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90话:她是佣兵,一个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不想给,还我。”

    冷淡地吐出这几个字,夜千筱那握住狙击枪的手忽的抬起,枪口便对准着赫连长葑扫了过去,可紧接着她握住赫连长葑的手就忽的被反握住,忽然从空中袭来的手掌抓住了她握住枪支的手,在外力的作用下她枪口的目标生生的被转移。

    眸色微凝,夜千筱眉宇间闪过抹危险之意,纵使手腕挣脱不开,她的脚已经踢到了赫连长葑的面前,迎面而来的胁迫感令赫连长葑抬了抬眼,抓住她的手腕微微一松,很快就被她抓住机会逃脱。

    紧接着,她将手上所有的东西丢在旁边,没有借助任何工具对赫连长葑进行攻击。

    自从多次在赫连长葑手上吃亏后,夜千筱近日来便苦练身手,她的近身搏斗本就不错,只是在速度和力道上没有达到凌B的地步罢了,苦练不能让她大幅度的提升,但绝对不会是跟赫连长葑上次动手的程度reads;网王skp墨莲。

    不过,夜千筱这次的目标不是打败赫连长葑,而是将那把军刀给夺回来

    刚来就被抢东西

    想想都憋屈

    “有长进。”

    看似轻松应对着夜千筱的攻击,赫连长葑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毫不吝啬的夸奖着。

    夜千筱的身手长进在赫连长葑的意料之中,毕竟以她的性格来看,绝对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吃亏。

    周围的地形过于狭窄,身后则是往下的斜坡,旁边密布着杂乱的枝叶,拳头划过的瞬间就有可能被划伤,不过短短几分钟间,夜千筱暴露在外的皮肤就划出了不少的伤痕,看得赫连长葑一个劲的心疼,可夜千筱却浑然不觉似的,一点儿都未曾注意。

    眼看着那厉风的拳头伸过来,赫连长葑轻悠悠的叹了口气,不躲不闪的接下了夜千筱的拳头,强劲的力道狠狠地砸在胸膛上,令赫连长葑微微皱了皱眉,同时也在夜千筱错愕的瞬间,毫不客气地抬手搂住她的腰,不过一用力就将其带到了怀里。

    “够了。”

    低低地话语飘落到夜千筱的耳边,没有任何命令、甚至于激烈的语气,他说的轻轻巧巧的,甚至听起来有些无奈。

    夜千筱微微愣了愣,紧接着笼罩在眸中的语气更甚,犹如凝固的冰层般,声音冷如冰窖,“你松开”

    然而,搂着她的力道却未曾松懈半分,微微低下头看着怀中女人的赫连长葑,眉头紧锁着,有滴落的水珠沿着他的侧脸缓缓滑落,性感的薄唇轻轻抿着,不只是天气原因还是别的,唇色有些发白。

    “赫连长葑,你想死吗”

    身体动弹不了,夜千筱恼火的皱眉,眼神锋利如刀,比这愈发严寒的天气更是冰冷。

    相对于威胁来说,她的声音里更多的是质问。

    认真的看着怀里恨不得将他给杀了的夜千筱,赫连长葑轻轻地勾起了唇角,眉宇柔和了许多,“死不了。”

    结实的臂膀将她紧紧环住,制止了夜千筱所有的动作,可在这种手脚冰冷浑然无知觉的时候,温暖的气息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让冰凉的身体仿佛没有那么难受了。

    莫名的,夜千筱的神色也缓和不少。

    “松开,我看看。”

    看着赫连长葑那愈发苍白的脸色,夜千筱眼皮子跳了跳,硬邦邦的语气总是压抑着丝丝不耐烦的意思。

    这一次,赫连长葑并没有跟她唱反调,很自然的就松开了她的腰。

    紧接着,夜千筱猛地抬手将他的外套给解开,那纤细漂亮的手指,在雨水的浸润下近乎湿透,可解扣子的动作却熟稔快速,几秒的时间她就将扣子解开大半。

    只是,不等她拉开,一只宽大的手掌便倏地将她的手给抓住。

    “这荒郊野外的,不好吧”

    低低的调戏声从唇边溢出,赫连长葑低着头,黝黑深邃的眼底跃入了些许笑意,在眸底缓缓的荡漾开来,而她的身影全部映入他的眼帘,清晰可见。

    挑起抹不善的目光,夜千筱不经意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将手给挣脱开来,“放心,我对你不感兴趣reads;卿本腹黑。”

