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49话:我要重新追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成功的解决掉第一个相亲者,夜千筱也没有想着耽误时间,让夜长林继续安排接下来的相亲者。

    因为夜千筱的假期很紧张,不可能每天一个的来约,既然找不到满意的就继续相,反正夜长林也没有急着让她回来,就让红灿来帮夜千筱安排,直到她自己找到满意的为止。

    当然,如果夜千筱存心想要搞破坏的话,他也饶不了她。

    于是,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对先前的事情浑不知情的二号相亲者也大摇大摆地进了门,而这个时候夜千筱面前的咖啡已经见底了。

    “夜千筱?”

    二号相亲者长相还不赖,刚来到桌旁,还没有坐下来就停在夜千筱身边,从上到下的打量了她几眼,尽管发出了疑问,但也不过是再次确认夜千筱的身份而已。

    “坐。”

    抬手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夜千筱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视线莫说在他身上停留,就看扫一眼的功夫都没有。

    如此态度,显然让二号相亲者有些不爽,他抬手弹了弹衣角,瞥了她那张精致的脸几眼后,还是没有拂袖而去,只是坐下来的时候态度也不怎么好就是了。

    “实话实说吧,我是被逼过来的。”二号相亲者穿的人模狗样的,但整个儿就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翘着二郎腿,就差用鼻孔对着夜千筱,他轻蔑的看着她,“我听说了,你是被徐家退婚的,理由什么嘛,我就不管你了,我先说说我的要求。”

    夜千筱懒懒的抬了抬眼,压根儿就不想去看他。

    感情出门就遇到奇葩的话,就不能奢望接下来会遇到正常人了。

    二号相亲者丝毫没有将夜千筱放在眼里,觉得她就是被退婚怕没有人要,这才过来相亲的,可跟他这种花花大少截然不同,当然自信心也要膨胀许多。

    “我这个人只对外在条件有要求,你长得不错,身材不错,正好符合我的要求。不过要跟我交往,绝对不能管我,无论是我的私生活还是我的银行账户,像我们这样的人,到处混混也是理所当然,你应该很清楚。”

    连任何前缀都没有,二号相亲者就直入主题,将他的要求说的明明白白的,仿佛夜千筱现在就是只没有人要的破鞋,随便他怎么欺负都可以,连他对其他女人需要的那套哄人的话语都没有。

    如果不是看中了夜千筱的美色,他甚至连坐都不会坐下,只是过来扫一眼就得走人。如今能够跟她说出那么多话,而且还表示愿意接纳她的意思,在他看来就已经做的仁至义尽了。

    否则,被悔过婚的女人,他才不愿意接受呢。

    夜千筱的眉头微微动了下,挑起的目光里略带几分凌厉之意。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二号相亲者心神一凛,感觉到她传递过来的那抹不善,心里难免多了几分防备,但面上仍旧是那副吊儿郎当唯我独尊的模样,“我说的都是事实,又没有要求你别的什么,愿意不愿意就一句话而已,又没有人强迫你。”

    “你走吧。”

    夜千筱凝眉,也没有想继续跟他扯下去。

    这种人一看就知道是纨绔子弟,有关他的资料也就那样,家里有钱的富二代,平时嚣张跋扈惯了,喜好之一就是女人,平时也就知道花天酒地……

    这种相亲的人都是红灿给安排的,夜千筱也不意外会有这种角色,反正她只是应付下而已,就当做了解一下人渣社会败类奇葩的思想观念,好歹也可以长长见识。

    “切,别装得有多清高似的,”本以为夜千筱会死乞白赖的缠上来的,二号相亲者看她这冷淡的模样,立即就又不爽了,一脸鄙夷的看着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对她的轻蔑,“不过是一只被徐明志穿过的破鞋罢了,你的名声怎么样咱们心里都清楚……”

    话还没有说完,从耳边呼呼而过的物品就令他下意识地闭上了嘴,紧接着铁器撞击在椅背上的声音格外响亮的落入耳中,惊得他的心猛地提了起来,刚刚还不可一世的脸上,此刻布满了震惊。

    就在刚刚,夜千筱手里把玩的勺子,直接脱离她的手指,在她轻轻翻转的手腕力度下,直接朝他的耳朵而来,他连躲都来不及躲,等意识到的时候,只觉得满是杀气的勺子迎面而来,仿佛能够将空气都给割开般,贴着他的耳畔飞过的时候,带着令他心悸的寒意,拨开的气流狠狠撞击在皮肤上,惊得他浑身冷汗。

    “你想做什么?”

