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3话:小鬼,过来选件衣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八年来,夜江桦从来没有怕过夜千筱。

    除了这一次。

    在夜江桦印象中,夜千筱是那种很容易欺负的,就算他的恶作剧再怎么狠,夜千筱急了也只会追着他打,再不济就是去爸爸那里告状,可是这对于夜江桦来说根本就不算事儿,他有个亲姐姐护着他,还有个疼他的妈妈,每次夜千筱打他或是告状,都讨不到好果子吃。

    昨天睡觉之前,他就听人说夜千筱要回来了,今天便出奇的起了个大早,在大院里转悠了好半天,琢磨着怎么将她赶出去才好。

    可是……

    有些怯怯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女人,夜江桦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好像曾经好欺负的小绵羊忽然变成了大灰狼。

    明明是他被打了,被硬邦邦的石头弹过的额头疼得他只想哭,可只要夜千筱的视线盯在他的身上,他就完全不敢吭声。

    不过一个眼神,他就被彻底吓住了。

    凝眸盯了夜江桦一会儿,直到对方僵硬的定在原地连动都不敢动的时候,夜千筱这才不紧不慢地蹲下身,语气淡淡的问道:“疼吗?”

    没有任何的关切,也没有丝毫的担忧,那简单的两个字里,唯有令人心悸的寒意。

    夜江桦警惕地盯着她,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然而,夜千筱的视线却犹如凌迟般从他身上扫过,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压力的夜江桦,只是下意识地感觉到害怕,恨不得离这个女人远点儿,再远点儿,可那刻他似乎失去了行动能力,再如何想要撒腿逃跑,脚下的步伐也不肯移动半分。

    这是他出生到现在,第一次那么害怕,怕得连哭泣这种属于他的技能都忘记了。

    “疼。”

    过了好久,夜江桦眼泪汪汪的瞅着夜千筱,好像她随时都会扑过来将他一口吞掉似的,让他怕得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夜千筱眯了眯眼,“谁干的?”

    毕竟是已经拥有思考能力的,而且智力还比较正常,面对这样的提问夜江桦眨了眨眼,最后只能颇为委屈地朝她支吾道,“我,我自己摔的。”

    此刻这胆怯和委屈的模样,跟方才那趾高气扬的模样截然相反。

    夜江桦此刻已经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

    早知道的话,就缩在房间里不出来好了。

    微微抬起眼睑,夜千筱紧逼的视线仍旧没有收回,她眉目冷清,见不得丝毫怜悯,“还想再摔一次吗?”

    “不……”夜江桦怯怯地瞅了她几眼,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压力,只得硬着头皮回道,“不想了。”

    得此回答,夜千筱缓缓地站起身,淡淡的扫过他一眼后,便从车库扬长而去。

    不是夜千筱非要跟一个小孩过不去,小时候的顽皮打闹是很正常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可以肆无忌惮,当事情的严重性上升到一定的高度时,那就不能将对方当成孩子来看。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当一个人想要对别人施以暴力的时候,就要做好被加倍偿还的准备。

    寒风猎猎,雪花肆意。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回到自己的房间,夜千筱才刚刚将夜妈妈给她收拾的背包放下,紧促的房门声便忽地响了起来。

    不过夜千筱却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她不紧不慢地将挡住光线的窗帘给拉开,堆满了雪花的院落赫然出现在视野内,在这寒冷腊月之际,她淡定自若地将落地窗给拉开,那刺骨寒冷的风便呼呼灌入进来,将房间内的暖气冲的一干二净,唯独留下严寒的气息。

    于是,当夜千筱打开门的时候,站在外面等候的女佣人只觉得阵阵寒风迎面而来,冷的她浑身都直打哆嗦,她讶然地抬眼看向夜千筱,见得夜千筱上身只穿了件褐色的毛衣后,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一时间还真忘了过来要通知的事。

    她记得……大小姐应该最怕冷才对啊。

    “什么事?”

