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7话:我们俩,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把她给我抓过来!”

    夜长林的吼声几乎令人震耳欲聋,令在场他人的心纷纷提了起来,仿佛被猛地震了震,就连躲在楼梯上观看情况的夜江桦都冷不防的抖了抖,差点儿没有从楼梯上坠落下来。

    夜家的保镖当然是听从也长效的,当下也没有丝毫停顿,近十个人加快脚步往夜千筱冲了过去,快速地将夜千筱给围绕了起来,其中两个人当即就往夜千筱逼近,抬手便往夜千筱的肩膀抓了过去。

    平静地倚在门口的夜千筱,眼看着他们逼近也没有任何动静,直至那两人的手指要接触她的衣服时,她才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手,两只手微微勾起,赫然抓住了他们俩的手臂,硬生生让他们俩的动作顿在半空中,旋即她整个人借力踩在其中一个人的胸口,以在抬起踢到对方下巴的瞬间,另一条修长的腿已经扫向另外的那个保镖。

    不过转瞬之际,她就已经翻身落地,而刚刚靠近的那两个保镖,全部摔倒在地。

    她的动作快到难以想象的程度,一时间竟是让周围的几个保镖惊了惊,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后,才撞起胆子朝她冲了过去。

    “这……”

    见到夜千筱跟那么多人打斗,还隐约处于上风的画面,红灿震惊地抬起手捂住了嘴,难免朝旁边的夜若雨惊愕地睁大了双眼,好像眼前的画面是有多么不可置信似的。

    旁边的夜若雨神色不比她好多少,如水的眼眸里遍布着诧异,神色间满满的都是震撼。

    若说夜长林不经常在夜千筱身边,对夜千筱也没有过多的了解,但她们俩个经常跟夜千筱接触的,自然是对夜千筱再了解不过,平时的夜千筱沉迷于各种奢侈品,根本就不注重锻炼,是那种典型的娇贵小姐,就算出门去购物,那点儿东西都得累得半死不活的,真正论体力的话,怕是连夜若雨都比不上。

    然而,面前发生的事情却彻底地打破了她们以往对夜千筱的看法,就算是今天中午见过夜千筱对付那两个保镖的红灿,都难免对夜千筱重新打量起来。

    时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夜千筱在部队里待的四个月,好像真的让她脱胎换骨了似的,无论是城府还是身手,都已经到达了难以估量的高度。

    仿佛不过转眼间,所有身强体壮的保镖都被她打翻在地,而在一个个跌倒的人中,被挡住大半的夜千筱也渐渐清晰的浮现在眼前,她眉目冷清如雪霜,眼底那抹冰冷乍现,在解决掉所有人的刹那,她淡然地站在了所有保镖的前方,在诸多惊愕的目光中踱步而来,踩着最为悠闲地步伐,最终站定在夜长林面前。

    在她那似有若无的杀气中,夜长林的心猛地提起,颇为警戒的看着她。

    下午那几招就已经让夜长林对她有所防备,这次几乎集结了家里大半的保镖,却没有想到夜千筱同样能够在抬手间解决,不费吹灰之力。

    “如果你想用暴力解决的话,”夜千筱抬起手,似是轻轻地弹了弹他肩膀上的灰尘,那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气派不减分毫,她微微眯起了双眸,刹那间收回了手,平静地声音清晰的传入耳中,“我不介意。”

    说完,夜长林的身形微僵,而夜千筱却没有多加停留,同样跨着缓慢的步伐,来到了旁边的沙发前,不紧不慢地坐下,那动作中优雅和魅力尽显,懒散倚靠的姿态犹如女王。

    整个客厅,寂静无声,无人敢开口打破。

    所有落在夜千筱身上的目光都带着防备,仿佛她随时都能上来掐住他们的咽喉,在瞬间断绝了他们的性命。

    装腔作势的总会被人识破,而真正有实力的,所带来的震撼绝对不会是假的。

    毫无疑问,夜千筱绝对不是那种装腔作势的人,她身上那种似有若无萦绕着的杀气,也不是能够装出来的。

    直到这一刻,夜长林才似是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掌控夜千筱的命运了,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夜千筱早已脱离了他安排的轨道,而且以他现在的力量竟然无法将其给扳回来。

    “你到底想怎样?”