    男人一动不动的坐在位置上,只觉得浑身都像是僵硬了般,他甚至都不敢相信上一秒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得睁大眼睛质问了夜千筱一句,然而他的底气很不足够。

    突如其来的一招,彻底将男人给搞蒙了。

    如果说他在此之前还不将夜千筱放在眼里,这一刻却是将夜千筱当成鬼怪一样来看待了,内心受到的惊吓久久难以平息,后知后觉的心脏在快速地跳动着,仿佛随时都会跳出来。

    他只是将这当做简单的相亲,根本就没有往深处想。

    当然,谁相亲之前会想到,自己不过是去见个人而已,怎么会差点儿丢掉小命?

    只要偏差那么一点点……

    “吓唬你。”

    夜千筱耸了耸肩,很是随意的说着。

    二号相亲者冷不防地被她给噎到,纵使他心里再怎么清楚夜千筱说的是事实,做出这样的举动绝对是在吓唬他,众目睽睽之下夜千筱也不敢夺取他的性命,可他也不是傻子,既然夜千筱能够准确无误地来这么一招,那自己在她面前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万一要是真打起来……

    就算他争了个理,但他的里子面子都得全部丢光。

    “我先走了”

    识趣地将事情衡量了一番,二号相亲者面色带着些许紧张,硬邦邦的朝夜千筱说了句后,立即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匆匆离开的背影,明显带着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完全没有理会他的行动,夜千筱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颇为悠闲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抬手将服务员给叫了过来。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服务员自从看到第二个相亲者过来,心里就早已有了准备,就算是看到夜千筱那招,她也只是非常平静的接受了,仿佛就是在看一场戏似的。

    现在听到夜千筱的招呼,服务员也没有任何停留的走了过去,询问者夜千筱是不是要再来一杯咖啡。

    “给她一杯红茶。”

    随着对面坐下的身影,一道充满磁性蛊惑人心的声音落到耳中,令服务生微微愣了愣,颇为讶然地看了过去,再见到那张深邃如刀削般的俊美脸庞,便下意识地愣住,眼睛眨了眨,一时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

    这位是……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应该是坐在隔壁桌的吧,虽然她没有招呼过,但像这种存在感极强的男人,刚刚进店就已经成为诸多女服务员议论的话题,甚至有些个玩心大的特地过去转悠了几圈,只为了多看几眼帅哥美男。

    只是,他看起来也像是在相亲的样子,而且看那女的笑靥如花的,似乎跟他聊的很愉快,跟服务员现在招呼的这位女客人截然相反。

    所以,他怎么,会忽然来这儿?

    这间咖啡厅相邻的位置是有阻隔的,也是为了让客人有个更为宁静的环境,从而阻挡了一定的声响。夜千筱对赫连长葑的声音算不得多敏感,加上他在发现夜千筱的时候就故意有所隐藏,以致夜千筱直到他出现才知到他的存在,并且意识到对方已经将她刚刚演的戏全部都给看过去了。

    微微凝眉,夜千筱朝赫连长葑挑起个冷淡地眼神,仿佛很不欢迎赫连长葑的出现。

    她确实很不欢迎赫连长葑,每次遇到他都不会有好事发生,已经让她恨不得对他避而远之。

    她向来是那种很喜欢将事情掌控在手中的,可赫连长葑的出现,总会将她所想的事情带离轨道,当然或许会收获不一样的成果,但被耍着玩的感觉总归是很不爽的。

    “这位先生,你好像坐错地方了。”

    眯了眯眼,夜千筱凉飕飕地说着,很明显的暗示着赫连长葑离开。

    “没坐错。”

