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1话:赫连大大,求不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发射子弹的枪支带有消音器,在这嘈杂的人群中,仅有的声响都被掩盖,唯有子弹失去目标砸在地上的声音,激起青石板的碎屑,弹溅到路边行人的身上,生疼生疼的。

    而,那个匆忙跑过来的劫匪,在夜千筱似是不经意的抬脚下,没有任何防备的摔了个狗啃泥,手里的刀子和包也哗地摔出了很远。

    劫匪刚刚想从地上跳起来指着夜千筱骂娘,却注意到旁边弹起的碎屑,他眼珠子转了一下,下意识地往旁边看了过去,只见得一颗子弹镶在土地里,在路边忽的亮起的灯光下,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寒意。

    他冷不防地打了个冷颤,想到自己刚刚跟死神擦肩而过,顿时吓得浑身都瘫软了,怎么也爬不起来。

    夜色仿佛在刹那降临,整个城市陷入了片朦胧中,唯有沿街亮起的灯光,撑起了这座城市的光明。

    一点红光落在额心。

    “我先挂了。”

    平静自若地朝手机对面的夜妈妈说了声,很快的,夜千筱闲闲地往前走了两步,然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夜千筱抬起微冷的双眸,泰然顺着那抹飞过来的红光看了过去,那副淡定的模样仿佛只要她不想,谁也无法夺取她的性命般,纵使在死亡的威胁下她也犹如闲庭漫步。

    对面那栋楼的楼顶,掩饰的非常巧妙,却被最后一抹夕阳的反射给暴露的彻底,当然他也很倒霉的遇到了夜千筱。

    抬眸的瞬间,无形的杀气似是化作冰冷的寒光,总是隔着千米远的距离,也清晰地传递过去,惊得那道红光微微晃动了下。

    片刻后,红光顿时消失。

    “我的包!”

    正巧这时,周围也有不少人发现了这起看似普通的抢劫案,很多见义勇为的人都凑了过来,而那个被枪的妇女也慌慌张张的跑来,完全不顾劫匪的情况,匆匆跑到自己被抢的包包面前,快速弯腰捡起。

    然,没等她脸上的庆幸和后怕展现出来,另一只手便忽的从视野中伸了出来,直接抓到了她那个勉强算得上奢侈品的包上,她下意识的想要抓紧力道,然没等她的手指用力,对方不过是轻轻一扯,就轻而易举地将包给扯了过去。

    她赫然抬头,只见到夜千筱那掩去锋芒的黝黑双眸,一股莫名地惧意无端的在心底蔓延开,她愣了片刻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包已经再次被抢了!

    “你为什么抢我的包?!”

    那妇女瞥了眼周围越来越多的人群,顿时底气就足了起来,刚刚被夜千筱吓到的那点儿惧意消失的无影无踪,便毫不犹豫地拉拢了着周围的人,气势汹汹的朝夜千筱质问着。

    尽管她此刻心虚的要命,可面上仍旧装得底气十足。

    其余的人纷纷报警,然后渐渐将放到歹徒身上的注意力放到这边来,这其中有很多是见到过夜千筱“出脚相助”的,现在见到她将包从主人那里夺走了,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完全理不清究竟是怎么错综复杂的事。

    夜千筱掂了掂那个包,旋即淡淡地瞥了眼那个妇女,冰冷的眼底多出抹饶有兴致的意味。

    这个包倒是真的挺值钱的。

    旁边各种各样的劝说声犹如潮水般涌过来,淡定自若地夜千筱却更是悠闲,可那位作为主人的妇女脸上的虚汗就越来越多,就算是在这种猎猎寒风中,她也急出了满身的汗水。

    不知为何,她就是确定,眼前这个抢包的女的,肯定知道她包里有什么东西!

    “怎么了?”