    夜千筱倚在门边,双手环胸,冷然的问着她。

    猛的一个哆嗦,那女佣人下意识地反应过来,立即站直了身子,老实地跟她说道:“夜小姐,老爷和夫人正在客厅等你。”

    说到底,夜千筱就算再如何不讨喜,也是这个家的大小姐,除了个别的佣人外,其他的都是对她恭敬有加的。

    毕竟夜家不会为了一个佣人,而放弃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吧?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一般的佣人都会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清楚,夜家的佣人也会尽量不跟夜千筱起争执。

    “哦。”

    虽然这么应着,可夜千筱却没有急着下去的样子,那女佣人刚想再催促一句,可下一刻夜千筱已经将门给关上了。

    夜家的都不是多么有耐心的,尤其是夜家最有权威的夜老爷,向来只有别人等他没有他等别人的份,如今女佣人见到夜千筱这番举动,顿时就傻了眼,不由地颇为焦急地在门口等待着,心里更是琢磨着要不要再敲门催催。

    然而,对于这些佣人来说,在夜家,夜千筱就是除了夜老爷之外,最让人害怕的存在了……

    可就在女佣人急得满头冒汗的时候,面前一阵冷风顿时袭来,等她定睛再看之际,挡在她前方的门已然被打开,而再度出现在门口的则是换了件针织衫的夜千筱。

    里面只穿了简单的衬衣,外面的灰白针织衫敞开垂落,直至蔓延到她的膝盖处,在这样的冬天里看起来格外的单薄,尤其是当女佣人还感觉到那阵阵冷风的时候,可夜千筱身上那股成熟淡然的气质,却让她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她下意识的退到了一边。

    没有管这个女佣人,走出房门的刹那,夜千筱顺手关上了门,而后悠悠然地朝楼梯的方向走了过去。

    眼看着夜千筱消失在视野中,那女佣人莫名地抓了抓头发,不知为何总是觉得这位夜小姐变得有些不同了,没有以往的浮躁和骄傲,那身淡定自若地气质好似能够驾驭得了所有的事物,同时也让人不自觉地心生好感。

    虽然有些冷淡,但夜小姐能够一直这样就好了……

    女佣人这么想着,然后晃了晃脑袋,将这种想法从脑海里清除,最后老实地去做自己的工作。

    当夜千筱来到客厅的时候,等待她的夜长林和继母红灿已经是拉着脸,摆出了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仿佛对于他们来说,多等一秒钟都是浪费。

    “千筱啊,过来坐。”

    一直等待着的红灿视线几乎是盯在了楼梯上,刚见得夜千筱从上面走下来,脸上的笑容立即堆积了起来,方才那抹不耐之色瞬间被隐没下去,仿佛先前的不快和不耐烦都只是幻觉似的。

    热情的招呼着夜千筱过去,长得本来就好看的红灿再来个温柔得体的笑容,一时间将夜家女主人的位置坐得妥妥的,端得起来又放的下去,这变身的功夫倒是挺厉害的。

    夜千筱并没有跟她勾心斗角的心思,这个夜家她从来没有放到眼里,将来也不会这位继母和继母的俩孩子争什么,加上她上辈子自由自在惯了,像夜家这种门规颇多的家族,她可是避之不及。

    只不过,正因为她做事向来直截了当,所有拐弯抹角的都会被她给捋直,所以红灿这装模作样、明明嫌弃要死却还是要摆出一副疼爱你的模样,着实将夜千筱给恶心到了。

    彻底无视红灿佯装热情的打招呼,夜千筱悠然地坐在了单人沙发上,尽管背脊挺得笔直,可眼底却挑起了几分懒散地神色,好像在场的两人都不足够她去重视。

    将夜千筱这懒散模样映入眼底,夜长林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在部队里待了几个月却一点儿长进都没有,连最基本的礼貌和孝道都给忘了,见面竟然连一声招呼都不打!

    “几个月不见,就忘了怎么称呼长辈了吗?”