    夜长林气呼呼的站到夜千筱坐着的沙发旁,面色不善,声音里仍旧夹杂着怒火,只是这次音调却降了很多,倒是也有些忌讳夜千筱。

    以夜千筱现在的身手,将他们全家人拿下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如果最开始夜长林没有让那些保镖去制服夜千筱的话,现在肯定不会忌惮夜千筱的身手,可现在是他带的头,万一夜千筱真的六亲不认做了什么,他确实拿她没有任何办法,如若将夜千筱拿到局子里去,那就更不可能了。

    他们家的糗事,绝对不能被外人知道。

    夜千筱靠在椅背上,微微抬起了眼睑,斜斜地扫了他一眼,紧接着视线往旁边瞥了瞥,很明显的在暗示着什么。

    夜长林气得浑身发抖,但这种时候也只能由着夜千筱,恼怒地在旁边的长沙发上坐了下来,只是盯着夜千筱的视线却一直没有移开过。

    “你们想说哪件事?”夜千筱悠闲地给自己倒了杯茶,旋即闲闲地叠起了双腿,边吹着茶边朝夜长林说着,眼底还淡出了几分笑意,“我逃走的事,还是你的好女婿没了几家店铺的事,又或是,我跟有孩子的男人私定终身的事?”

    神色微微收敛,夜长林不得不重新开始打量这个女儿,她明白所有的事情,也知道他们在这里等她的原因,这不是他以前知道的那个满眼都只有徐明志的女儿,也不是那个每天只会穿着打扮让自己变得更美的女儿,更不是那个会随时大发雷霆然后将罪责推卸给他人的女儿。

    她,是真的变了。

    一夜之间或许无法改变,夜长林不知道她在部队的四个月经历了什么,但是那点时间,就足够改变一个人。

    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跟你在一起的男人,当真是赫连长葑?”故意避开了前面两个职责的话题,夜长林直接跳到了最后一个,神色间难免有些踌躇。

    若说让夜家的长女嫁给一个有孩子的,无论是谁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可如果说是赫连长葑……

    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世上总是有些特殊的人,他们身上可以发生特殊的事。

    “有意义吗?”

    夜千筱懒懒的抬眼,早已将夜长林的心思给摸的清清楚楚。

    以前夜家之所以要跟徐家联姻,看准的不过是个门当户对,如果有联姻的话,对两家都是有好处的。现在断了这层关系,却来了个赫连家,对夜家来说却是个极大的惊喜。

    在这种家族生存,婚姻不过是利益的牺牲品罢了,如果你能遇到个有感情的,那则是莫大的荣幸,如果遇到没有感情的,要么就貌合神离的过着日子,要么就在外面养着些不三不四的,总归是过日子而已,互相都管不着。

    这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常态。

    就像对于以前的凌B来说,死亡与战争也不过是常态。

    不同的世界,就有不同的活法。

    “我只是问问。”

    夜长林神色微沉,难免有些尴尬,便敷衍的回答道。

    然而,夜千筱却很快的接了话,淡然地开口,“吹了。”

    闲散地语气,眉目间的漫不经心,仿佛这不过是她随口之言,但说出的话语重量却不小。

    这下,不仅是夜长林,就连夜若雨和红灿的脸色都变了变,她们俩互相对视着,将对方眼底的讶然尽收眼底,仿佛有些不可思议,又觉得有些不太可信似的。

    吹了……?

    几个小时前她们在商城遇见夜千筱和赫连长葑的时候,他们两个可是如胶似漆,夜千筱不仅跟那孩子相处的很好,就连面对她们的时候,都跟赫连长葑一条心的,也不知道帮帮自己家里的人,不过这也正好证明夜千筱跟赫连长葑的感情好。

    可是,他们的感情既然如此之好,怎么……

    就吹了?

    打死她们都不会相信好吗?

    “怎么回事?”夜长林紧紧拧着眉头,急忙问了一句。

    虽然说着“吹了”,但也证明夜千筱跟赫连长葑在一起是事实,如果他们俩真的没有在一起过那就罢了,可既然在一起过……

    那也可惜了。

    “玩玩呗。”夜千筱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好像跟真的似的,她慵懒地抬了抬眼,然后略带笑意的看向旁边站着的红灿和夜若雨,话语微凉,“说是不爱跟某些人做亲家,就把我给甩了。”

    她明明说的漫不经意,表现的也没有任何“被甩”的情绪,好像真的不过是跟赫连长葑“玩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里面有很多的水分,可寻常人也不会将这种感情的事情随便说,而且会将其当做是忌讳,连别人说都会会严行制止,现在夜千筱这么个反应……

    直截了当的很,但是却让人更加的狐疑,忍不住去判断去猜测。

    所以,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夜千筱这边那么的平静,可夜若雨和红灿那边就开始提心吊胆的,如果真的是因为她们俩的事情让夜千筱跟赫连长葑掰了,让夜家损失了一个强大的支撑,那她们俩绝对会受到不小的惩罚。

    夜长林的脸色立即垮了下来,“就只是玩玩?你们俩到底有没有交往过?现在又是什么关系?”

