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5话:吃醋,耍无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幕萧瑟,寒风习习。

    夜千筱看着面前碰巧遇到的男人,尽管看起来格外坦然,可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濉

    眼前这位便是她前几日搭顺风车的车主,名为朱雷,身份倒是很简单,是个健身教练,工作的地方就在附近。有关他的信息,基本上都被夜千筱习惯性的套取过来了,而夜千筱给他的信息则是真假掺和着的,很随意地编制出的假身份。

    反正于她来说,朱雷不过是萍水相逢,很难有再见的可能,可却没有想到,这次就出来跑个步而已,竟然都能撞见他。

    不过,既然在同一个别墅区,碰见的机会总归是有的,她倒也没有太过意外。

    “是好巧。”

    夜千筱眯了眯眼,微微朝他点了下头,漫不经心地回应道。

    “你们也是来跑步的吗”

    尽管只是一次见面,但朱雷算是那种比较开朗的性格,加上上次跟夜千筱聊的很来,这次见面倒像是很熟络似的,很亲热的跟夜千筱说着。

    只不过,一门心思都放到夜千筱身上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赫连长葑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嗯,要一起吗”

    闲闲地将对方的话给接下来,夜千筱随口问了句,反正只是顺路不顺路的问题而已,在她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好啊。”得到夜千筱的邀请,朱雷毫不犹豫地点头,不过这时候他也不得不注意到旁边气压低沉的赫连长葑,他好奇地问道,“这位是”

    “朋友。”

    夜千筱随口介绍着,但是没有过多透露赫连长葑的身份。

    “哦,你好,”朱雷很自然地朝赫连长葑伸出手,“我叫朱雷,千筱的朋友。”

    缠绕在眉宇间的黑气愈发凝重,抬眼扫向这位热情洋溢浑身肌肉的男人,赫连长葑不动声色地伸出手,朝他回握的同时,声音略微低沉,“你好。”

    几乎不约而同地,两人的手紧紧握住,看似云淡风轻,但简单的动作却蕴藏在难以言明的紧张,原本下足了力道的朱雷,到中途却感觉到能将他的骨头都给压碎的力道,疼得他立即皱了皱眉,再也无法使劲的他想松开手脱离,赫连长葑却没有让他称心如意,反而折磨了他一会儿,才优哉游哉地松开。

    在手被松开的刹那,朱雷脸色苍白,望着赫连长葑的时候,眼底多出几分不同的意味。

    他自认为自己这个健身教练当得不错,寻常的人跟他比手劲完全没有任何胜算,但眼前这个男人却超乎他的想象,看起来确实有些本事,可肌肉却没有很明显的练出来,不知哪儿来的那么大手劲,更重要的是他在寒风中跑步都得加上一件外套,这男人却只着一件白色衬衫,并且完全没有逞强的样子。

    “跑吧。”

    夜千筱当然将他们俩刚刚的交锋看在眼底,不过具体原因倒也没有想通,她没有细细去追究,摆了摆手后,就招呼他们俩继续开跑。

    跑了半个来小时才跑热的身体,歇下来一两分钟而已,又被这冷风给吹凉了,这种跑步可没有什么效率。

    别墅区占地面积极广,以他们这种陪夜千筱跑步的速度,基本上要跑两个小时才能跑上一圈,

    而在这样无聊的闲跑中,热情的朱雷却跟夜千筱聊得很欢快,尽管很多时候都是他在讲,夜千筱甚至连听都没有听,可夜千筱聊天却极有技巧,只要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就可以抓住重点,要么让对方说的滔滔不绝,要么将话题给引开,所以就算她相对来说不怎么热情,但朱雷的热情却不减分毫。

    投缘啊

    被糊弄到底的朱雷同志非常激动的想着。

    上次在车上,他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这次难得再遇见夜千筱,如果能套个联系方式之类的,就再好不过了。

    一直在旁边保持沉默的赫连长葑,在听了阵他们的谈话后,将夜千筱这糊弄人的本事给看在眼底,再瞧得朱雷那眉眼满是喜悦的模样,萦绕在他身上的阴沉气息也不自觉地消散了许多。

    “我就住在这儿,”近乎跑了一整圈,朱雷终于在栋别墅面前停了下来,边介绍着自己的住所,他又颇为好奇地问着夜千筱,“你住哪儿啊”

    赫连长葑懒懒的抬眼,格外平静地接过他的话,“我们就住在附近。”

    “呃”

    满心欢喜的等待夜千筱回答的朱雷,忽然得到这么个答案砸下来,一时间难免有些傻眼。

    我们

    这是几个意思

    夜千筱可不比这两个变态,跑了那么久自然是很累了,停下来的时候连气息都没办法保持平稳,现在就算听得赫连长葑如此“露骨”的回答,她也只是翻了个白眼,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理会。

