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4话:爹地快来救驾!【活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那件。”

    小男孩说的斩钉截铁,看起来没有任何的犹豫。

    挑起抹疑惑的视线,夜千筱下意识地他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件灰白色的风衣,很简单的款式,甚至没有什么花哨的装饰,唯独特别的就是――

    这是情侣款。

    瞥了眼旁边成套的黑色风衣,两件衣服的款式是一模一样的,顶多就是大小和颜色的不同罢了。

    夜千筱嘴角微抽。

    然而,小男孩似乎是很满意那件衣服,抬起手继续拉了拉夜千筱的衣摆,非常认真地评价道:“很适合你。”

    “我们这里是可以单卖的。”这是,店员也站了出来,尽管觉得有些好笑,但还是非常尽职尽责地解释道,“虽然是情侣款,但只买一件也是可以的。”

    瞥了眼热情洋溢的店员,又瞥了眼颇为期待的小男孩,夜千筱倒也没有多想,直接指了下那件衣服,便朝店员开口,“拿过来吧。”

    对小男孩并没有多少戒心的夜千筱绝对不知道,在自己给予肯定回答的时候,刚刚白摆着张酷酷的脸的小男孩,眼里竟是露出些许狡黠的笑意,只是非常谨慎地不要让自己的情绪表露的太过明显了,顶着那张漂亮小脸又极力克制的他,无端的显得特别的可爱。

    以夜千筱的身材,除了清新可爱卖萌的风格,基本上其余风格都可以驾驭,穿惯了风衣的她换上那件衣服,倒也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却看得店员满眼都是羡慕嫉妒恨,活生生的衣服架子,简直就是所有女性期望不来的。

    直接换上那件衣服,夜千筱结完账便走出去的时候,那小男孩仍旧抓住她的衣角,仿佛生怕她不守承诺跑了似的。

    于是走了几步后,夜千筱的脚步忽的顿了下来。

    “喏。”

    低眸瞥了眼紧跟着自己的小男孩,夜千筱将手掌递到了他的面前,但那神色和动作间总是夹杂着几分嫌弃的意思。

    小男孩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老实地将手给放了上去,任由夜千筱温暖的手掌牵着,而她那不经意间的嫌弃,自己只能当做没有看到了。

    视线在附近的地方扫了圈,夜千筱淡淡开口,“要我帮什么忙?”

    对于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小男孩,其实夜千筱还算是有点儿兴趣的,毕竟在被大孩子欺负的时候还能临危不乱、自己想办法解决,也算是个挺独立的孩子,可是这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加上身边还没有家长,忽然被黏住她倒是有些心虚。

    以前杀人放火的事情做多了,手上牵着个陌生的孩子,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小男孩尽量跨着大步子跟上她,微微扬起头,声音还是那般镇定,“帮我玩个游戏。”

    狐疑地眯起眼睛,夜千筱的脚步倏地收住。

    游戏?

    当然,确实是个游戏。

    而且对于夜千筱来说,还是很简单的游戏。

    在附近的游戏厅里,自然不缺各种各样刺激的游戏,但是小男孩带着夜千筱四处转了圈,最后却来到张酷似桌子的地方面前,夜千筱注意了一眼,旋即眼底闪过抹无奈。

    呃,捕鱼游戏。

    “有游戏币吗?”

    将那小男孩牵到自己面前来,夜千筱扫了眼许多扫兴而归的人,冷不丁地问了男孩一句。

    小男孩偏头打量了她几眼,却也不迟疑,很快就将自己仅有的游戏币给拿了出来,“十个。”

    顿了顿,夜千筱又问,“你想赚多少?”

