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5话:放心,玩不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回到基地的时候,正值傍晚时分,没有京城那般风雪交加的场面,有的只是与夕阳余晖交织的海平面。篮。色。书。巴,

    海风习习,海波。

    少去了繁华的地带,唯有蜿蜒曲折的山峰和苍郁层叠的树木,这里展现出与北方截然不同的风景。

    这片土地,永远朝气蓬勃。

    不过几日的功夫,基地跟记忆中的相差无几,还不到吃饭休息的时间,放眼看去,空旷的场地都是些身着作训服正在刻苦训练的士兵,大老远的能听到他们激情昂扬喊口号的嘹亮声响。

    “哟,回来了”

    刚来到炊事班,便碰到刚去喂完猪的小严,对方将装猪食的桶一放,朝夜千筱乐呵呵的打着招呼,不过一点儿意外的神色都没有看到。

    李嘉的事情整个炊事班的人都已经听说了,甚至还有几个专门去医院探望了下,他们都知道夜千筱和李嘉关系颇好,如今见到她回来,自然不会感到意外。

    只不过

    打完招呼后,小严猛地感觉到一股无可忽略的存在感,他有些诧异的抬眼,注意到站在夜千筱身侧、手里提着很多物品的赫连长葑后,整个人便因为过度惊讶而彻底怔住了。

    早先听说夜千筱是跟徐明志一起离开的,当时还以为他们俩有什么关系,很多人闲着没事都私下里八卦、打赌、猜测,甚至有人还觉得,夜千筱和徐明志再次回来时已经见过各自家长了。

    现在冷不防的看到赫连长葑站在夜千筱的身边,堂堂特种部队大队长将“忠犬”两字诠释的淋漓尽致,而同夜千筱一起离开的徐明志却半个影子都没有见到

    呃,信息量有些大,小严还真的接受无能。

    “嗯。”

    夜千筱淡淡的朝小严点了点头,一如既往的冷清模样,连任何别后重逢的喜悦都没有。

    而,早已盯着赫连长葑、两眼发直的小严,也没有考虑在意她的态度,而是在呆愣了会儿后,非常拘谨的抄赫连长葑喊道:“赫连队长。”

    无论赫连长葑以怎样的形象出现,他的身份和军衔是绝对不会改变的。所以,小严算再怎么奇怪他跟夜千筱之间的关系,对上他的目光后,整个人怂了。

    相对于夜千筱的回应,赫连长葑显得更是冷淡了,只是简单地朝小严点头,连一个字节都没有。

    不过,小严却受宠若惊。

    “你们这是去宿舍吧,”小严微微收敛了自己崇拜的神色,旋即将心思转到正事上来,朝夜千筱道,“现在婉嫣还在医院,如果你要过去的话,顺便带份晚餐过去吧。”

    “嗯。”夜千筱顿了顿,很快又颇有深意的补充道,“我们都没吃。”

    眼睛眨巴了下,小严愣了下才忽然意识过来,忍不住噗的笑出了声,“知道了啦,让林班长给你们开小灶”

    身为炊事班的,偶尔开个小灶肯定是正常的,加上所谓的小灶都是要他们自己添钱的,只是林班长出点儿劳动力罢了。更何况,现在还有赫连长葑在这里,联想到林班长那区别对待的日子,单独给他们做顿小菜几乎是不需要考虑的。

    得到肯定的回答,夜千筱耸了耸肩,转而便直接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自然,赫连长葑也未曾停留,跟着夜千筱的步伐离开。

    只不过,目送着赫连长葑离开的小严,全程都是笑容可掬的,直至他们消失在拐角处,才缓缓的收回目光,提着食桶往回走。

    现在整个炊事班的人都在厨房里准备连里的晚餐,一路上除了小严,再也没有遇见别的人,宿舍里更不用说了,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影。

    “你不回去”

    拉开将刘婉嫣的衣柜,夜千筱毫不犹豫地将所有带回来的“土特产”往里面一丢,然后拍了拍手,回过头去看倚靠在门口的赫连长葑。

    夕阳西下,余辉未散,斜倚在门边的赫连长葑处于朦胧的光晕中,整个人都被笼罩了层淡淡的红色,外面互相映衬的山峰和晚霞成为他的背景,高大挺拔的身影在辽阔的天地间划出朦胧剪影,身着便装的他看起来少去几分冷峻,多却几分温柔。

    眼睑微微抬起,夜千筱的视线在赫连长葑身上停顿片刻。

    她可不觉得赫连长葑会陪她去看李嘉,这里可是部队,他跟李嘉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刚回来去看李嘉,难免会遭人非议。

    视线落在外面的赫连长葑偏过头来,神色淡淡的,只见他轻启薄唇,“等晚餐。”

