不曾完成他们这点愿望。

    “报告队长,我们就想这么站着!”

    站在最前方的一个蛙人,站的笔直笔直的,真的跟个木桩似的,可说出的话却铿锵有力,仿佛这个决心短时间内是无法动摇的。

    路剑忽的被他们给气笑了,声音继续抬高一倍,冲着所有的人吼道:“你们想做什么?!”

    这样做,你们想要什么?

    只要身着这身军装,他们都再清楚不过。

    刹那间,几乎所有的军人都挺起胸膛,浩浩荡荡的上百号人,吼出的话语气冲云霄,震耳欲聋――

    “我们需要道歉!”

    极有穿透力的声音,在狂风暴雨中传了过来,带着极具震撼性的威力,倒是将所有的老百姓都给震蒙了。

    道歉?

    只为了个道歉,至于吗?

    这些人无法理解,可是看到那么多人的咆哮,还有好些个红了眼圈的新兵,他们年纪都很小,有些甚至跟自己的孩子一样大,稚嫩的脸庞还带着婴儿肥,本应该是在家里受尽宠爱的年纪,可现在却站在了狂风暴雨之下、汹涌海啸旁边,吼着他们需要道歉。

    方才还叫得很凶的那几个老百姓,面面相觑着,不知为何忽然觉得有些惭愧。

    他们将这些军人的帮忙当做理所应该的,可,让这些朝气蓬勃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去送死,真的……应该吗?

    顿了片刻,路剑将这些人的表情动作都看在眼里,他神色有些凝重,确实朝那些人问道:“你们觉得呢?”

    毫无疑问的,路剑也是站在自己的兵这边的。

    都说是自己的兵了,他不帮谁帮,难不成要他也狠狠地伤一下他们的心?

    那些老百姓中也不全都是没脑子,好歹也有几个明事理,当下也不迟疑,拉着自己认识的人便来到了那些军人面前,急急忙忙地朝他们鞠躬道歉。

    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真诚。

    说到底,军人都很单纯,他们不会计较太多,纵使这些人不过是走个形式,他们的脸色也都渐渐地缓和下来。

    而,夜千筱也松开了那个被她抓住的女人,只是这段时间里,那个女人已经被吓得脸色苍白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回来了!”

    不多时,在风雨愈发猛烈之际,海滩上却传出了异常兴奋的声音。

    回来了!

    在阵阵翻滚的海浪中,隐约可以见到出现的人影,身着海洋迷彩的身影,渐渐地在从海浪中游过来,有些人手里还带着其他的人。

    那一刻,不知多少人都松了口气,若不是有路剑严格的命令,他们恐怕全部都得冲过去迎接。

    “宝儿――”

    “阿立!”

    “儿子!”

    没一会儿,所有人陆陆续续的爬到了岸边,人群中也发出欣喜若狂的声音,带回来的有四个人,可是却让所有的家长心里又激动又忐忑,在跑过去的瞬间,希望被救回来的是自己的孩子,同时,也担心那不是自己的孩子。

    那瞬间,所有的家长全部沸腾了,他们逐个的开始看那些孩子的容貌,找到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又哭又笑的,甚至有些还直接跪下来给那些救出他们孩子的军人跪拜,哭天抹地的,抱着他们孩子的时候差点儿令其窒息,但是被吓得面如土色只捡回了一条命的那几个孩子们,却任由他们觉得烦人的父母抱住自己,有两个也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

    然而,有些走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包括刚刚那个被夜千筱抓住的女人,眼看着别人的孩子都回来了,就他们的孩子连身影都没有见到,悲伤的情绪愈发的浓烈起来,瘫软在地上仿佛动弹都成了问题,只会一个劲的哭啊哭,莫名的绝望在他们的身上蔓延。

