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7话:她,不值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李姑姑拼命地推搡着李嘉,接连将她往海里退了好几步,她大声哭喊着,声音悲痛而嘶哑,仿佛要将所有的情绪全部吼出来似的。

    这样的动作有些突如其来,周围的人甚至全部都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地看着她发疯,推着表情麻木的李嘉往后面退,身后有海水袭来,直接淹没了两人的腰间。

    可是,李姑姑的疯狂还没有结束,似乎有些累了,她松开了李嘉的衣领,可是下一刻抬起手就直接去扇李嘉的耳光。

    “啪――”

    响亮的声音,在海水和雨声中,显得尤为突兀刺耳。

    李嘉的脸被生生地打偏,巴掌印在变白后立即发红,可是李嘉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好似所有的情绪都被抽光了,对外界的动静没有任何反应。

    她脸色苍白,双目空洞,犹如木偶般站在水里,一动不动的。

    海水再度渐渐地退了,可站在那寒冷刺骨的海水中的两人,却都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中,没有任何移动的意思,李嘉久久没有丝毫动作,任由李姑姑推搡怒骂,连半句还嘴的话都没有,而歇斯底里的李姑姑抓住她的肩膀激烈的晃动着,哭声悲痛欲绝。

    “你们救得了别人,为什么救不了阿荣?!啊?!”

    李姑姑哭着,手握拳头狠狠地打在李嘉的身上,仿佛要将自己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发泄到面前这个无辜的女生身上。

    活着的也有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死了她的儿子?

    为什么……

    如果李嘉早点儿去救他,结局会不会就不是这样了?

    她宁愿以李嘉的命去换,也希望自己能够得到活生生的儿子,而不是一具没有任何生命力的死尸。

    所以,李嘉怎么不去死呢?

    周围的战士们几乎都被她的动作给吓到了,仿佛不要命似的捶打着李嘉,那狠劲就算隔得很远也可以看得出来,可让他们震惊的是,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就算不会还手,也会识趣地事先躲开,以李嘉的能力也并不是躲不开,可让谁也没有料想到的是,她竟然连躲也不躲,面对那些带着狠劲的拳头,她面无表情的承受着。

    她的表情麻木了。

    过度诧异的战士们,并没有第一时间过去救她,等他们都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见得夜千筱和徐明志的身影靠近了。

    “你活着有什么用,吃我们家的粮食,住我们家的房子,好吃好喝的给你供着,可你呢,什么都没有报答就跑去当兵了!你也不回去瞧瞧,多少邻居在骂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好,你当啊,当你的兵去啊,我也不求你以后孝敬我,但你把我的儿子还回来好不好?当兵就应该救人啊,阿荣不是普通人,他还是你的堂弟啊!”

    李姑姑神经质的念叨着,手里的力道却不减分毫,她忽的双手掐住了李嘉的脖子,自己的脸都憋得通红,仿佛势必要将李嘉给掐死似的。

    雨水将她浑身都淋得湿透透的,披散下来的头发糊在了脸上,那张憔悴的脸几乎扭曲的不像样,双目中露出狠厉残忍的目光,毫不掩饰她心里恨意和疯狂,湿漉漉的衣服搭在身上,偏瘦的身体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似的,摇摇欲坠。

    呼吸忽然被抑制住,可李嘉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她眼底没有任何的神色与光彩,空洞无神,木然的看着面前那张扭曲的脸,就连心都像是麻木了,她甚至都不觉得心疼。

    可,落在别人眼里,那是心如死寂的绝望。

    李嘉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反抗。

    十岁的时候,她的渔民父母就在一次出海的时候,遇到意外身亡,至今连尸骨都没有找到。从那个时候开始,李嘉就被她姑姑带回了自己家,那时候姑父还没有得病去世,她在姑姑那里安了第二个家,还有个调皮听话的小堂弟。

    好景不长,两年后赚钱养家的姑父去世,两个孩子的负担一下就落到了姑姑的身上。

    对于姑姑来说,儿子就是她的一切,也是她坚持下去的动力,之后几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宝贝儿子。

    所以她知道,李荣的离开,对她姑姑是多么大的打击。

    她活着的希望,轰然崩塌。

    然,对于李嘉来说,失去的却不仅仅是一个表弟,还有……

    心猛地痛了下,重新回归的空气让李嘉的思绪戛然而止,她木然的抬了抬眼,却见得两道身影出现在面前,拉住姑姑的徐明志硬生生地将掐住脖子上的手给掰开,而夜千筱却挡在了她的面前。

    “你放开!放开我!”