    赫连长葑将那个勺子拎起来,不过抬手间,勺子就已经化作一条抛物线,直接抛到了夜千筱面前的咖啡杯里,发出清亮的声音。

    他眉目淡去些许冷清,用眼神跟服务员暗示着。

    呆愣了很久的服务员渐渐反应过来,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什么,于是立即弯腰将咖啡杯给收拾好,不等夜千筱有任何话语就转身离开,她已经毫不犹豫地遵循赫连长葑的话语,打算去给夜千筱来杯“红茶”。

    与此同时,坐在隔壁桌的那个相亲女也站了起来,她有些失魂落魄的看了赫连长葑几眼,眼里明显盛满了不舍,而看向夜千筱的时候,她眼底也只是些许不甘和怜悯,倒是没有太多的不善。

    微微朝赫连长葑点了下头,算是对他告别,旋即相亲女便走向门口,将礼仪发挥的淋漓尽致。

    刚刚被夜千筱赶走的那两个相亲男跟她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绝对没有可比性。当然这也从侧面反映,夜千筱和赫连长葑的手段是有多不相同。

    “你跟她说了什么?”

    夜千筱瞥了眼相亲女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皱了皱眉,那个女的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看什么可怜人似的,那是在面对陌生人时绝对不会有的,联想到那女的就跟赫连长葑坐在一桌,她当然只能将怀疑对准了赫连长葑。

    “很多,要我讲给你听?”

    赫连长葑毫不掩饰眸中流露的笑意,他的声音低缓而醇厚,好似轻轻地划过心田,勾起难言的暧昧之意。

    “不必了。”眸光微冷,夜千筱一口回绝。

    她才懒得知道他跟那女的说了什么呢,反正他已经不是一两次明目张胆地给她编瞎话抹黑她了,现在好不容易背地里说几句话,她难道还故意挖掘出来找气受不成?

    不过这次她倒是想错了,赫连长葑确实三言两语编出的故事,但是却没有抹黑她,否则那女的也不会在对赫连长葑表露爱意后,又因为夜千筱妥协的离开。

    只是故事有些俗套,有些纠缠,赫连长葑也没想告诉她。

    “还有多少要相亲的?”

    毫不意外夜千筱的拒绝,赫连长葑很自然地转开了话题,仿佛不经意的将话题转到了正轨上。

    “很多。”

    皱了下眉,夜千筱想到那大串名字就有些头疼。

    她当然没有想在这几天的相亲中找到“合适的”,对她来说这完全不现实,顶多就是过来应付下而已。当然,更重要的是那些人都是红灿联系的,而且根据前面两个人的表现来看,他们都应该在夜千筱的“基本资料”里知道她是“被徐家退婚”的,印象似乎都很不好,大部分都是冲着她这张脸过来的。

    虽然解决他们并不是多大的问题,但人数确实有些多,她就算一个小时解决一个,估计也要两三天才能忙活完。

    “有他们的电话吗?”

    赫连长葑继续问着,显然他也打起了这些人的主意。

    瞥了眼放在桌边的手机,夜千筱有些警惕地看着他。

    她没有存那些人的电话号码,但是红灿却将他们的资料都放到她的邮箱里,包括所有的联系方式。

    光是看到她的视线,赫连长葑就能猜到什么,他也没有强行去拿夜千筱的手机,而是朝她挑了下眉,将意思给表示的明明白白的。

    把手机给他。

    冷不防地眯了眯眼,夜千筱也没有真的对他充满敌意,直接点开屏幕进入邮箱,将邮件给调了出来,然后一推手机,将其推到了赫连长葑的面前。

    抬手挡住手机,赫连长葑很快就将所有的电话号码全部复制下来,不到五分钟就给他们群发了条短信,办完事的手机在他手里转了一圈,但是却没有直接交还给夜千筱。

    夜千筱也不管他,随便他去折腾,注意力早已放到了窗外。

    大雪纷飞,染了行人满肩,冰冷的寒风在空中呼啸着,吹拂着来往的衣摆和发丝,只是那些飘荡的画面很快又消失不见。

    这是座繁闹而喧哗的城市。

    很快的,手机就被推了过来,夜千筱点开最新发送出去的信息,顿时眉头微抽,眸底凝起抹凌厉的视线,扫向了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的赫连长葑。

    “你想做什么?”

