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5话:被他儿子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相什么亲?”

    低沉好听的声音传入耳畔,带着醉人的温柔,伴随着男子的气息徐徐而来。

    光是听到声音夜千筱就明白是谁,她双目微沉,凝眉往旁边扫了眼,霎时映入眼帘的便是赫连长葑那张深邃俊美的侧脸,在她偏头往旁边看去的时候,那张犹如雕刻出的完美脸庞忽的往这边偏了骗,视野仿佛瞬间抓入那幽邃黝黑的双眸,那眼底浮现出的温暖笑意令她冷不丁的愣了愣,然下一刻她便偏移了视线,不再看他。

    与此同时,红灿等人的视线也全部被吸引了过来,他们一双双的眼睛都盯着赫连长葑,除了最初下意识的那抹打量,紧接着便被诧异和惊愕取而代之,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就连神色都呆滞了片刻。

    当然,他们并不认识赫连长葑。

    在这个圈子里,谁都知道赫连家,但对赫连家的独苗赫连长葑,见过的却少之又少,加上赫连长葑进部队的时间比较早,他们就更没有什么机会了。

    但,眼前的画面,却不得不让他们颇为错愕。

    这个忽然出现的男子,很自然地揽住了夜千筱的肩膀,仿佛他们俩的关系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似的,互相对视的时候弥漫着难言的暧昧。他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正好与夜千筱身上那件灰白的为同款,站在一起的时候仿佛正在跟全世界宣布他跟夜千筱的关系。

    对于其他知道夜千筱被退婚情况的来说,这样的场面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更重要的是,这男子长得很俊美,沉稳而镇定,浑身的冷峻气息,不过刚出来就能够镇压全场的气势,论阅历和成熟,肯定要比徐明志强上许多。

    能够拥有这种威慑力的人,绝对不是寻常之辈,纵使不清楚他的背景身份,在那瞬间也不会有任何人小瞧他。

    “爹地!”

    就在红灿等人震撼间,小矮个男孩听到声音,立即朝男子扑了过去,清脆的声音中难掩些许欢喜之意。

    爹地?

    这下,不仅是那几个人,就连夜千筱都没来由的愣了愣,旋即颇为讶然地扫向赫连长葑和那个小男孩,下意识地打量着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

    自从上次一起吃过饭后,她就知道赫连长葑有个孩子。

    但是,她跟小孩接触了那么久,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他长得那点儿像赫连长葑,小男孩长得确实很漂亮,可跟赫连长葑却不是同一款的,如果说是徐明志的孩子,夜千筱倒是更相信些。

    可相对于她的疑惑,其他人那就是惊悚了,近乎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样的场面,还有那个可爱漂亮的孩子,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夜千筱不仅背地里找了个男人,而且这男人还是有孩子的?

    “姐,他是?”

    问话的自然是夜若雨,她眼底闪过抹异样的神色,看起来很是惊讶的样子,但视线却在赫连长葑和小赫连身上飘来飘去,其中隐藏的意味可见显然。

    现在的夜千筱顶着被“徐家退婚”的名头,早就已经是名誉扫地了,如今再来个如此亲密地已婚男子,保不准就是当了个情妇,这种事情一旦被公之于众,夜家肯定会成为整个上流社会的笑柄,而夜千筱恐怕连夜家都待不下去了。

    这好端端的,作什么死啊?

    “你说他?”轻轻挑眉,夜千筱神色间添有几分神秘,一抹笑意由唇角勾起,她很自然地偏过头,然后抬起手勾住了赫连长葑的下巴,带着似有若无的挑逗意味,整个儿似乎没有骨头似的靠到了赫连长葑的身上,旋即又慵懒地扫向夜若雨,话语云淡风轻,似是在说件很轻松的事情,“你姐夫。”

    “……”

    原本还以为夜千筱会遮遮掩掩的夜若雨,顿时就呆住了,她傻愣地眨了眨眼,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反应不过来。

    就这么承认了?

    而且还这么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等着看笑话的几个人,基本上都被她给吓傻了。

    他们确实见过很多事情,若说勾心斗角也不为过,但夜千筱绝对是那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他们以为绝对不会发生事情,她总是会以那么轻易地语调说出来,简直就是在刷新他们的三观!

