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9话:害人,还是被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寒风瑟瑟,银光洒落山头,衬得夜色愈发冷清。

    舒蓝沁和华雅沉默的将两捆绳子绑好,然后才在夜千筱和刘婉嫣的注视下,紧张兮兮的往山坡下爬。

    如果只是简单的攀岩,她们肯定不在话下,毕竟这一个多月来的训练也不是摆着看的,可夜千筱那句“可以动手”,就成了她们之间最大的导火线,谁都不相信对方,谁都警惕着对方,怕在攀岩的途中对方耍什么小动作

    更重要的是,在刘婉嫣的监督下,两根绳子的距离不超过一米,只要想,她们俩互相攻击绝对不成问题。

    “啧,华雅还真狠得下心。”

    刘婉嫣来到绑绳子的树旁边,刘婉嫣看着舒蓝沁绑着的那根绳子,在后来动手的华雅动作下,松松垮垮的不说,甚至还被弄断的一半,损坏到这样的绳索在训练场上肯定不会用的,因为随时都有可能导致士兵在攀岩的过程中意外身亡。

    华雅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理,她这样做甚至会失去跟自己的朋友,可就因为“不想留下”这样简单到可笑的理由,竟然这样做了。

    刘婉嫣眉宇间浮现出抹惊讶,说心里话她确实无法理解华雅这样的做法,皱着眉头感慨完,她叹了口气后,就蹲下身将舒蓝沁那根还在晃动的绳索给绑好。

    将那根绳索的情况看在眼底,夜千筱稍稍沉思了一下,面对着还蹲着在系绳索的刘婉嫣,非常严肃的开口道:“待会儿记得要她赔钱。”

    “哈”

    不明所以的刘婉嫣诧异地回过头,她的死结才刚刚打到一半,差点儿就被夜千筱这突如其来的话给惊得松了手,过了会儿,她注意到夜千筱的神色格外认真后,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哦。”点了点头,刘婉嫣嘴角微抽着,然后继续系着那根绳子。

    这些绳子都是夜千筱趁着去外面采购的时候买的,当然也不仅仅是这些绳子,零零碎碎的还有很多东西,基本上都放到这个小山头,偶尔休息的时候,她们俩便会来这里独自训练。

    像舒蓝沁和华雅这种上下攀岩,而且在中间动手的事情,她跟夜千筱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好几次都惊险的差点儿跌下去,可这里的山坡虽然陡,却没有尖锐的石头,土地都是松软的,加上周围还有各种顽强生长的植物,很轻易地就可以抓住,所以这种游戏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有惊险,但只要伸手灵活点儿的,绝对不会丢掉性命。

    夜千筱的心态她不知道,但刘婉嫣自认为自己还是没有华雅那么心狠的,真的有生命危险的话,她也不会让舒蓝沁和华雅玩这招。

    不过,要赔钱啥的

    抠真特么抠

    “你这刀是今天带进来的吧”

    绑好绳子的刘婉嫣站起身,抬手就将插到树干里的匕首给拔了出来,她放到手里把玩了下,转而偏过身朝夜千筱挑了挑眉,颇有兴趣的问着。

    部队里的军刀都是镀了铬的,刀身为黑色,可以防止在晚上反光暴露踪迹,不像外面的那些花里胡俏的刀,好看是好看,可在晚上都能看出是白色的,就跟着闪光灯似的,躲哪儿都能提醒敌人自己的存在。

    夜千筱随意瞥了那把匕首几眼,淡淡地开口,“送你的。”

    这把匕首确实是送给刘婉嫣的,不过同种款式的她买了两把,自己也备了一把,只不过她给刘婉嫣准备的东西都放到了夜家,出来后她根本就没有回过夜家,自然也没办法将东西给拿出来。这把匕首之所以放到身上,也是因为她去要去当“人质”,当时顺手捎上的。

    所以,它见过血、开过光。

    不过,因为刀身没有镀铬只能算摆设,在部队里放着也就耍耍帅罢了,交给刘婉嫣算是个留念,没想着她用这把匕首做些什么。

    “你这么抠,”刘婉嫣摆弄着那把匕首,颇为诧异地朝夜千筱挑着眉,“真的假的”

    夜千筱抬手摸了摸鼻子,转而云淡风轻的回了她一句,“赫连长葑出的钱。”

    “”

    刘婉嫣嘴角狠狠地扯了下。

    摔她就知道

    她就不应该对夜千筱抱有希望的

    “等等,”察觉到空气中的那丝丝异样,刘婉嫣忽然就将浑身的不满给压了下去,同时好奇地眯起了眼睛,颇为打量地朝夜千筱靠近,“你不是跟徐明志一起回去的吗,怎么跟赫连队长混到一起了你是不是跟他”

    话语问到一半,可刘婉嫣话里的意思却问的清清楚楚的。

    显而易见的,她就是在怀疑夜千筱和赫连长葑的关系。

    今天傍晚在炊事班的事情她是没有看到,如果将赫连长葑那主动要求切菜、且在吃饭时体贴的给夜千筱夹菜的画面看到眼里的话,几乎不用二话就要断定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之间的暧昧了。

