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1话:这女人,太可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夜色渐暗,大雨磅礴。

    崎岖的山路上,一辆越野车正快速行驶着,没有任何光亮的夜晚,唯有车前的远光灯照亮着前方的道路。

    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手机嗡嗡嗡的响着,犹如催命符般连续不断的,正在开车的赫连长葑斜了眼手机屏幕上的备注,很快的就收回了目光,直到对方坚持不懈的打到第三通电话的时候,他才放缓了车子的速度,挂上蓝牙耳机,接通了那个电话。

    “喂。”

    “在哪儿”

    才一接通,自带冷气的声音就从千里之外穿透过来,那种冷彻心扉的语调,就连赫连长葑的眉头都被冻得抖了下。

    赫连长葑瞥了眼前方的大转弯,再度减慢了些许速度,这才回答道:“海军这边。”

    顿了顿,那边的音调仍旧很冷,“有必要吗”

    “有。”

    赫连长葑回答的毫不犹豫。

    没有再说任何话,“啪”的一声,那边的电话直接挂断。

    在这危险的山路上,赫连长葑取下耳机后,便毫不犹豫地踩下了油门,危险而刺激的速度,无论是谁看着都惊心动魄。

    不知车子行驶了多久,面前的视野便豁然开朗,在扎营的地段,一排站岗的士兵按照规矩将他的车给拦下。

    按照程序出示了证件,赫连长葑仍旧开着从路上“打劫”过来的车,光明正大的进了红队的营地

    雨水仍旧不停歇的下着,豆大的雨点滴答的落到树叶上,凝聚成水柱后哗哗的掉落,茂密的丛林只剩下雨水的声音,其余的一些似乎都陷入了沉寂。

    人工的手电筒射出微弱的光束,照亮着这偌大丛林中的角落,犹如星点的辰光,微不足道。

    “我们去哪儿找吃的”

    施阳举着手电筒,在周围到处晃荡着,入眼的只有各种各样的树,甚至于灌木丛,就连个果子都见不到,更不用说什么可不可以吃的了。

    “这大半夜的,找什么找,你没看出来她就是存了心来找茬的”

    刘婉嫣停顿了脚步,颇为头疼的回了施阳一句。

    像这样的演习,他们炊事班不需要参加战斗,但老兵会教他们怎么识别可以食用的果实之类的,就这么贸贸然的让他们出来,没准儿全部把毒果子给带回去了。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加上天气这么恶劣,天色又那么黑,他们能够保护好自己就已经很难得了,找食物就只能想想。

    “看出来了”施阳叹息着摇头,“能够被副班长针对到这种地步,你们俩还真是了不起。”

    施阳之所以会跟这宋子辰一起过来,只是因为他们是一个组的,于情于理都应该凑到一起。可是莫名其妙地会招惹一大帮人的不满、而且明明没做什么就能让别人针对她们,这两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有本事。

    刘婉嫣借助手电筒的光芒往远处看了看,“别贫了,先找个地方躲雨吧。”

    这种天气温度估计接近零度了,雨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伴随着丛林中阵阵寒风,雨水不由分说的被吹打在皮肤上,生疼生疼的,令人冷不防地打寒颤。

    “轰隆隆”

    电闪雷鸣,巨大的声响在天际响起,又仿佛在耳边传递着,惊得人头皮发麻。

    “等等。”

    一直行走在最后的夜千筱,在雷声过后忽然凝眉,一边喊住了他们,一边停下脚步,颇为凝重的看向被稀疏的树枝半遮住的天空。

    黑漆漆的,什么都见不到。

    雷声阵阵,什么都听不到。

    可是,直觉告诉她,绝对有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了”

    宋子辰是第一个转过身的,他疑惑的瞥了夜千筱一眼,但紧接着便顺着她的视线往天空看去,不一会儿眉头便蹙了起来。

    渐渐地,那声响忽然就变得清晰起来,空中呼呼地有物体掠过,掀起的狂风肆意而过,就连树枝都哗啦啦往下面弯。

    “靠,那好像是轰炸机,还有米17”

    眼看着那从远方一晃而过的几道黑影,施阳忍不住的咋舌,只不过震撼过去后就只剩下莫名地心惊。

    这大晚上的,将轰炸机开到这荒郊野外来,怎么着都不是好事吧

    刘婉嫣抹了把满是水珠脸,嘴角微抽,“不是说演习明天才正式开始吗”