    “一千。”

    尤为肯定的回答,小男孩的脸上见不到任何犹豫。

    眸光微微闪了下,夜千筱果断的转身往旁边走。

    “你去哪儿。”

    小男孩抓住她的手紧了紧,难掩眼底的担忧。

    偏头看了他一眼,夜千筱直接道:“去给你换。”

    让她用十个币来赚一千个,不说要消耗掉的时间和精力,她能不能办到都是问题。所以,她宁愿自己掏钱给他换一千,也不愿意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然而,那小男孩却像是跟她杠上了似的,他紧紧地拉住她的手,眼里满是倔强和坚持,摆明是想用玩游戏的方式来赚币,而非其它的途径。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气氛好像僵持了下来。

    最终,夜千筱的眉头微微皱了下,带有几分妥协的意思,“只玩半个小时。”

    “好。”

    认真的点了点头,小男孩脸上忽的扬起些许笑容,格外的好看。

    只靠十个游戏币来挑战,对谁都是难以想象的挑战,尤其是夜千筱这种基本上没有玩过这种游戏的新手来说,就更是难上加难了。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夜千筱自然不会什么都不做就溜了,反正再怎么不行可以再去换游戏币,熬完这半个小时就够了。

    游戏玩起来特别简单,夜千筱仅仅是在旁边观看了一分钟,就自己占了个位置玩了起来,而小男孩则是紧紧地跟在她的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动作,尽管看起来很镇定很无所谓的样子,可如果仔细去观察他的神色的话,还是可以看出丝丝紧张出来的。

    为了一千的目标,或许也有点儿自己个性原因,夜千筱最开始就没有选择小炮,而是五个游戏币一发的大炮,总共才两次机会,她除了最初失了手外,接下来就凭借最后一发大炮硬生生的劈开了一条血路,几分钟后便开始玩得游刃有余,每发必中,而且以必定赚几倍的数量。

    如此惊悚的成绩,差点儿没把在附近玩的人给吓懵了,本来完全没有把这个新来的当回事的,可不到十分钟,几乎所有的视线都被她给吸引了过去,同时围绕在她身边观看的越来越多,本来不过是小小的一张桌子,到后来聚集的人却已经有数十个。

    一个个的伸长了脖子想要凑热闹,将这位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高手看在眼底,然后再看着那以直线增长的积分,差点儿没因为羡慕而红了眼圈。

    靠!

    这圈钱的功夫也忒厉害了点儿吧?!

    玩游戏素来会上瘾,在这里玩的小孩基本都是为了玩,可像那些成年人,基本上都是为了钱过来的,就像跟毒瘾似的,很多人戒都戒不掉,现在他们看到夜千筱这手法这功夫,简直闹得心痒痒,恨不得她都是给自己赚的。

    而,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夜千筱轻轻松松地将所需要的一千个游戏币都给赚齐了。

    不多一个,不少一个,整整一千。

    可看到夜千筱忽然收手,其他的人就愈发纳闷了,这势头正好着呢,玩下去没准儿还能赚大的,怎么忽然就收手了?

    “诶,你们这就走了?”

    “请问有什么技巧吗?”

    “这位美女,有没有兴趣合作?我出钱你出力,到时候咱们五五分。”

    ……

    完成任务便打算就此作罢的夜千筱,刚想拉着小男孩离开,那群人就不甘心的围了上来,整个人都像是掉进钱眼了,仿佛夜千筱就是他们的移动摇钱树,一个个的都想拉拢她,就算是撬点儿秘诀也是好的。

    好不容易看到这么个高手,谁会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

    而忽然聚集过来的人群,已经被挤得连站的位置都没有了,若不是有夜千筱拉着,肯定的被挤到人群外围去。

    “让开。”

    将这群的嘴脸全部看在眼底,夜千筱眉目倏地冷了下来,看似波澜不惊的话语,连语气都灭有加重,可其中的警告和危险却瞬间扩散开来。

    原本围绕着她的那群人,只觉得有阵寒风从背脊袭来,人群也渐渐地没了声响。

    他们也只是贪心了些,这才想着跟夜千筱套套近乎,却没有考虑到当事人是不是愿意,直到夜千筱开口后忽然意识到阵阵危机感,最开始他们还在原地愣了下,可旋即便老实地往后退了几步,给夜千筱让出了一条道路。

