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39话:哟,同学聚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小姐,晚上徐家和夜家有一顿聚餐,打算商量你跟徐少爷的婚事,你是回夜家还是直接去徐家?”

    司机问的时候很平静很随意,好像这种事情很理所当然的一样。

    刹那间,徐明志感觉到夜千筱方向递过来的冰冷扫视,惊得他正襟危坐的,立即向前靠了靠,朝司机问道,“唐叔,什么婚事,我怎么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唐司机仍旧平稳的开着车,但抽空疑惑地看了他几眼,“你们俩一起回来,不是为了结婚的事吗?”

    徐明志:“……”

    介个……还真不是!

    虽说徐明志是主动找夜千筱回来的,当然私下里也想商量下他们俩的婚约,但绝对跟婚事没有半毛钱关系。除此之外,另一个原因不过是觉得夜千筱待在部队里会闷而已,她一个人出门在外那么久肯定也想家,反正趁着过年的时候训练任务不重,炊事班随时都可以进行调节,缺夜千筱一个也不算多,所以就想办法在旅长那里搞到了十天的假期。

    可,他真不知道这也能搞出那么大的乌龙。

    “不还是嘛!”

    得到徐明志的沉默回来,唐司机以为自己猜中了,脸上顿时笑容乍现,点着头又将注意力换到了外面的道路上。

    怔怔的眨了眨眼,徐明志傻眼了。

    扫了不知该如何解释的徐明志几眼,夜千筱慵懒地靠在后座上,声音微凉地朝前面的唐司机道,“唐叔,我回夜家。”

    虽然是跟着徐明志一起喊的唐叔,但夜千筱隐约对他也有了点儿印象,这样称呼也不算唐突。

    唐司机本以为夜千筱肯定会跟着徐明志走的,却得到个意想不到的答案,当下不由得愣了愣,然后才有些发蒙地点了点头,“好,好的。”

    这时候正好赶在下班高峰之前,车流还算比较顺畅的,夜千筱偏着头,透过车窗看着那些来往的车流和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

    她来过这座城市,她也去过很多类似的城市,可在部队里才待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算不得离开的太久,却赫然发觉,这样光鲜亮丽的城市已经开始陌生了。

    坐在身边的徐明志在跟唐司机开玩笑,说他两年前那条街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清清楚楚的,现在给他一辆车都不知道怎么开回家了,唐司机被他夸张的言语逗得哈哈大笑,却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徐明志说的也有些真实的成分在。

    这里的发展速度实在太快了,甭说离开两年了,就算是一年甚至几个月,都会觉得这里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

    车开了没多久,徐明志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也适时地打断了徐明志跟唐司机的谈话。

    “柴姨?”徐明志看到备注后,下意识地念出声,然后在手机铃声的伴随下,朝夜千筱挑了挑眉,“你手机又没电了?”

    有些莫名的夜千筱皱眉,语气平淡,“没带。”

    她并不喜欢被手机限制了行踪,也没有带手机的习惯,这次出来又没有必须联系的人,她自然用不着带手机。

    最重要的一点是,那只手机自从到了她手里后,就从未充过电,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开机。

    “……”

    沉默半响,徐明志佩服得朝她竖起了大拇指,在现在这样的社会,能够出现夜千筱这种不带手机的奇葩,也是蛮稀奇的。

    将还在响的手机丢给了夜千筱,徐明志耸了耸肩,“你妈,找你的。”

    这段时间徐明志都在充当夜妈妈和夜千筱之间的通讯员,而夜爸爸有什么事情也都是直接找他,因为夜爸爸从来没有打通过夜千筱的电话,联系到她更是难上加难。

    想到那个声音温柔好说话的女人,夜千筱便有些头疼,可这种时候也不能当面拒绝电话,便随手拉了下手接听,将手机放到了耳边,轻轻开口,“喂。”

    “是筱筱吗?”夜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喜和激动,“你跟小徐到了吗?”

    “刚下机。”

    微微凝眉,夜千筱尽量让自己的回答不是那么的敷衍。

    当然,她简洁的语气夜妈妈也完全没有听出来,顿了顿后又有些试探性地问道:“今天是跨年,你要不要跟妈妈一起过?”

    以前的夜千筱跟家里人的关系都不好,可她就算在夜家过的很不愉快,每次面对夜妈妈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态度,说是不尊重和厌恶,倒不如说是她不想让自己糟糕的模样被夜妈妈看到,她也是下意识地拒绝所有的好意。

    夜妈妈跟夜爸爸离婚后,虽然重新组织了家庭,但一直都没有孩子,所以每次过节的时候都很热情的邀请夜千筱,只是从来都没有得到过肯定的回复,到最后挂断电话的时候就跟被泼了盆冷水似的,心拨凉拨凉的,可至今她从未放弃过对夜千筱的邀请。

    单手抵着下巴,夜千筱思考了一下,出奇的没有拒绝,反而很平静地应声,“好。”

    旁边的徐明志惊愕地睁了睁眼,有些诧异地视线在夜千筱身上扫了个遍。

    与此同时,差点儿忽略了红灯的唐司机猛地踩了刹车,而他的脸上也是毫不掩饰地惊讶。

    夜千筱……竟然答应了?