    忽然被拉开的李姑姑死死地抓住徐明志的手臂,没有精心打理的指甲用力,刺破了血肉,划下道红色的血痕,痛的徐明志下意识地皱眉,可拦住她朝李嘉方向冲过去的手臂,却丝毫没有妥协的成分。

    “我在跟我侄女说话,凭什么轮得到你们来管?!”

    纵使被拦住,李姑姑的激动情绪也没有丝毫的缓解,她想要突破徐明志的阻拦,可无论如何也突破不了,抬起的手拼尽全力也接触不到李嘉,她哭着喊着,在猝不及防间将怒火转向了徐明志,一下下的拳头狠狠打在了徐明志的身上。

    抬手拦着她的徐明志紧紧蹙眉,心里的怒火在一点一滴的聚集,然就算他已经紧握着双手恨不得将她推翻在地,却也没有直接动手。

    他很清醒。

    他身上穿着的是军装,作为军人,绝不能向老百姓出手。

    况且,她毕竟是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再如何打他也没有让他达到受伤的地步,咬咬牙便过去了。

    渐渐地,周围的人聚集的越来越多,他们想着最起码可以帮点儿忙,可是得知李嘉和那位发疯了的女人的关系后,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其实,拉不拉倒是其次了。

    这始终是她们的家事。

    如果只是被打一顿她就能够出气的话,那就让她打便是了。但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仇恨在这个女人心里扎下了根,就算这次被他们拉开,这个疯狂的女人也不会停止。

    总有一天李嘉会再次跟她见面,也会再度接受她的怨气和怒火。

    夜千筱没有理会那个疯女人,她拉住李嘉的肩膀,将其往沙滩的方向拉过去。

    然而,才走几步,就听得徐明志“嘶――”地倒吸了口冷气,那个疯女人已经没有任何顾忌,在谁也料想到的时候,张开口就直接咬住徐明志的肩膀,纵使隔着衣服布料,可徐明志还是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阵阵剧痛,好看的眉头顿时就拧到了一起。

    啥时间,拦住她的手力道松了松,李姑姑也就趁着这个机会立即推开他,然后三步并两步的跑了过来,仿佛不过转瞬间,她就冲到了李嘉的身后来。

    夜千筱几乎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听到徐明志那边的动静后,她心里的警戒便提了起来,本想直接踢开她的动作硬是被她给忍了,凝眉间,将李嘉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以最快的速度躲过李姑姑的攻击,下一刻只听得“咚”地一声,气势汹汹的李姑姑直接扑倒在水里。

    狼狈不堪。

    李姑姑放声大哭。

    “走!”

    夜千筱拉住李嘉手臂的力道紧了几分,在杂乱的雨声中,她低声开口,清晰的字眼落到李嘉的耳里,让原本犹如木偶的李嘉抬了抬眼,一股无言的悲伤从眸中闪过。

    但是,她却一点点地往岸上移动。

    与此同时,李姑姑跪坐在地上,冲着李嘉的背影就开始吼:“李嘉,你这次要是不给个交代就走了,我以后就当没有养过你这么个东西!”

    李嘉忽的停下脚步。

    抬眸的瞬间,眼底的坚强彻底崩塌,泪水从眼角掉落,跟雨水混合在一起,掉落在身下这片大海中。

    她微微偏着头,看着夜千筱的模样,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里忽的有什么闪了闪,霎时悲痛的情绪如洪水般汹涌而来,她整个人都扑到了夜千筱的身上,没来由的大哭出声。

    “千筱,他不见了!”

    她抓住夜千筱的衣服,话语里的悲伤丝毫不比李姑姑弱,平静到极致后的爆发,没有任何人可以制止,她哭得很伤心,悲伤而绝望。

    可,那句话几乎让周围所有的战士都怔住了。

    他,不见了?

