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9话:我说了,不准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待会儿我来当诱饵。”

    说的很轻松,神色很自然,见不到任何严肃和谨慎。

    好像于夜千筱来说,这只是她一时兴起的决定,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考量。

    而,她现在也不是在跟赫连长葑商量,只是很寻常的通知。

    侧过身,看着泰然自若的夜千筱,赫连长葑的眉峰微微皱起,低沉的声音里略带几分沙哑,“没你的事。”

    他本就没想让她参与这件事,不过是个在休假的新兵罢了,跟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若不是他们被盯上了,他也懒得去管。

    更何况,所谓当诱饵,就是将人往虎口里送,危机重重,万一处理不好,可不仅是丢掉性命那么简单。

    他相信夜千筱这样说是心里有底,他也相信夜千筱确实具有一定的实力,但在没有一定要让她出手的时候,就不存在这个考虑。

    “我只是跟你说一声。”

    夜千筱不动声色的回着,根本就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赫连长葑凝眸,带有实质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眸光微闪,话语沉着,“我不只是说说。”

    懒懒的抬了抬眼,夜千筱并不想跟他起争执,转身便打算拉开门,可前方的人却忽的逼近,在她转身的刹那,一只手已经抵在了门上,挡住了她的去路。

    “夜千筱”

    忽然压过来的身影,深沉的话语夹杂着些许怒气和不满。

    夜千筱几乎整个人都贴在门上,她微微抬头,便撞入赫连长葑那深邃的双眸,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仿佛有什么在浮动,令她的心稍稍一惊,只是很快又陷入了平静中。

    “我说了,不准去。”

    沉着有力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落到耳里,坚定果断到没有任何否决的余地。

    后面靠着冰冷的门,前面则是几乎贴到一起的赫连长葑,感觉到那席卷而来的压力和警告,夜千筱下意识地皱了下眉,只是眉目间的清冷却愈发的浓重。

    “我说,”抬手直接搂住他的脖子,夜千筱眯眼打量着面前那张冷峻的俊脸,好似被笼罩了层黑气般,无端的令人心惊肉跳,可她却未曾察觉到那不言而喻的危险,很闲散地拍了拍他的衣领,“赫连队长,我可不是你的兵,强制性的命令是没用的。”

    言外之意,他根本就管不到她。

    从工作上来讲,他们连相同的军种都算不上,赫连长葑的军衔高是一回事儿,可部队的规矩很严格,他可以通过很多途径来管夜千筱,但是却不能直接管到她头上来。而从私生活方面来讲,她跟赫连长葑顶多只是朋友,没有深一步的关系,还不到他管她的地步。

    她是不是去找死,那都是她的事情,赫连长葑可以劝说,却不能用强制性的手段。

    于是,赫连长葑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难得的怒火被夜千筱那轻描淡写的话语给点燃。

    只不过,还没等他的怒火爆发,夜千筱就朝他挑了下眉,看起来格外的悠闲随意的模样,似是不经意般将手给伸了回来。

    “要猜拳吗”

    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直截了当的将赫连长葑萦绕在眼底深处的火气给扑灭。

    赫连长葑冷冷的看着她,但却隐约有抹疑惑闪过,显然他确实不清楚夜千筱突然转移话题到底是打着什么鬼主意。

    沉默就代表默认,夜千筱也不继续跟他僵持,抬起手将他给推开一点,抬手时手掌握拳,朝他示意道:“三局两胜。”

    夜千筱素来喜欢以强硬的方式制服人,可当内部有问题争执不休的时候,她也懒得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没有能够将人说服的把握下,基本上都是用这种办法解决的。

    尽管,偶尔会让人哭笑不得。

    可,如果真正需要面临枪林弹雨的时候,所谓的能力是没有多大用的,因为武器从来都是不长眼的,就算你的计划再如何完美,战斗中还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

    在他们那群人中,没有人会对这种方式有意见。

    因为,运气,没准会让你在必死无疑的时候,得到一线生机。

    从始至终,夜千筱都没有悔恨过自己前世的死亡,尽管,她其实可以不用死。

    赫连长葑的眉目微微动了动,仔细端详着夜千筱的脸庞,狭长的眼睛一派泰然平静,神色淡淡的不存在任何情绪波动。

    她看起来根本就不在意,或者说她很有信心,她相信自己不会在这里牺牲。

    按理来说,赫连长葑从不会用这种随意的方式做决定。

    在部队,他手握着那么多兄弟的性命,不能轻易地做出什么生死决定,他不可能让自己的兄弟去送死,所以他会选择完全的方式,尽管很多时候他的行为做事在其他人看来都很疯狂,可相对于夜千筱来说,他都可以算是谨慎的了。

