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6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天色越来越亮,虫鸣鸟叫的声音在空旷的山谷徘徊,仿佛整片天地除去自己就再无人烟。

    贺茜彻底地迷路了。

    她开始懊悔自己不应该离开夜千筱他们,毕竟跟生命比起来,其他的什么都不算,因为就算有再多的不甘和委屈,都可以以后找机会慢慢来还。

    作为炊事员,很多求生技巧都没有学到,顶多就是将在新兵连学到的东西反复练习而已,这几年来对她来说,再刻苦的练习也只有体力和枪法上面的长进罢了。没有参加过任何野外训练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在这样凶险的丛林里辨别方向,更不知道怎样才能行动所需要的能量。

    更重要的是,她的信号弹在逃出来的时候,没有带上。

    在最后的退路都消失的时候,又身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精疲力尽的她早已处于崩溃的边缘。

    她忽然想到,在这样的演习中,是不可能万无一失的,总会有几个倒霉鬼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丧生,这是无可避免的。

    “啊”

    望着眼前遮掩视线的枯枝树叶,贺茜忍不住失控的咆哮起来。

    距离她近五十米左右,听到那撕心裂肺叫喊的夜千筱,有些无聊的拍了拍耳朵,眉头在不经意间皱了皱reads;半妖司藤。

    这一路上,她将贺茜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被气走之后就漫无目的的在丛林里转弯,没有任何的生存经验,走路不注意都能够被绊几跤,见到地上的爬行生物还会吓得避而远之

    事实上,跟温月晴比起来,她也没有太大的能耐。毕竟,她不能凭借自己的长相优势扮柔弱装可怜,所以平时只能板着张脸去唬人。

    揉了揉额心,夜千筱观察了下地形,这里是从上而下的山坡,中间很多灌木丛和高大的树,视野被遮掩了很大片地方,但却是她开枪后、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离开的最佳地段。

    没有再犹豫,通过瞄准镜看着失去斗志瘫软在地上的贺茜,夜千筱扬了扬眉,早已放到扳机上的手指轻轻用力

    刹那间,贺茜身子一抖,戴着的头盔上立即冒起了红烟,阵阵烟雾在空气中萦绕,只是却无法穿透丛林飘到更远的地方。

    “谁”

    贺茜猛地就从地上蹿了起来,她并非沮丧自己的“牺牲”,而是颇为期待的在周围环视着,甚至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隐藏在附近的身影。

    因为,那个人会带她脱离现在的困境。

    甚至

    救她一命。

    在欣喜若狂间,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努力的辨别着周围任何的动静,刚刚黯淡下去的光芒,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燃起了希冀的神采。

    “谁,快出来”扫了一圈都没有见到任何的人影,贺茜不由得将双手放到嘴边做成喇叭的形状,她近乎嘶吼着,“救救我,我信号弹丢了”

    然而,回答她的,除了山谷的回响,就再也没有其它。

    等了十来秒,确定没有见到任何人影的贺茜,在嘶吼过后,这心,猛地凉了半截。

    如果对方就这么走了

    “喂你快出来”

    向来阴沉着脸就跟便秘似的的贺茜,此刻脸上唯有慌乱之色,犹如惊慌失措的麋鹿,她慌慌张张的往前面走了几步,可却在中途踩偏了石头摔倒在地,紧接着她不顾摔伤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再度朝周围的杂木叫喊着,声音之大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直到

    她看到,山坡上方的某处,有树木微微的动了动。

    心中一凛,贺茜紧张地望着那山坡的顶端,既怕上面的东西是凶悍的野兽,有希望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就在那儿。

    于是,她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警惕地朝上坡喊了一句,“你在上面吗”

    几乎是说完话的那刻,她紧紧盯住的坡顶,那茂密的树木动静似乎更大了点儿,可在点燃了她心中的希望后,却迟迟没有见到现身的人影。

    有了动静,却见不到人影,这让贺茜心里更加难以确定起来,可是在这种毫无希望的处境,就算上面的是洪水猛兽,她也不会放弃这丝可以求生的希望。

    “喂,你在上面吗”

    贺茜再度喊了一声,再次没有等到回应的时候,她心里的失落难以掩盖,可隐藏在心里的那点希冀,却让她开始琢磨怎么上去一探究竟。

    这里是荒郊野外,很少会有人行走,加上这里地形险恶,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道路,想要到上面去,最简单明了的方法就是顺着从上面垂下来的树根上去reads;对的还是错的。