    其实,徐明志和唐司机的反应还算是比较正常的,电话那边的夜妈妈几乎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接连问了好几遍“真的吗”,而夜千筱也很有耐心的回复了,直接导致夜妈妈那边不知是哭还是笑,反正听起来很激动的样子就是了。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选择夜妈妈,只是觉得夜家那边的关系比较混乱,夜家不欢迎她的也大有人在,倒不如去夜妈妈那里乐得轻松自在,加上她离开部队只想透透气,将夜家闹得乌烟瘴气可不是她的本意。

    所以,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点头的答应,夜妈妈竟然兴奋到那种程度。

    应了声后夜千筱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三言两语的就将电话给挂了,而夜妈妈则是在电话那边承诺现在就去做好吃的,喜滋滋的挂了电话。

    “你真的要去柴姨那儿?”

    眼瞅着夜千筱将手机还回来,徐明志盯着她那张云淡风轻的脸,忍不住地再次确认了一遍。

    根据徐明志的了解,夜千筱应该是从来没有答应过柴姨的邀请,就算在夜家待着再如何的不愉快,也不会去柴姨那里求安慰,这也是柴姨每次都要通过徐明志打听夜千筱消息的主要原因,因为她这个女儿向来很少跟她谈心事、说心里话,以至于每次柴姨聊到夜千筱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反思自己是不是很不尽责。

    现在……

    呃,在这种时候,夜千筱竟然答应了?

    徐明志摸了摸鼻子,如果夜千筱真的是想躲“婚事”的话,那他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嗯。”

    没有任何犹豫的,夜千筱给了个很肯定的回答。

    出奇的,徐明志也没有强求她,只是面色有些纠结地点了点头,然后朝正在开车的唐司机开口道:“那成,唐叔,你先找家店给千筱买只手机,然后再送她去柴姨那儿。”

    “哦,哦……”

    唐司机心里比徐明志还有纠结,如果可以选择性的回避命令的话,他肯定会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然后踩着油门直接把车子开回徐家。

    人都走了……晚上的聚餐可怎么办哟!

    然而,向来任性的夜千筱,完全没有将两家人都很重视的“聚餐”放在心上。事实上,她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去。

    “买手机?”

    夜千筱凝眉,斜了徐明志一眼。

    翻了个白眼,徐明志忍不住调侃道:“就您这与世隔绝的本事,没了手机谁能找得到?”

    其实徐明志倒也不是怕找不到夜千筱,反正到时候找柴姨也是一个样,可毕竟是挺麻烦的,不如直接给夜千筱整一个来得容易。

    当然,许久都没有钻研过时尚产品的徐明志,一进手机店就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土包子,太多琳琅满目的产品摆在柜台里,让他这种在部队里啥都见不到的着实有些感慨。

    不过好在也是个两年前的时尚潮人,倒也没有真的像个土包子一样,直接选了款自己比较熟悉的牌子的最新款,得到夜千筱的同意后就分分钟刷了卡。他本身就长得帅气,身材又好,再加上那挥金如土的气魄,顿时将不少妹子的视线都给吸引了过去,恨不得直接上来要电话号码来个后续发展,最好能将这款美男直接抱回家。

    不得不承认,以徐明志的相貌,在这样看脸的社会里,实在是吃香得很。

    新手机刚刚买好,徐明志就去弄了个手机号码,然后在第一时间交换了他们俩的号码,那模样仿佛夜千筱随时都会跟他断绝联系似的,不知是有多滑稽。

    “话说回来,手机你会用吧?”

    回到车上的时候,徐明志有些不放心的问着夜千筱,活生生的将夜千筱当做是从深山野林里出来的人。

    夜千筱眉头微微抽了下,语气增添几分冰冷,“你说呢?”

