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6话:同床共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陪你睡。篮。色。书。巴,”

    赫连长葑说的很平静很自然,像是在说件很正常的事一般,整个儿道貌岸然的,见不到任何的破绽。

    突如其来的信息,连夜千筱都有些愣神。

    倒不是因为赫连长葑以如此云淡风轻的态度说出这种话,而是这种情形让夜千筱下意识地评估了下赫连长葑的厚脸皮。

    她果然低估了赫连长葑的无耻程度。

    有这种死皮赖脸的人,夜千筱并不觉得奇怪,但这种事情发生在赫连长葑身上,怎么都觉得挺违和的。

    “有必要吗”

    夜千筱看着他动作熟稔地将门给反锁,嘴角微微抽了下,硬是强忍着没有把他给踢出去。

    若是外面没有守着那帮人,若是这事发生在部队或者别处,赫连长葑甭想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了。

    “有。”

    赫连长葑微微点头,冷静的眸子里见不到任何情绪浮动,看起来不过公事公办的样子,着实令人捉摸不透。

    而,原本还略微狐疑的夜千筱,一时间倒也摸不准他的意思,本没有多么防备他,所以夜千筱只是随意地打量了他几眼,最后摆了摆手,指向空荡荡的地板,“睡地上。”

    “冷。”

    瞥了眼那又冷又硬的地板,赫连长葑淡淡的评价着,连眉头都蹙了起来。

    娇气

    夜千筱横了他一眼,有些鄙夷,“那我睡地板。”

    说罢,她便转过身想去柜子里拿新的被褥。

    倒不是她不想把赫连长葑给赶出去,可是论武力值,她强行无法将赫连长葑赶出去,若论理由,赫连长葑绝对有千万种理由,反正他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只要他不踩着她的底线,她也不妨由着他,当做是在照顾幼龄儿童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现在需要休息,一点儿都不想跟他耽误时间。

    只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去拿被褥,手腕忽然被人给抓住了,回过头她见到赫连长葑那张微黑的脸。

    “又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被拉住,冷不丁地皱眉,夜千筱压抑着眉宇间的那抹不耐烦。

    要睡睡,不睡滚,这家伙哪来那么多事

    赫连长葑低眸看着夜千筱毫无异样的神色,倒是自己心底里划过丝丝无奈。

    不得不承认,夜千筱的这种作风确实很让他意外,好像在她的概念里,好像根本不将自己当女人,活生生的将女汉子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的。

    “一起睡。”

    他低声说着,那轻轻拂过的声音,带着沙哑和磁性,没来由的为这夜色增添些许暧昧。

    而,他话音刚落,被他抓住手腕的夜千筱已经开始朝他发出攻击,只是无论哪个方向的攻击,因为力道不足,早已被赫连长葑一一洞察,轻而易举的躲过、或是限制住她,两人的动作顿时交缠在一起,最后赫连长葑直接搂住她的腰,两人齐齐倒在软绵绵的床铺上。

    被强行压在床上,夜千筱无力挣脱,被淬炼过的眸子淡出几许锐利锋芒,摄魂夺魄般危险,但在这种危险爆发时却又很好的控制住。

    赫连长葑

    他真应该自己叫这个名字

    “你到底想怎样”

    极力压制住心里的那抹不爽和恼怒,夜千筱眯起了眼眸,打量着眼前这个脸皮厚到极致的男人。

    他很镇定,他很平静,看不出他有什么目的,也看不透他的目的。

    他素来是那种很让人头疼的存在。

    “一起睡。”

    赫连长葑微微挑起眉头,说出的话语没有丝毫让人拒绝的余地。

    “如果我不同意呢”

    轻轻反问着,夜千筱神色间的冰冷更甚。

    “要打架吗”

    同样丢过去一句问话,但是赫连长葑的意思却表示的很清楚。

    他的主意没法改变,而夜千筱没有办法示弱的话,他们俩除了硬碰硬没有任何办法,可若是真的打起来,夜千筱光明正大的绝对没有办法赢了他,甚至于在背地里耍阴招也不一定能够赢他,所以这种事上只要赫连长葑不要脸,夜千筱输定了。

    “你先松开。”

    思忖过后的夜千筱显然恢复了平静,只不过,在赫连长葑的力道稍微有所松懈的刹那,她却忽的翻身,两人仿佛调转了似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赫连长葑给压在身下。

    “我警告过你的,别打我的主意。”夜千筱的手肘横在赫连长葑的脖子上,眯眼间危险毕露,慵懒与野性的气息相互交错,给人的感觉愈发难以捉摸,她声音很低很重,“我不想跟你有牵扯。”

