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1话:见家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我去拜访你爸。”

    轻描淡写的语气,似乎是临时起意般,话音落却后,赫连长葑便已经下了车。

    夜千筱的动作顿了顿,凝眸扫向赫连长葑的身影,只见的他步伐沉稳的往这边而来,在阴霾萧瑟的背景下,他在她这边的车门停下,然后非常绅士的帮她将车门拉开。

    寒风迎面而来,袒露在外的皮肤有些冷,夜千筱抬手将取下的围巾再度戴上,然后直接从车门走了出来,只是才刚刚落地就逼近赫连长葑,她眯眼打量着眼前的男子,“你想做什么?”

    两人靠的很近,赫连长葑顺势揽住她的腰,他眉峰挑起,“替你挨骂。”

    “……”

    白了他一眼,早已习惯他信手捏来的胡话的夜千筱,也格外淡定地接受了他的“借口”。

    这个时间点,夜家的人基本上都回来的,只不过夜若雨因为担心柳景洲的情绪,就一直在柳景洲那边陪伴着,估计今晚也不会回来。

    而,得到连续不断的告状电话的夜长林,再次被夜千筱搅得怒火滔天,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他都在回电话跟那些告状的家长道歉,甚至都没有空去质问夜千筱的情况。

    本来是想让夜千筱找到个称心如意的交往试试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夜千筱连个相亲都能玩出那么多的花招,竟然把所有列入名单的相亲者都给叫过去一顿羞辱,那些人的家长向来都是溺爱自己的孩子的,得到这种消息哪里还能够咽的下这口气,没有办法指着夜千筱的鼻子去骂,自然是将怒火发泄到了夜长林的身上。

    好在夜家的基业摆在那里,那些人倒也不敢太过放肆,只是苦口婆心拐弯抹角的说着下午的事,话语里没有说过夜千筱有多“过分”,但字字句句都是在讽刺夜千筱的,无论哪个家长听到他们那些话,肯定都会气得将自己的女儿拉过来狠狠一顿打骂。

    太过分了

    直到将最后的电话挂断,夜长林整张脸已经黑得犹如锅底了,那在心底燃烧的怒火,让他恨不得将整个书房都给砸了。

    “叩。叩。叩。”

    没等夜长林在书房里将气给出完,书房的门就已经被敲响了。

    “老爷,大小姐回来了。”

    门外的声音刚刚落下,夜长林握在手中的手机终于被他狠狠摔在地上,紧接着便是满腔怒火的走出了门,就连通知他的佣人都被吓了一跳,颇为胆怯的看着他的背影离开。

    怒气腾腾的夜长林直接来到客厅,一眼瞥到从门外进来的夜千筱,提起一口气就想张口骂,可这口气还没有吼出来,立即又见到同夜千筱一起走进来的冷峻男子,突如其来的强大气场顿时让夜长林微怔,仔细打量间硬生生的将那口起给咽了下去。

    自从赫连长葑出现的那刻,夜长林恍惚之中好像也隐约意识到了点什么,那熊熊怒火也被他强行压制下去,只是端着的那张黑脸却没有多少好转,阴沉的不像话。

    “回来了。”

    看出夜千筱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夜长林声音冷冰冰地叫住了她,与他的脸色相同的阴沉语气,仿佛那股怒火随时都会爆发出来似的。

    夜千筱微微顿住脚步,旋即朝身侧的赫连长葑扫了眼,颇为揶揄的提示他,现在该帮忙“挨骂”了。

    与前天晚上的情况相比,这次的夜长林的架势并没有摆的多大,反正用暴力对付夜千筱的方法已经试过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没准还会惹得自己一身不快。

    夜长林也想过断了夜千筱的生活费,但仔细想来这根本就没有用处,反正他不给夜妈妈同样会给,加上夜千筱在部队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用钱的地方。

    现在夜千筱已经成年了,能够惩罚她的招数也就这两招,可用起来却没有实际性的办法。

    能怎么样?

    夜千筱这两年基本也就这次能够回来了,他总不能为了这点是就把夜千筱逐出夜家吧?

    “他是?”

    没有等赫连长葑主动“挨骂”,夜长林就刻意避开对夜千筱的怒火,然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赫连长葑身上,不冷不淡的问了句。

    “赫连长葑。”

    揽着夜千筱走近,赫连长葑很平静的介绍着自己,却没有过多客套的话语。

    不过是简单的名字介绍,就让夜长林在心里有了个底,因为先前就已经猜测过他的身份,在知道身份的那刻也只是松了口气,倒也没对赫连长葑的态度有什么异议。

    上次夜千筱刚被徐明志悔婚,转身就找了个有孩子的交往,便已经足够让他震撼了,如今再出去一趟,不仅将所有相亲的都给赶走了,要是再带个陌生男人回来……

    夜长林可真的要对这女儿的花心程度重新估量了。

    至于赫连长葑,夜长林是知道他军人身份的,似乎在部队里的身份还很不一般,前几年夜老爷子就老是提起赫连长葑,念叨着赫连家出了这么个优秀的子孙,可他夜家小一辈的就没有一个参军的,简直就是他夜家的屈辱。