    话语清晰入耳,低缓醇厚的嗓音里,无端的增添些许懒散。

    他看来很悠闲,并非是刻意忽略所有的悠闲,而是很自然地融入这片环境里。

    心里升起股异样的感觉,但很快的,夜千筱将其强行压制下去,同时也有了几分了然。

    赫连长葑在部队待的时间要比在外面远得多,相对来说,部队才是他的归属。虽然他可以在短时间内适应各种环境,身处城市中也可以轻易融入其中,但对于长时间站在他那个位置的人来说,外面的世界已经离得太远了。

    这样的地方,才是真正属于他的。

    这是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地方。

    将目光收回,随着轻微的响声,夜千筱顺手便将衣柜的门给关上。

    晚餐,等等吧。

    没有任何事情要处理的夜千筱,最后只能陪他一起在厨房里等待。

    “想吃什么”

    刚刚将连队里的晚餐做好的林班长,见到赫连长葑和夜千筱来到厨房,完全没有任何想要休息的意思,问着他们的同时,还顺带舀了水清洗手里刚做完菜的锅。

    “老样子。”

    “随便。”

    赫连长葑和夜千筱异口同声的回答,话音落却后,两人互相对视了眼,不过却没有说话。

    厨房其余的炊事员早已从小严口里得知最新的八卦,知道赫连长葑和夜千筱是一起回来的,自然也没有过度惊讶,只是眼角的余光却纷纷掀了起来,在做自己的事情的同时,也不忘了留意这两人的情况,势必要从他们的举动中确定关系似的。

    烧着火的林班长顿了下,回过头古怪的看了他们俩一眼,最后盯上了夜千筱,“过来,切菜。”

    摸了摸鼻子,夜千筱没有任何异议的应声。

    作为个采购员,她已经习惯在工作之外的时候帮炊事班切菜了,加上这次林班长义务帮忙做菜,她出点儿力也没有什么。

    然而,她才走了两步,身侧的人却先前一步越过她,直接朝林班长的方向走去,“我来。”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缓缓的伴随着夜风划过,其中的含义毋庸置疑。

    冷不防地,林班长那菜勺的手抖了抖,菜勺差点儿没有掉下来。

    “砰”

    “啪”

    “咚”

    连续不断的响声从厨房内响起,那些个等着观察情况的炊事员们,一个个的几乎都将手里的活给干砸了,锅碗瓢盆伴随着他们的下巴哗啦啦的往地上掉,本来做贼心虚鬼鬼祟祟地表情,瞬间全部齐刷刷的变成了目瞪口呆,眼珠子全都瞪得大大的,简直跟看到什么天方夜谭一般。

    如果说夜千筱抢着给赫连长葑做事,他们或许还会觉得正常点儿,毕竟赫连长葑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那可是难以动摇的,神秘部队的神秘队长,素来行踪不定,加上训练人的手法变化多端,但都可以将人折腾的半死不活的,借此威名远扬,不过两个月的时间成了他们基地里神秘而恐怖的存在。

    而现在,是这样神奇的存在,竟然主动帮他们炊事班的小小炊事员

    呃,切菜

    这种震撼简直比他们听到“赫连长葑和夜千筱在一起了”更要强大。

    毕竟,那可是肩膀上扛着两杠一星的赫连队长啊

    “不做事了”

    林班长算是反应快的,他立即警告的扫了眼全场的炊事员,无形中散发的威严立即将他们从震撼中拉了回来,然后各自回身、利索地将掉下的锅碗瓢盆捡了起来,心不在焉的开始忙碌着自己的工作。

    于是,整个厨房立即陷入了股诡异而沉默的氛围,没有人敢随意开口说话,厨房里只有锅碗碰撞和极有节奏的切菜声。

    看起来似是努力而认真的模样,可对于这个炊事班来说,却是极端的诡异状态。

    将这幕幕看在眼底,夜千筱挑了下眉头,自然也没有主动去揽活儿,而是悠闲地走出了厨房,慢悠悠地去食堂转悠了一圈。

    直到几个菜都做好的时候,她也准时的踏进了厨房,时间上没有丝毫误差。

    “来的真准时。”

    瞥到走进来的夜千筱,实在是忍不住的温月晴低声嘀咕了一句,素来温婉内敛的她,此刻脸上却增添了不少不耐烦和嫉妒之色。

    自从夜千筱和刘婉嫣在连队里有特殊待遇能够参加新兵训练后,温月晴对她们俩很有意见,总觉得她们是想故意出风头才这么没事找事的,否则在部队里怎么混不都是两年,为何偏偏要去参加那些累死累活的训练,反而抛下了炊事班里这么悠闲的工作

    加上前些日子夜千筱忽然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假期,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家,这种特权难免让人产生遐想。而现在她刚回来,高攀上了赫连队长

    温月晴不过是想想,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夜千筱拥有太多特殊待遇了,她确实很惧怕夜千筱没错,可在这种惧怕生根发芽的同时,属于嫉妒和憎恨的种子也悄悄地扎了根,只等着通过时间的推移而茁壮成长。