    夹杂着怒火的声音落却,夜长林手掌霎时拍在茶几上,木制的茶几顿时在他的动作下发出颇为刺耳的声响,就连摆在上面的三杯茶都被震得动了动。

    一旁的红灿眉目微动,不经意间有抹得意从眼底滑过。

    在这个家里,夜千筱越是不得夜长林的喜欢,其他人就越是开心。

    对于红灿来说,这个人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也不存在所谓的情意,更何况她还威胁到自己今后的利益。

    现在既然没有办法将她给扫地出门,那就让夜长林愈发不待见她,反正在这个家,必须要得宠才行。

    “忘了,”夜千筱抬起纤细的长腿,以极为优雅地姿势叠在一起,漫不经意地看向夜长林,“要不,您教教?”

    神色愈发地阴沉,夜长林手掌倏地握拳,心底涌起了滔天怒火,几乎让他随时都可以爆发。

    夜长林素来不是脾气好的人,而且有着极为严重的大男子主义,在家里基本上是没有人敢抵他的,包括以前的夜千筱,就算再如何的张扬也不敢在夜长林面前放肆。

    一般来说,能够治得了他的,就只有早已退休在家悠闲度日的夜老爷子。

    如今夜千筱刚刚回来,就敢不尊重他,明目张胆地热闹他,无疑是不怕死的行径,就连旁边的红灿都不由得惊讶,眼前的夜千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身上的棱角愈发的凸显,能够伤人的刺也愈发的多了起来。

    更重要的是,她看起来很镇定,不像是失去理智后的鲁莽行为。

    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客厅里持续蔓延,可夜长林毕竟是经历过多年磨练的,就算再如何的恼怒,也清楚夜千筱是他的女儿,再愤怒也不可能直接将她给打死,毕竟到最后心疼的还是他自己。

    “你跟徐明志的婚事,已经彻底告吹了。”深吸了口气,夜长林沉声地说着,冰冷不耐烦地语气却没有丝毫的好转,“等你退伍还需要两年时间,我跟你妈商量着,这几天就让你去相亲,最好能够找到个满意的交往,争取退伍回来就能成婚。”

    夜千筱现在才刚刚毕业,不过二十出头,可是再过两年就不同了……

    尽管现在这年龄并不算问题,重要的是夜千筱的名声远扬,能够接受她的实在太少,若是两年后年龄跟上去了,想嫁出去了就更是为难了。

    其实最开始,本以为她去部队跟徐明志相处两年,之后回来就能直接成婚,却没有想到这桩持续了二十年的婚事,就在夜千筱去部队里待了几个月后,就莫名其妙地散了。

    归根究底,夜长林还是有些不甘心的,现在以最快的速度让夜千筱找到新的对象,对徐家来说也算是个打脸,他怎么着也算是好受点儿。

    然而,听到这话的夜千筱却冷不防地蹙了蹙眉,她有些诧异地扫了眼夜长林,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并没有说谎的迹象,搞成这种气氛也确实证明他们在说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可是……

    相亲?

    夜千筱嘴角抽了抽。

    或许是以前的思想还没有改变过来,可她确实觉得,相亲这种事是跟她八竿子打不着的。

    “我不去。”

    没有任何的思考和停顿,夜千筱直截了当的开口,不给丝毫商量的余地。

    不说她根本就对夜长林安排的相亲对象没有任何的兴趣,就算是她感兴趣的那类人,只要是在固定的场合被迫进行“撮合”,她都不会产生任何感觉。

    本来就在压抑着怒火的夜长林,现在听得她这样的话,脸色再度拉了下来,沉声怒喝道:“去不去由不得你!”

