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2话:李嘉自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霸道而激烈的吻,带着愤怒的气息,迎面而来的压迫感仿佛将她给淹没。

    没有反抗余地。

    从最开始的摩挲、啃咬,到后来的长驱直入,唇齿交缠、呼吸交错,强烈的情愫在某个时刻蔓延,碰撞出激烈的情感。

    就连空气,都似是凝固了般。

    夜千筱的脑海有过片刻空白,直至感觉到唇边的疼痛和强行的桎梏时,她才忽然意识过来,从最开始的少许惊讶,到心里渐渐凝聚的异样,再到最后爆发的怒火。

    手脚用力想要挣脱,可无论她用再大的力量也挣脱不开,赫连长葑最清楚如何控制人,加上强大的体能差距,夜千筱根本无可反抗。

    脑海的神智渐渐清明,视线清晰时正好对上赫连长葑的眸子,黑亮中带着无比的疯狂,纵使星星之火也足以燎原,何况他眼底爆发的全是意想不到的滔天火焰。

    他们都很清醒。

    而这方空间,却陷入了片混沌中。

    周围的吵闹与嘈杂似是渐渐远去,没有任何人来打扰,独留这片的寂静和黑暗。

    眼眸微微闪了下,黑暗在眼底聚集,夜千筱猝不及防间,毫不留情的回咬了他一口,有鲜血在唇边溢开,却不知是谁的,但血腥味却浓重得很。

    可,两人仍旧在交缠,分不清是谁的疼痛和血液,混合交错,仿佛不死不休。

    直至夜千筱的呼吸都变得困难的时候,赫连长葑这才缓缓的将她给松开。

    幽暗的光线下,夜千筱的气息渐渐趋于平稳,她的唇混杂着鲜血,眼底泛着水润的光芒,出奇的将所有的狂躁和愤怒给压制下去,她看起来非同寻常的平静。

    仿佛,她并不怎么在意。

    赫连长葑眸色深沉,先前凝聚的怒火在眸底渐渐散开,俊朗深邃的脸庞在微弱的光线中,显得愈发的朦胧,但他仍旧沉稳而冷静。

    “赫连长葑,你死定了。”

    幽幽地声音,一如既往地冷静,在这方寂静的空间缓缓飘荡着,轻轻缓缓地叩响在人的心底。

    可,细细听来,却又带着似有若无的叹息,好像是在替他感到悲哀。

    夜千筱抬手,狠狠地擦了擦嘴角,黝黑的眸子有微光闪烁,几分得意,几分轻狂,几分惋惜,交织成复杂迷离的网,任谁也看不透彻,可却愈发地耀眼夺目,引得人连视线都舍不得移开。

    纵使赢不过赫连长葑,她与生俱来的嚣张也无法被人打压。

    赫连长葑的额头轻轻靠在她的额头上,两人的温度互相传递着,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冰凉的脸庞,不自觉间带有些许温柔。

    他低声开口,颇为沙哑,“我知道。”

    他当然知道,以夜千筱的性格,在她没有动心之前挑明,只会把自己逼上死路。

    可是,连他都知道,了解自己的夜千筱就更知道了。

    夜千筱并不会以此对他做什么,更不会借着这个机会来要挟他,可就是因为她什么都不会做,所以赫连长葑就只能这样熬着。

    要么,他打动她。

    要么,他放弃她。

    不动声色地收敛了眸光,夜千筱将所有的情绪都压了下去,便再也没有接他的话语。

    赫连长葑将她凌乱的发丝给理好,然后轻轻擦拭着她的嘴角,“我送你回去。”

    他轻缓的动作很温柔,可嗓音却不再透露任何情绪。

    夜千筱抬起眼睑,瞥了他一眼,算是默认了。

    她是被“掳”过来的,在这种偏僻的地方,想要找到交通工具也很为难,更何况附近还有那么多的警察和军人。

    当他们俩现身的时候,军方已经将所有的罪犯都给抓捕,偶尔有人看到他们,就算想过去打声招呼都会被他们俩的气息给吓得望而却步,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后灰溜溜的走人。

    当然,其中更多的是知道他们,却并不认识他们的,清楚赫连长葑军衔的人,都不会自讨没趣的主动凑上去。

    自从赫连长葑和夜千筱离开,徐明志便冲上去想要将夜千筱拉回来,却不曾慢了半拍,找了整圈都没有将人给找出来,而刚等他来到建筑外面,瞥到夜千筱和赫连长葑的身影时,他们俩就已经上了辆军车,没等他跑过去,赫连长葑就已经开着车,独留一圈的尾气给他。

    “靠!”