    可是,赫连长葑最终还是被夜千筱的眼神说服了。

    那是一种肆意张扬的眼神,无人能够阻止,无人能够动摇,她能够给你这次的机会,就已经是很难得了。

    “你出什么”

    将手给放下来,赫连长葑脸色仍旧阴沉,板着脸问夜千筱道。

    “”

    夜千筱嘴角微抽,很无语的送了他一个白眼。

    只是,任由赫连长葑再如何刷无奈,这三局两胜也是免不了的。

    两分钟后,夜千筱很满意的走出了厨房大门,仅留下赫连长葑浑身黑气的站在原地,望着她潇洒轻松地背影离开。

    至于从头到尾都在观察着厨房情况的何诗霓和小赫连,在厨房门被打开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将视线再度片转到电视的方向,好在这一次电视机已经被打开了,只是在播放着广告罢了。

    “这是”

    走到沙发前的夜千筱瞥到电视屏幕,看到张眼熟的脸后,脚步又微微顿住,有些好奇地看向何诗霓和小赫连。

    “我们家小逸凡啊,”看着那个仍旧在播的广告,何诗霓顿时就明了夜千筱在问什么,旋即爱怜的拍了拍小赫连的脑袋,“长葑有个朋友是在娱乐圈工作的,拍这个广告的时候正好看到小逸凡,觉得他合适,就把他给拉过去凑数了。”

    望着何诗霓一脸“孩子你受苦了”的表情,夜千筱额角挂落几道黑线。

    不过,夜千筱也没有深究,反正所谓娱乐圈的事情她也没有涉及过,倒是见过不少明星吸毒犯罪的,那个圈子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实际上龌蹉肮脏的事情也不少,确实不适合小赫连这种身份和年龄的孩子去接触。

    赫连长葑做饭菜的动作向来很快,客厅里何诗霓还没有跟夜千筱聊多久,他的饭菜就全部摆了上来,小赫连见他端菜的动作,立即从沙发上跳了下去,快速地去帮忙拿碗筷,然后搬着凳子去盛饭,简直乖巧的不像样。

    而,对于他的那些动作,赫连长葑和何诗霓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习以为常似的。

    见过何诗霓是如何宠溺小赫连的模样,这种看着小赫连做事的态度,倒是让夜千筱有些意外。

    只是这次她没有遇见赫连爸爸,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见到赫连全家的人后,才算是意识到,严厉和宠爱都是互相均衡的,长辈对小孩素来都是宠爱的,可是他们可以做到的事情,却从来都不会去制止。

    “长葑,你没放盐吧”

    何诗霓坐到餐桌旁,扫了眼摆上桌的那些菜就觉得不对劲,尝了口后脸色稍稍有些不对劲,便颇为质疑的问了赫连长葑一句。

    无论是蔬菜还是肉类,放眼看去哪样才都像是煮熟了就放上来的一样,尝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味道。

    “放了。”

    赫连长葑淡淡的说着,同时还暗示性的看了夜千筱一眼。

    呃

    何诗霓奇怪地眨了下眼,旋即狐疑地看向夜千筱,目光中有些打量,但更多的则是意外。

    这未来的儿媳口味还真怪,她自认为是吃得了淡口味的,可像眼前这些菜她自己尝着都觉得没味,这要是多么没有味觉的人才能够适应得了。

    看来她以后做菜得注意点儿才行。

    莫名其妙被扣上“淡口味”帽子的夜千筱脸色有些黑,她怎么也想不到赫连长葑竟然会这么幼稚,自己输了不服气,却在这些菜上面做文章,最后还把罪过丢给了她

    这男人也真是够了。

    不过,有一点倒是让她挺在意的这些摆上桌的菜,基本上都是她偏爱的。

    “好吃”

    疑惑间,在经过何诗霓的同意后,小赫连已经抱着碗筷开始吃饭,他津津有味的吃着“淡味”的菜,心满意足的样子,仿佛这些菜真的很符合他的口味似的。

    能养出个如此捧场的儿子,夜千筱确实挺为赫连长葑庆幸的。

    “好吃就多吃点儿。”