    低眉看了眼小男孩的反应,见得他没有慌张哭泣后,夜千筱才冷冷的扫了圈那些人,然后拉着小男孩的手走出了人群。

    然,这世上总归是有不知死活的。

    不过走出了几步,面前就忽然挡住了两个虎背熊腰的壮汉,这两人是刚刚一直在关注夜千筱情况的,从头到尾那眼里的炽热就散不了,在人群中发出请求的也是这两个其中一个,现在见到夜千筱这只到手的肥羊就要飞了,他们俩便默契地站了出来,显然是想用强硬的手段将夜千筱扣下来。

    这么厉害的玩家,一旦能够达成协议他们就可以衣食无忧,为什么不试试?

    “怎么样,跟我们合作吧,我们出钱给你玩,亏了算我们的,赚了我们五五分成。”其中一个壮汉看着夜千筱,在颇有信心的说完这么一大段后,便举起了自己的拳头,脸上浮现出一抹凶狠笑容,“当然,如果你不同意的话,你们俩可能现在就得吃点儿亏了。”

    软硬兼施,如果跟他们合作,或许还能让双方受益,可若是不跟他们合作,现在他们就会直接采用暴力。

    周围其他人见到这场面,没来由的有些目瞪口呆,倒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还能够这样无耻的人?

    小男孩看到这两个壮汉,脸色顿时就变得谨慎起来,颇为担忧的抬起头,他想去看看夜千筱的反应,可迎接他的却是一只放到头顶的大手,夜千筱很不客气地将他的帽子给压了压,直接拦住了他的视线。

    抓住他的手仍旧没有松开,可小男孩却清晰地听到身边的动静,还有那属于那两个壮汉的惨叫声,整个过程小男孩都紧紧地抓住夜千筱的手掌,生怕她出现任何的危险。

    直到那场不过几秒的打斗声消失的刹那,整个心都提起来的小男孩才意识到去将自己的帽子移开,可是不等他自己抬手,另一只手就已经抓住了他的帽檐,轻轻地将帽子往上面一抬,视线便再度恢复了清晰。

    可,再度映入眼帘的,除了安然无恙的夜千筱之外,还有那两个躺在地上使劲求饶的壮汉。

    “走。”

    对于那两个躺在地上的人,夜千筱看都没有看一眼,将小男孩的帽子整理好后,便直接拉着他离开,那模样看起来根本就不将面前的小插曲当回事儿。

    与此同时,其余那些将刚刚那场打斗看在眼底的人,几乎是下意识地都打了个冷颤,仿佛自己方才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似的。

    不过两招就将那两个虎背熊腰的壮汉给打趴下,而且她基本都没有移动身子,这身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若是她在被他们围住的时候出了手,那他们还不得被全体打趴下啊?!

    想着免了一顿皮肉之苦,他们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惊叹。

    在他们这群人还残留在夜千筱制造的震撼中时,另一边的夜千筱已经带着小男孩去将刚刚赚的游戏币换了钱,整整一千,对方一个子儿都没有少,全部都交给了她。

    而夜千筱也没有任何的扣留,直接将所有的钱都给了小男孩。

    既然是她答应的,就没有想在这里面获取什么,而且她也不需要这点儿钱。尽管她不太能理解一个小孩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可她向来没有那么八卦的心态,当然也尊重这个小孩自己的秘密,却也没有去追问他什么。

    “姐姐,你过来。”

