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1话:又表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军区医院。

    宁静的夜晚,医院再度陷入了寂静中。

    亮起灯光的病房内,刘婉嫣难得细心地给李嘉喂着汤,两人偶尔会说几句话,但是却没有太多的交流,病房基本上都处于宁静状态。

    这段时间李嘉的精神状态恢复了不少,虽然偶尔还是会盯着某处发呆,跟人聊天的时候时常会游神,不过很明显的比以前要好许多,加上有专业心理医生的开导,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有着很明显的好转。

    “那个,千筱呢?”

    整顿饭的时间都在犹豫,李嘉直到颇为难熬的将汤喝完后,才将从刘婉嫣进门后就有的疑惑给问了出来。

    自从上次夜千筱回到基地过来看了她一趟后,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她并不知道夜千筱离开后就去找舒蓝沁和华雅算账的事,也不知道华雅现在已经卷铺盖走人了,所以她仍旧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夜千筱的谅解,尤其是她一直都见不到夜千筱。

    每天待在房间里养伤,还有领导特地过来找她谈心,日子过得很枯燥,现在已经有领导跟她商量接下来的去处了,她表示服从分配,所以她并不清楚会在这里待多久,甚至不清楚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夜千筱。

    有点担心。

    说心里话,在这个地方,她最不放下的就是夜千筱了。

    她是个内敛腼腆的,本来跟夜千筱相处久了还有些开朗,可因为宗冬的事情后又瞬间先回原形,甚至于比以前更加沉默了,所以每次见到刘婉嫣的时候都想问夜千筱的情况,只是一直都没有问出口。

    “她?”听到问话的时候,刘婉嫣正在整理着碗筷,她微微愣了愣,然后坐回了李嘉的床边,“她现在在山上训练呢,你知道的,过些日子就是冬季演习了。”

    刘婉嫣很斟酌的说出这样的答案。

    有关夜千筱的想法,她是真的怎么也猜不透,明明当晚就去帮李嘉报复了,也知道李嘉算是受害者,好几次她都想拉着夜千筱过来,却被一口否决。

    也没有什么过激的情绪,主动帮李嘉装饭菜,甚至她弄回来的那些野味,做好后都是第一个给李嘉的。

    一如既往地态度,就是没有再来医院。

    “嗯,”李嘉点了点头,继而颇有歉意的朝刘婉嫣笑了笑,“不好意思,这些日子耽误了你那么多时间……嘶……”

    话没说话,就得到刘婉嫣十足十的爆栗。

    “你不需要这样,”刘婉嫣收回手,看着满是疑惑的李嘉,很自然地耸了耸肩,“对你做什么,都是我们心甘情愿的,你与其这么纠结,还不如心安理得接受。”

    说这话的时候,刘婉嫣在心里也微微叹息。

    她都想不清怎么跟李嘉混熟的,像这种类型的女生,是她以前怎么也不会接触的,她喜欢做事干脆利落的,就像夜千筱那种……不对,夜千筱已经算是某种极端了。

    她也不想跟李嘉讨论这些矫情的事,没有什么感谢和不好意思的,有时候心甘情愿的事情都说不准,她花费时间来探望李嘉,可不是想得到这几句话。

    “哦。”

    李嘉认真的点头,因为疼痛眼底浮现出些许水雾,令眼前的人影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可她却忽然笑了,清秀的面容沉寂了许久,浅浅展开的笑容犹如春天的花朵绽放,不自觉地引入注目。

    刘婉嫣有些愣神,她已经很久没有见李嘉笑过了。

    “婉嫣。”

    李嘉拉住她的手,绑着绷带的头微微偏了偏。

    “嗯?”

    “我过些日子就要走了。”

    “嗯。”

    “那什么,千筱有很多的毛病……”

    “我知道。”刘婉嫣眼眸微抬,嘴角微微抽了下,“你不会是想说什么把她托付给我的话吧?”

    “哈?”

    李嘉不明所以的偏着头,愣了片刻后,才忽然反应过来,不知为何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了,只是笑得太厉害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刘婉嫣连忙凑过去,无奈地给她顺着气,“你悠着点。”

    “没,没事。”

    李嘉摆了摆手,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但脸上的笑意仍旧不减。

    起身给她倒了杯水,刘婉嫣一边地给她,一边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呃,”接过那杯热水,李嘉轻轻地喝了口,然后才认真的看向她,“没什么,就是,千筱不太爱跟人联系,手机也经常关机,这几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你可不可以把结果告诉我一声?”

    刘婉嫣微微一愣,看着李嘉那认真的态度,简直差点儿没把她给气死。

    搞什么鬼,就这么点小事儿?

