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0话:徐少爷的装X之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怎么样,聚会很快就开始了,你要不要一起?”

    赵亦萱声音温柔款款,好似敛尽了春风的柔和,缓缓拂过扣人心弦,落到耳里可谓是好听至极。

    在被连续打脸后,还能让她如此的坚持,显然在这样的坚持背后还隐藏着深意。

    断断续续的片段浮现在脑海里,夜千筱唇边扬着云淡风轻的优雅笑容,慵懒的视线落到这位温柔的赵亦萱小姐身上,对方看着她时的真情实意和热诚激动犹如失散多年的好友,但她坐的时候却很规矩,没有任何靠近的意思,笑得再柔情再温和再淑女,也抵不过她眼底的那抹暗流。

    说起这赵亦萱,倒也出身富贵家庭,勉强算是上流社会的。像这种平时没有多少交情,遇见后忽然过来献殷勤的,夜千筱也能将情况猜的七七八八的,无非是过来看笑话的。

    毕竟,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徐明志昨晚悔婚的事情,估计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

    “你看不出我有约?”

    夜千筱轻挑眉头,纵使她看起来像是笑着的,可眼里却夹杂着似有若无的冷意,暗示着赵亦萱是有多不识趣。

    连续三次被回的这么不给脸,赵亦萱就算再好的脾气也有些受不了了,她敛了敛眉眼的笑意,语气里仍旧不缺礼貌和温柔,“有什么约啊,是朋友的话,到时候一起叫过来就是了。这可是我们毕业后第一次同学聚会,你知道了都不去的话,也有些说不过去吧?”

    这一番话说的,听起来是邀请,实际上却给夜千筱挖了个坑。

    如果夜千筱同意去那还好说,可她要是拒绝,便是拂了所有同学的面子,如果赵亦萱再有意无意地在聚会上“评价”夜千筱几句,那夜千筱的名声恐怕就永远都好不起来了。

    倘若平时夜千筱当然不会在意,反正也没有什么关系,甚至以后也不会有什么联系,她也没有兴趣在这种地方广交好友。可碰巧她许久没有来到这样的大都市,正好手痒想做点儿事,现在有麻烦事儿缠上来了,她当然也不能置之不理。

    好歹,赏个脸不是?

    “也是。”夜千筱似是思量地点了点头,转而又轻飘飘的问了句,“在哪儿?”

    得到夜千筱的同意,赵亦萱的笑容倏地又柔和了下来,缓缓的说出两个字,“远竹。”

    所谓同学聚会,一来离不开餐桌,二来离不开ktv,似乎所有的聚会都是同样的模式,他们这次也无法免俗。

    远竹,就在这条街道上,在市内都算是比较有名的饭店,模仿古风的建筑,里边布景也别有风味,极尽奢侈,当然能够进去的都是不将钱当回事儿的,花钱买的就是个身价地位,反正无论到哪儿都有有钱没地儿花只为赚个面子的。

    夜千筱读的大学可以说都是用钱砸出来的,班里的同学家里也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土豪当然也缺不了,能够来到这样的地方,夜千筱倒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赵亦萱是知道夜千筱家庭背景的,知道奢侈的地方肯定也没有少去,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显摆的意思,脸上淑女的笑容摆的端端正正的,偶尔跟夜千筱回忆一下往昔,但更多的是追问夜千筱的近况,比如在部队里的生活、为什么会忽然回来之类的,甚至有意无意地还问起了徐明志的事情,暗地里想要打探的消息可一点儿都不少。

    只是作为从见面起就很不给脸的夜千筱,一路上都只是应付了事,不知让赵亦萱是有多吃瘪。

    “hello,你们看我把谁带过来了?”

    来到包厢前,赵亦萱便推门而入,纵使在嘈杂的声响中,她仍旧温柔款款的说着话,旋即面带笑容地走进,将“淑女”俩字可谓是发挥到了极致。

    “夜千筱?”

    “她怎么会来这儿,不是说还在部队里当兵吗?”

    “据说刚回来就被徐家解除了婚约,没想到她还有心情过来?”