    “很显然,”夜千筱将手里的枪支交给了她,淡淡的看着那往营地而去的轰炸机,“唬你的。”

    话音刚落,远处就响起了更加剧烈的响声,轰隆隆的爆炸声,将电闪雷鸣的动静全部掩盖,在明亮的闪电中,他们仍旧伫立在原地,将远处的动静听得清清楚楚的。

    真实的爆炸,隔着上千米的距离,仍旧清晰地落到耳畔。

    “发生什么事了,我们的地点怎么暴露的那么快”

    刘婉嫣将手里的枪支握紧,她想要去连通牧齐轩他们的通讯,可频道里却只剩下一片杂音,什么都听不清楚,而短短十来秒后,杂音都消失的一干二净,通讯彻底地断了。

    “不知道。”

    施阳摇了摇头,面色颇为沉重。

    一行四人,忽然就陷入了沉默中,四双眼睛默契地看着传来声响的方向,却都安静的站在原地,仍旧大雨冲刷着这片土地,久久不息。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近乎过了半个小时,声音才终于停歇了下来。

    “我们要不要回去看看”

    直至再也听不到爆炸的声音,施阳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试探性的朝其他三人问道。

    他话音刚落,夜千筱就已经背上了抢,沿着原路往他们的营地而去。

    刘婉嫣愣了愣,犹豫间便对上宋子辰的目光,温暖的视线从身上一晃而过,莫名的在心底激起丝丝涟漪,她讶然地想要去确定些什么,可宋子辰早已将目光收了回去。

    “走吧。”

    雨水的声响中,宋子辰的声音有些飘远,但又很清晰地落到人的耳里。

    不过片刻间,拿着手电筒的夜千筱已经走出数十米,隐约的身影在林间走动,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伴随着灯光消失在这片黑暗中,于是几人也没有停留,加快脚步就跟了上去。

    下了雨的泥地本来就难走,加上这里的道路根本就没有人走过,基本上都是要他们来开辟的,便增大了行走的难度,刚开始漫无目的寻找食物的他们并没有注意,直到回去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条路他们估计走了半个多小时。

    如果不是有夜千筱在前面带路,他们甚至还有可能迷路。

    拨开最后一层挡住视野的杂木,先前的营地总算是再次呈现在他们面前。

    只不过,这次映入眼帘的,不是大雨中的忙碌有序的营地,而是满目疮痍的景象,到处被炸毁的帐篷,折掉的树枝,本就是衰败的土地更显的凄凉,到处都是火药轮番轰炸的情况。有一堆“阵亡”的红队新兵们聚集在一起,在大雨中仅仅套了件雨衣就坐到了草地上,愤愤不平的他们开始叫喊怒吼,对走过的那些蓝军进行谩骂和控诉,可已经习惯这种情况的蓝军们,连看都不曾多看他们一眼,将他们当做空气似的,自顾自的去做自己的事儿。

    反正都是死人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在死人身上浪费时间。

    “真丢脸。”

    施阳不忍再看那帮面熟的新兵不甘心的面孔,抬手扶了扶额,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说实话,这些人死的也确实够怨的,毕竟炸弹是不长眼的,不管你实力好与坏,只要你撞上了,运气不好就死定了。所以在这帮“死人”中,甚至有好些人的综合成绩是排在前面的。

    “现在怎么办”

    刘婉嫣压低了声音,然后疑惑的看向身侧的夜千筱。

    这里已经全部被蓝军的力量给占据,他们几个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对付这么多的人和武器,闯进去只是找死的余地,更何况红队在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挂了的,能够活着的早就跑远了。

    他们对所谓的演习都是一窍不通,根本就没有参与实战,加上此次的大规模,需要应战的地点过多,他们就连准确的目标都找不到,加上现在频道不同,已经跟其他人失去联系

    毫无疑问的,失去领导的他们,彻底的成了无头苍蝇。

    夜千筱眯了眯眼,将面前的情况全部看在眼底,她轻启薄唇,简单的一个字传到每个人耳里。

    “撤。”