    就在这时候,徐明志总算从电影院挤了出来,他一眼就看到被围在中间的夜千筱,走过去的时候正好注意到镶在地上的那发子弹,心里的那份警戒下意识地就拉了起来,然后快速的将人群给推开,挤到了夜千筱的身边。

    “自己看。”

    瞥了眼面露担心之意的徐明志,夜千筱直接将手里的包丢给了徐明志。

    这次绝对不是夜千筱在自找麻烦,而是这麻烦好巧不巧的,偏偏就撞到她身上了。

    当然,在大街上见到抢劫或许是很常见的事,可遇见枪击事件就少之又少了,她只是不想看到劫匪被击毙后鲜血溅了她满身,没想不过转眼的功夫那个妇女也出了问题,竟然带着上千万的毒品到处乱转。

    事情肯定是有联系的,只是夜千筱正好碰见,然后发现了而已。

    这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倒是给了她不少的“惊喜”。

    徐明志刚想拉开包,那个妇女就发疯似的围了上来,夜千筱懒懒的伸出手将其挡住,任由她如何的撒泼也无法撼动半分,其他人本来也想过来帮忙,可没等他们冲过去,就见得徐明志已经将包给打开,然后翻出了其中一包白色的粉末。

    旁边的人顿时陷入寂静中。

    哟!

    心里咯噔一声,不过是处于猜想状态的徐明志,已经迅速的将其归为现实。

    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徐明志眉头微皱,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狙击手呢?”

    刚刚那种子弹的型号,明显是dsr―1狙击步枪。他可不觉得在这样的热闹街道上,会无缘无故出现可以随时夺取他人性命的子弹。

    妇女藏有毒品的包被抢劫匪抢走,有人在暗处想要杀掉劫匪,那暗处的要么就是站在妇女这边的,要么就是隐藏在暗处的第三方。

    无论如何,藏有凶险武器的狙击手,绝对不能就此放任自流。

    “那边。”

    早就料到徐明志会有此反应,夜千筱斜了对面的大厦一眼,很简单的解释道。

    现在时间过去不到两分钟,狙击手应该还隐藏在大厦内。

    “过来,”徐明志抬手招了招两个靠近的保安,然后掏出了张证件出来,以此证实他的身份,紧接着便将手里的包丢给了其中一个保安,“把这个保管好,等警察过来,还有……”

    徐明志瞥了眼早已被夜千筱制服住的妇女,还有那位躺在地上还没有缓过来的劫匪,继续道,“把他们俩抓起来。”

    两个保安看到那包里的白色粉末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尤其是将包拿到手里的那个保安,就像是在怀里兜了个烫手山芋般,不知何时会来发子弹将他送上黄泉之路。

    好在,他们最起码的道德心还是有的,面对徐明志的交代,只得慌张地点着头。

    而,在将东西交代给他们的时候,徐明志也警惕地扫视了下四周,他将东西交出去的举动直接让几个隐藏在人群里鬼鬼祟祟地脑袋冒了出来,无意间亮出来的刀片简直令他头都大了。

    艹!

    虽然知道这种案件都是成群结队的,他刚刚也不过是试探性的举动,却没有想到隐藏在暗处的人竟有数十个,估计还是不同的两拨人。

    本想快速解决完这边的事然后去对面搜寻狙击手下落的,但这样一来肯定会被拖住手脚!

    京城治安不是挺好的么,怎么警察还不来?!

    与此同时,同样发现情况的夜千筱拍了下他的肩膀,随手就将差点儿被她扭断手腕的妇女扔到他脚下,“慢慢来,我先去。”

    她之所以没有直接去追狙击手,正好也是同徐明志一样的理由,毕竟这条街道上隐藏着无数的危险,谁也不知道暗处的危险因子会在何时爆发。

    既然现在徐明志来了,她自然也得跟那个拿着枪指着自己的狙击手,好好算算账了。

    话音刚落,徐明志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见得夜千筱的身影闪过,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夜千筱已经以极其炫酷的动作,直接翻过了路边第一辆车的车顶,再下一刻便只见得她横穿马路的背影。

    看着夜千筱这么不怕死的举动,徐明志嘴角冷不防的抽了抽,但也很快的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此刻要解决的事情上。

    这个时刻的车流向来很多,但在惊呼声中横越马路的夜千筱,却显得格外的轻松,她可以轻而易举的翻过来往的私家车,就连司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她就赫然落地,而对于那些还在行驶的车辆来说,只觉得面前有人影晃过,还没来得及踩刹车,那人影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吓得他们心肝直跳,可偏偏又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至于那些在大街上见到这幕的行人们,一个个的惊得目瞪口呆,那潇洒的身姿,流畅的动作,仿佛在夜空中划过似的,没有人会去想她的横行会不会影响交通,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在乎这个问题,她所到之处皆是不惊起丝毫波澜,犹如黑暗鬼魅,来无影去无踪。

    帅掉渣了!

