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1话:赫连发怒,霸道强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轰隆隆的声音响的惊天动地,就连还未靠近那栋建筑的军队都感觉到地动山摇之感,训练有素的他们被震得蒙了片刻,不过很快就按照先前的计划进行组队,以备随时发出下来的命令准备进攻。

    庞龙军被那响声搞得头昏脑涨的,不过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就是想要拦住徐明志和赫连长葑,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没有去盯住,那两人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早已不见任何踪迹。

    “靠,他们俩不会是……”

    与此同时,同庞龙军组队的人走过来,没有看到徐明志和赫连长葑的身影后,又关注了下庞龙军的神色,自己的脸色也垮的差不多了。

    搞什么,这不是存心添乱吗?

    “你先别担心。”

    庞龙军克制着大脑平静下来,然后朝自己的战友劝道,神色倒是稳住了几分。

    “这还不担心?”战友的脸指了指空荡荡的越野车,一脸不忿和焦急,“就他们俩,他们俩这军衔,到时候一出事,我们把这些犯罪分子全抓了都不够将功补过的”

    “不是,他们俩应该不会有事的。”庞龙军思绪快速转动着,他的视线到处看了看,最后拉着急的恨不得把人拎回来揍一顿的战友,在对方的耳边低声道,“那个军官,是特种部队的。”

    “我们也是……”

    战友愤愤不平的接过话头,可话刚出口又立即被窜上来的震惊给堵住了,他愣怔的看着庞龙军,似乎是想再度确认。

    特种部队?

    如果说是普通的部队,以赫连长葑那种军衔,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根本就没有上战场的能力,而且也不会有人敢让他去。

    但,要是换做特种部队,那就截然不同了……

    能进那种地方的,谁没有几把刷子?

    心思一转,那战友又悄悄地道:“哪个军区的?”

    庞龙军脸色一僵,以赫连长葑他们的保密程度,他还真不知道该不该说。

    不过,这个难题也没有困扰他多久,因为很快的,队长就已经通过耳麦发布了命令。

    行动

    如此巨大的响动,很有可能会造成这些犯罪分子逃离,如若到时候有什么落网之鱼,他们可就难辞其咎了,在得到警方的同意后,军方就立即采取了行动,两个不同的队伍以最快的速度往建筑物包围。

    而刚刚才消失的那两个男人,在他们行动的时候,却已经摸到了建筑物的入口,轻而易举的将所有的障碍物清除,然后在慌张逃窜的犯罪分子中,找着明确的目标往仓库而去。

    在此之前

    寂静的仓库外面,寒风席卷而过,刺激的每寸肌肤都竖起防备,守候在外面的两个人缩着脖子摩挲着手掌,这愈发阴暗的天空将温度一点点夺去,越来越寒冷。

    “把她锁在这种地方,她天大的能耐也出不来吧,一定要让我们俩来守着吗?”

    有个偏瘦的男人念叨着,颇为不爽的吐槽,语气里满是烦躁之意。

    若凉爽的天气让他们守着也没关系,可这大冬天的,就算没下雪温度也那么低,他们站在寒风中当柱子,怎么说心情都好不起来。

    更何况,仓库唯一的门已经被封锁了,夜千筱又没有钥匙,她在里面想破脑袋都出不来,让他们守在这里不是多此一举吗?

    “总得做做样子呗”旁边那人翻了个白眼,将脑袋微微凑了过去,“而且,万一真的出了事,谁来负责?”

    他们都是见过夜千筱那身功夫的,而且她的行为离奇,任谁也捉摸不透,普通的人丢进去他们不管倒是可以,可若是这个女人,不得不警惕点儿。

    “切,”偏瘦的那位不屑的哼了声,想到自己被夜千筱一拳给打倒心里就难免来了气,顿了顿后,他又皱眉朝旁边的人道,“话说回来,你说这女人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跟男友赌气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吧?”