    “你可以试试。”

    手里端着的茶杯轻轻地用晃了晃,夜千筱眸光微冷,仿佛下定决心要跟夜长林对着干。

    而,感觉到夜千筱和夜长林两人之间愈发紧张的气氛,原本还优哉游哉地想要看戏的红灿,心里也没来由的多了些许紧张之意。

    她有想过这两个人会吵起来,可没有想到夜千筱一段时间没有见,竟然变得这么强硬,就算在夜长林面前也没有任何示弱的迹象。

    沉默几秒,夜长林忽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眉宇间萦绕着难言的怒火,他猛然抬起手,指着夜千筱便怒冲冲开口,“夜千筱,别以为你翅膀硬了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夜家现在还是我当家!”

    “没人说不是你当家。”

    夜千筱完全没有将他的怒火放在心上,抬起眼睑看向夜长林的时候,她的眸光不存在丝毫畏惧之意,泰然自若,纵使处于仰视的角度,可没有任何的示弱感,反倒是在气势上更甚一筹。

    真若是谈判的时候,谁动了情绪,那就输定了。

    夜长林未必不知道这点,只是他面对的人是自己的亲女儿,像他这种人是绝对不允许自以为能够掌控的人脱离自己掌控的,他觉得既然这件事他已经做好了决定,那夜千筱就不可以有反抗的余地,所以当夜千筱不给他任何面子的开始反抗的时候,那种不平衡感,恼怒和羞愤的情绪都涌现出来,以致他情绪失控。

    在向来习惯这种气氛的夜千筱面前,他显然不是对手。

    拳头紧紧握紧,手背处的青筋几乎要爆裂出来,夜长林眼底的怒火显然到了极致,然而却在某个临界点处被硬生生的给强行压制下去。

    “相亲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必须去!”

    夜长林沉着脸看着夜千筱,用铿锵有力的话语增加他对这件事不会动摇的决心。

    本来这件事还是可以商量的,只要夜千筱态度好一点儿,并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可是以夜千筱这样的表现,他是绝对不会给夜千筱任何自由选择的机会,如果她要是做的再过分点儿,他甚至都有可能把她锁在家里,没有再进部队的可能。

    “我也说了,”语气淡然的将话语接过来,夜千筱抿了口茶后,便将茶杯给放到茶几上,然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手指弹了下衣摆,再度抬眼的时候眼里满是无可动摇的坚决,“不去。”

    说完,她也没有继续跟夜长林谈下去的意思,转身便再度朝楼上走去,只是视线在略过客厅上方的几个角落时,眉头却不由得皱了起来。

    反了天了!

    眼看着夜千筱这无法无天的举动,夜长林刚刚压抑下去的怒火,瞬间便暴涨了上来,他直接抬手一扫,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给我拦住她!”

    话音刚落,站在门外守候的两个保镖,就伴随着一阵冷风从门外走了进来,看清楚夜千筱的去向,便快速利落的朝她跑了过去,犹如一阵风似的一前一后地将夜千筱给包围起来。

    夜千筱微微侧过身,略带打量地瞥了这两个保镖几眼,夜家的保镖有很多,而且其中很多都是退伍军人,能力都不耐,就如眼前站着的这两个,全部都是虎背熊腰的,不过是胳膊就有她大腿那么粗,往两侧一站便是犹如高山般的存在。

    眼角余光瞥到走过来的夜长林,夜千筱唇角忽的勾起抹笑容,出招的动作来的猝不及防的,不过转眼间手已袭向前方的保镖,对方被如此快的速度给惊吓住,下意识地想要抬手对抗,然那猛地抬出去的手臂却没有碰到夜千筱袭过来的手,向来习惯做假动作的夜千筱在空中改变动作,霎时抓住了他的两只手臂,脚下的动作已经逼近他的小腹,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便狠狠地踢到他的腹部,硬是将他撞得往后而去。

    然而,不等他后倒,夜千筱便前进一步猛地近身,松开那保镖的一只手,然后从另一只手快速地切过去,那保镖刚刚意识到危机袭来,就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悬空,眼前所有的视野都调转了一圈,在背部落地的那刻,只觉得疼得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