    不知何时路过的记者,直到夜千筱快要过去的刹那,才咔擦咔擦的摁下了手里的相机,最终也只是拍到了个令人震撼的虚影。

    良久良久,还有人心惊肉跳的捂着胸口,完全缓不过来。

    整个过程,也不过十几秒的时间。

    而那个不知吓到多少人的夜千筱,却在来到对面街道的那刻,没有丝毫停留的往大厦的门内走了进去。

    她的动作向来有条不紊,可是却意想不到的快速,这是种糊弄视觉的技巧,尤其是在这样混杂的街道上,就算被再多的人盯着她也来去自如,淡定自若地混在其中很快就让失去了焦点,最后连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像是忽然消失了似的。

    在几乎将周围的人都给晃晕了之后,夜千筱潇洒的进了大厦的旋转门,不只是她的气势过于强大,还是她的气息足以融入这栋大厦的气氛中,原本看到她的门卫硬生生的被定在了原地,竟然没有过去拦她,而是眼睁睁地看着她潇洒的走向了电梯内。

    今天全国都在放假,但也有些加班的,不过这个时间也都下班了,每层楼都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独自忙碌着。

    相对于外面热闹繁华的街道来说,整栋大厦却似是陷入了片寂静中,凝重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开,仿佛随时都有什么事情发生般。

    夜千筱观察了下每个电梯的数字,然后坐上了电梯,只是才三楼便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抬手摁了所有电梯往下面去的键,夜千筱便想朝楼梯方向去,可她才刚刚转过身,便见得从前方洒落的黑影,她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垂在袖子里的手早已警惕地握拳。

    然,待她凝眸扫去之际,便只见得那张熟悉的俊脸,棱角分明,黑眸深邃,神情冷峻,他一身简单的黑色便装,将颀长挺拔的身材完好的衬托出来,一种属于他的极强存在感在刹那间便迎面而来。

    赫连长葑刚来到电梯门前,就感觉到阵阵杀气逼近,他轻轻挑了下眉,旋即顺着那道视线低眸扫了过去,却见得个很眼熟的身影站在前方,眯眼打量了会儿,再看到那被帽子半遮起来的脸庞,他眼底顿时滑过抹恍然之色。

    也就只有她刚见面就充满敌意了。

    不过……

    她怎么会在这儿?

    “当――”

    不等两人各自发出疑惑,不远处的楼梯附近,便传来铁桶撞击铁栏杆的声音,似是不小心的动作,但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却显得格外的清晰,与此同时还能听到颇有节奏的脚步声和哼歌声。

    没有任何停留,夜千筱便直接往旁边的楼梯疾步而去。

    赫连长葑凝眉看了眼她的背影,旋即不假思索的跟上了她的步伐。

    从夜千筱发现狙击手到现在,也不过三分钟左右的时间,她观察到的大厦大门,没有任何人出入,也就是说狙击手至今还在大厦内,尽管不排除是公司职员的可能,但在突发的事件里没有必要那么复杂的给自己搞个固定身份,所以只能是凭借随时都能转换的身份进去的。

    狙击枪的体积很大,并不是随便能够带入的,加上当时狙击手还被夜千筱发现,任何有点儿头脑的都会在大厦内找个地方将狙击枪藏起来,以免在出大厦的时候就被抓个现行。

    既然这样,他耽误点儿时间在所难免,这也恰好给了夜千筱可趁之机。

    从上面下来到现在,总共电梯和楼梯两条路,夜千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断了他所有的后路。

    如果这个人足够的信心,那么肯定会走电梯,如果这个人谨慎小心,便会选择楼梯。根据他明明将狙击枪对准了她,但是始终都没有开枪的行为来看,这人估计属于后者。

    当然,夜千筱也不过是赌一把。

    反正她那时候只有一个人,无法封锁整栋大厦的情况下,她只能凭借自己的经验去应付。很多时候,她也只需要几分经验,还有几分直觉。

    而,所有的事实都证明,夜千筱的猜想是正确的。

    才刚刚推开楼梯口的门,就见得到有个年轻人提着桶拿着拖把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嘴里甚至轻轻地哼着当下流行的歌曲,可如果他没有贼眉鼠眼地到处警戒的话,倒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怀疑。

    忽然看到门口被打开,那年轻人忽的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朝夜千筱的方向发出疑问,“有事吗?”