    “你们俩不是朋友吗”

    呆愣了好一会儿,朱雷才将思绪给连接起来,不由得狐疑问道。

    “以前是朋友。”

    赫连长葑很正经的回答着,话语中暗示意味十足。

    以前是朋友,现在天都黑了,还能陪她一起跑步,哪里只是朋友的关系

    就连愿意陪着他们一起跑步的朱雷,或许最开始是真心单纯的想跟夜千筱他们跑步,但最后问夜千筱的住址之类的,其中的想法绝对不会纯洁到哪儿去。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整个过程中看起来真的只是“朋友”的男人,忽然冒出了另一层暧昧的身份,以非常直截了当的方式让他没有再下手的余地。

    朱雷颇为尴尬地看着正在休息的夜千筱,完全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看起来倒像是默认了赫连长葑的说法了。

    毕竟不是死皮赖脸的人,更何况夜千筱身边还站着个宣布所有权的男人,朱雷悻悻地摸了摸鼻子,然后就灰溜溜的跟夜千筱告了别。

    “回去吗”

    夜千筱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这样的运动量对赫连长葑来说什么都不是,但对她来说足够在部队里晨练了。

    只不过,她心里隐隐觉得,能让赫连长葑出来一趟,绝对不仅那么简单。

    于是,如她所料的,赫连长葑抬眼看向前方昏暗的道路,不紧不慢地开口:“再跑一圈。”

    “”

    擦汗的动作微顿,夜千筱丢给赫连长葑个眼风,却也不跟他有所争执,很快就继续抬脚开跑。

    赫连长葑看着她平稳的步伐,就算心情不爽了也不会为此而赌气,该以怎样的节奏来跑从来都不会乱,就算再如何被打乱节奏,她也会做出相应的调节。

    她是个很理智的人。

    夜色愈晚,寒风愈凉,但正在夜风中奔跑的人,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凉意。

    体力在被一点点抽尽,知觉也在一点点的消失,当体能消耗到极限的时候,唯有毅力才能够坚持下去。夜千筱硬是咬着牙将两圈给撑了下来,并且从头到尾都没有变换过速度。

    而,算算时间,他们就算是慢跑,也跑了近四个小时。

    “可以了。”

    眼看着她的体能达到极限,赫连长葑适时的说了声,且在她倒地上休息之前,率先伸过手去扶了她一把,稳住了她的身形。

    与此同时,不等夜千筱甩开他的手,他便直接带着她往前移动,紧随着像是在随意聊天似的,漫不经意地问道,“你很会搭讪”

    刚刚朱雷跟夜千筱聊天间,赫连长葑将他们的“过往”都听得清楚明白,不过是一面之缘罢了,但朱雷却对夜千筱“印象深刻”,以至于大冬天的还能心甘情愿陪她跑那么久。

    不得不承认,夜千筱这种随便勾搭人的本事,他很在意。

    “什么”

    夜千筱冷声问着,旋即微微眯起眼,偏头看他的视线里满是狐疑。

    她想的可不如赫连长葑那么多,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自然不清楚赫连长葑在问什么,也不清楚他问这话的用意。

    不过,若说搭讪

    没有直接回答夜千筱的疑问,赫连长葑顺着隐约传来的声响方向看了过去,他扶着夜千筱来到个拐弯处,一眼就见到一对正在起争执的小夫妻,从只言片语中能够听到他们在争吵些什么,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罢了,可两个人都争得面红耳赤的,非要吵出个子丑演卯来。

    微微偏过头,赫连长葑垂眸看向夜千筱,淡然的问道:“休息好了吗”

    夜千筱没有答话,颇为慎重的看着他。

    只要跟赫连长葑在一起,就要时刻注意他的动作,只要他愈发显得闲散慵懒,那就愈是证明他在计划着什么“一定会损人、却不一定利己”的事。

    “能来句痛快的吗”

    等了几秒没有反应,夜千筱很是不爽的瞪了他一眼,直接开口打断他的高深莫测。

    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赫连长葑忽的挑眉,看向那对正在吵架的小夫妻,“把那男的的电话号码要过来。”

    赫连长葑说的很随意,仿佛做这种事情就跟让夜千筱再跑两步般容易,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难度似的。

    “”

    沉默片刻,夜千筱转身欲走。

    只不过,早有准备的赫连长葑,在她刚转过身之际,就已经伸出手拦住她的去路。

    夜千筱凛冽的视线从眼角掀起,冷冰冰地扫向赫连长葑,只是对上的却是赫连长葑颇为认真的目光,深不见底的眼眸里,幽邃而平静,不夹杂丝毫的玩弄。

    “成了,我背你回去。”