    可,仅靠一招过肩摔就将他解决掉的夜千筱,在将他扔出去之际就已经跟另一个保镖缠上了,在自己的同伴被击败之际就已经提起了警惕心的保镖,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放水,自然也没有在最初就被夜千筱给解决掉,可是夜千筱的招数过于怪异,看似像是部队的格斗招数,却招招刁钻取人脉门,狠辣又果断到极致。

    坚持不到十招,他便被夜千筱踢倒在地。

    至于另一边,本来往这边走来的夜长林,在见到夜千筱出手的刹那,就猛地顿住脚步,颇为诧异地看着她那一连串的动作,直至最后眼睁睁地看着她将两个身强体壮的保镖打倒在地。

    这是……他女儿?

    那个连跑几步都会喊累的女儿?

    夜长林近乎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一幕,一时间竟然忘了刚刚对夜千筱的滔天怒火。

    只是,也没有等他有什么疑问,在很潇洒的解决完两个保镖后,夜千筱便继续沿着楼梯往上走去,仿佛方才那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似的。

    “哦,对了,”直到转弯处,夜千筱忽的停下脚步,垂眸扫了眼站在原地的夜长林,悠然道,“家里那个司机该换了。”

    没有以前那些指证罪行,也没有说那司机任何的不是,更没有气急败坏的威胁和恼怒,她只是淡淡的一句话,仿佛在说家里的茶具应该换套新的了似的,而那个司机在她看来也只是无关紧要的人,她不过是想起了才这么说一句而已。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真的将那位嚣张跋扈的司机给赶了出去。

    有时候,解决某些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当以前的夜千筱将司机的事情看得太重的时候,她便开始大费周章的想要将司机赶走,偏偏她的重视无法得到他人的重视,所以根本就不会将其当回事,甚至会将罪过推卸到她的身上。

    而现在的夜千筱将夜家小姐的架子摆的满满的,如果一个请过来做事的人不合她的心意,她当然有足够的理由去换掉她,而且也就是说句话的功夫而已。

    就算夜长林再如何火大,也不会放任不将自家人放在眼里的司机。

    ……

    夜千筱被囚禁了。

    自从回到房间后,女佣人便将午餐给送了过来,当初夜千筱心里就起了疑惑,等她在冰冷的卧室里午睡醒来后,再开门时见到守在门外的一排保镖,顿时就醒悟了过来。

    毫无疑问的,夜长林就是想逼她就范。

    而对于如此幼稚以及弱智的行为,夜千筱只觉得颇为搞笑,动用那么多的保镖过来还真是看得起她,与其在她身上花费那么多功夫,夜长林还不如将整栋别墅给翻修一遍,免得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混进来了。

    “你,过来。”

    倚靠在门口,打量了那一排八个保镖,夜千筱抬手指了指长相最为凶悍的那位,然后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被点名的保镖僵硬着身体站在原地,宁死不屈的看着她,一副“你说破了天我也不会动摇”的架势。

    只可惜在僵持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他就被夜千筱那从头到尾地打量目光给打败,那种*裸的展现在别人面前的感觉确实不好受,他只能屈服于夜千筱的“淫威”,然后老实地走了过去,只是紧绷的神经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他可是听其他的保镖说过了的,这位夜家小姐不过去部队练了四个月,就已经练就了一身强悍的功夫,对付一两个保镖那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虽说他心里是不怎么相信的,但是既然有传闻那就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是有个源头才这么说的,靠近她的时候自然得防着点儿。

    “站着累吗?”

    夜千筱就像是简单的唠嗑,扯些有的没的的话题,整的就跟在花前月下庭院饮酒般的闲情逸致。

    可只是听到她这话,保镖就愈发的警惕起来,他印象中那个对谁都板着脸的夜家大小姐,忽然对他换了张和气地面孔,如此惊悚的事情都能发生了,不是别有所图还能是什么鬼?

    “不累!”