    诡异地视线从他身上扫过,夜千筱淡淡地问了句,可其中对赫连长葑的警惕却不减分毫。

    “帮你。”

    简单的回答,可他的语调却很沉稳平静,一点儿都没有作假的样子。

    “那交给你了。”

    缓缓地收回在他身上的目光,夜千筱耸了耸肩,直接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赫连长葑,自己在说完话的那刻就站了起来,转身直接往咖啡厅的大门走去。

    只是,她还没有走几步,旁边的身影就已经悠然逼近,“我陪你。”

    夜千筱脚步微顿。

    然,赫连长葑刚说完话,就已经很自然地搂住了她的肩膀。

    偏过头,夜千筱抬眼就见到赫连长葑唇角勾勒出的笑容,感觉肩上的力道微微紧了紧,夜千筱挣脱了两次硬是没有挣开,最后只能被他给带着往外面走。

    可在外人看来,那不过是对甜蜜的小情侣罢了,而刚刚端着红茶过来的女服务员,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俩离开,几乎是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快速地跑出门后,眨眼却没有见到他们俩的人影。

    不会是在吃霸王餐吧

    女服务员嘴角狠狠地抽了抽,抱着最后点希望回到他们俩先前的桌上,在见到摆放在上面的几张红票子后,她就像是见到比美男更养眼的存在,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果然,越是长的帅的,就越是没有缺陷。

    离开温暖的咖啡厅,烈烈寒风就迎面而来,夜千筱将围巾多围了几圈,挡住迎面而来的寒风,但寒气入骨不孔不入,冻得骨缝有些发疼。

    “去哪儿?”

    赫连长葑低声问着,搂在肩膀上的手没有任何离开的意思,当时微微偏过去的身影却挡住了部分寒风。

    视线在四周扫了圈,夜千筱懒洋洋地抬了抬眼,淡然开口道:“约会。”

    既然赫连长葑主动帮她打掩护了,她也不客气的直接用了,无论是当苦力还是当atm机,都算是她赚了。

    于是,两人就那么漫无目的的在外面逛着,迎着冷风四处游荡,真的冷了就直接去附近的店子里逛逛,而在暗地里跟着他们俩的却真心受了不少苦,熬着这恶劣的天气不说,还要想方设法的不要让他们俩约会,相比起正在“约会”的两人来说,他们无论是身还是心,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他们是谁?”

    拎着夜千筱随便买的几件衣服走上街,赫连长葑看着已经披了件披肩的夜千筱,便很自然地拉起了她冰凉的手,尽管得到了夜千筱的一记冷眼,也纯粹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淡定自若地倚靠在赫连长葑身上,夜千筱尽量装得处于爱恋中的模样,视线却在四周围飘忽着,淡然地回道:“不知道。”

    她确实不知道,只是他们是因为什么跟踪自己的,这倒是很容易猜出来。

    昨天晚上,她故意让黑影进来找出那本书,尽管她装得只跟意外发现窃贼一样,但这件事她并没有说出去,倒也显得挺可疑的。

    根据经验来看,只要她离开房间,加上没有保镖的看守,就会有人按照昨天相同的方式,将她放到桌上的书给拿过去,并且将其中那张纸给拿走。

    只不过,这并不能降低对她的怀疑,估计是为了保险起见,对方还是安排一些过来跟踪他。

    她跟赫连长葑试探了他们一段时间,也给足了他们机会,但是他们一直都没有出手,估计得到的命令仅仅是监视而已,并没有真正向他们动手的指令。

    “原因。”

    赫连长葑没有追根究底,而是去问夜千筱所知道的。

    他没有读心术,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有些东西很容易猜,如果夜千筱连对方因为什么原因跟踪自己都不知道的话,那她以前所展现出来的能力都不可能是真的。

    “喏,”直接从兜里掏出那张纸,夜千筱毫无保留地将其交给了赫连长葑,“就这个。”

