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0话:我去拜访你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到时间了。”

    夜千筱把玩着手里的手机,饶有兴致地等待赫连长葑接下来的行动。

    既然他都说事情会帮忙解决,她当然也就乐见其成,将所有的麻烦都推给他了。

    “走吧。”

    同样忽略了庞龙军的存在,赫连长葑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庞龙军有些莫名其妙地站在旁边,有些无法理解他们俩的这种忽视。

    以前就算是夜千筱再如何不喜欢他,等他凑上去的时候也会羞辱一番,绝对不会将他忽略的这么彻底,而赫连长葑刚刚说的是在跟夜千筱约会,除了方才那一刹那的威胁,也没有感觉到其它的情绪,甚至于他都无法判断那瞬间的气息到底是否真实。

    眼看着他们俩准备离开,心里难免有些着急,庞龙军脑海里努力思索着话题,可怎奈他从小就不善于交际,一时间什么话题都找不出,最后竟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俩结账离开。

    “靠,真是被你气死了死缠烂打你都不会啊?”

    在两人并肩离开的时候,一只手忽然狠狠地拍到了庞龙军的肩膀上,出现在庞龙军身后的男人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这种不要脸就能够办到的事,庞龙军竟然还磨磨蹭蹭的,简直就是窝囊好吗?

    “你会?”

    庞龙军偏过头,在众人指点的目光中,朝身后的男人皱了下眉,冷梆梆的问了句,语气明显很不爽。

    他以前确实疯狂的追求过夜千筱,可那也只能算是被鬼迷了心窍,自从夜千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过他后,他没有对夜千筱施展报复就已经很难得了,现在让他去追夜千筱不说,还死缠烂打……

    就算是他,都觉得心理压力太大了。

    简单的回问一句,就让旁边那男子哽住了,他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想到刚刚那位气定神闲气质优雅的女人,确实很有魅力,但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控得了的,他可没有那个胆子上前死缠烂打。

    庞龙军的事情暂时就此告一段落,而赫连长葑和夜千筱那边,要解决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没有甩掉尾随他们的几个人,他们就光明正大的回到了先前待过的咖啡厅,只是与他们离开的时候相比,这间咖啡厅显然热闹了很多。

    近二十个男人坐满了十张桌子,一个个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偶尔有三两个人聚在一起谈话,拿出手机里的短信进行对比,在看到一条条一模一样的短信之后,简直气得火冒三丈,而没有搞清楚情况也不可能直接离开,便只能满腔怒火的在原地等待,心里算是将夜千筱给惦记上了。

    这么耍他们,真当他们是猴子呢?

    没错,赫连长葑群发给他们的短信,就是通知他们所有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集合,只是事先他们都不知道而已,否则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过来出这个糗。

    而,也有些因为时间紧张而赶不过来的,只不过对那些人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赫连长葑和夜千筱姗姗来迟。

    进门的瞬间,那一排排西装革履的人就默契地站了起来,好像终于可以得到答案似的,在心里下意识地松了口气,但起身看到同夜千筱挽手进来的赫连长葑,他们一个个的就跟傻了似的,脑子被彻底搞糊涂了,只能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俩以极其亲密的姿态走过来。

    俊男靓女,天作之合。

    “靠,我们不会是被耍了吧?”

    人群中忽然爆发出这么个声音,立即将所有人断掉的那根弦都反应过来,他们这些人虽然名声都有些不好,但却不是任人忽悠玩弄的傻子,一次性将他们所有人都约出来本来就存在问题,加上现在相亲的对象还拉了个男人出现,只要是个人就能将前因后果给联系起来。

    不是明摆着在耍着他们玩吗?

    特么的,不想相亲就直说啊,他们还不稀罕呢

    搞什么鬼

    “夜千筱,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到两人走到面前的时候,其中便有人忍不住的问了句,当然,无论是谁遇到这种莫名其妙地窝火情况,语气都好不起来。

    只是,还不等他们集体抗议,就感觉到阵阵压力迎面而来,猝不及防的惧意从心底升起,一时间倒是让他们面面相觑,不由得安静了下来。

    夜千筱主动松开了赫连长葑,然后便是懒散地站在旁边,她根本就没有认真的去看那群相亲者,也没有任何的兴趣。

    如果是正常的相亲者,夜千筱恐怕也不会让他们被赫连长葑玩弄到这种地步,可是没有办法,他们都是被红灿给选中的,每个人都听过她的“黑历史”,而且这“黑历史”还带着某种抹黑的成分,所以他们最开始对她的印象就不好,就算跟他们认真的相亲,也只是被他们瞧不起从而浪费时间罢了。