    哭与笑,悲与喜,在海滩上形成鲜明的对比。

    同时,那个提出出海的那个孩子的父母,已经成为了千夫所指,几乎所有家伙都对他们俩恶言相向,若不是有几个士兵拦着,恐怕早已对其拳打脚踢。

    那对被骂得无法反驳的父母,则是痴呆地跪坐在一起,面朝大海的方向,在承受着各种怒骂和口水的时候,他们心里唯有愧疚与担忧交织,等待着某个时候有人将他们的孩子带上来。

    他们只要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放弃。

    也趁着这个空隙,夜千筱跟周围的人打听了下情况,毕竟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参与这次的任务,自然也不清楚是任务的内容。

    因为感激夜千筱刚才的举动,也没有人会瞒着她,倒也很实在的从头到尾给她讲了一遍,只不过语言却很是精简。

    大概情况便是有个刚上大学的学生,前阵子才拿到了游艇驾照,加上家里也有些闲钱,便给他买了艘游艇,可没有想到那位学生过度兴奋,联系了自己玩的比较好的同学一起出海。

    万万没想到,连续几天的暴雨,让他们耽搁了形成,直到今天凌晨的时候雨停了,他们便迫不及待地出了门上了游艇,等那些人的家长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没多久就接到了他们的求救电话,说是在中途遇到龙卷风游艇侧翻。

    这下可就让那些家长急得不得了了,全部一窝蜂的聚集在一起,本来是报警的但这种海上任务还是转交给了军方,让他们将人给派过来帮忙,路剑当时就进行紧急集合把人给调过来帮忙。

    其实原本是没有新兵什么事的,但都在一个连队居住,有点儿声响就全部爬起来了,他们还以为是训练呢,没想到竟然是蛙人们要完成任务。路剑倒是觉得他们可以来看看,便抽了百来个水性比较好的新兵过来,只是最终还是担心他们的安全问题,除了几个本身就是海边长大而且主动提出来下海的新兵外,其余的一个都没有让他们下去。

    刚刚那群老百姓,全部都是那船孩子的家长,他们各家离得都有些远,所以比军人还要晚点儿到,心急如焚赶到的时候看到这些被剩下来的军人站在沙滩上,又没有亲眼看到先一波的军人离开,无论军人们怎么解释,差点儿失去理智的他们,以为这些军人根本就不敢下去救人,所以才会有那场闹腾的画面。

    “还有几个?”

    听完了大概的介绍,夜千筱微微沉思了一下,然后抓住现在的重点问了句。

    为她介绍的新兵脸色僵了僵,声音有些失落,“十七个。”

    总共十七个,十七条性命,可第一次带回来的不过四个。

    谁都知道,救人的时候,越晚就越多危险。

    他们赶到的时间可以说很及时,可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那些学生能够撑到现在这种程度,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若是再推迟一点儿……

    夜千筱点了下头,视线投向那片波涛汹涌的大海,有雨水砸落到她的脸上,遮掩了视野的范围,一切都显得很朦胧。

    但是,也很真实。

    另一边,来到岸边的李嘉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见到夜千筱的身影,她难免愣了愣,下意识地往夜千筱的方向走了过去。

    可是,她还没有走几步,就忽然被人给拦住了去路。

    “李嘉!”

    随着带有哭腔的声音,一位身着鲜红大衣的女人忽然来到了她面前,甚至没有给她任何的防备,就直接扑到了她的身上来,李嘉被吓得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抬手扶住了那女人的双手。

    等顿住后,李嘉才觉得有些熟悉。

    心里疑惑升起的刹那,李嘉猛地抬眼细细去看那个女人,可才看清楚那张满是泪水的脸庞,顿时就愣住了,那瞬间一股无言的心慌从心底里蔓延。

    “李嘉!”

    那女人泪如雨下,竭嘶底里地喊着她的名字,抓住她的手更是用了很大的力,仿佛抓住了自己最后一根稻草,“你去找找阿荣好不好,他……”

    话到一半之际声音似是哑住了,女人的眼泪犹如决堤的洪水般流下,跟脸上的雨水混合在一起,停顿了一下她才边哭边说道,“他也一起去了,可还没有被带回来!”

