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9话:朋友都做不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不过是几秒的功夫,引起的却是哗然大波。

    操场上的议论愈发的响亮,被吸引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所有的焦点都聚集在夜千筱的身上,要么是佩服,要么是感慨。

    狄海听到动静从山头跑下来的时候,见到的却是众生哗然的现象,恰巧错过了夜千筱出枪的场面,在听到旁人哗啦啦的讲述之际,简直恨不得扼腕,就连将揍人的心都有了。

    “你是不知道啊,只见那电闪雷鸣间,夜千筱连瞄准的时间都不用,抬起枪就啪啪啪的将所有的酒瓶都给打下来了,整整三轮啊,一个酒瓶都没有放过,这丫的根本就不是人好吗”

    将自己叫下来的兵在耳旁吐着唾沫星子描述着,同时还手舞足蹈的加上了肢体语言,狄海实在是忍不可忍,一拳头就揍了过去。

    人群近乎沸腾了,不知何时,也有拿着枪的人走出来开始耍帅或比拼,只是更多的焦点还是放到了夜千筱的身上。

    “给。”

    来到刘婉嫣的身边,夜千筱将对方丢给自己的枪支交还了回去。

    平静下来的刘婉嫣看起来没有任何的担心,她朝夜千筱挑了挑眉,难得夸奖道:“做的不错。”

    得到刘婉嫣的赞赏,夜千筱很平静地扫了她一眼,但在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时,又下意识地掀起了眼睑,朝站在刘婉嫣不远处的人扫过去,几乎是在那瞬间便对上了宋子辰的视线,同样是赞赏的眼神,却隐约含有点其他的东西,她冷不防地凝眉,在漫不经心间朝他微微点头,只是很快就将目光给收了回去。

    施阳在旁边吹胡子瞪眼的,又是嫉妒夜千筱的枪法又是恼怒夜千筱招来的仇恨值,尽管心里对夜千筱还是有那么点刮目相看,但对夜千筱的好感度却怎么也提升不起来。

    他才不是记仇,而是夜千筱实在是太可恨了点儿

    只不过,在犹豫片刻后,他又非常别扭的往前一步,似乎很瞧不起的样子,朝夜千筱问道:“你的枪法是怎么练出来的”

    “哦,”夜千筱摸了摸鼻子,云淡风轻的斜了他一眼,格外镇定的回答道,“学不来的,这是天分。”

    “”

    施阳的脸顿时就跟吃了一盘苍蝇似的,难看到了极致。

    旁边的刘婉嫣听罢,笑容忍不住堆上了脸庞,她颇为幸灾乐祸地看向施阳,心里却有些为这个自讨苦吃的小子叹息。

    夜千筱损人的功力可是十级,平时就连她都不敢随意招惹夜千筱,施阳一直都不待见夜千筱,纯粹就是找死的行为。

    若是平时没有接触倒也罢了,现在他们都分配到一个组了,夜千筱虽然不会故意找施阳的茬,但这小子接下来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除非他真的能做到做什么事都避开夜千筱。

    “夜千筱”

    就在这集体沸腾的间隙里,有道沉稳冷静的声音穿透人群,稳稳当当的落到人的耳里。

    以此声音为中心,周围的声响也渐渐的沉寂了下去,直到最后每个人都认出了说话的那个人,操场上的动静一片片的全部陷入了寂静,一个个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忽然出现的人影身上。

    两栖作战队的队长,路剑。

    与赫连长葑这种气势唬人的不同,路剑的长相就挺唬人的,虎背熊腰,身材魁梧,虽然年龄颇大,但站在那里的时候谁也不敢惹,加上他的阅历和经验在身上积淀,这帮刚入伍没几年的,基本上见到他都得怂了。

    平时就连狄海,在他面前都不敢造次。

    他的出现,让所有人的重点全部转移,包括众人在意的中心也转移。

    只不过,路剑的视线在出场的那刻就紧锁在夜千筱的身上,与先前下楼时的激动完全不同,他将所有的情绪都隐藏了下去,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官方的领导,不自觉地给人以威严,时时刻刻让人看不出苗头来,也猜不出他的心思来。

    “跟我来一趟。”

    沉思的看着夜千筱,路剑在片刻的打量后,便丢下了这句话。

    紧接着,没有丝毫停留的,他再度往办公楼走了过去。

    当然,相对于来时的仓促,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走的可谓是平缓有力,背影刚毅而沉着,将形象维持的妥妥的。

    “小、心、点。”