    徐明志立即噤声,不过还是有些委屈。

    他又没有见过她用手机,其实这样想才算正常吧……

    当然,他似乎已经忘了,以前的夜千筱是如何用各种电话短信还有聊天软件来骚扰他的。

    一路无话。

    唐司机怀着很纠结的心理,终于将夜千筱送到了夜妈妈所在的小区里,并且还贴心的在他们的公寓楼下停了下来。

    “唐叔,我先送她上去。”

    估摸着夜千筱也不知道夜妈妈住在哪儿,难得贴心的徐明志朝唐司机说了一声,便直截了当的下了车,去帮夜千筱拿仅有一个背包的行李。

    跟夜妈妈二婚的是个很商业精英,虽然身份比不上夜家那么大富大贵,可能耐却也不错,寻常人能够在这座城市买下房子就已经很了不得了,可他选择的小区还是市里数一数二的,正可谓地比金贵。

    “我记得你挺反感丁叔叔的,你放心,他人挺好的,也一直想跟你处好关系。”

    人脉向来都很广的徐明志,非常热心的让夜千筱心里有个底,用最为简洁的语言跟夜千筱讲解夜妈妈这第二任的情况,主要也是怕夜千筱那到处得罪人的性子,免得在这种节日里也惹得人家不开心。

    “我知道。”

    直到来到门前,夜千筱才敷衍的朝他说着,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徐明志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哭笑不得。

    “小徐,筱筱。”

    开门的自然是夜妈妈无疑,她惊喜地看着夜千筱和徐明志两人,紧接着分外激动地将他们给喊了进去,就连在给他们俩拿拖鞋的时候,手竟然还是颤抖着的。

    记忆中的夜妈妈还是几年前的时候,换了个灵魂来到这里的夜千筱仔细打量了她一会儿,身上系着简约的蓝色围裙,穿的很居家的模样,头发被绾在脑后,有几缕碎发垂落下来,随着她的动作轻轻飘荡。

    这是个很会生活的女人,已过四十的年龄看起来还很年轻,化着淡妆却更注重保养,气质温婉而沉静,看起来很舒服,从开门开始她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歇过,茶、瓜果、零食,都给搬到了茶几上,还生怕他们不赏脸似的,眉宇间藏着些许小心翼翼。

    夜千筱这女儿当的,就跟个客人一样。

    据说丁叔叔在公司有点儿事,要等晚些时候才能赶回来,所以这气氛还得徐明志来炒热,他用了大堆的花言巧语来夸夜妈妈,把人夸得笑容满脸的,然后又给夜千筱和夜妈妈找话题,让她们俩之间有话可说,好在夜千筱还算是给他面子的,没有将平时那副“天塌了我也不为所动”的模样,偶尔也会回应几句。

    但,等徐明志被自己家几个电话催着走了后,整个客厅也就陷入了沉寂中。

    夜千筱旁若无人的剥着瓜子。

    在旁边踌躇了半响,夜妈妈往夜千筱的方向靠近了会儿,她的声音放得很缓很温柔,“筱筱,你在部队里过的还适应吗?”

    自从夜千筱进门的时候开始,夜妈妈就一直在关注她的情况,每次看到她那被剪短的头发都觉得心疼,再看她身上那没有任何女生模样的衣服,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总觉得她女儿在部队里受到了残酷的虐待,当真是想让夜千筱不要回部队算了。

    “还好。”

    夜千筱微微点头,尽管坐在沙发上的她似乎处于主控权,没有丝毫的尴尬和紧张,但她心里还是琢磨着要不要给她个笑脸。

    虽然她的情况有些尴尬,但她的脸皮向来是无法想象的厚,既然她现在已经是夜千筱了,也不会将夜妈妈当外人,尽管她忽然面对如此“母爱”,还是觉得有些不适应。

    不管是因为怎样的原因成为夜千筱,也不清楚她会不会在某个时刻突然消失,只要她还存在这个躯体里承担着这个身份,那她肯定要扮演好这个角色。

    对于有血缘关系的人,只要对她是真心实意的对她好,那她自然也可以做到最起码的尊重。

    只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平静的夜千筱,夜妈妈倒是觉得挺不自在的,尽管有些庆幸她的女儿似乎有些成长,最起码在她面前不是板着张脸了。

    正当气氛持续尴尬间,夜千筱忽然抬起了眼眸,神色淡淡的看着她,忽然问道:“厨房在煮汤?”

    呃……

    在纠结的心态中,夜妈妈这才意识到有焦味从厨房传了过来,顿时,整个人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惨了惨了,我的汤……”

    嘴里冷不防地念叨着,夜妈妈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匆匆忙忙地就跑去了厨房,那惊慌失措的背影跟方才的优雅亲切看起来没有任何联系,可落到夜千筱的眼里却显得很有生活气息。

    眉眼微微扬了扬,夜千筱眼底滑过抹笑意,旋即将手里的瓜子放下,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在她的记忆中,夜妈妈应该是那种很会做饭,但是在厨房做事总是需要个帮手的人,估计每次做饭厨房都会被她搅得一塌糊涂。

    “筱筱,你先别进来,我再重新做一份汤。”

    夜妈妈在厨房手忙脚乱的,想要将盖子打开却烫到了手,匆匆忙忙地想要去找厚的东西来垫着,可厨房向来不是她打理,东西放哪儿她也不怎么清楚。

    更重要的是――

    女儿还在那儿看着呢,她不将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会很不好意思的!

