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0话:这招,先斩后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去隔壁,牧齐轩有事找你们。”

    说话的时候,林班长抬手指了指旁边的男兵宿舍,示意牧齐轩就在隔壁等着她们。

    他整个人的态度都表现的很寻常,根据刘婉嫣和夜千筱对她的了解,事情肯定不是往“坏处”发展的。

    唔,否则,他早就破口大骂了

    “牧齐轩”

    刘婉嫣疑惑的皱了下眉,显然想不通这个人的来意。

    她当然是知道牧齐轩的,刚来炊事班就是由他带领的,因为人长得阳光帅气,走哪儿都是道亮丽的风景线,更重要的是温月晴还挺喜欢他的,每每他来到炊事班的时候,都能看到温月晴那与众不同的态度,整个炊事班的人都能看出其中的异样来。

    跟牧齐轩也接触过几次,尤其是在上次元旦排练的时候,这个看起来精通“天文地理”、各种军事器材的高材生,竟然对这种集体的娱乐项目也挺感兴趣的,不管是各种乐器设备还是后台的操纵设备,他都能手到擒来,据说以前类似的活动都是由他跟徐明志安排的,只是这次徐明志离开,基本上大部分的重任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不仅长得好看,而且极具才华,更重要的是没有对象,整个基地的女性同胞几乎都对他眼馋不已,想要对他献殷勤的绝对不少,若不是待在这个基地里足够的忙碌,没有空闲下来仔细研究儿女情长,恐怕整天都有水灵灵的小女生围绕着他转悠。

    夜千筱低眸沉思片刻,关于牧齐轩找她们的情况,她也能够猜出个大概来。

    今天在飞机上的时候,赫连长葑就提到过牧齐轩来着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接下来的训练方案。

    “先去看看吧。”

    朝夜千筱耸了耸肩,刘婉嫣就直接朝隔壁的宿舍走了过去。

    按理来说,男女兵都不应该随便去各自的宿舍,但他们炊事班的存在本来就是个特殊,有些特例也是理所当然。以前他们开会的时候,天气好的话会选择在院子里,可天气差点儿男兵宿舍就成了他们聚集的地方,几个人搬着马札围坐在一起,听着林班长三言两语的作报告,如果林班长对那周的表现没有生气的话,就代表他们还能够围在一起吃顿夜宵,反正日子过得挺有滋味的。

    回到隔壁男兵宿舍的时候,两人果不其然看到了在宿舍内忙里忙外的温月晴,几个男炊事员都很自觉地消失在宿舍内,剩下的除了温月晴外,就只有牧齐轩和浑然未觉的贺茜。

    而,在这三个人中,温月晴除了端茶送水就没有其他的事做,倒是牧齐轩和贺茜坐在一起聊了起来。

    “你们俩回来了。”

    抬眼看到进门的人,牧齐轩就立即站了起来,他神色笑眯眯的,在看到紧随其后的林班长时,甚至动作非常轻的朝林班长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齐帅这大晚上的,找我们有什么事”

    刘婉嫣朝他挑动了下眉头,带着很明显的调侃味道。

    只不过,她话音刚落,后脚进门的林班长就警告的瞪了她一眼,无奈之下刘婉嫣只好将那抹轻挑和调侃收了起来,装得很正经的目光看向牧齐轩。

    牧齐轩是那种很容易相处的性格,学历高、脾气好、长得帅、能力强,在基地甚至比徐明志还要吃香,刘婉嫣也算是那种广交好友的人,在上次准备元旦晚会的时候,就跟牧齐轩有过合作,一来二去倒也熟悉了起来,如此调侃牧齐轩自然不会在意。

    “有件事跟你们商量。”

    牧齐轩站起身,很自然地朝她们俩走过来。

    “什么”刘婉嫣疑惑的皱眉。

    抬起手指朝她们俩勾了勾,牧齐轩便绕过她们俩,朝林班长点头示意后,就直接走出了门。

    毫无疑问的,他在暗示她们俩出去再说。

    眼底挑起抹疑惑,刘婉嫣心里嘀咕着到底是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可转过身的刹那瞥见站在门内满脸憋屈的温月晴,差点儿没有当场笑了出来。

