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2话:内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众目睽睽之下,夜千筱直接将赫连长葑拉上了楼,而赫连长葑也没有丝毫的反抗,看起来格外“顺从”。

    直至抵达夜千筱的卧室,她才将赫连长葑松开,只是浑身的气息都变得危险起来,双眸眯起打量着赫连长葑的时候,不掩其中的凌厉和审视。

    “你到底什么意思?”

    微微凝眸,夜千筱的声音略带些许冷意,一扫先前的慵懒和散漫,难得从她眉目中看到几分认真和正经。

    她仔细端详着面前的赫连长葑,眸中的狐疑和警惕更甚,仿佛要从赫连长葑的神色中看出什么用意似的,与先前截然不同的态度,近乎要将眼前之人给看穿。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不可否认,夜千筱很欣赏赫连长葑,当她还是凌B的时候,初次碰面就很欣赏这个很有能力的男人,这次重生得知被赫连长葑骗了,纵使有些不爽和愤怒,但更多的还是对赫连长葑的赞赏和佩服。

    能够骗的她毫无顾忌的帮忙,直到逃脱都没有让她发现的,赫连长葑绝对是头一个。

    如果有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话,她确实没有必要去计较所谓的被骗与否,反正于她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损失,反倒是素来喜欢跟不同的强者为伍的她,很乐意结交赫连长葑这个朋友。

    只不过,她不介意帮他,但很介意再被耍。

    更何况,她总是有一种感觉,一种被赫连长葑盯上而且正在算计的感觉。

    赫连长葑是那种很难猜透的人,真的被他盯上的时候,就算带着警戒心去应付他,也很容易被他拐入圈套中,只要他想,将他人玩弄于手掌中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距离很近,赫连长葑只是微微垂眸就可以将夜千筱看清楚,他甚至可以看到夜千筱眼底的打量和警惕,当然还有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精致好看,却冷若冰霜。

    “你指什么?”

    细细地将夜千筱的神色看在眼底,赫连长葑却不动声色地问着,似是自己做的事情太多了,一时间还真想不出什么具体的。

    “我指什么,你不知道?”

    挑起抹不耐烦的神色,夜千筱轻轻皱了下眉头,只要赫连长葑再有任何敷衍的反应,她恐怕就直接动手了。

    深邃的眸底有暗光浮动,在柔和的灯光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那一刻,他的目光很柔软。

    “帮你。”

    他一如既往地简洁,但缓缓的语调,却带着一定让人信服的力量。

    显而易见的,不管是打发掉那堆相亲者,还是陪夜千筱回家帮忙应付夜长林,赫连长葑所做的事情并不多,但对夜千筱来说却产生了一定的帮助。

    这些事情,或许夜千筱自己可以解决,可这并不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参与事情,也不仅是靠打架就能够解决的,他的存在要比夜千筱独自来处理,要方便很多。

    就如以往他帮夜千筱的每一次一样。

    可若仔细想来,夜千筱跟他本就没有多深的交情,他根本就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夜千筱神色愈发冷然,“帮我一定要假扮情侣?”

    赫连长葑凝眉看她,唇角勾勒出微弯的弧度,“这样更方便,不是吗?”

    没有那身冷峻气息的他,多出些许令人心悸的温和的,俊朗的更是让人移不开眼,不过一个笑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以摄魂夺魄,倾心沉沦。

    只不过,看到这幕的是夜千筱。

    对于夜千筱来说,赫连长葑确实很有魅力,但不足够她为了这身皮囊而抛弃原则。

    “方便我,还是方便你?”

    往前逼近一步,夜千筱声音平稳冷静,她紧紧盯住他的双眸,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今天在咖啡厅里遇见赫连长葑的时候,他也是在相亲的,联想到他上次跟赫连爷爷的通话,就不难联想到赫连长葑估计也遇到同她一样的问题。

    他们俩若是凑到一起了,确实是对双方都有益。

    “都有。”

    轻轻扬起了眉头,赫连长葑沉稳的语气里带有些许肯定,算是承认了夜千筱的猜想。

    眸中打量之意更甚,夜千筱似是随意般,抬起一只手直接勾住他的脖子,眼神交汇间犹如刀剑交锋,她轻笑,“只是这样?”

    “你觉得呢?”

    赫连长葑再度将问题给抛回来,气定神闲的模样,在夜千筱那凌厉的扫视下,却没有展露出丝毫破绽。

    “做戏可以,”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开口,空出的手落到赫连长葑的衣领上,她颇为漫不经心地将他的衣领整了整,语气里蔓延着似有若无的威胁,“可别假戏真做了。”

    “否则?”