    拿到钱的小男孩,没有直接抛弃这个帮他赚钱的大姐姐,而是一直拉着她在商城里转悠。

    夜千筱有些莫名其妙,可看他一言不发的拉着自己走,也只能由着他去,自己就当做是偶尔做做善事,陪这个小孩玩玩。

    直至走了莫约十分钟,那小男孩才在一家卖手表的店前停下来,然后松开夜千筱主动走进了店子里,以酷酷可爱的萌宝模样顿时吸引了店员的注意,似是打趣的围了上来,甚至还母爱泛滥的逗弄他,而小男孩却镇定的突出重围,指了指自己早已看中的一块手表,最后再很果断的将其给买了下来。

    本来以为他只是走错地方的孩子,店员们根本就没有在意他是不是“顾客”,就算见到小男孩去指明了要那块手表,都完全没有将其当回事儿,只觉得很好玩,可在亲眼见到小男孩将钱给掏出来后,那一个个的店员基本上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嘿,小孩儿,你家长呢?”

    这时候,一个个面面相觑的店员中,终于有个将心情平静下来,然后颇为狐疑地打量着小男孩。

    笑话,无论是谁看到个小孩拿出那么多钱出来,都会怀疑他是在什么地方偷来的好吗?

    更重要的是,小孩拿着钱哪儿都不去,偏偏跑到她们这里来买成人用的手表,怎么说都觉得有些诡异,她们在这里待了那么久,都没有见到过有人放心自己孩子过来帮忙买手表的,不有点儿惊讶的表示那才奇了怪了。

    小男孩似乎早就料定了她们的这种行为,立即偏过头,然后看向一直站在门外的夜千筱。

    双手环胸站在外面的夜千筱,一见到他那眼神,就冷不防地挑了挑眉,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哭笑不得,感情被拉到这里来,是充当他家长的。

    几个店员顺着小男孩的视线看过去,这才注意到夜千筱的存在,她们互相对视了几眼,尽管心里念叨着怎么会有这样的家长,但面上还是笑脸相迎,然后热情的给小男孩换了手表,最后还送了他很多零食,而小男孩只是从那大堆的零食中找了跟棒棒糖。

    纵使小男孩从头到尾都摆着张酷酷的帅脸,可临走的时候,还是很有礼貌的跟店员们告别,然后就抱着新买的手表紧紧跟在夜千筱的身后。

    “还有事吗?”

    夜千筱走了几步,见到他亦步亦趋的身影,不由得皱了下眉,很莫名的问道。

    事情都给他办好了,这小鬼还想做什么?

    “给。”小男孩站到她的旁边,然后将从店员们那里收下的那根棒棒糖,递到了夜千筱的面前,幼嫩的脸上满是真诚,“谢谢。”

    颇为打量地看了他几眼,夜千筱微微有些迟疑,可纵使再如何嫌弃那棒棒糖,她似乎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便伸出手将其给收下了。

    “你不吃?”

    晃了晃手里的棒棒糖,夜千筱试探地问了一句。

    “不吃。”小男孩果断的摇了摇头,然后又如同先前般再度拉住夜千筱的衣角,褪去刚刚那冷酷的表情,此刻则是颇为可怜地看着夜千筱,声音里满是乖巧,“姐姐,能带我去找我爹地吗?”

    “……”

    嘴角抽了下,夜千筱眼眸闪了闪。

    就知道他跟上来没好事。

    夜千筱一直都不喜欢小孩,别人提起小孩或许是乖巧和可爱,但在夜千筱看来,年幼的孩子在没有成熟的思考前,都很难与之沟通,而且很多孩子只要一个不满意,就会使用他们的绝技――哭,哭得个天崩地裂的,夜千筱仅仅是想想便头疼。

    若遇到其他的孩子,夜千筱早就将人给丢到旁边,连理都懒得去理,可这孩子相对来说比较懂事,从被夜江桦给欺负,到之后被那么多人围着,从头到尾都没有见他有过任何哭的迹象,夜千筱觉得他看起来挺顺眼的,当然帮他点儿没有什么关系。

    但这粘人的……

    总让夜千筱觉得有些怪怪的。

    也不见这孩子往其他人身上凑,甚至对那些向他主动示好的人都没有任何表示,顶多就是在被帮忙的时候说声“谢谢”,将礼貌都给做到了,偏偏就是不跟他们近乎,似乎一门心思地认准了她这个一直都没有给过笑脸的……

    可,无论夜千筱觉得有多麻烦,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她就算再如何铁石心肠,让她将一个跟了她一个来小时的孩子直接丢到商场里不管事,倒也不是能够轻易办到的。

    “你爸在哪儿?”

