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9话:脱衣服,听不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临近中午时分,淅淅沥沥的雨水仍未停歇。

    这里的地势着实险恶,沿途而下的是奔腾的急流,两岸是凸起的岩石,紧接着便是茂密而潮湿的丛林,到处都是交错的树枝和灌木,没有任何道路的地方,只能凭借自己开辟前行的道路,而且极其费力。

    按理来说,除了迷路的旅人和训练的部队,否则正常人是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

    被夜千筱“指挥”去烧火的宋子辰,用军刀砍了两根木头过来,一根圆的一块宽的,打算用古老的办法来“钻木取火”。这次演习是防红外的,谁也没有想过要点火,更不会主动带上打火石之类的辅助道具,自然只能采用野外生存最为基本的方法。

    不过,很实用就是。

    闲下来的夜千筱坐在岸边的石头上,将湿漉漉的外套给脱下来拧干,然后才继续披在身上,在休息的时间里,她单手支着下巴,颇为无聊的看着在树下取火的宋子辰,神色间颇有几分打量的意味。

    对于宋子辰,她算不上有偏见,只是总觉得这个男人身上笼罩了层不和谐的气息,的确看起来谦谦公子、温润如玉,仿佛对谁都温和有礼,根本就不像部队的这些糙老爷们,可他也不是牧齐轩那种干净直爽一眼就能看透的,在少言寡语的背后,他却总能将什么事情一眼看穿。

    当然,仅仅只是深藏不露的话,夜千筱并不反感,不过对他有所保留是肯定的。

    “我去找点儿吃的。”

    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夜千筱将腰间的军刀抽了出来,转而就直接往附近茂密的丛林走了进去。

    不过转眼间,她纤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茂密的树木中reads;娘娘,请升级系统。

    这边,宋子辰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夜千筱离开,不过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仍旧有条不紊地搓着手里的细条。

    钻木取火本来就是靠的时间慢慢摩擦,直至最后磨出一定的燃屑才能进行引燃,他中途停歇便是放弃先前所有的成果,自然不能有任何懈怠。

    夜千筱之所以会让他去点火,也是因为自己没有这耐心罢了。

    在细雨环绕的丛林内,湿气比想象中的还重,还带着闷热的气息,身上的衣服虽然是防水的,但浸了那么久自然是湿的彻底,而且在这种环境下一时半会儿根本就干不了,她只能加快自己的活动速度,让血液流速变快,让自己的身体不会因为过于冰冷而吃不消。

    不过,她运气比较好,不过十来分钟,就见到只在丛林中四处乱窜的野兔,她的手法向来很快,不过在见到那只觅食的野兔时,手臂就已经抬了起来,只见得军刀在杂木丛中一闪而过,那只野兔立即染了层鲜血,毫无声息的摔倒在地。

    “谁在那儿”

    还没来得及去捡兔子,夜千筱就听得阵粗吼的声音,她微微挑了下眉,闪身便来到了旁边的灌木丛。

    在这样茂密的丛林里,到处都是很好的隐藏点,加上她是独自一人,隐藏起来便更是容易许多。只不过,在几抹人影映入眼帘的刹那,她就已经举起了手里的狙击枪,以跪姿的方式端枪,对准了那主动撞到她枪口上来的四个蓝军的兵。

    “没有人,可能是什么走兽的动静吧”

    四个人在附近看了好一会儿,站在旁边的胖子松了口气,边说着,边将端起的枪支给放了下来。

    同样的,其他人在没有发现异样后,也渐渐地将枪支给收了回去。

    “或许吧,不过还是小心点儿为好。”

    “对啊,据说很多小组都被莫名其妙地给灭了,连红队的人影都没有看到。”

    “估计是碰到潜伏的狙击手了吧,别搞得人心惶惶的,红队不可能在这种没人的地方都安排狙击手。”

    “也是,我们得快点儿赶路才行。”

    渐渐地,他们之间紧张的气氛也慢慢淡了下来,但是前行的动作却没有减缓。

    刚刚被夜千筱用军刀杀死的野兔,就在离他们十米开外的小坡下面,旁边有几根树枝遮掩着,不过随着他们行动的方向,随时都有暴露的可能。

    轻轻地呼出了口气,夜千筱的眼神顿时冷峻许多,冰冷的手指微微泛白,因为长时间处于低温状态,不如以往那般灵活。

    而,一次性对付四个目标

    用狙击枪的话,不是不可能。

    冷光从眸底闪过,在他们谈话的空隙间,寂静的山谷内忽然响起了细微的射击声,短促而快速的射击,一个接一个的头顶莫名冒起了蓝烟。

    猝不及防间,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四秒的时间,加上没有枪声的提醒,就算有意识到的人想躲避,可还没走了两步就被那似乎长了眼睛的子弹射中,等他们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所有的人头盔上都已经冒过蓝烟了。

    “你奶奶的reads;庶女的修仙之路搞什么鬼”

    “靠哪个不要脸的在暗算”

    “特么的到底是谁给我滚出来”

    夜千筱这边才刚刚收好枪,不远处就响起了带着不同方音的怒骂,粗犷而嘹亮的声音,就像是在人耳边响起似的,吵得夜千筱耳朵生疼生疼的。

    提起狙击枪,夜千筱皱了皱眉,冷着脸绕过了面前的障碍物,然后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那几个人的面前,并且动作潇洒的将头盔给往上抬了抬,将那张精致而好看的脸暴露在他们的视线中。