    赫连长葑的眼眸一沉,下一刻他便抬手揽住夜千筱的肩膀,以强制的力道再度令两人翻了个圈,他打量着夜千筱那张冰冷的脸庞,冷峻的气息迎面而来,“你确定”

    两人的视线交织着,黝黑深邃的眸子,冷意蔓延,都能从对方眼里看出各自的倒影。

    没有等到夜千筱的回答,赫连长葑忽的松开了夜千筱,抬手间不知有什么弹了出去,房间内的灯光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视觉陷入一片黑暗中。

    “睡吧。”

    失去视觉的夜千筱,听得赫连长葑的声音传入耳中,她有些火气的翻了个白眼,不过也没有继续跟赫连长葑争下去,直接抬起被子一角,将所有的被子全部抢了过去。

    朦胧的光线下,赫连长葑看着她的动作,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好笑。

    幼稚

    于是,自认为不幼稚的赫连同志,以“明早不晨练”的理由,从夜千筱那里换了点被子。

    两人终于意见统一,“愉快”的睡下了。

    对于睡觉素来规矩的夜千筱来说,赫连长葑的存在根本没有任何影响,毕竟他并不像当初失恋的刘婉嫣一样,动不动往她身上黏。

    加上这床足够的大,在部队都足够分成两张床了,夜千筱便纯当没有这个人的存在,闭眼睡了过去。

    只不过,这一夜,终究没有那么平静。

    赫连长葑来到她的房间,自然不是为了跟她同床共枕那么简单,在所有人都熟睡之际,赫连长葑不着痕迹的出去了一趟,尽管不到片刻回来了,但却带着满身的寒气。

    睡眠浅的夜千筱除了在他起身、回来时睁了睁眼,整个晚上都没有任何动作,当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似的,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去处理。

    虽然赫连长葑有时候无耻的让人牙痒痒,但他身上还是有些优良品德的。

    比如,信守诺言。

    夜千筱是睡到自然醒的,尽管她醒的时间比较早,可向来按照部队时间作息的赫连长葑,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这点上,夜千筱终于满意了一次。

    没有了强迫性的体能锻炼,夜千筱一如既往地在房间里锻炼了近一个小时,然后才洗了澡换上衣服出门,而这个时候,早餐也差不多摆上了桌。

    “小姐,今天厨房做了你最吃的小米粥和小笼包,你要不要吃点儿”

    刚来到楼梯口,夜千筱听得客厅里传来劝慰的声音,她走下楼的动作没变分毫,只是挑起了眼睑朝那边看了过去。

    在夜家,能够被称之为“小姐”,除了夜千筱之外,也只有名不正言不顺的夜若雨了。

    夜家的规矩颇多,但早餐却没有统一吃的习惯,夜若雨此刻正坐在餐桌旁,脸色颇为苍白,神色间浮现出疲倦之意,面对那些摆到面前来的早餐,她只是颇为牵强的笑了笑,却一点儿都没有去动。

    同她坐在一起的还有需要去上学的夜江桦,他自顾自的往嘴里塞早餐,偶尔有些担心的看了夜若雨几眼,但始终都没有说话,只是闷声不吭的吃着自己的饭。

    “姐”

    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夜若雨微微偏过头,见到夜千筱的身影,她脸色微微一僵,惊讶之余难免有些尴尬。

    这几天,不过是赫连长葑一句话,让柳景洲损失了大笔收入来源,柳家或许不在乎那几家店面,也不愿意为了柳景洲去得罪楚家,柳景洲一个人孤立无援,差点儿没有急疯。

    夜若雨连续几天都陪在柳景洲的身边,简直心疼得要命,现在只要想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夜千筱,她气不打一处来。她虽然性子有些温婉,可毕竟是红灿教出来的,耳濡目染之下也并非那么纯洁,如今对夜千筱也没抱着多宽宏大量的心思,尽管面上带着笑容,心里却早对她恨之入骨了。

    “早餐呢”

    夜千筱根本没有理会她,视线在餐桌上扫过,看着那几乎都堆在夜若雨面前的早餐,便不由得凝眉扫向那两个劝夜若雨吃饭的女佣。

    两个女佣面对突如其来的提问,脸色皆是一僵,一时间倒是有些难以回答她的问题。

    她们以前在夜家的重心是夜若雨和夜江桦,只要这两个夜长林宠的孩子满意了,基本上也没有什么顾虑的。加上夜长林最见不得的是夜千筱辱骂佣人,每次只要夜千筱骂了她们,被夜长林知道了,最后被批评的还是夜千筱。