    再度牵回了小男孩的手,夜千筱悠悠然的问着,但手里的棒棒糖却在不经意间的动作中,又再度塞回了小男孩的衣服口袋里。

    “姑姑让我去玩游戏,说爹地两个小时后回来接我。”

    小男孩很冷静的说着,显然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两次了,就算是被丢在这里,他也可以安安静静的等待自己的家长过来。

    “你姑姑呢?”

    夜千筱眯了眯眼,这所谓的姑姑也真够大条的,竟然放心让个四五岁的孩子待在游戏厅,也不怕出什么事儿。

    “不知道。”小男孩颇为沉思地说着,最后又默默地补充道,“她急着去加班,把我带上不安全。”

    小男孩的思路很清晰,相对于很多同龄人来说,他的心智肯定要成熟很多。

    夜千筱虽然很好奇他是怎么被养大的,但这种事一时半会儿也问不清楚,便也没有追问下去。

    只是,夜千筱并不知道,小男孩被丢到商场的时候,他姑姑因为太急所以忘了给他钱,他身上当时只有一块钱,而之后那十个游戏币,都是他一点点地赚回来的。不过因为觉得自己赚的太慢,所以才离开游戏厅想找其它的办法,但没有想到却碰上了夜千筱,他直觉觉得夜千筱很厉害,所以就糊里糊涂地将夜千筱给拉了过去。

    没有想到,她是真的很厉害。

    孩子都会下意识地崇拜强者,这也是小男孩为什么一直缠着她的主要原因。

    带着小男孩回到游戏厅,夜千筱刚打算找个地方坐着等人,可就在她和小男孩路过投篮游戏的时候,一个篮球就砰砰砰的再度从前面溜了过来,紧接着便又是夜江桦那急匆匆过来追球的身影。

    轻轻移动了下脚,直接将那个迎面而来的篮球给挡住,而夜江桦却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犹如脱弦的箭般直冲而来,直到两步远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前面有个人影,但这时候已经刹不住脚步了,在紧急减速间猛地就趴倒在地。

    旁边的小男孩看了他几眼,然后有些嫌弃地将夜千筱给拉到了一边,似乎是不想再跟这种人有所接触了。

    “呜呜呜……”

    没有任何防备的,夜江桦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就整个人趴在地上大声嚎哭着,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简直是折磨人耳膜的最佳手段。

    夜千筱拍了拍他的脑袋,刚想将脚边的篮球给踢到夜江桦的身边就了事了,但紧接着又有两个身影迎面而来,其中一个加快脚步,颇为担忧的跑到了夜江桦面前,然后匆匆将他给扶了起来。

    是红灿和她的女儿夜若雨。

    真正亲眼看到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夜千筱嘴角冷不防勾起了抹笑容,旋即将她似是焦急的身影给看在眼底。

    夜若雨是那种典型的大家闺秀,尽管顶着“私生女”的名号,但性子却温柔得很,平时对谁都客客气气的,说话向来是细声细气的,从来都没有大声过。

    眼前的她穿着打扮的很淑女,将夜江桦给扶起来的她满脸都是担忧之色,温柔的追问夜江桦的情况,也很细心地拍着他身上的灰尘,柔柔缓缓的动作,让人觉得她无论做什么都很让人舒服。

    “千筱,你怎么能把你弟给推到呢?”