    李嘉僵在原地,本来就白如纸的脸色,此刻愈发的白了起来,甚至染着难以想象的凝重。

    李荣,她的堂弟。

    而眼前这个哭得不像样的女人,则是她的爸爸的妹妹,也是她的姑姑。

    “你快去啊,李嘉,他是你的堂弟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情绪过于激动,抓住李嘉的李姑姑直接将她往海里推,嘴里跟疯了似的念念有词,似是责怪又似是质问,“你不是当兵了吗,救得了别人,难不成救不了自己的堂弟吗?!”

    海水淹没了两人的双膝,冰凉刺骨的海水将她们浑身的温度都摄取过去。

    凉得很。

    “李嘉,算我求你了――”

    哭到最后,李姑姑直接跪倒在地,紧紧抓住李嘉的手,喊得悲痛交加。

    按理来说,下过一次水后,为了避免他们的体力消耗过度,再次下水遇到危险情况无法逃脱,所以路剑会派第二波人下去的。

    惊慌了很久的李嘉,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她忙弯下腰想要将李姑姑拉起来,话语里的紧张不减半分,“姑姑,你先别着急,我现在去找队长,然后就去找阿荣,好不好?”

    “为什么?!”李姑姑跪在海水里不肯动弹,她泪眼模糊,绝望中带有几分质问,“他是你的表弟啊,他最喜欢的就是你了,去救他你还要征求别人的同意吗?!”

    她就只有这么点希望了,那么的军人肯定会到处搜寻人,可是这样漫无目的的,不会有人只去寻找她的儿子。

    晚一秒,她的希望就渺茫一分。

    大海的世界,一秒钟就能让人丧生,谁也耽误不得。

    所以,这种时候她只能死死地抓住李嘉这条救命草,这是跟他儿子关系最好的李嘉,无论什么事情都会让着他儿子的李嘉,李嘉是将她儿子当做亲弟弟来看待的,绝对不会弃之不顾。

    她确实有私心,但她不能放弃。

    李嘉犹豫了几秒,再抬眼看了看路剑他们的方向,那里挤着很多的人,有哭嚷悲戚的家长,有死里逃生的几个孩子,一群沉默不言没有被批准下海的新兵,还有那些已经去过海里一次的战士们。

    而现在,第二波人已经开始准备下海了。

    她没办法强求他们,让他们最先找到自己的堂弟。她这样说,肯定会有人帮她,可是这太自私了,她做不到。

    谁的命都是命,她心急如焚,却也不能将其他孩子弃之不顾。

    更何况,以路剑那严谨的性格,是不会轻易答应她再次下海的,如果他知道自己的亲人在海里的话,就更加不会让她下去了。

    心里衡量了一下,面色凝重的李嘉最终望着姑姑,将那张悲痛的脸映入眼底,李嘉最终还是慎重地点了下头。

    她声音很轻,可是在磅礴大雨中,却显得尤为坚定。

    “好,我现在就去找他。”

    那是她的亲人,就算违反了军纪,她也必须找到他。

    只求他,还能等一会儿。

    李姑姑松开了她的手,可双手却撑在沙土地里,她低下头,泣不成声。

    阿荣的父亲已经不在了,她现在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儿子了……

    孩子,你一定要撑会儿。

    深深地忘了她一眼,李嘉咬着牙根,旋即再度转身走向茫茫大海。可是,她才走几步,身后就溅起了无数的水花,在她回头之际,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等等,我也去!”

    突如其来的声音,带着毋庸否决的语气,让李嘉颇为诧异地抬了抬眼。

    那是宗冬。

    有水砸在他的眼睛里,那黑色的眼睛水亮水亮的,像是会发光似的。他非常认真地看着她,眸光里倒映着她的影子,看起来有些模糊,可传递到她心底里热量却有增无减。

    朦胧的光线下,他明明看起来一如既往地,眉眼里盛着柔和、执着、认真,就跟以往所有看她时的模样,还带着点拘谨的味道。

    可是,在那瞬间,于李嘉的心底,他却忽然高大起来。

    她觉得,他确实很不错,很好。

    “还有我。”

    与此同时,一道熟悉的清凉声音飘来。

    李嘉往旁边看了看,一眼就见到已到身边来的夜千筱和徐明志。

    不知何时,夜千筱已经换上了救生衣和空气瓶,并且还带来了新的空气瓶。

    目光对上的瞬间,夜千筱朝她点了下头,同时徐明志也朝她招了招手,“也算我一个!”