    所以,今天的早餐,她们只顾着让夜若雨满意,倒还真没有顾及到夜千筱。

    “大小姐想吃什么,我们马上通知厨房去做。”

    有个机灵的女佣立即站了出来,面带笑容地朝夜千筱说着,也不敢对她多么不敬。

    “姐,要不吃我的吧。”夜若雨忽然将面前的碗推到夜千筱的方向,语气仍旧温和婉约,“我没有动过的。”

    夜千筱云淡风轻的瞥了眼那只碗,然后淡淡的开口道:“不必了,脏。”

    毫不留情面的拒绝,同时又当面狠狠地甩了夜若雨一耳光,直接将夜若雨那装模作样的笑脸给撕开。

    虽然夜千筱不玩这种小把戏,可这并不代表她单纯无知。

    将佣人特地给自己准备的早餐拱手让给夜千筱,看起来像是姐妹情深,仿佛夜若雨对她夜千筱有多好似的,可在这件事发生之前还有一个前提

    夜若雨胃口不好,本来是不打算吃的。

    在有心人看来,夜千筱若是接受了她的早餐,那是接受了夜若雨的施舍了。

    这若是传出去,怎么也说不上好听。

    既然夜若雨存了心想要膈应她,她也不客气的回赠一招,反正她是无所谓,夜若雨不同了。

    果然,夜千筱话音刚落,夜若雨的脸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刚刚那善意好心的笑容,顿时变成了饱受欺负后的委屈。

    “夜千筱,你这是什么意思妹妹好心好意给你早餐,你不吃不吃,不能好好说话吗”

    红灿刚刚下楼,听到夜若雨和夜千筱的对话,算她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也不由分说的偏向夜若雨,她的脸色顿时乌云密布,走过来的时候浑身都是带着火的,盯着夜千筱的目光恨不得直接将她给抽筋剥皮,其中的怒气和恨意完全没有丝毫的掩盖。

    “你想听什么好话,”夜千筱用余光看她,直至她快要走到面前时,才微微转过身,她眸光微冷,“感谢她的施舍”

    一针见血的话语,将夜若雨私底下那点小心思彻底剥开,明明白白的展露在人面前。

    夜若雨有些心急,她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没有想到夜千筱一眼看出来了,而且还拿着这个做文章。

    这边,红灿的脸色也变了又变,只不过,她好歹也比夜若雨多吃了好些年的饭,倒也没有那种被揭破的慌张。

    毕竟,夜千筱的“无礼”谁都看在眼里,看清楚事情经过的人,谁会说夜若雨的不是

    “夜千筱,不要以为你现在有后台,夜家可以任由着你”红灿语气很重,“你妹妹是念着你,才会将早餐让给你的,你不领情算了,凭什么这么说她你扪心自问,自己不是故意在找茬吗夜千筱,我们夜家可没有谁欠着你,也不容得你将黑的说成白的、到处冤枉人”

    红灿说的振振有词,仿佛夜千筱这番话语是真的颠倒黑白,将她给惹怒了。

    可真正颠倒黑白的是谁,恐怕她心里再清楚不过。

    夜千筱原本也有些不爽,可看她这副“气急攻心”的模样,又想起她在背地里做的那档子事,如此多变的面孔,难免觉得有趣。悠悠然地拍了下衣袖,夜千筱想继续堵她几句,可这边还没有等她开口,属于某人的强大气场便忽的袭来,她抬起眼睑,倒是不急着开口了。

    “怎么冤枉人了”

    随着股骇人的冷气直逼后背而来,红灿忽的听到阵冷冽如冰的声音,冷不丁下意识打了个冷颤,她猛地转过身,一眼见到缓步而来的赫连长葑,原本还嚣张的火焰瞬间降了下来,神情忽然有些尴尬。

    怎么来的那么巧

    红灿在心里不忿地埋怨了一句,可那点烦躁的情绪却不敢直接表露出来。

    如果她现在在夜千筱面前只能是忌惮的话,那在赫连长葑面前,绝对是惧意和谨慎了。

    上次不过是口头上得罪了赫连长葑一句,得到的却是难以想象的损失,如今哪里还敢继续得罪他

    “这个”

    红灿有些难看的笑着,自然不敢跟刚刚那样趾高气扬、气焰嚣张。

    然而,不等红灿将劝解的好话说完,赫连长葑已经站到了夜千筱的身边,神情冷峻,“她凭什么吃你们吃剩的”