    ……

    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闲言碎语,当然私下里肯定还有勾心斗角。

    夜千筱刚踏进包厢的门,就听到琐碎的议论声,大部分都是在讨论她被徐明智悔婚的事情,每双放到她身上的眼睛,都少不了看热闹的成分。

    她视线在四周环顾了圈,眉眼里慵懒的笑意愈发的浓厚起来。

    “来来来,过来坐。”

    在诸多错愕与怀疑的眼神中,主持局面的班长总算走了过来,面带笑容地将夜千筱和赵亦萱给请到了两个靠在一起的座位旁,非常绅士的拉开椅子让她们俩坐下来,只是谁也没有看清他在俯身那刻眼底闪过的狡黠。

    然而,夜千筱刚刚坐下,就感觉到阵阵冷气逼近,锋利的视线倏地从额心扫过来,她冷不防地凝眉,下意识地往旁边的位置扫了过去,只见得一双寒冷深沉的眼睛,在目光交错的刹那无端的增有几分危险。

    夜千筱微微眯起双眼,在与对方对视的瞬间将其打量了一遍。

    一眼注意到的并不是他的长相,而是那高大魁梧的身材,这人的个子很高很壮,而且都不是虚的,他的背脊挺得很直,坐姿更是习惯性的端正,所有的动作都是一板一眼的,就连看人的时候都带着某种冷静和严厉,像极了夜千筱他们那些新兵训练的教官、祁天一。

    他是个军人。

    视线上移,将那张脸打量了一遍,倘若跟他浑身的气质相比,那张脸估计就很一般了,尽管长得五官端正,也只能说是看得过去罢了。

    当然这也很正常,毕竟不是每个当兵的都长成赫连长葑和徐明志那样,只是靠张脸就能在各处吃得香。

    “这位是……庞学长?”

    不等夜千筱想出这个见到自己就摆着副严厉脸庞的男人的身份,旁边的赵亦萱就已经笑盈盈地朝她开口,话语行间倒是带有几分惊讶,只是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

    直至这时候,庞龙军才勉强将视线从夜千筱身上移开,抬起锋利的目光扫了赵亦萱一眼,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嗯。”

    “说起来,庞学长也是毕业后就去部队了吧,”赵亦萱似是恍然间想起来的,唇边笑意不减反增,“好像有两三年没见到你了呢。”

    这时,坐在庞龙军身侧的一个男的忽然凑过来,搭着他的肩膀,却是看了夜千筱一眼,“庞学长,你知不知道夜千筱也进部队了,话说,你们俩会不会那么巧,在一个军区啊?”

    那男人显然在故意挑起什么话题,可庞龙军却在瞥了眼夜千筱后,仿佛想到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似的,脸色倏地就拉了下来。

    周围都是不怀好意的目光,夜千筱眼眸微转,对于庞龙军的事情倒是也想起了个大概。

    夜千筱刚刚上大学的时候,庞龙军正好是大三的学长,在一次聚会上对夜千筱一见钟情,之后便一直想方设法的追求她,但所有的心思都放到徐明志身上的夜千筱,眼里怎么可能容得下别人。

    当时庞龙军也不知道哪只眼睛出了问题才看上她的,总之当时很多朋友规劝都不管用,他仍旧一意孤行,直到夜千筱几次三番地将他的心意践踏在脚下后,他才渐渐地心灰意冷,而最后导致他彻底跟夜千筱断绝关系的,则是受不了他的夜千筱将他的表白短信和情书公之于众,以至于他最后大学的两年时光,彻底成为全校人的笑柄。

    庞龙军跟夜千筱的梁子,也就这么结下来了。

    当然夜千筱并不会去管那些追求者的心情,也不在乎他们的看法,她唯一在乎的就是徐明志罢了。加上在现在这样的治安社会,庞龙军再怎么觉得丢脸再怎么生气,也不会真的将夜千筱给杀人分尸,自然而然的,只能将这口气憋在心里,一度成为他的心理阴影,直到后来去了部队,他的情况才有所好转。