    他们几个见到李嘉被那个女人缠住,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旁观观看了所有的情况后,再见到李嘉的决心,才不约而同地跟了上来。

    除了夜千筱之外,他们三个都已经在海里走过一遭了,虽说再次下海对他们来说有些困难,但是面临这样的事情,又如何能置身事外?

    李嘉重重地朝他们点了点头,可在转过身的瞬间,就忽的泪如雨下。

    她本不愿拖累别人,就算自己死在这片大海中,她也心甘情愿,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想拖累过谁。

    可是,在这种情形下他们还能义无反顾的帮忙,她连开口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没有再继续说话,几个人直接入水,应着猛烈的风浪,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往翻船的地点游了过去。

    海上的风浪太大,海水起伏不定,浪潮汹涌如猛兽,这次的救援中连船都不能划动,直升机的飞行就更成了问题。

    所以,他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划过去。

    唯一让他们庆幸的时候,这次翻船的地点并不远,不过在水下活动了十来分钟,他们就见到了已经侧翻的潜艇。

    经过海浪和龙卷风的折磨,船身从中间断裂,此刻早已支离破碎,正在一点点地往下面沉没。

    “你们几个怎么在这儿?!”

    夜千筱等人刚刚冒出头,第二批过来的救生员们也刚刚抵达,他们一个个的就跟看鬼似的看着忽然冒出来的三个人,隔着潜水镜都能看出他们眼里盛着的惊愕。

    这几个都已经来过一次了,那个夜千筱只是个炊事班的新兵而已,都特么过来凑什么热闹?!

    一不小心会死人的知不知道?!

    带领第二轮的正好是祁天一,他不解的情绪化作了愤怒,恨不得直接将他们几个给拖到岸上去。

    他们不怕死是吗?!

    可他怕他们死了!

    祁天一胸口气的有些发疼,咬牙切齿的只得吼出一声,“你们快点儿回去!否则我直接报告队长了!”

    他不相信路剑队长会同意他们再次过来,以路剑队长的个性,他的兵的性命总归是放到第一位的,天大的理由也不能继续第二次。

    在海里,将体力消耗光,就等于直接送死。

    这样的责任,谁也担不起。

    “兄弟,我们就只待几分钟。”徐明志游到他的面前,跟祁天一记忆中同样的音色,可是却没有一如既往地轻快和玩笑,只有那神色间的低沉和夹杂在语气里的慎重。

    谁都知道,第二次下海会面临多大的风险。

    可是,他们有必须过来的理由。

    祁天一还想将他们骂回去,但抬眼的瞬间,见到的却是四双同样的眼睛。

    坚定,坚定到无可动摇。

    仍旧有雨水从天空往下砸落,遮掩了部分的视线。可在朦胧的视野中,他还是可以将四个人坚定的眼神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种无法劝阻的眼神,他们早已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无论如何阻挡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天一,救人要紧。”

    这时候,旁边有人提醒了祁天一一句,直接将他最后的防线也给击溃。

    没错,救人要紧。

    迟疑两秒,祁天一最后还是转移视线,带着无言默认的意思,然后他朝身后所有的兄弟大声喊道:“二十分钟后,这里集合!”