    听到小赫连的话,何诗霓也不好说其它的,便开始给自家孙儿夹菜。

    而,已经被扣上帽子的夜千筱,最基本的礼貌还是知道的,自然不能够在这时候拆台,就算不给赫连长葑面子,也要给何诗霓面子。

    所以,在忽视掉赫连长葑的存在后,夜千筱同样开始动筷。

    反正用火烧出来的东西,总比那些生冷的罐头或者是军用饼干来的好些,倒是硬生生的将饭菜给咽了下去。

    “喏。”

    直到夜千筱将饭菜吃到一半的时候,赫连长葑忽然又从厨房端来两盘菜,并且故意放到夜千筱的面前。

    微微眯起冷眼,夜千筱扫了他一眼,却根本就不去理会。

    于是,在她旁边坐下的赫连长葑,在打量了她那张冷脸后,很自然的拿起筷子,直接夹了刚端上来的菜,放到了夜千筱的碗里。

    动作实为亲密的很。

    从未见过自家儿子如此举动的何诗霓,将这幕看在眼底的时候,差点儿没把手里的筷子给惊掉了。

    想想她养活这儿子二十多年,至今这儿子都没有那么孝顺的给她夹过菜,现在竟然

    何诗霓略有心酸。

    “奶奶,吃。”

    将白菜夹到何诗霓的碗里,小赫连有些安慰的朝她说了声,然后又乖乖地收回手继续吃着自己的饭菜。

    何诗霓顿时喜笑颜开。

    虽说白养了个儿子,但是没白养个孙子啊。

    不算亏。

    这边,吃软不吃硬的夜千筱,低头看着碗里多出的菜,眉头皱了下,可她还是不如赫连长葑那般幼稚,没有将菜再度夹回去,只得将菜给夹到自己口中。

    唔,还可以

    味道正常。

    不由得,夜千筱忽然意识到什么,她掀起眼角,冷不丁地朝赫连长葑那边扫了个眼风,而赫连长葑似乎料到般同样扫了过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各自都带着些许火花,只不过短暂的接触后,又似乎没事般收了回去。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然后,何诗霓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心里难免有些发愁。

    这俩孩子,不会是在冷战吧

    何诗霓是个很有眼力劲的人,可她就算是看出了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之间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却没有办法追究下去。毕竟她儿子这么多年来带回个女人已经实属不易,更何况还是这种默认关系了的,若是问的紧了难免会出什么岔子,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破坏了儿子的感情。

    风平浪静的吃完这顿饭,夜千筱没有休息多久,便跟何诗霓告别、打算离开。

    婉言劝了几句不管用,何诗霓也没有打算强行留下她,可在见到夜千筱起身后赫连长葑还没有反应时,难免就有些急了,忙用眼神暗示着赫连长葑,但素来一点就通的赫连长葑仿佛变成了榆木脑袋,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的暗示般,从头到尾都没有搭理过一句。

    “让长葑送你回去吧。”

    没办法,何诗霓最终只能用语言来提醒,同时话都说出来了她也不再遮掩,直接起身就去拉赫连长葑,示意他别磨蹭,赶紧把人安全送回家。

    夜千筱站在旁边有些头疼,这次倒是何诗霓冤枉赫连长葑了,赫连长葑只是在配合她罢了。

    “嗯。”

    没有直接拒绝,赫连长葑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然后便站起身,看都没多看夜千筱几眼,直接往玄关方向走了过去。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耸耸肩,很快就跟上他的步伐。

    可是,将他们俩这冷淡反应看在眼里的何诗霓却急了,或者说是完全被他们俩给搞糊涂了,刚刚不还是好端端的吗,餐桌上夹菜秀恩爱也不怕甜的牙疼,怎么转个身就开始高强度的冷战

    真是搞不懂这群年轻人。

    与屋内不同,刚走出门外面便是冷风阵阵,几乎在瞬间就将浑身的热量全部吹走,只余下冰凉一片。

    “过来。”

    赫连长葑出门前随手拿了条围巾,才走出门就将紧随在后的夜千筱给叫住了。

    疑惑的挑眉看去,赫连长葑的围巾就已经落到她的脖子上,他微微低眸,用围巾将她袒露在外的脖颈给围住,纵使冷着张脸,可无论是动作还是神色,都夹杂着明显的温柔。

    “记得还给我。”

    整理好围巾,赫连长葑蹙起眉头,打量了夜千筱几眼,最后还是冷冷的提醒了一句。

    “隆!

