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0话:人质?请来个祖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直至押送夜千筱的车子来到半路时,他们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在强烈的震撼下被震断的某根弦似是忽然连接上了,同时对夜千筱的目的也有了新的考量。,

    算是傻子,见到那样的场面都有可能逃,更何况夜千筱将他们都给打败了,逃离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她来个峰回路转,直接上了他们的车,这已经无法用傻子来形容了吧

    如果不是有什么目的,谁会相信她会自投罗网

    可想来想去,唯一能够想到的,是她会暴露他们的据点。如果他们前脚将夜千筱带回去,警察后脚赶到的话

    光是想想,足够他们惊出一身冷汗的。

    但,他们仅仅只是猜测,因为夜千筱刚上车开始睡觉,根本没有什么观察地形的意思,甚至连窗外都不曾多看几眼,仿佛她只是去串个门似的,这心实在是宽的可以。

    “要不要先去别的地方”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男人侧过身,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身后的夜千筱,然后低声跟开车的司机问了句。

    自从意识到车上坐着的这位并不是善茬后,他们各辆车的都在用手机联系,而坐在夜千筱身侧的两个男人,几乎都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生怕她做出什么让他们陷入危险的举动。

    因为捉摸不透,所以他们常用的那套方法跟时效了似的,完全派不上什么用场。

    你用暴力,对方直接给你打趴下;你把人带回去,还得担心她会不会暴露踪迹;你把她丢出车,回去后面临的可是没完成任务的惩罚

    他们能怎么办

    除了老老实实的开车,警戒着夜千筱的举动,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嗯。”

    司机沉思了一下,最后还是沉重地点了点头,开着车开始在市里转圈圈。

    他们的据点并不多,加上最近警方和军方看得很严,好些个地方都不能随便去了,最后他们还是要回总据点的,只是为了避免后面有人跟踪之类的,故意绕点儿原路罢了。

    其实他们最开始想抓的并不是夜千筱,而是赫连长葑,毕竟赫连长葑才是那个将他们的名单拿走的。

    只是,他们跟踪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后来看到夜千筱跟赫连长葑吵架,然后负气离开,这才将主意打到夜千筱身上,打算以夜千筱来要挟赫连长葑,如果幸运的话,没准儿还能从夜千筱那儿撬出点东西出来。

    可惜的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想不到,这个夜千筱竟然那么难搞,举动如此不正常,让人觉得欲盖弥彰,有让人觉得别有居心,谁也猜不透她到底是怎样的想法,更摸不准她有怎样的目的。

    想要套取他们的据点,老实被他们押走不行了吗,至于来那么一招直接将他们打趴下吗

    如果不是另有目的的话,打败他们直接走是了,又怎么会如此潇洒的上他们的车

    太过矛盾了。

    简直头疼。

    “别耽误时间。”

    看起来正在熟睡的夜千筱忽然睁开眼,她的声音冷冰冰的,犹如这寒冬腊月的温度,总是在开着空调的车内,落入耳中之际也会带来刺骨的寒冷。

    顿时,车上几个男人不约而同地对视了眼,小心翼翼中带有几许警惕之意。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咽了咽口水,坐在夜千筱的男人紧紧地盯着她,疑惑重重。

    好像整个车内的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剑拔弩张,随时都会有什么爆发似的。

    抬了抬眼,夜千筱漫不经心地目光从他们紧张的脸上扫过,她轻轻倚靠在车门边,清冷的声音里却夹杂着丝丝蛊惑,“让他担心我,你信吗”

    毫无疑问的,她口中的“他”,指的便是赫连长葑。

    你信吗

    确实不怎么可信。

    然而,这样的话却像是在他们毫无主意的心里扎了根似的,明明知道这种理由没有什么可信度,可一旦联系到夜千筱各种难以预料的举动,却又莫名地让他们觉得有些可信。

    只是,如果她真的因为一个男人,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的话

    疯子

    绝对是个疯子

    “你不怕我们对你做什么”

    坐在身侧的那个男人犹豫了下,最后试探性的问道,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夜千筱,非常迫切的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不同的信息来。

    夜千筱微微扬眉,唇角洋溢出些许笑意,虽未动却流露着张扬肆意,“你们做得到吗”

    刚刚他们所有的攻击都被她给挡下了,凭借他们几个人,算真的想要对她做些什么,又怎么能办得到

    “你觉得被我们抓回去了,你还能有机会逃脱吗”