    谁,不见了?

    冥冥之中他们好像知道了什么,可在没有得到真实的结果时,他们什么都不敢相信。

    李嘉的话几乎才刚刚说完,徐明志浑身的弦都绷得紧紧的,他瞥了眼跪坐在水里哭得不能自制的李姑姑,然后快速的来到夜千筱和李嘉的身边,同夜千筱交换了个眼神。

    李嘉是跟宗冬一起的,刚刚李嘉那个“他”指的是谁……

    不言而喻。

    可是,怎么会?

    最起码他们不愿意相信。

    一种异样的沉默在蔓延,谁也没有开口,谁也没敢去问,每个人都紧张地不敢去触碰真正的事实,他们甚至都想去回避这个问题。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伤心欲绝的哭声。

    “你哭什么哭,你还有脸哭?!”

    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李姑姑忽然爬到了李嘉的身边,她仿佛什么都没有意识到,嘴里说着最为残忍的话语,手里不知从哪儿多出块石头,毫不留情地往李嘉的腿上砸了过去。

    刚听到声音就见得李姑姑的动作,徐明志下意识地抬起手一挡,那块石头准确无误地砸到了他的手臂上,原本就被抓出几条痕迹的手臂,这一刻再度承受着一次重击,他紧紧皱着眉头,抬手就将那块石头给截了过去。

    他微微弯下腰,强忍着内心的暴怒,尽量用最为平静的语调跟眼前这个发疯似的的李姑姑解释,“我们的战友,为了救你的儿子,失踪了。”

    说到“失踪”这两个字,徐明志的声音没来由的增添几分颤抖。

    事实上,他一点儿也不想说出这两个字,人总是会下意识的去逃避些不敢面对的东西,就像他,无法接受自己失去一个好的兄弟。

    就算是失踪。

    谁都知道,在这片大海中失踪,将要承担多大的风险。

    或许……

    “我的儿子?”李姑姑喃喃自语,有些不确定地念叨了一句,眼里有过一抹茫然之色,可很快的她就又气势汹汹起来,她恨恨的看着徐明志,底气十足地朝他吼,“你们好意思说是救我儿子吗?!你去看看,我的儿子救回来了吗?!失踪了又怎么样,我儿子死了!他死了!别说消失了,你们死了一两个有什么关系,那么多人连我一个儿子都救不回来?!”

    尖锐的声音,传的很远很远,清清楚楚的字眼落到周围每个战士的耳里。

    他们不可置信地抬起眼睛,几乎浑身都被气得颤抖。

    啊?

    死了一两个有什么关系?

    他们是不是……听错了?

    谁也无法理解这惊世骇俗的思想,或许他们可以理解这个疯女人失去儿子悲痛交加,可是,他们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离得最近的徐明志脸色僵了僵,那张好看的脸仿佛瞬间被冻结住了,愣怔了两秒后他才反应过来,可是神色间的愤怒却如何也遮掩不住。

    疯女人还在撕心裂肺,还在嘶吼怒骂,可是谁也听不进她的声音。

    所有的心,在那一刻,凉的彻底。

    一个个的战士渐渐地走近,交织的怒火同样在渐渐蔓延。

    夜千筱拳头倏地握紧,可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忽的被徐明志的手给抓住手腕,出奇的是她竟然挣脱不开。

    紧接着,一道低吼的声音传来――

    “都给我站住!”

    徐明志抬眸扫了眼周围所有的战士,相较于其他人的怒火,他个人却显得出奇的平静,仿佛敛尽了所有的情绪,只剩下那抹看起来不怎么协调的平静。

    尽管,谁都知道,他是最在意的那个人。

    在他们的队伍里,跟徐明志关系最好的,除了杨栗便是宗冬。

    可是,这次徐明志却制止了他们所有人,他非常认真的看着他们,然后一字一顿的开口,“她,不值得。”