    横了他一眼,夜千筱目光又在外面停留片刻,旋即漫不经心地收了回来。

    只是,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她却忽然握紧了拳头,在没有任何暗示的前提下,直接朝赫连长葑的胸口砸了过去。

    没有任何的反抗,早已看透她这招的赫连长葑神色微黑,倒是硬生生的接下了这招。

    这力道,一点儿都不轻

    “赫连长葑,别指望我会原谅你”

    伴随着冷静却寒冷的话语,夜千筱的神色愈发地冰凉,但眸底却笼上了一层浓浓的怒火,仿佛眼前的男子是有多么让她可恨似的。她抬手指了指赫连长葑,似乎想再打他,可偏偏没有狠下手。

    最后,她绕过面前的赫连长葑,直接往道路旁走去。

    然,在她从赫连长葑身侧经过的时候,赫连长葑却忽的伸出手,紧紧扣住她的手腕。

    夜千筱的脚步顿住。

    “别走。”

    偏过身,赫连长葑深深地看着她,尽管是平静说出来的字,却夹杂着难以言明的情绪,他轻轻抬眼,黑如墨的眸子淡开些许冷漠,凝聚的是散不开的情意。

    他仍旧那么捉摸不透,但他的挽留却让人看得清楚。

    此时此刻,躲在门后的何诗霓将这幕看到眼里,几乎整个人都呆滞在原地了,大脑暂时性的失去理智,只得一眨不眨地继续看着他们俩。

    这信息量简直太大了,她一时间还真的接受不过来。

    不过,在何诗霓琢磨着自己应不应该去帮儿子的忙时,夜千筱已经毅然决然的甩开了赫连长葑的手,直接离开,连头都没有回过。

    天色阴沉,寒风萧瑟。

    灰蒙蒙的背景下,仿佛一切都失去了生机。

    衣摆和围巾皆被寒风掠起,在空中悠悠飘荡,属于夜千筱的决然背影,好似印刻在这灰色的背景下,还有看到这幕的人心里。

    别样的潇洒,别样的狠绝。

    在那一刻,躲在门后的何诗霓忽然觉得,赫连长葑和夜千筱,是真的没有希望了。

    只不过,在夜千筱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的那刻,刚刚还“深情”挽留的赫连长葑,很快就将视线收了回来,从深情转变到阴沉,不过是转眼间的事情。

    他抬手碰了碰被夜千筱砸到的胸口,难免皱了下眉头,夜千筱可真没有手下留情,怕是借着这个机会把她心里的怨气和憋屈全都给发泄了。

    “长葑,”何诗霓打开门,有些担心的走了出来,紧张问道,“是怎么回事,你们俩吵架了”

    “嗯。”

    早已知道何诗霓在门外偷听,赫连长葑倒也不意外,敷衍的点了点头后,便直接往门内走去。

    然而,何诗霓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忙跟上他的脚步,“长葑,我觉得千筱挺不错的,更何况她还愿意跟你了,你可得让着点她,别把人家好姑娘糟蹋了。”

    “”

    这下轮到赫连长葑头疼了。

    “你进去做什么,还不快把人给追回来,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担当了,好端端的把一个姑娘家带过来,不负责送回去吗万一路上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何诗霓急的在赫连长葑身边转圈,看到赫连长葑那淡定的模样,简直恨不得直接将他给推出去。

    真是奇了怪了,她儿子不可能这么没担当啊

    当然,她不知道,赫连长葑他们计划的就是让夜千筱“遇到危险”,演了这么一出也只是给夜千筱一个“不被他送”的机会罢了。

    尽管,这一出是夜千筱自导自演的,赫连长葑不过是临机应变来配合罢了。反正就是让夜千筱“欺负”一下,了却她这么些天来的心愿。

    只是赫连长葑也没有想到,家里这位估计要比外面那群还难以对付。

    “她耍性子,一会儿就好。”

    将门给关好,赫连长葑随意地应付着。

    “耍性子能到这种地步”何诗霓完全不相信他的话,拉住他的手臂,皱眉质问道,“我看千筱挺冷静挺理性的,不是一般的事儿绝对不会让她生气,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了”