    那男子只觉得被小瞧了,心里增添了股无名怒火,声音颇为恼怒的反问道。

    她真以为这是儿戏呢

    算有些实力那又如何,他们几个人对付不了她,难道他们那么多兄弟还能对付不了她吗看她那样,甚至觉得算被抓回去了,也能够轻轻松松的离开。

    呵,简直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只是,他们仍旧不敢确定,她到底是有实力没脑子,还是故意糊弄他们而假装的

    “你们可以试试。”

    夜千筱老神在在的,完全不将这群人放在眼里的模样,眉目间嚣张尽显。

    这辆车上的几个人,将她的话清清楚楚的听到耳里,差点儿没有气得挥起拳头过来揍她

    特么的

    这样嚣张又毒舌的女人他们真是头一次见

    简直太欠抽了

    然而,动不了是动不了,夜千筱一个冷冷的眼神扫过去,他们集体噤声,连跟夜千筱动手的胆量都没有。

    经过夜千筱的警告,司机也不敢到处转圈,只是挑选着路线来绕远路,尽量避免被夜千筱看出什么来,直到临近傍晚的时候,才终于开着车回到了他们的总部。

    地点比较偏僻,破败的建筑与周围荒凉的环境格外切合,看起来像是要被拆迁的地方,居民基本上难见到几个,自然也是他们做违法犯罪勾当的最佳场所。

    “出来”

    车刚刚停下,有从其它车下来的人站到了车旁,壮汉用力的吸了口烟,然后恶狠狠地朝半敞开的车窗吼了声,凶神恶煞的模样看起来像是将“恶人”俩字贴到了脸上,架势摆的极足。

    当然,如果他没有经历被夜千筱一拳撂趴下的事情的话,没准儿还真的能够唬住人,可经历过后再摆出这个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在刻意赢回面子的。

    更重要的是,他吼得如此卖力,却没有直接打开门将夜千筱给拉出来,显然对夜千筱还有几分畏惧。

    坐在车内的夜千筱被这么吼了声,耳朵震得有些发疼,她淡淡的抬起眼,漫不经心地瞥了那壮汉一眼,眼底挑起的凌厉扫过,立即震得那壮汉身形微顿,强忍住才没有往后倒退。

    壮汉的火焰立即消了下去。

    紧接着,夜千筱收敛了眸光,然后缓缓打开门,优雅而潇洒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慵懒的神色,平静的目光,略带几分威严,犹如过来考察的领导般,落地后便忽然让人的心跳了跳。

    一时间,竟然没有人敢随意靠近她。

    气场确实是能够震住人,像有些人你看着可以欺负,但有些人却绝对不会去乱动,夜千筱是那种怎么看都不容易被欺负的,尽管她看起来身材纤瘦,没有什么战斗力,可她不过是一个眼神,具有足够的杀伤力,她浑身的冷寒气质告诉所有人,她并不好惹。

    更何况,夜千筱的实力他们也都见识过,所以算是在自家的门前,他们算底气再如何足,心里下意识地反应也是如何也阻挡不了的。

    “过来”

    那壮汉稳了稳心神,然后凶巴巴的继续朝夜千筱吼了声。

    然,他说完直接往里边走,架子再如何摆的足,他也不敢去碰夜千筱分毫。

    当夜千筱闲散地跟在他身后的时候,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他,完全像是个带路的随从般,那装出来的狠辣根本没有任何效果,沿路走过时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聚集在夜千筱的身上。

    其余的人见此,皆是默默地跟在了身后,他们纷纷警戒着夜千筱的动作,但是却不敢对她轻易动手,更不在她身上施行什么“人质”的待遇。

    于是,当这群人浩浩荡荡走进去的时候,几个在路上守着的人见到这架势,一个个的都以为来了什么尊贵的客人,顿时打起了精神在旁边站岗,可当他们看清楚那几个是被派出去抓人的兄弟后,一双双眼睛差点儿没有全部都给瞪出来。

    靠,这些家伙不是去抓人的吗,怎么会请回来个祖宗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眼看着这些人“护送”着夜千筱从视线中离开,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眼睛睁得有人铜铃般大,个个心里跟无数草泥马奔驰而过似的

    太莫名其妙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老大请过来的新客人”