    但是,他对夜千筱,可谓是因爱生恨,恨之入骨。

    大概将事情想起来的夜千筱,有些无辜的摸了摸鼻子,不过她本身就放得很开,反正事情也不是她做的,她又没有必要去在乎庞龙军的看法,便抱着随遇而安的心态将旁边那两道几乎要将她烧成洞的视线给忽略的彻底。

    可夜千筱以前的人缘明显很不好,到哪儿都有看不惯她的,遇到这种能够让她出糗的时候,自然是要好好地将她给损上一顿才开心,那些不爱惹事或比较内向的同学倒是坐在旁边安静的聊天,可有些爱凑热闹的却主动往这边钻,左一句庞龙军是怎么追她的,有一句你跟徐明志进展如何,摆明了就是要将夜千筱的颜面搞得荡然无存。

    “叮――”

    耳边被各种嘈杂声音所围绕,夜千筱手里的铁勺砸在了面前的高脚杯上,与嘈杂议论声截然不同的清凉声响,顿时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愣,旋即好奇的将视线转移了过去。

    众目睽睽之下,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将勺子放了回去,然后将那装着红酒的高脚杯拿了起来,似乎漫不经心地在手里晃悠着,动作优雅的很,在那瞬间,仿佛整个包厢都已成她的舞台。

    这不是他们记忆中的那个趾高气扬的夜千筱,她敛尽了所有的气焰,没有那种凭借外物营造出来的气势,而是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张扬,属于她的气场在整个包厢里徐徐展开,令人不自觉地被她所吸引,然后不太敢移开视线。

    没有以往的浓妆和奢侈品,只着简单却有格调的风衣,她一直引以为傲的长发被剪得很短,不过齐耳的长度,可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打理却显得简约而随意,纯粹素颜现身的她仍旧只靠那张脸就能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

    她眉眼含笑,却不乏冷意。

    微微斜眼看向围在身边的那群人,夜千筱神色淡然,话语格外的平静,“有什么问题,聚会结束后可以排队来问。”

    呃……

    其他人微愣,继而哑然无言,只得怔怔的看着她。

    啥……啥意思?

    真把自己当大牌了?

    可是不屑夜千筱的想法不过是片刻的,等反应过来后,他们之间的气氛难免有些尴尬。

    这些人很多在学校就已经开始接管家里的公司企业了,就算没有背景的也有些大学期间就投资创业的,现在来到社会也有半年的时间,多多少少都混出点儿地位来。

    若说平时在酒桌上,他们肯定不会那么鲁莽,可这不是同学聚会么,他们出社会没有多久也算不上多成熟,想要闹一闹的心思肯定是有的,正好昨天徐家毁了婚约的事情,今天见到夜千筱便也想损损她,反正她以前也没有给过他们多少好脸色看,没想到夜千筱会这么*裸的打脸,毫不客气地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扇了他们几巴掌。

    什么叫做有问题可以排着队来问?

    瞬间将他们降低到狗仔队的行列,与此同时还很恰当的抬高了她自己的身价,虽说里面带着暗讽的意思,但当这里的人都是傻子呢,其中深意谁会听不出来啊?

    明目张胆地讽刺他们呗!

    这种啪啪啪打脸的话语,还……还真的打得他们的脸生疼生疼的。

    “夜千筱!”

    离得近的有个男的赫然暴怒,只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侮辱,手掌张开顿时就想朝夜千筱面前的桌子拍了过去。

    刹那间,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做好了耳朵被震响的准备,甚至还有好几个女的将眼睛都给眯了起来。

    然……

    他们料想中的声音,却久久未曾传来。

    怀着疑惑的心思定睛看去,只见得那只手突兀的停在了半空中,在谁也没有想到的时候,两根筷子忽的从空中袭来,赫然夹住那只半空移动的手掌,并且无论手掌的主人来不及反抗,就已经疼得面色扭曲,冷不丁地倒吸了口冷气。

    那两根筷子,纹丝不动。

    顿时,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离奇的一幕,就跟看怪物似的看着手拿筷子的夜千筱,皆是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气,心里对她的惧意没来由的增加。

    我滴个乖乖,这就去部队四个来月,就变得这么了不得了?