    刻意地跟夜千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保镖几乎将所有的架势都准备好了,只要夜千筱一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即准备防备的动作,免得被她得逞。

    “别紧张,”夜千筱抬起手背拍了拍他的胸膛,尽管她也清楚对方的警惕,自己随意地动作都会让他还手,可她却毫不避讳,转而她双手环胸,朝他挑了挑眉,“我就问你个事儿。”

    眸中警惕更甚,保镖冷梆梆的开口,“你说。”

    抬手往房间里面指了指,夜千筱收敛了那几分的随意,旋即淡淡的问道:“你们可以闯我的房间吗?”

    保镖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但话语却铿锵有力,“不可以。”

    虽说这个年代已经没有什么不准闯入女子闺房的说法了,可是他们是过来帮忙做事的,得到的指令也是在这里守着夜千筱,不要让她出门。所以在没有绝对必要的情况下,或者说没有得到夜千筱或是夜长林的同意之下,他们是绝对不会闯进去的。

    否则……

    这,像什么样,是吧?!

    “行。”

    得到答案的夜千筱摆了下手,也没有继续跟他扯些没用的话题,下一刻便再度进了门,将门给关上了。

    当然,站在外面的保镖们,谁也没有听到落锁的声音。

    至于那个被夜千筱叫过去的保镖,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那紧闭的门,完全不能理解夜千筱到底想从他这里知道些什么,犹豫片刻仍旧无法得到答案后,他便不再追究,然后再度站回了先前的位置,尽职尽责地继续“站岗”。

    可站在外面的他们,谁也不知道,进门后的夜千筱,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她就直接从阳台上翻了下去,那敏捷的动作若是落到那些保镖的眼里,恐怕都得被震一震。

    这里是二楼,下面是院落,堆满了积雪,凭借她现在的身手,完全可以毫发无伤的落地。

    花了点时间处理在积雪上留下的痕迹,夜千筱然后便潇洒地拍了拍手,躲开庭院内所有的摄像头,然后翻过围墙离开了夜家。

    离开夜家于她而言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她之所以去问那个保镖情况,却不是在确定自己会不会发现,而是给他们留下发现的机会。

    埋了颗种子后,总归会生根发芽,不是么?

    身上带有些许现金和几张卡,还有一个可以充当手表来看的手机,离开别墅的夜千筱在街道上踱步而行,因为没有车辆,步行走出去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她花了点心思在别墅区拦了辆高档的轿车,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便让对方同意捎了她一程,直至到最后看到条比较热闹的街道后,她才跟轿车车主告别离开。

    临近傍晚时分,天色渐渐昏沉了下来,而街道上的人群也愈发的增多,纵使已经到了上班、上学的时候,可节日的气息却仍旧非常浓烈,来往行人脸上多数都是喜气洋洋的。

    脑海里对这条街道的记忆并不熟,不过对于夜千筱来说却正好合适,她找到条小吃街,只挑自己感兴趣的食物下手,不到一个小时就从头到尾地将所有的看的顺眼的小吃都给吃了个遍。

    可这个时候天却越来越冷了,在这个季节吃穿着两件衣服的她,伫立风雪中显得格外的单薄。

    搓了下手臂,夜千筱四处张望了下,然后找了家有暖气的商场走了进去,暂时避开了正在这座城市里蔓延的寒冷空气。

    商场的人比街道上的行人更多,许久没有真正逛过这种地方的夜千筱,看着那些热闹的店子和人群,有些无聊的抬了抬眼,然后直接来到专门卖服装的楼层,找准离得最近的店子便走了进去。

    “您好,请问想选怎样的衣服?”