    就连柳景洲这个外人都有些纳闷,眼前这个淡定自若的女人,所有的表现确实有些不可思议,无论是哪个正常人在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是先将情况瞒下来的,尽管那个男人看起来确实很优秀,但他身边毕竟带着个孩子。

    而且,毫无疑问的,以那个孩子的年龄来看,跟她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赫连长葑微微垂下眸,望着夜千筱那颇为挑衅的目光,笑意从眼底浮现,他似是漫不经意地将夜千筱的手给拨开,然后动作自然的搂住了她的腰,两人看起来甜蜜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仿佛连蜜糖都要化开了似的,但两人在对视的瞬间,却锋芒交错,燃起了硝烟的味道。

    夜千筱素来不是个客气的人,以前赫连长葑拿她做了那么多次挡箭牌,她当然不客气的将赫连长葑给拉了过来,反正他也不像是不肯帮忙的样子。

    “现在叫姐夫,为时过早了吧?”红灿眉头微皱,略带敌意的扫了赫连长葑和小赫连几眼,然后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将视线放到了夜千筱的身上,“不说你们还没有领证,家里人可谁都没有同意。”

    对于红灿来说,面前那个男子的出现是绝对的意外,她本也想借着自己女儿圆满的爱情来讽刺下夜千筱的,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夜千筱身边竟然冒出来个相貌和气质都高柳景洲几个档次的,现在她唯一能够抓住的也就是那个小孩的把柄了。

    让夜千筱跟一个带小孩的男人在一起,不管那男人是不是离婚后才跟她在一起的,也不管他们俩之间是不是清白的,这事情要是闹到夜家去,不仅夜长林不会同意,就连夜老爷子也绝对不会答应的。

    夜家的长女,竟然嫁给一个结过婚的……

    夜家可丢不起这个脸。

    “不早,”赫连长葑淡然地将话语接过去,俊朗的眉目染着些许笑意,“我们正准备领证。”

    说着,赫连长葑还特地看了夜千筱一眼,似乎是在跟她交流情意,殊不知夜千筱看他的时候却丢给了个大白眼。

    小赫连仰着头看着他们俩,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思考着。

    他本来就是觉得这位姐姐跟爹地很配,但现在看起来,他们俩是真的有戏诶……

    “爹地,”想了想,小赫连扯了扯赫连长葑的手指,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直到赫连长葑低眸看他的时候,他才振振有词的开始‘告状’,朗声道,“爹地,刚刚那个老奶奶在欺负妈咪。”

    嗬!

    老奶奶?!

    红灿气得眉头直抽搐,恨不得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可恶的小孩。

    这边的夜若雨和柳景洲下意识地对视了眼,似乎都有些惊讶,一来是为这个小孩突如其来的“告状”,二则是为了小孩能够轻易地接受夜千筱,脱口而出的“妈咪”可不像是喊第一次了。

    至于作为“妈咪”本人的夜千筱,不由得掩饰了下眉眼的那抹惊讶,她仔细地打量着那个天真的小屁孩,心里简直哭笑不得。

    这孩子还真的会自学成才……

    “哦?”赫连长葑淡定地扬眉,很平静的接受了自家儿子对夜千筱‘妈咪’的称呼,“怎么欺负的?”

    “老奶奶冤枉妈咪,说阿姨推到了她的儿子。”说着,乖巧的小孩很认真的看向夜江桦,然后非常老实的说出事实,“其实是他自己摔倒的。”

    不明所以的夜江桦听到他的话,却也只是朝他努了努嘴,但是却没有对此进行反驳。

    事实上,就是他自己摔倒的,只是因为夜千筱以前作恶太多,才让他妈这么大惊小怪的。

    “呵,果然是物以类聚,”气急的红灿冷不防地哼了声,话语里带着非常明显的讽刺,“大的没有礼貌,教出来的小的,同样没有礼貌。”

    “当然不能跟您比,”夜千筱倏地笑了,只是眸底却渐渐凝聚着冷意,眸光渗人,“谁能跟您那么宽宏大量,等到别人离婚了,才将私生女给带过来。”

    夜千筱一口一个“您”,但那“私生女”几个字,却很直接地戳中了红灿和夜若雨的痛楚,包括柳景洲的脸色都变得非常之难看。

    私生女本来就是夜若雨一直以来的伤疤,刚刚进夜家的时候,夜若雨就因为“私生女”这个身份吃了不少的苦,直到后来才慢慢的好转起来,可在当时不到十岁的夜若雨心里,却留下了难以想象的伤疤,今后每每触及都会疼痛难忍。

    好个夜千筱,竟然狠到这种地步,当面戳人伤疤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夜千筱!”红灿的声音忽的重了起来,视线渐渐变得恶毒,她恨恨的扫了小赫连一眼,“我再怎么样也是生的孩子也是你爸的,不像你,嫁过去养的却是别人家的孩子!”