    “诶,你真决定就这么走了?”想了想,刘婉嫣低头打量着李嘉的神色,“如果你争取的话……”

    以李嘉的实力,在每个项目中都是名列前茅的,甚至赶超了很多的男兵,她默不作声的在前行着努力着,她应该是毫无疑问可以留下来的。

    就因为这种理由被劝走了……

    可是,刘婉嫣的话没有说完,忽然抬起头来的李嘉,却将她所有的话语都给打断了。

    那是一双很坚定的眼睛,黑亮,耀眼,没有以往的灰暗和平淡,而是异常的坚定和执着,隐约好像燃起了团火焰。

    刘婉嫣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但是她很久以后,在经历过很多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这双眼睛,才恍然大悟。

    这双眼睛里,闪烁着的,是求生的**。

    “宗冬给我的命,我想好好留着。”

    李嘉是这么说的,特别的肯定认真。

    在上次见过夜千筱后,李嘉就在两条道路面前摇摆不定,是选择继续在这块土地上留下来,去保护其他人的性命,亦或是选择离开这块土地,好好的护着自己这条性命。

    在无法抉择的时候,她甚至尝试去想,如果夜千筱站在她的位置,会怎么去做。当然,她跟夜千筱是截然不同,她没有办法去尝试夜千筱的决定,所以在郁结了好几日后,她终于决定了自己的道路。

    这块土地,她无法再继续待下去,因为她不想尝试高风险的生活,也不想再将自己这条捡回来的性命给丢掉。

    她会好好的爱惜自己。

    不过,离开了这里,她总归可以做些别的。

    她爱这个国家,所以除了保家卫国,她还可以做些其它的,同样来爱护这个国家。

    ……

    明月皎皎,寒风习习。

    这萧瑟静谧的山头,仿佛连虫鸟的声音都消失殆尽,莫名地给人一种全世界都静默下来的错觉。

    夜千筱很闲散地倚靠在树干上,一条长腿放到树干上,另一条垂落下来微微晃悠着,茂密的树叶和枝干交错着,非常完美的将她给隐藏其中。

    而,在她的脚边,悬挂着几只抽空打下来然后用藤蔓捆绑在一起的鸟,一只只的都血肉模糊的,就差没有支离破碎的程度了。

    一把95式步枪,在她的手里移动着,仿佛在寻找着接下来的目标。

    月光如水,在这样的夜晚,几乎不用夜视镜都可以看清楚附近的情况。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有披着月光的身影移动着,没有任何技术性可言的隐藏,非常滑稽的吸引了夜千筱的注意。

    不错,最起码也学会了笨拙的躲藏。

    眸光微闪,夜千筱嘴角勾起抹笑容,犹如等待猎物靠近的猎人,她没有急着瞄准的意思,手指轻轻地在枪支上敲着,不急不躁。

    慵懒的抬眼,面对那明显暴露目标的身影,夜千筱几乎无聊的开始数面前垂落的树叶片数。

    直至

    “夜千筱”

    “砰”

    带着团枯草挪过来的人影,终于将整个人给暴露了,伴随着他警告的喝声,一道响亮的枪声猛地从这寂静的山谷中窜起,惊得附近的飞禽走兽一片闹腾,远处的鸟儿忽闪着自己的翅膀从树枝上惊起。

    “艹”

    枪声响过后,取而代之的则是属于男人嗓音的怒吼。

    刚刚才喊完夜千筱名字的施阳,身上就忽然中了一发空包弹,没有演习的烟雾,但是正中胸口的感觉,很成功的告诉他

    他被秒杀了。

    如果那是真的子弹,他现在应该已经倒下了。

    施阳气得怒火中烧,简直恨不得将手里的枪支都给折了

    靠

    又被灭了

    妈蛋,这个晚上,已经近十次了

    这种一枪穿心的感觉,就算穿上了防弹衣,也让他刻骨铭心。

    与此同时,几只已经咽了气的鸟从树上抛了下来,他下意识的伸手去借助,下一刻树枝上的那道身影就跳落而下,转眼间整个人都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毋庸置疑的,眼前那张可恨的脸,就是夜千筱的。

    施阳简直气得要疯了

    一次一次,无论是追捕还是躲藏,前者每次都在靠近夜千筱的那刻,就被一枪秒杀;后者每次他刚刚藏好,还没等他拿起枪防备,夜千筱就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然后毫无疑问的被秒杀。

    “你输了。”

    夜千筱将枪支挂在肩膀上,然后很闲散地拍了拍手,非常直截了当的宣布了他的结局。

    气鼓鼓的睁大眼睛,施阳不甘心的瞪着她,“再来一次”

    连续输了十来次,施阳的好胜心已经彻底被夜千筱给激发了起来,那种想要超越夜千筱的心情正在一点点的堆积,近乎能将他的胸腔给冲破。

    他就像是个上了瘾的赌徒,别人眼里的金钱就是他在夜千筱面前的胜利,每次失败的不甘心和不服气,让他一次次的想要从头再来。

    不过,不可否认的,就是这几次的比试,他都会吸取自己失败的经验,每次都会有出乎意料的长进。

    现在的训练都没有教这些技巧性的东西,所以他才在这种“实战”中老是暴露自己,但真的要教了的话,对付他可没有这么轻松。

    “没空。”

    看了看天色,夜千筱完全没有跟他继续的心思,转而就直接往山下走去。

    “哎我们就一次,再一次,怎么样?”