    “打扫呢?”

    夜千筱不紧不慢地走进楼梯口,悠悠然地问了一句,但视线却从年轻人手里拿着的东西上扫过,拖把干干净净的,提着的桶里还有点儿水,只不过是干净的,见不到丝毫打扫卫生的样子。

    “嗯……”

    年轻人警戒的应了声,抬眼扫视着夜千筱的时候,猛然间意识到她这身打扮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刹那间他猛地咽了咽口水,整个人就不经意地往楼梯下方移去。

    只是,他的行动还没有实施,一道厉风便迎面而来,猛然窜到心底的杀意让他心中微颤,下意识地用手里的拖把挡住前方的攻击,可袭到面前的拳头生生半途转换位置,旋即直冲他的肺部,昏天暗地的疼痛席卷而来,他咬着牙想要支撑,奈何对方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下一刻膝盖就已经撞上他的腹部。

    “嘶――”

    五脏六腑似乎被彻底地搅乱了般,年轻人疼得满脸扭曲,强行想要反抗处于被动的局面,可夜千筱却将他所有的招数都预知的清清楚楚,提前一步截断他的动作,不过几招的对抗间,他整个人就已经倒在地上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身为狙击手,他只负责远程狙击,对近距离的格斗很不在行,加上夜千筱以前的武术功底,他能够在夜千筱手里撑上几招其实也很不错了。

    可,他还不死心。

    眼底划过抹阴狠的光芒,年轻人恨恨的扫了夜千筱一眼,手掌不经意地覆盖在了脚腕上,手指微动间隐藏在那里的匕首就已经已经落到了手中。

    “啊――”

    不等拿到匕首的他出手,一直处于旁观状态的赫连长葑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边,硬质的皮鞋毫不留情地踩在他的手上,其下压着那把匕首和脚腕,可强加的力道硬是痛得他哭爹喊娘的,仿佛所有的骨头都在瞬间碎裂般,眼里的生理泪水哗哗的往下掉。

    “妈的!”

    年轻人嘴硬的怒骂一声,这次不仅是夜千筱,就连这个忽然出现的赫连长葑也被他愤怒的眼风扫了几眼。

    哪里出现这帮捣乱的!

    此刻的年轻人心里懊悔不已,早知道自己会被抓的话,事先就应该一枪毙了那个女人,好歹也算一命偿一命!

    “枪呢?”

    蹲下身将年轻人全身都搜了一遍,解除了他身上所有的危机,夜千筱便打量着他,缓缓的问了句。

    “什么枪?我不知道!”

    愤愤不满的年轻人瞪着她,没好气地说着,可回应他的是手掌和脚腕更为强烈的疼痛,刹那间疼得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一个劲的直倒吸冷气。

    年轻人摆明了是想耍赖,只要他们没有证据证明自己蓄意杀人,就算是找到了枪也没有用,反正没有直接证明的证据,就无法质证他的罪行。

    更重要的是……

    他连人都没有杀,顶多判个杀人未遂!

    赫连长葑缓缓的给他施加疼痛,同时也将事情给猜得差不多了,以夜千筱平时的行径来看,就不像是会做无用功的人,现在能够明目张胆地抓人就证明她有把握。

    瞥了眼疼得眼泪汪汪的年轻人,赫连长葑直接拿出手机,然后拨通了个电话,对方才刚刚问了句,他便中途截断,声音有些凉,“把你公司监控调出来。”

    说完,直截了当地挂断电话。

    电话那边:“……”

    靠,让他说完一句话会死啊?!

    “密码。”

    从年轻人身上摸了个手机来,夜千筱点开页面便看到图案锁屏,不自觉地皱了下眉,直接将其伸到了年轻人面前来。

    “哼!”

    没好气地扫了她一眼,年轻人看都不看那屏幕一眼,根本就没有丝毫泄露密码的意思。

    都把他揍成这样了,还好意思找他要密码?