    小赫连似乎听懂了她的意思,同时也感觉到了从她那个方向直逼而来的敌意,抓住赫连长葑手指的动作僵了僵,就连漂亮的眉眼里都染了不少的失落。

    几乎是刹那间,两股骇人的寒意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仿佛能够将全身都给冻住似的,几个人没来由觉得背脊发凉,紧跟而来的是无法形容的威慑和杀气,直逼面门而来,危险的气息在瞬间将他们给缠绕,犹如一张无法挣脱的网般,不过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几个人就觉得浑身都是冷汗。

    惧意,犹如潮水,无可抑制的袭来。

    “哇呜呜……”

    夜江桦眨了眨眼,呆愣的看了危险的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几眼,然后扯着嗓子就开始哭了起来,那惊动天地的哭声顿时就将红灿三人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可是弥漫在心底的害怕却萦绕在心头,久久无法散开来。

    一时间,一个人都没有移动脚步,也没有去劝夜江桦。

    “做人记得口下积德,”赫连长葑的冷眸闪了闪,幽暗深邃的眸底不掩威胁之意,他声音如冰冻般寒冷入骨,却字字清晰地落入耳中,令他们浑身僵硬无法动弹,“免得惹祸上身。”

    绝对的威慑,绝对的威胁。

    再如何平稳镇定的人,都会被他震得内心难以平静,他的气息化作无形的手掌,紧紧抓住他们的心脏,好像只要他想便随时都可以了结他们的性命。

    他们遇到过很多危机,但是却没有遇到过死亡。

    而赫连长葑,甚至于夜千筱,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夺去他人性命,这是他们生存的本领,也是他们望尘莫及的能力。

    就算是根这件事没有多少关系的柳景洲,都无法去除心底的那抹惧怕,他甚至都有些怕去看眼前那两个人,不过是懒散的站在那里,便是犹如杀神般的存在。

    三个人被震得完全没有开口说话的能力,唯有旁边的夜江桦,因为受到过度的惊吓,冷不防地开始嗷嗷大哭。

    周围有来往的行人,可是他们都只是奇怪地看上几眼,却没有靠近的胆量。

    “赫连!”

    最终,随着个略带惊喜的声音传出,打破了这紧张而危险的气氛。

    当然不是红灿这行人,说话的是个从旁边走过来的男子,对方穿着比较严谨的黑色西装,俊美的脸上带着笑容,然而那神色间却夹杂着几分轻挑之色,完全像是在京城这片肥沃的土地长成的纨绔子弟。

    “干爹!”

    方才还处于失落状态的小赫连,一见到这位很是招摇的走过来的男子,就抬起手朝他打了声招呼,乖巧的模样简直又萌又可爱,看得人心都软了化了。

    “逸凡啊,”男子看到乖巧可爱的小赫连,脸上的笑容就更是深了,他很自然地蹲下身将小赫连给抱了起来,看着小赫连那微微皱起来的眉头,忍不住失笑的抬手去戳了戳,“怎么着,才几天不见,就嫌弃干爹的怀抱了?”

    小赫连傲娇的偏过头,完全没想去理会他的调侃。

    男子也没有继续逗弄他,而是偏过头,颇为暧昧的看着赫连长葑和夜千筱那暧昧的姿态,最后朝夜千筱笑了笑,然后才将注意力转到赫连长葑身上,“你什么时候凑够一家人了,还有时间来这里约会?”

    “路过。”

    赫连长葑抬了抬眼,完全不给他任何面子。

    “啧,情侣款?”似是习惯了赫连长葑的态度,男子完全没有被他给打击到,注意到两人的服装倒是颇为诧异地挑了挑眉,然后又偏过头,抬手去捏小赫连的鼻子,“逸凡,你爹地不要你了,要不要跟干爹回家啊。”

    “不要。”

    小赫连打开他的手,毫不犹豫地拒绝。

    如此直截了当的被拒绝,男子露出个颇为伤心的神色,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朝赫连长葑道,“正好,我干儿子的新玩具到了,你们俩跟我过去拿一下。”

    他并没有去理会站在旁边的那几个无关人士的意思,虽然他错过了刚刚他们的对话和交锋,但是光看赫连长葑的脸色,他就知道那几个肯定不是多么重要的角色。

    三两只小猫而已,有什么必要去理会呢?

