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3话:回部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李嘉自杀了。”

    徐明志的声音很稳,尽管其中夹杂着很明显的担忧,可也没有透露出太多的慌乱。

    自从宗冬离开后,徐明志就很关注李嘉的情况,当初宗冬追求李嘉的时候,还是他出谋划策的,也只有他最清楚宗冬对李嘉的感情。现在兄弟离开了,徐明志有义务帮兄弟照顾李嘉。

    但是,他没有想到,在他离开的日子里,李嘉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不是没有考虑过李嘉的情绪问题,那阵子他们每个兄弟都有情绪问题,毕竟离开他们的不是别的什么无关紧要的存在,而是一起扛过苦扛过累的兄弟,他们理所应当的沉浸在低落的情绪中,可无论他们的心情是怎样的,他们都清楚的知道这件事会过去的,而他们不会为此失去更多的什么。

    徐明志下意识地以为李嘉跟他们一样,同样会熬过去的,只是一段日子的低落而已,所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嘉竟然会做出这种自我毁灭的事情来。

    “死了吗”

    夜千筱微微沉默了下,便直入主题的问道。

    对于李嘉的行为,夜千筱同样感到很意外,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相对于李嘉这样做的原因,倒不如先打听到李嘉的情况。

    尽管,从徐明志的语气来看,李嘉估计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

    面对如此镇定的夜千筱,徐明志有些不适应的摸了摸鼻子,下意识地回答着她,心里却不知是何滋味。

    他是知道夜千筱跟李嘉的交情不错的,就算是他,在面对这种消息的时候反应都有些过度,平静了好一会儿后才想起夜千筱,过来打电话通知她的。

    他清楚夜千筱并不是不担心李嘉,可这样遇到什么事情都淡定自若的夜千筱,让他觉得很揪心,莫名其妙地,感觉这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似的,远到他再如何费劲也没有办法去了解她。

    凝眉沉思了会儿,夜千筱话语平静,“我知道了。”

    “那你”

    抽搐着,徐明志试探的开口,想问她明天是否回去,可话音刚刚传出来,没等他将话给说完,就听得电话给挂断的声音。

    心似乎被什么弹了下,有些失望的看着那结束通话的手机屏幕,徐明志好看的眉眼忽的有些低落,本来就沉闷的心情似是被笼罩了层雾霭,沉甸甸的,愈发难以平静下来。

    “要赶回去吗”

    放下手机后,跟他一辆车的庞龙军有些担忧的凑了过来,他虽然只是听了两个电话,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但隐约还是知道徐明志有朋友自杀了的。他清楚徐明志现在还在放假,不过看情况是在这里待不久了。

    “嗯。”

    拧着眉头想了会儿,徐明志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抬手拍了拍徐明志的肩膀,庞龙军安慰道:“放开点儿,人没事就好。”

    “嗯。”徐明志应了声后便陷入了沉默中,他依靠在椅背上,眉头皱的越来越沉,周围萦绕的低沉气息也愈发的明显,倒是让庞龙军颇为担心起来,可过了很久后,徐明志忽然朝他开口问道,“你以前追过千筱”

    “”

    庞龙军作为个粗老爷们,加上是生长在东北那边的,素来豪迈大气,可现在被徐明志这么一问,整个人就焉了吧唧的,偏黑的皮肤竟然出奇的浮现出些许红色。

    冷不防的将黑历史再度给提起来,庞龙军这心里还真不怎么自在。

    “你当时看上她哪点儿了”

    徐明志似是想不明白,朝他坐近了点儿,眉头越皱越深,仿佛真的要跟庞龙军问出个子丑演卯来才成。

    “当时”庞龙军有些结巴的接过话,一个大老爷们儿硬是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沉默了片刻后,才恹恹地回答他,“我眼瞎了。”

    如果说是看上当初的夜千筱,庞龙军还真是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眼瞎了,也只有眼瞎了,他才会看上夜千筱,对夜千筱死乞白赖的展开追求行动。

    要是现在给他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他只想回到曾经傻不拉几的自己面前,然后狠狠的给自己几拳,将愚蠢的自己给狠狠骂醒

    “还真是眼瞎了。”似是找到了知音人,徐明志赞同的点了点头,抬手攀住了庞龙军的肩膀,“你看她,冷淡,骄傲,任性,麻烦,想一出是一出,随时都得担心她能把天给捅破了,跟她交流还忒费力你说说,她哪点儿好啊,只有眼瞎了才会看上她”

    “”

    庞龙军默默打量了下徐明志,没有说话。

    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觉得,徐明志说的很在理。

    于是,两个人莫名其妙的有些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感觉,互相拍了拍各自的肩膀,但却又各自沉默了下来。

    庞龙军是面对曾经的黑历史不知道该说什么,徐明志是不知道要不要再给夜千筱打通电话过去。

    另一边。

    挂断电话的夜千筱,在沉思片刻后,就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拨通了刘婉嫣的电话号码。

    现在不是训练的时间,也没有到就寝的时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刘婉嫣是会接电话的。而且,对于李嘉的事情,她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关注到。

    “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紧接着传来的便是刘婉嫣颇为疲惫的声音。

    微微一顿,夜千筱简单道:“我。”

    “千筱”有些惊讶地喊了声,刘婉嫣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声音也变得正经许多,“一直打你电话都在关机,李嘉的事情你知道了”

    “嗯。”夜千筱应声,转而问道,“她怎么样”

    “已经抢救回来了,现在还在昏迷,估计要明天才能醒来。”刘婉嫣揉着额心,尽量让自己精神点儿,“你放心吧,这几天有我看着,她不会有事的。”