    没一会儿,红灿也同样担忧的走了过来,只是最开始放到自己儿子身上的心思,后来全部都被夜千筱给吸引了过去,最初见到夜千筱的时候,自然是有些惊讶的,毕竟在她看来夜千筱仍旧被关在家里,根本就没有出来的机会。

    可,顿了顿后,眼里忽的划过抹狠厉之色,她脸上的担忧更甚,可视线放倒夜千筱身上时,还增添了不少惊讶,仿佛无论如何她也没有办法相信夜千筱“推到”了他的儿子一样,但正因为这种表情,却将那无中生有的事情说的似模似样的,还真像是这么回事儿。

    这个时候,还在那里哭天抹地的夜江桦,一听到“千筱”这两个字,就立即停下了哭喊,湿漉漉的眼睛到处转了转,在见到夜千筱身影的那刻,猛地往后面退了一步,就跟受到了什么很严重的惊吓似的,一声都不敢吭了,只得轻轻地抽泣着。

    夜若雨有些莫名地看着夜江桦,错愕地瞥了眼夜千筱后,又急忙从包里掏出纸巾来,很细心地给夜江桦擦拭着。

    另一边,对于忽然泼过来的脏水,夜千筱还没有任何反应,身边的小男孩就站了出来,直接挡在了她的面前。

    “是他自己摔倒的。”

    小男孩声音很坚定,没有丝毫动摇的样子,抬起眼睛看向红灿的时候,除了满眼的警惕外,就只有坚定不移的维护。

    就连个孩子,都分得清是非对错。

    颇为讶然地看着站到前方来的小男孩,夜千筱眸光微动,眼底不由得淡出丝丝笑意。

    而,本来信心十足地想要“嫁祸”于夜千筱的红灿,还没来得及将这件事情抹得更黑点儿,就见得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小男孩维护着夜千筱,不由得微微顿了顿,只觉得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尴尬气氛。

    扬起地善意笑容微微有些僵硬,红灿尴尬的看着夜千筱,仿佛很好意地劝解道:“千筱啊,你不能带坏孩子。”

    不能带坏孩子。

    真是搞笑了。

    夜千筱眸中笑意更深,但是却没有直接回答红灿的问题,而是将目光转移到了旁边的夜江桦身上,眯眼间有种警告的意味递了过去,下一刻,她便幽幽开口问道:“你说呢?”

    在被她的视线给盯上的那刻,夜江桦就下意识地想要逃跑,可一如既往地没有那么雄心豹子胆,双脚只能死死地僵在原地,就连面前的亲姐姐夜若雨对他来说,都没有减缓他心里任何的恐惧感。

    夜千筱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早就留下心理阴影的夜江桦,对她完全产生不了任何的抵抗。

    当然,在夜千筱问话的那刻,他就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便当机立断的往旁边的红灿看了过去,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妈妈,刚刚……是,是我自己摔的!”

    如此话语一出,红灿脸上那硬挤出来的笑容,彻底地僵了,裂了,碎了……

    亲儿子都在拆台啊!

    红灿简直气得肺都快炸了。

    而,就在夜江桦摔倒在地的时候,旁边就有不少的路人围了过来,刚开始他们很自然的被红灿给误导,心里对夜千筱的印象就差到了极致,而且还开始指指点点的,直到小男孩出口相助的时候,他们便有些动摇了起来,现在就连那个女人的亲儿子都站到了夜千筱的方向,他们的心自然而然的也就偏了,同时还露出了嫌弃和鄙视的目光,对着红灿品头论足的,低声说出的评价让红灿顿时觉得颜面丢尽,那张化着浓妆的脸倏地就红了起来。

    渐渐地,看够热闹的人,也散的差不多了。

    “不好意思,”红灿尴尬的朝夜千筱说着,只是,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那完美的笑容便再度堆积了起来,“千筱,我错怪你了。”

    得到小男孩抬头时得意的眼神,夜千筱揉了揉他的脑袋,但抬眼看向红灿的时候,跟红灿的态度可谓是另一个极端。

    “能不挡道吗?”