    于是,在她忙得手忙脚乱的时候,一只手忽然伸到前面来,抓住放到煤气炉的开关,轻轻一拧,顿时化解了所有的危机。

    夜妈妈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可偏过头却见得自家女儿那张脸,冷不防吓得心脏骤停,直至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然,这个时候夜千筱已经抓住她的手,直接放到水龙头下,手指一抬就将水给打开,清凉的水顿时冲刷下来,落到烫得通红的手指上,缓解了不少的疼痛。

    夜妈妈看着身侧的夜千筱,仍旧是记忆中的容颜,她的眉头微微蹙着,非常冷静的做着所有的事情,给人以格外安心的感觉。夜妈妈不由得觉得恍惚,好像这个女儿是真的长大了。

    眼底的愧疚再度浮现出来,感觉手上的烫伤有好转的夜妈妈,不由得朝夜千筱说道:“筱筱,你先出去歇着吧,厨房里的事我来做就好了。”

    关好水龙头,夜千筱瞥了眼那些刚刚洗好的蔬菜和鱼肉,“我切菜。”

    呃……

    夜妈妈狐疑地盯着夜千筱,这个娇生惯养长大的女儿,二十来年就从来没有下过厨房,怎么会……切菜?

    虽然说夜妈妈有自知之明,自己切菜的功夫确实不怎么样,可夜千筱估计也很好的遗传了她的缺陷,作为个亲妈,夜妈妈确实不怎么相信自家女儿。

    看到她的神色,夜千筱就猜到她在想什么,便直接将装着蔬菜的篮子提了起来,一把菜刀拿到手上,直到要切的时候,她才淡淡的解释道:“我现在在炊事班。”

    话音落却,手起刀落。

    富有节奏感的声音从厨房内响起,土豆片在她的动作下飞快的被切了出来,薄厚适当的程度,好像是被机械切出来似的,在夜妈妈看来这简直就是真正的变戏法,完全是难以用常识进行估量的。

    望着夜千筱的侧影,不知何时已经长得比她还高了,没有曾经的棱角和戾气,取而代之的是意想不到的平静,感觉她整个人都沉淀了不少。

    夜妈妈理所当然的将其归咎于部队的功劳,可又想起夜千筱在部队里需要承受的辛苦,倒也觉得宁愿她还是以前那个任性刁蛮的女儿,毕竟她就算再如何让人操心,自己还是可以过得舒服点儿。

    今天晚上夜妈妈准备了很多的菜,或许有些理解她的心情,夜千筱也没有觉得浪费,只是负责着切自己的菜,然后处理好厨房的清洁问题,想要做多少菜全部由夜妈妈自己来决定,当然也都是由她自己动手的。

    做完所有的饭菜后,夜妈妈看着夜千筱独自在厨房里忙碌,在觉得欣慰的同时又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便主动过去帮忙,可不过几分钟就摔坏了三个碗,最后直接被夜千筱给拎了出去,她则是在门口守着心里一个劲的担忧着自己的形象会不会受到影响。

    直到丁科回来的时候,她眉宇间还藏着掩不去的担忧。

    “是筱筱吗,几年不见长这么大了?”

    刚刚进门丁科就见到从厨房里出来的夜千筱,因为事先听夜妈妈说过这事儿,他倒也没有觉得意外,脸上也很自然地流露出真心的笑容。

    他跟夜妈妈一直都没有要孩子,尽管是他们商量后才定下来的,可偶尔还是觉得有个孩子挺好的,他一直以来都很想将夜千筱当做自己的孩子,只是这孩子或许在夜家没有什么人管,平时对谁的接近都挺反抗的,跟他的关系一直都没有好起来,自从她上大学后基本上就没怎么见过面了,今日再见到她难免有些惊喜。

    而且……

    这孩子倒是有些不一样了。

    “丁叔叔。”

    夜千筱看了他几眼,然后朝他点了点头。

    “回来了?”见到他,夜妈妈便很自然地迎了上去,眼角眉梢都是掩盖不了的幸福,两人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夜妈妈直接将他的外套取了下来,然后很贴心地挂在了墙上。

    不可否认,夜妈妈行动力不怎么样,但厨艺却是一流的,整桌都是美味佳肴,丁科是个嘴很甜的人,或者说他很会讨好老婆,几乎是从吃到第一口的时候开始就夸,从头夸到尾都不带一句重复的,可习惯了他的吹捧的夜妈妈却浑不在意,只是在听到夜千筱一句“好吃”后,便乐得喜笑颜开。