    抬了抬眼,赫连长葑正好有事要跟他说,自然是点头同意。

    而并没有什么事的夜千筱,也理所当然的被他给拉走了。

    至于红灿这边,直到他们几个人远远的离开,三人才算是松了口气,感觉到身上的压力徒然消失,而这时候哭得嗓子都快哑了的夜江桦,见根本就没有人来理会他,便也只能委屈的停了下来,抽噎着站在旁边没有说话。

    “阿洲,你怎么了?”

    夜若雨的心才放下来,偏过头就见到柳景洲那张难看的脸色,视线紧紧地盯着赫连长葑等人离开的方向,隐约间还有几分担忧和急躁,她心下疑惑,便不由得问了一句。

    “惨了惨了,”柳景洲面色苍白,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那股急躁和担忧愈发的浓厚起来,他满是忧愁的朝红灿和夜若雨道,“刚刚来的那个,是这家商城的老板,要是夜千筱他们说我们几句坏话,我的店铺就在这里呆不下去了。”

    这里是市里很繁华的地点,这座商城虽然建起来没有多久,但是却占据了很大的客流量,正是繁荣发展的阶段,柳景洲只是在这里租下几个店面买点儿奢饰品就可以日进斗金,根本就是坐着收钱的程度,他完全不用担心什么。

    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因为一场出行而惹到这家商城老板的朋友,这种无厘头的事情打死他都不敢相信。

    怎么那么背时啊!

    “老板怎么这么年轻?”红灿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但脸上同样多出了几分焦虑。

    她刚才说的话确实有些很,那也是被逼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如果夜千筱他们真的记仇了……不,他们肯定记仇了,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卑鄙无耻去跟那老板提意见的话,真的有可能断了柳景洲在这座商城的财路。

    “他是楚氏集团的公子,现在大半个集团都归他管,这座商城还是他自己开的。”柳景洲额角流着冷汗,一字一顿的解释道。

    楚氏集团作为跨国企业,当然是普通的企业无法抗衡的,所谓的钱财在他们眼里看来不过是个数字而已,其余的什么都算不上,而且那个楚公子虽然平时看起来不着调,但却是有着实打实的能力的,二十岁从国外进修回来,就直接进入楚氏集团打拼,不到两年就已经是集团的顶梁大柱,就连那些集团的老骨干都对他心服口服。

    柳景洲的家族虽然比较庞大,但是以他自己的能力,就连在自家的公司都谋不到多大的职位,加上该成家立业了不能总是要家里的钱,所以现在只能靠其它的途径赚钱。

    这里有着他手下最赚钱的门面,如果忽然就断了的话,需要面临的损失……

    柳景洲连想都不敢想。

    “还有,”顿了顿,柳景洲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尽管声音里有些不确定,但声线却忽的沉了许多,“如果站在夜千筱身边的那个男的真的是姓‘赫连’的话,他估计是赫连家的那个赫连长葑。”

    赫连长葑。

    红灿和夜若雨的眼皮子都跳了跳。

    如果说,像楚家这样的商业家族,她们俩都没有任何的了解,但对于身处夜家的她们俩说,“赫连”这个姓氏她们可是如雷贯耳。

    同夜家一样,赫连家同样是军人家庭,只不过相对于渐渐走向下坡路的夜家来说,赫连家却已经成为京城内极有分量的存在。

    从政的,从军的,从商的……应有尽有。而且,他们在每个领域都是极有威望的存在。

    正所谓,牵一发的动全身,如果得罪一个家族的某个人,就可以牵动整个家族的力量来对付你,所以他们的圈子里,有点儿脑筋的人都不会去惹赫连家的,因为就算你有可能除掉一个人,但也绝对没有能力连根拔掉整个家族。

    而且,更重要的是,你还不一定能够除掉他们赫连家的一个人。

    红灿和夜若雨互相对视了眼,旋即双双陷入了沉默中。

    刚刚红灿怎么针对那个孩子的,她们至今记得清清楚楚。

    试问,哪个身为父母的,会容忍有人这么讽刺自己的孩子?