    可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夜千筱却也没有强求他的意思,直接将手机拿了回去,她简单的摁了手上仅有的两个按钮,不到两分钟,就轻而易举的清除了图案密码,当着年轻人的面点了进去。

    眼睁睁看着她将密码给打开,年轻人气的牙痒痒,可转而一想又冷不防地冷笑,反正他习惯地删除信息,她就算找破了天也找不出什么。

    但下一刻,一个犹如五雷轰顶的消息就猛地砸了下来――

    手机微微震动着,证明有新的短信来临。

    年轻人一颗心下意识地缩紧,用眼角的余光去瞥手机的短信情况,而夜千筱似乎也有意让他见到般,一字不漏的让他看得个清清楚楚。

    注意到那短信的文字,他悄悄地松了口气。

    这是门很偏僻的语言,不会有人没事就去学这个,加上他们用特殊的语气交流,短信只是在询问情况,没有提及太多的信息,就算有人懂得语言,不去追问的话也探听到什么,可万一他们用错了表达方式,那边就会轻易地察觉到。

    可――

    更让他傻眼的事情又来了。

    夜千筱漫不经意地把玩着那个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运动,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她在打些什么,在年轻人看的眼花缭乱的时候,最后只看清她一个发送的动作。

    靠,她是会这门语言的!

    “啧。”

    内心久久才得以平息,年轻人有些不甘心,轻轻发出不屑的声音,然后鄙视的看着蹲在旁边的夜千筱。

    就算她那么神通广大的学会了那种语言,可他们的交流文字中还带着方言和语句使用,可不是常人能够轻松掌控的,她看得懂却不一定会用。

    自寻死路!

    可怜的他才刚刚确定这个想法,那手机就忽的再次响动了,只见得夜千筱扫了眼新短信,然后又再次以快速地动作回了过去,偏偏从那之后夜千筱就再也没有让他看清过手机屏幕,连他们在聊些什么都不清楚。

    如此来回几次,年轻人心里的担忧愈发的强烈了。

    不会……

    真的吧?

    年轻人汗如雨下。

    他不知道,夜千筱虽然不是在他们那杀手圈里混的,可涉及的方面之广却难以想象,她学习过很多种偏僻的语言,也了解过一些背地里交易的方式,做他们这行的有些东西都是差不多的,她可以做到无师自通,假装年轻人去套取点儿消息不过轻而易举的事。

    “好了。”直到收到最后那条短信,夜千筱忽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手里的手机直接往赫连长葑的方向扔了过去,旋即便拍了拍手,“这是证据。”

    抬手将那只飞过来的手机抓住,赫连长葑饶有兴致地盯了她几眼,掌控她现在的能力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他清楚她的背景,夜家那位刁蛮任性的大小姐,绝没有学习格斗、语言的兴趣。

    只是……

    缓缓收回那份打量,赫连长葑保留自己质疑的能力,在没有真正必要的时候,他不会去追问夜千筱的能力从何而来。

    警察的速度并不算慢,差不多是夜千筱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到了,并且帮助徐明志将那些歹徒全部抓获,最后在徐明志表明身份后,快速地跟他来到了对面的这栋大厦,很快就在三楼找到他们。

    徐明志看到赫连长葑的时候,原本还带着些许担忧地神色,顿时就阴沉到了某个极致。

    真是靠了,怎么又是他?!

    “你怎么在这儿?”

    皱着眉头走了过去,徐明志看都没有看一眼那个倒在地上的年轻人,抬起眼便没好气地扫向赫连长葑,那架势仿佛他们俩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恨不得立即拔刀拼得个你死我活。

    这次出警的队长刚爬上楼,就感觉到剑拔弩张的气氛,他当下就警惕地扫了赫连长葑几眼,下意识以为对方就是那个狙击手,却没想对方却似是感知到了般,视线忽的往这边扫了过来,刹那间对上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那队长只觉得浑身的压力剧增,仿佛有什么东西将他压得死死的。

    纯粹气场的震慑,任何的实际威压都没有。

    与此同时,队长立即打消了刚刚的想法,目光转移后见到那个被揍得惨不忍睹的年轻人,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然后立即让人将他给扣起来。

    赫连长葑悠然地站在原地,对于虎视眈眈的徐明志,却没有真正去在意他的那份敌意,倒是在看了他几眼后,忽地开口,“西装不适合你。”

    “……”

    徐明志呆滞了会儿,有些莫名其妙,直到沉思了会儿后才意识到赫连长葑在损他,顿时怒火上涌,手掌握拳只想揍得赫连长葑满脸开花!

    靠!

    竟然还进行人身攻击!

