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7话:你的命,我嫌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色恬静,月光皎洁。

    在宽敞的草地上面,此刻正站着三个人。

    刘婉嫣颇为平静悠闲地靠在棵小树旁,有凉风掠过,将树上枯黄的树叶悠悠吹落,在如水的月光下,轻轻地落在她的肩膀上,转而又摇摇晃晃的飘落在地。

    在她不远处,站着的则是她们的老熟人

    华雅和舒蓝沁。

    两个人穿着身迷彩作训服,皆是一脸不耐烦之色,但隐约间还透露有些许紧张,两人互相看着,近乎倚靠在一起,偶尔视线从刘婉嫣身上扫过,无论神色还是动作中,莫名地展现出不安的情绪。

    “让你们俩等会儿就急成这样,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眼角余光瞥到夜千筱的出现,刘婉嫣又不动声色地将视线收回,转而缓缓的扫向华雅和舒蓝沁,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

    “你才做亏心事了呢”被华雅紧紧抓住的手臂倏地一痛,舒蓝沁瞥了眼华雅稍白的脸色,心里的怒火没来由的就冒了出来,她顺手将华雅拉到身后,紧接着没好气地朝刘婉嫣看了过去,话语里满是恼怒的焰火,“有什么事就赶紧说,我们可没有时间跟你耗费”

    舒蓝沁气势汹汹的,看起来特别的强硬,仿佛随时都会拉着华雅离开似的。

    寂静的夜色,空旷的山谷,那抹静谧忽的被打破,就连晚风都似是变得猛烈起来。

    “呵。”

    轻缓传出的笑声,伴随着寒风侵入耳中,莫名窜出的寒气激起了浑身的战栗,在这样的偏僻的山地,无端的笼罩了曾阴森恐惧,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将人给吞噬。

    猛地听到这般清冷的笑声,舒蓝沁和华雅纷纷朝着声源看了过去,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人,皎洁如水的月光下,属于夜千筱的那张精致脸庞顿时映入眼帘,与此同时,那狭长黝黑的眼眸里,落入倾泻而下的月光,有股冷意和危险直逼而来,仿佛势不可挡的利剑,在转眼间就将她们的心理防线给击溃。

    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压迫和威胁,舒蓝沁和华雅冷不防地惊住,心里下意识提起了口寒气,整个人像是被什么狠狠地击中了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站在原地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冷风呼呼的刮着,月亮洒落了满地的银光,夜千筱站在棵树旁,半隐藏在婆娑的树影中,树枝枯叶轻轻摇晃着,在她的身上留下斑驳晃动的阴影。

    寒意徒增。

    不是她们记忆中的作训服,刚回来的夜千筱还来不及换衣服,仍旧穿着与这个基地格格不入的便装,黑色的长款针织开衫,垂落的衣摆随着清风摇晃着,在夜空中荡出好看的弧度,里边的白色长袖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黑色的牛仔裤勾勒出完美优雅的腿型,配上双皮短靴,整个人看起来高挑纤瘦,清冷的气质顿时就传递过来,让人看着心添几许惧意。

    她像是隐入在背后的黑暗中,若隐若现的身影,外加那未曾掩饰的危险气场,光是在气势上就将人给彻底镇压,舒蓝沁和华雅一时间几乎被吓蒙了,只能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倚靠在树边的刘婉嫣看了夜千筱几眼,紧接着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不动声色的往旁边移了移,故意离夜千筱远点儿。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见到夜千筱气场全开的模样了,反正她是没有办法驾驭得了的,自然要对夜千筱避而远之。

    不过,相对之下,她的心态要比那一无所知的舒蓝沁和华雅好许多。

    “夜千筱,”舒蓝沁强压住心里的那抹恐惧,强撑着迎上夜千筱极具杀伤力的目光,颇为警惕的问道,“是你约我们出来的?”

    舒蓝沁和华雅被约到这里来的时候,并不清楚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之所以同意跟着刘婉嫣过来,也不过是因为刘婉嫣提及到“李嘉”而已。

    可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夜千筱竟然回来了。

    “约?”冷冷的抬了抬眼,寒风迎面而来,夜千筱缓缓的走出了树影中,不紧不慢地往前几步,直至逼近舒蓝沁和华雅的时候,才慢慢停下来,她唇角勾勒出抹冷笑,分外渗人,“不是威胁吗?”

    令人犹坠冰窖的声音,好像连手指都被冻得发疼,华雅抓住舒蓝沁的力道紧了几分,潜意识的再离舒蓝沁近了点儿,仿佛这样她就能够安心点儿似的。而舒蓝沁像是被洞穿了心事般,脸色也稍稍发白,硬生生的压制着眼里浮现出的紧张。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可,这亏心事,万一做了呢?