    这也太帅了吧?!

    与此同时,坐在旁边的庞龙军也不由得多看了夜千筱几眼,看着她那淡定自若地动作,仿佛此举不过抬手间便可以完成似的,她连眉头都不需要皱一下。

    若是老弱妇孺被她这么夹着无法动弹,庞龙军倒也不觉得奇怪,可那只手掌的主人可是个成年男子,能够靠筷子的力量就能让对方无可反抗的,却不是简单能够做到的。

    至于坐在夜千筱另一边的赵亦萱,颇为紧张地打量着夜千筱手里的筷子,那筷子与手正好跟她的视线齐平,不知为何,她生怕夜千筱一不小心就将那筷子往她眼睛里戳。

    在心里,赵亦萱也却隐隐觉得,夜千筱是真的不一样了。

    不是说她突飞猛进的武力值,或许她在部队里确实经历了非同寻常的锻炼,让赵亦萱在意的是,她在夜千筱身上根本见不到任何浮躁,自见夜千筱的那刻起,对方就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不急躁、不冲动、不发怒,明明身上的张扬没有减少分毫,但却没有以前那般让人反感。

    那身淡然无畏的气质仿佛在告诉所有人,她本身就有这般张扬的资本,属于她的强大气场根本就不需要强装。

    “你你你……你松开……”

    强烈的疼痛感从手的方向袭来,那个男的痛的面色扭曲,当下怎么也不敢再继续跟夜千筱叫嚣了,立即放软了语气表示退让。

    夜千筱夹住筷子的力道微松,那男的的手跟逃似的迅速躲开,再次看夜千筱的时候就跟看什么洪水猛兽似地,下意识地往后面猛退了几步。

    丫的,没人告诉他部队是那么厉害的地方啊,平时柔弱娇惯的人进去才多久啊,竟然靠着两个筷子就能废掉他的手了!

    那可怜的男的欲哭无泪,早知道他根本就不会凑过来,这哪里是损人凑热闹,压根就是单纯的找死好吧?!

    好在,在如此尴尬的时候,班长总算是从夜千筱霸气举动所带来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他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后才朝他们道,“菜都端上来了,不要杵在那里了,边吃边聊。”

    有了他给个台阶下,其他围到夜千筱身边的人瞬间化作鸟散,快速利落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生怕夜千筱心情好了就直接将筷子往他们身上戳。

    夜千筱可是当兵的啊!

    他们头一次真正意识到这个问题。

    人家天天都在部队里被强迫着锻炼,他们却坐在办公室里好吃好喝的有人供着,怎么可能打得过她?

    有人刻意带动着话题,渐渐地将注意力往其他人身上转,说着各自在社会上的成就与趣事,甚至还有聊起感情生活的,一时间他们似乎都忘记了夜千筱的存在般,连名字都不再提起。

    跟服务员换了双筷子,夜千筱的手机就嗡嗡嗡的响动了,好在在这种时候周围到处都是声音,谁也没有注意到她这里的动静,看到是徐明志的电话她直接拉了挂断,很快的他就收到了徐明志询问的短信,她扫了眼周围热热闹闹的人群,简洁明了的告诉徐明志她在参加同学聚会。

    本以为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了,可徐明志回复的速度却快的不可思议,立即在询问她的地点在哪儿,第二条短信又补充了一句“你别闹太大了,我去给你撑场子”。

    犹豫了一下,夜千筱只觉得有些滑稽,但也没有遮遮掩掩的,便将地址发给了他。

    然而,她这边才刚刚将手机放下来,旁边的庞龙军就忽的冷着声朝她问道:“你现在在哪儿服役?”

    夜千筱闲闲地瞥了他一眼,很保守的回了句,“海军。”

    虽然她的身份并不是有多么保密,大概方向是可以说的,但说不说也得由她的心情,面对刚见面就将她审视个遍的人,她敷衍回答已经是客气了。

    只不过,对方的好奇心显然没有被她的冷淡所打击到,思索片刻后便再度问道:“陆战旅?”

    拿起高脚杯,不紧不慢地抿了口红酒,夜千筱忽的挑起了眼睑,悠悠反问,“你呢?”

