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3话:商量婚事【公布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随着轻微的声响,紧闭的门在夜千筱的动作下,倏地被打开。

    “啊”

    短促的,略带惊吓的声音响起,却带着稚嫩的音色。

    最先那刻出现在视野里的,不过是走廊的背景罢了,随着那惊呼的声音,夜千筱很快就垂下了眼眸,夜江桦的身影立即映入眼帘,紧接着便是他那饱受惊吓的脸庞,僵在原地怯怯地看着她,就差没有将脖子给缩起来了。

    夜千筱眸光微沉。

    “大姐……”

    被吓到的夜江桦怯怯地看着她,肩膀稍稍耸动了下,几乎浑身都被吓得发抖,他黑溜溜的眼睛直盯着夜千筱,生怕她拳头就从上面挥了下来,揍得他个遍体鳞伤。

    “你站在这儿做什么?”

    夜千筱的语气有些冷,再配上她面无表情的脸庞,直接将夜江桦给吓得大脑空白,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但却有段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

    好不容易拉回了点意识,夜江桦不敢再与她对视,很快的就低下了头,支吾地说着。

    然,也不等他继续磨蹭,夜千筱的视线便在走廊上扫视了一圈,下一刻便将夜江桦给直接拎进了门,没等夜江桦搞清楚状况,门就再度被关上,锁合起的声音落到耳里,惊得他浑身再度颤了颤。

    这下,等夜江桦抬起头来的时候,不仅见到浑身萦绕着冷意的夜千筱,还有气场强大令见着生畏的赫连长葑,他顿时就被惊得往后面退了几步,可他身后的不是条可以逃跑的光明大道,而是一面冰冷而结实的墙。

    死定了

    在触碰到那面墙的时候,夜江桦脑海里几乎在循环着这三个字。

    “我我我……我就是过来看看,”夜江桦满脸的畏惧,看着站在面前的那两个强悍的人,立即慌张的解释道,“我才刚到门口,什么都没有听到,门,门就开了。”

    夜江桦说的既委屈又无辜,他确实是刚摸到门边,就被夜千筱给捉了个现行,真的一句话都没有听到。

    如果他知道自己会被发现的话,就算是借他十个豹子胆,他也不敢溜到这边来。

    至于他来到这里的理由,倒也很简单,自从上次见识过夜千筱霸气将所有保镖都解决的场面后,他就对这个强悍的大姐格外崇拜,不过从那之后夜千筱就被“关”了起来,他一直都见不到夜千筱,今天夜千筱出门的时候他已经去上学了,直到刚刚放学回来后才知道。

    所以,心急如焚的他,刚刚放下书包就偷偷默默的溜了过来,只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才刚刚到门口,夜千筱就将门给打开了,而且看起来非常不好惹的模样。

    “问你个事儿。”

    夜千筱微微凝眉,倒也不去质疑夜江桦的话语。

    她可以料定夜江桦没有听到什么,因为夜江桦刚刚来到门外,就已经被她给发现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她跟赫连长葑虽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但也没有大吵大闹,如果门缝开着有人听见并无可能,可在门和窗都被关着的前提下,就算贴着门也很难听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嗯”

    重重地应声,夜江桦斩钉截铁的点头。

    那张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坚定,仿佛在跟夜千筱表示,自己是绝对不会说慌的。

    垂眸看着他,夜千筱忽的问道,“来过我房间吗?”

    夜江桦脸上划过抹心虚,眼神也飘忽了起来,只不过在纠结和犹豫中,他最终还是老实的点头,“来,来过。”

    得到他的承认,夜千筱似乎心里早就有底般,倒也没有过多反应,只是轻描淡写的继续问道:“什么事?”

    “呃……”夜江桦愈发的犹豫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抬眼,看着夜千筱那黑亮冷然的眼睛,一时间心里所有的犹豫顿时化作烟消云散,他当机立断的开口,“以前没有来过的,就,就前几天……妈妈让我放本书,然后,我不小心放错了,就放到你房间来了。”

    一句话,将谜团解开。

    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对视了眼,神色间多出抹肯定之意。

    以夜江桦现在的状态,说谎的可能很小,而他的话正好跟夜千筱的猜测对上,如果不出现其它意外的话,红灿绝对参与了这件事情,从她身上下手应该最好不过了。

    老老实实地将所有话说完的夜江桦,在他们俩对视的时候,心里的紧张愈发的浓重起来,他紧紧地贴着微凉的墙壁,感知到从背后传递过来的那抹寒意,没来由的恐惧在心底蔓延,仿佛对方随时都能让他给消失似的。

    在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已经是无数次懊悔自己溜到夜千筱的门口来,甚至已经绝望的想着,如果他能够从这里逃出去的话,今后永远都不会再来夜千筱的房间了。

    太恐怖了。

    “你可以走了。”