    海浪在汹涌,远处被挂起的巨浪猛地砸落下来,无数的水花在空中飞溅着,暴力的画面犹如血花四溅,可不过转眼间就已经恢复了平静。

    大浪的余波四处蔓延,带来的小浪在他们还未动弹之际,就将这队人冲出了一定的距离。

    而,在这边的夜千筱几人,没有任何犹豫的,在对视了一眼后,便开始潜入水中开始寻找他们的目标。

    在来的路上,李嘉已经将那个李荣的基本情况告诉他们了,哪些明显的相貌特征,可以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辨认出他的身份。

    这个李荣,最大的特征不是别的,而是――手掌畸形。

    大海茫茫,找个人影比想象中的要困难很多。

    潜艇上的人都已跳水逃离,但是风浪过大,直接将他们拍到了海水里,运气好的可以抓住什么东西在海面飘荡,运气不好的或许被砸到几十米深的海底已经没有任何求生的可能性。甚至有些早已被冲的很远很远,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只能靠人力来搜寻,短时间内他们没有大范围寻找的可能,而那些或许还活着的,怕是支撑不到他们的来临。

    外面的天空一直都处于昏暗状态,就连平时的视野范围都达不到,到水里就更不用说了,可见度不过一两米,就算有潜水灯都看不到多远的地方。

    水下的温度很冷,夜千筱身上基本没有什么装备,游起来虽然灵活,可浑身的温度也在一点点地被剥夺,如果不是一直在潜水活动的话,她的四肢恐怕早已僵硬。

    夜千筱的救生经验很少,但好在她的潜水经验充分,她顺着水流去找人,不知道游了多远,也不知道游了多久,她在将压缩空气瓶里的空气用尽后,又再度憋气在下面游了几分钟,直到清楚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后,才皱着眉头游了上去。

    然而,她几乎刚刚游到海面,呼吸到上面的新鲜空气,就听到徐明志的声音不知从哪个方向传了过来――

    “千筱,快下去――”

    下意识地,听到轰隆隆的声音逼近的夜千筱,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连情况都没有看一眼,吸了口气就快速地往海水里潜。

    如山峰般的海浪,铺天盖地地砸下来,豆大的雨水什么都算不上,就被它给冲的无影无踪,强大的轰隆声音,属于这片海的咆哮声,在夜千筱潜到水下十米深的地方,那层层巨浪就狠狠地扇到了水面,旋即溅起的波浪和水花以料想不到的方式呈现开来,给人以惊艳的同时有带来无法想象的破坏力。

    夜千筱潜的不够深,还是被席卷而来的波浪给冲击到,她瞬间就被冲得很远很远,好在从头到尾她的气息都没有乱掉,在感觉到身边的动荡渐渐安稳下来的刹那,她才发现头顶的潜水灯已经被冲得不知去了何方。

    没有继续在黑暗的海底逗留,上方根本就见不到丝毫的光线,寒冷的气息侵入骨髓,仿佛随时都会让她永久的留下来。夜千筱身上的神经绷紧,却也不慌不乱,保持着平稳的呼吸开始往上面游去,她感受着周围的水压,然后大概估算着自己在多深的地方,估计着自己要怎样的方式才能够抵达海面。

    屏气凝神往上游了好一会儿,属于海面的亮光也渐渐地浮现出来,可没一会儿,夜千筱便借助微弱的光线,看到不远处滑过去的身影,她身影下意识地停留,当下却转换着方向直接冲那抹身影而去。

    她看到垂落下来的那只手,不同于常人的畸形。

    心里蓦地凉了凉,夜千筱游近的瞬间直接抬手抓住那个学生的腰,没有任何停留的就直接往上而去。

    她的氧气耗尽,已经不能在海里继续停留了。

    手里抓住冰凉的身体,对方任由她抓住继续移动,连任何的知觉都没有,那样的凉意让夜千筱的手指微微缩紧,骨节泛着白色。

    随着属于水花溅起的独特声音,夜千筱终于来到了水面,憋了很久的气息让她的胸口发疼,可再度来到海面的时候,她的心情却没有刚刚上来时那般轻松。

    这次,同她一起上来的,还有一具尸体。

    无需探测气息,也无需抢救措施,她对活着的生命很敏感,几乎在看到这个学生的第一眼,她就知道对方有没有气息。

    他,早就已经死了。

    夜千筱微微低下头,看着那个学生的脸庞,带着惊惶之意的表情,睁大的双眼透露着苍白,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夺取了生命,他的皮肤已经被泡的有些发白,可是……

    他很年轻。

    而且,他是李嘉的堂弟。

    夜千筱没有见过他,因为见过很多人的死亡,所以她也说不上有太多的感觉。

    但,她很清楚亲人离去时的感受,那是种直到现在她还很讨厌的情绪,眼前的人明明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可这种时候笼罩的莫名情绪却如何也挥之不去。

    夜千筱带着人,往回游了没多久,跟她一组寻找的徐明志便从水面钻了出来,见到她的时候徐明志明显松了口气,可再见到被她拖着的人,他脸色就僵住了。

    “找到了?”