    “哦?”夜千筱挑了下眉头,旋即轻轻地抿了一口茶水,有朦胧的水雾袅袅升起,将她精致的脸衬得愈发不清晰,也愈发的令人捉摸不透,唇角含笑,“看不出你这么八卦。”

    既然赫连长葑多次利用她,她当然也不会只在他身上吃瘪,现在是赫连长葑自己找上门来的,她稍稍利用又有何不可?

    她以赫连长葑为诱饵,让夜长林对更为注重这个问题,但是她又不去指责红灿和夜若雨,只在夜长林心里埋颗种子,至于这颗种子能够发挥到怎样的作用,那就跟她没有什么关系了。

    如果他们之间的感情足够,她也没有必要去拆散他们,如果这感情若是不够,那她就不好意思了。

    夜千筱一句话,立即让夜长林鲠住,半响都说不出句话来。

    能怎么说?

    说他真的那么八卦?

    “至于你家女婿的店铺,这得去问赫连长葑了,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三言两语将事情给推卸的一干二净,夜千筱很快就将茶杯给放下,然后洒脱的站起了身,只是临走前脚步微微顿了下,“哦,还有我怎么逃出去的……”

    心思早已不在这上面的夜长林,硬是被她的话语勾了过去,倒真的有些狐疑地看着她。

    夜千筱微微侧着身,狭长的眼睛里流露出淡淡的情绪,却无论如何也看得不够真切,仿佛整个人已然坠入片朦胧的雾中,任谁也无可琢磨,更猜不透她的心思。

    “窗户。”

    简单的两个字,犹如清风徐过。

    话音落却的瞬间,夜千筱毫无留念的转身离开,那潇洒淡然的背影,竟是只能让人望着,谁也没有办法上前去制止。

    甚至于,在感觉到她的威压渐渐远离之际,很多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呆滞的站在楼梯口的夜江桦,目瞪口呆地望着缓步上来的夜千筱,大大眼睛愣愣地眨着,却连逃跑的反应都给抛到了脑后,满脑子都只剩下夜千筱刚刚将所有保镖都给打倒的帅气画面,眼见着她上来眼里还透露着几分崇拜。

    好厉害!

    作为英雄主义者的夜江桦,此刻只剩下这样的感慨。

    而,夜千筱却看都没有看他,目不斜视的便走上了楼,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直至夜千筱身影彻底消失的刹那,整个客厅内的人才渐渐地回过神来,一个个的面面相觑着,一时间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家里以前可以随便“欺负”的大小姐,忽然就变成了这样彪悍的存在,这一时半会儿的谁也适应不过来。

    这哪里是尊贵的大小姐,这简直就是尊活菩萨好吗?

    “长林,景洲的事怎么办?”

    红灿见夜长林根本就没有处理好这件事,尽管知道夜长林心里肯定不痛快,可毕竟是担忧着女婿的情况,便不由得往前靠近了几步,用颇为试探而温柔的语气问道,尽量不去触及夜长林的逆鳞。

    “能怎么办?!”果不其然,夜长林一道锋利的眼神就扫了过去,他没好气地吼着,“你们自己做的孽,还要我来帮忙擦屁股吗?!损失了几家店就跟丢了魂似的,又没有把他的命给搞走了!”

    原本就气急攻心,红灿又来火上浇油,夜长林当然毫无疑问的将火气发泄到她的身上,这时候又哪里会管什么多年的情意和愧疚?

    更何况,红灿她们若是真的惹到了赫连长葑,现在丢掉了几家店面已经是很幸运了,如果赫连长葑是那种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报复的时候肯定不止那么简单,恐怕他们这家子人都会受到牵连。

    红灿被他吼了一顿,倒也不敢随意吱声,她侧过头看向夜若雨,面对女儿那焦虑的眼神,她暗示性的摇了摇头,示意这件事暂时就不要继续下去了。

    夜长林在气头上,惹他不快恐怕事情更加没有办法,倒不如等他气消了再来说。

    不过,如果无法从夜千筱这条途径入手,只怕那几家店铺是要不回来了。

    ……

    夜长林似乎跟夜千筱杠上了,当天晚上就加派人手去守在夜千筱房间的门口和窗外,好像坚决不准她出现“悄无声息离开”的类似事件般,一日三餐都是由佣人送进去的,夜千筱看起来也算是挺安静的,没有闹着出去,更没有跟保镖打架,只是门关着谁也无法发现她在房间里做什么。