    “谁知道呢,搞不好就是有这种疯子。”

    那人没好气地回了句,脸色也变得不好起来。

    自从夜千筱上车的那刻,他们所有的脑子都已经没有办法正常思考了,因为无论往哪个方向去想都会有漏洞,可换种方法,无论往哪个方向想都觉得很有可能,乱七八糟的让自己的思绪搅成一团,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理清。

    现在好不容易将夜千筱关起来,他们乱糟糟的思维才算是搁在旁边,只是光凭想仍旧想不出个什么。

    总而言之,夜千筱的存在就是让他们糟心

    “在说我吗?”

    忽的,伴随着推门的声响,清凉的声音从门内传出,落到耳里冷不防地令门外的两个人瞪大了眼,皆是傻了眼似的站在原地。

    他们下意识地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一眼便见到悠然站在敞开门口的夜千筱,那刻只恨不得自己就此瞎了算了。

    靠,她她她……她是怎么出来的?

    强大的自信心在顷刻间被毁灭,两人的表情顿时就跟吃了苍蝇似的,难看的要命。

    夜千筱手里拿着根从仓库里找出来的铁丝,不紧不慢地在手指尖把玩着,寒风掠起她垂落的碎发,不经然间为其添了更浓的凉意。

    半垂的眼眸抬起,有抹异常的冷光闪过。

    “快去叫人”

    偏瘦的男人最先反应过来,他猛地上前挡在了自己同伴面前,同时狠狠地将其往后面一推,朝对方粗吼着,整个人提心吊胆的看着夜千筱,下意识地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然而,他们的反抗,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既然能够在短时间内撂倒他们所有人,夜千筱自然就不会放过这余下的两人,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不可能给。

    于是,不过片刻间,两个雄壮威武的壮汉就齐刷刷的趴倒在地,紧接着被夜千筱花了点时间捆绑着脱离了仓库,直至近百米后才将他们丢入角落里。

    拍了下手,夜千筱凝眸看着身侧破旧的建筑,她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然后抬手将松松垮垮的围巾给整理好,紧接着便踩着悠闲的步伐往建筑敞开的后门走去。

    在中途拦了个道,问清楚他们老大的房间,夜千筱轻轻松松地用手刀将人给砍晕,然后大摇大摆的从楼梯上了二楼。

    “你……”

    刚走上楼,迎面就撞上个眼熟的汉子,对方几乎是下意识的将眼睛睁大,喉咙里猛地想要爆发出自己的惊讶,只是他还的大脑还未反应过来,夜千筱就已经一拳揍到他的下巴,硬生生的将他的声音给逼了回去,紧接着几脚提到他的腹部,疼得他五官扭曲,双目爆红,恨不得将眼珠子给弹出来。

    靠

    怎么回事?

    她怎么跑出来的?

    妈的,不会轻点儿啊……

    不等那位强壮的汉子将问题搞清楚,他的意识就已经陷入了模糊中,最后在迷迷糊糊的看了夜千筱几眼后,仅有的一丝意识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听到什么动静没有?”

    在黑咕隆咚的走廊上,隐约传来低沉的疑问声和错杂的脚步声。

    抬手扶助面前即将倒下的汉子,夜千筱目光从声源来的方向扫过,转而便转向另一边的洗手间,直截了当的拖着人就往那边走,纵使扶着那么大的物体整个过程也悄无声息地,没有引起丝毫的注意。

    “没有,”一个很烦躁的声音从紧跟着传来,顿了顿后又道,“话说回来,那个女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你们十来个人都对付不了她?”

    “少废话等老大将事情处理完,你到时候自己去看就知道了”

    “切,就会找借口。”

    ……

    随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那两道暴躁的声音也愈发远去,藏在洗手间的夜千筱将注意力渐渐转移回来,她瞥了眼寂静无声的洗手间,再看了眼门口上的“女厕所”标志,脸色冷不防的黑了黑,随便踢开身侧的一扇门,紧接着从汉子身上搜出把手枪后,就直接将那个昏过去的汉子给丢进了门。

