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6话:把她给我抓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突兀响起的门铃声,立即打破了客厅内安静的气氛。

    将手中的菜都给摆好,夜千筱直起了身子,刚想过去开门,就见得在沙发上玩拼图的小赫连立即跳到了地上。

    “我去开门。”

    勤快的小赫连快速地穿好了拖鞋,抬起小短腿就往玄关的方向跑。

    停下动作倚靠在餐桌旁,夜千筱看着小赫连跑开的身影,只觉得这小孩懂事的不像话。不过想了想后,夜千筱扫了眼还在做饭的赫连长葑,然后也跟着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小凡,吃饭了吗?”

    才刚走到玄关口,就听到个温柔的女声,她脚步微微停顿了下,旋即便抬眼扫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便是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她手里拿着个保温桶,此刻正弯下腰朝小赫连问着,脸上露出很温柔和善的笑容,浑身都散发着母爱的光辉。

    而,站在她身侧的还有个小女孩,跟小赫连差不多同样的年龄,有些胆怯的目光闪烁着,游离的视线在看到夜千筱的时候没来由的有些拘谨,但是在转移到小赫连的身上后,她脸上又露出可爱的甜甜的笑容,似乎很喜欢小赫连。

    “爹地正在做。”

    小赫连站在门口,却没有丝毫邀请她们进去的意思,他抿着唇看她们,眼神里甚至还带着点防备。

    自从他爹地回来后,这个阿姨每天都要带着女儿过来两三次,他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但隐约还是能感觉到对方别有意图,自然而然的就提起了警戒心。

    更何况,姐姐还在家里呢,他不能让其他阿姨进去。

    “你是?”

    那女的本来还想跟小赫连说话,可一抬头就见到站在玄关口的夜千筱,她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然后颇为诧异的发出疑问。

    据她所知,赫连长葑是没有对象的才对,能够进到他家里的女人,基本上除了他的妹妹就只有给小赫连做饭的阿姨,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会是谁?

    夜千筱目光慵懒的打量着对自己颇有敌意的女人,双眸微微眯了起来,简短的回答道:“客人。”

    然而,她话音刚落,矮个儿小赫连就踮起了脚尖,很认真的补充了一步,“爹地请回来的。”

    听到小赫连补充的话,那女人脸上明显闪过抹惊讶,冷不防地多看了夜千筱几眼,然后才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小赫连身上,她蹲下身,然后满面笑容的看着小赫连,手里的保温桶递到小赫连的面前,略带诱哄的语气道,“小凡啊,你能不能帮阿姨一个忙?”

    疑惑的皱了下眉,小赫连下意识地转过身去看夜千筱,明显是想要征求她的意见。

    微微抬起眼睑,夜千筱很快就递给小赫连一个“同意”的眼神。

    这件事本来跟她扯不上什么关系,就算对方是冲着赫连长葑和小赫连过来的,她也没有插手的必要,只是不知这小孩为什么老是粘着自己,事事征求自己的意见,他做得如此明显她也不能当做额米有看到,便象征性的表个态。

    没想,小赫连却拿她的意见当做指令,坚定不移的去遵守。

    “什么忙?”

    小赫连仰着头,蔓延都盛着疑惑。

    “是这样的,阿姨待会儿要出去一趟,你知道的,妹妹一个人待在家会很害怕。所以,你愿不愿意让妹妹到你家玩会儿?”那女的笑得格外的柔和,很容易引得他人好感,随后她将手里的保温桶塞到了小赫连的手上,“这是阿姨煲的汤,顺便给你和你爸带回来的,就当做是谢礼了,好不好?”

    小赫连如法炮制地征求着夜千筱的意见,直到夜千筱点头后,他才乖乖地面向那女的,点了点头,“好。”

    那女的见他到这般小举动,尴尬得笑容有些僵硬,可却偏偏要装的淡定自然,差点儿没有让面部肌肉失调。

    缓缓地站起身,那女的依依不舍的往客厅内看了几眼,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她即将转身离去的刹那,她想要见到的那个人便忽然现了身。

    “吃饭了。”

    做好所有饭菜的赫连长葑踱步而来,本是简单的通知夜千筱和小赫连一声,不曾想刚刚站定在夜千筱身侧,就感觉到股炙热的视线迎面扫来。

    凝眉朝门口看过去,赫连长葑一眼便见到那个笑容洋溢的女人,目光灼热,神情羞涩,眸光潋滟,很明显的在暗示着什么,可落到赫连长葑的眼里,却只能蹙起眉头。

    “赫连爸爸,打扰了。”

    女人站在门口的双腿似乎是胶在地上了,怎么也无法移开,她套近乎似的朝赫连长葑说着,眉眼都快乐开了花儿。

    然而,赫连长葑却只是不动声色地凝眉,“你是?”