    刘婉嫣悄悄地碰了碰夜千筱的手腕,在她的注视下,然后用嘴型将自己的提醒给说了出来。

    在刘婉嫣看来,在没有任何功劳的前提下,只要是被领导找,都不会有什么好事。

    微微朝她点了下头,夜千筱也没有在原地多加停留,很快就将手里的枪支丢给了刘婉嫣,然后抬动脚步,跟着路剑一起离开。

    “队长找她有什么事”

    另一边,徐明志也愣住了,紧皱眉头看着跟着路剑离开的夜千筱,将“忧心”两个字彻底摆在了脸上。

    牧齐轩在旁边思考了会儿,斟酌着回答,“估计是看中了她的枪法。”

    仔细想了想,徐明志犹豫着点头,但眉宇间的愁闷却不曾减缓半分。

    素来严肃沉稳的杨栗沉默着,将徐明志的神色都看在眼底,最后还是朝他道,“队长不会杀了她的。”

    “靠”

    莫名其妙地看了杨栗一眼,徐明志嘴角狠狠地抽了抽,没好气地挤出一个字来。

    不过,仔细想想,以夜千筱的性子,几句话就可以逼得人想杀她,徐明志现在只希望自家队长足够的理智,不要一时失去理智就朝夜千筱动了手

    跟着路剑来到属于他的办公室,夜千筱看着他开灯、坐到办公桌前、然后朝他指了指面前的椅子,“坐。”

    没有任何言语,夜千筱很大方地在面前的椅子上坐下。

    “你刚刚的表现,我都看到了。”

    路剑的神色跟方才在操场上截然不同,他看起来很和缓,就像是很普通的聊天般,虽然不缺严肃,却没有那么慑人。

    很平静地看着他,夜千筱保持沉默,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语。

    既然路剑在这么多人面前将她喊过来,绝对不会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小事。

    更何况,这么晚了将她这么个女兵叫到自己办公室来,若不是事情有些大,他绝对会选择避嫌的。

    “我只想问你,”路剑停顿了一下,仔细观察着夜千筱的神色,生怕错过丁点的变化,他缓缓的问道,“你想当狙击手吗”

    冷不防地凝眉,夜千筱抬眼,很自然地对上了路剑审视的目光。

    平静的视线下,隐藏着打量和试探,仿佛在确定她有没有这个意愿,或者说是在衡量她是否有这个能力。

    而,确确实实的,向来果断干脆的她,却因为这个问题在心底犹豫了下。

    狙击手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枯燥的职业。

    她曾经很喜欢躲在暗处的狙击,也曾特地选了些狙击手对她进行培训,但所有的项目都很枯燥,有时候几天几夜都没可能说上一句话,等待和煎熬,还有过度枯燥时的心绪不稳,虽然看起来是那种很帅气的职业,可做到这一切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和性格上的内敛和沉寂,这并不是个很容易适应的职业。

    虽然那些训练她都熬下来了,但是她很快就投入了新的兴趣中,学习新的知识和技能,并没有将其当做长期发展的职业。

    “没有。”

    沉默了两秒,夜千筱的回答却很果断。

    她既然没有想过当狙击手,就不会因为别人的提问就改变想法。

    路剑的视线微顿,他没有想到夜千筱会回答这么干脆。

    按理来说,狙击手这个神秘的职业,是所有枪法好的人都有所期待的,他见过夜千筱的枪法,在她这个年龄来说,的确是一名难得一见的神枪手,他也跟夜千筱接触过几次,虽然不足够全面的了解夜千筱,但是却能够判定,以夜千筱这种不浮躁不骄傲的性格,当狙击手是最合适不过的。

    这一批的新兵中,他没有见到过比夜千筱更好的苗子。

    莫名其妙的,路剑忽然想起了临走时赫连长葑的劝告如果她不答应的话

    “咳,是这样的,”路剑心里骂了声缺德,但面上却摆出了副正经的模样,很耐心的跟夜千筱说道,“你是个很好的狙击手苗子,我们也希望能够将你培养成狙击手。如果你有这个意愿的话,我会给你一定的考虑时间唔,就这个月下旬的演习完毕后怎么样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会将你从炊事班调出来,哦,还包括你们炊事班另一个,刘婉嫣。”

    眸光微闪,夜千筱听完他这一连串话,恍然大悟。

    如果没猜错的话,路剑的重点应该是最后一句话吧

    言外之意,如果她愿意的话,就可以跟刘婉嫣一起离开炊事班,然后正是参与这次的新兵训练。而,如果她不愿意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刘婉嫣就算资质再好,他们也不会因为刘婉嫣而坏了规矩。

    如果想得更深点儿的话,那就是路剑在利用刘婉嫣威胁她。

    因为她们俩被绑在一起了。

    这一次,夜千筱没法拒绝的那么干脆。

    沉思了片刻,夜千筱微微眯眼,然后冷淡地应声道,“我知道了。”