    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夜千筱没有继续扣留他的意思,甚至于在他身上的注意力都不多。

    听到夜千筱那混不经意的话,夜江桦却犹如死刑释放般,满是紧张和惧怕的眼睛有些不确定地眨了眨,旋即便迸发出异常耀眼的亮光,他先是小心地移到了门的旁边,试探性的将门给推开,直至将门给推到足够他出入的缝隙之际,整颗心都像是被吊起来了似的,局促紧张地看了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几眼,最后便犹如一阵风般,猛地就从窜了出去,飞快的跑开。

    一时间,房间里只能听到走廊上那急促紧张的脚步声,格外的响亮。

    瞥了眼半开着的门,夜千筱并未急着将门给关上,而是颇为随意地在原地停顿些许,直至那轻微的脚步声靠近。

    “叩。叩。”

    门被敲响了两下,颇为眼熟的女佣人出现在门口,非常礼貌的看向里面并肩站立的两个人,却难掩眼底的惊艳。

    “大小姐,开饭了,老爷让你们下去吃。”

    女佣人非常温和有礼的说着,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往赫连长葑的方向瞥,简直恨不得眼睛都长到他身上去似的。

    “知道了。”

    夜千筱冷淡地回了句,不过一记冷眼扫了过去,就将女佣人给惊得收回了视线,且略带慌张地扫了夜千筱几眼,就跟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最终还是落荒而逃。

    然而,只是想用眼神提醒她注意点儿的夜千筱,看着她匆忙逃开的身影,难免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她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至于怕成这个模样么。

    殊不知,当她跟赫连长葑“公布关系”的时候,任何对赫连长葑的美色有所垂涎的,只要当着夜千筱的面多看了赫连长葑几眼,那都会跟做贼心虚似的,尤其是在这种紧张时分得到夜千筱的冷眼,那种感觉就像是夜千筱随时都会举着大刀冲过来不允许任何人对她的男人起心思似的。

    “走吧。”

    就在夜千筱那片刻的奇怪间,只靠“美色”就能惑人的赫连长葑,已经亲昵的揽住了她的肩膀,无视夜千筱那带有威胁的眼神,然后悠然地同夜千筱离开。

    在意识到自己没有理由打开赫连长葑的手时,夜千筱嘴角微抽,不知为何还是有那种被他给坑了的感觉。

    他们俩已经达成协议,不可能存在多么特殊的感情,只是逢场作戏,应付两个家庭而已,所以在外人面前表露出亲热的模样,几乎是理所当然的。

    夜千筱对这种肢体接触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可,若以正常点的角度来想,赫连长葑怎么都说是在占便宜吧?

    只可惜,夜千筱也不会为了这种事跟人翻脸,在她的概念里自己也没有所谓的“被占便宜”,只当做是互相受益罢了。

    两个装模作样的人,以格外“亲热”的姿态出现在客厅,红灿夜长林夜江桦都已经上了桌,红灿和夜长林倒还算好,对待赫连长葑就像是客人一样,并没有多大的异常。

    可,刚刚还被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吓到的夜江桦却慌得着实厉害,下意识地就往红灿的方向靠拢,手里紧紧握着筷子,低着头看饭碗,连多看他们几眼都不敢。

    更滑稽的是,当夜千筱和赫连长葑落座,这顿晚饭被无声的宣布开始的时候,向来极其挑食的夜少爷,便犹如饿狼似的对碗里的白米饭进行扫荡,狼吞虎咽得就像被饿了好几天才给一顿饭吃的模样。

    此举看得红灿难免有些惊讶,心想着是不是这孩子在学校里挑食没吃饭,然后给夜江桦夹了好些菜,其中甚至还有他极不喜欢的蔬菜,可夜少爷头次表现的那么乖,直接将所有的菜都给塞了进去,一声不吭的。

    如此听话的表现,就连夜长林都忍不住关注了他好一会儿。

    不到五分钟,夜江桦就将整碗饭全部解决,就连菜叶子都没有剩下,乖乖地跟夜长林说了句告别后,他就一溜烟的跑没了影,那动作快速利落的简直让所有了解他的人目瞪口呆。

    夜家的混世小魔王,什么时候在餐桌上这么听话过了?

    想想以往,不喜欢的绝对不会去碰,不哄他喂他绝对不会张口,只要一劝他吃蔬菜铁定会摔碗,可现在表现……

    放到别的小孩身上很正常,可若是放到他们夜少爷身上,只会有一种想法他不会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不过,作为让夜江桦变成这么“乖巧”的夜千筱,倒是没有怎么注意夜江桦的表现,当然也不关注他的情况,反正她小时候没有沾染上这些小问题,可她做的更过火的时候多了去了,夜江桦这种程度在她看来简直不值一提,也过于弱智。

    “你们俩,有想过什么时候结婚吗?”