    半眯着眼睛,赫连长葑轻轻问着,犹如轻风拂过。

    “没有否则,我很乐意交你这个朋友,”夜千筱扯了下他的衣领,再抬头之际,却将他给松开,往后退了几步,坦然的看着他,黝黑的双眸平静犹如清潭,“但也只是朋友。”

    夜千筱并不怎么能够摸得准赫连长葑的意思,这个男人做事向来无法摸透,可他的所作所为她确实有些怀疑,很多时候都在暗示着什么似的。

    她向来不介意多交几个朋友,但她很介意有人打她的主意,而且还是以她无法预知的方式。

    视线在她身上停留,隐约间有什么情绪闪过,只是片刻后便恢复正常,赫连长葑抬起眉眼,悠然点头,“好。”

    将神色间的狐疑抹去,夜千筱耸了耸肩,“我现在不想下去,你随意吧。”

    说着,夜千筱也没有跟赫连长葑继续聊下去的意思,转过身朝赫连长葑摆了摆手,之后就在房间内慢悠悠地转了圈,没有发现安装在暗处的那些微型摄像头后,便悠闲地坐到了书桌前,打开笔记本继续玩着昨天的游戏。

    赫连长葑自然也没有离开,有了夜千筱事先的观察,他也没有分心思去查房间内是否有监视器,而是直接拎了条凳子坐到了夜千筱的旁边,在那吵闹的游戏声响中,他淡定自若地将那张纸条给打开,然后拍了照将其发送给专业人士。

    “夹纸条的书,被拿走了。”

    点着鼠标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明明看着笔记本屏幕的夜千筱,却好像也将赫连长葑的举动看在眼底,漫不经意地在旁边补充了句。

    “这张纸,你抄的?”

    抬了抬手里的纸条,赫连长葑问着,可心里却早已有了个底。

    “嗯。”

    夜千筱轻轻应声,却连头都没有回过来。

    既然是偷偷摸摸行事的,如果对方知道她识破了,她便很有可能被盯上,甚至遭遇到生命危险。她现在并不清楚整个事情的经过,在找到线索的前提下,将自己置身事外,对方安然无恙的拿了他们要的东西,也没有遭受到任何损失,就算对方怀疑她也没有确凿证据,顶多就像今天这样派几个人跟踪她,然后在她的踪迹中寻找破绽。

    自然,夜千筱不会给他们留下破绽。

    “分析下你的观点。”

    将纸条上的字符收入眼底,赫连长葑并不急着追寻纸条上的答案,反倒是想看看夜千筱的意见。

    在车上的时候,夜千筱就用最简单的话语跟他描述过大概情况,只是她只负责讲述事情,却没有具体讲过她自己的想法。而作为这件事的参与者,夜千筱比任何旁观者都容易去分析,而且也只有她了解这个家的状况。

    将纸条放到夜千筱房间,不可能是这个家以外的人做的。

    “书不是我的。”

    那是本很深奥的哲学书,生涩难懂,完全不是曾经的夜千筱喜欢的,当然就算是现在的她也不想去翻阅。

    “家里有内贼,估计是把我的房间当成联络点。”微微停顿了下,夜千筱又继续道,“红灿的嫌疑很大。”

    仍旧没有停下玩游戏的动作,夜千筱有条不紊地说着自己的分析,在一心二用的情况下,条理却格外的清晰,俨然能够将这两份心思掌控得当。

    根据她的分析,那张纸条很有可能是放错地点了。

    没有人会选择将重要的消息放到有人居住的房间,但这个房间以前是没有人住的,所以不缺他们之前将这个房间当做联络点。

    但,这点不太现实。

    自从夜千筱回来的那天晚上起,她就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那本书只能是先前放进来的。可有一点,家里人都得知她要回来,那在夜千筱晚上离开的那段时间,幕后那人还是可以找办法将书给拿出来的,可,从头到尾都没见得任何动作,那本书仍旧安然无恙的放在夜千筱的房间。

    直到第二天大早,夜千筱就感觉有人在盯着她,同时红灿也找理由进了她的房间,在跟她谈话的时候,红灿明显有观察过房间的情况,似是在确认那本书是不是在这间房间。

    所以夜千筱将注意力转到了红灿的身上。

    根据夜千筱的猜测,那本书应该是放在其它房间的,只是不知为何放错了,而红灿算是其中知情的,所以她过来确认,当晚就有人溜到了她的房间。

    至于……

    将自己的猜测说得差不多了,夜千筱同时也放下了手里的游戏,转而直接朝门口走了过去。

    猝不及防间,她猛地将门给拉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2话:内贼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