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7话:半路反偷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天色尚早,这座城市却苏醒过早,街道上早已是热闹一片。,

    没有吃过早餐的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在夜千筱的建议下,便让新司机在近的小吃街停下来。

    “你在这里等吧。”

    刚刚走下车,夜千筱冷淡地制止了想要下车的新司机,同时很自然地挽住了赫连长葑的手臂,仿佛是在暗示新司机,他们俩要去约会,让他别过来当电灯泡似的。

    新司机开车门的动作僵了僵,竟也找不到好的理由陪他们一起。

    下了车,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不过像普通的情侣般,亲热的挽手走在街道上,偶尔夜千筱看到顺眼的小吃买了下来,赫连长葑则是主动的在旁边付钱,动作协调流畅,根本不需要任何商量。

    “几个人”

    夜千筱不紧不慢地吃着手里的油饼,挽着赫连长葑手臂的动作未动分毫,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刻意隐藏。

    在这样热闹的早餐街上,他们的聊天根本不需要任何隐藏,因为人群的嘈杂是他们最有效的阻挡工具。

    “八个。”

    将漫不经心的视线收了回来,赫连长葑语气平淡的回答着,仿佛只是单纯的跟夜千筱闲聊。

    殊不知,硝烟渐起。

    对方想要解决掉他们俩,他们倒是没有任何的意外。

    单凭夜千筱发现了情况,但是却没有到处伸张,足够他们起疑心,更何况有赫连长葑这个强大威胁的出现,背后那些人对他们,已经有了足够的警惕,在思量之下想要背地里解决他们,倒也算是顺其自然。

    只不过,有句话叫做“螳螂扑蝉,黄雀在后”。

    “要我们出手吗”

    夜千筱优哉游哉地吃着早餐,用眼角的余光瞥了赫连长葑一眼。

    赫连长葑的计划虽然都没有全部跟她说,但只要根据他的行动便可以猜出个大概来。毕竟是在部队里工作的,加上赫连家在军区也有些人脉,赫连长葑咋自己的人调动不过来,可想要跟警方和军方合作,那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既然是京城的罪犯,赫连长葑不适合自己动手来解决那么大的幕后组织,可他给的情报,足够警方或军方派遣点人过来。

    昨晚赫连长葑在夜家的某处拿到了点情报,自然也将那些人解决他们的计划听在耳里,如果车祸的意外不能够执行的话,那些人自然会选择直接动手,只不过需要冒点儿风险罢了。

    对付两个人,那些人派了八个过来,也算是出动了足够的战斗力。

    当然,隐藏在暗处的“便装”,肯定也不会少到哪儿去。

    “没必要。”

    赫连长葑连眉头都不动弹一下,尤为自然地回答着。

    挑了下眉,夜千筱继续吃着手里的早餐,没有再继续跟他说话。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两人这早餐也吃的差不多了,可在新司机紧张的等待中,他们俩却像是逛的太尽兴了,根本没有回去的意思,反倒是特地回来跟新司机说了一声,打算在附近逛逛。

    “不去赫连家了吗”

    眼看着他们通知完后要离开,新司机有些头疼的喊住他们,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事实上,他完全没有办法理解这些正在热恋中的小情侣的想法,这一出又一出的,本来说是去赫连家的,中途又说饿了来吃早餐,吃完之后还没有想离开的意思,准备到处逛逛。

    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有的是时间到处晃荡,可对于新司机那群人来说,哪怕拖延一点点时间,他们的危险和难度都会大大加强,因为,在行动中,根本无法预料到接下来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先去逛逛。”

    夜千筱偏头看了他一眼,简单的回答着,然后便继续挽着赫连长葑往街道上走去。

    两个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新司机站在车旁,望着他们俩隐入人群的身影,眉头不由得变得思索起来,直至他们俩彻底离开了自己的视野,新司机又细细打量了下他们离开的方向,冷不防间,他似乎将什么给联系了起来,顿时震惊的睁大眼睛。

    “快,找到合适的地方直接下手,他们俩已经察觉到了”

    快速的拨通一个号码,新司机略带焦急的说着,额角的冷汗一点点的渗透出来。

    那边的人得到消息,很快将电话给挂断了,新司机放下手机的时候,只觉得背后冰凉冰凉的。

    不知为何,他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赫连长葑和夜千筱应该是察觉到了异常才对,虽然说是去逛逛,但正常人应该去商场之类的地方才对,他们俩去的方向,可是相对来说比较偏僻的住宅区。