    不怪何诗霓将事情想得那么严重,就连她平时最相信最心疼的儿子都被她怀疑,实在是夜千筱在她心里留下的印象太好了。

    何诗霓毕竟是在商界混过的女强人,对于夜千筱这种冷静性格的尤为赞赏,今日夜千筱从进门起就没有丝毫的胆怯和拘谨,反而一派坦然淡定,这不是能够装出来的,也不是不屑于何诗霓的存在。

    相反,她很有礼貌。

    在跟何诗霓聊天的时候从未有过不耐烦的神情,琐碎事情全都细细地听着,而谈到接近时事的大话题,她也不显山不露水,既不显得一无所知,又不会强行说出个子丑演卯来,理智而内敛,同她说话几乎是种享受。

    像赫连长葑,就是那种几句话就能将人堵得没话,聊几句就开始应付了事的,何诗霓同他说话实在是无趣,自然而然对夜千筱的好感仿佛直线上升,就连儿子都得往后排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夜千筱那个背影,冷静而洒脱,完全不像是“耍性子”的模样。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相信赫连长葑如此敷衍的理由。

    面对着不依不饶的何诗霓,赫连长葑终究是停下了脚步,很冷静的跟她开口道,“没有。”

    “没有”

    何诗霓将信将疑的看着他。

    顿了顿,赫连长葑忽的沉声开口,“何诗霓同志。”

    刹那间,何诗霓几乎是下意识的站定,尽管仍旧怀疑,但却将那股疑惑给压制住了。

    无论是儿子还是老公,只要他们这样说话,就会给何诗霓造成一定的压力。

    赫连长葑转过身,直面着她,醇厚的声音颇为低沉,话语沉稳有力,“她肯定会是你儿媳。”

    于是,何诗霓一眨眼,忽然就放心了。

    “爹地,电话。”

    这时候,动着小短腿的小赫连走了过来,手里拿着赫连长葑的衣服,酷酷的将其递到了赫连长葑面前,可明明是很乖巧的动作,他却摆出一副“我很不爽”的模样。

    很显然,他也在为爹地不去送姐姐的事情,表示很不开心。

    只不过他自己不开心归一码事,帮爹地拿个电话怕他耽误事情却是另一码事。

    将小赫连的脸色看在眼里,赫连长葑并未多说话,直接将衣服给接了过来,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眼备注后便拉下了接听,与此同时他也没有任何停留的直接往楼上走。

    “赫连长葑”

    很快的,手机里传来徐明志的声音。

    “嗯。”

    不紧不慢地走上楼,赫连长葑简单的应了一声。

    “夜千筱现在在哪儿”

    徐明志也不跟他客气,直截了当的问道。

    “刚走。”

    “你没跟她在一起”

    “嗯,”赫连长葑声音悠然,顿了顿后,又补充道,“现在可能被劫持了。”

    “”

    徐明志沉默了会儿,最后猛地爆发出阵怒喝,“赫连长葑,你敢拿她当诱饵”

    赫连长葑并没有说话,只是眉目又凝重了几分。

    他倒是想自己去做诱饵。

    “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到时候让你好看”

    僵持几秒后,最终还是以徐明志的暴怒落幕,吼完后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而赫连长葑也平静地将手机给放回了口袋里,仿佛接的不过是个很普通的电话罢了。

    与此同时

    昏沉的天色充斥着天空,仿佛夜幕随时都会降临似的,瑟瑟寒风之下,伴随着被席卷飘飞的落叶,空气忽的变得紧张起来。

    身着一袭风衣的夜千筱站在道路旁,寒风吹起她的衣摆,荡漾出凌乱优雅的弧度,帽檐之下微短的发丝轻轻飞舞,周围的狂风、树叶、灌木、石路、房屋都成了她的背景,浑身的刺骨凌厉,犹如刚出鞘的利剑,谁也无法预知她具有多大的威胁,可仅仅是站在她的身边,就会徒生惧意,望而却之。

    就在两分钟之前,他们在夜千筱离开赫连家的范围后,便开始发动出其不意的攻击,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所有一切准备就绪之际,他们还没来得及将夜千筱给掳走,就莫名其妙地僵持在了这里,提心吊胆的围在夜千筱身边,警惕地看着她。