    只是,次日黄昏时分,夜千筱还在捧着笔记本玩游戏,有些人就忍不住过来敲门了。

    直到敲门声和呼唤声响了近五分钟,琢磨着外面的人耐心也快消耗光了,这才放下笔记本,优哉游哉地往门口走过去。

    刚刚拉开门,倚靠在门口偷听的红灿一时间没有支撑,差点儿重心不稳直接摔了进来,她下意识的往里边跨了一步,站在她面前的夜千筱适时地往旁边移了移,灵活的避开了她的重量,旋即倚在门边看她如何对自己露出和善的嘴脸。

    “千筱啊,刚刚在午睡吧?”

    看向夜千筱的时候,红灿立即掩盖脸上的尴尬,然后堆积起格外温柔的笑容,仿佛就跟在看自己的亲女儿似的,那眼神、那目光,不知是有多热切。

    瞥了眼窗外早已黑透的天色,夜千筱懒懒抬眼,含糊的应了一声,“嗯。”

    但,她话音刚落,就听得房间里飘来断断续续的游戏音乐声,只是她没有什么表现,倒是让红灿的脸色僵了僵,再浓的笑容也掩饰不了她的尴尬。

    “我能进来说话吗?”

    试探性的问了句,红灿瞥了眼面色严肃的守在外面的保镖,那抹尴尬之意就越来越浓重了。

    她来这里找夜千筱,自然是有事相求的,可她跟夜千筱的关系本来就闹得很僵,现在来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若是被夜千筱羞辱了一顿,那她也认了。

    但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作为家里的女主人,她也不可能丢这个脸啊。

    “嗯。”

    懒洋洋地扫了眼她身上单薄的毛衣,夜千筱眯了眯眼,也很爽快的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同意,红灿悄悄地松了口气,满心欢喜的踏进了门,可站在门外她并不怎么能够感觉到,一进门就感觉到阵阵寒风迎面袭来,冷风吹拂着她的面颊,滑过她的发丝,以最快的速度带走了她浑身的温度,令她浑身打着冷颤,她下意识的抱住了胳膊,视线在昏暗的房间里扫过,这才注意到夜千筱的落地窗是打开的。

    “这……”

    红灿诧异地看着夜千筱,仔细打量她身上披着的秋款外套,就跟看怪物似的看着她,完全无法理解夜千筱这种奇葩的行为。

    这寒冬腊月的,气温已经到零下十几度了,那些没有安装暖气的穷苦人家也就罢了,但好歹也会多穿点儿衣服,可夜千筱究竟是怎么回事嘛,明明开着暖气却又打开窗户,她就算要通风透气,家里又不缺衣服,难道还不知道多披上几件?

    简直莫名其妙!

    “冷?”

    夜千筱凝眉,简单的一个字似是从冰窖传来,落到红灿的耳里,冻得她耳根直发疼。

    “不,不冷。”

    当机立断的摇了摇头,明明被冻得快要失去知觉了,可红灿还是端着笑脸说着违心话,那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

    将她那冻得恨不得缩成一团的模样,夜千筱面不改色地将门给关好,却仍旧倚靠在门边,淡然地看着红灿,等待着她将谈话进入主题。

    “千筱,你跟赫连家那位,真的掰了?”

    忍不住搓了搓手,红灿小心地问着,在朦胧的光线中打量着夜千筱的神色,生怕错过了任何一点的异样。

    任谁损失掉好几个经济来源,都会急的火烧火燎的,柳景洲那边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商城完全不肯松口,柳景洲想尽一切办法都没有见到那个传说中的楚公子,就更不用说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赫连长葑了,虽然柳景洲口上说着不怪她们,但对夜若雨的态度却冷淡了不少。

    毕竟谁都抵挡不了金钱的诱惑,柳景洲没有因此直接断了跟夜若雨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很讲情义了。

    红灿自己知道愧疚,不忍因为自己的行为导致女儿和准女婿的关系闹僵,犹豫了好几个小时后,最终还是选择低声下气的来求夜千筱,就算只能帮上一点儿小忙,那也是她的一份心意。

    更何况,她至今不能相信夜千筱真的跟赫连长葑掰了,就算只是“玩玩”的关系,可当时赫连长葑说“领证”的时候也很认真,如此甜蜜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就因为这么点小事掰了,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奇葩的分手理由。

    “您说呢?”