    眼睁睁看着那辆车离开,徐明志简直气得直跳,揪着给赫连长葑钥匙的小兵就是一顿训斥。

    小兵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心里倍儿委屈,人家可是军官诶,人家的军衔那么高诶,给他一把钥匙又不会坏事,借用一辆军车也不是大问题,怎么说的跟他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嘛……

    另一边,不用夜千筱提前知会一声,赫连长葑就将车开向夜妈妈的家。

    车开的很平稳,可车内的气流却一点儿都不平稳。

    气氛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开车的开车,坐车的坐车,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可在不知不觉中,却少了几分如同先前的平静和轻松。

    夜千筱打开了车窗,寒冷的风迎面刮来,呼啸着将她的发丝掠到脑后,然她的神色却陷入沉思中,视线没有寻到准确的落点,甚至于有些飘闪。

    她心情不怎么好。

    自然,因为正在开车的某人。

    事实上,她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因为怎样的原因,让赫连长葑看上了她。

    若说跟她表白的也不少,她本就生活在开放的地方,加上各种各样的人都结识过,偶尔碰上几个对她有好感的也在所难免,她见过很多奇葩的告白方式,有劳师动众的,有温情蜜意的,有威胁霸道的,还有以死相逼的……

    她对玩弄感情没有兴趣,自然是拒绝无疑。

    其中,被拒绝后成为朋友的有;被拒绝后不依不饶的有;被拒绝后成为敌人的也有……

    可她有些想不到,赫连长葑是怎么看上她的,对她有些什么想法,冷静过头的他怎么会露出破绽,而现在,他又是怎么想的?

    她素来喜欢赫连长葑这类强大而冷静的人,但她完全不想跟赫连长葑谈情说爱。

    光是想想她就头疼。

    “停车!”

    气氛僵硬的车内,忽的响起夜千筱不耐烦的声音。

    赫连长葑扫了她一眼,然后老老实实地停车,紧接着迎接他的是砰地一声关门声。

    看着夜千筱离去的身影,赫连长葑的脸色猛地黑了黑。

    毫无疑问的下了车,赫连长葑将军车听到路边,然后直接跟了上去。

    这里已近市区,地段繁华,路上的车也渐渐多了起来,随手都能够拦到车。赫连长葑倒不是担心夜千筱自己坐车,而是刚刚打斗的时候,夜千筱的衣服上沾染了不少血迹,如果到时候她拦的司机有些眼尖的话,他待会儿得去警局才能见到夜千筱了。

    只不过,夜千筱却不是去拦车的,她直接将沾了鲜血的风衣脱下,然后身着件毛衣就直截了当的去了附近的大排档,而挤在热闹的人群中的她,不过是浑身的气场放开,就显得格外醒目。

    “老板,每样一百串,一箱啤酒!”

    在就近的夜宵摊找了个位置坐下,夜千筱不大不小的声音就从嘈杂的声响中穿透过去,正好能够被正在忙碌的老板听得清清楚楚。

    于是,老板傻住了。

    然后,顾客也傻住了。

    紧跟过来的赫连长葑,眯眼打量着夜千筱那冰冷的脸庞,眉头微微皱了下。

    只不过,当老板迟疑着想问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时候,他又凉凉的横了老板一眼,帮着说道,“听她的。”

    不知为何,大脑短路的老板在被赫连长葑盯了眼后,整个人猛地一颤,然后颇为慌张的点了点头,示意他真的已经听懂了……

    只是,老板以及周围顾客的内心世界,基本上都是一致的――

    卧槽,就他们两个人,还每样一百串,怎么算都有个几千串了,土豪也不带这样浪费的吧?!

    当然,做老板的肯定不会将钱财拒之门外,他只负责将东西给卖出去、然后将钱给收回来,至于这两个神经病能不能吃完,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财神爷的对待就是不同,赫连长葑几乎才刚在夜千筱对面坐下,老板就让人将一箱啤酒给搬上了桌。

    “你请客。”

    轻轻用手指将啤酒盖给挑开,夜千筱淡淡的看向赫连长葑,手里的力道微微往前一推,那瓶啤酒就已经滑到了赫连长葑的面前。

    赫连长葑不动声色地将那瓶啤酒拿到手中,夜千筱今日出门的时候,就将手机和钱包放到他家,此刻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现金,所以她会将所有的账单都归给自己,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尽管,让她在这路上随手“顺”这顿夜宵的钱,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寒风猎猎,在这繁华的街道上,来往行人皆是穿着厚厚的棉袄,几乎要将自己包成个粽子,而坐在这桌的两个奇人,不仅点的夜宵能够占据三四桌的地盘,就连身上的穿着都单薄得很,只是一眼看过去,就让人觉得寒冷,下意识的打着冷颤。