    与其这时候跑到敌方阵营里去找死,不如保留实力安全撤退。

    宋子辰和施阳对视了一眼,表示对夜千筱的提议没有任何意义。

    按照多次练习的习惯,他们毫无痕迹的撤退。

    在这个被黑暗笼罩的夜晚,紧张和危险在空中久久未曾散去。

    在离被占领的营地不远处,捧着军用笔记本的牧齐轩看着一个个覆灭的光点,脸色颇为凝重。

    四百多人,一下子就损失了近四分之一。

    “情况怎么样”

    耳麦那边,是祁天一的声音。

    在这场演习中,这四百多个人,全部都由他们俩负责。

    导演部是他们俩进行沟通的,毕竟这次演习不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经过多次协商和策划才制定出现在的方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不会参与到这次演习的核心,说简单的就是像炮灰似的在边缘地区游荡,而这四百个人能够坚持到最后的,能够四分之一就不错了。

    “还好,我把数据发给你。”

    牧齐轩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运作着,将已经阵亡的新兵全部发了过去,同时也通过定位大概确定了其他新兵的下落,只是详细资料还有待考证。

    直至传送完毕后,牧齐轩才敲了敲耳麦,“队长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不知道,”谈到这个,祁天一的语气就不大好了,“海上作战,反正没我们的份儿。”

    既然是大规模的演习,自然要进行海军、陆军、空军的三大联合行动,他们作为两栖侦察队,虽然可以在陆上作战,但主要范围还是在海域,现在海边斗得如火如荼的,跟他们自然没有半毛钱关系。

    不过祁天一想想也挺憋屈的,他现在本来应该站在舰艇上准备战斗的,却因为那帮新兵在丛林里转悠太亏了。

    顿了顿,牧齐轩忽然道:“对了,那个跳崖的女兵,是执意走了吧”

    祁天一没有及时回答,而是静默了会儿,才沉重的开口:“昨天就办好出院手续了,这会儿怕是已经被送走了。”

    “哦。”牧齐轩点了点头,转而一想,又道:“你怪她吗”

    若不是那个跳崖的女兵,祁天一现在怎么说都是主教官,他牧齐轩才是个副教官。

    “怪什么”祁天一的声音猛地一停顿,久久的,仿佛能听到他的叹息声,“没死就好。”

    名誉,职位,功绩于他来说不过是在部队里的一场经历而已,如果李嘉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就算给他记再大的过,人死了就是死了,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事实上,从李嘉出事后,祁天一还挺自责的。

    宗冬跟他毕竟是兄弟一场,兄弟走了,如果连兄弟保护的女人都留不住

    想想,也够窝囊的。

    “我跟她聊过了,她的精神状态恢复的不错,估计不会再有自杀的想法了。还有,她对你挺愧疚的。”

    “愧疚什么呀,我又没死”

    话说到一半,祁天一又安静了下去。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仿佛所有的话语都被掩盖了下去。

    听了好一会儿,牧齐轩整理了下笔记本,“把你的坐标给我,我去找你,回头再说。”

    “好。”

    黎明将至,大雨初歇,夜色愈发深沉。

    茂密的丛林,遮掩的树枝,鲜活的目标。

    夜千筱很好的隐蔽在树上,在暴雨中没有任何用处的雨衣早已被丢弃,有防雨功效的作训服贴在身上,却抵挡不住周围四处蔓延的冷意,雨水沿着帽檐滴落在涂满军用油彩的脸上,顺着好看的轮廓缓缓滑下,她手里端着的是刚刚缴获来的88式狙击步枪,有水珠悬挂在枪身,一点点的滴落,可垂落的雨滴却见不到丝毫的摇晃。

    手中的枪,异常的稳。

    宽阔的视野,在黑暗中未曾隐藏的目标,于夜视镜中看得清清楚楚。

    嘴角的笑容微微勾起,黑亮的眼睛在夜色中显得愈发耀眼,那不急不缓的动作,就像是在等待猎物自己送上门来般,毋庸置疑的信心,目光犹如毒蝎般精准无误地将自己的猎物给盯住。

    “砰砰砰”

    在猝不及防间,连续三枪射出,在轻微的声响中,远处的几道身影赫然一顿,紧接着便是头顶蹿起的蓝烟,标志着他们的死亡。

    与此同时,三道身影忽然从夜幕中窜了出来,在谁也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扑过去将那三个已经“挂掉”的蓝军压倒在地。

    “艹见鬼了”

    “狙击手”

    “奶奶的,竟然暗算”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三个人皆是怒从中来,没好气地发表自己的意见,紧接着便是问候“狙击手”的祖宗十八代。