    轻挑眉头,夜千筱再度将话题抛了出去。

    她要的就是真真假假,谁都陷入其中搞不清楚,糊涂到他们往哪儿想都觉得可疑,那就更好玩了。

    红灿被她抛来的问题给堵住,她脸色微僵,但笑容却愈发的柔和,“那你跟赫连长葑最近还有联系吗,能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或者说……把他的住址给我。”

    本来也没有想让夜千筱帮大忙,以她们之间的关系,就算夜千筱跟赫连长葑在一起,只要夜千筱不去添油加醋她就万事大吉了,现在她也只求能够找到途径跟赫连长葑挂上钩,能够联系到他这个人,那么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挽回的机会。

    不像现在这样,他们连个人都找不到,就算急的焦头烂额,那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你觉得,我会给吗?”

    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夜千筱冷不防地反问了一句。

    夜千筱自认为脸皮够厚,但每每遇到这种连脸皮都不要的,都会觉得自叹不如。

    一场谈判,如果没有任何筹码,甚至都没有任何胜算,就盲目的跑过来,一改先前态度低声下气的,换做是她,绝对做不到。

    虽说红灿有些手段,也并不是傻子,可她平时对付的也就与她同样的富家太太,而且还都是些闲杂琐事,连勾心斗角都算不上,除此之外,估计也就是怎么花心思去讨好自己的男人。

    这种小把戏夜千筱还真学不会,所以也无法理解红灿到底是怎样的脑回路。

    “那你要我怎么做?”红灿紧紧咬了咬唇,看起来像是有些摇摆不定的,然,她停顿了好一会儿后,似乎是终于做好了决定,“要不这样,只要你把赫连长葑的联系电话或者地址告诉我,我就去跟你爸说说,让他不要囚禁你了,也不要逼你去相亲,怎么样?”

    “……”

    夜千筱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毕竟,所谓被囚禁和相亲,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事。

    红灿是怎么把这些作为筹码的?不仅在下决定时那么的犹豫,还如此坚定的以为她肯定会答应?

    当然,这其实不能怪红灿。

    在夜千筱看来根本就没有任何负担的事情,可放到以夫为天的红灿身上,就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情况了。夜千筱可以在家里肆无忌惮,对夜长林没有礼貌没有尊重也啥关系,毕竟夜长林不可能真的将她赶出家门。但红灿就不同了,红灿向来都是顺着夜长林的,其中有多少感情有多少利益谁也说不清楚,可她平时确实不敢忤逆夜长林,这次若是要去帮夜千筱说话,说成估计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将惹怒夜长林的话……也是情理之中。

    夜长林对夜千筱有那么大的火气,在她面前不知丢了多少颜面,现在连妻子都要帮忙说话,大男子主义的夜长林那自尊心怎么可能受得了?

    在红灿期待的目光中,夜千筱嘴角抽了抽,转而果断的将门给打开,对她做出了个请的手势,“走吧,我们没话可说的。”

    原本铁定以为她会答应的红灿,冷不丁地愣住,就连满室的寒气都被她给忘了。

    这是……拒绝?

    红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完全不能理解自己抛出这么好的条件,夜千筱竟然没有任何答应的意思。

    说出个联系方式和地址,只是很简单的事情,又没有让夜千筱付出什么,加上赫连长葑顶多只算个“前男友”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护着的价值。

    红灿以为她就是故意跟自己作对,所以才不想将联系方式和地址说出来的。

    现在她以解决夜千筱继续面临的两件事为条件,可夜千筱却丝毫不在意,好像根本连条件都算不上似的。

    可,以夜千筱的心性,不应该是这样才对啊……

    淡淡的警告视线落到身上,红灿也渐渐从错愕中将心思给拉了回来,她不敢在这愈发昏暗的房间里停留,仿佛黑漆漆的房间里藏着什么洪水猛兽似的,只是,就算她加快步伐离开这间房,她眼里的不可置信,仍旧没有减少分毫。

    少了打自己主意的人,夜千筱瞥了眼她离去的背影,很快就关上了门。

    夜色,愈发的浓重,房内的温度也愈发寒冷。

    毕竟不是铜墙铁壁,夜千筱给自己加了几件衣服,然后就继续玩游戏,中途有佣人送来晚餐和夜宵,她也只是抽空了才过去吃几口,不过食物早已冷却。

    夜长林毕竟也是有点人性的,让保镖们等到晚上十点左右、确定夜千筱已经睡着了,便让在窗外等待的几个保镖离开,而门外的保镖同样撤销了大半。

    至于玩游戏到半夜的夜千筱,直至注意到在院落内悄悄移动的黑影,才算是来了点精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7话:我们俩,吹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