    她没有必要对赫连长葑藏着掖着,倒不是说她坚定不移的相信赫连长葑,尽管信任还是有的,但这绝对不是主要的。

    赫连长葑毕竟是顶着特种部队队长的头衔的,尽管夜千筱从心底里不怎么喜欢那个部队,可这并不能影响赫连长葑的能力,还有他能够做到的事情。

    纸张上明显是某种暗语,夜千筱以前从来不接东国的任务,也对东国的行情没有多少了解,这种暗语就更不用说了,就算她看得出来其中有苗头,也不能够将其中的含义看出来,自然就只能交给赫连长葑来帮忙。

    毕竟……

    黑社会都摸到她房间里来了,如今还如此明目张胆地跟踪她,她可没有放着不管的机会。

    将那张纸握到手中,赫连长葑并没有心急的打开去看,而是毫无痕迹的将其收好,然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拉着夜千筱就跟普通的情侣似的,在这条繁华的街道上不紧不慢地逛着。

    这一趟“约会”,夜千筱可算是扫了不少的货物,最后还是直接让店员送回家,当然所有钱都是由赫连长葑来支付的,夜千筱只负责充当购物狂人到处扫荡。

    以至于他们每到一家店子,就让大多数店员眼冒红心的看着他们,望着夜千筱的时候脸上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这年头,长得帅,又有钱,还肯给自家女人花钱的,真心不多了……

    “你工资很高吗?”

    购物购的差不多了,夜千筱正在寻觅餐馆的时候,倒是忽然想到这个问题,冷不丁地问了赫连长葑一句。

    就她刚刚那扫荡,如果按照赫连长葑自己的工资,足够花费他一两年的工资了,只是看他刷得那么大方,夜千筱也没有过多在意。

    不过仔细想想,他家的可是高档小区,就算是开的车,以他的工资十年都买不起……

    那么,他的钱哪儿来的?

    赫连长葑颇为神秘的看了她一眼,别有深意地开口,“够你花。”

    原本只是简单问问的夜千筱,听到他颇有意味的声音和话语,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多打量了他几眼,可惜向来都不给人留破绽的赫连长葑,这次也没有表露出任何的破绽,他好像不过是随口说说,不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心底闪过一抹狐疑,只是抬眼间,夜千筱正好看到家火锅店,将那抹狐疑给隐藏在心底,她也没有追根究底的问下去,而是直接拉着赫连长葑往那家火锅店走去。

    早上出来的比较晚,解决完两个相亲者,现在他们又逛了近两个小时,午餐时间都差不多过去了,现在夜千筱也没有太怎么挑剔,看到家还算合眼缘的店子就走了进去。

    至于询问赫连长葑……

    他虽然是在这座城市长大的,但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到这座城市了,问他意见根本没有什么用,所以只能按照她的口味来选。

    “能吃辣吗?”

    夜千筱看着菜单上很多口味的火锅,不由得朝赫连长葑挑了下眉,略带试探性的问了句。

    “随便。”

    赫连长葑淡定自若地应声。

    于是,夜千筱直截了当的点了最辣的火锅,而在她跟服务员说的时候,赫连长葑的嘴角明显的抽了抽,将夜千筱那眉眼扬起的笑意看在眼底的时候,眉宇间只得流露出淡淡的无奈。

    同他们一样,几个跟在后面的人也进了火锅店,在观察他们的同时,也热闹的点了火锅。反正在里面外面都是同样的监视,他们在外面冻成狗,不如在里面吃的乐呵,只要不耽误工作就成。

    在夜千筱翻看连续不断收到的信息时,她点的火锅也摆了上来,几乎刚端上桌,映入眼帘的就只有层层的辣椒和辣油,红灿灿的一片,可夜千筱却很有闲情逸致的拍了几张照,发给从徐明志那里得到她电话后就一直让她买特产的刘婉嫣,然后关掉了接下来会吵个没停的手机,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开吃。

    夜千筱向来是那种很大气的人,平时在部队里吃饭倒也就算了,反正每个人拿到手的都差不多,但在外面的时候她却随意很多,尤其是这种需要炒气氛才能吃东西的料理,偶尔会给人夹个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考虑,只是抱着某种恶趣味,放到赫连长葑碗里的辣椒不会少就是了。

    赫连长葑手边摆了杯水,碗里的东西才解决小半,他杯子里的水就已经见底了。

    “辣吗?”