    因为赫连长葑的“残暴”,两人的身上都留下了痕迹,带有刺激性的酒精和麻辣入口,就刺得唇上的伤口生疼,也很适当的让夜千筱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画面,而她的脸色也越来越黑。

    “你付完账就可以走了。”

    将手里吃完的竹签扔到旁边,夜千筱神色愈发烦躁,语气自然也冷冰冰的、很不友善。

    赫连长葑沉眸看着她,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

    这时候,好事的老板将新烤好的肉串端了上来,面带和蔼之色的问着夜千筱,“姑娘,跟男朋友吵架了?”

    夜千筱脸色微僵,不过很快又缓和下来,“嗯,正在吃散伙饭。”

    “呃。”

    原本只是随口一问的老板,这下再次被夜千筱这种极具冲击力的话给震到了,他缓缓的将放着肉串的盘子放到桌上,迟疑着是不是要象征性的安慰几句。

    夜千筱拿了截被切断的玉米,慢条斯理的吃着,同时嘴角带有几分冷笑,朝老板冷冰冰的解释道,“我跟了他三年,今天他告诉我,他喜欢男人。”

    “……”

    脸色变了变,老板彻底地哑了,同时看夜千筱的目光愈发的同情。

    跟了三年才知道对方喜欢男人……

    啧啧,如果是他女儿遇到这种情况,他肯定抡起棒子就跟那男人干架去了。

    这么想着,老板又满是愤然的瞪了赫连长葑一眼,很直白的传递出一个信息――你这家伙简直不是男人!

    “姑娘啊,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老板很热心的劝着夜千筱,过了会儿后,又语重心长的说道,“不过,以后看男人,还是要长点儿心!这皮囊不错的,准是渣男没错了!”

    赫连长葑停顿了几秒,慢慢的消化着这突如其来的“罪名”,最后还是摸了摸鼻子,眼瞅着周围的人目光渐渐发生变化,他也只得纵容夜千筱去了。

    反正都是些陌生人,就让夜千筱消消气吧。

    老板摇头叹息着离开,可他绝对是那种闲不住的人,不过几分钟,在他手下打杂的人都清楚赫连长葑是如何的“渣”,也是如何的“不正常”。不仅如此,接下来那些过来买夜宵的顾客,基本上都得听老板暗示一番,以至于赫连长葑每隔几分钟都要得到大批惋惜而又痛心的目光。

    无论他的心态再好,周围的气压也有些低沉。

    彻底将赫连长葑给抹黑后,夜千筱也不再让那些刺激性的食物折磨自己,挑了几样并不辣的吃着,直到觉得差不多之后,老板的夜宵还没有上齐全。

    “这么快就吃完了?”

    老板火急火燎的烤着烧烤,这大冬天的额头上的汗却没有干过。他并不担心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什么时候吃完,却担心自己做出的东西不够多,到时候宰不到那负心汉,心里觉得挺亏的。

    “嗯。”

    夜千筱将风衣往肩膀上一扔,动作潇洒而流畅,看起来没有任何失恋的样子。

    而,赫连长葑老实地去结账,这种摊子自然不能刷卡,他随手抽了把现金就交给了老板,纵使没有仔细看过,也知道这钱肯定只多不少。

    于是,吃饱喝足的夜千筱还是坐上了那辆无人敢动的军车,最后被赫连长葑给送到了夜妈妈家。

    至于她心里还有没有火,那就只有她自己才清楚了。

    ……

    “筱筱?!”

    整天都出于焦虑状态的柴欣君,刚刚在丁科的劝说下准备睡觉,就听到客厅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她丝毫不顾忌是不是有贼,下意识的就往门口跑了过去,在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夜千筱时,欣喜若狂的表情表现的清清楚楚的,没有任何的遮掩。

    有些疲惫的夜千筱走进门,朝她应了一声就去准备换鞋,可她才找到自己的鞋,柴欣君就忽然扑了上来,眼含热泪的将她给搂在怀里。

    “筱筱……你没事,简直太好了……”

    柴欣君欣喜的语调中难掩些许颤抖和哽咽,她紧紧的抱着夜千筱,没有同先前见面时的拘谨和客气,但那种浓浓的担心却透过她所有的动作表现出来。

    自从知道夜家出事后,她就立即想联系夜千筱,可她打了整整一天的电话,得到的除了关机还是关机,她想要联系徐明志问问情况,尽管得到的回答是“夜千筱没事”,但柴欣君几乎是看着徐明志那孩子长大的,从他的语气里就听出了异样。

    连他都不确定,怎么可能没有事?