    丁科是个很幽默的人,也很会哄自己的老婆,当然也不会忽略夜千筱这个“闺女”,总之自他回来的那刻开始,整个客厅便再度恢复了热闹,没有丝毫的尴尬可言。

    安静的吃着饭的夜千筱,忽然能够理解夜妈妈为什么会放弃当时的荣华富贵,甘愿嫁给当时只是个小职员的丁科。

    真正的爱情,可以让人心甘情愿的放弃很多东西,纵使它是真的很平凡。

    像夜妈妈和丁科这样,已经结婚十来年,却仍旧如胶似漆如同初恋的,确实很难得。

    最起码,夜千筱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不过,吃过晚饭没多久,一通电话就将他们的和谐与欢乐全部打断了。

    那是夜爸爸打过来的,很强势的拨通了夜妈妈的电话,张口就是要找夜千筱接电话,从头到尾他的语气都很不好,仿佛夜妈妈不过是个帮忙转告的媒介罢了。

    丁科的脸当时就拉了下来。

    “给我。”夜千筱的声音很凉,在夜妈妈皱起眉头的时候,直接将手机给拿了过去,然后走到了落地窗前,才朝电话那边的人开口,“有事?”

    然而,本来急着让夜千筱接电话的夜爸爸,张口就是劈头盖脸的一句,“夜千筱你怎么回事,连爸爸都不会叫了吗?”

    “有事?”

    顿了顿,夜千筱再问了一句,一如既往地平静,语气不惊起丝毫波澜,仿佛电话那边的人根本就引不起她的注意。

    似乎感觉到了夜千筱的冷淡,夜爸爸那边声音静了一下,随即响起来的声音还带着些许怒火,“今天有聚餐,你怎么不回来?”

    “不想。”夜千筱回答的言简意赅。

    在夜千筱的记忆中,这位夜爸爸向来都是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家里的那继母和弟弟妹妹,在她面前向来是趾高气扬的,可就算夜千筱被欺负了去夜爸爸那里告状,都是以“弟弟妹妹还小,你就不会让着他们吗”的理由回复的,几次过后夜千筱就彻底心凉了,而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却愈发地变本加厉。

    这也是夜千筱不想回夜家的主要原因。

    当然,她并不是怕了继母和弟弟妹妹,只是她觉得在这样喜庆的节目里,如果狠狠地教训他们的话,倒是显得她有些不识趣了。

    “你……”夜爸爸张口就想骂,可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旋即他又没好气地继续道,“我只问你一句,你到底想不想嫁给徐明志?”

    夜家和徐家今晚大张旗鼓的,本来就是想将徐明志和夜千筱的事情给定下来的,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最担心的徐明志是老老实实地回来了,偏偏那个曾经嚷嚷着“非徐明志不嫁”的夜千筱却忽然躲到了他前妻家里去了,徐明志虽然说她是想跟自己母亲跨年,但有点儿脑子的谁会相信啊?

    以前那么多跨年她都没有过去,现在硬是选在这种紧急关头……

    不是故意逃还能是什么?!

    “不想。”

    提起这件事,夜千筱倒是回答的很果断。

    她这次回来,本就是想着有机会的话,将她跟徐明志的婚约给解除了。只是她并不确定徐明志的想法,毕竟单方面的解除婚约会造成很尴尬的局面,所以她想先跟徐明志商量了之后再说,可既然夜爸爸都那么“好心”的发问了,她也毫不介意说出自己的想法。

    以前的夜千筱是多想嫁给徐明志,她当然是知道的。可她从来不会委屈自己,不可能为了完成“夜千筱的遗愿”而违背自己的意愿,她没办法对徐明志产生感情,也没有办法适应跟徐明志共同生活,自然没有必要去勉强。

    可是,她如此肯定的回答,倒是让夜爸爸不由得愣了片刻。

    几乎在所有知道她跟徐明志情况的人心中,夜千筱向来是对徐明志死缠烂打的那个,甚至还因为徐明志曾经提出解除婚约而以死相逼,反正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跟徐明志断了这层关系,就算徐明志曾经跟她说的非常清楚――不会娶她。

    而现在他们总算等到了徐明志松口,愿意同意这段婚姻,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次是夜千筱不愿意了,而且那坚决果断的模样似乎不是欲擒故纵。

    沉默片刻,夜爸爸的声音很沉,再次问道:“你想好了?”

    “嗯。”

    夜千筱回答的愈发简洁。

    “既然这样,”话语微顿,夜爸爸话语里满是果决,“我们就答应徐明志取消婚约了。”

    ……?

    微微眯起了双眼,夜千筱难免有些意外。

    上次跟徐明志聊天的时候,他明显还不想解除婚约,怎么这一次……

    “好。”

    纵使心里再多的怀疑,夜千筱也没有惊讶地表现,一派淡定从容仿佛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结果般,根本就不存在以往的尖叫与发狂。

    真若说心里话,每次想到以前那个夜千筱各种过激的反应,她都觉得挺丢脸的,毕竟现在承担所有记忆的是她,也需要她来面对那些各种各样已经定型了的目光和印象。

    听得夜千筱如此平静地答应,夜爸爸没来由的有些恼火,“啪”地一声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本来是件皆大欢喜的事情,现在却闹得两家人不欢而散,就算夜千筱已经同意解除婚约了,可夜爸爸还是觉得被徐明志狠狠地打了脸,心里无论如何都说不算好受,刚刚说的那么平静也是料定了夜千筱会不同意……

    没想到!