    楼道很破旧,除去洗手间的光亮,便只剩下从外面射进的月光,隐隐约约的照亮着走廊的情况。

    手里把玩着那支手枪,夜千筱没有丝毫慌乱的继续走着楼道,直至走到四楼的楼梯拐角,注意到上层的灯火通明和大老远就在外面把手的人后,她的脚步才微微顿住,只是下一刻她却跟没事人一样,以平稳的步伐继续往上走。

    几乎是她出现在楼下的那刻,站在五楼楼梯口的两个黑衣人就发现了她的存在,注意到不熟悉的面孔,他们下意识地紧握住手里的枪支,警惕对方有任何危险的动作。

    可,接下来那女人气质悠闲的上了楼,却让他们心里的防备减少了几分。

    今晚这里要进行一场交易,自然是有两拨人的,他们见到不熟悉的面孔很正常,若是对方鬼鬼祟祟地见到他们就想躲,或者是有其它什么危险的举动,他们肯定早就出手了。

    然,夜千筱这个女人,眉目里夹杂着慵懒和痞气,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把手枪,隐约间散发出杀伤力极强的冷意和威慑,她的动作优雅而迷人,敞开口子的风衣穿在身上,隐约见到那双修长诱惑的美腿,更是显得洒脱而性感,撩动着某些蠢蠢欲动的心。

    她浑身都是黑暗的气息,并且很好的融入周围的气氛,仿佛天生就是干他们这行的,痞气十足却又不缺乏威慑力。

    警方那边的人,绝对没有这种气质。

    更何况,在这种时刻,不可能有人孤身闯入。

    他们几乎理所当然的觉得,这就是前来交易的那帮人中的一员。

    “这里禁止进入。”

    直到夜千筱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两人才算是反应过来,他们互相对视了眼,然后默契地拦住了夜千筱的去路。

    夜千筱的步伐微顿,她轻轻地挑了下眉眼,黝黑的眸子折射着摄魂夺魄的光芒,迷得人移不开眼,似是随时的抬起手肘搭在了就近的黑衣人身上,但下一刻她手里把玩着的手枪却对准了黑衣人的太阳穴,她幽幽的开口,声线颇为清冷,“你们老大没提醒你们,为他带生意的人是不能拦的吗?”

    在她说话的那刻,靠近她的男人只觉得冷风阵阵,浑身都被某种强大的压力桎梏的难以动弹,他僵硬的动了动眼珠子,颇为胆颤的看着夜千筱,在对上她那漫开淡淡笑意眼眸时,他全身的血液都像是凝固了般,连动弹的知觉都寻不到。

    莫名地害怕

    莫名地紧张

    相比之下,离夜千筱远点儿的那个黑衣人情况好点儿,光是有点儿脑筋的都知道他们可能踢到铁板了,强行抑制住拔枪的动作,他微微朝夜千筱鞠了个躬,抬手指了指门内的方向,“请。”

    这一刻,不会有人相信夜千筱是警方或者军方的人。

    因为,夜千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跟他们同样的气息,那是种邪恶危险狠辣的气息。

    她,跟他们,是同类人。

    轻轻敛眸,夜千筱唇角扬起的笑意不减,只不过顶着黑衣人太阳穴的手枪却被她收了回来,手肘离开黑衣人的时候,那把手枪仍旧在她的手里转着圈,带着某种惬意的意思。

    紧接着,她在两个黑衣人胆战心惊的目光中,不紧不慢地走进了这扇门。

    这次的交易看起来并不简单,就连走廊上都站着两排人,只不过他们穿着不同款式的衣服,显然是两方不同的人。

    夜千筱如此光明正大出现的那刻,很自然地将走廊上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最开始是被她的气质和容貌给惊艳到,可紧接着便是因为她的陌生。

    谁都没有动,谁都在疑惑。

    他们谁都清楚,这绝对不是他们那边的人,可是,能够这般张扬的出现在这里,只有可能是对方的人。

    虽然她出现的有些突兀,但她那强大的气场足够将所有人给镇住,没有人敢轻易地上前去阻拦她,尽管每个人的视线都落到她身上不肯移开,可他们也只敢将这份疑惑给压到心底。

    只是看着她,他们心里就下意识的有种感觉,这绝对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女人。

    浑身的杀气,浑身的血腥,令他们望而却之。

    镇定自若的走至最里边的房间,隐隐听到里面的谈话,夜千筱也没有丝毫迟疑地走了进去。

    “谁……”

    站在里面的两个黑衣人听到外面的动静,下意识地想制止住她,却不曾想,刚对上夜千筱那凛冽的眼神,他们就莫名其妙的犹豫了。

    挡?