    恐怕牧齐轩并不是因为事情严重才拉她们出去说的,而是怕了左右都会黏着他的温月晴了,这才想办法脱身。

    因为温月晴一直没有挑明,牧齐轩也不好直接拒绝,久而久之就造就温月晴一现身,牧齐轩就找理由离开炊事班的现象。

    暗恋达到这种程度,刘婉嫣也算是蛮佩服她的。

    为了忌讳,牧齐轩出门后也没走太远,在十米开外的角落便停了下来,而夜千筱和刘婉嫣也很老实地跟上,并没有在背地里搞什么小动作。

    “从明天开始,我会成为你们的新教官。”

    转过身面向她们,牧齐轩开口就是个非同凡响的消息,冷不防地让刘婉嫣那副随意的模样收拢了起来,眉宇间多了几分严肃和谨慎。

    刘婉嫣凝眉,“祁教官真的被换掉了”

    “别误会,他会成为副教官,”牧齐轩尽量露出几分和气的笑容,想要缓解颇为僵硬的气氛,“新兵训练的事情我先前就已经接手了,所以并不算是李嘉的原因。”

    旅长确实先前就有考虑过让牧齐轩来接手祁天一的工作,毕竟自从祁天一担任教官来,出的事情也不算少,尽管那些事情都可以说是意外,但祁天一作为教官,绝对要承担责任的。前些日子旅长就琢磨着让牧齐轩来代替,但为了照顾战士们的心情,所以也没有直接撤掉祁天一。

    可,谁都能猜到,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换掉祁天一,主要还是李嘉的事情。

    “没关系,虽然我并不是怎么喜欢祁教官,但在这件事上,确实是李嘉连累了祁教官。”刘婉嫣摇了摇头,语气颇为沉重,“我相信李嘉不会介意的。”

    虽然她跟李嘉是朋友,但也不会毫无理由的去维护朋友。

    就算真如牧齐轩所说,旅长想要换掉祁天一,可没有李嘉的事情发生,他们肯定会想个更好点儿的理由,让祁天一不必遭受过多的非议。但现在换教官的事情如此匆忙,具体是怎样的原因促使的,傻子也能够想明白。

    “找我们,不只是这事吧”

    这时,从见面起一直保持沉默的夜千筱终于开口,同时也将他们的话题转移到重点上来。

    换教官这种事,到明天就能全部知道了,没有必要来单独通知她们俩。

    “是这样的,你们俩的情况有些特殊,我今天过来是征求下你们俩意见的,”牧齐轩停顿了下,“不妨告诉你们,过段时间的训练有全面的改动,我们会采取分组的方式,到时候需要统计总分的。你们俩毕竟还有炊事班的事要做,参与所有训练的话,肯定会比其他人更累,所以想问问你们,要不要参与到分组的人员中”

    牧齐轩的来意其实也很简单,接下来的训练计划肯定会有所变动,而且不能因为临时过来参加训练的刘婉嫣和夜千筱做出其他的改动,到时候的分组是很严肃的事情,不能靠“玩玩”的心态,更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她们毕竟是炊事班的,想要做到两者兼顾,需要承受的要比其他人大很多。

    现在,她们俩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参与分组,但是要是全身心的参加训练,因为她们不能去拖其他人的后腿,一个是不参与分组,只是过去随便“客串”,跟着训练训练,但相对之下她们俩肯定没有那么受重视,之后也只能是当个炊事员,等于是活生生的放弃了这次的机会。

    理所当然的,刚刚还没太放在心上的刘婉嫣,顿时就陷入了沉思中。

    她本来就没有想进入炊事班,所以在来到炊事班的打击下还能够有训练的机会,她一直都抓得牢牢的。当然,她并没有太重的功利心,也没想借助这次机会离开炊事班,她只想着让自己不要过于落后,过于劳累的生活甚至让她很少去想未来。

    牧齐轩丢过来的选择算是在决定她们俩今后的道路,如果这时候选择“旁观”,她们这两年的时间绝对只能成为普通的炊事员,很难再遇到这样的机会。而选择同其他人共同进退,就代表她们需要做更多的努力,这样才能跟上其他人的进度。可这样太累了,她们不一定能坚持下去

    “要。”

    “不要。”

    足够肯定的回答。

    刘婉嫣和夜千筱几乎是同时开口的,但她们却是截然不同的答案。

    面对两个不同的回答,牧齐轩脸上闪过抹惊讶,目光下意识地朝夜千筱的方向看了过去。

    与此同时,刘婉嫣也不由得偏过头,看向淡定自若地站在旁边的夜千筱。

    她忍不住皱眉,声音中满是不确定,“为什么”