    满怀疑惑的看着那群人离开,有人眼疾手快的将落在后面的人给扯住,然后难掩好奇的问了一句,只不过这声音压得很低是了。

    “她”被拉住的那人斜眼看向前方的夜千筱,脸上渐渐地流露出古怪的神色,面对周围快速围上来的几个人,他甚至有些哭笑不得,最后憋了会儿,才没好气地吐出两个字,“人质。”

    “人质”问话的人震惊的眨了下眼,声音都差点儿飘了起来,“能不开玩笑吗”

    不说是他,其他不知内情的都不相信,算编理由能编个好点儿的成吗,那女的哪里像是人质,完全像是被“请”回来的祖宗,走起路来优哉游哉的,连绳子都不象征性的绑一下,哪个人质会这么配合或者说,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如此对待人质

    “谁跟你开玩笑了”那被抓住的人烦躁地打开他的手,被戳中尴尬的点非常的不爽,他紧紧皱着眉头,“人质是人质,不信算了”

    说完,也不继续跟这群人解释,那人便快速地跟上了先前那堆人的步伐。

    “我们没做什么吧,他怎么那么大的火啊”

    围上来的那群人看着他急切的背影,一个个都是莫名其妙的,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多时,夜千筱被带到个阴暗的仓库,“护送”她的那些个人紧张兮兮的,生怕她会有什么反抗的举动,甚至都调动了不少的兄弟一起过来,近二十来个人守在门口,待她进去后便立即将门给反锁了,也没有其他多余的程序,再派两个人在门口守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通知他们的老大了。

    殊不知,当他们离开仓库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心底默默地松了口气。

    妈的,因为这个人质,冷汗都被吓出几回了

    黄昏降临,天色愈发的昏暗,灰蒙蒙的颜色在空中变得深沉,冷冽的寒风在天空撕扯肆意,在没有诸多高楼大厦的偏僻地区,显得尤为萧瑟冷静。

    军用越野车上,冷风从敞开的车窗外呼呼灌入,带着属于这个季节独特的寒冷。

    身着便装的赫连长葑抬手揉了揉耳朵,想要阻挡住耳旁传来的嘈杂声音,只可惜效果不佳,没一会儿他又将手给放了下来。

    坐在旁边的是徐明志无疑,从上车到现在徐明志的问题和警告都没有停过,凭他一个人的吵嚷,都能够拼得过十个人的聊天。

    够烦的

    “确定是这个地方吗”

    没有得到赫连长葑回答的徐明志,一而再再而三的发出疑问。

    在夜千筱没有任何暗示的前提下,他们之所以能够找到这儿,很大程度都是因为赫连长葑。

    他把自己的铭牌交给了夜千筱。

    一般的情况下,赫连长葑他们是不会配铭牌的,只不过是最近碰巧将其戴在身上罢了,没想正好派上了用场。当然,普通的铭牌当然没有定位的效果,但赫连长葑作为特种部队的队长,肯定有这个资格,或者说有这个必要,让国家给他点儿特殊待遇。

    因为是卫星进行定位工作,只要不是在信号达不到的地方,基本上都能够察觉到踪迹,更不要说是在京城这样的城市里,掘地三尺他都可以将人给找出来。

    只不过,能够查到铭牌的位置,还需要军方的配合,他手里头可没有完整的设备,不归属于他的任务,他也不能随便联系自己那边的人。

    “你放心吧,警方那边也在调查告诉监控,他们的车是往这边来的,估计没有错。”

    庞龙军坐在前面,听着徐明志自己在念叨,连他都听得有些头疼了,便偏过头来回了几句。

    说实话,他对徐明志还是有些好感的,以前见过徐明志的能耐,军事技能突出好,素来欣赏强者的庞龙军对徐明志的印象那是真的好。

    可他想不通了,怎么自从谈到夜千筱的事情,徐明志从来没有安静下来过,虽然事情都做的井井有条的,但却失去了些许镇定。

    跟赫连长葑相比,简直是太沉不住气了。

    “哦。”

    徐明志闷闷的应了声,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他是见不得赫连长葑能够狠下心让夜千筱去当诱饵,这件事夜千筱本来可以不用参与的,她也没有必要面临那么多的危险,如果最后她安然无恙那还好,可若是出了点什么差错

    光是想想,徐明志气的牙痒痒。

    没一会儿,已经全副武装的庞龙军把军用电脑给搬了过来,以很艰难的姿势指着显示屏,对着立体的图纸解释道,“具体位置发过来了,这里是他们的据点,夜千筱的位置在仓库,估计是被关起来了。”