    然而,不等他的怒火爆发,旁边的夜千筱却摸了摸鼻子,略有几分认真的评价道:“确实有些不适合。”

    “……”

    黑了黑脸,徐明志顿时哑口无言。

    作为人民警察的队长,在旁观看了会儿,本来估量着那俩男的是不是要打上一架,可后来感觉到徐明志的怒火消了下去后,便在心里松了口气,然后很直接地插入主题,“听说还有把狙击枪?”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徐明志,既然有枪支藏在大厦内,必须及时找回来才行,否则被其他人给发现,处理得好的话还好,要是处理不好……

    “去监控室。”夜千筱眯了眯眼,别有深意地看了赫连长葑一眼。

    刚刚赫连长葑打的电话她都听在耳里,如果他跟这里公司老板认识、而且交情还很好的话,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儿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警察队长让两个警员跟随,其余的警员都被他派回去处理街上的暴乱,然后就跟着夜千筱等人直接去了监控室。

    最开始,警察队长本以为还需要经过点儿程序才能调出监控,事实上那两个保安确实很警惕,可当赫连长葑走进监控室后,他们的态度立即换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然后非常殷勤的将准备好的录像给调出来,这是他们的boss直接命令下来的,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耽误。

    在赫连长葑的指示下,他们快速地将所有跟年轻人有关的监控都调了出来,他看起来像是临时的行动,根本就是临时换的装束,在天快黑的时候才混进去的。

    调查他藏枪的地方很简单,下来的时候他不敢直接走电梯,所以是沿着楼梯出来的,但藏到楼梯外的话就会出现他的身影,所以只要找在他下楼的那几分钟里,在那层楼出现过便是枪支的藏身地了。

    所有的寻找步骤都很简单,加上途中有赫连长葑的提醒,不到十分钟,楼层就被查了出来,在警长诧异地表情下,那两个警员顺利的发现了那把狙击枪。

    而,在徐明志的暗示下,估计警察队长也猜出了夜千筱和赫连长葑的职业,倒也没有强行的拉着他们俩去局里喝茶,就连口头上的夸奖都有些开不了口,最后接过赫连长葑给的手机证据,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后,就要了徐明志的电话号码,然后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还去吃饭吗?”

    走出大厦的门,徐明志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搅得有些扫兴,但还是颇为期待的朝夜千筱问道。

    今天是元旦,本来打着让“夜千筱请客”的理由想带她出来转转的,没想到不仅约好的午餐没有吃成,好不容易将人给拉到电影院去,竟然遭遇了这么桩大事儿,在惊险与刺激过后,忽然又冒出来个赫连长葑捣乱,让他连搞个浪漫点儿的晚餐都没有兴致了。

    “吃。”

    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夜千筱很随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跟夜妈妈说过了,回去面对她的估计也只有夜宵,不如先吃完再回去,顺便“请”了徐明志这一次。

    “那走吧,”摊了摊手,徐明志的看了看手表,“我知道家很好吃的店子。”

    “哦?”

    忽的,一道略带疑惑的声音从身后悠悠飘来,自然而然的打断他们俩的谈话,那微微上扬的音调仿佛带着不少的兴趣般。

    偏过头,徐明志就见到赫连长葑从旋转门内走出来的身影,优雅的踱步而来,唇边勾勒出微微的弧度,路边朦胧的光线将他衬得愈发的俊朗惑人。

    直至走到夜千筱的身边,他才忽的停下了脚步。

    眼眸闪了下,徐明志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于是,果不其然――

    “一起吧。”

    赫连长葑唇角笑意深了几分,清冷的视线从他们俩身上掠过,然后再度收了回来,他那漫不经心地语气仿佛只是朋友间简单地提议,不存在任何的深意。

    可徐明志心里却愈发的不爽起来,夜千筱请他吃饭关他赫连长葑有半毛钱关系吗,好端端的不滚回去丫的凑什么热闹?!

    妈蛋,就知道他居心叵测!

    连回个家他都要眼巴巴地跟回来!

    这下徐明志连肠子都要悔青了,早知道就不要悔婚悔的那么早了,他现在完全就是在给赫连长葑铺路啊靠!

    在内心恼怒地不得了的时候,徐明志也错过了直截了当的拒绝赫连长葑的机会,因为一旁的夜千筱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便很自然地朝赫连长葑应了一声,“随便。”

    随便。

    就是同意了。

    对于夜千筱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她都给赫连长葑送过那么多次饭了,还怕请这么一次客吗?