    没有在路剑的办公室久留,总共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很快的夜千筱就走出了办公室的门,只留下路剑苦着脸在那里叹息。

    而,离开路剑办公室的夜千筱,没有直接往楼下走,而是转了个弯来到了另一间办公室门前。

    “砰”

    没有敲门的动作,夜千筱一脚就踢开了房门。

    正在处理报告的赫连长葑,光是听到这响亮的声音,就有些无奈地皱起了眉头,然后坦然自若的抬起眼,看向再度“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的夜千筱。

    精致的脸上满是冷然之意,直逼而来的寒冷目光犹如冰锥般锋利,直戳人的心底,在刹那间便血光四溅,肆意的寒气在房间内迅速蔓延,隐隐约约夹杂着的杀气能在刹那间令人汗毛竖立。

    将真正生气起来的夜千筱看在眼里,赫连长葑神色虽然不变,但心里却苦叹了声,估计这次真的让她炸毛了。

    这个路剑,又露出破绽让他暴露了

    “赫连长葑”

    步伐稳健的朝办公桌而来,夜千筱吐出的话语犹如冰渣,在刹那间猛然爆发出的杀气,近乎让整个办公室都陷入冰窖中。

    迎面而来的拳头包裹着骇人的杀气,赫连长葑下意识地就偏头避开,同时抬手将笔记本给合上,顺利的保护好他写了几个小时的报告,只不过简单的小动作在夜千筱面前却足够耽误时间,紧接着她直冲而去的拳头悬在空中,旋即硬生生的转移方向,再度冲着赫连长葑的脑袋而去。

    情况紧急,赫连长葑眼眸微缩,在抬手抵挡和躲避间快速做了选择,他借助办公桌的力道,身后的办公椅因为几个轮子快速地往后滑动,勉强的躲过夜千筱的那招。

    然而,再度落空的夜千筱紧追不舍,手掌撑在办公桌上,不过转眼间就已经腾空跃过办公桌,靠近时拳脚紧跟而上,赫连长葑抵挡着她那毫不留情的招数,却也只是抵挡而已,自然不敢在夜千筱盛怒的时候压制住她。

    夜千筱毕竟是身经百战之人,就算力道和速度失去了,但招数仍旧没有下降,招招狠辣,直攻人的要害,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更何况她正在气头上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赫连长葑在无法攻击的前提下,很自然地处于弱势,就连防身都成了问题,几番打斗间,竟是硬生生的挨了夜千筱几拳。

    最后,夜千筱似是烦了,直接扫腿再抓住赫连长葑的肩膀,狠狠地往地上一拉,两个人齐刷刷的往下面倒去。

    眼看着夜千筱率先往下面跌倒,赫连长葑情急之间伸手欲护住她,可才勾上她的腰,夜千筱却猛地转身,将他翻转在地,趁着倒下的空隙,夜千筱的手肘已经挡在了赫连长葑的脖子前,再用力间已经将其狠狠地压在了地上。

    赫连长葑眼睛一眨,看着压在自己身上满是煞气的夜千筱,忽然就不动了。

    “是你让路剑威胁我的”

    放到他脖子上的手肘微微用力,夜千筱的视线犹如锋利的冰刀,就算看出赫连长葑的退让,怒气也没有丝毫的减缓。

    “是。”

    平静地看着她,赫连长葑黑眸中情绪暗涌,没有任何遮掩的承认道。

    夜千筱眼眸微眯,忽然确定下来的答案,令她愈发的心寒,可此刻她的大脑却异常平静,跟方才的冲动和恼怒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并不讨厌威胁,也不讨厌算计。

    对于她来说,那是她以前生活中最不能缺的。

    但是,那样的生活太累。

    当经历过一场战争回来后,她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也在威胁和算计自己。

    自然,她也不会去算计自己身边的人。

    这是她保持的习惯。

    所以她其实并不怎么习惯跟赫连长葑做斗争,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在赫连长葑面前退让。

    “恭喜你,”夜千筱的手肘忽然收回,她淡漠的看着赫连长葑,声音淡淡的缓缓的,却冷到了极致,“我们连朋友都当不成了。”

    话音落却,赫连长葑的瞳孔微微一缩,在夜千筱欲要离开的时候,放到她腰间的手臂却忽地一紧,强行撑在地上转过身,两个人忽地被调转了方向,转眼间便是他压在了她的身上。

    紧紧皱起了眉头,赫连长葑的无奈更甚,将夜千筱的固执看在眼底,他的声音近乎叹息,“你就不能别这么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79话:朋友都做不成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