    不值得。

    一个疯女人而已,再怎么伤害他们,再如何让他们心凉,也不知道他们动手。

    他们没有必要为这样一个女人而违反军纪。

    这对于他们来说,确实不值得。

    那天的早晨,对于在场所有人来说,都是个意想不到的挑战。

    在这次救援活动中,牺牲了一个战士,失踪了一个战士,等暴雨小一点儿的时候,路剑当机立断派出船只去搜寻宗冬的下落。而那个时候,所有的学生都已经找到,后面找到的学生只有一个存活的,但是这些战士给那些家长留了个全尸。

    在那片海滩上,夜千筱头一次看到哭得双眼通红一直在道歉的李嘉,也是头一次看到异常平静做着所有救援活动的徐明志,更是头一次见到祁天一哭得不成样子念叨着“早知道让他离开就好了”的模样。

    战友的失踪,让所有的战士都处于凝重状态。

    他们犹如煞神,见者闻风丧胆。

    后来,很多记者闻风而来,他们一个个的去采访那些战士,可是得到的全部都是沉默,只有路剑三言两语的将他们给打发了。

    再后来,播出的新闻里,除了战士们的沉默,便是家长们的嚎哭。这件事得到外界很多的关注,也有很多人在支援无辜的战士,但是,真正参与过这次救援行动的战士,没有人在乎过这些。

    他们从不为名,也不为荣誉,只想要自己的战友。

    *

    去找寻宗冬下落的时候,夜千筱和李嘉等新兵都被路剑强行赶了回去,这次的新兵没有任何伤亡,但是新兵毕竟是新兵,而且不算是他的兵,他付不起这个责任。

    跟着大部队回到军区基地,每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中,没有人积极的发言,甚至都没有人说话,其余的新兵兴致勃勃的跑过来问情况,但是都被三言两语的打发了。

    祁天一说,今天放假,不会有人来训练他们。

    除了那些没有参与的新兵外,这些经历过的新兵连半点情绪都没有。

    他们之中很多人都在思考自己有没有必要待下去,是不是值得去为那些没有必要的人冒险。也有的人在真正见到过死亡后,开始犹豫自己是不是有那么心理素质去承受。

    而,夜千筱第一时间将情绪不对劲的李嘉拉到了炊事班。

    “今天怎么回来的那么晚?”

    听到有人进门的声音,正在扫地的刘婉嫣下意识地问了句,可回过头看到夜千筱和李嘉浑身湿漉漉的模样,顿时就怔住了。

    她本想开玩笑说她们去哪儿鬼混去了,但话没有出口就接到了夜千筱暗示的眼神,她下意识地在李嘉身上扫过几眼,见到她那张失魂落魄的脸后,心里咯噔了一声,立即将扫帚给放了下来,然后急急忙忙的拿出马札。

    “来,坐。”

    将马札放到床边,刘婉嫣拉着李嘉到旁边坐下,动作中难免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刘婉嫣或许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却细心的很,察觉到李嘉的不对劲后,连说话做事都变得小心起来,生怕触动了李嘉的某根敏感神经。

    轻手轻脚的让李嘉坐下后,刘婉嫣便朝夜千筱使了个眼色,然后偷偷地拉着夜千筱溜出了门。

    “怎么了,李嘉不是跟着执行任务去了吗?”

    几乎才刚刚出了门,刘婉嫣就迫不及待地问着,与其说是好奇和心急,倒不如说担忧居多。

    在刘婉嫣的印象中,李嘉向来是那种安静内向的女生,偶尔还会有些害羞,如果不是真的惹到了她,她对谁都挺好的,平时见到她也会打招呼笑得腼腆,就算是出去出了次任务也不应该是这种情况才对。

    像李嘉现在这副模样,刘婉嫣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那种仿佛失去了所有的依靠般的眼神,不知为何看着就很让人揪心。

    夜千筱也不意外刘婉嫣的追问,她瞥了眼宿舍的方向,然后用最为简洁的语言将大概的情况跟刘婉嫣解释了一遍。

    从头到尾,夜千筱的语气都很平静,话语也明了易懂。

    但,刘婉嫣的神色却从震撼到愤怒,再到悲伤担忧,变化得尤为清晰。

    为了自己的堂弟二次下海,救回来的只是具尸体,被姑姑辱骂指责,还……

    宗冬失踪了?