    才刚走进去,就有店员迎了上来,对她露出温和有礼的笑容,用清甜的嗓音问道。

    夜千筱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没有跟她详细讲解的意思,以最快的速度在附近扫了圈,可不等她扫到比较符合眼缘的外套,身后就传来个“砰砰”撞击地板的声音,她自然而然的偏过头,不过抬手间,那飞过来的篮球就已经到了她的手上。

    紧接着,一个小男孩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我的篮――”

    话还没有说完,那有些焦急的声音戛然而止。

    追着篮球跑过来的夜江桦在离夜千筱两米远的地方,忽然看清了那位拿住他篮球的人的模样,他冷不丁地刹住了脚步,今天中午在他心里留下的阴影再度浮现出来,无可想象的惧意令他半声都不敢吭,定定地站在原地望着夜千筱。

    明明怕她怕得要死,可是却不敢就这么逃跑。

    抛了抛手中的篮球,夜千筱却没有看向他,反倒是朝他跑过来的地方看了过去,那里明显有个成为孩子游玩圣地的游戏厅,各种各样的游戏道具摆在一起,让无数孩子蜂拥而至,至于夜千筱手里的这个篮球,估计是夜江桦在射篮游戏中不小心给抛出来的。

    “大姐……”

    被夜千筱暂时遗忘的夜江桦,在经过强烈的心理斗争后,忽然双手放到后面,怯怯地喊了她一声,话语里带着几分讨好的意思。

    突如其来的喊声,让夜千筱微微垂下眼去看夜江桦,可她却不存在所谓的惊讶和喜悦。

    很显然是在被逼无奈之下的选择,孩子向来是很势利的生物,同样也懂得用各种方法来保护自己。他觉得如果自己讨好夜千筱的话,就可以不用再受到来自夜千筱的压力,所以他在再三抉择后,选择臣服于夜千筱的强悍气势中,至于他心里抱着怎样的想法,大抵也只有他自己才能知道。

    篮球在手指上转着圈,夜千筱也没有将篮球扣留下来的意思,手指轻抬那个篮球就沿抛物线朝夜江桦飞了过去,夜江桦立即手忙脚乱的将其接住。

    同时,夜江桦也没有继续停留,转身就直接往外面跑。

    然而……

    夜江桦跑的速度有些快,在跑过一堆挂起来的衣服后,不过转弯的瞬间,立即撞到了什么人,啊的一声就直接摔倒在地。

    招待夜千筱的店员立即跑了过去,当然夜千筱也没有在原地停留,而是往前走了几步,将所有的情况尽收眼底。

    倒在地上的除了夜江桦,还有另外一个小男孩,不过相对于夜江桦来说,那个小男孩却小了很多,不过四五岁的模样,看起来干干净净的,白净精致的小脸尤为可爱,他摔倒在地后,只是紧紧皱着眉,然后不声不响地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跟个小大人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膝盖,紧接着就去捡自己掉落在地上的鸭舌帽。

    可,不等他的小手碰到那个鸭舌帽,夜江桦就忽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然后伸出一脚过去,便将那个鸭舌帽给压在自己的大腿下面。

    “哼!快跟我道歉!”

    蛮横的坐在地上,夜江桦摆着张怒气冲冲的脸,没好气地跟那个懂事的小男孩吼着。

    本来想过去扶他们的店员,见到这样的发展,一时间愣怔的停了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这件事,心急得火烧火燎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扫向了夜千筱的方向,眼神里带着点求救的意味。

    既然这个坐下来的大男孩喊这个女的为“大姐”,那他们俩估计是姐弟关系吧,在这种时候,只要是不过度溺爱自己弟弟的人,都分得清是非对错,也最适合处理这件事。

    让她失望的是,夜千筱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而是将视线放到那两个正在起争执的小孩身上,眉宇间带着点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边,停下去捡鸭舌帽的动作,小男孩直起腰杆,面色镇定的看着夜江桦,就算面对这个比他壮一倍的大男孩,他也没有任何惧意。

    “起来。”

    小男孩的声音格外冷静,就像是最后的警告,丝毫不为“被欺负”的事情而惊慌。

    “你撞了我还不道歉,我就不起!”开始耍无赖的夜江桦晃了晃身子,然后将压住的那个鸭舌帽给拿到自己手中,似是显摆的朝小男孩晃了晃,最后做了个鬼脸,“有本事你来抢啊!”