    “……”

    庞龙军微怔,自觉地没有继续问下去。

    虽然他不清楚夜千筱究竟是怎样的身份,但夜千筱摆明了是不想告诉他,如果换位思考的话,就算夜千筱问他,他也是绝对不会泄露半句身份信息的。

    不过,如果是海军的话,估计也只能是陆战旅了。

    普通的海军部队,怎么可能培养出这样的兵来?

    刚刚夜千筱那招看起来像是简单,可实际上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锻炼出来的。

    优哉游哉地喝着红酒,夜千筱却对那些美味佳肴提不起任何兴趣,庞龙军自那之后便再也没有跟夜千筱说过话,而另一边的赵亦萱却似乎很“照顾”她,有事没事的跟她扯着闲话,就差将她们大学的点点滴滴做成回忆录了。

    “待会儿我们还要去ktv,你要不要过去?”

    眼看着这场聚餐即将来到尾声,什么话都没有套出来的赵亦萱难免有些急,她整个过程都带着的笑容愈发的深了几分,转而又再度朝夜千筱提出邀请。

    “不去。”

    夜千筱回答的言简意赅,且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感觉到周围几个落到这边的视线,赵亦萱温柔的看着她,语气里带有几分调侃,“这么不给面子啊?”

    漫不经意地瞥了她一眼,夜千筱语调淡淡,“我有朋友来接。”

    “跟你约好的那个朋友?”

    赵亦萱似是想到什么,继续问了一句。

    事实上,开始夜千筱说她朋友会过来,但一直都没有现身,赵亦萱也没有放在心上,只觉得夜千筱不过是找个“不来”的借口而已。

    可面对她的试探,夜千筱却泰然自若地点头,“嗯。”

    眼底隐去些许暗流,赵亦萱好像挺感兴趣的样子,佯装沉思地问了句,“那,是你那个未婚夫徐明志吗?”

    赵亦萱的声音不大不小的,若是说其他的也不会有人在意,偏偏提到“徐明志”这个名字,倒是让人难免有些敏感,自然也就默契地将注意力稍稍转移,只是有了先前的教训,他们这次的话题却没有终止的意思。

    尽管,很多人都想听夜千筱的回答。

    在学校,几乎只要知道夜千筱的人,都知道“徐明志”的大名,尽管没有接触过徐家小少爷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传说中的“徐明志”究竟长什么样,可他的名声却是如雷贯耳的。

    夜千筱无论到什么场合,都会提起“徐明志”这个名字,并且极尽炫耀的表示那是她的未婚夫,言语中简直要将徐明志给夸到天上去了,搞得很多人都心痒痒,挺想见识见识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究竟是有多好,才能让夜千筱那样的女人死心塌地。

    只是听说徐明志读的是军校,而且比他们早两届毕业,好像毕业后就直接去了部队当兵,加上徐明志从来没有到学校找过夜千筱,他们理所当然的没有见到过徐明志的容貌。

    而夜千筱也将他的照片互得死死的,生怕其他人一见倾心将她的未婚夫抢过去似的,他们甚至连看照片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今早只是几个人道听途说,听到徐家跟夜家接触婚约的消息,便在这样同学聚会上迫不及待地分享,而其中很多人都是抱着幸灾乐祸地心情的。

    毕竟夜千筱跟他们的交情又没有多好,平时当着面会给她几个笑脸说几句好话,可背地里谁都喜欢去看笑话,反正这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而且还可以当成乐子做笑话,何乐而不为呢?

    人天生有种奇怪的心理,见不得别人的平步青云事事如意,而是更希望别人坠入云端被摔得惨不忍睹。

    “是。”

    悠悠抬眼,夜千筱淡定地应声。

    赵亦萱在故意挖坑她又怎能不知,那么长的时间里,赵亦萱都想将话题往徐明志身上拐,但都被她三言两语的给打发了,这次怕是被逼急了,一点点地机会都不肯放过,强行就拉到徐明志那边去。

    既然她都辛苦那么久了,夜千筱也就干脆顺了她的心意,让她好好的看一场戏。

    “真的?”