    ……

    被赫连长葑以暧昧的姿势拉着走的夜千筱,才刚刚离开红灿等人的视野,就打算甩开赫连长葑独自离开,但小赫连却像是事先知道她的行动似的,硬是脱离了楚干爹的怀抱,然后死死地拉着夜千筱的手,跟自家爹地一左一右的围在夜千筱身边,摆明了就是不想让她独自离开。

    而,这一家三口牵手走在商城里的画面,加上他们那令人惊叹的颜值,简直羡煞旁人,很多嫉妒心爆棚的都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拆散他们。

    让他们秀恩爱!

    让他们秀孩子!

    简直……造孽啊!

    至于被彻底抛弃的楚干爹,则是独自一人走在前方,默默地风中凌乱。

    什么人呐!

    欺负他没有孩子没有老婆是吧!

    于是,当楚干爹到一家玩具店拿了个拼图玩具给小赫连后,就潇洒淡定的直接走人,一点儿都不想在赫连长葑面前受气。

    当然,在他临走前,赫连长葑难免交代了他几句话,让他非常不忿的去帮小赫连讨债。

    “我送你回去。”

    赫连长葑偏头看了眼有些不爽的夜千筱,很体贴的说道,但眼里却不掩那些许的笑意。

    每次看到夜千筱快要变脸的时候,对于他来说都是很有趣的。

    然而,这边收到礼物的小赫连却是眼珠子转了转,快速地绕到了赫连长葑的身边,再将一直捧在手里的表给拿了出来,直接交到赫连长葑的手上。

    “爹地,这是姐姐给你买的。”

    小赫连抬高了声音,生怕赫连长葑听不到似的。

    赫连长葑似笑非笑的看向夜千筱,而夜千筱则是莫名其妙地看向小赫连,眼里有危险光芒闪烁。

    这孩子……

    她什么时候买过这只表了?

    只是,在赫连长葑和赫连姑姑身边长大的小赫连,早就具备了百毒不侵的本事,他根本就没有在意夜千筱的警告,而是端着张特别认真的脸,眨着那双纯洁干净的眼睛,继续冲赫连长葑补充道,“钱是姐姐玩游戏赚的。”

    赫连长葑眸光闪了闪,顿时将事情大概猜了个明白。

    以他对夜千筱的了解,就算她再如何无聊,也不会主动去玩游戏,而且她做事从来不选那么麻烦的途径。唔,更重要的一点事,夜千筱绝对不会给他买东西。

    总结下来就是……

    夜千筱被他儿子给坑了。

    “我走了。”

    眉眼隐约浮现着怒气,显然夜千筱也意识到这点,只是无奈对方是个小孩,她根本就下不了手,这种时候她只能选择离开。

    “姐姐,”小赫连极为亲热的喊了她一声,又忙过去拉住她的衣角,那张酷酷的脸上还露出几分乖巧的笑容,“姐姐,你能不能去我家吃饭?我爹地做饭很好吃的。”

    夜千筱嘴角抽了抽。

    向来吃软不吃硬的夜千筱,很不幸的栽倒了这个不满五岁的小孩身上。

    赫连长葑淡定自若地看着这样的场面,眼底的笑意愈发的浓厚,而打量夜千筱时的目光,也似乎别有深意,仿佛在计划着什么。

    “机会难得,你要不要试试?”

    抬起手放到小赫连的脑袋上,赫连长葑非常难得地向夜千筱发出邀请。

    素来都是夜千筱给赫连长葑送吃的,而在夜千筱看来,赫连长葑估计也只会吃,根本就没有下过厨房的经验,就算会在野外生存中弄点儿,味道应该也不会好到哪儿去。本就抱着不看好的心态,但是赫连长葑都这么说了,夜千筱倒也有些好奇,反正她也没有急着回去,只是有些不爽被个小孩给坑了而已,犹豫片刻后倒也点了点头。

    这里毕竟不是部队,赫连长葑也不是炊事班班长,没有什么制度规定夜千筱一定要吃完赫连长葑做的饭菜,所以到时候就算赫连长葑做得难吃了,她也可以随时走人,到处寻家饭店便可以吃顿晚餐。

    不过,赫连长葑显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将小赫连和夜千筱带出商城,赫连长葑就直接开着车去家超市,不到十分钟就带着所需要的食材回来了。