    虽然涂了油彩,可只要认真的辨别,都可以看出她的性别来。

    刹那间,所有的骂骂咧咧的糙老爷们,顿时就紧紧地闭上了嘴巴,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忽然冒出来的犹如死神般的女兵。

    不可否认,令他们震撼的除了秒杀他们的是女兵外,还有这个女兵身上散发出来的威慑和冷意,在出现的瞬间就让他们心里猛地一惊,紧接着对上她一个个扫过的眼神,阵阵杀气迎面而来,硬生生的将他们给定在了原地,同时将所有骂人的话语都给咽了下去。

    虽然莫名其妙地被杀了,让他们很不甘心,可眼前的女兵实在是过分的危险,让他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憋屈的压制着满肚子的不忿。

    “我们都死了,你还想做什么”

    偏胖的那人被夜千筱那审视的目光看得心里直发憷,下意识咽了咽口水,颇为胆战心惊的朝夜千筱说着。

    他话刚说完,旁边三个人就默契地给了他一个眼神

    怂

    大写的怂

    太特么丢脸了

    “你,你”夜千筱指了指刚刚那两个骂的最狠的,格外潇洒的朝他们俩勾了勾手指,然后云淡风轻的开口,“把衣服脱下来。”

    “啥”

    “么子”

    两个人瞪大眼睛,异口同声的问着,满脸的不可置信。

    奶奶的,要他们的衣服想搞什么鬼

    夜千筱轻轻挑眉,微微仰头的刹那,黝黑的眸底顿时闪出抹浓烈的杀气,化作令人骨缝发寒的锐利刀锋,仿佛能见血封喉。

    寒意,四处蔓延。

    不仅那两个士兵,就连另外两个没被点名的,都明显的感觉到阵阵压迫力,令他们不自觉地搂住肩膀,然后默契的退后了几步。

    这这这

    碰上个不怎么好惹的姑奶奶,他们就认一次怂吧

    反正,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在自己小组丢脸就够了。

    “脱衣服,听不懂”

    夜千筱一字字的重复着,可每个字都带着刺骨的寒冷,犹如冷刀般戳入人的心底。

    “听懂了”

    异口同声回答,近乎震耳欲聋reads;猎户的辣妻。

    这下,两个士兵都没有任何犹豫,手麻脚利的就开始放背包脱衣服,恨不得一秒钟就将衣服给剥了似的,直到拖得光膀子穿四角裤后,才边打着冷战边将衣服给叠好,最后还恭恭敬敬的放到了夜千筱的手上。

    其他两个士兵毕竟不忍,想了想后,还是狠心将自己的外套分给了那两个倒霉的士兵。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位性情难料的强悍女兵没有要他们四个人的衣服,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最起码,可以让他们在自己被当“死尸”拖走之前,不会成为真正的“死尸。”

    “姑奶奶,我们可以走了吗”

    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在原地等待别人“拖”他们走的,可有夜千筱站在这里,他们巴不得逃得远远的,规矩什么的早就被抛到了脑后。

    反正都挂了,“死”到哪儿不都一样

    可,这真是

    够窝囊的

    夜千筱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中,最终是点了点头。

    她也并没想多吓他们,只是像这种暴脾气的兵,吃软不吃硬,好声好气跟他们说话绝对很难办事,倒不如用强硬的办法让他们老实地将衣服交出来。

    当然,更重要一点是,她并不想过多浪费时间。

    得到夜千筱同意,那四位士兵也未久留,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面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抗议,可转过身后脸色就彻底的垮了,一张张饱受窝囊气的面孔,就跟吃了一大碗新鲜的苍蝇似的,简直难看到了一定程度。

    自然,无论是谁遇到他们这种情况被秒杀、被威胁、被抢劫,谁都不会有好脸色。

    而,他们前脚刚消失在丛林中,颀长而俊朗的身影就出现在那只被遗忘的死兔子旁边,微微蹲下身子,纤长而好看的手指握住那把军刀,根本不用费多少力就将其抽了出来。

    “你”

    夜千筱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位不速之客,可她却没有如对付那四个人那般直接动枪,而是拧起眉头颇为奇怪地看着那个光明正大穿着蓝军服装出现在面前的男人。

    有段时间没见,这个男人跟印象中一般无二。

    俊朗,冷清,优雅,沉静。

    存在感极强。

    一身军装将其衬得愈发冷峻而庄重,天空落下的薄弱光线里,他的侧影映出朦胧的轮廓。

    缓缓站起身,赫连长葑笔直地站在她面前,手里沾了血的军刀在手中翻转了一圈,转而他便跨着稳健的步伐来到夜千筱的面前。微微低下头,他嘴角勾起抹笑意,好听如清风的声音在她耳边滑过。

    “这把刀,送我了。”

    话音落却,沾了血的刀便倏地插入刀鞘中,轻微的声音在寂静的林间响起,紧接着挂在夜千筱腰间的刀鞘便被轻轻一扯,直接滑落到他的手中。

    挑了挑眉,夜千筱及时抓住了他的手腕,抬头的瞬间,冰凉的眸子更是深沉了几分。

    “不想给,还我。”

    夜千筱的力道猛地锁紧,微微眯起的眼眸里,挑起了抹怒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89话:脱衣服,听不懂?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