    急忙拎起那些野味,施阳快速跟上了夜千筱的步伐,在说话的时候立即换上了另外一副面孔,一改先前的愤怒和不满,这时候略带讨好之意,就跟见到祖宗似的,不知是有多殷勤。

    如果刘婉嫣看到他这幅态度,虽然不至于震惊,但怎么着也会琢磨夜千筱给他灌了什么**汤了。

    “这是第几次了?”

    眼看着他就要凑到眼前来,夜千筱倏地停下了脚步,凝眉扫向他,眸光凌厉,犹如这夜色般寒冷,惊得施阳将那股脑热血全部浇灌下去。

    施阳眨了下眼睛,总算是有些清醒了过来。

    这个……

    不知不觉,好像就输了很多次的样子……

    于是,夜千筱也不等他回答,绕开他就继续往山下走,而施阳站在后面挠了挠头发,丝毫不敢继续招惹夜千筱,犹豫过后拜年老老实实地拎着那些野味,然后跟着夜千筱一同下山。

    只不过,接下来的日子,施阳再也没有质疑过夜千筱半句,老老实实地看书,偶尔跟宋子辰抽空去实践,加强战术技巧方面的技能,倒是看得刘婉嫣啧啧称奇。

    ……

    不过十多天的训练时间,每个组都卯足了全力,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落下。

    而在整个组都熬夜练习的时候,夜千筱仍旧按照先前的作息,只不过出去采购的任务都交给了聂施史,前一天晚上她将需要买的东西拍下来发给聂施史,第二天聂施史自然会派人将东西给送过来,并且时不时还附赠某些营养品。

    没有多说什么,夜千筱都收下了。

    因为无需采购而空出的时间里,夜千筱主要加强的是格斗方面的练习,刘婉嫣和徐明志有空的时候会直接把人拎过来陪练,没空的时候就对着木桩子练习,总而言之赫连长葑那训练方案之外的时间,她大部分都花在了格斗上面,那不遗余力的练习,令刘婉嫣和徐明志数日后都对她避而远之,生怕不小心就被她给拎走了。

    终于,在所有新兵的期待中,演习的日子到来了。

    这是场多军种参与的军事演习,规模的庞大他们这群新兵只能靠想象。

    其实本来不应该让他们来参加的,因为无论怎么说,他们都不够格,但经过上面的协商,把这场演习当成他们的考核。在这次演习中,会考验他们所有的本领,谁也不知道具体的规矩是什么,但他们都知道,这场考核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不会是格式化的走过几个项目就可以了的,还要考验许多内在的素质。

    这一次,他们之中,会走很多人。

    在演习开始前的那个晚上,大部分的新兵都激情得难以入眠,他们要么大半夜的在训练场训练,要么躺在床上转辗难眠,要么三两成群的在一起细细讨论。

    没有人管他们,因为这段时间,除了稽查队的,真的没有人去理会他们。

    这个注定躁动的夜晚,炊事班同样无法做到与世隔绝。

    大半夜的,刚熄灯没有多久,夜千筱就被刘婉嫣强行拉出了门,一路直到后山的菜地,领头的刘婉嫣才算停下来。

    “做什么?”

    在明亮的月光下,夜千筱直接往田埂上一坐,单手撑着下巴,没精打采的看着菜地里茁壮成长的蔬菜。

    这么晚了,她刚刚睡着,刘婉嫣就强行把她拖了出来,这时候若是有精神才怪了呢。

    刘婉嫣在她身边坐下,双手环着自己的膝盖,声音倒是很平静,“睡不着。”

    “……”

    夜千筱默默翻了个白眼,将披在肩膀上的军大衣紧了紧,抵挡着这晚上的寒风。

    不过,再怎么样,她也没有直接回去。

    “那啥。”

    过了会儿,刘婉嫣撞了撞她的手肘。

    “啥。”

    掀了掀眼睑,夜千筱半眯着眼睛,没有怎么想搭理她的意思。

    “我刚刚又跟宋子辰表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81话:又表白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