    而,在部队里作为采购员的夜千筱,看着那些被提回来的食材,眸色微微暗了下,总归是想起了那些并不怎么愉快的经历。

    不过,一闪而过的情绪,她倒是没怎么在意。

    赫连长葑住在市区,比较繁华的地带的小区,离小赫连的学校很近,周围的治安又好,附近的交通也方便,加上小区的绿化和环境都挺好,倒是个很不错的地方。

    当着夜千筱的面摁了密码,赫连长葑便提着食材进了门,倒是小赫连,跨着一双小短腿,很贴心的去帮夜千筱拿拖鞋,等夜千筱进门后,又忙里忙外的去帮夜千筱倒茶水拿瓜果,明明是很小的年龄,但照顾客人的事情却做得井井有条的,简直跟个小大人似的。

    至于赫连长葑,正在厨房里忙活着,根本就不担心小赫连的事情。

    从头看到尾的夜千筱,只觉得这个家庭挺诡异的。

    “遥控器。”

    忙完了招待客人的事情,小赫连想了想后,又将电视机打开,然后很热情的将遥控器递到了夜千筱的面前。

    夜千筱接过他递过来的遥控器,随手摁了几个台觉得有些无聊,紧接着小赫连又拿着两个遥控器过来了,“姐姐,你玩游戏吗?”

    微微挑了下眉,对于考虑的如此周到的孩子,夜千筱也忍不住的感叹一声。

    不过,她对玩游戏却没有什么兴趣。

    “过来。”

    朝小赫连勾了勾手指,夜千筱又指了下沙发旁的位置,示意小赫连坐到这边来。

    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了夜千筱几眼,小赫连犹豫了一下之后,很快地就听话地走到了她身边来,然后主动爬到了沙发上,靠近夜千筱坐了下来。

    只是,小赫连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的。

    今天他可是做错了很多事的……

    然而,夜千筱没有问他为什么最开始就选中她去玩游戏,也没有问他为什么会将手表说成是她买的,更没有问他为什么要粘着她把她拉过来吃饭,她只是很纯粹的让他在旁边坐下来,然后将遥控器交给了他,自己则是在旁边喝着那杯茶叶放的有些多的茶水。

    很苦。

    夜千筱尝到第一口就感觉到那刺激味蕾的苦味,可从头到尾她都喝的很平静,因为小赫连似乎很在意她的喜好,所以一直都在小心地观察着她的情况。

    “姐姐,还喝吗?”

    眼看着夜千筱将茶水喝完,小赫连心情似乎很不错,便将脑袋凑过来继续问道。

    夜千筱眉头微动,看着他眼巴巴地瞅着自己手里的茶杯,手指间的力道微微地紧了紧,很快的她就绕开小赫连的视线将茶杯放到了茶几上,然后直接站起了身,“我去厨房看看。”

    小赫连偏头看了看厨房,见到在里面忙碌的赫连爹地,便立即点了点头,很乐意地应声道:“好。”

    转身向厨房走去的夜千筱,在半途忍不住揉了揉额心,这乖巧过度的小孩,她还真是凶不起来。

    简直败了。

    夜千筱脸色有些差,以至于她进门的时候身上还带着几分寒气。

    几乎在她靠近厨房的时候,赫连长葑就注意到了她的存在,听到她进门的声音也没有立即去看她,而是不慌不忙地将手中的菜给炒好,直至将菜放入盘中,然后放下锅,这才抬眼去看走至身边来的夜千筱。

    “要帮忙吗?”

    边挽着衬衫的袖子,夜千筱边问了一句。

    取下风衣的她只穿了这么件单薄的衬衫,好在这里的房间没有打开门窗,暖气充斥在空气中,倒是让她没觉得有多寒冷。

    “会做什么?”赫连长葑清洗着锅,很是随意地问道。

    夜千筱在炊事班的“丰功伟绩”,赫连长葑倒是有听说过,当然也正因为听过所以对夜千筱的信任度不高。

    据说以前炊事班很忙的时候,因为人手不够,林班长有让刘婉嫣和夜千筱都准备炒个小菜,刘婉嫣炒出来的顶多是勉强过关,但夜千筱炒出来的那就是个惨不忍睹了,当时几个炊事员压根儿就不敢去试菜,最后琢磨着不能浪费便拿去喂猪了,可那天晚上几只猪宁愿饿了一餐也不愿意吃。