    倚靠在树干上的夜千筱,将那咒骂的声音听到耳里,本来即将收回去的枪支又顿住了,她摸了摸鼻子,微微闭上右眼继续对准瞄准器,紧接着毫不客气地继续扣了一枪,直接对准那个骂的最狠的人脑袋来了一枪。

    于是,骂声赫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靠”

    与此同时,眼看着被自己压倒在地的兵被一枪爆头,施阳差点儿被吓得直接往后倒,就算再如何相信夜千筱的枪法,她都忍不住低低地骂了一声,然后加快手中的速度将手里的“死者”给绑了起来。

    不过短短几十秒的时间,三个人就已经被绑成了粽子丢在泥土地里,那一张张被涂满军用油彩的脸黑得跟阎王似的,周身的气压已经低到了一定程度,若不是惧怕那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他们恐怕早就扯着嗓子破口大骂了。

    妈的,这种时候还能遇到红队的狙击手偷袭,这运气真特么太背了

    “你们是什么人”

    闷声的将这口怨气给咽下去,坐在中间的那位仰起头,满身怒火的看向将他们的背包抢走的刘婉嫣等人,没好气地问道。

    “红队。”

    刘婉嫣翻着包,回答的简洁明了。

    那人顿时气得眼睛都鼓起来了,丫的,谁不知道你们是红队啊哪个蓝军的会傻到换上敌对的衣服来攻击自己的友军

    不过对方的意思也很明了了,摆明了就是不想跟他们透露任何情报。

    “你们那个狙击手呢,我们都已经阵亡了,让他现个身呗。”

    过了好一会儿,坐在右边的人又伸长了脖子,边关注着他们到底想找什么东西,边颇感兴趣的问着狙击手的情况。

    狙击手这种神秘的存在,搁谁都得好奇。更何况将他们一枪毙命的人,他们总得瞧个清楚明白吧,否则这死的也太冤了。

    “找我”

    于是,那人的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阵寒意逼人的声音。

    刹那间,那靠在一起的三个人,皆是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等反应过来后,才意识到在身后说话的似乎是个女人。

    默契地互相看了看,三个人做足了心理准备,警惕地往身后看了过去,却见到方才还在身后的人,已经从容不迫的从他们身边走过,高挑的身材,毫无异样的制服,侧脸只能看到油彩的痕迹,完全就无法确定这人的性别。

    下意识的,他们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们的装备可比我们齐全多了,”将一个背包全部翻了个遍,施阳忍不住的感叹道,“啧啧,都是钱啊。”

    夜千筱将两把枪往肩膀上一背,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走吧。”

    离开营地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他们身上只有枪支和手电筒,后来营地都被占领了,他们冲进去抢自己的东西也不现实,所以只能从蓝军那里“借用”了。

    他们的运气比较好,离开营地没多久就撞到了个狙击手,夜千筱偷袭的勾当做的不少,于是很顺利的将那位狙击手给干掉了,同时也非常果断的“抢劫了”狙击手。

    当然,狙击手所有的装备,都刘婉嫣等人的默认下,归了她这个枪法最厉害的。

    而现在花费时间来“抢劫”这三个人,也不过是因为他们需要装备罢了。

    “喂,你们就这么走了”

    眼看着这四个人抢了他们的装备,同时任何逼问和交代都没有,拍拍屁股就想走人,坐在中间那个人又坐不住了,忍不住抬高嗓音朝他们几个吼了一句。

    这几个人在这里埋伏了那么久,就只是为了他们身上这点装备

    靠,冤不冤啊

    “你们有什么情报要说吗”刘婉嫣转过身,好笑的看着他们三个。

    中间那人仔细的打量着夜千筱的身影,同时死皮赖脸的回答着刘婉嫣,“你们不问,怎么知道我们说不说”

    “嗬”施阳挑了挑眉,然后略带挑逗意味的走了过去,他径直来到那人面前,然后抬手将他的肩章翻了出来,淡淡的撇了眼。

    松枝绿色肩章底版,金色半环绕麦穗的交叉步枪,外加二条粗折杠、一条细折杠。

    “哟,不好意思啊,”施阳笑眯眯地,亲热的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趁着对方脸色稍稍好转的时候,他笑得更加亲热了,“我们眼光比较高,只看准一条细杠往上的,您呐,咱们不屑问。”