    当安静的晚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注意力一直都在夜千筱和和赫连长葑身上的夜长林,冷不防地来了这么一句。

    在夜长林看来,夜千筱能在这种时候将赫连长葑带回来,他们俩的感情应该到了一定程度的,两个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反正早些结婚他就早些放心,不用担心中间再发生什么“意外”。

    更何况夜若雨的婚事都在商定中了,如果夜千筱这个做姐姐还没有结婚,到时候难免会有些闲言碎语传出来。

    夜千筱拿筷子的动作微顿,旋即眯眼朝赫连长葑瞥了眼,示意这种事情由他来应付。

    然而,夜千筱太信得过赫连长葑了,等她放了心将事情交给赫连长葑的时候,却忽的听得对方老神在在的来了一句

    “正在商量。”

    “咳。”

    夜千筱一口饭差点儿没喷出来。

    就连红灿,都不由得多打量了他们几眼,难以掩饰她眸中的震惊。

    商量什么?结婚?

    没来由的联想到上次在商城里遇见时,赫连长葑说过他们到时候会去领证的事情,红灿的脸色冷不防地垮了下来,那种稍带嫉妒和考量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到夜千筱和赫连长葑身上,酸酸的。

    自从知道赫连长葑的身份后,红灿心里还是难免将柳景洲跟他进行比较的,论家室背景,柳景洲铁定比不过赫连长葑,论身份地位,柳景洲作为个普通的商人,也比不上赫连长葑背后那神秘的身份,论样貌气质……就更不用说了。

    同样是夜家的女儿,红灿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嫁的更好的,既然她们都认准柳景洲了,那就只能希望夜千筱和赫连长葑掰了,所以上次得知他们俩“分手”后,她尽管焦急柳景洲的那几家店面,但换个方面来讲,夜千筱失去赫连长葑这座靠山的话,她还是颇为痛快的。

    可,现在……

    忽然就商量结婚了?

    “我们决定,等我离开部队他还活着再计划结婚。”

    没等夜长林和红灿惊讶多久,夜千筱就将手里的筷子给放下,同时轻描淡写的补充了一句,以最为平淡地话语缓解了赫连长葑那几个字所带来的惊动。

    话音落却后,夜千筱警告的瞪了赫连长葑一眼,她可不想让赫连长葑整些有的没的,否则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跳进黄河都解释不清了,这种事只要适可而止便可。

    赫连长葑很识趣地接受了她的警告,没有继续说话,算是同意了夜千筱的补充。

    只不过,他们俩这边背地里达成了协议,作为长辈的夜长林和红灿又被夜千筱一句话给整蒙了。

    等她离开部队再说倒是可以理解,可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做“他还活着”?

    那么忌讳的话,她怎么能说的这么随意这么悠闲?

    愣了片刻,夜长林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声,然后朝赫连长葑解释道,“赫连,你别介意,这孩子,从小就不会说话。”

    “我倒是挺赞同的。”

    出乎意料的,赫连长葑神色没有丝毫变化,话语里带有肯定的意思,偏头同夜千筱对视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的责怪,反而一派坦然自若,仿佛他们真的为这个问题而思考过似的。

    事实上,死亡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说,如影随形。

    所有的任务都不缺意外,就算难度等级再低也会出现危险,甚至于他们在训练中都会出现意外死亡,在这样安定的社会中,他们的生命却是没有保障的,尤其是赫连长葑这种身份的人,包括正在参加海军陆战新兵选拔训练的夜千筱。

    宗冬,便是个典型的例子。

    谁会想到,在那场救援任务中,会有战友牺牲?

    就连宗冬自己都不会料到。

    那天清晨,当他跟夜千筱讨论李嘉生日的时候,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就在几个小时后,永远都见不到这个世界。

    生命离开的如此之快,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来不及去说。

    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存在着无法预知的危险,随时夺去他们的性命,以各种各样的意外状况。

    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一人一句,看起来还真的不像是在说笑的,一时间倒是又让气氛陷入了尴尬中,而夜长林心里难免多了一层担忧之意。

    他几乎是现在才想到,赫连长葑的身份很特殊,如果他们真的有生命危险,那把夜千筱托付给赫连长葑,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

    “那你家呢?”

    犹豫再三,夜长林才想到去问赫连家的意思。

    以夜千筱的名声,不知道赫连家会不会对她有意见。

    赫连长葑眯了眯眼,在夜千筱的视线扫过来之前,他事先开口道:“明天带她回家。”

    ------题外话------

    当当当当,《狂妻》的读者群来啦

    群名:王牌狙击验证群

    群号:494870037

    加群后请私戳管理交订阅截图,然后进v群,欢迎么么哒。

    这里要说明两点:

    1暂时没有福利,以后再说。

    2小心暴躁的瓶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3话:商量婚事【公布群】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