    女人面色微僵,一时间都忘了表明自己的身份。

    “爹地,”捧着保温桶的小赫连跨着小短腿,很快就来到赫连长葑的面前,努力仰头去看着他,解释道,“阿姨住在楼上,现在要出门,想让妹妹来家里待会儿。”

    听到小赫连的解释,女人脸上的笑容又柔和下来,非常热切地朝赫连长葑道:“麻烦您了。”

    倚在旁边的夜千筱悠悠然地看着戏,奈何那女人的笑容她确实有些不爽,抬了抬眼后,便直接转身往客厅里走,但不过转身的间隙,一只手忽然从一旁伸了过来,直接搂住她的腰,猝不及防的夜千筱冷眸微抬,可映入眼帘的便是赫连长葑那犹如刀削般的侧脸,整个人被拉到赫连长葑的身侧。

    而,从门外看来似乎是倚靠在赫连长葑身上般。

    无数次被拉来做挡箭牌的夜千筱,颇为愠怒的扫了他一眼。

    尽管说生气还不见得,反正这种事情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夜千筱以前也不是没有演过,但赫连长葑也太无耻了点儿,每次有她在身边就玩这种把戏,虽说他每次玩都必定有用,可次次吃亏的夜千筱着实有些不爽。

    偏偏,为了这种事情发飙也太小家子气了点儿,夜千筱除了想着多讹赫连长葑几次,倒还真没有其它的办法。

    果不其然,门外那女人见他们如此举动,脸色立即变了变,好像跟吃了苍蝇似的难看。

    他们俩……

    难不成真的是她所想的那种关系?

    “不麻烦。”

    赫连长葑眯了眯眼,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嘴角扯出了个笑容,门口那女人现在是骑虎难下,她迟疑了一下,最后只能抬手拍了拍女儿的脑袋,然后很温柔的交代了几句要听话后,跟她告别后便格外憋屈的离开。

    但是,就算是放弃赫连长葑离开,事情都没有她所想象中发展的那么顺利。

    瞥了眼她离开的身影,赫连长葑便松开了夜千筱,然后非常淡定的指挥起自家儿子来,“把妹妹送到隔壁的奶奶家去。”

    “好!”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小赫连晃了晃脑袋,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眨着黑亮的大眼睛,手里的保温桶往上举了下,颇为迟疑地问道,“那这个呢?”

    楼上阿姨煲的汤向来很好喝,因为阿姨常来串门,所以小赫连也喝过几次,现在抱着保温桶倒是有些依依不舍。

    真的很好喝啊……

    赫连长葑目光微沉。

    于是,方才还迟疑的小赫连,立即站的笔直笔直的,非常利落的剪断了那抹不舍,铿锵有力的开口,“我想送给隔壁的奶奶喝。”

    “嗯。”

    神色再度恢复寻常,赫连长葑淡淡的应了声,旋即就将这个烂摊子丢给了小赫连。

    当然,对于赫连长葑来说,这确实算不上个烂摊子,而且也是小赫连能够处理好的。

    被利用完的夜千筱站在原地,她瞥了眼去拿碗筷准备吃饭的赫连长葑,然后又看着不过三言两语就将妹妹哄出门的小赫连,顿了片刻后,嘴角冷不防地抽了抽。

    这对父子,未免也太奇怪了点儿。

    不到三分钟,小赫连就完成任务回来了,回家的时候还细心地关好了门,来到客厅时看到满桌的丰盛饭菜也没有立即凑上来,而是格外乖巧的去厨房洗手,所有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绝对不叫别人帮忙,他跟赫连长葑似乎是达到了某种默契,就算是粘人也不会到那种绝对不会放手的地步。

    相对于很多普通的小孩来说,他确实不像是那个年龄的孩子。

    “姐姐,爹地做的菜好吃吗?”