    安静的听完所有事情的刘婉嫣,微微低下头,陷入了沉默之中。

    夜千筱凝眸看了她几眼,刚要转身离开,却忽的被刘婉嫣给拉住手臂。

    微微回眸,便见到刘婉嫣认真的眼神,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明白,但是满眼都盛着疑惑,她冷不防地问道:“那你呢?”

    “嗯?”

    有些莫名地皱了下眉,夜千筱有些无法理解她的问题。

    “你是怎样觉得的?”顿了顿,刘婉嫣愈发的认真起来,细细地将疑问抛了出来,“比如说,当你看到李嘉表弟的尸体的时候,又或者看到李嘉姑姑辱骂的时候,还有……”

    下意识地垂眸,将不经意间闪过的情绪掩去,夜千筱轻轻地挣脱开她的手,声音淡淡的开口:“不知道。”

    说完,夜千筱直接转身离开,只不过这次去的是食堂的方向。

    刘婉嫣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眼底里的疑惑渐渐聚集,与此同时眉头也蹙了起来。

    “不知道?”

    她低着头,喃喃自语,但疑惑却格外明显。

    不可否认,刘婉嫣对李嘉的遭遇深感同情,也很想帮忙做点什么,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她也很想知道夜千筱对这件事是怎样想的。

    她一直都很好奇夜千筱的想法,为什么来军营,怎么看起来什么事都不在乎,除了朋友出事很少有让她发怒的时候,淡定从容得似乎天塌下来了都与她无关。

    但是,真正遇到那样让人愤恨让人悲伤的事情,她真的会一定感觉都没有吗?

    不,最起码,刘婉嫣不会相信。

    轻轻叹了口气,因为担心李嘉的情况,刘婉嫣也没有独自去探讨夜千筱的心理,她向来是那种搞不明白无从下手就放到一边的人,所以直接将这事搁在旁边,然后去宿舍照顾李嘉的情况。

    夜千筱和李嘉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快中午时分了,林班长似乎已经事先知道了情况,自然也理解她们,也没有让她们俩去厨房做事,而是让她们暂时陪着李嘉照顾下她的情况,然后又给她们开小灶做了些好吃的送去了宿舍,对此除了贺茜觉得太特殊化了之外,其余的炊事员都没有任何异议,甚至还恨不得自己下厨多弄几个菜。

    炊事班的都是些后勤人员,平时帮不了什么忙,只有努力将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让战士们的胃不用那么受委屈,现在整个基地都陷入片阴霾气息中,他们这些人就算只是在手机上看到了新闻,都觉得恼怒交加,更是心疼那群救援的战士了。

    而现在李嘉受了那么大的打击,他们凭什么不能对她好一点儿?

    “去洗澡。”

    换了身干净衣服回来的夜千筱,去找了身新的作训服交到李嘉的手上。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淡,看得一旁的刘婉嫣眉头直抽搐,现在谁都对李嘉小心翼翼地,你丫的温柔点儿会死啊?!

    但是,出乎意料的,李嘉却很平静地拿着衣服,听话的出门去洗澡。

    看着李嘉缓缓离开的背影,刘婉嫣指了指夜千筱,恨铁不成钢的想要说她几句,但事先却被她的话给打断。

    “今天你陪着她。”

    “哈?”

    毋庸置疑的声音,直接将刘婉嫣砸的愣住了。

    什么意思?

    顿了顿后,刘婉嫣将思绪给拉回来,“那你呢?”

    “帮你喂猪。”夜千筱回答的简洁明了。

    “为什么?”

    眨了眨眼,刘婉嫣忍不住追根究底,谁没事会抢着别人的功夫做,而且还是在……喂猪?

    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夜千筱却没有直接回答,转而直接出了门,倒是有几分回避的意思。

    刘婉嫣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子,而,在某一刻想到李嘉在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话的夜千筱,却忽的顿悟了。

    这家伙……总算意识到自己不会安慰人了?

