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0话:记得写遗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就不能别这么烈”

    属于他的气息喷洒在脸颊上,醇厚的声音里带着些许温柔,轻轻缓缓地拂过人的心尖,激起异常的涟漪。

    夜千筱皱眉,但那抹异样很快就被她给拂开,取而代之的自然是心里的反感和不满。腰被对方给紧紧揽住,绝对无可反抗的力道,两人的身体近乎紧贴在一起,哪怕是她轻轻一动,都能被他提前知晓,然后率先挡住了她的动作。

    “你就不能别掺和我的事”

    凝眸瞪他,夜千筱的手腕被他给狠狠桎梏住,但手掌却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妈的

    这个混蛋

    赫连长葑的头再低了几分,他仔细地看着夜千筱的眼睛,那黝黑明亮的眸子里迸发出难以料想的冰冷和杀气,溢满了流光,美得惊心动魄。

    “只有这件事,不可能。”

    他缓缓的开口,一字一顿的,带着坚定的语调,平缓的落到她的耳中。

    夜千筱的眉头顿时皱的更紧。

    若比无赖这种特殊品质,她绝对拼不了赫连长葑。

    更重要的是,她连武力都拼不过他。

    两人双目对视,似乎是僵持了下来,可空气中的寒意却在缓缓蔓延,两个人都带着强势的气息,不容丝毫的退让,空气中的视线交织,足够燃起场撼动山河的硝烟战火。

    谁都没有吱声,到最后打破房间内紧张气氛的,则是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

    嗡嗡嗡的,手机在来电的动静下开始震动,同时也顺利的将他们之间的僵硬气氛给打破。

    俯在夜千筱身上的赫连长葑微微眯了眯眼,斜眼扫了办公桌的方向一眼,紧接着又转移视线看向夜千筱。

    再度对上他的视线,夜千筱格外烦躁,却没好气地开口,“起开,我不打你。”

    颇为犹豫的盯着她倔强的脸庞,赫连长葑很快就松开了她的双手,只见那紧握的拳头紧了紧,却始终没有朝他身上揍过去。

    站起身,赫连长葑却没有去拿那个手机,而是在夜千筱紧随着起身的时候,将不远处的办公桌给推了过去,直至夜千筱的身侧才停下。

    “有事待会儿说。”

    他深深地看了夜千筱一眼,语调忽然变得和缓许多。

    另一边,夜千筱揉着被捏疼的手腕,神情愈发的冰冷不善,可却没有继续动手,转身便在办公椅上坐了下来。

    赫连长葑将手机拿起,随意的扫了眼备注,就直接拉开了接听键。

    “什么事”

    将手机放到耳旁,赫连长葑冷冰冰的问着。

    手机那头有过片刻的沉默,紧接着便是同样冷淡的声音,“有任务。”

    没有任何犹豫的,赫连长葑淡淡的回道:“你自己处理。”

    “绝密。”

    落到耳底的声音很简洁,干脆利落,讲述的清清楚楚。

    “知道了。”

    同样干脆的应声,赫连长葑很快就挂断了电话,随后手机就被她扔到了旁边的办公桌上。

    转过身,看向刚才夜千筱的位置,刹那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抹海洋迷彩的颜色,夜千筱倚靠在椅背上,修长好看的长腿重叠着,纵使没有先前那般的怒火,可她只是坐在那里,端的就是骇人的气势。

    感受到他视线的瞬间,夜千筱抬起了眼睑,冷冷的迎上他的目光,浑身都是不容靠近的警告。

    “没有你,刘婉嫣不可能离开炊事班。”

    沉默了些许,赫连长葑最终还是解释着,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柔软起来,敛去了方才所有的强势。

    “她很优秀。”

    夜千筱微微皱眉。

    先前她确实在气头上,但刚刚冷静下来,能够联想到的,除了赫连长葑,还有路剑具体说明的刘婉嫣。

    她不怀疑路剑说那些话是赫连长葑教的,因为能够摸得准她不会同意、而且还能够及时抓准她的弱点的,就只有赫连长葑了。路剑摆明了是被经过他人的提示后,才拿刘婉嫣来“威胁”她的。

    但是,有一点,以赫连长葑的缜密性格,他不可能在部队用一些歪门邪道,也不会因为私事来违反规矩,所以最大的可能便是如果没有她,刘婉嫣是真的会错过这次机会。

    毕竟是从炊事班调出来,这其中并不是没有程序,夜千筱并不怎么知道部队的规矩,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刘婉嫣在新兵训练中的表现,不足够让上面的领导重视,更不会大费周章的将其给调出来重新分配。