    夜千筱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同意了!

    然而,不管他那边有多么憋气,夜千筱却像是卸下了所有的负担般,很轻松的将手机换给了夜爸爸。

    “筱筱,”夜妈妈在旁边将所有的谈话都听到耳里,看着面色平静的夜千筱,生怕她受到了什么刺激,忙抓住她的手臂,满脸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

    夜千筱扬了扬眉眼,完全不像是看起来有事的样子。

    可是,偏偏她这么一副“没事”的表现,落到夜妈妈眼里就更像是“有事”了,就连旁边的丁科都板着张脸,忧心忡忡的。

    谁都知道夜千筱为了追求徐明志已经追到部队里去了,现在怎么可能轻易地答应徐明志提出的“解除婚约”?这不是受了刺激还能是什么?

    上次夜妈妈听到夜千筱说要解除婚约,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今天见到徐明志那么贴心的送夜千筱回来,本以为他们俩已经和好了,而且还“有戏”,全然没想到,徐明志一回家就闹出这种事情来,这可怎么得了!

    如果她女儿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不行,我得去找小徐好好说说,他怎么能够解除婚约呢。”想到这茬夜妈妈就急得很,拿着手机的手还微微有些颤抖,说着就要拨打徐明志的电话。

    夜千筱莫名地看着她急切的表现,总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干嘛啊这是?

    “柴欣君同志。”夜千筱抬起双手,忽然搭在了夜妈妈的肩膀上,手里微微用力,立即让夜妈妈停下了打电话的动作,抬起眼看她的时候竟是有些泪眼模糊,夜千筱无奈地垂下了眼睑,望着夜妈妈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解释道,“这件事,我提议的。”

    夜妈妈眼底划过抹讶然,她有些震惊的看着夜千筱,对方那肯定而平静的眼神传递过来,带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不自觉地让人信服。

    可是……

    毕竟以前的夜千筱对他们的影响太深了。

    顿了顿,夜妈妈喃喃的开口:“你不用帮着他……”

    “……”

    夜千筱哑然。

    过了好一会儿,夜千筱在心里帮徐明志默哀了一下,然后就松开了手,“那你打吧。”

    说完,她也没有继续扯这件事,而是重新来到沙发上,随手拿了个苹果到手中,不经意地慢慢削着的同时,还不忘分心思在电视里正在直播的跨年演唱会上。

    “她看起来不像有事的样子。”

    丁科拍了拍夜妈妈的肩膀,有些深沉的说着,打量的视线来来回回地从夜千筱身上扫过,倒是真的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的情绪来。

    夜妈妈惊讶地睁大了眼,“她都这样了,还不像有事吗?”

    正所谓太过正常那就是不正常,以前夜千筱面对徐明志的“解除婚约”,什么时候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现在表现的那么平静,夜妈妈已经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心如死灰了,简直心疼得要命。

    本来丁科很想肯定的说“没事”的,但看着夜妈妈那么大的反应,还真的有些不忍心,所以便装作赞同她的想法,陪她一起去卧室里给徐明志打电话。

    与此同时,才将苹果削到一半的夜千筱,忽然发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开始震动。

    只有徐明志才知道她的电话号码。

    也没有迟疑,夜千筱放下手里的刀子和苹果,然后将手机拿了过来,刚刚点开就发现是徐明志的最新短信。

    【我那么帮你,现在都成两家的公敌了,你不请我吃顿饭?】

    除了这句话外,末尾还加了个可怜的表情,以此来表达徐明志此刻憋屈的心情。

    夜千筱觉得有些好笑,若是平时徐明志提出解除婚约,或许还不会闹得那么大,偏偏在两家欢乐的聚会的时候,他这时机选得真够“恰当”的,让谁也没法将这个问题给敷衍下去,必须给个结果出来。

    毫无疑问的,徐明志不仅得罪了夜家,还把自家人都给得罪了。

    估计两家老一辈的心情都是崩溃的――

    这么不懂事,留着有什么用?