    这种事情经历一两回也就够了,渣男见得太多对她的脾气也是项挑战,所以夜千筱也没有想着全部都去见一见,应付几个便打算了事的。

    现在既然赫连长葑主动帮她解决,她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同时也乐得在旁边看戏。

    身侧的赫连长葑气息冷冽,气场强大,不过是站在那里,就镇住了所有相亲者,他们冷冷的看着他,心里愈发的动荡起来,就连那些咖啡厅的客人,都不自觉地被这边的场面给吸引过来,只是大多数的视线都停到了赫连长葑的身上。

    “意思是,”赫连长葑冷冷的开口,低沉的声线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强势,他慵懒抬眸,神色淡然,仿佛漫不经心的继续道,“你们都不合格,可以走了。”

    你们都不合格,可以走了。

    他的语气尤为平静,好像只是在叙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他暗哑沉稳的声音里,却夹杂着让谁也无法违抗的力量,每个字都似乎砸落到他们的心底,给他们带来难以言明的畏惧,无论怎么也挥之不去。

    这是种很难受的感觉。

    这些人大多都是纨绔子弟,平时嚣张跋扈惯了,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就可以无法无天,只要不杀人放火违法犯罪,其余的事情做得多了去了,简直就是上流社会中的败类。

    以他们的心性,哪里承受的这种气,可赫连长葑的气场很强大,那种从内而发的威压,隐藏起来的锋芒和凌厉,犹如一把藏在暗处的刀刃,不明晃晃的出现在你面前,但只要你一违抗,他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夺去他人的性命。

    所谓气势,向来是种很难言明的东西,它并不是真切的存在,可很多时候,不过一瞬间,就足以浇灭所有的气焰,令人畏惧令人胆颤令人心惊。

    这只是一种感觉,却能够在心灵上将人击溃,比很多实际性的伤害都有用。

    他们这群富家子弟平时吃喝玩乐惯了,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危险,遇到过最有气势的恐怕就是生意场上的优秀商人,哪里见到过同赫连长葑这种瞬间就能让他们心惊胆战怕的要命的存在,一时间每个人都不敢有所反抗,就跟见到自家的长辈似的,生怕他微微皱下眉就能断绝他们的后路。

    “什么叫做我们不合格?”

    就算是在这些纨绔子弟中,怎么说也有几个有种的,在这种严肃紧张的时候,还敢于挑战赫连长葑的话语,颇为不服的问出自己的问题。

    是夜千筱将他们给叫过来的,而两方之间除了“相亲”,根本就没有其他关系。他们都是因为家里的逼迫,才抽空过来相亲的,也没有真的想要跟夜千筱怎么样的意思,顶多就是过来应付一下而已。

    既然互不相欠,这种刚见面就来个“不合格”的评价,估计无论是谁也受不了,有骨气有傲气的,肯定要为此多争辩几句。

    有本事给个理由出来啊

    他们家庭门当户对,就算名声不好,好歹也没有被人退婚过好吧,哪里配不上你夜千筱了?

    然而,面对咄咄逼人的疑问,赫连长葑还没来得及提问,这边的夜千筱就已经眯了眯眼,然后手肘搭上了赫连长葑的肩膀,

    她悠闲地扫过了在场所有相亲男,眼底笑意渐渐蔓延,精致的脸好看得令人移不开眼。

    “觉得比他优秀的,站出来。”

    徐徐飘过的声音,清晰地落入每个人耳中,她的语气跟赫连长葑一样的平淡,可其中的信息量却格外强大。

    啥?

    比他优秀?

    他不过一张皮囊,就能够秒杀他们所有人好吗?

    那些相亲男面面相觑,难免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是在和他们相亲呢,还是觉得生活没乐子故意来羞辱他们呢?

    虽然他们都是男人,但人类的审美都是相同的,如果像徐明志那样的帅哥摆在他们面前,他们肯定不会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招女生喜欢而已,对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吸引力。

    但是,赫连长葑就截然不同了,他是那种连男人都会心悦诚服的存在,成熟冷峻强大,这是让所有男人都为之向往的魅力,就算是他那张脸也是符合他们的审美的,深邃的轮廓,斜飞入鬓的剑眉,满是威严冷静的眼,还有那身令人折服的气势。

    就算是男人,都会忍不住的吼一声

    太man了

    妈的,找这种男人跟他们比,完全不用拼内在,直接把人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之中就没有任何人敢来比了好吗?