    种种猜测浮上心头,柴欣君整个下午都呆在家里焦虑不已,就连丁科都提前下班赶了回来陪她。

    他们俩什么途径都没有,除了担心,也只能是担心了。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夜千筱难免有些愣神,她身形微微僵硬,过了好一会儿才缓和下来,她偏头看着泪眼模糊的柴欣君,没有记忆中温婉的模样,可她脸上的庆幸和欣喜,却比先前的种种,更容易让夜千筱记在心里。

    “我没事,”夜千筱拍了拍她的背,清冷的声音也染上几分柔和,“就是又过来蹭吃蹭喝了。”

    “你……”

    柴欣君有些哑然,她诧异地盯着夜千筱,最后还是被她的话语给都笑了。

    “你吃了吗,我去给你弄点儿吃的,你是想清淡点儿的还是口味重点的,厨房的食材不太新鲜了,要不你现在跟我说,想吃什么,我马上去超市买新的……”

    松开夜千筱,心已经落地的柴欣君顿时开启了忙碌模式,她整个人在客厅里转悠着,嘴里念念有词,看得赶过来的丁科和倚靠在玄关口的夜千筱都哭笑不得。

    直到她真的准备出门买食材的时候,夜千筱伸出手臂顺势将她给拉了回来,“做点儿粥吧。”

    虽然在外面吃夜宵已经的差不多了,但那些都是没有多少营养的东西,回来能吃点儿清淡的也好。

    反正柴欣君一时半会儿是安静不下来的。

    在柴欣君这里,跟在夜长林那边截然不同,气氛轻松而和谐,在柴欣君去厨房做粥的时候,丁科端了些水果放到茶几上,然后坐到沙发上跟夜千筱闲聊着,都是些闲杂琐碎的事情,虽然无非就是关心下她在部队的情况,还有夜家那边的状况,可也足够的贴近生活。

    “筱筱,听说你在跟赫连家的在交往?”

    聊了段时间,只等着粥熟了的柴欣君走了过来,笑得甜蜜而自然,眉宇间跳动着八卦的意思。

    夜家想要给夜千筱相亲,她是不怎么赞同的,毕竟由红灿来找的人,她还真的无法信任。因为夜千筱不爱打电话,也不会跟她聊这些话题,所以她就凭借以前在夜家留下的人情,让几个人帮忙打听打听点儿,所以夜千筱的情况她也知道的七七八八的。

    “分了。”

    夜千筱轻轻抿了口茶,回答极其流畅,仿佛顺其自然地发展似的。

    柴欣君惊讶地睁眼,“可你们今天不还是……”

    “刚分。”

    淡淡的回着,夜千筱又缓缓的将茶杯给放下。

    柴欣君心思一转,仔细盯着夜千筱那稍稍红肿的双唇,猛然意识到什么,略微暧昧的问道,“他送你回来的?”

    停顿了下,夜千筱也不好隐瞒,便直接点了点头,“嗯。”

    于是,柴欣君理所当然的将她先前的“分了”给忽略,暗暗地判断了下他们俩的关系,“你怎么不把他叫上来?”

    夜千筱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都说分了么,叫上来被群殴吗?

    “啊,我不问这个了。”柴欣君识趣地眨了眨眼,才坐下后又满是喜悦的站了起来,“我再去给你做两个小菜。”

    夜千筱:“……”

    “咳,”早已习惯柴欣君的丁科咳了一声,然后耐心的朝夜千筱解释道,“你别在意,你能够回来,她太高兴了。她一直这样,一高兴就有些控制不住。”

    尽管是在为柴欣君解释,可丁科的神色却很柔软,脸上甚至自然流露出些许笑容,带着某种幸福的味道。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夜千筱点头表示理解,也就任由柴欣君“控制不住”了。

    只不过,还没有等柴欣君将所有的菜给准备好,她的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

    是徐明志。

    他是通过赫连长葑的途径得知夜千筱在这边的。

    “怎么了?”

    从丁科手里接过手机,夜千筱踱步来到落地窗前,有些疑惑地问着。

    “千筱,”徐明志的声音有些急促,只是他停顿了会儿稳定心神后,才继续补充道,“李嘉自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2话:李嘉自杀?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