    她们本可以坦然的面对夜千筱的,可现在见到跟李嘉有牵扯的人她们下意识地想逃,底气不足,连逞强的勇气都没有,若不是心里怀着仅有的希望,她们或许早就没有办法站在这里了。

    时间似乎被凝固了,风声赫赫,树影婆娑,这被夜色笼罩的山头,忽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只不过,对于舒蓝沁和华雅来说,这却比酷刑更要令人受折磨。

    有什么堵在心口,出不来,沉不下,难受之极。

    “李嘉告诉你了?”

    过了好一会儿,舒蓝沁才终于将心里的疑问给问出来,那谨慎和紧张的神色中,没来由的多了抹解脱。

    可如此一说,站在面前的夜千筱眼底忽的闪过抹了然,紧接着寒冷的眸光愈发的浓厚,所到之处仿佛能够将一切都冻成冰渣。

    她原本不过是猜测,让刘婉嫣将舒蓝沁和华雅弄到这里来,也不过是想试探试探罢了,可没想到这并不算高的机率,正好被她给猜中了。

    冷,刺骨寒冷。

    惧,心惊胆战。

    华雅的胆量一向没有舒蓝沁的大,本来环境的渲染就足够让她害怕,加上愈发恐怖危险的夜千筱,她的心都差点儿没从嗓子眼跳出来。

    “李嘉是自己跳崖的,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深吸了口气,被吓得躲在舒蓝沁身侧的华雅忽然探出头,扯着嗓子朝夜千筱吼着,拼尽全力的想要帮自己的辩解。

    刻意远离这场战火的刘婉嫣听到这话,冷不防地挑了挑眉,有些诧异地朝华雅和舒蓝沁看了过去,疑惑闪过后便是了然。

    很明显的此地无银。

    当夜千筱让自己将华雅和舒蓝沁喊到这里来时,刘婉嫣就猜到了个大概,只不过她当时并没有怀疑的太深,因为在李嘉跳崖的时候,华雅和舒蓝沁有完全的不在场证明,不可能是她们俩将李嘉推下崖的。更重要的是,李嘉醒来后有明显的抑郁症状,一口承认是自己跳崖,根本就没有任何话语是提及到华雅和舒蓝沁的。

    所以,刘婉嫣很自然地打消了疑虑。

    可没有想到……

    刘婉嫣皱起眉头,还真的有关系?

    “呵,没关系?”夜千筱倏地就笑了,可浑身的威压和冷意更甚起来,有种莫名的危险以她为圆心,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她眉眼盛着冷冷的笑意,“讽刺挑唆她的,不是你们?”

    话音落却,舒蓝沁和华雅似乎被点破了般,脸色忽然就僵住了。

    不因别的,而是正好被夜千筱给说中了。

    这些日子来,她们有空就去找李嘉,讽刺谩骂侮辱她,明里暗里的让李嘉去死。当时她们并没有想得太多,而是将以前堆积起来的怨恨全部发泄在李嘉身上,宗冬的事情给了她们很大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在宗冬的问题面前,李嘉并不会去反抗。

    看到李嘉的低沉和伤心,是她们俩最大的乐趣。

    从某些方面来讲,李嘉的跳崖,跟她们俩确实脱离不了关系。而且,就在李嘉跳崖前的半个小时前,她们俩就堵着李嘉,恶言相向,什么话都说出来了,当时的李嘉就有崩溃的迹象,还是舒蓝沁发现异常,率先将华雅给拉走的。

    在人有心结的时候,任何的负面情绪都有可能对其产生影响,更不用说舒蓝沁和华雅这种刻意地侮辱和嘲讽。

    夜千筱对李嘉有一定的把握,她可以确定自己离开之前,李嘉是没有任何轻生的想法的。

    既然这样,中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所以,她趁着林班长做菜的功夫,在食堂里打听了一圈,都是些李嘉的近况,当下就将目标锁定在了舒蓝沁和华雅身上。

    也正因为那点怀疑,才会有现在这么一出试探。

    “崖是她自己跳的,我们又没有逼她,更没有推她,就算我们说了几句话,那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舒蓝沁识趣地将华雅给推到旁边,示意她闭嘴后,又朝夜千筱说着,将所有的罪过都推卸得一干二净。

    华雅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可她却不能没有意识到。

    跟夜千筱相处也有段时间了,这期间这个女人做过多少惊天骇地的事情,简直能够将整个基地都给闹翻了,以夜千筱的性格,特地约她们来这里,绝对不只是试探她们那么简单。

    在格斗训练上,她们都有见识过夜千筱的身手,她们俩个合起来都不一定能有赢的把握,加上旁边还有个刘婉嫣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出手相助,如果夜千筱真的要对她们做些什么的话,她们俩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想到这儿,舒蓝沁的神色就愈发的急切,抬手拉住华雅的手腕,直接就往下坡的路走。

    “哟,急什么?”早有防备的刘婉嫣直接绕到那条道旁,脸上笑眯眯的,态度跟夜千筱截然相反,双手环胸的挡住她们俩,挑眉道,“我们好好聊聊呗?”