    两边的环境都很安静。

    刘婉嫣正在回炊事班的路上,即将就寝的时间,除了站岗值夜班的,就极少见到其他的人影,电话那边甚至还能听到呼呼刮过的风声,伴随着刘婉嫣有些低落的语气,清清楚楚的落入耳中。

    夜千筱仍旧站在落地窗前,丁科将电视机的声音调到静音,让她安安静静的接听电话,而在厨房里忙碌的柴欣君听到手机铃声,下意识地在厨房门口探看了下情况,再得到丁科的暗示后,她又轻手轻脚的进了厨房,只是切菜的动作放缓了许多。

    从医院到炊事员的路程并不长,所以两人聊电话的时间也不长,可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已经足够两个不爱说废话的人将事情给说清楚。

    最开始还有人常关心李嘉的心态,路剑和祁天一都找她谈过心,基本上都是在做思想工作,不过时间久了,李嘉虽然偏向于沉默,但在训练上却没有落下什么,甚至成绩越来越优秀,所以路剑和祁天一他们都以为李嘉将重心放在训练上,化伤痛为训练,以此来麻木自己。

    他们觉得,事情到此也就结束了,之后的关注度就少了很多。

    就连刘婉嫣都觉得,李嘉再过些日子就能够从阴影中走出来,她虽然偶尔在训练的时候同李嘉一起,但也没有太过在意宗冬的事情了。

    所以,谁也想不到,李嘉会在这种关头,忽然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她是在午休后才被发现的,同寝室的人根本就不在意她的存在,就连她有没有吃过饭都不清楚,直到祁天一集合点名时才发现她的消失,然后他们这才意识到不对劲。

    祁天一发动所有的新兵去找她,最后在他们上午训练的悬崖下发现了李嘉。

    不过也算是幸运的,悬崖不算太高,正好那个时间段潮水退了,李嘉也没有被冲走。

    他们将李嘉救上来的时候,她还剩下一口气,加上医生们几个小时的抢救,总算是将她从死亡边缘给拉了回来。

    可是,李嘉的命是保住了,祁天一却遭了秧,没有把自己的兵给看好,无论是训练受伤还是自己找的,被记过肯定是在所难免。

    而李嘉,很有可能在这里待不下去了。

    “等我回来再说。”

    听完刘婉嫣的讲述,夜千筱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她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心,没说几句便跟刘婉嫣挂断了电话。

    接下来,夜千筱从丁科那里要了台笔记本,然后利落的在网上订购了回去的机票。

    “明天就回部队”

    得到消息的柴欣君从厨房跑了出来,满脸都写满了惊讶,温柔的眼睛里盛着浓浓的不舍,转眼间就变得水润水润的,仿佛笼罩了层水雾,随时都会有泪水掉落下来。

    今天夜千筱回来的时候,她本以为还能跟夜千筱多相处几天,心情正高兴着,却没有想到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夜千筱就忽然要回去了。

    “嗯。”

    夜千筱凝眉看着她,然后轻轻地点了下头。

    若是普通的事情,或许她会推掉,然后陪柴欣君过这完几日,但这件事却没什么商量的余地。

    她帮不了李嘉什么,所谓的心结,只有自己亲手打开才有效,所以她也没有想去帮什么忙。

    可是,有些事情,她必须搞清楚。

    “由她去吧,”丁科劝慰的拍了拍柴欣君的肩膀,声音难免有些沉重,“反正这次假期也是白得来的,再过段时间你随时都可以看到她了,没事的。”

    柴欣君眼里的泪水将落未落,眼里的不舍渐渐堆积,只是最终还是叹息的点了点头。

    既然夜千筱是打了电话才决定回去的,肯定是部队里发生什么事,她也不是不懂事的人,自然支持女儿的决定。

    只不过,她虽然是接受了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但手里的动作却未曾闲着,转眼间就继续去了厨房给夜千筱做夜宵。

    在夜千筱准备吃夜宵的时候,这大半夜的,她硬是拉着丁科出了趟门,原因没有说明,不过夜千筱也猜的七七八八的,于是等她和丁科回来的时候,两人手里拎满了各种袋子,全部都是些以前的夜千筱喜欢吃的。

    而一些需要加工的东西,则是全部被她搬进了厨房,看样子是打算熬夜奋斗。

    面对柴欣君的这般表现,夜千筱还真的有些哭笑不得,最后只能在丁科的眼神暗示下,任由柴欣君去折腾。

    那天晚上,柴欣君和丁科几乎整晚都没有睡。

    柴欣君当然是在厨房里忙活,而作为“十好丈夫”的丁科,则是任劳任怨的给柴欣君打下手,全程陪同没有丝毫的松懈。

    于是,第二天早上,夜千筱清早起来之际,便见到满桌子的家常菜,还有很多已经被打包好的食物,满目琳琅的几乎摆满了整个客厅。

    “千筱,先过来吃饭,等会儿让丁叔叔送你去机场。”

    晚上才睡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柴欣君,一见到夜千筱精神就来了,立即朝夜千筱招了招手,然后将碗筷给端上了桌。

    夜千筱点了点头,只是她刚走过去,门铃就忽的响了起来。

    “叮咚叮咚”

    “我去开门。”

    丁科从厨房走了出来,边解开围裙边走向门口,可才刚刚打开门,他整个人就有些愣住了,颇为纳闷的打量着站在门外的陌生男子。

    紧接着,丁科,包括客厅里的柴欣君和夜千筱,都听到一个沉稳而好听的声音

    “你好,我是来接千筱的。”

    ------题外话------

    唔,忽然有些伤心,感觉没什么动力了。

    有在追文的么,冒个泡来激励下瓶纸肿么样,心累。to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3话:回部队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