    用筷子敲了下餐桌,夜千筱唇角含笑,很感兴趣的问了赫连长葑一句。

    赫连长葑淡淡的扫过她一眼,却没有逞强的意思,“辣。”

    对于食物,赫连长葑的口味向来很协调,基本上什么口味都能吃点儿,但是像这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吃了都会受不了甚至还会进医院的,他若是不觉得辣了,肯定是他的味觉出了问题。

    在冬天吃火锅他不反对,但在京城这种不跟辣椒常年为伍的地方……

    吃饭期间,最好不要让他看到老板。

    “哦,”微微点头,夜千筱难得顺着他问道,“那要换吗?”

    本来点这种火锅,也就是想耍耍赫连长葑,夜千筱是那种天生能吃辣的,所以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毕竟太辣的东西对肠胃不好,她还没有到要害赫连长葑的地步。

    然而,瞧得她这模样,赫连长葑就将她的心思看得很清楚,顿时脸色有些阴沉,心里只觉得哭笑不得。

    好在夜千筱并没有玩得太狠,她是一次性点了两种火锅的,接下来不过将另一种火锅给端上桌而已,虽然店员很夸张的表示她很浪费,但夜千筱却对这种夸张中隐藏的不屑浑不在意,就当做对方整个人都没有存在似的,继续旁若无人的吃着自己的火锅。

    店员觉得有些无趣,又见得旁边那冷峻的男子根本就没有指责的意思,心里尽管再怎么觉得不平衡,再如何羡慕嫉妒,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眼馋的望着那么好的男子被夜千筱给霸占了,最后内心悲痛的离开。

    “夜千筱?”

    就在夜千筱优哉游哉地吃着两种火锅顺带给赫连长葑夹几块已经熟了的蔬菜和肉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带有些许惊讶的声音就将她的动作给打断了。

    声音有些耳熟,但却没有多么熟悉,夜千筱一时间想不出对方的身份,便把夹在半空中的蔬菜放到了赫连长葑碗里,再将筷子放到旁边后,这才抬起头来,去打量那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人。

    仔细看了那张五官端正的脸,有关对方记忆被她全部调了出来。

    上次在同学聚会上坐在隔壁的,同时也是身为她前任追求者的庞龙军。

    “好巧。”

    跟先前的态度极为不同,庞龙军那张严肃刻板的脸上,竟然出奇的露出了几分笑容。

    这不笑到还好,可以理解为他因为碰巧遇见,然后碍不下面子过来打声招呼而已,但这一笑就像是在打破他们以往的僵硬的关系,搞得他已经原谅了夜千筱似的,倒是难免让人在意起来。

    “巧?”

    夜千筱眯了眯眼,不由得上下打量了庞龙军一眼,光是看身形,还是那军人的气概,腰杆挺直,气质刚硬,那种有棱有角的气势很明显的传递过来,很难让人质疑他的身份。

    但这目的嘛……

    倒不是夜千筱天性多疑,只是这世上可没那么多偶然,任何有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都值得引起她的在意。

    “你不信我?”庞龙军看出了她的警惕,很直白的将话语问出来,那镇定的神色里看不到任何的破绽。

    不紧不慢地放下筷子的赫连长葑,凝眉看了庞龙军几眼,在认出这个人后,眸光微动,但也只是坐在旁边,没有丝毫反应。

    “不信。”

    抬了抬眼,夜千筱也说的很直白。

    反正不管信不信,她不愿意跟这位被“她”得罪过的有过多接触便是了。

    “你……”脸上浮现出几分为难的神色,庞龙军迟疑了一下,紧接着视线扫到赫连长葑的身上,似乎想去打量坐在那里的究竟是什么人,只是他的目光才触及到那冷冽的视线,身形便冷不防地怔了怔,诧异地视线难免从眼底浮现,“赫连队长,你怎么在这儿?”