    夜千筱在她心中,向来是那种走在尖刀上遍体鳞伤都不会皱一下眉的,平时的训练她都累的半死不活的,抽空还会跟着骂上几句,但夜千筱的体力比她还差劲,却从来没有对那些残酷的训练说过半句,她体力耗尽后便直接倒下去休息,没耗尽之前都是咬牙坚持着,一声不响的从不会将其当做是折磨。

    所以,方才刘婉嫣在心里犹豫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夜千筱会不答应。

    在她看来,夜千筱绝不是做炊事员的料,属于夜千筱的应该是那片广阔的大海,还有作为尖刀需要面临的严酷而艰难的挑战。

    让夜千筱成为海军陆战的作战人员,绝对不会有半分违和感

    “我只是炊事员。”

    懒懒的抬眼,夜千筱回答的尤为淡然。

    平静的声音伴随着席卷而过的晚风,很快就被扯散在无尽的夜空中,消失的寻不见踪迹,仿佛其他人听到的不过是幻觉。

    话音落却,她就没有再继续留下的意思,转过身便直接朝女兵的宿舍走了过去。

    刘婉嫣的视线顺着她的身影离开,不知为何总觉得莫名揪心,就像是自己所想的轨迹忽然被掰弯九十度,前往她完全无法预知的地点,这种忽然从心底窜起来的心慌,让刘婉嫣头一次意识到,夜千筱想要的跟她或许是完全不同的。

    她想要借助部队的磨练让自己变得更强,而夜千筱相对来说更随性,不愿意被部队束缚。

    或者说,夜千筱的心性已经足够的强悍,她并不需要部队来帮助她什么。

    牧齐轩凝眸看着夜千筱离开的背影,他对这个女兵事先有过了解,虽然性格方面有些刺头,但实际上却是个很优秀的兵。

    最起码,她在训练上从不挑事。

    只不过,这个女兵他接触的不多,了解的更不深,没有办法做过多的评价,更无法去猜测她做出这样选择的理由。

    “林班长”

    刚收回目光,刘婉嫣就见到站在不远处摆着严肃脸的林班长,她难免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有些无力的喊了林班长一句。

    在炊事班,无论刘婉嫣和夜千筱有多么显眼,到最后林班长才是真正的镇定剂,他才是整个炊事班的核心存在。

    沉默的良久,林班长看向那扇被关上的宿舍门,紧皱的眉头最后渐渐舒缓开,他微微摇头,似乎是在跟刘婉嫣说,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由她吧。”

    既然是她的选择,谁也没办法去逼迫她。

    无论他们施加的理由多么冠冕堂皇,荣誉、骄傲、前途,以夜千筱的性格,根本不会去在意这些东西,自然也不会被影响到同意。

    林班长见过很多的新兵,他们的目的和理想都很单纯,保家卫国、拿到某个军衔、有出息这些都是一眼能看穿的。可他跟夜千筱相处也一个多月了,这个年轻的女兵太会隐藏自己,从来都不会让人拿捏住她的心思,所以也无法去衡量她。

    这样的心性,不可能是她这个年龄所拥有的。

    不过,林班长也不去追究,这毕竟是夜千筱自己的事情。

    “也快到熄灯时间了,我先走了。”

    看了看时间,牧齐轩在心里叹了口气,也没有久留的意思,朝他们俩告别后就直接离开。

    而,刘婉嫣和林班长对视了几眼后,也都沉默的转身回了自己的宿舍。

    深夜。

    在床上翻来覆去煎烧饼的温月晴终于睡了过去,整个宿舍内唯独留下贺茜极有节奏的鼾声,一声声的落入耳畔,让原本就睡不着的刘婉嫣更是恼火,恨不得直接去堵住她的呼吸。

    不知在床上翻了多久,刘婉嫣趴在床头,将脑袋稍稍伸出来,面朝着对面安静的床铺,试探性的喊了句,“夜千筱”

    “”

    没有人回答。

    刘婉嫣有些不死心,紧接着又是一声,“夜千筱”

    “”

    仍旧没有人回答。

    咬了咬牙,刘婉嫣忽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手掌撑在床上,可没等她做足准备往床下跳,对面床铺的夜千筱就掀了掀眼睑,颇为慵懒的开口,“做什么”