    来路被挡住,下定决心要赶紧离开的舒蓝沁眼眸一狠,松开华雅就快速朝刘婉嫣冲了过去,抬手握拳力道狠厉,这出手的一招带着绝对不留情的力道,就连空气都被她给划开似的,带着些许动荡的动静缓缓的荡开。

    然而,没等她靠近刘婉嫣,一只手就腾空而来,狠狠地锁住了她的肩膀,紧接着没等人反抗,那只手就顺着她的手臂往下强行扣住手腕,刹那间舒蓝沁也反应过来,另一边的手便顺势挥了过来,可惜早就准备好的夜千筱却快她一步,微微偏过身子便躲开了她的攻击,与此同时手握拳直接从舒蓝沁的下巴砸了上去,硬生生的将人给砸的直往后逼退。

    抓住舒蓝沁手腕的力道稍稍一紧,夜千筱将往后倒的舒蓝沁硬是拉了回来,横扫而来的长腿狠狠地扫到舒蓝沁的腰间,夜千筱的速度向来快的出奇,舒蓝沁仿佛才刚刚感觉到下巴的疼痛,腹部令她崩溃的痛楚便紧随而来,那种毫不留情的力道,好像将她的五脏六腑都给搅成一团似的,顿时就疼得舒蓝沁脸色扭曲,在夜千筱松开她的那刻,整个人直接捂着肚子跪倒在地。

    “蓝沁”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不明情况的华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将这打斗的一幕看在眼里,完全不敢相信舒蓝沁会在几招内就输给夜千筱,她下意识的想去扶起舒蓝沁,可前行一步却又忽然意识到什么,在中途直接转移了方向,朝着刘婉嫣的方向冲了过去

    夜千筱和刘婉嫣她都赢不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怎么冲出去

    下巴和腹部都疼得要命的舒蓝沁感觉到动静,抬起头就见到抛弃自己直冲刘婉嫣而去的华雅,她近乎错愕地睁大眼睛,有些不能明白眼前的情况似的,嘴巴因为疼痛微微张开着,可流露在她脸上的并非全是痛苦和煎熬,更多的是震惊和失望。

    她从头到尾都想护着的人,竟然在这种紧要的关头,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她

    难以置信的震惊将令舒蓝沁半响都回不过神来,她眼睁睁地看着冲过去的华雅跟刘婉嫣打斗在一起,不过几招就被刘婉嫣狠狠地打倒在地,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你到底想做什么?”将华雅的狼狈模样全部看在眼底,舒蓝沁忽然回过头来,撕心裂肺的朝夜千筱喊道,“李嘉不是还没有死吗,你难不成还想要我们的命不成?”

    毫无疑问的,舒蓝沁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否则,无论如何她也不会失态到这种地步,尤其还是在夜千筱和刘婉嫣面前。

    相对于华雅的冲动无脑,舒蓝沁的考虑一向比较全面,如果不是华雅的举动让她的情绪有些混乱,她肯定会稳住自己的心态跟夜千筱周旋,就算知道毫无回转的可能,也不可能在夜千筱面前如此颜面丢尽。

    夜千筱不紧不慢地踢开脚边的石子,然后缓缓地朝她走近两步,在稳住的那刻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舒蓝沁,轻启薄唇,“你的命,我嫌脏。”

    她的声音冰冷彻骨,那随着夜风悠悠吐出的字眼,更是将舒蓝沁的自尊心全部踩在地上,并且狠狠的践踏。

    舒蓝沁猛地瞪着夜千筱,眼睛里遍布着猩红的血丝,憎恨和愤怒犹如潮水般汹涌着,恨不得将夜千筱给吞噬淹没。

    谁也无法忍受自己被这样的言语侮辱

    放到地上的双手冷不防的缩紧,手指插到草根下面的土里,一把泥土被攥在手心里,坚硬的土地刺痛着手指,可她的力道却不减,仿佛抓紧的是夜千筱一般。

    她只想将夜千筱挫骨扬灰

    “你们俩,留一个。”夜千筱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完全不管她的心里痛楚和憎恨程度,她甚至于有些轻描淡写,淡然地补充道,“也必须留一个。”

    舒蓝沁的心思稍稍的被分散,她不明所以但是却格外防备的盯着夜千筱,无法理解夜千筱到底是怎样的意思。

    什么留一个?

    她,和华雅?

    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团黑色的东西就忽然从头上掉落下来,直接顺着她的头皮砸落到地上。

    紧接着,便是夜千筱冰冷的声音,“捡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7话:你的命,我嫌脏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