    反正又不是什么多么不得了的事情。

    可是,于徐明志来说,却不是简单地“恼怒”一词便可以轻易形容的,每时每刻都恨不得跟赫连长葑干上一架的心情,几乎让他憋了一整路。

    徐明志介绍的饭店并没有多么奢华,反而是很普通很大众的店子,但好在里面干净整洁,就算门面不大也人满为患,本来他们仨还要在外面等着空位置的,不过徐明志向来人缘好到出奇,里面有个店员是两年前在这家店里熟悉起来的,对方一见到他就立即笑脸相迎,然后动了点儿小特权给他们几个空出了张桌子,再非常热情的过来递菜单。

    “听说你去当兵了?”

    再等待几人点餐的时候,那位服务员不由得凑到徐明志这位“老顾客”的身边聊着天,她脸上洋溢着难言的笑容,难掩眉宇间的惊奇和喜悦。

    徐明志好歹也在这座城市待了二十来年,不说每条街都走过,但熟悉的地方确实不少,而且他善于交友,只要是合眼缘的都会很自然地成为朋友,这种关系可以不必过于亲密,却可以保证在再次见面的时候,对方可以对你心怀几分好意。

    就像是现在这样,明明两年多没来这家店了,可记得他的人仍旧对对他热情相待。

    “啊,是。”徐明志点了点头,倒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他眼眸微微一转,便刻意地转移着话题,似是带有些许调侃的问道,“怎么样,这两年把自己嫁出去了吗?”

    这个服务员比徐明志要大个三四岁,很久以前就嚷嚷着要嫁人了,不知道至今有没有找到个好的归宿。

    “你这小子……”服务员面色颇为尴尬,转而在徐明志的注视下,往旁边赫连长葑的方向看了几眼,带着明显的暗示意味,“要不,你给介绍个呗?”

    得,看上赫连长葑了!

    徐明志眉头忍不住抽了抽,感情他长着那么张好看的脸都不靠谱,就赫连长葑那冷冷淡淡的模样,到哪儿都吃香。

    这年头,这女人,这眼光……

    徐明志暗地里磨了磨牙,可面上却堆积起了笑容来,很是热情的帮忙介绍道,“他叫赫连长葑,今年二十……”

    不等徐明志明目张胆地做完这次媒,坐在窗前的赫连长葑就凉飕飕地往这边瞥了眼,微微沉下来的声音夹杂着警告和挑衅的意味。

    “这里就你单身。”

    徐明志的话语顿时被打断,同时差点儿被那口没有顺过来的气给哽住了。

    正在喝茶水的夜千筱动作微顿,赫然抬眸扫了眼赫连长葑,只是她好像被赫连长葑这种三番四次推出来做挡箭牌的行为弄得习惯了,没有理会徐明志那挤眉弄眼暗示她反抗的目光,她淡定自若地将视线给收了回去,佯装没有看到似的继续喝着茶。

    徐明志心里憋着口气,硬是没有喘过来。

    靠,他要是造谣他跟夜千筱的绯闻,还不得被夜千筱的冷眼给扫得体无完肤?!

    这么区别对待几个意思啊!

    殊不知,夜千筱只不过是习惯罢了。

    “呃……”

    那服务员愣了愣,将赫连长葑的话语听到耳里,将意思理解的明明白白的。

    无非是在暗示,他不是单身,而旁边那个女的……

    估计就是他的女朋友吧?

    抿了抿唇,服务员神色尴尬不已,倒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好在这边夜千筱已经简单的将菜给选好,旋即就把菜单递给了她。

    结果菜单的瞬间,服务员逃得比兔子还快。

    这次颜面被丢尽了!

    于是,害羞至极的服务员,送菜的时候一直都没有来过这里,都是让其他的服务员过来的。

    然而属于她的这段尴尬经历,对于夜千筱他们来说,不过是简单的插曲罢了。

    但在这餐桌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都差点儿让徐明志和夜千筱将嘴里的饭给喷出来。

    饭才吃到一半,赫连长葑便接了个电话,他看起来没有任何避讳的意思,夜千筱和徐明志也没有任何想要偷听的意思,奈何里面那个清脆幼嫩的声音过大,清晰地将话语传入他们的耳中――

    “爹地,你什么时候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1话:赫连大大,求不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