    听罢,刘婉嫣的动作立即停了下来。

    盘腿坐在床上,刘婉嫣望着对面黑漆漆的床铺,没有看到任何的动静,她犹豫了下,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问道:“你为什么不参加分组”

    隐约的,对面床铺的身影动了下。

    夜千筱翻了个身,将被子盖得紧了点儿,抬眼懒懒的扫了下对面的情况,回答的极其随意而任性,“不想。”

    过了好一会儿,刘婉嫣有些气馁的看着她,“我明天还要训练。”

    她是为夜千筱才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她们现在可没有失眠的时间。刘婉嫣不说自己足够的了解夜千筱,但也清楚夜千筱有一点儿好,就是不会同意你为她做什么不必要的事,而且她总是在很莫名其妙的地方特别心软,尤其是当你跟她关系还算不错的时候,稍微不讲理的要求她都会让着。

    所以,夜千筱不会让她为了自己而耽误一个晚上。

    果不其然,对面的声音静了会儿,很快就继续开口道:“没意思,我只想混两年。”

    对于夜千筱来说,这也不是什么需要藏着掖着的事情,她本就没有想过保家卫国做多么厉害的士兵,更没有想过在部队里留太久。

    于她而言,参加新兵训练很大部分原因是林班长,但林班长这个原因,不足够让她产生“离开炊事班,有更好前途”的想法。

    没意义。

    她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就连前世经历的那些她都再没有任何兴趣。

    刘婉嫣被堵得半响没了话,不可否认她心里还是憋着口气的,过了会儿后,她又压低着声音,满是火气的问道:“那你当初为什么来部队”

    都不想当兵,都是过来混日子的,她为什么来部队,在外面不一样是混日子吗

    “打发时间。”

    简单的回着,夜千筱翻了个身,便继续睡了过去。

    良久,刘婉嫣张了张口,可硬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夜千筱啊夜千筱,你就活该这么无聊的过一辈子

    有口气堵在胸口,刘婉嫣重重地躺了下来,抬手将被子盖过自己的头顶,气呼呼的喘着气,简直想冲过去跟夜千筱打一架。

    这女人太让人可恼了

    只是,出奇的,问过后刘婉嫣心里就算憋了再多的气,不过几分钟她竟然睡了过去。

    很长一段时间后,当刘婉嫣再回想起这个时候,才忽然想明白,她或许明白那是最适合夜千筱的答案,当甚至潜意识的明白,自己是没有办法去改变夜千筱的。

    所以,她只是图个安心。

    这个夜晚,很长很长。

    寂静的夜色,深沉的仿佛能滴出墨汁来。

    在基地的办公楼,无尽的黑暗中,仍旧有盏亮着的灯光,照亮了那方敞开的办公室。

    赫连长葑训练完新兵回来后,大半夜的被路剑拉过去吃了顿夜宵,当然路剑从来都是有事才献殷勤的,特地拉他过去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

    于是,理所当然的,他在路剑那里遇见了牧齐轩。

    “老弟啊,你瞧瞧你的训练一直那么变态有效,我这里有个刚入手的,要不你抽空帮帮他”

    他还记得路剑说这话的时候,面上带着只有在求他的时候才露出的和善笑容,热情洋溢地帮忙倒酒夹菜,差点儿没朝他笑出朵花来。

    连路剑都能这么殷勤了,这个忙怎么能那么好帮

    于是,大半夜的吃完夜宵回来吼,牧齐轩就被他拉到了办公室。

    牧齐轩是个很擅长思考的人,学历高也不代表他是书呆子,在训练方案上面,他基本上一点就通,可在无意中提到夜千筱的事情后,他面对赫连长葑的反应,便彻底傻了眼。

    “这这这”

    牧齐轩站在赫连长葑的身后,看着他动着鼠标将表格上的名字调来调去,脸色越来越僵硬,再如何镇定他也不得不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因为,那张本不应该在表格上出现的名字,在赫连长葑几个键敲下去后,准确无误地出现在空白的一栏。

    牧齐轩确认了好几遍,最后才敢肯定

    夜千筱。

    ------题外话------

    今天看到评论后,觉得必须解释个事儿。

    女主的情商挺高的,昨天她跟刘婉嫣的对话,呃,就是关于赫连队长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糊弄刘婉嫣的

    她当然知道赫连大大的感情,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70话:这招,先斩后奏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