    意料之外的回答,让赵亦萱的声音在错愕之下失了几分温柔,脸上的笑容也稍稍僵硬了一下,直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才再度恢复了那种让人看着自然舒心的温和。

    拿起正在震动的手机,夜千筱轻飘飘地抛出句反问:“你觉得呢?”

    没来由的被夜千筱的反问给堵住,赵亦萱一时间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或者说,她根本就看不出夜千筱是在说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假的那她的架势摆的也太足了,可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他们所得知的“徐家解除婚约”的事情,岂不是别人捏造出来的,而他们却傻乎乎的当了真?

    其余人的也在狐疑着,不过也都很识趣地将这份疑惑藏在了心底,各自的话题还在继续,餐桌也一如既往地热闹。

    可,这样的热闹却忽然在某个时刻被打断――

    “叩。叩。叩。”

    包厢的门被礼节性的敲响了三声,紧接着没有经过任何人的同意,大门就忽的被推开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所有人都抬起头,往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可才刚刚看了一眼,所有人就忽的愣住了,一个个的眼里盛满了惊愕之色。

    倒不是外面摆着多么浩荡的阵型,也不是外面发生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而是……

    他们看到对谁都不卑不亢的饭店经理,此刻正对别人满面笑容,甚至还带着点讨好的意思。

    至于那个被饭店经理招待的,数十双眼睛纷纷转移过去,一眼便看到那张帅气俊朗的脸,真正是那种只凭着一张脸就可以到处混饭吃的,顿时就看得好些个女的两眼放光,这个人跟他们的年龄差不了多远,但浑身的气息却要稳重很多,一袭黑色的西装得体的穿在身上,将其气质很好的展现出来,优雅中不缺硬朗,阳光与帅气并存,加上身旁有饭店经理护航,出场的刹那不知是有多拉风。

    对于很多女的来说,他就是帅帅帅!

    对于其余男的来说,他的身份就值得考量了。

    虽然在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可毕竟京城上流社会的人太多了,他们基本上处于中下层位置,真正接触到的强大又古老的家族着实不多,尤其是那些根本就不从事商业的富家公子,他们甭说见过了,或许连听都没有听过。

    “打扰了。”

    徐明志单手放到裤兜里,脸上带着礼貌而优雅的笑容,自然随意地跟在场所有人说了简单的几个字。

    其他人皆是愣愣地看着他,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没有反应过来。

    这位……

    额,怎么说都觉得,看起来架子很大、来头也很大的样子。

    于是,当所有眼睛都看着徐明志往夜千筱的方向走去的时候,他们乱成浆糊的脑海里终于浮现出一个名字――

    徐明志。

    难不成,这位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徐家小少爷,徐明志?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倒是有几个见过他的瞧瞧碰了碰身侧的人,将肯定的话语低声传了出去。

    是,没错,他就是徐明志。

    那个从小到大都帅得无可救药的徐明志。

    渐渐地,那些质疑“夜千筱被悔婚”的声音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仿佛夜千筱从一个凶悍到没有人要的女人直接变成了香饽饽似的,这改变之大也让不少人心里有了落差。

    当然,其中落差最大的便是赵亦萱了。

    赵亦萱一直都很不爽趾高气扬的夜千筱,很多时候明明没有发生过争执的人,也会因为某个瞬间看不顺眼,而由某一方的人将这份仇恨给惦记下来。更何况夜千筱本身就是那种从来不会顾虑到别人心思的人,她做事也没有任何的顾及,动不动就得罪人,赵亦萱自然也被她言语得罪过好几次,这才越看她越觉得不顺眼的。

    今天意外遇到夜千筱,本以为拉她过来可以让她丢尽脸,却没想她最初就用两根筷子震慑了所有人,而后也没有人敢继续徐明志的话题,现在她好不容易将话题拉过来,转眼间徐明志本人就出现了,直截了当的让所有的流言蜚语化作烟消云散。