    有些好笑的扯了扯嘴角,刘婉嫣也没有在宿舍多加停留,旋即便跟上李嘉的步伐,发挥自己最大的耐心护着她的情绪。

    那天的午饭之前,夜千筱第一次跟着小严去喂猪,因为炊事班还比较富有,基本是不用潲水的,而是用一些草和专门的饲料,本来只是让夜千筱打下手走个流程的小严,毫无疑问地在剁草的时候,再次拜倒在夜千筱那厉害的刀功之下,以至于当他将调好的猪食喂给猪的时候,心里还是有那么点儿舍不得的。

    那些草就跟机械切割出来的一样,他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怎么可能会舍得?

    “听说,你也参加了这次救援?”

    在分配猪食的时候,小严似是无意的问了一句,但这样的无意中却多出了些许刻意的成分。

    夜千筱微微迟疑,却闲闲应声,“嗯。”

    顿了顿,小严忽的转过头,问她:“怕吗?”

    忽然面临这样的问题,夜千筱不由得眯了眯眼,不是觉得这样的问题很难回答,而是……

    似乎从她回来开始,很多人都在问她类似的问题。

    怕吗?

    感觉怎么样?

    要不要休息一阵?

    ……

    不仅是她,其他人似乎也是一样。

    参与这次行动的新人,好像瞬间就得到了不少的关注,很多人都在关注他们的心理问题,还有在面临真实死亡时的感受。相比之下,那些老兵就很少有人问及,他们大部分人都在关心失踪的宗冬的情况和那个已经离开的战友的情况,因为经历的过多了所以也不会在意任务的情况,他们担心的是自己的战友,别人和他们说话时最注意的是宗冬和死者对他们的影响,也尽量的避免这两个话题。

    在部队,这或许是种不成文仪式。

    夜千筱这么想着,却仍旧没有回答小严的问题。

    事实上,她并不想对这件事做任何的评价。类似这样的事件她见过不少,只是她习惯的不将别人的意见放在心上罢了,言语这把利器向来伤不到她,那时候想要去揍那个疯女人,也不过是觉得担心李嘉的情况。

    而,对于那些家长来说,他们理所当然的担心自己的孩子,见到他们生还自是欣喜至极恨不得手舞足蹈,可真正见到自己孩子的尸体时,那便是无法想象的打击,伤痛之下做出一些不正常的行为也情有可原,只是有的人本身就自私自利,所以做的更过火些而已。

    对于那些战士来说,自己守护的人如此不将他们放在心上,觉得他们理因牺牲性命去保护自己,而他们的牺牲在这些人看来也不值得丝毫在意,会很自然的产生一种失望甚至悲凉的情绪,他们会消极,然后质疑,有的人会选择继续走下去,也有的人会在心凉透了之后选择离开。

    这件事往大的方向说,是没有对错是非的。

    他们只是遇到那样的人,但是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的人,这个国家还有人在声援支持他们,也有人在激动感谢他们。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可责任却无法归咎到个人。

    夜千筱虽然参与其中,或许是经历太多这样的场面,又或许是她已经失去了很多感情,所以她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也不对此进行任何的评价。

    说到底,该做的她也都做了。

    ……

    直到接近黄昏的时候,下了快一整天的雨,终于是停了下来。

    基地内的晚饭时间还没有开始,也差不多这个时候,夜千筱却被林班长叫到了厨房里。

    炊事班的饭菜都做的差不多了,厨房就只有林班长和两个炊事员,都在各自忙碌着各自的事情,但摆放在空桌上被打包好的食物,却让夜千筱第一时间注意到了。

    “赫连队长在训练场。”

    说话的时候林班长还在埋头做事,连头都没有抬起过,就直接朝夜千筱说着,也不怕她不能明白意思。

    打包的食物,赫连队长。

    要让夜千筱做什么,自然再明显不过。

    对于这些闲杂琐事,夜千筱向来很少拒绝,这次也毫不意外,想到每次见到赫连长葑时并不愉快的经历,夜千筱皱了皱眉,但也跟以往一般,拎着食物就出了厨房。

    今天连队集体放假,就只有赫连长葑他们的队伍还在训练,从二十多个人减少到十来个人,存在感大大降低,以至于他们在基地里几乎神出鬼没的,谁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忽然钻了出来,也不清楚他们又会在什么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到训练场的时候,那十来个人还在训练,只是他们的训练都很自由,所有的项目任由他们选择。平时这些项目都是不够分的,可在他们这点儿人身上,却显得有些多了。

    视线扫了一圈,却没有见到赫连长葑的身影。

    “嘿,在找队长吗?”