    很亲昵的坐在夜千筱的旁边,小赫连几乎才刚刚拿起自己的筷子,就偏过头去看夜千筱,颇为期待的看着她,仿佛得到夜千筱的夸奖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单手支着下巴,夜千筱看着满桌的菜肴,无意识的动着自己的手指,那两只筷子简直能够在她手里玩出多花儿来,看得小赫连的眼睛差点儿没有发直。

    将这一大一小的动作都看在眼里,赫连长葑神色间浮现出几许无奈,却没有去制止夜千筱那“耍帅”的行为。

    在他们家,食不言寝不语是死规矩,更不用说到餐桌上玩出那么多花样了。

    但……

    如果说是夜千筱的话,赫连长葑总是会觉得理所当然,而且基本上都不会去管她的那些小毛病。

    “嗯。”

    扫了整整一圈,夜千筱思量着所有的菜她都尝过,也没有挑出什么刺儿来,便很公道的点了点头,同时也承认了赫连长葑的厨艺。

    小赫连立即喜笑颜开,认真的点头表示赞同后,才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真正开餐的时候餐桌上很寂静,谁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当然很大程度上是被饭菜堵住了口,相对来说整顿饭吃得都比较和谐。

    吃过饭后,夜千筱估计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准备动身回去,赫连长葑自然是送她回家的,但小赫连却精神奕奕的要一起送她回去,同时还带上最新的拼图玩具,打着小心思占据了两个后座,硬是把夜千筱给逼上了副驾驶。

    不过,也正因为他们全家动员,以至于办完事回来的楼上阿姨去赫连家按门铃的时候,连续按了十来分钟都没有等到门开,最后竟是在门口等了半个来小时才等到隔壁奶奶出门,这才将自己的宝贝女儿给接回了家。

    当然,这不过是跟赫连长葑他们毫无关系的小插曲。

    从赫连家出发去夜家的路程比较远,夜千筱刚开始还会同赫连长葑说上几句话,可说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直接靠着后面眯眼睡了起来,察觉到她睡过去的赫连长葑也没有弄醒她,只是将车内的空调给调高了点儿。

    当车子抵达夜家别墅门前的时候,夜千筱和小赫连几乎处于同样的昏睡状态,玩拼图玩困了的小赫连,很乖的在座位上做好,然后替自己系好安全带,靠在后面便安然入睡,而停下车的赫连长葑,拧着眉头看了眼身侧的夜千筱,又看了眼后座上的小赫连,只觉得这两人睡觉的姿态简直百分百相似。

    “到了?”

    车停下不过几秒,夜千筱就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她微微眯起了眼眸,视线在车窗外面看了几圈,见到夜家大门后意识才算苏醒了过来。

    “嗯。”

    赫连长葑应了一声,目光却仍旧停顿在她的身上。

    车内没有开灯,外面的光线很暗,只有大门前的灯光洒落进来,朦胧的视野内可以看清夜千筱蹙起的眉头,白皙精致的脸,甚至于那双渐渐变得清澈的黑眸。

    “哦,谢了。”揉了揉额心,夜千筱也没有多加停留,抬手朝他摆了下后,便直接打开车门。

    “姐姐。”

    才刚踏出去一只脚,小赫连也从睡梦中苏醒了过来,他近乎下意识地喊了夜千筱一声,满是困倦神色的小脸凑了上来,然后眨着两只迷迷糊糊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瞅着夜千筱。

    夜千筱的动作微微顿了下,然后偏过头看着他。

    “姐姐,再见。”

    朝她晃着小手,小赫连揉着眼睛,声音里还带着含糊的鼻音。

    稍稍凝眸,停顿片刻,夜千筱的手忽的抬起来,在他杂乱的头发上揉了揉,向来清冷的音调里增添些许柔软,“再见。”

    话音落却,下车离开。

    她的动作向来干脆利落,前一秒眉眼还染了抹温柔,下一秒空留清冷的背影。

    仍旧在车上的赫连长葑将她的背影映在眼底,神志渐渐清醒过来的小赫连忽然抓住他的衣服,偏头问道,“爹地,我还能见到姐姐吗?”

    夜空中有雪花悠然飘落,在朦胧的灯光下仿佛散发着晶莹透彻的光芒。

    瞥了眼搭在手边的黑色风衣,赫连长葑的目光渐渐收回。

    “能。”

    淡然的声音,犹如夜风徐徐而过,不惊起任何波澜。

    ……

    夜千筱是输入密码进的别墅,但正在庭院扫雪的佣人们,在看到她的第一时间,就将信息传递到了气氛紧张的客厅。

    发现夜千筱的逃离,是在晚上七点左右的时间,佣人正打算给夜千筱送晚餐,但是无论怎么敲门都得不到回应,开始佣人只以为夜千筱是因为被关起来而赌气,并没有想那么多,可却忽然有几个保镖意识到了什么,当机立断的将门给撞开。