    可是,对于她这种从未尝试过的来说,则是难以想象的挑战。

    与此同时,将信号弹放到坡顶的夜千筱,在刻意制造过两次动静后,便已悄无声息地离开,直接往回走去。

    她不怀疑贺茜会爬上去,因为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贺茜只能爬上去一探究竟,这是人在面临绝境时的本能只要有一丝希望,就绝对不会放弃。

    当然,以贺茜的体能情况来看,虽然往上爬的时候不会中途没力气而摔死,但她在中间肯定会吃不少的苦头。

    回到山洞的时候,刘婉嫣几人已经收拾好所有的东西,正在无聊的等待着她。

    “贺茜死了吗”

    一见到夜千筱,刘婉嫣打量了一下她,确定她没有任何的伤势后,便云淡风轻的抛出了这么个疑问。

    毕竟,这个问题的答案无需考量。

    夜千筱能够跟着贺茜离开,就证明贺茜在这场演习中活不了多久了。

    “嗯。”

    简单的应声,夜千筱没有想谈这件事的意思。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走”

    见着夜千筱回来,愁眉苦脸的施阳也舒展了眉头,他率先朝夜千筱抛出问题,并颇为期待的想要知道夜千筱的打算。

    先前他是真的觉得夜千筱很讨厌,这人做事向来摸不着头脑,而且狡猾的要命,平时相处也被她气的半死不活的,一两句话就能让人想杀了她,可经过了这个晚上后,他却对夜千筱改观了许多。

    最起码,夜千筱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在这场演习上,夜千筱作为同伴,他有足够的理由去相信她。

    从夺取狙击枪,到抢劫三个背包,再到刚刚拿了个信号弹去“解决”贺茜

    唔,他就是没理由的相信,夜千筱很可靠。

    虽然她从未说过,可他就是觉得,相对于他们这群刚刚参加演习的人来说,夜千筱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你们自己决定。”

    夜千筱耸了耸肩,接过了刘婉嫣手中的背包,然后再度将问题给抛了出去。

    她可没想当这个组里的决策者。

    “呃,我们是这么想的,”眼看着夜千筱那不管事的模样,刘婉嫣嘴角一抽,便在旁边解释道,“我们猜想,昨晚的突袭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毕竟太多巧合了,所以我们怀疑这是一次考核。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应该做点儿什么,否则成绩会很难看。”

    “嗯。”

    夜千筱淡淡的点头,示意赞同刘婉嫣的说法,可是她很快就沉默了下去,没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意思。

    瞧得她没有任何反应的样子,刘婉嫣默默地在心里叹了口气,继续道:“问题是,我们根本就掌控不到蓝军的情况,连整个演习的情况都不知道,上面一点儿指令都没有,所以”

    偷偷瞥了夜千筱一眼,刘婉嫣无奈地补充道,“我们下一步的决定还没有定下来,打算先问问你的意思再说reads;在我攻下神界前。”

    “你们想对付蓝军”夜千筱眼眸微微一转,斜倚在身后的树上,懒懒的道,“就凭我们几个,没有可能。”

    “这个,”施阳头疼的抓了抓头,颇为纠结的开口,“甭管做到怎样的地步,能出点儿力总是好的。”

    当他们三个商量出昨晚的事件有可能是计划之内的时候,他们几个共同的意思都是要多干掉点儿蓝军的人,毕竟他们不能干坐在这儿什么都不做,反正能够多干掉几个蓝军的话,怎么都是赚的。

    更重要的是,昨晚四个人都是夜千筱干掉的,他们心里怎么着都有些痒痒,总归是想做点儿事的。

    好歹是难得一见的大规模演习,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哦,我随意。”夜千筱仍旧应得平平淡淡的,本就没有想管这件事,可意识到这三个人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时候,不由得纳闷得抬了抬眼,莫名其妙道,“你们不会是想让我出主意吧”

    “嗯”

    “是啊”

    刘婉嫣和施阳异口同声的,就连宋子辰都看着夜千筱点了点头。

    “”夜千筱沉默了会儿,转身就打算走,“我不管。”

    “诶”

    “等等”

    几乎才刚刚移开脚步,刘婉嫣和施阳就快速地跟了上来,挡住了她前去的道路,转而定定地看着她,似乎这件事他们已经决定让夜千筱带头了。

    从昨晚到现在,夜千筱一直都表现的游刃有余的模样,谁都没有在她身上见到过任何慌乱的表现,就算是在杀红队的人时都是有条不紊的,看起来就像是个从来不会犯错的人。

    跟完全没有经验的他们来比,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所以,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商量的,就自然而然的默认让夜千筱带领他们。