    夜千筱挑眉问着,话语不冷不淡的,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好不容易将笑脸端上来的红灿,再次面临如此直截了当的话语,那张脸顿时又僵了,笑容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以前的夜千筱虽然针对她,但顶多是朝她摆臭脸或者直接怒骂,这种小计俩她应付起来可谓轻轻松松,几乎都不需要花什么心思,所以她在夜长林面前也能够轻而易举的让他越来越讨厌夜千筱,因为像曾经的夜千筱那种脾气,想要讨厌起来根本就没必要花功夫。

    可是,现在的夜千筱却特别直接,而且这种直接不是不会说话,而是太会说话了,往往每句话都能够戳中人的死穴。

    不过一句话,就让本来就尴尬的红灿,一时间变得更为尴尬起来。

    红灿张了张口,终究是憋不下那口气,脸上的笑容刷得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并不怎么和善的表情。

    小男孩下意识地抓紧了夜千筱的手,似乎是给她安慰一般,眼神中还隐隐的藏有几分担忧。

    虽然他年龄不大,有些事情看得并不明白,但他可以感觉到一个人好意或者恶意,尤其是眼前这个长得很老的大婶还将敌意表现的那么明显。

    只不过,他担心的并不是这个讨厌的大婶针对夜千筱,而是夜千筱可能会一时冲动,然后跟先前一样把大婶也给打翻了。

    那样可是要被抓到局子里去的。

    “发生什么事了?”

    不等小男孩担心的事情有成为现实的可能性,一个比较温和的声音忽的传了过来。

    有些疑惑,也有些惊讶。

    很快的,说话的男子便走到了视野中来,他四处看了几眼,难免有些诧异地看了夜千筱几眼,然后又朝红灿点了点头,之后见到夜若雨后,眉眼顿时就软了下来,直接朝她走了过去。

    “阿洲。”夜若雨看到他,萦绕着眼底的温柔似是化不开般,在被对方拉住手的时候,脸上多了几分娇羞,“没什么,一场误会而已。”

    柳景洲微微点头,然后坦然地看向夜千筱,略带疑惑地朝夜若雨问道:“那位是?”

    柳景洲跟夜若雨是从高中起开始交往的,只是从未公开过而已,现在他们俩都是大四,也快毕业了,便在两个月前选择跟家里人摊牌,因为两家人都是富贵人家,也可以说是门当户对,家里人都没有反对,同时也应下了他们俩的这桩姻缘,计划是在毕业后便结婚。

    既然跟夜若雨在一起那么多年,柳景洲肯定也是知道夜千筱的存在的,而且也从一些照片上看到过,只是从来没有机会亲眼见到而已,现在见到本人的时候只觉得跟照片上的气质截然不同,难免有些好奇,便朝夜若雨问了一句。

    “哦,我姐,夜千筱。”夜若雨脸上流露出浅浅的笑容,拍了拍夜江桦的脑袋安抚完他后,便笑意盈盈的看向夜千筱,然后拉着柳景洲走近,柔声地朝夜千筱介绍道,“姐,这是我男朋友,柳景洲。”

    很快的,柳景洲就将手朝夜千筱伸了过来,完全是见面的客套动作。

    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夜千筱完全没有伸手的意思。

    等了几秒后,柳景洲的神色微微僵了僵,差点儿没有沦落成跟旁边红灿一样的脸色。

    以前的柳景洲并没有跟夜千筱打过交道,但是对夜千筱的性格他也有所耳闻,本想着初次见面他又没有得罪她,最起码的握个手,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完全不给任何面子。

    不握手就是不握手,没有任何商量的理由。

    “夜千筱,咱们夜家教给你的礼仪,你都忘光了?”