    所以,几个月前,夜老爷子得知夜千筱要参军后,便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支持,不过一个瞪眼就让夜长林没敢反抗,只得让夜千筱去了。

    而,眼前的赫连长葑惜字千金高深莫测冷峻强大,正是符合他对那种神秘军人的印象,对方对他的态度怎样他倒是不怎么在意了。

    “你们俩这是……”

    故意拖长了声音,夜长林试探着开口,打算等待他们的回答。

    夜千筱摸了摸鼻子,刚想琢磨下答案,就听得赫连长葑在旁边镇定无比的开口,“在交往。”

    冷不防斜眼看向身侧的人,夜千筱的视线里隐藏着几分威胁。

    只不过,赫连同志对她的眼神,无视得个彻底。

    “这次也是玩玩?”

    夜长林想到上次夜千筱所谓的“玩玩”,语调就冷不丁地降了下来,狐疑地打量着两人,心里愈发觉得不对劲。

    按理来说,以夜千筱对徐明志的那种爱慕,是绝对不会在短时间内接受徐明志退婚的事实的,而现在,可以说刚转身夜千筱就跟赫连长葑在一起了,并且根据红灿的描述,他们俩还很“恩爱”的样子。

    如果他们俩是在部队里产生的感情,那还好说点儿。但之后夜千筱那轻描淡写的“玩玩”,就让夜长林更是糊涂了,不像是付出真正的感情,所以他也没太将赫连长葑的存在当回事。

    可现在,人都领回家了……

    他们俩这关系乱七八糟的,到底是几个意思?

    面对夜长林的质疑,赫连长葑略微思量,就将前因后果给连接起来,他偏头看了夜千筱一眼,旋即轻挑眉头,“上次她在闹别扭。”

    对于赫连同志来说,胡编乱造绝对不是什么新鲜活儿,只要他想,任何天花乱坠的话语都可以被他一本正经的说出来,所以现在这种跟事实截然不同的话语,从他口里说出都具有绝对的可信性,而夜千筱先前的表现,在他的描述下,很成功的将夜千筱打造成“在热恋中吵架后赌气”的小女人形象。

    可他的话刚说完,夜千筱眸中威胁更甚了几分,因为穿着高跟鞋跟赫连长葑的身高相差不远,夜千筱不经意间抬手搭在赫连长葑的肩膀上,手中的力道有些狠,眼风锐利如刀,仿佛分分钟能够将赫连长葑截肢。

    “哦……”

    总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夜长林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只是不知不觉间,有关夜千筱找了个男人过来耍那堆相亲男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被他归为“不必追究”的范畴。

    既然他们俩都已经在交往了,估计夜千筱同意去相亲也只是跟赫连长葑赌气,现在这些年轻人之间的事情他虽然搞不太懂,但赫连长葑得知情况过去“大闹”,倒也不是不可能。

    赫连长葑第一次来他们家,他总不可能当着赫连长葑的面将夜千筱训斥一顿,毕竟面子上也抹不开。

    然而,夜长林刚想将这件事放一边,一直都在楼上听墙角的红灿,就面带错愕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实现落到夜千筱身上,张口就是,“千筱,听说你把所有相亲的都一起约出来了?”

    冷不丁地,夜长林的脸色便是一僵。

    夜千筱微微凝眉,颇有闲情逸致的看着红灿走下楼,看了几眼那张略带沧桑的脸上的惊讶表情,难免觉得有些无聊。

    她能够理解如红灿这类人的心理,但是却很难对其感同身受,甚至每次都觉得她们没事找事,抓着点小事就斤斤计较,简直就是耽误时间。

    “我约的,有问题吗?”

    没等红灿靠近,赫连长葑就慵懒的抬眼,冷峻的表情没有丝毫情绪,那双冷眸刚刚看过去,就带着令人窒息的压力,顿时震得红灿愣在原地,一时间连步子都不敢随便移动了。

    再刺头的兵在赫连长葑手下也不敢放肆,一个个的都能被他治的服服帖帖的,眼前的红灿就更不用说了,不过一个养尊处优的妇人,冷不防地被赫连长葑一盯,就更不敢说话了。

    “有问题找他,没问题的话,”夜千筱悠悠然地说着,视线偏转到赫连长葑身上,放到他肩膀上的手微微往下移,然后直接抓住了他的肩膀,眼角余光的锐利不减,“我去解决点家事。”

    说完,没等人反应过来,夜千筱就“亲热的”将赫连长葑往楼上拉去。

    ------题外话------

    乃们会不会半夜来瓶纸梦里揍偶一顿……

    今天看完了一本书,然后思考了下人生,规划了下未来,发现根本木有虾米卵用。

    真心木有卡文,就是不想码字而已。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1话:见家长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