    除非,还有其他的契机。

    “她是女兵,”赫连长葑道,“也有比她更厉害的。”

    如果做不到超越所有,就不会有人去重视你。

    这里是部队,要比外面的社会公平许多,因为这里起码会给你机会。

    只要你有能力,只有你能做贡献,就会受到不同的待遇,但前提是你确确实实有那个能力,在千千万万的人群中出挑,成为独一无二的那个。

    刘婉嫣的成绩虽然出挑,但是她的体能却不出众,其它的项目也没有超越所有排在第一的。

    当然,她很优秀,却不足够吸引人的注意。

    从某个方面来说,夜千筱还不够她那样的优秀,可夜千筱还有出众的枪法,最起码她的枪法能够震惊整支两栖侦察队。

    长枪一出,便让所有人记住她的名字。

    刘婉嫣让人惊艳,却不会有多少人记得她的存在。

    因为,只有最优秀,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夜千筱神色不变,可捉摸不透她的情绪,她抬眼,单纯的疑惑,“这是部队的规矩”

    赫连长葑点头,“算是。”

    部队太多的人,这里面的人形形色色的,优秀的兵都是磨练出来的,不会有人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到新兵身上。

    或许说,还真的没有这个精力。

    刘婉嫣在被分配到炊事班的那刻开始,就注定会失去很多的注意力,也注定会失去很多的机会。

    “哦。”

    淡淡的应声,夜千筱忽然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

    “我先走了。”

    没有停留,说完话后,夜千筱就直接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只不过,视线紧随在她身上的赫连长葑,在她从身旁的办公桌前离开时,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脚步微顿,夜千筱冷眼扫向他,锋利如刀的视线,带着十足十的警告意味。

    “我会离开一段时间。”

    “然后呢”

    夜千筱漫不经心地偏过头。

    顿了顿,赫连长葑缓缓说道,“好好训练。”

    话语刚说完,夜千筱就用力甩开了他的手,没有任何停顿的转过身,她步伐平稳的朝门口而去。

    门开,门关。

    干脆的没有任何留恋。

    望着那紧紧合上的门,眼帘的那个背影都被遮掩,良久良久,赫连长葑才微微低下头,扫了眼没有任何变化的桌面。

    与此同时,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伴随着轻微的响动,一条最新的短信弹了出来。

    记得写遗书。

    敞开的窗户外,有寒风呼呼的灌入,将桌面上压着的纸张一页页的掠起。

    在手机屏幕再度暗下去的时候,赫连长葑的眸光忽然闪了闪。

    遗书。

    他已经忘了好多次了。

    顿了顿,他抬手打开笔记本电脑,在摁下“enter”键后,屏幕上闪现出他最新编辑的文档,一句话断到了一半,因为过于仓促所以没有编辑完。

    皱眉想了会儿,他又再度将笔记本电脑合上,然后从旁边抽出几张干净的纸张放到桌上,又在笔筒里拿出支签字笔,在办公桌前静静的坐了下来。

    那天晚上,在办公楼发生的事情,没有透露任何风声。

    再多的人逼着夜千筱问路剑找她做什么,也没有见她回答半句,其他人追问了几遍没有得到答案,最后便也只能放弃从她身上问出什么来了。

    同时,自从夜千筱亮出的那手枪法后,她包括他们整个小组都名声大震,谁都知道他们小组无论哪个的枪法都个顶个的厉害,于是如此出风头的小组,也很自然地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其他小组关注的焦点,就连在自由的训练中也有不少人跟他们明里暗里的较劲。

    其中,抢夺器材让他们没有训练场地的做法简直数不胜数,到最后还是夜千筱带头,直接用拳头来解决的。

    至于赫连长葑,自那天晚上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的踪迹,就连那些在基地内训练的“外来兵”都没有任何消息。

    而,连续几天没有等到他的山佳,无奈之下只能用美食贿赂了狄海,只不过吃饱喝足了的狄海也很明确的表示不、知、道。

    赫连长葑的消失几乎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他对于整个基地来说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可以说他根本就不属于这个地方,加上平时根本就没有什么接触,自在没有什么人在意。

    更重要的是,他经常时不时的失踪,经常可以见到他的那些人都已经习惯了,更不用说其它的。

    “千筱,赫连队长的下落你知道吗”

    围坐在石桌旁,刘婉嫣从书堆里抬起头,颇为好奇地看着正在认真翻书的夜千筱,

    夜千筱仔细地看着书,连头都没有抬,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不知道。”