    他们十来个大男人,硬是被夜千筱的气场给震慑住了。

    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懂,平时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事情他们也没有少做,可怎么也想不通,竟然会被这个才二十出头的女的给震到,仿佛只是被她盯上一眼,就心里慌的要命。

    “不动手吗”

    夜千筱抬了抬眼,眸子里夹杂了几分冷冽和寒意,但浑身气息中仍旧不缺慵懒和惬意,仿佛眼前这堆对她虎视眈眈的,不过是群摆设罢了。

    她的话语很冷静,可却充斥着挑衅。

    顿时,所有围住她的人立即反应过来,互相对视了眼后,快速将心里那抹不适给压制下去,转而直接朝夜千筱扑了过去。

    他们都很有力量,也都满是气势,只是,从小混混做起的他们,却没有足够的招式。

    要么仗着人多势众打群架,要么仗着力气强大欺负弱者,就算是学到几招也只足够对付普通人,像应付夜千筱这种进行过专业训练的,十来个也只是稻草人模样,根本就起不到什么实际性的作用。

    就如上次将聂施史抓走的那群混混,数十个人在受了伤的夜千筱手中,也全部都被打趴下了。

    于是,这次不过一分钟,所有的壮汉都被夜千筱给打倒在地,一个个被毫不留情对待的,全部都疼得龇牙咧嘴的,望着夜千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怪物似的。

    难怪她敢一个人走出来

    可,处理完这些人的夜千筱,并没有急着离开。

    优哉游哉地跨过几个人的身影,动了动筋骨的夜千筱找了个气势汹汹看着她的人,然后格外悠闲的在那人身边蹲了下来。

    “你想做什么”

    躺在地上的那人立即用手肘支撑起身子,警惕地看着夜千筱,仿佛被她盯上就能让他心惊肉跳似的。

    夜千筱闲闲地看着他,忽的问道:“谁开的车”

    “”

    莫名地看着她,那人一时间完全没反应过来。

    谁开的车

    有什么不同吗

    紧接着,夜千筱随手折了根草,垂眸扫向他,眼底挑起似有若无的寒意,“你们不打算把我带回去了”

    “啥”

    大脑就像是断片了似的,那人不明所以的问着,感觉自己的思维跟夜千筱不在一个层次。

    打败了他们,不应该及时离开才对吗,怎么搞得

    呃,这么没有紧迫感

    就在那人智商无能的时候,被打趴下的其他人陆陆续续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而且一个个跟不怕死似的继续围在了夜千筱身边,他们警惕而防备,但没有放弃夜千筱的意思。

    可是,夜千筱不慌不忙站起身时,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口水,紧张的气氛在他们之间渐渐弥漫着,心下意识地被惊得跳了跳。

    “开门。”

    众目睽睽之下,夜千筱踱步来到路旁停下的车前,她抬手指了指后座的门,示意那帮被搞蒙的“恶棍”们做事。

    拿着钥匙的司机愣了愣,然后试探性的走过去,小心谨慎的将门给打开,狐疑地视线一直停在夜千筱身上,生怕她出其不意的给他来一招狠的。

    真的不能怪他们孤陋寡闻,而是他们真的没法想象,他们要抓的人在把他们狠狠揍趴下后,又如此奇葩的想要“自投罗网”,不仅没有走还如此光明正大的主动上门。

    烈风刮过,闲站在旁的夜千筱,看起来帅得无可救药。

    在诸多狐疑和猜测的目光下,夜千筱瞥了眼被小心翼翼打开的门,旋即便优雅大方的坐了进去。

    下一刻,落在众人眼里的,便是坐在车内的夜千筱,隐约可见她的身影轮廓,神态悠然自若,懒散而随意,好像是被请过去做客似的,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强行绑架”。

    他们这群人原本都是“绑匪”,可在她如此的举动下,却莫名其妙地沦落为“随从”。

    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天雷滚滚。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才对啊

    哪里有这样被“抓”回去的

    于是,就那么稀里糊涂的,他们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就各自上了车,然后“护送”着夜千筱回他们那儿,而坐在车上的夜千筱根本就没有人看守,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姿态来面对她。

    敌人

    朋友

    还是

    啊啊,他们好希望这只是做梦

    ------题外话------

    偶也想啊啊,一万写不完了,今天就酱紫,tot~嗷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9话:我说了,不准去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