    犹豫片刻,夜千筱很快就打出“地点你定”几个字,可瞥了眼关了门的卧室,想了想后又加了一句――祝你好运。

    既然徐明志都这么敢于牺牲、敢于找死了,她破点儿财也没有关系。

    那天晚上,徐家和夜家都过了个很不愉快的跨年,徐明志被几个长辈轮番教导、教训,说得好听点儿那算是思想教育、谈心聊天,说得不好听点儿那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教训,只差没有直接抡棍子来打了。

    说起来,徐明志还是觉得挺无辜的,本以为夜千筱已经答应了,那事情就应该完美解决才对,就算是要批评他,也不会将事情闹得太大,可偏偏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以为夜千筱受到了无法想象的打击,一气之下才说出“同意”的话的,导致徐明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简直欲哭无泪。

    而,作为被担心的主角,夜千筱本人倒是显得很悠闲,吃着瓜果,泡着茶水,优哉游哉地看完了跨年晚会,直到陪着电视等到新的一年来临后,才起身去洗澡回了自己的卧室睡觉,末了才想起打个电话慰问一下遭到千夫所指的徐明志。

    不过,那时候的徐明志还在光荣“牺牲”中,正在被家里最有权威的徐爷爷罚在小黑屋里面壁思过呢。

    ……

    翌日清晨。

    在部队里待习惯了的向来享受不了好日子,到点就准时睁开眼,夜千筱所在的炊事班醒的更早,强迫自己睡着才熬到六点爬起来。

    昨夜下了整晚的雪,站在窗前看去,整个小区都白茫茫的一片,沿路种植的树上积累了厚厚的积雪。

    夜千筱在窗外站了会儿,然后便在衣柜里找新的衣服,只是刚刚打开衣柜的门,她就有些愣住了。

    她平时对穿着就不怎么注重,以前穿的都是些容易行动的衣服,在部队就更是单调了,都是统一发配下来的军装,顶多是型号大小的不同。

    可,夜妈妈说都是给她准备的服装的衣柜里,全是些满目琳琅的衣服,其中以光鲜亮丽的裙子居多,其余的都是些比较花哨时尚的衣服,顿时就看得夜千筱满脸的黑线。

    好在,夜妈妈并没有少女心到一定程度。

    在衣柜了翻了好一会儿,夜千筱终于找到了条牛仔裤和件长款风衣,或许是夜妈妈事先打听过她的身高和体型,这些衣服穿到身上都恰好合适。

    于是夜妈妈大清早的爬起来做早餐,听到夜千筱卧室开门的动静,刚刚回过头去,就被夜千筱那身装扮帅的怔了好一会儿,眼睛眨了眨,仔细打量了会儿后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女儿,便毫不掩饰自己神色间的惊艳。

    在夜妈妈的印象中,夜千筱上大学的时候是很爱扮成熟的,成天化着很浓的妆容,衣着也偏向于时尚与成熟,尽管好看还是好看,但是从未给过她这种惊艳的感觉。

    不是好看与否的问题,而是浑身的气质都展现出来,没有用任何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尽管是简单的风衣配牛仔,就算是下面踩着拖鞋,她都觉得自家女儿好看得不得了,不是纯粹的女性风格,却带着别样的潇洒和帅气,同时又没有纯男性化的感觉。

    在那泰然自若的眉宇间,有着属于她自己的风范。

    仿佛她就应该是这样的。

    夜妈妈忽然觉得,其实自己可以不用操心她女儿的婚事的,就这模样摆出去,得多少女生来追……

    呃,好像有点儿不对。

    “筱筱,早餐想吃什么?”尽量不让自己被昨晚的事情影响,夜妈妈面带笑容地问着夜千筱。

    瞥了眼夜妈妈将中式西式的食材都摆出来的架势,夜千筱微微蹙眉,简短道:“面条。”

    在部队里没有那么多的选择,夜千筱也吃惯了林班长的面条,被“虐待”惯了,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想过什么好日子。

    “好!”难得能够跟夜千筱这么平静的对话,夜妈妈立即欢喜地点头,在冰箱里只拿了面条,不过走了两步她又想起什么般,顿时停下脚下的动作,有些试探性地跟夜千筱道,“今天你丁叔叔放假,我们打算出去玩儿,你要不要一起?”

    与其说是让夜千筱一起,倒不如说是他们为了夜千筱才商定的出游计划。

    昨天她跟徐明志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徐明志没有说过夜千筱一句不是,但是他的回答却很含糊,也没有说出什么真正让人信服的理由,所以夜妈妈对徐明志还是有点儿生气的,只是由于平时徐明志对自己很好,加上她的心又软,一时间也没有办法真正的生徐明志的气。

    她后来跟丁科商量了一阵,琢磨着如果能够带夜千筱出去散散心的话,估计她的心情也会好一点儿,正好他们三个都没有出去过,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

    “明天吧,我中午有点事儿。”

    夜千筱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她早上刚好收到徐明志的短信通知,今天中午请他去吃饭。

    既然徐明志宁愿抹黑自己也要帮她这么大一个忙,她当然不会临时爽约,并且她也没有中途爽约的习惯。

    “那,那好吧。”

    本来想问清楚她到底有什么事的夜妈妈,想了想后还是直接点了点头。

    她跟女儿的关系好不容易才缓解一点儿,因为自己的追问再惹恼了女儿,那就可得不偿失了。毕竟,无论是谁都不喜欢别人追问自己的**。

    整个上午的时间,夜妈妈和丁科都在关注着夜千筱的情绪,她表现的越是正常他们就越是觉得不对劲,就连真的认为夜千筱没有什么事的丁科,都在夜妈妈的疑神疑鬼中受到了感染,开始跟夜妈妈密切关注着夜千筱的一举一动,生怕她一不小心就去做什么傻事。

    这样紧张的气氛,一直延续到夜千筱出门赴约。

    “我们要不要跟过去看看?”