    站在一旁的红灿终于忍不住了,看着那云淡风轻神色淡漠的夜千筱,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从今天中午见面起,直到刚刚再次相遇,夜千筱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她一个好脸色,就算这态度差点儿就也罢了,可无论她什么样的举动,都能够将人气得半死不活的。

    红灿本来就很喜欢这个柳景洲,年轻有为,英俊帅气,无论是人品还是能力都无可挑剔,她是最护着这个准女婿的,也最见不得别人说这个准女婿的不是,如今见到夜千筱这么不给她这位准女婿的面子,她当然也没有什么客气可言。

    都在外面了,夜长林又没有盯着,她对夜千筱好声好气的,是要装给谁看啊?!

    索性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接将夜千筱往死里损。

    “咱们夜家?”夜千筱轻挑眉头,有些好笑地看着气得直冒烟的红灿,“谁跟你,是咱们?”

    “夜千筱,你不要太过分了!”红灿脸色倏地拉下来,眉头皱起,有些不善的盯着夜千筱,就像是在看什么仇人似的,“就算你是长女,可我还有个儿子,在夜家并不是你说了算!别以为我是后面嫁进来的,就可以随便受你的欺负!”

    以前夜千筱就总是将长女身份摆出来,在夜江桦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对夜若雨可谓是百般欺负,而红灿在夜家的地位一时间也提升不起来,算是在夜千筱的身份上受了不少的气。

    可那个时候夜千筱也没有把她们怎么着,只是带着点瞧不起的意思而已,但是红灿却将这份仇给记在了心里,等夜江桦出生后,她就借着自己帮夜家传宗接代的功劳,在家里的地位直线上升,最后就连夜千筱这个长女都不放在眼里了,而且还有心思在夜长林面前使劲抹黑她。

    年龄小、什么都没有经历过的夜千筱,向来都是直来直去的,当然在她手上吃了不少的苦头,后面也导致她们俩在夜家的战火愈演愈烈,直至夜千筱进部队的前一天,还跟她大吵了一架。

    然而,当红灿将自己处于受委屈的位置上博取同情的时候,夜千筱想的是怎么快点儿解决完这几个,好带着小男孩去找他的爸爸。

    周围来往那么多人,她可没有那么闲心陪着她们当众丢脸。

    “千筱,你不要在意我妈的话,她不是故意的。”这时候,旁边的夜若雨忽然站出来劝着,她挽着红灿的手腕,面对夜千筱的时候仍旧笑着,“对了,你这几天不是要相亲的吗,阿洲在这里正好有几家服装店,要不你跟他过去看看,选几套比较合适相亲的衣服。”

    相对于变得暴躁起来的红灿,这边的夜若雨倒是显得格外的镇定,一番话下来倒是将夜千筱给挖苦了个遍。

    前天晚上夜千筱被退婚就已经是丢尽颜面了,现在被迫去相亲,还要去她夜若雨的男朋友的服装店里选衣服……

    呵。

    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夜千筱眯起了双眸,有危险的气息滑过。

    然,不等她反击,身后就忽然多出一只手,直接搂住了他的肩膀,紧接着便是个温柔而醇厚的声音――

    “相什么亲?”

    ------题外话------

    【活动】

    明个儿中秋节,想了很久然后来个活动。

    【类型】还是很俗套的踩楼活动。

    【内容】这次踩楼的评论有内容的,比如说是对文的评价,想说的话,对角色的喜爱……呃,反正跟文有关就成,一句话便可。

    【时间】明天,零点开始,二十四个小时。

    【奖励】所有踩到【5】这个数字的,都有111的奖励。

    【规则】还是倒数来的,就是从最新发表的评论开始数,这样瓶子计算容易些哈,而且你们不用踩着零点来。

    【要求】必须是正版,童生以上就成。如果中奖的是盗版,会选择下面一位。

    ……

    唔,有人参加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4话:爹地快来救驾!【活动】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