    “各位不好意思,我得将千筱接走了,”徐明志摆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脸上带着几分笑容,让那张本来就养眼的脸更是灿若生辉,他的手轻轻地搭在夜千筱的肩膀上,语气里夹杂着些许笑意,“她为了你们可是把我抛下了呢。”

    似有若无的暧昧,明目张胆的秀恩爱,以最为明显的方式告诉这里所有的人,夜千筱跟他之间的关系好着,根本就没有所谓“解除婚约”一说。

    有些个反应快的,也没有继续傻愣下去,很自然地朝徐明志打着招呼,这里生意人居多,就算是初次见面的人他们也能当成多年未见的好友来对待,只是面上挂着的那套假模假样的虚伪笑容,却从来都不是徐明志喜欢的。

    笑话,要是部队里哪个敢天天带着那么虚伪的面具,他们不都得将那装模作样的打得个狗血喷头?

    当兵的都习惯了直爽,也不怎么适应这套虚伪的做法。

    好在徐明志虽然在部队待了两年,但二十年来在家族里养成的那套礼仪还是没有丢掉的,难得把军装换上西装,就算再怎么不习惯,徐明志也就当做是偶尔找乐子了,对付这群热闹的人,算是游刃有余,几句对话间刀光剑影,明明不见鲜血,可却把人治得服服帖帖的。

    而作为另一位主人公的夜千筱,则是纯粹的在旁边看戏,反正有徐明志给她撑场子,她这场子不用自己来撑,就已经垮不下去了。

    没有再继续待下去,徐明志不过是转了一圈,就让夜千筱把风头给出尽了,从原本被人等着看笑话的存在,到最后成了每个人都啧啧感叹的存在,所有人都眼睁睁地望着他们俩离开,直至他们的人影消失,才意识到自己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们在社会上混得再好,能够跟人家生来就不用发愁的人比吗?

    可,在最后那刻,一直站在门外的饭店经理再抛出一句话,将他们所有的不甘都给压了回去。

    “这次的账单已经记到徐少爷名上了,还请格外安心用餐。”

    饭店经理脸上带有几分笑容,却没有刚刚面对徐明志时的恭敬,只是标准式的礼貌罢了,说完便细心地替他们关好了门,然后没有丝毫停留的离开。

    至于那群还在包厢里的人,皆是面面相觑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唯有庞龙军一人,静坐在旁陷入了沉思中。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徐明志那张脸他应该是见过的……

    好像是,东海舰队陆战旅那边的?

    ……

    “怎么样,够给你脸吧?”

    刚刚走出了远竹饭店的门,徐明志那道貌岸然的模样就彻底败坏,眼角眉梢都扬着得意的笑容,连那身装深沉的西装都没有脱就开始显摆。

    其实,如果是普通的同学聚会,徐明志肯定不会去捣乱,但夜千筱在大学的情况他也听说过,几乎跟谁相处都得吵架,基本上就没有关系好的。

    所以,对于夜千筱来说,说是同学聚会,不如说鸿门宴来的更恰当些。

    更重要的是,他昨晚才提出跟夜千筱“解除婚约”的事情,万一有人拿着这事做文章,他还真怕夜千筱不小心就将他们的同学聚会闹得天翻地覆的。

    虽然以夜千筱现在的情况来看并不需要担心,可……

    这不,他好歹也算是帮个忙吗,出来招摇招摇刷刷自己的存在感,总归是没有错的。

    “够。”

    对于徐明志满怀期待的提问,夜千筱敷衍的点了点头。

    不可否认,这次徐明志确实帮她把场子给撑起来了,尽管她最开始只是打算自己过去膈应人的,没想到徐明志出场帮她将所有人都狠狠地膈应了一把。

    反正,她现在心情不错便是。

    “下午去哪儿?”好不容易得到夜千筱一次肯定,徐明志脸上顿时乐开了朵花儿,“离晚餐还有段时间,我查了下,最近上映的电影还不少,你要不要去看看?”