    还是不挡?

    一瞬间的迟疑,让他们的动作慢了下来。

    “我知道他是不是卧底”

    气氛剑拔弩张的房间内,忽然传来阵信心十足的声音,在这样的夜晚纵使带着些冷清,却不掩其中的张扬和自信。

    刹那间,房间里忽的安静下来,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门口。

    不同的两拨人。

    一拨“客人”正平静的站在旁边,另一拨人则是快速将手放到了自己的枪上,以备随时的攻击和防守。而在其中最显眼的则是将一个人围绕在中间的几个黑衣人,他们手里紧紧握住手枪,枪口对准着围在最中间浑身是伤的男人。

    淡定沉稳的站在门口的夜千筱,视线在房间内扫了圈,在扫到那个被围攻的男人时,她的眸光微微闪了闪,然后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

    无疑,她的目标,自然就是那个被怀疑的卧底。

    她并不是非救他不可,只是在进来时意外听到人谈起这人与对他的猜忌,才顺便过来溜上一圈,就当做是参观参观了。

    只不过,她如此平静地出现,忽然就把在场所有人都给震蒙了。

    这这这……

    这女人从哪里钻出来的?

    而且还如此悄无声息的,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听到

    特么的,外面那群人都是做什么吃的?

    真正站在这房间里的,自然不可能被夜千筱如此轻易地蒙混过关,“客人”或许并不太清楚情况,可作为“主人”的人难道还不清楚对方带来的人和自己这边的人吗?

    眼前这个女人他们连见都没有见过

    面对这样离奇出现的女人,甭说那些专门打架护卫的,就连这边的头头都有点儿发蒙,真是靠了,他奶奶的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就趁着他们的这片刻迟愣,夜千筱已经淡定自若地走进了门,并且还气息平稳的朝“卧底”走了过去。

    “不好,把她拦住”

    大脑思维停顿片刻,老大终于反应了过来,强烈的危机感从心底袭来,他猛地朝周围的人大喊了声,同时自己也将手枪给拔了出来

    可惜,在他没有在门口拦住夜千筱的那刻,就注定晚了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所有人拔枪的那刻便响起,忽然响彻在耳边的爆炸声瞬间就震得他们头昏脑涨的,与此同时这栋建筑也在爆炸中受到牵连,脚下的地板几乎都摇摇欲坠起来,而下一刻伴随着一阵短促的枪声响起,他们的视野顿时陷入了片黑暗中。

    在爆炸中被炸飞的物体伴随着冲天的火光直扑而来,些许砸在了窗户玻璃上,伴随着碎屑的玻璃飞了进来,若是不巧便被其狠狠的砸到,撞得人人仰马翻的。

    一时间,整个房间都陷入了混乱中。

    杂乱的枪声砰砰砰的响起。

    被识破的卧底在爆炸响起的刹那,没有任何停顿的就快速地将几个蒙住的黑衣人给踢开,然后快速利落的在地上翻滚了圈,很好的借助这场混乱隐藏了自己的踪迹。

    只不过,他才刚刚稳住身子,一只手就抓在他的肩膀上,紧随而来的则是阵果断的女声,“走”

    他心神一凛,可也没有任何迟疑,他几乎下意识地将心里的警戒给放了下来,然后跟随着对方的动作,将自己的性命完全交到了对方的手上。

    ……

    当赫连长葑和徐明志解决掉所有的挡道者来到仓库的时候,仓库早已炸的面目全非,燃烧的火焰冲天而起,犹如绽开的硕大花束,燃得惊心动魄,在寒风的吹拂下,那火焰甚至有愈发强烈的趋势,令百米外的人都不可随意近身。