    毫无意外的得到夜千筱这样的回答,刘婉嫣轻悠悠的叹了口气,反正她也没抱有什么希望,只是看书太费神了,她总是想着八卦点儿轻松的事儿。

    “赫连队长”施阳快速地从书堆里坐正,他瞥了眼专心看书的夜千筱,又看了眼满是无聊表情的刘婉嫣,颇为不屑的撇嘴道,“她怎么可能会知道”

    赫连长葑跟夜千筱又没有什么关系,据说就连赫连长葑自己的兵都不清楚,夜千筱怎么可能知道素来神秘兮兮的赫连长葑的下落

    真是够无聊的。

    莫名其妙地看向他,刘婉嫣皱了皱眉,刚想堵他几句,就见得夜千筱似有若无的扫了她一眼,那猎猎的眼风让人猛地心凉了半截。

    于是,完全没有任何犹豫的,刘婉嫣立即识趣地闭上嘴巴,没有再多说什么。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回到基地后,夜千筱每次听那些炊事员装模作样的问起赫连长葑的事、或者说是问起她跟赫连长葑的关系,她回敬的就只有哗啦啦刮过去的冷眼刀子,杀伤力极强,就连周围的空气都会降低了好几度,简直像极了被抛弃的怨妇,对赫连长葑抱有极深的怨恨似的。

    偏偏他们也见不到赫连长葑本人,也没有办法观察赫连长葑的情况,根本就想不通夜千筱和赫连长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连续几天下来,那些炊事员都不敢问夜千筱有关赫连长葑的事情了倒是真的。

    没有办法,夜千筱的冷眼刀子可不是常人能称受得了的。

    “说起来,”好在施阳根本就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低头看着满是方块字的书籍,眉头顿时皱得老高,一如既往地吐槽道,“其他小组都去拉体能了,就我们每天花这么大堆的时间来看书,这真的划得来吗”

    自从夜千筱制定计划来,他们就花了大半的时间来看这些书籍,每次看着其他的小组从早练到晚,甚至于晚上都要加班加点的练习,他就眼馋的很,总觉得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落后了别人一大截。

    好几次他都听到其他小组在闲言碎语的,说什么他们自认为自己的枪法厉害,就放弃了其他的项目,什么本末倒置啊之类的,每每听到的时候施阳都忍不住想要发火,可宋子辰每次都会拉住他,示意他不要发火。

    “演习又不是打架,不是你体能好技术好就能赢的。更何况,体能随时都可以拉,这些东西可不是随时都有空学的。”

    刘婉嫣揉了揉额心,虽然看书看得疲惫的很,但是却坚定不移的站在了夜千筱这边。

    施阳皱了下眉,很想反驳学那么多也没有用,不过在这方面他已经反驳很多遍了,除了刘婉嫣偶尔会搭理他几句外,夜千筱根本就不会理会他,甚至都懒得跟他解释,从头到尾摆出的都是幅“爱看不看”的态度。

    “子辰啊,”心思转了圈,施阳最终将注意力放到宋子辰的身上,他笑眯眯地,“你看你以前整天整天的锻炼,现在在书本上浪费那么多时间,不觉得体能落下了吗”

    坐在旁边认真看书的宋子辰抬眼,犹豫片刻后,很正经的回答道:“我觉得体能没有落下。”

    “”

    施阳动了动嘴巴,将后续的那堆劝解全部吞了下去。

    他算是看清楚了,这一个个的,都是偏帮夜千筱的

    “你觉得看了没用”

    抬眼扫向天边即将落山的黄昏,夜千筱忽然朝施阳问道,声音淡淡的犹如拂过的清风,凉凉地,令人不自觉地想打冷颤。

    莫名其妙地,施阳忽然感觉到一种极其强烈的压迫感,犹如厉风迎面席卷而来,令他的心猛地缩紧,满身防备都竖了起来。

    “这这,这能有什么用”

    施阳戳了戳摆在面前的书,在强行反驳的时候,声音完全没有先前质疑的那般强硬,不知为何看起来真的挺怂。

    “正好,”夜千筱将书一合,然后站了起来,刹那间居高临下的看着施阳,她微微的眯起了双眼,话语云淡风轻的砸落,“我要上山打猎,顺便可以跟你比试比试。”

    浑不在意的语调,冷冷清清的话语,差点儿没把施阳一口血给气了出来。

    夜千筱每天这个时候要上山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因为她总是在晚餐结束后弄很多野味回来,而林班长会用自己高超的手艺给他们弄出一顿美味的夜宵出来。

    只不过,夜千筱这“顺便比试”

    靠,什么意思

    真不把他放在眼里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80话:记得写遗书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