    有雪花悠悠落下,染在发丝、肩头,夜千筱偏头看了他一眼,只见得他笑得眉眼弯弯的,有雪花溅到了他的眼里,却无法将眉眼的温暖冷却。

    “随便。”

    夜千筱耸了耸肩,有些无所谓的回答道。

    反正她下午也闲着没事做,她既然都答应请徐明志吃饭了,自然不能先回去然后再跑出来,无论做什么都是打发时间,她自是没有什么意见。

    在这种过节放假的时候,电影院的气氛向来很热闹,徐明志似乎早有准备,事先在网上订了票,选的电影是部喜剧片,比较欢脱,倒是挺适合元旦节观看的。

    而影厅里也是人满为患,证明着这部剧的火热程度。

    然而,在影厅里的情侣都成双成对的抱在一团笑出声的时候,夜千筱则是靠在自己的位置上睡觉,尽管睡姿让人看不出来,但就坐在她旁边的徐明志百分百的肯定,她是真的在睡觉。

    独自一人看完整场电影的徐明志,连任何的笑点都没有找到,见着那些笑得欢乐的情侣们,他恨不得将手里的爆米花全部丢到他们的头上去,最后只能扼腕叹息。

    下次选电影前还是先征求下夜千筱的意见吧……

    直至片尾曲播出的刹那,徐明志终于是松了口气,然后靠近夜千筱的方向打算叫醒她。可夜千筱的警惕程度却超乎了他的想想,他几乎才刚刚靠近,就见得夜千筱睁开了双眼,没有任何困意的眼睛扫向他,眼底清明一片。

    “完了?”

    夜千筱凝眉问着,证实她刚刚确实是在睡觉。

    “完了。”

    小徐同志内心近乎崩溃,只得附和着她点了点头。

    瞥了眼大屏幕,夜千筱很自然地站起了身,“那走吧。”

    “……”

    默默地咂舌,小徐同志在心里默默叹息,最终还是无奈地跟上了她的步伐。

    像他们俩现在这样的状况,他基本上就没有任何掌控主动权的可能,还是老老实实跟着夜千筱走、满了她的意再说。

    电影院人潮拥挤,天色越晚,人群就越发增多,吵吵嚷嚷的人群闹得夜千筱有些头疼,找准人群中的缝隙便灵活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倒是徐明志被几个犯花痴的小女生给拉住了,好说歹说硬是拉着他聊了几句,一转眼夜千筱便没了人影。

    徐明志的脸色越来越黑。

    另一边,直到走到大街上,夜千筱才意识到徐明志人没有跟上来,她倒是也不着急,悠悠然地将手机给拿了出来,可刚想打电话联系徐明志的情况,手机就嗡嗡嗡地震动了起来。

    有她电话的,除了徐明志,就只有昨晚接触过的夜妈妈和丁科了。

    她手机上的备注是――妈。

    拉了接听,夜千筱将手机放到耳边,在颇为嘈杂的街道上喊了声,“喂?”

    “筱筱啊,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晚上做你爱吃的红烧鱼。”电话里很快就传来夜妈妈关切的声音,但是隐约间还夹杂着几分担忧和疑虑。

    “我吃完晚饭再回来。”夜千筱说完,又听到夜妈妈有些失望的声音,她皱眉思忖了一下,旋即再度开口,“我想吃夜宵。”

    “夜宵?好啊,你想吃什么?”

    夜妈妈顿时又来了精神,可伴随着她的声音传过来的,还有不远处尖锐的喊声――

    “抢劫啊!”

    微微往那边瞥了眼,只见得一位妇女正踩着高跟一步步地往这边跑来,比她更快点儿的是一位身着黑色外套的男子,夜千筱的视线从他身上扫过,盯准了他手里的匕首和抢来的包包。

    还有……

    视线不动声色地从对面的街道收了回来。

    “稀饭。”

    漫不经心地往前走了一步,夜千筱颇为淡然的回应着夜妈妈,可与此同时,她的脚却不经意的往前伸了过去――

    “砰――”

    与此同时,突兀的射击声响起。

    ------题外话------

    万更有一段时间了,瓶纸感觉挺累的,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状态不佳还是咋的。

    如果可以的话,这个月还是会坚持万更到底。

    但是这里征求下意见,下个月咱们是准时上午十点更新呢,还是万更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0话:徐少爷的装X之旅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