    忽然,从单杠上下来的狄海朝夜千筱招了招手,将她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四处寻找赫连长葑下落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现,夜千筱顺着狄海给的路线,总算在个小山坡上找到了赫连长葑。

    看到赫连长葑的时候,他正坐在半山坡的草地上,映入眼帘的只是他身着军装时的背影,而在他的前方,是辽阔无边的大海,有海风迎面吹来,在海面上荡起了阵阵涟漪,也将近处的树叶绿草吹得微微浮动。

    整日未曾出现的太阳,在降落之际终于现了身,只是隐约藏在了云雾之中,朦胧不清,所有真切的阳光都被遮挡在了天际。

    “给。”

    一如既往的,夜千筱走过去将手里的食物递到了赫连长葑的面前,惜字如金般,只说能够听懂的一个字。

    自从夜千筱出现起,赫连长葑就知道她的到来,而直到她走到自己的面前,他才掀起眼睑扫了她一眼,他的神色跟以往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冷峻而平静,好似什么都无法激起他的情绪波澜。

    但,好像又有些不同的地方。

    抬手指了下旁边的草地,赫连长葑声音沉缓有力,“坐。”

    有过片刻的迟疑,不过也没有矫情的问话和拒绝,夜千筱知道他有话要说,或许送晚饭不过是个幌子,所以她很顺从地坐了下来。

    晚风徐徐而过,荡起身侧枯黄的草叶。

    夜千筱忽然觉得有些冷。

    “喏。”

    似是知道她的心思,面前递过来件外套。

    眯了眯眼,夜千筱这才注意到赫连长葑穿的是常服,而他从始至终也只穿了里边的衬衣。

    没有犹豫的将衣服接了过去,夜千筱将手里的食物往赫连长葑怀里一塞,然后就潇洒的将那件扛着两杠一星肩章的常服往身后一披。

    有风吹过,掠起常服的衣角,悠悠荡荡,亮眼的肩章彻底展露出来,可夜千筱神情自若,好似将这件衣服驾驭的彻底。

    赫连长葑看了她几眼,眉目忽的染了几许柔和。

    “聊聊?”

    他忽然开口,听起来像是在询问,但也没有多少真诚的意思。

    抬起眼睑斜了他一眼,正好与那漆黑深邃的眸子相撞,两人对视了几眼,最后还是夜千筱收回了视线,她看向面前的那片大海,有些随意地应道,“随便。”

    “喜欢军人吗?”

    赫连长葑闲闲地问着,似乎真的像是在闲聊般,无论夜千筱是否回答都没有什么关系。

    稍稍顿了下,夜千筱眉宇间的凝重有些放松,她直视着前方,可语气却收敛了几分闲散,“不喜欢。”

    军人该有的素质她一样没有,军人该有的束缚她完全不在乎,所谓保家卫国、无私奉献,她可以理解这样的信仰,但是却无法将其当做自己的信仰。

    而且……

    脑海里滑过断断续续的画面,夜千筱皱了下眉,将那些记忆刻意掩盖下去,旋即神色间又恢复了平静。

    无论怎么说,她对这个职业一直都喜欢不起来。

    换句话来讲,以前当佣兵的时候,她没有见一个搞死一个就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赫连长葑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意外,他只是顺着话题继续问下去,“那为什么当兵?”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会当兵?