    一句“吃剩的”,硬是将红灿和夜若雨要解释的话给堵了回去。

    人家都这么认定了,她们还有什么解释的余地

    更何况,夜若雨本来存了这个心思,想要羞辱夜千筱一番罢了。以前的夜千筱神经大条,根本不会在意这种小细节,哪知道夜千筱不知怎么的察觉到了不说,还忽然冒出个无条件帮她的赫连长葑。

    “这些早餐,小姐都没有动过呢。”

    旁边的佣人见到这种情况,也有些着急的帮夜若雨说道,只不过她才刚刚说完,对上夜千筱似笑非笑的眼神,莫名地,一种无端的害怕从心底冉冉升起,顿时将她给吓傻了眼,下意识地紧紧闭上嘴巴。

    赫连长葑轻轻转眸,凉凉的开口,“我给狗闻过的,再给你们小姐吃,她会吃吗”

    佣人眨了眨眼,最开始还有些迷糊,可迟愣片刻后,忽然将他话里的意思给明白了,她慌张的看向夜若雨和红灿,得到的则是红灿愤怒的眼神,似乎是在责怪她多嘴一般。

    毫无疑问的,赫连长葑那番话,是摆明了在讽刺夜若雨。

    真若跟他比起毒舌来,连夜千筱都得甘拜下风。

    “是我考虑不周,”心里憋着口怨气的夜若雨,最终还是将这口气吞下去,她缓缓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和气地看着夜千筱和赫连长葑,“我马上让厨房去准备新的早餐。”

    这话说的很客气,也带着明显的示弱意思,可夜若雨差点儿没有气得喷出一口血水来。

    被指着骂成狗,还要这么和气地跟他们说话,他们的性格本身如此张扬,在别人看来理所应当,可她温柔娴淑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了,如若有任何激烈的反应,都会造成他人不好的印象,尤其是她现在还待在夜家,不能在夜长林面前有任何的差印象。

    如此低声下气,她又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只是,有些人的实力摆在那里,只要弱一点不可抵抗,她不得不做到这种程度。

    “不必了,”赫连长葑冷淡的回绝,偏头看向夜千筱的时候,也动作自然的搂住她的肩膀,两人的目光交汇,“我们出去吃。”

    “出去吃”

    红灿惊讶地张了张口,刚想叫住他们,可两人却已经转过身,根本没有任何理会的意思,直接往门外走了过去。

    整个过程中,一直低头吃早餐的夜江桦,在这个时候也吃的差不多了,他的黑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望着赫连长葑和夜千筱离开的背影时,眼里尽是闪烁着的光彩。

    “妈,怎么办”

    这边,夜若雨有些着急的来到红灿身边,颇为担忧的问了句。

    家里有早餐他们不要,现在还要跑出去吃,如果夜长林察觉到了什么,追问起来没准儿会问到她刚刚的行为,如果夜长林也觉得她是在“羞辱”夜千筱,那她指不定得被骂成什么样。算夜长林没有察觉到,以他大男子主义的性格,也会觉得是她们俩做得不对,得罪了赫连长葑这个客人,指责她们在所难免。

    红灿沉思了一下,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她拍了拍夜若雨的手,别有深意地道:“夜千筱玩,带着对象出去吃点儿东西,不碍事。”

    很显然,这是借口了。

    莫约十分钟后。

    “车怎么了”

    夜千筱跟着赫连长葑来到车库,看着那辆属于赫连长葑的跑车,在旁边转了一圈,颇为疑惑地问了句。

    刚刚赫连长葑还没来看车,叫夜千筱找个人去将新司机喊过来,明显是让司机送他们离开。

    如此举动,自然是证明车子出了点问题。

    “刹车坏了。”

    赫连长葑瞥了眼那辆车,仿佛所有的情况都掌控在他手里似的。

    敲了敲车盖,夜千筱若有所思的点头,“大冬天的,路确实滑。”

    看来,背地里的人,已经起了杀机了。

    不一会儿,新司机面带笑容的过来了,尽管那笑容有些不大好看,但对他们却很是热情。

    “大小姐,你们要去哪儿,我送你们过去吧。”

    坐到了驾驶位置上,新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面的两个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

    赫连长葑连眼角都未抬起,便开口道,“赫连家。”

    新司机应了一声,眼底划过抹狠毒的光芒,很快开动了引擎,开着车驶出了夜家大门。

    ------题外话------

    这章的名字叫论千筱和赫连谁更幼稚是不是更合适,哈哈。~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6话:同床共枕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