    “既然没有,”夜千筱悠闲地看着那群脸色彻底垮掉的相亲男,懒散地抬了抬眼,“那就滚吧。”

    最后的四个字,彻底地引起了所有相亲男的公怒,可夜千筱不过凝眉间的一道冷冽眼神,就适时地将他们给镇住,那种似有若无缠绕在人身上的杀气,同赫连长葑那纯粹的气场镇压,更要来的直截了当,也更是让人想火急火燎的离开。

    这都是什么事嘛

    这群相亲男憋了满肚子的火气,可这一男一女的罪魁祸首,只是几个眼神就逼得他们没法爆发,而且只能硬生生的将这口气给咽下去,简直太特么窝囊了

    可,这一次,他们还真得窝囊到底了。

    不到两分钟,所有的相亲男们,跟逃似的纷纷离开,那些个点了咖啡饮料的人,几乎都是直接往收银台丢票子的,搞得收银小妹目瞪口呆,真可谓是收钱收到手软。

    “谢了。”

    眼看着所有相亲的都离开,夜千筱将放到赫连长葑肩膀上的手移开,朝他挑眉道着谢,只是语气一如既往地没有什么诚意。

    “你欠的人情似乎不少。”

    微微侧过头看着她,赫连长葑神色淡淡的,令人捉摸不透其中深意。

    夜千筱抬眼,接下他的话,“然后呢?”

    仔细算起来,她欠赫连长葑的人情确实不少。虽然赫连长葑偶尔会拿她当挡箭牌,欠她几个人情,但相对于赫连长葑做的事,那还真是不值一提。

    既然他有后话,她便不妨顺着他的话题继续。

    “明天你请客。”

    赫连长葑很快地回她,说的尤为轻易,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给夜千筱。

    讶然地抬眉,夜千筱莫名其妙地扫了他一眼,不过也算是默认这种“报答”,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赫连长葑转身离开,很快的,夜千筱也跟了上去,在外面没事做了当然是直接回家,只是她没有按照先前的想法去打的,而是直接坐上赫连长葑的“顺风车”,让他绕了近两个小时的路,把自己送回了夜家。

    至于继苦力和atm机后,又开始充当司机的赫连长葑,完全没有任何的怨言,在夜千筱坐上他车的那刻,就很明智的绕了路送她去夜家,连一句话都不用夜千筱讲。

    而跟着他们的那几个人,还没来得及拦车跟上他们,赫连长葑就已经把他们给甩掉了。

    黄昏将至,夜色降临。

    夜千筱在即将回到夜家的时候,舒服的坐在车上,然后接到拼死拼活熬完今天训练的刘婉嫣气呼呼打过来的电话。

    “夜千筱,你是不想回来了吧?”

    才刚刚拉通接听键,刘婉嫣就近乎咆哮的声音就落入耳中,话语里饱含的愤怒传递大半个国家,还是表露的清清楚楚的,让人感觉她随时都会炸毛。

    若放到其他人给刘婉嫣发美食图片,她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重要的是,那个人是夜千筱,而且是那个本应该跟她一起训练的夜千筱。

    光是想想刘婉嫣就来气,没有当场将手机给摔了已经算好的了。

    当她累的半死不活的时候,看到夜千筱的那几张照片,受到的刺激只能比宋子辰跟其他女人走了小那么一点点而已……

    夜千筱在她接通电话的那刻,就率先将手机移开了好远,直到刘婉嫣吼完后,才慢悠悠地将手机给放到耳边。

    “给你买特产了。”

    与刘婉嫣的满腔怒火截然相反,夜千筱说的很平静,完全没有将刘婉嫣的火气放到心上。

    “什么?”

    咆哮完的刘婉嫣总算是冷静了点儿,拧着眉头不太相信的问了她一句。

    夜千筱走的时候,她确实有让夜千筱带点儿特产没有错,但是,以夜千筱的性格,对于这种事绝对只会敷衍了事,怎么可能真的帮忙带?

    不过她也的确了解夜千筱,如果不是今天故意闲逛了一圈,夜千筱是绝对想不到会给刘婉嫣买东西的。

    瞥了旁边正在开车的男人一眼,夜千筱又收回了视线,没有理会刘婉嫣的问题,而是补充道:“赫连队长出的钱。”

    提到自己的信息,赫连长葑的眉头微动,旋即偏头看向正在通话的夜千筱,正好夜千筱也斜眼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不经意间在空中交错,只是夜千筱却没有任何尴尬的眯了眯眼,仿佛在示意她并没有抢他的功劳。

    “……”

    至于这边,刘婉嫣震惊的眨了眨眼,然后就彻底哑了。

    夜千筱不是跟徐明志一起回去的吗,怎么跟赫连长葑混到一起了?

    只不过,没有等她继续问下去,贺茜的声音就立即从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就跟挖掘机似的,她心里衡量了会儿,最后还是跟夜千筱挂断了电话。

    也就在这个时候,赫连长葑将车子停到了夜家别墅门口。

    “再”

    夜千筱刚打开车门,下意识地跟赫连长葑道别,可听到异常的动静后,冷不丁地偏过头,一眼就看到拔出钥匙同样准备下车的赫连长葑。

    对上她颇为疑惑的视线,赫连长葑微微抬眸,“我去拜访你爸。”

    “……”

    ------题外话------

    说好的上午又食言了,非常抱歉,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愉快的,不愉快的,感动的,恼怒的……

    心好凉,让我任性下,抱歉哈,这就滚去调节心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0话:我去拜访你爸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