    说着,夜千筱再度袭上赫连长葑的外套,在猝不及防间,猛地抓住敞开的衣领往旁边一扯,顿时一眼就将那血迹斑斑的衬衣看在眼底,鲜血从衣服内渗透出来,可想而知里面的伤口绝对处于崩裂状态。她冷不防地皱眉,揪住他衣领的手稍稍紧握,可很快又缓缓的松开。

    精致的脸上仍旧冰冷彻底,夜千筱眸色深沉得可以。

    “任务中伤的”

    夜千筱淡淡的问着,旋即不知从哪儿掏出把小刀,抬手就朝赫连长葑的衬衣划了过去,然后便揪住割破的两边,刷得就是往下面一撕,直接将那里面的衬衣给成两半。

    霎时,映入眼帘的则是赫连长葑精壮结实的胸膛,那触目惊心的绷带很是刺眼,浸染的鲜血几乎将湿了一半,不用去查看就能猜到这伤口有多重。

    没有等到赫连长葑的回答,夜千筱没好气地抬起头,就见到赫连长葑唇边那浅浅的笑容,就连眉眼都染上了温和的笑意。

    “你笑什么”

    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夜千筱又低头看了眼那伤口,总觉得有些不太自在。

    她知道赫连长葑这种人都是经过疼痛训练的,就算伤的再重也可以做到面无表情,可像赫连长葑这种神经病,伤成这样还笑得那么开怀的

    不知道是不是伤了脑子。

    赫连长葑并没有阻止她,只是微微眯起了眼,饶有趣味的开口,“你不觉得,你这样的动作,很像个女流氓吗”

    夜千筱愣怔,然后再低头去看赫连长葑敞开的胸膛,颇有几分打量的意思。

    除去那刺眼的绷带外,其余完好的地方确实挺养眼的,流畅而好看的肌肉线条,见不到丝毫赘肉,不过腹部的一道浅浅的伤疤,却吸引了夜千筱的注意。

    抬手从那到细长的浅疤上划过,夜千筱舒缓下来的眉头又渐渐皱起,像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经历。

    与此同时,将她所有神色看在眼底的赫连长葑,眼底闪过抹狐疑之色。

    “你,对这道疤很感兴趣”

    赫连长葑似是不经意的问着,但神色间却多出了几分慎重。

    这些年在部队里,身上不留点儿伤疤着实有些说不过去,可他腹部这道伤疤

    他并不觉得,夜千筱会关注他身上的伤疤。所以夜千筱这样的表现,着实令他有些意外。

    就感觉

    她知道这个疤似的。

    “怎么伤的”

    夜千筱将手收了回来,淡然地问了一句。

    随后,她将身后的背包取了下来,拿出里面备用的绷带和消毒的药物。

    “替人挨的。”

    轻描淡写的回答,赫连长葑却紧盯着夜千筱。

    “哦”

    夜千筱忽的眯眼,音调微扬的反问一声,仿佛很感兴趣的样子。

    赫连长葑低眸打量了她一会儿,总管稍有疑惑,但夜千筱却未露出任何破绽,看起来不过是简单的问问罢了,并没有过于强烈的好奇reads;异界魔王领袖。

    于是,收回那抹打量,赫连长葑颇为凝重的开口,“一个朋友。”

    他有为战友受过伤,不过这道疤的来路却不是战友,而是一个身份与他们敌对的人。

    在他的印象中,那个女人仗义洒脱、浑身侠骨,她的世界里没有正义与是非,只有喜与不喜,那是个不被任何事物所束缚的人,也是他极其难得欣赏的人。

    如果褪去外在身份的话,他们倒是有可能成为朋友。

    而他不知道,那个让他难得有些好评的女人,此刻就换了个躯体站在他面前。当然,他同样不知道,低头整理那些绷带的夜千筱,眼底多出几分洒脱和释然。

    旧事重提有些没意思,更何况她已经重来一次,赫连长葑根本就不认识他了。

    她先前确实对赫连长葑将自己耍得团团转很是恼火,不过也因此对赫连长葑更是欣赏。

    她欣赏所有有实力、有魅力的人。

    就算很多时候,对方是必须要解决的敌人,她也会很恰当地保留那份欣赏。

    至于赫连长葑,只是将她耍的有些狠,所以她惦记于心而已。

    可,现在既然对方能够说出“朋友”这个答案,这件事就算是揭过去了,反正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相比之下,拿着真心去交友,却被谎言和阴谋所践踏,才是让她无法忍受的。