    顿了顿,庞龙军认真的听着无线耳麦里的声音,直到所有的命令都听完后,才低沉的说了声“收到”,紧接着又开始跟赫连长葑和徐明志讲解。

    “等警方跟内线接应上了后,到时候我们会强行闯入,已经分配了专门的小组去营救夜千筱,你们可以放心。”

    庞龙军话音刚落,另一旁的徐明志紧紧皱起了眉头,板着张脸问道:“什么意思”

    “呃,”尴尬的看了他们几眼,庞龙军轻咳了一声,然后才慢慢开口,“你们毕竟不是我们的人。”

    徐明志和赫连长葑都是有军衔的,按理来说这次参加任务的大批战士都得听他们的话,可他们毕竟不是一个军区的,尤其赫连长葑还顶着那么高的军衔,比他们的大队长还要高上一个级别,他们谁敢让赫连长葑出手更不用说这次行动中还有可能发生意外,如果赫连长葑有个什么闪失

    在他们的固有印象中,像赫连长葑这种级别的,基本上都是在背后工作指挥的,哪里还能够真正的上前线战斗

    尽管,赫连长葑看起来是真年轻,也很有那种真正见过鲜血和刀刃的凌冽。

    可,赫连长葑这个人的闪失,他们承担不起。

    徐明志抿了抿唇,忽然沉默了下来。

    部队里的规矩,他们都清楚,命令归到谁身上,必须去没有异议的服从。说到底,徐明志和赫连长葑在这里都是非作战人员,在上面没有明确给他们下达命令的时候,他们是不可能参与战斗的。

    甚至于,他们根本没有去请求这次任务的资格,因为徐明志的领导还在海军陆战,根本不知道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不可能为了让他去别的军区参加一次任务特地进行协商,而赫连长葑属于保密组织,想要得到上面的同意更不可能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赫连长葑和徐明志能够坐到这辆军用车上,都已经是违反了规矩。

    如果不是他们俩身上的军衔,一般的人管不着他们,恐怕早被请下去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徐明志瞥了眼一直坐着没有说话的赫连长葑,冷不防地问他道:“你干坐在这儿”

    他还以为赫连长葑过来能起点儿作用呢。

    “你说呢”

    抬了抬眼睑,赫连长葑漫不经心地斜了他一眼。

    直觉觉得赫连长葑没有那么简单,徐明志拧着眉头想了会儿,然而,没有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车已经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赫连长葑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哎”庞龙军见此,快速利落的跳下了车,抬手拦住赫连长葑,“我们队长的意思是,你们俩最好能够待在车上。”

    既然不能够参加这次行动,有赫连长葑这种军衔的在是种压力,万一他到处晃悠那得让兄弟们多慌啊,要是什么行动力都没有,指不定纯粹给他们添乱了呢,庞龙军可不想到时候吃自己人的亏。

    只不过,庞龙军的心思还未坚定,见得赫连长葑凉飕飕地视线瞥了过来,他整个人顿时僵了僵,总觉得有股杀气不合时宜的飘了过来。

    庞龙军眨了眨眼,心里升起了异样的违和感。

    不对头啊

    军官有这种杀气,简直太不现实了

    只是,不等他将疑惑给解开,天地间忽然乍响的爆炸声将他的思考打断了。

    “轰隆隆”

    在夜幕降临的那刻,震耳欲聋的响声从他们的目标建筑传来,猝不及防间,震得他们耳朵发疼。

    赫连长葑和徐明志下意识地凝眉看了过去,当看清楚爆炸的具体位置时,两人的眼眸倏地一暗。

    那里是

    仓库

    ------题外话------

    推个盆友的文,权少专宠之萌宝暖妻,文岚皇。

    文文正在首推,感兴趣的妹纸可以去看看。

    对手指,因为瓶纸木有看文,所以找了些简介放上来。

    简介:

    豪门巨变,万众瞩目的凤家,一夜间家破人亡,辉煌散尽。海枯石烂的誓言也抵不过现实的残酷,他失踪,她失忆,从此两人天涯陌路。

    本文一对一宠文,男强女强,强强联手。天才无敌双宝,俏丽猛辣女主,冷酷妖孽男主,来看他们一起重振豪门。本文是重生之权少的特工萌妻第二部,又名老婆,再我一次,豪门惊婚之十年绝恋,豪门惊婚之天才儿子俏辣妈希望亲们能多多支持加入书架~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0话:人质?请来个祖宗!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