    刹那间,那人脸上浮现出的得意赫然僵硬,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扫向施阳,那犹如刀子般的眼神,简直恨不得将施阳一刀刀的给千刀万剐。

    靠

    一个士兵而已,竟然敢小瞧他

    更让人羞辱的时候,制服他们三个的,全部都是士兵

    特么的,搞不准还都是新兵

    “我们走了,您们呢,小心点儿,这大半夜的不要喂狼了。”

    拍了拍他的肩膀,施阳很快起身,加快速度跟上早已离开的夜千筱等人的步伐。

    “靠,你们给我回来”

    那个士官气愤的睁大了眼睛,没好气地朝他们的背影吼着。

    本来也没有抱什么希望,可没一会儿,走了好几步的施阳又转过身,然后笑嘻嘻的将拉开个信号弹,放到了他们的面前。

    顿时,烟雾缭绕,直冲天际。

    “别嚷嚷了,早点儿回去歇着。”朝他们摆了摆手,施阳再度转身欲走。

    “诶,”只不过,坐在中间的那个兵,再度喊住了他,满是疑惑的问道,“那个狙击手,到底是男的女的”

    “哦,她啊,”脚步微顿,施阳嬉皮笑脸的,分外肯定的点头道,“是个娘娘腔”

    “砰”

    他话刚刚说完,95式步枪的开枪声便突兀的响起,刹那间,施阳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因为,那发子弹,近乎擦着他的耳朵飞了过去,那滑过的气流简直快的不可思议,在耳畔留下清晰的触感,就连落下的水珠都被掀起,直接被掀到了他的脖颈上,带着刺痛的感觉。

    施阳脸色稍稍扭曲,胆战心惊的咽了咽口水。

    这女人

    太可怕了。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夜千筱轻描淡写的将枪给放了下来,然后继续转身前行。

    刘婉嫣和宋子辰同样被这一画面怔住了,他们俩定在原地,看着被吓得僵硬在那里的施阳,心里难免也有些颤动。

    这枪法,实在是无懈可击。

    “走”

    反应过来后,刘婉嫣朝施阳偏了偏头,也没有继续停留,瞥了眼宋子辰后,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顺着夜千筱的身影而去。

    而,直到他们四人彻底消失在眼前后,被捆绑在一起的那三个人,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因为夜千筱那枪所带来的震撼,好像能够将他们的胸腔都给炸开似的,一时半会儿怎么也难以平静下来。

    这这这

    妈的,不科学啊

    天刚刚亮起的时候,天空再度开始下雨,只不过与先前的磅礴大雨不同,清晨的雨水细细密密地,带着微凉的气息。

    下半夜的温度骤然下降,夜千筱等人都停止了前行,在附近找了个山洞,因为无法烧火取暖,所以下半夜都是两个人缩到了睡袋里,另外两个人守夜,中间进行一次交换。

    不知过了多久,一行人终于熬到了天亮。

    “诶,千筱,”在细雨中活动着身子,刘婉嫣眼珠子灵活的转动着,在忽然见到远处晃动的身影时,眼底忽然滑过抹喜悦之意,她悄悄地朝靠在山洞口的夜千筱招了招手,“那是谁”

    夜千筱扫了她一眼,然后直接用瞄准镜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最开始映入眼帘的,便是贺茜那张狼狈不堪的脸。

    ------题外话------

    1您们。

    丘山志微博:老北京口语里“您们”是常见用法。例如老舍贺年:谨向您们致贺,向一切劳动人民致敬,并祝新年之禧未完

    2军衔不准写,文中肩章军衔陆军,三级军士长。下章讲解。

    3推文:顾少枭宠首席秘书文帝歌

    初见十八,她从他身边带走一颗小小的蝌蚪,以及一份最高机密文件。

    再次相见,她面试时一席惊世骇俗的言论,成功夺得他首席秘书一职。

    一个是高高在上酷爱冷脸装逼的顾三少,一个是伶牙俐齿掉进钱眼里的首席秘书苏小姐。

    一个是心里装了心上人七年的冷清boss,一个是未婚先孕藏有萌萌哒小奶包的腹黑女子。

    他们的相遇,是天雷沟动了地火还是阴差撞上了阳错

    文文即将上架,亲们支持下哈。

    4晚点儿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51话:这女人,太可怕了!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