    “把衣服给脱了。”

    拿好手里的绷带和消毒药物,夜千筱的神色早已是平静一片。

    毕竟赫连长葑的伤口裂开,跟她也有一定的关系,她给赫连长葑重新包扎一下,自然是无可厚非的。

    可是,当赫连长葑听话的将上衣给脱下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伤口要比她想象中的更加严重,胸前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将绷带给扯开的时候,那缝了数十阵血淋淋的伤口便呈现在眼前。

    好在夜千筱以前过惯了打打杀杀的日子,这些伤口对她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只要赫连长葑能够承受得了,她就下得去手。

    手上没有多余的工具,夜千筱只能将鲜血擦拭掉,然后在周围撒上消毒的药粉简单的处理一下,紧接着便是对其进行包扎。

    步骤很简单,可面对这样血淋淋的恐怖伤口,她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很冷静。

    静静地看着她的动作,赫连长葑毫不担心她处理的方法有问题,而在这种伤口的刺激下,他自始至终也未曾哼过半声,就像是这伤长在别人身上似的,他只是个闲立在旁看戏的游客。

    “给。”

    将伤口包扎好,夜千筱又将刚刚从那两个倒霉士兵那儿扣留下来的两套军装从抽出件内衫,直接递到了赫连长葑的面前。

    事实上,夜千筱并不需要这些贴身的衣物,毕竟换上蓝军服装只要点儿看起来像就可以了,只是那两个蓝军士兵似乎惊吓过度,匆匆忙忙见差点儿将自己拖得个精光。而且他们脱衣服的速度刷刷地,夜千筱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制止,加上看到他们的战友那么热情的送上衣服,她也就当做什么都没有意识到,心安理得的将这些衣服给收下了。

    不过,她撕毁了赫连长葑的衣服,正好可以给他用。

    赫连长葑也没有迟疑,直接将那件衣服给接了过去,转眼间就套到了身上reads;锦衣之下。

    只不过,他才刚刚穿好衣服,一把枪就直接对准了他的脑袋,黑漆漆的洞口在雨幕中显得更是阴森,而持枪的夜千筱若有所思,颇为打量地盯着他。

    “就算你开枪,我也不会回去。”赫连长葑一眼就洞穿了她的心思,根本就将那对准他的狙击枪视为无物,“另外,我跟你一样,是红队的。”

    “你的那些兵都在蓝军。”

    夜千筱眯起眼,却像是在套话。

    微微抬起手指,将抵在面前的枪口给移开,赫连长葑坦然自若,“所以他们是我的兵,而我不是他们的兵。”

    “理由不错。”

    夜千筱收回了枪,很快就转身,将其他的衣服塞到了背包里后,就将狙击枪背在了身上。

    而这个时候,赫连长葑已经将那只死野兔给拎了起来,并且掏出自己的军刀,在夜千筱看向他的那刻,直接将军刀给抛了过来。

    毫不客气地将军刀抓在手里,夜千筱微微凝眉,倒也没有继续跟他计较。

    那把军刀并不值钱,最起码没有赫连长葑手中的值钱,她只是不爽赫连长葑的做法而已。

    不过,气也消了,她也不想跟他再浪费时间。

    两个人之间都没有商量,但就是那么理所当然的,赫连长葑同她一起了行动。这是他们第一次在荒山野林合作,夜千筱为了照顾赫连长葑的伤势,率先在前面开路,可赫连长葑的动作总是出其不意,虽然正常情况下他是老实地跟在后面,但每次只要他动手了,这丛林里肯定就有什么惨了。

    一路上,他们碰到了好几条蛇,两只山鼠,外加一头野猪,因为他们有足够的食物,所以在杀了三条蛇后,赫连长葑心慈手软的放走了其它的,不过仍旧被他手里的“飞镖”给吓得不轻。

    等夜千筱和赫连长葑拎着大堆的野味回到先前的河边时,宋子辰正坐在燃得正旺的篝火旁,架子上正烤着两条新鲜的河鱼,外焦里嫩的香味正好。

    “回来了”

    听到树丛里的动静,宋子辰将手里的木柴往火堆里添了点儿,很快就转过了头朝有动静的那边看去,可在看到夜千筱身边一身蓝军军装的赫连长葑,他顿时诧异地睁了睁眼,可在意识到夜千筱同样换了蓝军军装后,他的神色很快就平静下来。