    “艹”

    徐明志挽起袖子,好几次想往里面冲,可如此强烈的火焰和惨烈的画面,一次次的将他给逼退。

    他们就连防火服都没有,徐明志就算再如何着急,也清楚这样冲进去就是送死

    可是……

    脸上的阴沉暗到了极致,狠狠地瞪向停在旁边的赫连长葑,徐明志眼里的暴躁和怒火一览无遗,滔天怒火足够跟旁边那冲天火焰有的一拼。

    赫连长葑的脸色同样不好,对上徐明志那不善的视线时,他深邃的眸底似是聚着化不开的凝重,冷意蔓延,杀气缓缓扩散,周围的气压顿时就低的让人呼吸都觉得困难。

    “哟,在找我吗?”

    猝不及防间,一道略带调侃的声音飘了过来,在这烦躁而闷热的夜晚,落到人耳里的那刻,不知为何竟犹如天籁般悦耳。

    两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扫了过去,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扶着“卧底”走出后门的夜千筱,她停在门口不远处,有朦胧的灯光笼罩在她身上,见到他们时,她眼底挑起抹似有若无的趣味,仿佛有些意外似的,但却没能将他们的担心看在眼里。

    她浑不在意,不觉得她经历了多大的危险,也不清楚他们刚刚是有多焦急。

    如此云淡风轻的出现,将所有的胜利成果都带了回来。

    卧底安然无恙,罪犯不可能逃脱,就连他们交易的物品,都被她拿到了手上。

    没有任何的遗漏,她什么事都做到完美。

    可是,徐明志觉得,只差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他就会失控的跟赫连长葑打起来了。而,在看到夜千筱的那刻,他所有的怒火都像是被抽干似的,整个人就定在了原地,远远地看着夜千筱站在不远处,颇为意外的看着他们,甚至她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

    与他截然相反的,赫连长葑几乎是看到夜千筱的刹那,脸上的阴霾就更甚几分,然后直接朝夜千筱的方向走了过去。

    被夜千筱扶助的那个“卧底”,眼看着赫连长葑的身影走来,只感觉浑身都被寒冷的气息包围了,他整个人打了个冷颤,然后有自知之明的,主动地脱离了夜千筱的帮助,然后摇摇欲坠的往旁边走了几步,识趣地给他们俩让开道路。

    事实上,他是真心觉得,就算他不自己主动离开,那个气势汹汹的男人也会直接将他给丢开的。

    这边,夜千筱看到赫连长葑的神色,就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刚想表示“有话离远点儿说没事别动手动脚”,手腕就忽然被抓住,整个人未曾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赫连长葑再度拉到那栋建筑中,然后按照原路线往正门走去。

    桎梏在手里的力道强大的很,夜千筱紧紧地皱了皱眉,难以强行真脱,而赫连长葑这个疯子直截了当的走进了混乱的人群中,处于恐惧边缘见谁都动手的罪犯们,举起刀和枪就对准了他们,夜千筱根本就来不及管赫连长葑,只得用空出来的那只手快速开枪,直至子弹消耗光后又迫不得已用动用拳脚,将那些扑过来的人给打翻。

    旁边的赫连长葑,冷静的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情感,他动作有条不紊,将所有挡道的人全部给清除。

    他不夺人性命,但是却剥夺他们的战斗能力。

    “赫连长葑”

    不知道走了多远,直至没有罪犯的时候,夜千筱才好不容易歇停会儿,可被如此强行带离的行为也将她的怒火激了起来。

    这个男人简直莫名其妙

    “夜千筱”

    她话音刚落,另一道低沉的声音就从上方压了下来,紧接着她整个人都被压在冰冷的墙上,面前忽然压上来的人影令她下意识地想要反抗,可为等她动手赫连长葑早已将她的手腕给桎梏住了。

    “你给我放……”

    蕴藏着怒火的目光扫过去,夜千筱刚想骂人,忽然就有什么压了过来,直接堵住了她的话语。

    ------题外话------

    对手指,明天无论多少字,都会回部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1话:赫连发怒,霸道强吻!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