    要真的只是好端端的逛个街,有住在这附近的夜千筱带路,怎么可能会走到偏僻的地方去

    如果不是发现了什么,他们肯定不会往那个方向走。

    不过

    正好,稍微偏僻的地方,更容易收拾掉他们。

    可,新司机怎么也不会想到,不过在短短几分钟内,他所料想的跟实际上发生的,基本没有任何挂钩的地方。

    将几个跟踪他们的人引到了偏僻的街道上,赫连长葑和夜千筱不过几个转弯的功夫,忽然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而直到意识到进了他们埋伏的几个人,还没来得及逃跑,几个穿着刑警制服的人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不过是多出几把枪,以绝对的力量制服了他们。

    整场行动不到一分钟完成,其中的带头者连给新司机报信的功夫都没有。

    另一边,浑不知情的新司机还在车旁等待着,手里紧紧攥着手机,焦急的冷汗一股脑的全部冒了出来,在这寒冬腊月硬是逼出了身汗来,偏偏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担心些什么。

    “在等什么”

    在新司机仍旧望着某个方向的时候,一只手不知从那里伸了过来,仿佛直接将他的心都给提了起来,在心惊胆战之际,再听到那熟悉而缓慢的声音时,铺天盖地的绝望从心底汹涌而来,几乎将他的理智都给淹没。

    夜千筱

    她怎么又回来了

    心猛地颤了颤,新司机抱着几分侥幸转过身,一眼看到夜千筱那副慵懒悠然的模样,向来冷清的脸上,竟然还流露出些笑容。

    只不过,这犹如死神般的笑容,却让新司机心底的恐惧彻底爆发。

    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反抗,做这行的肯定是有些功夫的,新司机慌张之下只想甩脱夜千筱的束缚逃离,可夜千筱却早料到了他的动作似的,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立即狠抓,干净利落的往下扼制住其手腕,与此同时微微侧过头躲避开他挥过来的拳头,在躲开的刹那,她另一只手抓住了那近在眼前的手腕,同时膝盖也撞到了新司机的腹部,狠狠地将他给踢得直弯腰。

    不过转瞬间,身材魁梧的新司机,被夜千筱彻底制服,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同夜千筱一起的赫连长葑,看着夜千筱那敏捷快速的动作,再看那位新司机被狠狠地压在车玻璃上的狼狈模样,忽然有些庆幸夜千筱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夜千筱的功夫架子并不差,所有的招数都很足,而且拥有足够的经验,知道在怎样的情况下用怎样的方式最好,也知道如何才能够最快速有效的直取敌人的弱点,算她的力道有些差,可对付几个有点身手的壮汉却不成问题。

    按照夜千筱的性子,他几乎次次将她给惹得炸了毛,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赢他,她肯定不会处处忍让,反正不管面临怎样的惩罚,绝对先动一动拳头再说。

    这么一想,赫连同志忽然有了点危机感。

    当然,也没有等他多想,附近的警察也快速围了过来,突破周围颇为慌乱的人群,然后代替夜千筱将那个新司机给抓住,不由分说的拎到了警车上。

    “谢谢你们的合作”

    带头的小队队长很认真的朝赫连长葑和夜千筱道谢,他似乎知道赫连长葑的样子,赶过来握住赫连长葑的手没有松开,紧紧握了几下在赫连长葑的警告目光下,才讪讪地松开来,只是无论眼神还是表情,都没来由的带着几许崇拜的意味。

    “不谢。”

    赫连长葑动了动手腕,颇为冷淡地回答道。

    “赫连队长,我们大队长让我给你问声好”那小队队长笑眯眯地朝赫连长葑说着,眼睛都差点儿笑成了月牙。

    军警虽然有明显的差距,但两方肯定是有合作的。

    赫连长葑所带的队伍是职业友军,与各方合作都是常有的事情,跟京城这边的警方接触也不是没有过。

    也正因为是熟悉的,所以对方才愿意相信他,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派出人手过来潜伏。

    至于眼前这位,赫连长葑看着倒也眼熟,只是记不清对方的名字和身份罢了。

    “嗯。”面对对方的热情,赫连长葑只是敷衍的点了下头,然后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周围的情况,淡淡开口,“我们可以走了吗”

    按理来说,赫连长葑和夜千筱都作为人证,应该跟他们一起去警局才对,但他们俩身份特殊,先前赫连长葑将大概情况给说明了,现在只是帮他们一把罢了,去了局子里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不过是按照正常的程序做个笔录之类的。

    于他们来说,还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小队队长倒也没有强求他们,没有任何追问的,直接放他们离开。

    “现在去哪儿”