    不过,她就算没有看到,稍稍联想下也不得不怀疑,毕竟夜千筱和赫连长葑在部队里就有足够的相处机会,赫连长葑对夜千筱的态度先前就有些不同,如果在大都市里相遇的话,那能够创造的机会就更多了。而且,依照赫连长葑的性格,怎么看都都不像是那种会愿意随便陪人逛街刷卡的

    所以,夜千筱和赫连长葑要真的没有那么点儿关系可言,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他钱多。”

    夜千筱很快就接下了她的话,说起来云淡风轻的,仿佛只是很平静地说出了一个事实。

    “”

    刘婉嫣差点儿被自己给呛住。

    赫连队长钱多她一点儿都不会怀疑,问题是,人家的钱为什么就给你夜千筱花啊

    于是,很会察言观色的夜千筱从她的眼里将疑问给看了出来,她略微沉思的想了下,然后一本正经的回答道:“他人不错。”

    “靠”

    刘婉嫣只想一口老血喷到她脸上

    既然赫连队长人那么不错,怎么不见他把钱花到其他人身上

    夜千筱,你绝对是被蠢死的

    忍不住的在心里直叹息,刘婉嫣开始重新估计夜千筱的情商。原本被她放到很高位置的夜千筱,瞬间就摔到了负数的位置,并且还摔得惨不忍睹。

    然而,就在她气急攻心的时候,夜千筱又轻飘飘的说道:“他的钱都是给你花的。”

    心头一梗,刘婉嫣眨了眨眼,顿时就将所有的焰火都给浇灭了,与此同时莫名其妙地感觉到阵阵冷气直逼脑门而来,她忽然就感觉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难得的有些心慌。

    刘婉嫣开始真诚的反思自己。

    远处,倚靠在树枝上的赫连长葑将落到刘婉嫣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然后再次看向旁边的夜千筱,唇边勾起的笑意不减分毫。

    他是懂唇语的,加上夜色给了合适的条件,以至于他能够将她们的聊天“看”的很清楚。

    “队长。”

    耳麦里传来狄海压低的声音。

    抬手弹了耳麦两下,示意他废话少说。

    停顿了下,狄海谨慎而试探的问道:“那个,您还不宣布动手吗,兄弟们都快睡着了。”

    赫连长葑的训练计划向来是看心情的,晚上那帮留下来的新兵们已经被他练得半死不活了,现在又被他拉到这座山头上来进行潜伏训练,不过这次出来“歼灭”其他人的是狄海,赫连长葑不过是个旁观者。

    在这次的训练中,其他人发现了狄海的话也是可以反击的,只要将狄海给“做掉”就是他们胜利。

    相反的,若狄海让他们全军覆没了,今晚他们就甭想有个好的休息时间了。

    而,现在他们因为整天的训练,一个个的都已经累的半死不活了,如今又隐藏在某处一动不动的,随时都有可能闭眼睡着,加上这个季节的虫蛇都在休眠,除了地形令他们有些不舒服,这个环境已经足够能勾起他们的瞌睡虫了。

    如果赫连长葑还不宣布这次训练开始的话,他们没准儿真的能睡死过去。

    深邃的眸底映着皎洁的月光,无端的萦绕着几缕危险的意味,赫连长葑慢悠悠地开口,“让他们试试。”

    低沉的语调中,带着绝对的威胁,结结实实的让通讯另一边的狄海惊了一惊,整个人惊慌失措的只觉得背脊发凉,他格外委屈的眨了眨眼,最后将嗓子眼里的话全部给咽了下去,焉了吧唧的缩了缩脖子,没有再吭声。

    没准儿队长就是想让他们在等待中注意力下降呢,狄海非常“懂事”的想着,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睡意和疲倦席卷而来,他强行睁大了眼睛,倚靠在树旁等待着赫连长葑发布命令。

    殊不知,他们这次的行动时间,完全要等正在这座山的某处“玩儿”的人办完事才能开始。

    另一边。

    当刘婉嫣被膈应的实在没话说的时候,山坡下面总算是有了动静。

    在山坡上方等待的两人的注视下,华雅的焦急和紧张情绪全部一览无遗。同她一起攀岩的舒蓝沁只以为她在犹豫什么时候动手,又或者说是在思忖到底要不要出手,因为这是舒蓝沁自己也在思考的问题,可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友竟然是在焦虑那根绳子为什么还不断。

    于是,到最后,耐不住心急的华雅终于动了手,以极为急切的方式朝舒蓝沁一脚踢了过去,动作精准的直接踢到舒蓝沁抓住绳子的手上。

    然,早有准备的舒蓝沁将她所有的动作都看到眼底,可就算做足了准备她也没有想到华雅会那么心狠的过来提她的手,她心里的震惊猛地扩散开来,好在她的反应也足够的快,双手快速的往前移了一点点,勉强躲过了华雅的攻击。

    下一刻,已经对华雅彻底失望的舒蓝沁也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踩在山坡上的腿抬起,直接朝华雅踢了过去