    抿着唇,徐明志这么问着,但心里多多少少都猜到了点什么。

    “嗯。”夜千筱看向他,很平静地说出几个字,“他死了。”

    抬了抬眼,徐明志的脸还是长得那么好看,可是,却多出了些许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徐明志才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开口,“我来帮你。”

    虽然这种时候说起来有些不合时宜,但徐明志还是有些担心,因为夜千筱手里拖着的是具尸体,不管他的身份到底是怎么样的,他说到底还是一具没有了生命特征的尸体。

    徐明志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尸体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惨不忍睹的死相,他回去后连续做了几晚的噩梦,最后跟很多兄弟都被强迫性的做了心理指导。

    需要时间才能抚平那些记忆。

    所以,他很难想象,夜千筱会接触到这样的事情。

    在这件事上,夜千筱没有拒绝。

    徐明志用无线耳机通知了李嘉,将大概的情况都说明了一遍,包括他们没有能救出李荣的事情。

    自从徐明志说完话后,李嘉就陷入了沉默中,直到徐明志有些无奈地将通讯,她也没有任何的话语。

    几个人的心情都没来由的有些沉重,徐明志和夜千筱回去的途中,皆是一言不发,两人之间的气氛静的可怕。

    因为被海浪冲到了比较远的地方,回去的时候耗费的时间更是有些大,夜千筱和徐明志几乎游了一个小时,才勉强看到了岸边。

    大雨下了快两个小时,但是一直都没有停歇过,还是那么的大,仿佛在祭奠所有无辜离去的人,也在附和那些悲痛的人的心情。

    毫无疑问的,当夜千筱和徐明志将李荣的尸体带回去的时候,迎接到的是无数的沉默,还有李姑姑那撕心裂肺的哭声。

    这时候第四波救援队已经出发了,可是带上来的还不到十个,其中已有四人死亡,包括夜千筱和徐明志带回来的李荣。

    与李姑姑一样,其余亲眼见到自己孩子尸体的家长们,都悲痛的难以交加,在这种时候哭泣似乎是所有女人的天性,一个个的全部都在哭喊着,在懊悔,在谩骂,有些男人在旁边默默流泪,有些在安慰自己的妻子,有些更是泣不成声。

    那些被救过来的学生和家长,早已带着自己的孩子消失在这块不愉快的沙滩,跟着救护车直接前往了医院。

    这片沙滩留下来的,除了凝重,便是悲伤,那种仿佛要将人的心给撕裂开来的伤痛,时时刻刻都蔓延在空气中,传递在每个人的心里。

    所有的战士都沉默了。

    他们除了救人,没有其余的办法,连一句安慰的话都不知该如何说起。

    “李嘉呢?”

    夜千筱四处扫了圈,唯独没有见到李嘉的身影。

    按理来说,她和宗冬应该比他们先到才对。

    经过夜千筱的提醒,徐明志终于将落到李姑姑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他的视线在人群堆里扫过,最后却忽的停到海岸处,在瞳孔收紧的刹那,他沉声开口:“她回来了!”

    她回来了。

    可是,没有见到她身边的宗冬。

    徐明志的心没来由的提了起来。

    而,没等他们俩走过去,还在哭泣的李姑姑就忽的丢下她儿子的尸体,然后如离弦之箭般冲到了李嘉的面前,不由分说的揪起了她的衣领,力道之大将李嘉身体都拉的摇摇晃晃的。

    她嘶吼咆哮,“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6话: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