    眉目清冷不减,赫连长葑微冷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片刻,旋即便很随意地收了回来,只是声音难免添了些许警告,“如你所见,约会。”

    庞龙军猛地愣住,眉宇间的思索意味更甚。

    以前的庞龙军当然是有跟赫连长葑接触过的,不过那只是场演习,虽然规模有些大,但作为蓝队的赫连长葑他们以少胜多,以最少的战损比让他们败得一塌糊涂。

    当时庞龙军就是被赫连长葑给抓成俘虏,两人之间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见过赫连长葑在战场上的表现,庞龙军几乎就彻底地被他给折服,所以之后再见面,如庞龙军这样的硬汉子,也不得不在赫连长葑面前多出几分敬意。

    不过,他离开了部队可以理解,可跟夜千筱在一起约会……

    想起他记忆中的夜千筱,庞龙军怎么都觉得画风不对。

    毕竟,他当时绝对是瞎了眼才看上夜千筱的,怎么赫连队长的眼睛也会时不时“瞎”一下呢?

    更何况,不是还有那个解除了婚约,但还是跟夜千筱关系很不错的徐明志吗?

    “你们俩……”庞龙军拖长了声音,抱着试探地心思问着,就连声音都压低了许多,“在一起了?”

    “这跟你没关系吧?”

    夜千筱从中间截断了他的话,音调微冷的问着,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息。

    “有关系”感觉到某种压力的庞龙军立即站直了身子,中气十足的吼了声,然后目光定定地看着夜千筱,用着铿锵有力的语调大声道,“夜千筱,我打算重新追求你”

    “……”

    瞥了眼手里端着的那杯水,夜千筱仔细想了下,最后还是没有喝下去。

    夜千筱表现的波澜不惊,仿佛被“表白”的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与此同时,因为庞龙军的声音跟在部队里喊报告似的那么响亮,其他餐桌的人也都听到了,正聊得热火朝天的食客,几乎都被他的声音给吸引了过来,疑惑而惊讶地朝他看了过去,直至看清楚这餐桌的情况时,周围的食客们立即脑补了一连串狗血又俗套的爱情故事。

    这明显就是负心汉幡然悔悟想要追回前女友,却碰到女主人公找到真命天子的故事啊……

    坐在那桌吃火锅的一男一女,两人的气息显得格外的协调,而且长得都十分养眼,只要是长着眼睛的都清楚这两人的般配程度,要比那个长相平庸过来凑数的好许多。

    近乎理所当然的,不过瞬间的猜想和脑补,食客们就已经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拥有颜值和气质的赫连长葑那边,坚定不移的认为庞龙军是个不要脸的负心汉,甚至还有些好事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在旁边起哄唏嘘,劝庞龙军不要自己打脸……

    可,让庞龙军在意的,则是旁边直逼而来的莫名压力,落到他身上的视线,隐约夹杂着警告意味,令他浑身所有的神经立即处于警备状态。

    那道视线的来源,是赫连长葑的方向。

    “赫连队长……”

    在面对赫连长葑这种强悍的存在时,再怎么硬汉的庞龙军也有些底气不足,他有些为难的皱了下眉,打算跟赫连长葑表明自己的心意,但在等他将视线转移到赫连长葑那边的时候,那道满是警告的视线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瞬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赫连长葑并没有看他,神色平静的毫无波澜。

    “你追不追,跟我没关系。”浑不在意的回了庞龙军一句,夜千筱似是想到什么,拿起手机看了下上面显示的时间,然后朝赫连长葑挑了下眉,“到时间了。”

    赫连长葑用她的手机群发了条信息,而现在,上面标注的时间已经快到了。

    ------题外话------

    1哈哈,在谈情说爱的时候顺便布了个局……

    2再过几章就会部队了哈,有没有人怀念部队的日子了。

    3虽然放假了,但明天瓶子有点儿事,估计上午会更新,但具体多少得看情况了,濉

    4这个月会公布群,等瓶纸夜观天象,选个好点儿的日子就来题外说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49话:我要重新追你!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