    两人的各项能力其实都差不远,格斗和体能都是不相上下的,所以在这种惊险悬空的情况下,主要靠的就是她们的运气和心理素质。

    这也是为什么华雅要在下去的之前在舒蓝沁的绳子上来那么一招的主要原因。

    因为她知道,自己跟舒蓝沁对抗起来,没有绝对的把握获胜。

    而,她是怎么也不愿意在这里继续待下去的。

    不得不承认,夜千筱和刘婉嫣那种疯狂的举动,在她的心里已经留下了足够的心理阴影。她甚至觉得,只要这次留下来了,她就永远都没有机会再下山了。

    万一夜千筱和刘婉嫣为了报复她们,到时候直要将她往山坡下面推呢

    华雅一点儿也不想死。

    所以在她和舒蓝沁之间,她果断的选择了自己。

    自然而然的,最开始就将希望放到“让舒蓝沁的绳子断掉自动”华雅压力本就比较大,甚至于还落后了一点点,有着另外的寄托就算是在打斗的时候都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她勉强的应对舒蓝沁的攻击,心里想的则是让舒蓝沁的动作幅度再大点儿,以便舒蓝沁的绳子快点断掉。

    可,当她这种想法产生的愈发强烈之际,舒蓝沁却已经超越了她,动作利落地甩落她一大截。

    而就算是这个时候,她心里的那份侥幸都没有退散,柔和的月光洒落在她的眼睛里,却映射着恶毒而阴险的情绪,仿佛已经同身后不见底的深渊融为一体。

    只要舒蓝沁没有安然无恙的回到山坡上,她就不算是输

    然

    刹那间,眼底的那抹凶狠消散的无影无踪,茫然和疑惑忽然从眼底爆发出来,她甚至抓住绳子的力道都快失去了。

    因为,她眼睁睁的看到,舒蓝沁拉着绳子踩着土地,平安地越过了头顶的斜坡,最后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山坡上。

    中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她,输了。

    舒蓝沁跪坐在山坡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任由凉爽的晚风吹拂着自己,带走浑身散发出来的热量。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刚刚在死亡边缘走过了一圈。

    “你可以走了。”

    刘婉嫣踱步到她的身边,然后不紧不慢地瞥了眼还在下面傻住了的华雅,淡淡的朝她说了一句。

    犹如宣布她无罪释放。

    舒蓝沁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她捂着胸口想要站起来,可似是忽然想到什么般,垂下头就往下面看了眼,神色间有些犹豫。

    显然,什么都不知道的她,还在担心被留下来的华雅会被夜千筱和刘婉嫣“欺负”。

    舒蓝沁自认为不是多么重情重义的人,她也不可否认自己确实没有多少良知。可作为人就肯定不缺感情,华雅毕竟跟她交好好几个月的时间,从新兵连的时候她们俩就在一起了,而且还“志同道合”的。

    虽然刚刚看到华雅做出那种事,她心里真的很凉,也对这个人很失望,但她并不知道刘婉嫣和夜千筱想做什么,万一她们俩要真的发了疯想对华雅做出什么

    “你要是绝对她还能够成为你的朋友的话,”刘婉嫣看出了她的犹豫,然后缓缓的蹲在她身边,随手拔了根枯草,微微斜了她一眼,“去绑着绳子的树上看看呗,没准儿会改变主意呢。”

    半信半疑的,舒蓝沁看了看下面的华雅,又看了看那棵树,最后还是爬了起来,朝那棵树走了过去。

    只不过是看了一眼,舒就彻底变了,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似的,神色顿时就黑的彻底,方才那一丝丝的疑惑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迟疑不到三秒,舒蓝沁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寂静的山坡上,凉风吹过,莫名地增添了几分冷意。

    夜千筱和刘婉嫣对视了眼,然后再看向下面依靠着绳索缓缓爬行的华雅,皆是无奈地眨了下眼,相对之下神色间的冷意也少了几许。

    直至基地的熄灯哨快要响起的时候,夜千筱和刘婉嫣终于跟散步似的走回了炊事班。

    只不过,刚回来,就见到林班长在女兵宿舍等着她们。

    “做什么去了”

    林班长等的有些不耐烦,刚看到她们就虎着脸吼了一句。

    “呃,”早已习惯林班长冷脸的刘婉嫣面不改色,然后非常镇定的开始编造谎言,“见千筱离开了这么些天,怕她的训练落下,刚刚跟她练了会儿。”

    只要是提到“训练”,林班长素来不会管她们,于是一向很难哄的林班长脸色出奇的好转了点儿。

    “去隔壁,牧齐轩有事找你们。”

    ------题外话------

    1解释下昨天的题外话。

    意思是女主的做法有些不厚道,在现实生活中不能因为别人得罪了你,就私底下把人拉过来暴力解决,好吗咱们可以报告老师,严重点就报警,ok

    2估计你们忘了牧齐轩了,这里头疼的给你们介绍一下。就是那个第二卷第001话出现的给女主和刘婉嫣带路去炊事班的,还有就是后面李嘉晕倒、帮忙把李嘉带到医院去的“好心人”。

    透露下他的身份新教官。[债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69话:害人,还是被害?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