    吃过饭后,得知赫连长葑回来的消息,狄海便利索的溜进了厨房,然后非常热切地想朝赫连长葑扑过去,只是被赫连长葑一根筷子伸过去给强行制止了。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赫连长葑便被狄海吵得眉头都皱了起来,最后站起身直接把人给拎了出去,大概是召集暂时交给狄海看管的那帮烂菜叶子,临时考核,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踢走的人。

    赫连长葑向来不是那种按常理出牌的人,对待海军陆战的人都不知道客气点儿、从不手下留情,他自己手下的兵更不用说了,只要他高兴,往死里操练都是常有的事儿。

    而,夜千筱终于可以不用面对他,将碗筷一收,便拎着给李嘉打包好的饭菜去了医院。

    “叩。叩。”

    来到李嘉的病房,夜千筱象征性的敲了下门,直接推开了门。

    “谁”

    偏过头来的刘婉嫣还没问完,话语在见到夜千筱的那刻咽了下去,眉宇间没来由的闪过抹诧异,不过她也很快反应了过来,立即站起身朝夜千筱走了过去。

    夜千筱眼眸微闪,视线快速从病房里扫过。

    跟记忆中相差无几的病房,雪白的墙在这片日光灯的反射下,显得颇为刺眼。

    李嘉现在正躺在病床上,此刻正虚弱无力的挂着吊针,她脸上见不到丝毫血色,额角甚至还有冷汗渐渐浮现出来,清秀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仿佛在忍受着什么强大的痛苦。而,她在听到动静后,仍旧颇为艰难的偏了下头,毫无焦距的眼睛在看到夜千筱后,眼底忽然有光芒闪烁了下,紧接着便是渐渐浮现出来的惊喜。

    只是,这样的惊喜没有持续多久,便被愧疚和煎熬所取代,方才亮起的眼眸顿时又化作了黯淡一片。

    毫无疑问的,在忽然看到夜千筱的时候,她是高兴喜悦的。

    可,也有太多的理由,让她没办法真的开心起来。

    她张了张口,强烈的疼痛和无力,令她的声音低低地,隐约可以听到她在呼唤着夜千筱的名字。

    另一边,迎面而来的刘婉嫣神色有些疲惫,看起来清瘦了些,皮肤也被晒黑了些,但大体上却没有多大的变化,见到夜千筱时她眉眼里流露出些许喜意,可话语里却略带调侃,“想不到啊,你真赶回来了”

    “嗯。”

    冷淡的回了她一声,夜千筱很快绕过她的身影,然后拎着手里的晚餐走进了病房。

    刘婉嫣脚步微顿,眼看着夜千筱不顾自己进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过也没有去吐槽她什么。

    反正夜千筱向来是这样的个性,她算再如何想发飙,也拿夜千筱无可奈何。

    “我马上要回去了,待会儿你来喂她。”

    转过身,刘婉嫣的视线随着夜千筱,她有些正经的交代着,显然确实准备要离开了。

    李嘉这次受伤很严重,断了好几根肋骨,手臂也被摔断了,基本上浑身上下都有伤痕,五脏六腑都需要调养,暂时只能进食些简单的稀饭。

    以她现在的模样,肯定不能自己动手。

    只是,麻醉的药效过去了,她身上的知觉也渐渐恢复,整个下午都疼得难受之极,一分钟都没有停歇过,连口会都喝不下去,连在旁边看着的刘婉嫣都替她着急。

    “等等。”

    眼看着刘婉嫣交代完要离开,夜千筱将手里的晚餐放桌上一放,再瞥了李嘉一眼,便再度走向门口,只是中途拉住刘婉嫣的手臂,不由分说的将人给拉了出去。

    “你不能好好说话吗”

    忽然被用力扯到走廊,直至走过几间病房才停下来,刘婉嫣的眉头冷不防的抽搐着,没好气地看着打见面惹得她很不爽的夜千筱。

    如果这家伙不是夜千筱,她肯定一拳头挥过去了。

    搞什么鬼

    “帮个忙。”

    夜千筱淡淡的说着,根本没将她那点儿不满给放到眼里。

    扬了扬眉,刘婉嫣动了下被抓得有些疼的手臂,视线却落到夜千筱的身上,表示洗耳恭听。

    然而,不过十来秒,刘婉嫣怔住了,她颇为警惕的看着夜千筱,“你想做什么,真闹狠了你可不是打包走人那么简单”

    走廊昏暗的灯光下,夜千筱不紧不慢地挑了下眉,“放心,玩不死人。”

    ------题外话------

    对手指,今天瓶纸搞大扫除去了,抱着非常愉快的心情将寝室翻了个天,暹者铡1纠唇裉煲傻粼危鎏臁~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5话:放心,玩不死人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