    赫连长葑缓缓的说着,似是在许诺些什么。

    迟疑了一下,夜千筱忽的收回了目光,旋即偏过身来面向他,抬起手指指向他,简短道,“等着。”

    说完,没有任何的停顿,夜千筱直接往那对小夫妻的方向走过去,气息在短暂的行走间被调整,她犹如鬼魅般在这迷离的夜色中,接近那两个处于争执中的年轻人。

    赫连长葑仍旧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夜千筱以淡定的姿态走到那两个人之中,从头到尾都见不到她有过丝毫慌张,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她就轻易的将那对小夫妻的视线吸引到自己的身上,在街边柔和幽暗的灯光下,她凭借自己的临机应变,不费吹灰之力创立了个新的角色,并且导演了场难以寻出破绽的戏码。

    只是,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原本还带有些许欣赏的赫连长葑,脸色便冷不防的黑了黑。

    夜千筱很亲昵的搭到男方的肩膀上,那一举一动中,将自己轻蔑挑衅的态度展现的清清楚楚,俨然跟男方是某种非同寻常的关系,在女方情绪失控的情况下,她淡定地将男方的手机给掏了出来,至于那个同样身为当事人的男的,差不多已经被夜千筱强大的思维能力给震蒙了。

    靠,他们寻常的吵个架而已,这都是什么事嘛

    嘴角一抽,眼眸一沉,赫连长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朝他们几个走了过去,在女方发怒发飙的时候,他及时拉着夜千筱退场,在那对小夫妻的注视下,以亲密地姿态直接将夜千筱的拦腰抱了起来。

    “喏。”

    刚刚被抱起的夜千筱及时反应过来,然后将手机扔给那位丈夫,她眉眼坦然一片,不见得丝毫心虚,“开个玩笑。”

    赫连长葑的脸色愈发阴沉,不发一言地直接抱着她离开。

    至于那两个刚刚差点儿离婚的小夫妻,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俩的身影离开,莫名的有种自己的智商已经被踩到脚底下的感觉,完全搞不清楚任何的头绪。

    到底怎么回事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俩的总算是渐渐将思绪给理清,心里不约而同升起的愤怒让他们立即和解

    呃,他们

    好像,是被耍了吧

    另一边,面对赫连长葑那张阴沉的脸,夜千筱有些莫名其妙地皱着眉,不过体力尚未恢复的她,也没有跟赫连长葑争吵的意思,反正被抱着走她也不费劲,干脆就两眼一闭直接闭目养神起来。

    从这里回去有段距离,原本还心有不快的赫连长葑,在意识到怀里抱着的人时,低下头瞥了她一眼,却只见得她在闭眼休息,仿佛什么事都不关心的模样。

    脸色微微变了变,赫连长葑的神色最终还是恢复了平静,掩去眸底那抹淡淡的无奈,抱着她的力道紧了紧,然后加快脚步往夜家的大门走去。

    他们出门的时间本就有些晚,回去的时候已近深夜,夜家的人基本上都歇息下了,不过赫连长葑虽然是第一次来,看似没有四处走动,可别墅的地形却被他摸得很清楚,走进去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闭目养神的夜千筱,在感知到客厅的暖气时,就快速的睁开了眼睛,干脆利落的从赫连长葑怀里跳了下来,体力有所恢复的她动作也敏捷许多,不过转眼的功夫就站到了他的身侧。

    与此同时,一直在等待他们回来的女佣听到动静,直到走过来看到他们俩的身影时,才算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大小姐,赫连少爷,你们回来了。”

    这是那位给夜千筱送饭的女佣,也很不巧的被夜长林点名,说是要等他们俩回来才准去休息,等到这个时候,本以为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不会回来了,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俩竟然真的回来了,倒是让女佣有些庆幸,在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

    “你去休息吧。”

    见到她,夜千筱也大概明白了什么,淡淡的跟她交代了一声,夜千筱也没有久留,甩下赫连长葑就独自往楼上走去。

    连续跑了几个小时,中间还要面对赫连长葑的毒舌和鄙视,她的精力已经耗费的差不多了,这时候巴不得离赫连长葑远点儿,自然走的越快越好。

    只是,她完全没有想到,回房后才刚洗完澡,门就再度被敲响了。

    “做什么”

    拉开门,毫无意外的看到赫连长葑,夜千筱的眼神顿时冰冷如刀。

    换上睡袍的赫连长葑,很不客气地走进了门,在夜千筱没注意间就顺手将门给关上,他朝夜千筱挑了下眉,“陪你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5话:吃醋,耍无赖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