    “嗯。”夜千筱微微点头,紧接着就将自己的背包朝宋子辰扔了过去,“里面有衣服,你换上。”

    呃

    宋子辰抬手将空中抛过来的背包接住,不经意间挑了下眉,却也没有多少意外。

    若说刚开始他不能猜到夜千筱的意图,现在在看到她的那身蓝军军装后,倒也能够猜到个大概了

    不过,赫连长葑会忽然出现,完全在他意料之外。

    感觉到股警告的审视视线落到自己的身上,宋子辰不动声色地抬起头,一眼就对上了赫连长葑那深沉而难以捉摸的双眸,瞬间有股寒意迎面而来,令毫无防备的宋子辰打了个冷颤。

    紧接着,宋子辰回赠的是很温雅的笑容,浅浅淡淡的将那股敌意扫开,在赫连长葑的威压下,应付的游刃有余。

    “走吧。”

    夜千筱并未在意他们的之间短暂的对视,拎着三条蛇身的她,在跟赫连长葑说了声后,就直接往旁边的河水走了过去reads;闷骚总裁,我要了。

    她不能保证这堆篝火什么时候被发现,不过敌军随时都有可能来探查,她要做的就是在对方赶来之前,先将自己的肚子给填饱了。

    这几天的时间,她一直都在吃干粮,根本就不知道热食为何物,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

    “你们组另外两个呢”

    来到夜千筱的身边,赫连长葑将兔子放到河水里,在拿出军刀的时候,漫不经心地问了夜千筱一句。

    “分散了。”

    面对赫连长葑的问题,夜千筱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怀疑的,可落到赫连长葑的耳里,这意味就有些不同了。

    赫连长葑当时将他们四个安排在一组的时候,是从他们的性格、优势、缺陷等方面来考虑的,纯粹是为了让这个小组更加融洽。毕竟能够容得下夜千筱的小组,需要有她熟悉的人来偏向她,将刘婉嫣和夜千筱安排在一起,基本上是毫无疑问的。后来选中宋子辰和施阳,是因为他们俩个表现的不是那么强势,施阳是那种很容易被夜千筱掌控的,根本就不成问题,而宋子辰这个人,他没有过多了解,不过从他的表现上来看,跟夜千筱安排在一起最合适不过。

    其他的男兵,根据赫连长葑了解的来看,要么容易被夜千筱给吸引,要么容易被夜千筱惹怒没有任何合适的。

    不过,他分完组后,才听到刘婉嫣和宋子辰之间的问题。虽然当时犹豫过要不要给他们换组,但考虑到海军陆战的新兵训练中估计不会有影响,之后他们分配的也不会是同一个队,能不能在内部解决个人问题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所以他并没有太过在意。

    但

    夜千筱和宋子辰的组合,莫名地让他很不爽。

    而且,只要他们还在一个组,在新兵训练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肯定还会有这样组合的机会。

    “分散多久了”

    赫连长葑继续问着,抓住军刀的手微微用力,就将兔子的皮给划开,然后他便丢了刀开始在水里用手处理。

    “就今天上午。”

    快速将所有的蛇皮都给剥开,又将内脏给清楚,夜千筱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赫连长葑身上,回答起来也实在有些随意。

    于是,赫连长葑在确定夜千筱的浑不在意后,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当然,如果他知道夜千筱甩了宋子辰整个上午的冷脸的话,恐怕那点儿担心也会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有鱼、蛇、野兔的午餐,在篝火上烤的香喷喷的,还有赫连长葑不知从哪儿变戏法弄出来的盐做调味料,整顿午餐不仅分量充足,而且香味四溢。

    如若这个时候有饥肠辘辘的演习士兵路过的话,肯定会不分敌友就拿着机关枪对他们进行扫射的。

    在演习这么艰苦的时候,他们几个竟然敢这么享受,简直就是令人发指、天理不容

    “来了。”

    刚刚吃完这顿美餐,听到螺旋机发动声音的夜千筱,懒洋洋地眯了眯眼,然后不紧不慢地从旁边拿出几块石头,将燃得只剩下木炭的篝火给覆盖住。

    与此同时,赫连长葑和宋子辰也拿好了自己的枪支,抬眼看向那从空中直冲而来的歼1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090话:她是佣兵,一个朋友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小说 | 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网-水果店的瓶子作品