    很自然的这样想,可真要说起来,赫连长葑却也觉得没多大关系,只是谈话时应有这样的问话才能接下去罢了。

    “意外。”淡然地回着,想了想,夜千筱又补充道,“为了追徐明志。”

    眉眼挑起抹讶然,赫连长葑颇有趣味地打量着夜千筱,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她只是在说一件事,无关自己的情绪和意见,也没有太多的强调。

    因为事实是这样,所以她便这样说。

    可赫连长葑清晰的记得,一直以来都是徐明志在追求她,从未见过她对徐明志有过什么喜欢的表现,更不用说追了,平时能避则避,不能避则敷衍对待,显然是跟她的理由很不符合。

    “你呢?”在这样被动的局面,夜千筱横了一眼过去,难得的有些疑惑,“只是保家卫国?”

    淡淡的笑意从眼底滑过,赫连长葑反问:“不可以?”

    抬起手指点了点下巴,夜千筱仔细地打量着他,完全看不出什么情绪,也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可以。”夜千筱慵懒的抬了抬眼,然后双手放到脑袋后面,直接枕在了这片土地上,她看着愈发变暗的天空,颇为无聊地开口,“反正被你糊弄也不是一两次了。”

    侧过身,赫连长葑有些好笑地看着她,“不信?”

    “信啊,”随口敷衍着,然话到一半夜千筱又稍微正经了几分,她凝眉,“你找我,不是进行心理辅导的?”

    她本以为赫连长葑以送晚饭的名义让她过来,最起码也是聊今天上午的事情的,因为很多人都在跟她说那件事,然后担心她的情绪变化,甚至恨不得将她送去做心理检查看看她到底有没有被吓到。

    而赫连长葑在这个时候找她,目的估计差不到哪儿去。

    听到夜千筱的问话,赫连长葑微顿,然后眉峰微挑,不由得问道:“你需要吗?”

    事实上,若不是夜千筱提到这个,赫连长葑并没有想过要提及这件事,尽管所有的事情他都有听说过。

    赫连长葑很少在公众场合执行行动,但是他见过很奇葩的人,也见到过战友的牺牲,他明白那是怎样的感受,但他却不会过度的去追究。

    这是永远也无法避免的问题,也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问题。

    而且,他并没有想过夜千筱会被这样的事情所影响,因为他没有在这件事中可以将她打倒的因素。

    朋友的失踪?战友被忽略?

    她或许会在意,却不足以成为她的心结。

    “那你想说什么?”

    夜千筱奇怪地扫了他几眼,在这种情况下来跟她谈话,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说的?

    “闲聊。”

    赫连长葑眉眼的冷峻愈发的变淡,倒是多出些许悠然和趣味。

    “……”

    莫名其妙!

    有种被戏弄的感觉在心底蔓延,夜千筱正好与之相反,神色慢慢变得冷清起来。

    然而,没有等她这种情绪达到顶点,眼前只觉得有黑影晃过,坐在身侧的赫连长葑忽的俯身下来,下一刻那张俊脸就忽然呈现在眼帘,清晰深刻的轮廓,霎时将所有的视野都占据。

    两人的脸靠的极近,呼出的气息互相交错着,却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夜千筱下意识地将要将他踢开,可在对方俯身的那刻,四肢几乎都被桎梏的死死的。

    这个男人很了解她,从开始就知道怎么才能让她听话。

    “既然来了,”沙哑磁性的声音低低地传入耳膜,赫连长葑悠悠抬眼,与她抵抗的目光坦然对视,手指划过她的额头,将她那有些凌乱的发丝轻轻的拨开,“记得好好享受军旅生涯。”

    话音落却,发丝被整理好。

    下一刻,赫连长葑起身,而夜千筱那紧随而来扫腿,却被他轻而易举的躲开。

    夜色彻底降临,赫连长葑的身影颀长挺拔,他微微垂下眸,扫了地上的夜千筱一眼。

    “晚饭送你,衣服洗好还我。”

    丢下这样的话后,他直接转身离开。

    夜千筱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又瞥了眼摆在旁边的晚饭,翻身起来的那刻,眸底明显多出几分愠怒。

    不知过了多久,夜千筱才调节好心情回到基地。

    那天晚上,刘婉嫣陪着李嘉挤在窄小的床铺,时刻关注着李嘉的情况,而隔壁床的夜千筱却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翌日,天还未亮。

    夜千筱等人都是被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隐隐约约间似乎听到了“宗冬”的名字,霎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从床上爬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7话:她,不值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