    “想杀蓝军的人,可以。”夜千筱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但真正的想法谁也看不出来,“我只有一个条件。”

    “你说”

    施阳毫不犹豫地点头,仿佛就算夜千筱让他去摘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上天似的。

    神色顿了顿,夜千筱微微眯起了眼睛,语调里冷不防地增添几分寒意

    “不能对我有任何质疑”

    轻缓而清晰地话语,伴随着林间的清风,悠然地落到人的心里,猛地让平静无波的心荡了荡。

    三人互相看了几眼,皆是有些错愕。

    演习开始的两天时间,海上的战争正处于僵持状态,红蓝两方的实力都相差不远,加上正面迎战会造成大规模的死伤,两方都采取的迂回战术,一时间也没有什么进展,而相对于海面的战争,陆地的战争才是真正的激烈。

    陆地的战斗依靠的不完全是重武器的压制,相对而言更考验战士们的军事技能和战略战术,正面相撞的时候也比较多。

    而,在各种大大小小的战斗中,有好些莫名其妙地战况,却渐渐地引得颇多的关注。

    红队,指挥营地reads;嗜血冥王嚣张妃。

    “才两天的时间,这些小兔崽子就挂了快一半了。”

    帐篷内,祁天一没好气地指着笔记本上的一个个暗下去的红点,简直有火没处发,只得拉着张脸跟谁都欠他百八十万似的。

    牧齐轩端着杯热茶,盘腿坐在笔记本面前,笑容清爽,“别在意,他们还是刚训练不久的新兵,连海军陆战的门槛都没有迈进来,挂一半还算好的了。”

    “你倒是看得开”

    祁天一瞪了他一眼,忍不住将火气发泄到他身上。

    这可都是他带出来的兵,当时路剑特地让那么多的兄弟去找新的兵源,这批新兵的档次本来就比以前高上好几倍,现在演习才刚刚开始,他们就损失了近半,这比例也太大了按照这样的比例继续下去,演习没结束呢这些新兵都得全部挂了,到时候他的脸得往哪儿搁

    “想开点儿,”牧齐轩的眼眸微微转动着,隐藏着几分神秘,他不紧不慢地喝了口热茶,再看着在帐篷里走过来走过去的祁天一,只得无奈地朝他招了招手,“来来来,过来。”

    “又搞什么鬼”

    烦躁的皱了皱眉,祁天一怒火正盛,不爽的朝他走了过去。

    “根据小道消息,”牧齐轩朝他笑了笑,眉眼里盛满了笑意,“这两天蓝军的突袭部队,损失的可不少。”

    “那又怎么样,又不是那群小兔崽子做的”刚否定的说完,祁天一又及时停住,不确定地盯着牧齐轩,“不不是吧”

    “今天早上去蓝军那帮死人那里了解了一下,大概有二十来个人,都是在红队的据点附近准备突袭的,没想到却被隐藏在暗处的杀手给干掉了,到最后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那,”祁天一皱眉,“这跟那帮小兔崽子有什么关系”

    “巧就巧在,我打听了下他们的时间和地点,然后根据那些新兵的位置进行比较,有个四人组的时间和地点,正好全部符合。”牧齐轩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将自己整理好的数据给调了出来,然后指了指屏幕,“喏,数据不可能这么符合,所以,有百分百的可能是,玩这招黄雀在后的,就是新兵的某个组。”

    真真切切的看清楚那组数据,还有图片的对比,祁天一的下巴都差点儿掉了下来,眼珠子鼓鼓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

    蓝军那边的人数要比红军少很多,基本上连一半都不到,但他们个个都是从特种部队里调出来的,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且都精通丛林作战。如果其中一个两个实力不济遭到了暗算,这或许还有可能,可牧齐轩说有将近二十来个人

    这

    “不,不可能,”祁天一坚定不移的摇了摇头,“他们的实力我都知道,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

    这批新兵,能力确实都不错,可就算是他最看好的宋子辰不对,就算是四个宋子辰组队,都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程度。

    这种悄无声息地偷袭,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新兵能够做到的。

    就算是他们,都很难在做那么多次的偷袭后,还保证不被人发现。

    倏地,牧齐轩偏了偏头,笑容神秘,“你要不要去确定一下”

    说着,他抬手就指了指沿海的某个地点,“那四个人,现在在这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86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