    没曾想,房内竟是空无一人。

    夜千筱就像是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房间的一般,连任何痕迹都没有留下来,他们仔仔细细的在窗外的雪地里找了好几圈,都没有寻到丝毫破绽。

    当时的夜长林还在吃饭,得到这个消息差点儿没有直接将餐桌给掀翻了,那些个保镖全部被他调到客厅来,一个个的被他指着鼻子来骂,从头到尾基本上都没有见到过句好话。

    好在红灿、夜若雨和夜江桦及时赶了回来,见到夜长林如此大发雷霆,就将在外面遇到夜千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都给说了一遍,重点更是在于他们遇到赫连长葑的事情。

    当时他们还没有离开商城,那位楚公子就找人将他们给拦了下来,直接通知跟柳景洲解除合约,商城的店铺再也不跟他有任何合作关系,而违约金如数奉还,当场就差点儿把红灿给急哭,柳景洲至今还在商城里跟人说情。

    回来后,红灿添油加醋的将事情给说了,而且极致的避开得罪赫连长葑的事,全部将罪责往夜千筱身上推,说她嫉妒心发狂、说她斤斤计较不懂事,搭上了赫连长葑这条船,就不管家里其他人的死活,还那么狠心的断了家里人的财路,简直就是丧尽天良没有任何孝心可言。

    夜长林对红灿向来宠爱有加,对于红灿的话也是深信不疑,当时就没有任何疑虑的信了,如果那时候夜千筱站在他的面前,如果夜千筱没有抵抗能力,他没准儿会直接动手将夜千筱打得个半身不惨。

    他怎么会养出这样不懂事的女儿!

    所以,当夜千筱刚踏进客厅大门的时候,迎接的便是夜长林等人的怒目对视。

    将那一张张近乎扭曲的脸尽收眼底,夜千筱微微挑眉,几分笑意在眼底缓缓淡开,犹如一汪清潭般的眼眸荡出几缕趣味。

    如此劳师动众的,真是辛苦他们了。

    “你给我过来!”

    见到夜千筱面不改色的走进门,夜长林胸腔的怒火便怎么也压制不住,他冲着夜千筱冷声怒喝着,恨不能直接将夜千筱从门口给拎到面前来。

    然而,向来都不怕气人的夜千筱,在他吼出那句话后,便适时地停住了脚步,她悠然地倚靠在了门口,淡淡地朝他扬了扬眉,“做什么?”

    夜长林的怒气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夜千筱的此举雪上加霜,令夜长林暴跳如雷,他额角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抬手近乎颤抖的指向夜千筱。

    “夜千筱!”

    暴怒的喊出这么一声,夜长林咬牙切齿的,每个字都似是从牙缝里磨出来的,字字发寒。

    只是可惜,对夜千筱从来都不能来硬的。

    有关赫连长葑交代的事情,夜千筱当时就站在旁边,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但她没有觉得不对劲的。

    有时候口不择言也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祸从口出”可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对于父母来说,孩子则是最大的忌讳,赫连长葑看起来没有多少当爹的样子,但他跟小赫连的相处模式便是这样,他可以对小赫连狠一点儿,却不代表其他人可以随便重伤小赫连。就连夜千筱这个外人来说,她都会选择站在小赫连这边,而不是去帮没有多少感情的“夜家”。

    事实上,在夜千筱看来,铲除掉柳景洲的几家店铺,给他一点儿经济上的惩罚,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揉了揉直面冲击的耳朵,夜千筱闲散地看着所有对她虎视眈眈的人,旋即悠悠然地将视线落到了夜长林身上,“有事说事。”

    夜千筱这种态度已经够客气了,可夜长林却气急攻心,怎能忍受得了有人这么对他不敬,当下就扫向那群保镖,声音近乎是吼出来的,“把她给我抓过来!”

    ------题外话------

    上架以来更新最少的。

    其实有时间,还可以再写点儿,但是瓶子吃了药,真心挺困的,也觉得在两个小时内写不完万更,就在这里放弃了。

    唔,瓶子手上有伤哈,已经快一周了,据说是病毒感染,这几天越来越严重,而且痒啊,连续几次都是被痒醒的,伤口码字的时候又要碰到电脑,所以思来想去还是想着不万更了。

    抱歉啊,最近晚更了那么久,还没有万更,不过对瓶子来说,能够坚持这么久的万更,已经是有史以来头一次了,如果能坚持瓶子会坚持的,但接下来瓶子要准备的事情蛮多的……

    还是那句话,争取多多更新,稳定更新,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6话:把她给我抓过来!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