    在对付新司机的时候,夜千筱顺便从新司机那里将车钥匙给拿了过来,待到可以离开的时候,她直接将车钥匙丢给了赫连长葑,朝他挑眉问道。

    “你现在是回不去了。”

    不紧不慢地开口,赫连长葑抬手,在半空中抓住她丢过来的车钥匙,转而直接朝车的驾驶位置走去。

    翻了个白眼,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的夜千筱,也不在周围诸多围观的视线中继续待下去,拉开车门直接上了副驾驶位置。

    既然这边的人已经落网了,夜家那位做偷鸡摸狗事情的也不能放过,估计现在警方已经拿着搜查证光明正大的进了夜家,她这个时候回去不仅得被带到局子里去,还得被夜长林和红灿他们狠狠指责一顿,她算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耐心,倒不如躲远点儿为好。

    于是,漫无目的的夜千筱,将自己的行程安排都交给了赫连长葑,自己则是闲在旁边打盹。

    然而,等她睡了一觉醒来,没有等到下车的时候,却等来了徐明志的电话。

    “什么事”

    抬起手指直接拉了接听,刚刚将手机放到耳边,夜千筱没有任何废话的直入主题。

    徐明志被她张口那么直接的话语给哽了下,沉默了会儿后,他才迟疑地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车上。”

    夜千筱眯眼看了看车外的情况,回答的言简意赅。

    “呃,”顿了顿,小徐同志的声音立即变得试探起来,“你一个”

    抬眼扫了身侧开车的人一眼,夜千筱也不隐瞒,“还有赫连长葑。”

    “”

    知道

    电话那边的徐明志气的直咬牙。

    有关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协助警方办案的事情,是他刚刚听到的,也正因为“赫连长葑”这个敏感的角色,让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给夜千筱打了电话,没想到他们两个还在一起。

    丫的,简直太糟心了

    “我说,他可是个有儿子的人。”徐明志的声音立即变得正经许多,同时还非常语重心长的劝道,“你要慎重,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还有别的事吗”

    夜千筱的话语轻飘飘的,好似随时都会挂掉电话般。

    “有”轻咳一声,徐明志很快从这个话题中抽离,只是话语中的正经仍旧未改,“你跟他都注意一点,你们俩估计被盯上了,没事别去什么偏僻的旅店,不要一时兴趣出去郊游,公园和游乐场什么的也少去还有,你们在哪儿,我过去找你们。”

    交代了一番话,徐明志还是有些不放心,后面又非常利落的补充了一句。

    然而,他那面那大串话则是全部被夜千筱给忽略掉,她眯了眯眼,“我们被盯上,你怎么知道”

    “这个”徐明志迟疑了一下,他的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是在跟人交流般,过了好一会儿后,他的声音才继续从电话那边响起,“你还记得那个庞龙军吗,据说是你的大学学长,追求过你的那个。他们在调查你们接触到的那群人,不过具体情况我也问不出来,反正他让我提醒你们是了。”

    话说到这种程度,其实徐明志自己都不清楚具体情况,准确说起来,他纯粹是个帮忙带话的。

    回到家被关了几天,他便被曾经新兵连的战友找上门来,其中当然还有庞龙军,大概是想通过他的途径去联系夜家,找办法让他们潜入夜家调查点事情,可徐明志他们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得知赫连长葑和夜千筱协助警方的消息。

    军方这边的情报网也不差,也及时查到了点动向,如果情报没有出错的话,他们应该是想向落单的赫连长葑或夜千筱出手,如果他们人手足够的话,连是对他们两人出手都有可能。

    徐明志并没有接触到太多的机密,也不清楚具体的任务内容,他也没有真正参与其中的意思,只是在经过庞龙军他们的商量后,将这个并不能确定的消息通知给夜千筱,让她和赫连长葑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免得真的发生什么意外。

    将徐明志的话语听到耳里,夜千筱下意识地看向赫连长葑,显然对方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内容,微微偏头朝她看了一眼。

    顿了顿,夜千筱又问道:“你们俩怎么在一起”

    “这个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徐明志草草敷衍着,重心完全不在这上面,“你们俩现在在哪儿,我现在去找你们。”

    夜千筱微微皱眉,她还真不知道他们要去哪儿。

    与此同时,正在开车的赫连长葑伸出一只手来,直接截走了她的手机,他不紧不慢地将其递到耳边,话语清晰而沉稳。

    “我家。”

    ------题外话------

    瓶纸算了算,估计还有三四天能够回部队啦,摸下巴,不过主要看瓶子的更新情况,tot~~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7话:半路反偷袭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