    夜江桦的话音刚落,旁边那个小男孩就已经握紧了拳头,在夜江桦没有任何防备还在显摆帽子的时候,忽然间一个拳头就冲着夜江桦的脸揍了过去,打得夜江桦猝不及防,刹那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四五岁的小孩子,就算是架势摆的再怎么足,可力道却弱得很,打在身上就是个不痛不痒的,愣了会儿的夜江桦眼睁睁看着手里的帽子被那个小男孩给抢走,火气顿时就冒了上来,脚掌狠狠地在地上踩了一下,直到站起来后,便直接冲着那个小男孩冲了过去――

    “放开我!”

    拳头还没有靠近小男孩的脑袋,夜江桦整个人就倏地被拎了起来,原本就站在旁边看戏的夜千筱,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抬手从身后揪起了他的后领,把他腾空提起,忽然几乎窒息的感觉令夜江桦挣扎着,四肢犹如群魔乱舞。

    不等他挣扎多久,夜千筱直接将他提到两米之外,直到放下他的那刻,新鲜空气顿时灌入咽喉,他急速的喘息着,但迎接他的却是那道冰凉的目光。

    他下意识地揪住自己衣领,怯怯地看向夜千筱,心里慌得特别厉害。

    夜千筱只是看着他,并没有说话,也没有指示他做任何事情。

    犹豫了好久,夜江桦小心翼翼地朝正在给自己戴鸭舌帽的小男孩走了过去,声音压得比蚊子还要低,“对,对不起。”

    小男孩站在原地,清澈黝黑的眼睛盯了他几眼,最后气死人不偿命的来了一个字――

    “哦。”

    如此不给面子的回答,让难得给人道歉的夜江桦气的差点跺脚,不过有座制服他的大山在,他绝对不敢肆意妄为,只得小心翼翼地观察夜千筱的脸色,见得她没有升起的迹象后,才一步步地移到自己的篮球面前,在最后一秒抱起篮球跑开的时候,他几乎让自己所有的神经都给绷紧了,以至于他跑出很远很远后,已经没敢回头去看。

    太恐怖了!

    店员小姐在旁边看着所有的发展,心里却不知该有何想法。她本以为这个女顾客是偏向于自己的弟弟的,可却玩玩没有想到,剧情居然来了个奇妙的翻转,这女顾客直接将自己的弟弟给拎走了,而且一句话不说就将自己弟弟吓得胆颤心惊的,就好像是洪水猛兽般的存在似的,着实让人难以捉摸。

    “呐。”

    忽然间,那小男孩走到了夜千筱身边,抬手抓住了她针织衫的衣角。

    心思已经转到大堆衣服上的夜千筱被这么一扯,不自觉地低下了头,颇为疑惑地瞥了眼就比她膝盖高点儿的小男孩。

    “做什么?”

    夜千筱嫌弃地看了眼他扯住自己衣角的小手,最后还是没有将他给掰开。

    小男孩仰着头,眨着明亮清澈的眼睛,看起来很天真的样子,只是声音里却有几分扭捏,“姐姐,能帮我个忙吗?”

    微微凝眉,夜千筱仔细打量了下他那张精致的小脸,眸中的冷淡终究是淡去了几分,她抬起手直接压在他那戴着鸭舌帽的脑袋上,颇为悠闲地开口,“来,先给我选件外套。”

    夜千筱已经很久没有来逛过商场了,现在流行的款式和品牌基本上她都不了解,当然选件衣服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偶尔也会突发兴起的选件比较满意的。

    既然这个小鬼头撞了上来,她也就不客气的拿来当眼睛用了。

    那小男孩从头到尾地将她给打量了一遍,那张可爱的小脸很快就摆出了一副颇为沉思的模样,最后他的视线在附近所有的衣服上都扫了一圈,然后直接指向某个方向,“那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3话:小鬼,过来选件衣服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