    这件事,也一度成为士兵们的笑谈。

    当然,传言肯定有越传越不对劲的,可也有一句话就做“无风不起浪”,夜千筱的厨艺或许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夸张,但绝对好不到哪儿去便是了。

    “切菜。”

    想了想,夜千筱还算是有自知之明,没有想去干扰赫连长葑做菜。

    沉默着没有回答,赫连长葑直到洗完锅后,才将注意力转到夜千筱身上,他打量了夜千筱几眼,然后便往旁边走了几步,将挂在墙上的围裙给拿了下来。

    印着蓝天和白云的围裙,很清新的颜色,显然不是赫连长葑的。

    再度走到夜千筱面前的时候,赫连长葑并没有直接将围裙交给她,而是抬手将围裙套到了她的脖子上,很仔细地将围裙给整好,转而他又绕到了夜千筱的身后,去帮她系围裙。

    夜千筱侧过头,将站在身后的他看在眼底,厨房内白色的灯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将半边侧影照得格外的清晰,只是垂落的阴影却愈发显得朦胧。他微微低着头,不过是简单的打了个结,可眼底多出抹认真之色。

    “好了。”

    动作利落地将围裙给系好,赫连长葑再抬手将夜千筱被压在后脖子的发丝给拿了出来,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身后落入耳中,伴随着细细流淌着的水声,仿佛能够流到人的心底。

    “谢了。”

    一如既往地,夜千筱颇为闲散地应声,却从来没有发自肺腑的意思。

    赫连长葑也不在意,他将所有洗好的蔬菜和肉类拿了出来,然后放到了砧板旁边,每个步骤都很清晰,也都很有条理。

    夜千筱看到他的手,修长的手指,在光线下跳动着,灵活的处理着所有的事情,动作流畅,也非常的好看。

    不可否认,他只是用那只手就做到过很多的事,以很果断的手法杀过人、开过枪,也用最为直接的方式救过她、帮过忙,而现在,他正在用同样的双手,做着看起来味道应该还不错的晚餐。

    微微眯起了双眼,直到赫连长葑去做自己的事情时,夜千筱也很适时地收回了目光,然后拿起已经摆好的菜刀,开始处理那些看起来并不怎么容易弄的食材。

    而,就在他们正在厨房里分配工作的时候,玩了一阵拼图的小赫连在客厅里转悠了一圈,最后看准了赫连长葑挂在墙壁上的手机,他的黑眼珠微微转了转,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从里面顺走了个手机,最后偷偷默默地走到了厨房的门外,动作非常快速的给两个正在做自己事情的人拍了张照。

    满意的看着拍的照片,小赫连刚想继续偷偷溜走,却猛地对上了赫连长葑看过来的视线,他几乎是下意识地立正站好,摆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跟个小军人似的,装作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将他手里的手机看在眼底,亮起的屏幕光芒还可以隐约看清楚那张照片,唇角勾笑,赫连长葑朝他轻轻挑眉,示意他可以离开。

    于是,小赫连在心里松了口气,然后朝赫连长葑咧了咧嘴,最后标准的转过身,跨着齐步一步步地离开。

    小小的身影,所有的动作却都不含糊,短手短腿的也做的极其标准。

    夜千筱是听到比较响亮的脚步声才回过头的,可偏头就只见到小赫连以齐步离开的背影,她有些莫名其妙地皱了下眉,但也没有怎么奇怪,注意力很快的又转到了手中的食材上。

    既然生活在军人家庭,在耳濡目染之下,估计也会受到点感染吧。

    赫连长葑的饭菜做的很香,几乎每次出锅都能够引得小赫连跑过来多瞅几眼,而夜千筱作为个不客气的人,筱每次在赫连长葑的新菜出锅的时候,就明目张胆地拿着筷子凑过去试吃几口,然后在赫连长葑那颇为无奈的目光下,给出很“不错”的评价。

    毕竟,赫连长葑虽然做的都是些家常菜,没有酒店里的那么豪华,但都色香味俱全,纵使比林班长这种专业厨师还要差点儿,可要是跟夜千筱比起来,不知道超出几条街了。

    在边品尝新菜肴的过程中,手法向来很快的夜千筱在不知不觉中就将食材切好了,赫连长葑还差两个菜,闲着没事的她便将那些已经做好的饭菜端上了桌。

    但是,她才将两个菜放到餐桌上,门铃就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5话:被他儿子坑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