    目送着夜千筱离开的夜妈妈,就算见到她走到电梯里也久久不肯回去,踌躇了好久后,才难掩担心的问了丁科一句。

    丁科的脸色黑了黑,见得夜妈妈的心思根本就没法从夜千筱身上移开,只得强行将她给带回了屋里待着。

    反正夜千筱出门会做什么傻事他不知道,但他肯定知道,现在只要放夜妈妈出了门,那她百分百会做出很傻的事情。

    京城的路线夜千筱并不熟悉,不过昨晚她扫了遍地图,将主要的路线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出了门她拦下的出租车司机见她不像本地的,踩着油门就打算绕弯,但一一被她漫不经心地识破,声音凉飕飕地就跟索命的死神,吓得司机先生顿时正襟危坐,自知这位坐车的没有那么好欺负,立即麻利儿的将车开到了市里最繁华的街道。

    热闹繁华的街道,放眼看去皆是来往的车辆和行色各异的人群,夜千筱根据徐明志给的地址进了家饭店,那并不是多么高档的饭店,从外观上看去甚至挺普通的,只是环境还算可以。

    事先预订的位置靠窗,外面是很大的落地窗,夜千筱边玩着手机边等待徐明志的消息,刚刚见到徐明志的信息说会晚点儿到后,便见得窗外有个女人站了会儿,似乎正在不确定地打量着她。

    冷不防地眯了眯眼,夜千筱的视线抬了过去,赫然对上她的视线,对方见到她赫然愣了愣,然后便露出颇为惊喜的笑容,朝她笑眯眯地摆了摆手后,便直接走开了。

    只是,她并不是离开,而是从饭店门口进来……

    特地来找夜千筱的。

    眼角的余光瞥见那位步伐优雅笑容温柔的女人走过来的身影,夜千筱索然无味地往身后的椅背上靠了靠,颇为慵懒地等待着她过来。

    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位应该是夜千筱在大学时候的朋友,当然关系估计也不是多亲密,反正她的记忆中只记得这张脸和这人的名字了。

    赵亦萱。

    “千筱,还真的是你啊?”

    刚刚走近,赵亦萱便下意识地捂住了嘴,仿佛不可置信般,明显表达了她的惊讶。

    事实上,一个要在部队里当两年兵的人忽然出现在偌大的城市中,也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你是?”

    夜千筱手指敲了敲桌子,眼底挑起了抹好奇,好像记不得她了的样子。

    自己认出来的人竟然不认识自己,赵亦萱脸上闪过抹尴尬,最后却拉不下脸来,只能笑着解释道:“我是赵亦萱啊,你的大学同学。”

    “哦。”夜千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可正当赵亦萱脸上的笑容变得和缓之际,她便声音微凉地开口,“有事吗?”

    再次被冷眼相待,赵亦萱神色颇为尴尬,但好歹也是忍了下来,她有些自来熟的坐在了夜千筱的对面,语气愈发的柔和,“见到老朋友,过来打声招呼,不行啊?”

    “行。”

    夜千筱简单地应声,却没有再搭理她的意思。

    然而,赵亦萱却似乎缠上了她,有些不肯善罢甘休,她试探地盯了夜千筱几眼,然后笑盈盈的开口,“你在这里等人吗?”

    “……”

    夜千筱掀了掀眼睑,懒懒的看了她一眼,等待着她的后续。

    “呵,我跟同学们昨天还聊到你呢,今天我们有场同学聚会,联系人的时候刚好想到你,本以为你还得再过两年才能回来,没想到现在就见到你了。”

    赵亦萱尽量笑得很平静,却掩饰不了语气中的试探和深意,顿了顿,她又朝夜千筱抛过去个问话。

    “怎么样,聚会很快就开始了,你要不要一起?”

    ------题外话------

    瓶子有想过军旅文回到大城市该怎么写,情节也是以前设定好的,毕竟有些感情方面的事情需要解决,为你们的赫连大大铺路。濉

    这里添了些家长里短,或许会有些平淡,但瓶纸很喜欢,吼吼!军人嘛,回家哪里那么多纷争!就是徐这次不小心作了次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39话:哟,同学聚会?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